深色 浅色 自动

1九小时

所属系列:多米诺杀手:谁格式化了你的人生?

9 小时

多米诺杀手:谁格式化了你的人生?

我设计了一个 APP。

现在这个 APP 告诉我 9 个小时之后,我将被人分尸。

1

早上醒来的时候,闹钟提示我已经 10 点了。

按照以往,我的狗佩佩早就来舔我让我给我添粮了,但是现在房间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起床之后,看到了欠了一条缝儿的大门,看来这家伙又自己偷跑出去了,当初就不该听何静的话教会它自己开门。

冲了个澡,洗去了一身的酒臭味,我打开车轮 APP:「小车,告诉我佩佩的位置。」

「好的,正在计算佩佩的位置……计算中……」

我冲了一杯咖啡,一边看着刷手机看新闻,一边听车轮的汇报。看着简洁明了又美观的界面,我内心升起了极大的满足感。

我设计的 APP,就是如此出色,连动物的行动轨迹都能利用大数据计算出来。

「计算完毕,佩佩目前的位置是在汇河大街,

汇河大街。

汇河大街。

汇河大街。

……

汇河大街。」

机械女声犹如卡带了一般,不停重复着同一个位置。

2

怎么回事?软件出现了问题?

这怎么可能!

我让车轮汇报了一遍我的行程。

「好的,正在为您计算您今日行程……计算完毕。」

我打开了电视,听着里面播放的实时新闻。

「现在时间,2030 年 9 月 29 日,上午 10 点 11 分,您已完成起床。由于您昨晚申请了轨迹修改,原定的 9 点上班改为 12 点到达公司。11:30 您的司机陈旭会来接您去公司。根据数据,您今日到达公司的时间是 11 点 50 分,误差在 3 分钟内。」

听到现在,软件运作一切正常,没有出现刚刚的卡顿情况。

「13 点开始,您会在办公室处理工作到 18 点,18 点 30 分会去主控室修复软件问题,19:30 结束修复。19:45,您独自驱车接您女友何静小姐,20:50 在江边格林餐厅用餐。22:20 您与何静小姐会去桃溪公园约会。」

软件突然停顿了一下,接着机械女音在屋子内响起。

「23:00,桃溪公园。

23:00,桃溪公园。

23:00,桃溪公园。

23:00,桃溪公园。」

声音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电视里播报新闻:「刚刚接到电话,有一条狗在今天上午 10 点 08 分时被车撞到,司机来不及停车,从狗的身体上碾压过去,现场一片狼藉……」

3

我的脊背感到一阵恶寒。

我看着电视上拍摄的现场视频,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毛色,路边标牌上写着「汇河大街」。

原来并不是系统故障,而是它计算出来在今晚 11 点,我会死在桃溪公园。

而我的尸体,将被分成 4 块。

「叮——您有一条新消息。」

我打开软件系统消息,弹出了几个鲜红的字。

「不想死,就毁了这个 APP!」

死?

我自己设计的软件我心里最清楚,尽管这个软件设计的初衷是为了扫描所有人的行程、生活等轨迹加以计算,但是终归还是一个服务型的 APP。

一个服务型的 APP 是不会被允许有强烈的自我意识的。更不会发送这样的消息给用户。

更不会给用户发送这样的消息。

所以一定有人黑进了我的账户,利用我今日的行程威胁我!

要报警吗?

不,我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公司明天就会举行新一届的理事选举,为了登上更高的位置我付出了太多,在这个节骨眼上,坚决不能出现任何意外!

4

作为设计者,我清楚目前软件还有一个 bug 没有修复,那就是如果轨迹发生变化,每个用户有 1 小时的修订时间,也就是说只要在 1 小时内完成其他临时计划之后再回归到原本的轨迹上,系统就不会判定用户异常。

我算了一下时间,现在是 10 点半,陈旭 11 点半会来接我,只要我在 11 点半之前回到家里,系统就不会判定我异常。

于是我立刻动身,开着我自己的车前往公司,我坚信我的软件不会出错,所以今晚我一定会死!

但是只要我能想办法让软件今天失控一天,成功度过今晚,明天我就可以找一个替罪羊将这件事搪塞过去,然后在彻查到底是谁在搞鬼!

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只是我没想到遇到了堵车,原本应该二十分钟就能到的车程,因为堵车多花了将近一倍的时间。

还有不到 20 分钟!

没关系一定来得及,只要我在时间管理局的人找到我之前,把系统修改了就行……大不了接收一次警告就好。

还有 5 分钟,我终于赶到了公司。

然而我千算万算,却没想到卡在了公司的保安这里。

「对不起,赵主管,目前还没有到您上班刷卡的时间,禁止进入公司。」

我试了几个入口,都被尽职尽责的保安拦下。

时间到了。

「滴——滴——」我听见手机软件响起刺耳的警报声。

「用户赵洋,ID071323 被检测到数据异常,已被列为不法分子。用户定位被锁定……」

倒计时:8:30:00

5

「都说了我是设计者,我怎么可能会不了解规则呢?我只是来公司取个文件,马上就回去了!」

两个管理者面无表情,根本不听我的话。

「第一次警告,」一个监管者冷冰冰地说道,「根据数据计算结果,即刻执行以下内容:将用户强制送回原定轨道。」

我被送回了家里,正巧司机陈旭来接我上班。

他见到我从监管者的车上下来,有些诧异,陈旭是个话少的人,也很会察言观色,他见我有心思,就打开了车上的音响,开始播放轻音乐。

2030 年,国家为了减少犯罪率,提高时间使用效率,决定与科研小组利用大数据算法研制出一款监测服务型 APP。

这款 APP 将每个人的 ID 录入进去,利用大数据算法确定每个人的日常行动轨迹,一旦出现超过百分之 30% 的数据偏差,就会被判定为不法分子。并且制定了相对应的大数据监测守则。

但是这一规定引起了大众的抗议,太过于绝对化的设定毫无人性。于是我们经过多次协商,调整了守则。

每个不法分子每日有三次警告机会。第四次出现异常,将根据大数据监测守则,处以不同时间段的监禁惩罚。

在车上播放音乐是陈旭平时不会做的事情,但是车轮没有给他发出警报。就证明陈旭这一行为在 30% 的误差内。

于是我有了新的计划。

时间还来得及。

倒计时:8:06:34

6

到了公司之后,我瞪了一眼站在门口看着员工刷卡的保安,然后乘坐我的专属电梯,按了 9 楼。

我的办公室在 8 楼,根据陈旭刚才的情况可以推测出,只要人们在确定时间的时候保证处在同一空间内就可以,就算做了不同于算法的事情,也不会被警告。所以我只要在公司就行,就算去了不同楼层,也能保证误差在 30% 以内……

之前我还因为出现这种误差把组员们大骂一顿,现在我竟有些庆幸,还好这个 bug 没有修复。

顺利通过 8 楼之后,我刚想松一口气。

「滴——滴——」

手机软件再次响起刺耳的警报声。

「用户赵洋,ID071323 被检测到数据异常,已被列为不法分子……」

「他妈的!」我狠狠锤了一下电梯门。

就差一点了!

与此同时,我收到了一张软件发来的照片。

上面是被分成了四块的尸体。

而那张死不瞑目的脸,正是我自己!

倒计时:7:57:13

7

这是合成照片?

尽管我是这样希望的,但是事实并非如此,这是一张真实的照片。

究竟是谁在操控着一切?

但是软件给我的死亡时间是今晚 23 点,我为什么会现在就收到这个照片?

看着这张照片,我忽然被一种未知的恐惧包围——

存在于过去的人,拍到了未来的我的照片!

在听着监管者像机器一样念着大数据监管守则的时候,我从未觉得这些带给我名利的数据会如此让我心烦意乱。

什么虫洞时空错乱穿越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冲进了我的大脑。

我拍着桌子催促他们快点结束这个流程。

我看着手表上的时间,距离今晚 23 点,还有不到 8 个小时了。

妈的,要怎么才能接近主控室!

冷静下来,赵洋!你一定能找到解决办法的!

「不想死,就毁了这个 APP……」脑中突然蹦出这句警告,我愣了一下,「毁了这个 APP……」所以幕后那人最终目的是毁了 APP,如果我没有做到这件事,他才会杀了我!

这样一来,问题就简单了许多,只要我找出是谁想要毁了这个 APP 就好了!

以及他为什么会拍到我死亡时的照片!

想到这我微微松了口气,不管别的,我按照这个线索找准没有错!

倒计时:7:23:23

8

我提交了今日轨迹修改申请。

很快,大数据管理局的人就给我打来了电话。

「赵洋先生,我是您的专属客服,鉴于您昨晚已经提交了一次轨迹修改申请,为了确保是您本人第二次操作申请,请报出您的 ID。」

「071323。」我飞快地报出我的号码。

「好的,已确认是您本人申请,申请通过,即刻生效。从现在起,您将有 9 小时随机活动时间,请注意不要违反大数据管理条例……」

我挂断了电话,看着软件上的几个字,好了,现在我可以自由行动了。

回到办公室,我开始抓紧时间整理思路,列出几个 APP 的反对者。

「何静,我的女友,曾经因为我沉浸于研发忽略她而生气,不,她不可能。」我毫不犹豫地划掉了何静的名字。

下一个是我的秘书刘珊,她曾经因为我利用 APP 算法戳破了她假装请病假实际上是要去和男友约会的谎言,最后她的男友与她分手了。

我想了想,也否定了刘珊,因为她又交了一个新男友。

「最后一个……」我看着周松的名字,理事选举中,我的竞争对手。

也是一直反对车轮 APP 的人。

我打了内线电话,让周松来见我,却被他的助理告知,周松此时并不在公司。

「小车,启动管理员权限,给我调出周松今日的行程轨迹!」

看着车轮给我发过来的周松的轨迹,我忽然发现一件事。

下午一点应该在公司的周松,为什么会去金台大街的咖啡厅?

我看了一眼地图,那个咖啡厅的位置……在何静公司附近。

倒计时:6:42:16

9

这难道是巧合吗?何静,我的女友,怎么会与周松有联系?

怀疑就像一颗种子种在我心里,飞速的生根发芽。

「小车……调出何静今日的行程轨迹……」我沉声道。

「好的,正在为您计算何静今日的行程轨迹……」

手机屏幕上的结果刺痛了我的眼睛,我心跳的飞快。

我抓起衣服乘坐电梯来到了地下车库,正要开车的时候被陈旭一把拦住:「赵总,您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开车,我送您。」

「好。」陈旭一向心细,我点头答应下来。

陈旭车开的很快,不到 10 分钟就到了那家咖啡厅,我走进去找了一个角落里的位置,要了一杯柠檬水。

「先生,我们的午餐现在有活动,我可以给您介绍一下……」

「不需要!」我瞪了一眼喋喋不休的服务员,「不要打扰我!」

因为没有推销成功,服务员送水的时候还故意把杯子重重放了一下。我懒得理会,找了个视线死角,看着门口。

很快,周松就出现了,他坐在了我斜前方的位置,面对着我。

几分钟后,何静和来了。

看着他们熟稔地和对方打招呼,我强忍着心底的怒火没有冲过去,我倒要看看他们想要做什么!

「你打算怎么办?」周松先开口。

何静的声音很小,我隐隐约约听到了「不知道怎么开口」「会不会有危险」这样的话。

什么意思?

何静背对着我,我只能看见周松的脸,那双眼睛中的神情我再熟悉不过了——他爱何静!

而两人现在在谋划着让何静想办法甩开我,他们在一起!

何静甚至还担心我会不会伤害他们!

他们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这个问题现在充斥着我的大脑。就在我冲出去想要质问的时候,周松先开口了。

「没关系,慢慢来,一切都会好的。我的行程时间到了,先走一步,有什么事你随时联系我。」

周松和何静一前一后离开,我也冷静了下来。

现在不是追问这个的时候,我剩的时间不多了。

周松和何静走了不同的方向,陈旭走到我身边:「赵总,去追谁?」

「周松。」我毫不犹豫。

倒计时:6:05:44

10

周松是独自一人开车的,我让陈旭猛踩油门,逼停了周松的车。

周松下车后看着被剐蹭了的车身,又一看是陈旭开车,正准备开骂。

我打开车门,周松看到我的时候愣住了:「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公司吗?」

我二话不说对着他脸打了一拳,毫无防备的周松跌倒在地。我骑在周松身上,揪着他衣领大吼。

「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周松笑了:「你都看到了?那正好,也不用何静纠结了。」

他直勾勾地看着我,笑容充满挑衅:「毁了车轮,不然我就……」

我又一圈砸在周松的脸上,「放狗屁!不管是车轮,还是何静,我都不会让你得逞的!」

周松被我打的有点懵,一时说不出话来,陈旭走过来拉住我:「赵总,监管者来了。」

周松因为偏离既定轨迹被带走,我也因为故意伤人被带去警局接受批评教育。

不过很快,我就被放了出来了。

通过咖啡厅的对话,我已经确认是周松想要杀我。所以现在不想办法解决周松,就算不是今晚,我明天也可能会死!

就在我想该怎么处理周松的时候,手机弹出来一条消息:「10 分钟前,一名年轻女士在十字路口发生了意外,现已被送往医院抢救……」

陈旭拿着手机走过来:「赵总,医院的电话。」

倒计时:4:06:03

11

我赶到医院的时候,手术已经结束了。

何静没有抢救过来。

我掀开白布,看着那张熟悉的,毫无血色的脸,身子软了一下,幸好陈旭在一旁扶住了我。

站在走廊里,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墙上的监控:「陈旭,叫人去查出事那里的监控。」

「赵总,已经查了,何静小姐看起来像是被人撞了一下之后跌倒,被车撞到。但是当时路口人流量多,监控没有拍下是谁……」

「那就去查数据!把今天每一个经过那个路口的人都给我找出来,挨个排查!」我抓着陈旭的衣领,眼神阴狠,「还有那个撞了人的司机,也给我找出来,我要他不得好死!」

陈旭去办事了,我坐在走廊椅子上,强迫让自己冷静下来。

何静的死绝对不是意外,究竟是谁,对我和何静都有杀机呢?

何静出事的手周松就在我面前,不可能是他,更何况周松爱何静。

不,不不!我猛地站起来,或许想杀我的和想杀何静的并不是同一个人!

谁恨何静?

何静平时很少与人接触,为人也是温和友善的,说话都是轻声细语,从不与人结仇。除了……

我的秘书刘珊。

倒计时:3:12:47

12

刘珊现任的男友并不老实,曾经在何静来公司找我的时候调戏过她。何静当即报警,导致这个男的被警方拘留了几日。

男友留下了案底,刘珊这个一碰到感情就头脑发热的人不一定会为了替男友报仇做什么!

此时周松正在被监管者监控着,我决定趁此机会去找刘珊问个清楚!

也正好在公司等着周松回来。

只是没想到,当我见到刘珊的时候,她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仰面倒在办公椅上,眼神充满了惊恐难以置信,胸口插着一把匕首,一击毙命。

显然,刘珊认识这个凶手。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些线索,又断了,是谁杀了刘珊?

现在剩下的唯一线索就是曾经和何静见过面的周松了。

我正准备去找周松,警察出现在门口:「我们接到报案,这里发生了一起凶杀案,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接受调查。」

我不能去警局!

我剩的时间不多了!

「我不是凶手,只是发现了死者,抱歉,我还有其他工作要做,请你们让开!」

我推开警察想要离开,但是最终被扭送到了警局。

「为什么不肯接受调查!」警察怒视着我。

「我是赵洋!我是车轮 APP 的设计者,我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个数据链等着我修复!再说我又没有杀人,为什么要配合你们!」我拍着桌子喊道,周松还没有处理掉,死亡的脚步还在向我逼近,我不能待在这里!

「为什么会去找刘珊?」

「她是我的秘书,我为什么不能去找她?」意识到警方不会轻易放了我之后,我决定全力配合,证明我的清白,然后从这个该死的地方离开!

「你今天提交了轨迹修改申请,为什么?」

「我昨晚喝多了,早上起来头疼,就申请了一下,这也不行吗?」我好不容易冷静一些大脑又被激怒,「我拜托你们,去查一查我今天的行程,就算我修改了,但是后台还是在记录我都去了哪里!我都说了我去的时候刘珊已经死了!你们还要我说几遍!」

警方目光冰冷,充满审视。

「赶紧放我出去!」我怒吼。

倒计时:2:22:33

13

我被释放了,但是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

我当街与周松打架的事情,现在整个城市都知道了。赞助我研发 APP 的投资人打来电话,提醒我不要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了。

我应下来,但是把这一切都归结到周松身上。如果不是他,我也不会变成这样。

回到公司后,我换了身衣服,准备去找周松,将事情彻底解决掉。

周松现在一个人在办公室,只要我杀了他之后,再利用管理员职能调换监控,就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

杀了周松,我不会死,我也会成为整个公司真正的执行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应该在办公室的周松却出去了,等他回来看到手里拿着刀的我时,显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转身从逃生通道离开。

我立刻追了上去。

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不能让周松活着!

倒计时:1:34:46

14

周松跑到了天台,我拿着刀一步步向他逼近。

「赵洋!你疯了吗!」周松一边后退,一边对我喊着,「不就是让你毁了这个 APP,你至于要杀了我吗!毁了车轮,我们还可以研发新的……」

「闭嘴!」我打断周松的话,眼睛充血,手紧紧握着刀,「车轮是我的心血,我的荣耀,我的生命!我不会让你毁了它!」

周松已经被我逼到了天台边缘,背后紧紧靠着刚刚到他腰部的栏杆。他还在摆出一副说教的嘴脸,我已经失去了耐心,举起了手中的刀……

「滴——滴——」周松手机中的软件响起警报声。

「用户周松,ID071324 被检测到数据异常,已被列为不法分子。用户定位被锁定,监管者正在赶来……」

周松笑了:「现在杀了我,你也跑不了。动手吧,赵洋。」

倒计时:1:13:37

15

我在心中挣扎着,如果现在不杀了周松,等他处理完数据异常后,一定回去警局举报我的,在那之前,我能来得及修改刚才的监控内容吗?

但是现在杀了他,我也跑不了。

我的目光落在了他身后。心中动了将他推下去的念头。

只是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我很清楚此时杀了他的后果是什么。

只是没想到,在我后退的时候,周松突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何静又死了,是你害死了她,赵洋,你永远都赢不了。」

说完,周松自己爬上了台子,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周松!」

监管者推门进来的时候,我正扑向天台边,试图拉回坠楼的周松。

可惜一切都来不及了,我眼睁睁地看着周松的身体从 18 楼的天台上飞速坠落。

落地的瞬间,周松的脑浆迸出,那双眼睛充满讥讽地直直看着我。

「赵先生!」两个监管者把我拉回来,「小心!」

我跌坐在地上,旁边监管者给警方打电话汇报情况,此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周松死了?

倒计时:1:10:01

16

作为唯一的目击者,我被带去了警局接受问话。

看着熟悉的屋子,短短几个小时,我已经来了两次了。

「周松为什么跳楼?」警察眼神锐利地看着我。

「我不知道,」我有些茫然,「我们只是在天台上吵了一架,他就突然跳下去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一个原本要杀了我的人,却当着我的面自杀。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还有周松跳下去之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何静又死了?」

他为什么说又?

公司其他人证明了我和周松关系确实不太融洽,但是仅限工作上的,虽然明天有理事竞选,但是在这个节骨眼,我不可能会做出这么蠢的举动。

很快,我就被放了出来。

陈旭早就在警局门口等着我了。

看着他,我才觉得悬着一天的心终于踏实了一些。

终于,周松死了,一切都可以结束了。

公司门口围满了记者,他们看到我之后像群蝗虫一样围了上来。

「赵总,听说您亲眼目睹周总跳楼,为什么没有阻止?」

「您与周总在天台去天台是因为竞选发生了争执吗?」

……

一堆问题,没完没了。

陈旭挡在我身前,隔绝开了记者们的访问。

回到公司处理了一些善后的事情后,我下班准备回家,想要结束这荒诞的一天。

「赵总,原来的路线发生了交通事故,要不要改路走?」

「可以,」我点点头,「你决定吧。」

看了一眼时间,22 点 19 分。

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原本我在 23 点要来桃溪公园的计划,是因为要和何静约会,现在何静死了,我这个计划还会有吗?

我终止了今日轨迹修改。

「小车,汇报一下我的行程……」

我话音刚落,一个黑影突然窜出来,陈旭急忙打方向盘调转方向,撞到了一旁的路标。

昏迷前,我看到路标上的字:桃溪公园西门。

软件传来了机械女声。

「23 点,桃溪公园。

桃溪公园。

桃溪公园。

桃溪公园。」

17

睁眼的时候,我意识有些恍惚,头上的伤口提醒我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幻觉。

而眼前站着的蒙面男子更是在向我展示一个赤裸裸的事实:今晚,我还是会死在这里!

「为什么没有毁了 APP。」

他的声音嘶哑难听,语调里充满了愤怒。

他举起手中的斧子挥动着:「为什么!我已经提醒你了!为什么还是不肯毁了车轮!」

「我是不会毁了我的杰作的。」我扶着树站起来,冷眼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你到底是谁?」我问出了这个让我困惑已久的问题。

「何静死了,周松自杀了,这些都不能让你反思吗?」他没有回到我的问题,陷在自己的思绪里低语着。

「我问你你是谁!」我扑上去,「他妈的耍了我一天了,你到底是谁!」

他挥开了我的手,我跌坐在地上,抬头看着他,还是看不清那张脸。

「没关系,既然你不肯做,那我来替你。」

我看着他提着那把从消防栓中拿出的斧子走向同样昏迷的陈旭。

我突然想到了何静,她在我怀里撒娇的样子。

我又想起里周松,我们师出同门,最终形同陌路。

我生命中的人因为这场荒诞的闹剧一个个离我而去,我都没能来得及阻止,这一次,我要守住陈旭。

我站起来,拼劲全力向那个人扑去。

18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已经倒在了地上,气息全无。

而那把斧头,正在我手里握着。

我杀人了?

我杀人了!

我现在该怎么办?报警?对!我可以报警!

警方可以查出我只是因为自卫失手杀了这个人的,我不会有事的……

我掏出手机,正要拨号的时候,一双手按下了我的动作。我抬头,是陈旭。

「不能报警,」陈旭的声音听起来十分低沉,「明天就是选举了,这件事不能让人知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我听出了我声音中的颤抖。

陈旭看着倒在地上的尸体:「分尸。」

我一愣,忽然想到了那个让我惊慌一天的照片,我冷眼看着地上的尸体:「你说的对,砍了吧。」

尸体是我砍的,埋尸的坑是陈旭挖的。

还差一个头没有埋的时候,陈旭忽然开口:「你不想知道他到底是谁吗?」

当然想!

这个戏耍愚弄了我一天的男人,我想要看看他到底是谁!

我蹲下身,摘下尸体的帽子和口罩,一张熟悉的,充满惊恐的,死不瞑目的脸出现在我面前。

在那一瞬间,我如坠冰窖,浑身冰冷。

手机的报时声响起,在空旷的林子里凌迟着我的大脑。

「滴——现在时间,9 月 29 日晚,23 点整。」

19

「很意外吗?」陈旭的声音突然响起,他低头看着地上张脸。

「我」的脸。

「上一个你比你意识到真相的时候,要早一些,可惜还是没能阻止一切。」陈旭地上「我」的头丢进挖好的坑里,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一点点埋上。

此时的我大脑已经无法思考了,因为有太多的疑惑一股脑地涌进脑子里。

「那个人,为什么是我?」我声音颤抖。

「你还记得周松跳楼前说的话吗?」陈旭埋好了头,转过身看着我。

周松跳楼前?陈旭怎么会知道……「原来你们是一伙儿的!」我咬牙切齿地看着陈旭,这个被我毫无顾忌地信任着的人。

「你想错了,」陈旭摇摇头,「我们并不是同伙,只是有着相同的目的。」

现在的我已经冷静下来了,开始回忆今天的种种异常。我早该想到,我是临时决定提交轨迹修改申请的,而陈旭并没有提交。他为什么可以跟着我到处跑?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早就知道我要提交申请!

我看着陈旭,「你为什么要谋划这一切?」

陈旭表情平静,「为了向你复仇。」

20

「我的妻子,因为我的破产没钱看病,最终受着折磨在家里走了,」陈旭用一种平静的近乎麻木的语调说着话,「而搞垮我公司的,就是你,赵洋。」

我愣住了,「我什么时候……」

看着陈旭站在那里颓废的模样,我的思绪回到了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

那时我因为成功收购了一批中小企业而兴奋,我将他们的技术整合在一起,成为给车轮服务的辅助系统。

虽然听说那时有很多小公司的老板因为我疯狂的收购破产,但是我并没有在意,因为他们很快就知道车轮有多优秀了。

也是在那时候,我遇见了陈旭。

第一次遇见陈旭的时候,他的公司刚刚破产,正被债主追着要债,即便是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这家伙也不肯低头借钱,反而是努力找资源,想办法把公司重新做起来。

但是他确实不适合开公司,这不是我的结论,是大数据的结论。

不过他这个人品性却让我有点钦佩。于是我替他还了钱,本来没想收回来,因为一个车轮 APP 已经让我下半辈子不愁吃喝了。可是他坚持要报答我,于是成为了我最得力的左膀右臂。

但是现在,他要杀了我。

「我并不知道……」我没再说,因为事实就是这样,他的妻子的死是我间接导致的,他原本可以重振公司的想法也是被我的大数据打破的。

「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偷了主芯片,把你带到这里,希望你能亲手毁掉它。」陈旭忽然开口,说着我有些听不懂的话。

「你拒绝了,然后我杀了你,将你的尸体分成了四块分别埋在了土里。之后,我带着那个芯片投湖自尽了,我本以为一切都可以因为我们的死而结束,但是没想到,我活了过来……」

陈旭看着我,用一种讳莫如深的眼神:「我不光活了过来,你也活了过来。赵洋,我们都进入了循环之中。」

21

我的身体像被一双无形有力的手,按在地上无法动弹,耳边是陈旭用平静的语句说着我难以理解的事情。

「第二次,我依旧在重复着上一次的计划,只是这一次,我误杀了何静。计划又失败了,我们又回到了循环。第三次,何静的死被软件默认记录在了数据里,她逃脱不掉,而那一次的你,在收到上一个你的提醒之后,你就像今天一样,杀了周松。跟何静一样,周松的死也被记录了下来。」

我听的头皮发麻,原来我的软件已经自我进化到这种地步了吗?可以自主记录行动轨迹,包括死亡!

「我们三个人都是带着记忆在循环,唯有你,每一次新的循环,都是新的。我们意识到,只有你,这个软件的设计者亲自毁了软件,这个循环才会结束,但是可惜,直到现在,每一场循环中,你要么没有意识到,要么意识到的太迟了,」陈旭指了指地上的土,「比如上一个你。」

「新循环中的你收到的消息都是上一个循环中你自己留下的,是你自己在警告你自己!」陈旭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赵洋,因为这个 APP,已经太多的人承受痛苦了,你现在还不明白吗?」

「我,我明白,」我浑身颤抖,「可是现在我们要怎么做?」

陈旭从上衣兜里拿出一个芯片,将它吞下,然后缓缓走向湖边,他看着我,眼里没有怨恨和愤怒,「我们的希望,都在下一个你的身上。」

陈旭投湖了。

不远处,有人摇摇晃晃地路过,一副醉醺醺的模样,嘴里一直嘟囔着:「我设计的 APP,无懈可击……」

此时距离 24 点,还有 1 分钟。

我将原本已经埋好的尸体翻出来,拍了一张照片。

我飞快地编辑着文字。

「不想死,就毁了这个 APP!」

公园里,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响起。

【完】

备案号:YXX1b6roRwijkwBnGuAGEz

编辑于 2022-04-13 19:02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8 人之死–团建之夜

赞同 10

目录
5 评论

多米诺杀手:谁格式化了你的人生?

优雅的小乌贼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