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突如其来的太子妃

所属系列:长衣袖:戎马刀兵为红颜-第二章 浣纱溪旁见卿卿

知乎盐选 突如其来的太子妃

我,名正言顺的太子妃,貌美如花肤白貌美。

我,名正言顺的太子妃,貌美如花肤白貌美。

狗屁不顶,因为我是女二。

太子娶我,因为皇上想压他的气焰,怕树大招风引得底下暗流涌动对大统不利。太早确定下一任共主,难保其他人不会起造反之心,无人牵制一家独大引起手足相残绝地反击,只怕动摇国之根本。

太子爱的是当朝宰辅的女儿,若我是皇帝,我也不会让他娶,你俩现在要是就成亲家,那还有老子什么事,老子早点驾崩算了。

皇上为了给夺嫡之战多点乐子,就找了个名堂,不小心的给他安了我这个正妻。我爹是个小官,有多小呢,小到不需要上朝。

本来太子一直想求娶宰辅之女,甚至打算不要江山只爱美人,他那个美人也是情比金坚,二人心意相通。最后皇帝灵光一动一动动,搞了个元宵灯会邀请当朝官员的所有子女来参加,包括我们太子和诸位没婚配的王爷公主。明面上是搞个联谊,实际上是做了个局给太子。

天公作美,狗屎临身。

我爹为了让我寻个好前程,当然塞也要把我塞进这个联谊会里,而我看着大家伙都一脸荡漾的吟诗作对,实在是无聊。

就拿了一盘糕点躲进旁边一个无人的屋子里吃了起来,我那丫鬟比我还贪吃能唠,早就跟不知道谁家的丫鬟小厮打成一片去了,不晓得是我来联谊还是她来联谊,这要是不是跟我一起长大,我早就把她打出府了。

不知道我坐了多久,总之这盘糕快吃完的时候我打算出去看看何时散场。结果突然一阵强烈的困意袭来,我迷迷糊糊就睡过去了。

再醒来的时候,我躺在床上,罗衫半解,床边坐着一个男人。还没等我惊讶的故作娇羞时,我发现珠帘纱帐外,坐了一排男人。

我一眼就看见跪着的我爹咸菜色的老脸以及身边我的那个就知道吃的现在一脸生无可恋的小夏,和一个穿的金碧辉煌富丽堂皇的老头气定神闲的闭目养神。剩下的三三两两我都不认识。

我的大脑实在不足以处理这样错综复杂的局面,以至于我一度以为我在做梦,所以我坐起来看了半晌。

又躺下了。

躺下以后,我又偷偷看了一眼我的衣服,除了外衣不见了,肩膀胳膊露出来,我的裙子和内衬的裤子都好好的,又舒了一口气。

正当我打算以重新入睡的方式来逃避一切时,那个金黄的老头说话了。

「太子,你酒后玷污良家小姐毁人清白辱人门楣,可打算如何收场?」

我垂死病中惊坐起,感觉自己好像惹上了了不得的大事。可是除了目瞪口呆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我一点印象也没有,难不成我吃饱了以后轻薄了太子?????人家都是酒后失态,我吃撑了失态????

「儿臣会如父皇的愿」,我床边背对我的男子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几个字,我甚至能听见他牙床收紧的震颤声,他的手捏住木质的床沿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太子盛怒。

我终于理清我脑袋里的思绪,想起来了我还有一桩婚事呢。

「皇上?民女有婚约在身,嫁给太子恐有不妥,而且好像太子也没对民女做什么,这个事就算了吧,行嘛???」

话音刚落,我看见我爹好像昏倒了。

金黄的老头好像愣了一下,随即发出极为爽朗的笑声,「你这孩子倒是善解人意的很呢,哈哈哈,不打紧,既然太子都承诺娶你,你之前的婚约自是不作数了,寻个良辰吉日吧」

就这样,不出一月,我就成了太子妃。

伴随着铺天盖地的诋毁和谩骂,承受着狐狸精浪货不知羞耻有辱斯文等一干骂名成了太子妃。虽说流传的版本是太子酒后轻薄了我,被皇上抓了个正着。但是这天下的女子谁能相信我们英俊的,英姿飒爽的下一任天下共主,会主动轻薄一个姿色平平名不见经传的七品官员之女呢。

当然了,我也认同,除了姿色平平这句。

我当太子妃已经十日,说来惭愧,我到现在也不知我们太子长什么样。

我不会骑马,所以每年的赛马狩猎我都不参与。我又不喜热闹,所以宫廷举办的花会灯会我都是找个地方躲起来,散会了回家给我爹编一编。我说的那个婚约,其实也不算是婚约,因为并未过礼。对方是个太医,人很温柔,家世清白不是名门显贵,当然了,名门显贵也看不上我。

我前年参加皇后举办的赏花大会,为了一赏皇后亲自培植的兰花,在人群熙熙攘攘中被推倒在地,踩伤了脚踝。皇后母仪天下,是个温柔而美丽的女人,非但没有责备我坏了大家的雅兴,反而叫人把我扶到一旁叫了太医来给我疗伤。

我跟那个太医因此结缘,留下他的名帖,改日登门道谢。好在他并不是什么名门之后,原是民间的名医之徒,被他治过一位大人举荐进的太医院,是个没什么名气的新人。

因此后来我头疼脑热常常叫他来问诊,一来二去我觉得他人甚好,他也倾慕于我的温柔和美貌,嗯,一定是美貌。

我想着嫁谁都是嫁,嫁个大夫以后看病还省钱一定能活的长久些,所以他提出想跟我提亲时,我一口答应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了这么档子事。

扯远了。

所以我从未在马场上一赏太子的雄姿,出事当天我只见了一个背影,大婚当日我盖着盖头与他行礼,洞房时他却并未回来,后来我太困了盖头都是自己掀的。

婚后去宫里给他的生母也就是皇后娘娘行礼,他也没出现。我一度怀疑他是受此奇耻大辱偷偷摸摸的悬梁自尽了。

我后来才知道,原是首辅的女儿得知了这个消息大病一场,大婚当日他是偷偷去她的闺房守着她去了。诉了一番衷肠,却没能得到原谅。女主大病一场,太子为了表示忠贞,跟女主承诺绝不多碰我一下,我这个太子妃虚有其名无其实,太子甚至搬出王府去住客栈了。

这些我是如何得知的呢,全倚靠我能吃的丫鬟小夏。全京城的丫鬟小厮,就没有小夏搭不上话的。她瞧着我日子过的落寞,经过多番打探,从她前年赏灯认识的御史家二小姐的贴身丫鬟说的齐王府的小厮听闻的太子落榻的客栈小二打听到首辅家的小厮相好的女主的贴身丫鬟处得知的。

我第一次赞叹小夏的能干。

太子其实心里清楚,这是皇上设的局,女主也清楚心上人的被逼无奈,两个人相爱却不得相守饱受相思之苦。我听了这一番曲折,也不由得替他们哀叹。

而小夏见状「小姐,您真是吃饱了撑的。」

搞明白这里头的弯弯绕绕,我本想告诉太子,你想去见她就去见,想私会就私会,不要管我,不必搬出住,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可惜一直没有这个机会。

而我其实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太子搬出去不只为了守身如玉表明衷心,也是因为这桩丑闻一出,朝野震惊。臣子们议论纷纷,思考重新站队。毕竟储君酒后失德,谁知皇上会不会一怒之下废处太子,另立储君。可是皇上却迟迟没有表态,再加上原先就有群众基础的八王爷和四王爷虎视眈眈,朝堂上不断有人起草重立太子。一时之间,局势动荡。

太子搬出去与其阵营里的大臣和部下会面,也是为了掩人耳目的商讨应对之策。否则门前屋后不断有进进出出的臣子,更落人口实,惹人注意。

虽当了太子妃,我每日都甚是无聊,太子不回家我也不用搞什么礼数。太子早早就出来自立门户,不住在宫里,所以我也不必日日去请安。又因这太子妃的名头来的猥琐下流,是以这王府门庭冷落也无什么人来访到贺。我倒是早早的过上了我梦寐以求的生活,每天睡到日晒三杆,不用请安不用作揖。头发随意的散着,穿着纱衣在房间里跑来跑去,吃了睡睡了吃倒是圆润了不少。下人们虽然因为我的来由对我不甚敬重,但是仍旧很识礼数。原以为我是个心机歹毒的,也没成想我是个懒散的,对下人们也算很好。所以渐渐的对我态度也都好很多。

这一天我又披着头发在房门口的摇椅上光脚晒太阳,兴致起来还嚎两嗓子自创的曲目,叫两三个丫鬟过来给我伴奏。

唱到「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时,太子回来了。

因为提前知道自己只是个女配的命运,本着不骄不躁不作妖,不爱不恨不扯淡,生命第一富足第二的宗旨,我希望这场风波过去以后,找了理由让太子休了我。或者装成暴毙给女主腾地方,我拿着一大笔休妻费游山玩水养帅哥。

那我需要做到,努力给男主和女主悲惨的爱情故事牵线,以及守身如玉尽量不要爱上男主也别让男主爱上我,这样我就可以清清白白的改嫁,找一个帅气小伙用太子给我的钱快乐余生。

所以当太子说:「一年之内生个孩子」

我当场从摇椅上跳下来,打算找个柱子自绝当场。却被太子一把扯住我的衣领把我拽进屋里。

我把衣服裹紧,警惕的看着他,难不成这厮想白日宣淫????

臭不要脸!

他把我一把按在凳子上,吩咐身边的下人准备膳食。而我坐在凳子上,思来想去,想不通太子为什么要跟我生孩子。生米煮成熟饭的话,女主如何进场。

我仔细回忆书里的内容,想起来了个大概。

女主急火攻心,郁郁寡欢,已经有咳血的迹象。若长期如此怕是命不久矣,太子求皇上准许娶为侧妃。宰辅虽说觉得丢人,但是到底不舍得自己的掌上明珠就这样香消玉殒,所以也恳求皇上。甚至提出自愿告老还乡,只求救小女一命。

宰辅三朝元老,跟随先帝历下汗马功劳,深知帝心,懂时事知进退,随时可以告老还乡。本来这朝已经打算隐退,但是朝廷正是青黄不接之时,文臣当道武将式微。而且老宰辅虽说忠贞,但是多年来家族承着皇恩枝繁叶茂借着联姻盘根错杂,子弟日渐跋扈,还需要这个家主坐镇,因为现在国事未定,疆外蛮夷虎视眈眈还倒不出手来安内。

皇上的心愿也达成,太子本身已有了足够的靠山,当朝皇后是生母,祖父也是当年赫赫战功的将军,舅舅正是当朝势头正劲的驻疆的大将军,几次蛮夷来犯都被打退,太子一族在军中一呼百应。也正如此,皇上不愿意太子跟宰辅联姻,太子几乎已经定了就是下一任天子,太子家族多是武将,是滚在军营里的粗武人。而宰辅一族现今在朝中多为文臣,一旦女主成了皇后,甚至诞下子嗣。那宰辅一脉更加有恃无恐,只手遮天,怕不得搅和个风云变幻。不如娶一个无权无势的正室,继任大统时朝中少些牵绊,不必碍手碍脚。

所以皇帝也打算退一步,正巧太子一代,诸位王爷都还未有子嗣。

「等太子妃诞下子嗣,就许你迎娶侧妃。」

是啊,太子妃若生了孩子,这正室就算是坐稳了,那女主一来不管怎么闹腾,总不能代替了这长子的妈。只要我不死,他们俩即使再相爱,也成不了气候。

好啊,大家都满意了,你好他好大家好,唯独我不好,牺牲我一个幸福千万家。我在帝王家眼里,只是一个行走的子宫。到时候你们俩相亲相爱,摸着我的崽叫儿子,我只能孤零零在深宫里坐在高位看你们相亲相爱,我孤苦一生。

我越想越生气,先是坐着吵,又觉得不解气开始站着吵,想着自己孤零零的摸着凤印老死在深宫中,越想越不甘心。因为生了儿子就不能随便死了,太子也不会同意我假死,因为得拿我护着他的宝贝女主。

太子看着我,皱起眉头,神色多为不耐。

「你喊什么?天下谁不想当王妃为本王绵延子嗣,怎么你反倒如此?」

「谁要嫁给你啊!我知道你心里只有她,你以后也只有她,你就是利用我。我又不阻挠你们,你们何苦这样拿我的人生当垫背!再说了,那晚又不是我设计的!我是受害者!!」就因为我是女配,所以我只是一个推动男女主剧情发展的工具而已,所以我的人生是不重要的是吗。

我喋喋不休的说了个尽兴,越说越激动,手舞足蹈差点站在椅子上,说的口干舌燥还喝了点茶润嗓子。

说完看见太子竟然面色有不自然,微微低头有点尴尬的样子。

「你都知道啊?我还以为你跟他们串通好的」,太子很温柔的望着我。「我也知不是你的错,可是我确实心有所属了,我的心上人此刻备受煎熬,我十分需要这个孩子。你做我孩子的母亲,我不能给你爱,但是我可以庇护你一生,尽我所能,好吗」,温柔却残忍。

「不好!你休了我,我不愿意当个工具」

我吵完累的很,坐下又喝了一大口茶。

「来不及了,她等不了的,我们一定得尽快有个孩子」,太子抓住我的手,他的手宽厚温热却是干燥的,不像我,摸什么都一手的汗,连我自己都觉得恶心。太子似乎也觉察我容易出手汗,所以握了一会就默默的松开了。

哼,狗男人,我手出汗你都嫌弃,还想让我当你娃的娘?没准你的心上人还有脚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