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我的初恋抢走了我的驸马

所属系列:长衣袖:戎马刀兵为红颜-第十六章 我的初恋抢走了我的驸马

我的初恋抢走了我的驸马

长衣袖:戎马刀兵为红颜

1

出嫁那天,初恋抢走了我的驸马。

很荒诞是不?

当时我坐在花轿里,盖着红盖头。想着我要和生活了十六年的皇宫说再见,我不禁悲从中来。

从此以后,我的生活里再也没有御膳房美味糕点、母后宫里又高冷又粘人的傲娇小猫咪、才华横溢会讲相声的掌事姑姑、甜美丰腴手感超好的侍女白桃。

出嫁前,我求了母后好久,让她把白桃给我。

母后一听,柳眉倒竖,「你还想祸害白桃?这么多年来白桃遭了你多久的咸猪手。」

我看向白桃,她正躲在母后身旁瑟瑟发抖。

我见犹怜。

一想到要与她分别,泪,忍不住从嘴角流了下来,「母后,猪手好吃吗?」

母后白了我一眼,姿态优雅。

于是我就这样出嫁了,只有从小陪我长大的贴身侍女青提跟着我。

我正伤心呢,马车外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保护公主!」一人大呼。

「保护公主!」群起大呼。

青提安慰我:「公主别怕,不会有事的,这可是皇城。」

她说话的声音在抖,牙齿打颤。

我拍拍她的手,「嗐,我不怕,你也别担心。」

刀剑相碰的声音从车外传来,恍惚间我听见了我的初恋姜源的声音。

我急忙掀下盖头,从窗口探头出去。

「公主——」青提急了。

姜源正骑着一匹白马狂奔而来,衣袖纷飞,猎猎作响。

他身着黑衣,上面绣的银色暗纹在日光下若隐若现。

白马黑衣相交织,宛如一幅水墨画

他骑着马一跃而起,跨过人群,直达车队。

「姜源——」我激动地冲他挥手。

他的侧脸落在我眼里,一如三年前那个夏天。

我就知道,总有一天我的意中人会身骑白马来娶我。

我就知道,姜源并非无情之人,时光并没有抹去我们的情意。

那年杏花微雨,御花园的初见。只一眼,我们便深深地将对方刻在心里。

姜源看见了我,眉头微皱,略带不忍。

他扼住缰绳,对众人朗声道:「抱歉了。」

随后,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劫走了行在车队最前方的驸马。

……

嗯?

2

我裂开了,花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的事情。

护卫们簇拥着将我送回皇宫。母后拉着我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一番,确认我毫发无损后才松了口气。

我的皇帝老爹得知我被抢亲的事情,差点直接笑出声。母后瞪了他一眼,他这才清清嗓子,故作威严。

「驸马被抢走,兹事体大,此事朕会妥善处理的。成德公主今日受到了惊吓,早日回去休息吧。」

成德公主自然就是我啦,只可惜大小我就跟这个「德」字没有半文钱关系。

我正欲行礼告退,老爹忽然追加一句:「去公主府休息,别在皇宫。」

我:???

好家伙。我这还没嫁呢,就急着撵人?我真的是亲生的吗?

母后又瞪了一眼老爹,老爹这才支支吾吾地补充道:「公主的行李和平常伺候的人都已经送去了公主府……」

是这样吗?

当然我也不能反驳,毕竟老爹好歹是个皇帝,面子还是要给。于是我草草行了个礼便出去了。

其实一个人住倒也乐得清闲,没有驸马的管束,还能出去玩。公主府那条街上全是好吃的。如果我能再养几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温柔小姐姐、包几位面容清秀、温柔体贴的面首就好了。

腐败但幸福,我很期待。

我这个人实在没什么追求,有好吃的,有好看的就可以了。

一想到这里,笑容不自觉爬上了我的脸。同行的侍女见了皱眉,低声道:「公主是不是受到打击失常了?怎么笑成这样……」

另一个侍女接话,「别说了,公主平时就这样。

3

我在公主府住的格外清闲,每天就是调戏美貌小侍女和吃吃喝喝。我被抢亲的事情被压了下去,百姓都以为公主和驸马顺利成婚,恩恩爱爱。

确实,当朝公主被抢亲,这传出去怎么听都不光彩。

侍女们总以为驸马被抢了我特别难过,只有青提一人看透了真相。

我和那个便宜驸马压根儿不熟,这完全是多年以前皇帝老爹和他的好友随口定下的娃娃亲。我一直以为这只是个玩笑话,毕竟定亲那会儿我才六岁。

结果,上个月皇帝老爹忽然大手一挥颁布圣旨赐婚。

被抢亲,我很开心。

一个人吃吃喝喝多快乐,至于面子,面子这东西哪有好吃的重要。

青提觉得奇怪,「公主,可是你成亲之后也可以吃好吃的呀。」

「嗐,傻姑娘,你不懂。成亲之后你吃东西不得分他一半?那就不能独享了。而且,万一他还跟你口味儿不一样,对你喜欢的菜横挑鼻子竖挑眼的,那这饭还怎么吃?」

「那……那不能做两桌子菜吗?」

「那多麻烦,小厨房做饭的婆子师傅不累吗?还是一个人方便。」

「也对哦。」

才安静了没多久,青提又说话了,「可公主,那……那姜大人……」

她说的是姜源。

「您真的不难过吗?在马车里的时候,我还以为您会跟着姜大人走呢。」青提忧虑地看着我。

想起当时尴尬的场面,我一愣,咳了一声。

「不存在的事,本公主从不在一棵树上吊死,往事休要再提。」

4

我和姜源相识于三年前。在御花园里,他站在一簇开的正盛的牡丹旁边。

那一片牡丹都是渐变状的淡粉色,色泽清淡。他一身黑衣站在花旁,面无表情,也不像是在赏花。

看他衣着打扮不是太监或御医,身边没有侍从跟着,无从得知他的身份。

我吓了一大跳,一半是因为他如画般的眉目,一半是因为宫里居然出现外男。

眉目柔和,嘴唇却紧抿。

我的衣摆触动花叶,窸窸窣窣,他闻声注意到了我。

他仍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只是眼瞳里闪过微微惊愕的流光。

「你……你好啊。」既然被发现了,我便大大方方地走出来与他打招呼。

我不清楚这算不算一见钟情,但见色起意绝对是真的。

「在下御前侍卫姜源,见过成德公主。」他不卑不亢地行礼。

「你认得我?」

「嗯。」

5

姜源有着特权,可以自由出入后宫。是以,我常常去路上堵他。

「姜源——」我喊着他的名字,提着裙摆从树丛背后冲出来。

「成德公主。」他颔首。

「今天老爹召见你做什么?」我凑到他身边跟着,小心翼翼地一步步靠近,最后与他隔着约三指的距离。

「今日并不是陛下召见我,而是皇后娘娘。」

「母后?母后叫你做什么?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他是侍卫,而且是极为特殊的御前带刀侍卫。

「公主多虑了,不过是寻常问话罢了,不必担心。」

每次见我,他都只是淡淡的笑着。他五官生的极好,宛如妖孽,却偏偏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清冷与忧郁。

他不计较我的不合规矩,不会像那些嬷嬷一样训斥我失礼。相反,他对我格外纵容。

但似乎不论我做什么,他都只是那副清淡的神色。

他对我的亲近从不劝阻恼怒,却不肯再想我走近一步。

像极了钓鱼。

6

我缠着他追问下一次来御花园的时间。

往日,他都会确切的回答我。独独今天,他收起了笑意,神色难得严肃,「公主,臣有任务在身,不便许诺。」

「危险吗?」

他没有回答。

那之后,他再没来过御花园,甚至再没进过皇宫。

我一直以为他是执行任务还没有回来,还是一次谈笑时母后告诉了我真相。

「……姜侍卫?你说姜源?他早已不是御前侍卫了。」

母后说他找了一个闲职,做了教头。他仍然有进出皇宫的特权,只是除了老爹召见,他甚少进来。

起初,我还给他写了许多信,以公主的身份威逼利诱托人送过去。结果全都石沉大海。

我和他断了联系。

渐渐的,我觉得我也释然了。

那天抢亲,看着他纵马驰骋的模样,我还以为我心里那头撞死的鹿又转世轮回重生了。

结果他带走的是那个便宜驸马。

我倒没有太难过,只拉着青提畅饮了三天。从一开始,这似乎就只是我见色起意、一厢情愿,他不回应许是正常的。

7

公主府的日子无人管束,自由自在。

大晚上的,我觉得这月色不错,抱了一坛甜酒跑到后花园赏月。我特意支开了青提等一众侍女,如果她们知道我喝了酒一定会唠唠叨叨说上好几个时辰。

刚刚一碗酒下肚,我就听见脑袋顶上传来一阵瓦片松动的声响。

「爬墙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所为。」我出言讽刺道。

那人从墙上落下,身姿轻盈如燕,踏着满地月色向我走来。

看着他,我微微有些失神,一时间竟以为是我喝醉了出现的幻觉。

那个身影我太熟悉了,化成灰我都认得。

姜源。

银色的月光倾泻,为他一身的黑衣蒙上一层细密的光亮。

「公主。」他开口了,不是幻觉。

「姜大人半夜爬墙,所为何事?」见他不说话,我接着道,「莫不是来叙三年前的旧情的吧?」

他眉头微皱,「公主不问问驸马的情况吗?」

「我跟他又不熟……」话音刚落,我又觉得失言。

虽然我跟他不熟,但这么不管不顾似乎也不太好。这娃娃亲定下的时候他也还是个不能做主的孩子,跟我一样都是受害者。

「他如何了?」

「驸马爷相安无事。」

「姜大人来就是为了替驸马报声平安?我已经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

我自认为想的很清楚。之前总是我缠着他,或许惹他厌烦了。如今既想明白了,那便与他彻底断开联系。

结果他反倒不乐意了,「公主是要赶臣走吗?」

我???

你这人怎么回事?

我一下子脾气上来了,「姜大人,你……」我本想说不辞而别,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合适。他其实算是告辞了的。

于是我改口道:「姜大人,是你先擅自断了联系。既如此,我们便一别两宽,各自安好。如今这又是做什么?」

静谧的夜色中,我隐约听见他叹了一口气,那张素来清冷的脸上难得染了一丝人间的烟火气。

「公主可还……喜欢臣下?」

他的声音很轻,想是怕引来公主府里的侍女。只是那话落在我耳朵里,如崩裂开来,余音环绕,如耳鸣般久久不肯散去。

我一愣,将一旁的酒碗碰掉在地上。伴随着刺耳的破碎声,碗成了碎片。

我看着他,良久说不出话。

……诶,你知道啊?

8

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我的脸皮忽然厚了起来,或许只有皇宫的城墙能与我一较高下。

「姜大人这是觉得抢了驸马还不够,又要来撩拨本公主吗?想不到姜大人的口味竟如此不挑剔。」

他被我一呛,愣了片刻,也没多解释,只是静静地走到我面前。

我拿不准他的想法,以为他是生气了,被吓的原地弹起,「你……你干嘛?这里是公主府,我警告你不要乱来。」

「公主觉得臣是会乱来之人吗?」

我一滞,正欲开口劝阻,又听见他说,「或许是。」

他眉眼里那层淡淡的哀愁更加浓郁了,我被他那种愁怨忧虑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

忽然间,他抓住了我的手。

他力气很大,我挣脱不掉。慌乱之中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尖叫,如果尖叫引来了侍卫和侍女他们会不会误会什么,会不会以为是我在轻薄姜源?

他似乎是又叹了一口气,神色有些决绝,带了些许认命的意味在里面。他将我的手贴在他的胸口。

???

这么刺激的吗?

我一边嘴里嚷着「哎这不合适」一边忍不住顺势摸了两把。

嘿嘿嘿,不摸白不摸,反正我不亏。摸完了再喊人来。

然而我摸到的并不是之前做白日梦里出现的坚实的胸肌,相反,还有些柔软……

这……

这手感怎么有些像我摸白桃和青提的时候?

我一脸懵逼,抬眼正对上姜源有些羞涩的脸,他的两颊浮起一阵淡淡的绯红。

他欲盖弥彰地轻咳一声,道:「公主,如您所想,臣……是女人。」

9

「所以,你是担心我接受不了你的性别,才一直不跟我联系?」

我和他并排坐在后花园的空地上。我依旧抱着那坛甜酒,碗摔没了,我正欲学着话本里豪迈的英雄抱着坛子喝,他扬手夺走了酒坛。

「嗯。别喝了,这酒虽甘甜,但度数不低,喝多了头痛。」

「哦。」我没好气地应下,复又问道,「那你为什么抢走驸马?」

姜源垂下头,眼神闪烁,「臣……臣不愿看着公主成婚,又拿不准公主的心意,所以,这才……」

「抢了我的驸马阻止我完婚?」

「是,此举确实欠妥,还望公主看在臣有苦难言的份上能够谅解臣的过失。」他低头认错。

我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他的脸是真的好看,男女莫辨的精致五官与淡漠的气质,像话本里的得道高人。

「所以……公主,您的心意如何?」他抬眼,那双柔和的眼眸正对上我。

纤长的睫毛下,希冀与紧张在那双眼里缓缓流动,比倾泻的月光还要温柔。

开放式结局,如果不喜欢百合向,下面还有一个彩蛋。

彩蛋:

我看着他,觉得他既然已将最大的秘密告诉我,又将选择权交予我的手中,那么我也不该继续隐瞒。

我看着他,又有些羞涩的低下头。

我们还不曾这么近的对视过。

「姜源?」

「臣在。」

「你……你知道女装大佬吗?」

备案号:YX019QDm9Ey9Byev

发布于 2021-06-17 17:16 · 禁止转载

您的会员即将到期

还剩 8 天到期,最低 9/月续费免费参与千场课程

立即续费

点击查看下一节



赞同 23

目录
8 评论

分享

长衣袖:戎马刀兵为红颜

白神槎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