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穿越后,我和前男友奉子成婚了?

所属系列:长相思:红妆十里(已完结)-第十八章 穿越后,我和前男友奉子成婚了?

穿越后,我和前男友奉子成婚了?

长相思:红妆十里

我喜欢陈默四年,终于把他追到手,他却对我爱答不理的。

「分手吧!我不想当你的舔狗了,我想换个人去舔。」

没想到,刚甩了陈默,我就穿越了,穿到了六年之后……

竟和他又复合了,还是奉子成婚,而他却给医生说「保小」?

妈的,我才不给他生孩子!

一气之下,我又穿了回来……

1

我穿越了,然后又穿回来了。

穿越是在大一暑假开始的前一天,穿回来则是暑假结束的前一天。

而引发我穿越的,是一场脚滑……

那天,开完班会,宣布正式放假后,我就兴冲冲跑去计算机系找我男朋友陈默。

我暗恋他两年,追了他两年,两个月前才终于苦尽甘来,成功上位。

这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暑假,我已经做好攻略,如何给他制造一段浪漫有趣的夏日回忆。

可是当我见到他,跟他说了我的暑假计划后,他却人如其名,沉默了片刻,才淡淡开口。

「你自己玩吧,我准备跟陆洋他们一起去打工。」

「……」我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为了做这个攻略,我在抖音和小红书上泡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那打工也不是不休息的,对吧?那我可以等你休息的时候,再带你一起出去玩呀。」

陈默寡淡着一张脸,兴趣缺缺:「休息日当然是用来休息的。」

这意思,他是不打算和我一起过暑假了?

我开始委屈:「陈默,这是我们在一起后的第一个暑假,你知道我有多期待吗?而且为了策划我们在暑假里的约会,我考试前都没怎么复习,全把时间放到做攻略上了。」

陈默拧眉:「阮夏,分不清轻重缓急,你还挺骄傲?」

「……」这个时候,他不哄我就算了,竟然还反过来指责我 。

我的火气一下就被拱上来。

喜欢他这么久,他给我的最大回应,就是答应做我男朋友。

而且事后还给我解释了原因,他为什么会答应。

因为上大学后,追求他的女生太多,他觉得很烦,所以就答应了我这个骨灰级追求者,想让我帮忙挡一挡汹涌澎湃的桃花。

靠别的追求者上位,我觉得我很挺委屈。

但没办法,谁叫我喜欢他……

可现在,我觉得,我的喜欢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

我有点受够了。

「陈默……」舔狗觉醒,我深吸一口气,膨胀的肺填满我胸腔,给了我勇气,「既然你不愿意和我约会,那要不我们还是分手吧。」

「一个女孩子也没多少青春,我不想当你的舔狗了,我想换个人去舔。换个能给我回应的,最起码,能让我牵手、拥抱、接吻,做正常情侣都会做的那些事的男生。」

陈默依旧沉默,没有开口挽留。

我自嘲地笑笑,然后一把将我强行塞给他的情侣挂件,从他背包上用力扯下来。

连同我自己的,一起扔出了走廊窗户。

「这……」陆洋他们正好从教室出来,见我扔东西的飒爽英姿,皆是一愣,「怎么了?」

我潇洒一笑:「分了。拜拜。」

继续保持潇洒,我扭着头冲陆洋他们道别,结果脚下一滑,整个人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脑袋咣的一声撞到墙上。

然后,我就穿越了。

穿越到了六年后。

2

穿越不扯淡。

扯淡的是,穿越到六年后的我,竟然为陈默进了产房,疼得死去活来的!

穿越后的记忆里,我在大学和他分手后,我们就开始保持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

主要是我,从舔狗变 BKING,装出了一副「老娘看不上陈默,所以甩了他」的高傲。

而陈默还是人如其名,面对别人的询问,只字不提我们两人分手的原因。

搞得就真跟自己被甩,很伤心很郁闷似的。

反正就这么「势不两立」了三年,大学毕业后,陈默选择了继续读研,而我因为没有考上,又正好有合适的工作机会,便正式进入社会。

同学们各自分开生活工作两年后,陆洋心血来潮,在十一假期搞了场同学聚会。

我到场的时候,陈默还没来。

我们吃吃喝喝到尾声,他这才风风火火赶来,说是导师有事找他,耽误了。

那时候,酒量不怎么好的我,已经醉得睡着。

再醒来时,清凉夜风吹散了我大部分的醉意。

我正伏在陈默宽厚的背上,鼻间全是他洗发水的清雅淡香,闻得我四肢发软。

才刚交往的时候,我真的好想被他搂搂抱抱亲亲啊。

可是他呢,圣人似的,一个手指头都不让我碰。

所以,醒来后我没有出声,就这么贪恋着他的味道和体温,一直装醉装睡到他家里。

他把我带回家了。

趁他去换鞋的时候,我睁眼偷瞄了一下,是个很小的单身公寓,干净简单,大件家具只有床、沙发、和衣橱。

瞬间,我就后悔了。

不应该装进他家门的,以他那不懂怜花惜玉的性格,今天晚上肯定是让我睡沙发的。

正纠结着要不要醒过来时,陈默已经拎着一双新拖鞋过来。

「你自己换,还是我帮你换?」

「……」正常情况下,一个正常人是不会对着一个睡着的人问话的吧。

所以,他早就知道我醒了?

再装下去只会更难堪,我缓缓睁开眼:「那个……不换了吧。」

我从沙发上起身,用在社会上练就的厚脸皮,面不改色心不跳道:「不早了,我该回家了。」

说着,我转身就要往门口走。

可才走一步,陈默便伸手,像我拽他情侣挂件似的,一把把我拽了回来,牢牢箍进怀里。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太突然,我没反应过来,只能缩在他怀里发懵。

而他,唇瓣却已经抵到了我的耳朵上,呵着令人心痒的热气。

「就这么走了?」

不然呢?

「不」字才出口,陈默的吻就在我耳垂上落下。

然后一路游移,从面颊到脖子,又从脖子到下巴,最后,把我剩下的「然」和「呢」,死死堵在喉咙里。

他误会了吧……

我要说的不是「不走,我想留下」啊。

可是,现在被他吻住,我真的不想走了。

这个吻,就当是他上学交往时欠我的吧!

还清了,我们之后也就真的可以老死不相往来了。

3

「……」

一晚上加一早上。

当我疲惫地从陈默的单身公寓里出来后,我深深的意识到,我们两个是清不了了。

他还得太多……

搞得现在,我都好像欠他点什么了……

确实,两个月后,我大姨妈销声匿迹。

答案呼之欲出。

我欠了他一个孩子。

我和陈默算不上青梅竹马,但高中成为同学后,我妈在家长会上惊讶地发现,陈默的妈妈竟然也是自己的高中同学。

所以从那时候开始,我们两家的来往开始密切。

陈默妈妈很喜欢我,我妈又很喜欢陈默。

当初知道我追上陈默时,她们俩为了庆祝,开了瓶红酒。

后来知道我把陈默甩了,她们俩难过,直接开了箱啤酒。

虽然我怀疑她们俩就是单纯想喝酒,但我也没什么确凿证据。

不过,两个人知道我和陈默再续前缘搞出个孩子后,是真的开心。

直接开心到忽略我和陈默的意见,带着户口本就拽我们两个去民政局把证领了。

为了那个无辜的小生命,我没有反抗,陈默也没反抗。

婚结得仓促,陈默家准备的新房才装修完,不适合孕妇住,所以我就先住进了那个有好孕的单身公寓。

陈默以前都住在学校,偶尔才回这里住几天,但结婚后,他却顾家到不行,天天过来和我一起住。

我一个人的时候,还不会乱想,可他一回来,我就老是想起那天晚上和早上发生的混乱。

也不知道那个小孩,是钻了哪场乱的空档,来到这个世界的。

说实话,我心软归心软,不忍伤害他,可这也不代表我欢迎他。

所以跟我一比,陈默是真的喜欢和在乎。

那种上心程度,甚至让我觉得,他就是为了想要一个小孩,才和我不可描述的。

毕竟,他曾经就是为了挡桃花,才和我交往的。

「陈默。」

临近预产期,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把心里的担忧说了出来:「如果在手术台上发生点什么意外,医生问你,保大还是保小……」

正在给我切水果的陈默闻言,脸色一沉:「你觉得我会说保小?」

我如实点头:「你这么喜欢他,出于本能的,肯定会这么选啊。」

陈默又沉默了,然后冷哼一声:「你真的好了解我。」

「……」我擦,这是承认了?

妈的,不想给他生小孩了!

我想穿越回去!

我要继续当我青春靓丽,身材苗条的女大生!

仿佛被怒气刺激了,我肚子说疼就疼,疼得我抓心挠肝,也吓得陈默脸色煞白。

很快,120 来了。

我被推进产房的时候,光顾着疼,没听到陈默跟医生的对话。

再然后,麻药的劲儿上来,我终于没那么疼。

也终于梦想成真,又穿回来了。

4

不慎摔下楼撞破头,我竟然昏迷了一个暑假。

醒过来的时候,我妈我爸成功瘦身,比我昏迷前起码瘦了二十斤。

虽然他们让我变成了家里最胖的,可我一点儿也不埋怨他们。

「爸妈,让你们担心了!我现在已经没事了,全都好了,明天正常上学,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妈还是不放心,嘱咐我:「那你要是在学校里觉得不舒服,赶紧和陈默说,叫他送你去医院检查。」

我撇撇嘴:「我俩已经分手了。」

我妈震惊:「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摔下楼之前啊,我刚和他分完手。」

我妈沉吟片刻:「你说实话,是你自己脚滑摔的,还是陈默不同意分手,在挽留你的时候发生争执,失手给你推的?」

我佩服我妈的脑洞,无力地笑了笑:「 陈默怎么会不同意分手呢,他本来就没多喜欢我……」

知女莫若母,我妈安慰我道:「感情这事儿确实没法说理,不是你付出了,就会得到相应的回报,但是我觉得,陈默也不是一点儿都不喜欢你。你昏迷的这一个暑假,他经常过来看你,你的医药费里,有一部分还是他打工赚的呢。」

「那是他愧疚吧。」

「夏夏,别这么不自信,你还是很有魅力的!再坚持坚持,说不准很快陈默就会爱你比你爱他多了呢!」

想到未来自己考研失败的事,我摇摇头,毅然决然道:「不了,我不要再做恋爱脑了,我要把精力全都放到学习上!」

如果我考研成功,去了北京,所有十一假期都把爸妈接去那边过,那么我就可以避开同学聚会,避开和陈默的不可描述。

虽然他那方面和他学习一样厉害,但六年后,我才 25 啊。

这么年轻,我真的不想当妈!

5

第二天开学,我在学校里见到了一个暑假没见的陈默。

陈默也瘦了,看来是打工生活很辛苦啊。

那他会不会是经历了这次打工,才坚定刻苦学习好好考研,以后要做人上人的决心呢?

我记得,未来的他,硕士还没毕业,就有三家世界五百强公司上门来请他了。

再想想我未来那份轻松却钱少的工作,瞬间,我也坚定了刻苦学习好好考研的决心。

「夏夏,你脑子没事了吧?」

陈默旁边的陆洋见到我,比陈默这个前男友还激动。

他大步上前,伸手摸摸我的头:「暑假我跟陈默去看你的时候,你像植物人似的躺在床上,可把我们给吓坏了。」

我翻个白眼儿,没好气地拍开他的手:「别乱碰,小心我突然晕厥讹上你。」

陆洋一脸的好怕怕:「别讹我啊,你才和我兄弟分手,这么快就把魔爪伸向我,不合适。」

「呵呵,我看你对自己的认知,好像有点误解!他那样的学霸我都瞧不上,还能喜欢上你这种小学渣?」

我推开挡路的人形障碍物,眼里满是嫌弃:「该干嘛干嘛去,别妨碍我去图书馆看书。」

陆洋震惊,朝旁边的陈默看了一眼,那意思像是在确认,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陈默同样惊奇,睨我一眼。

但因为他站得远,站得台阶高,所以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神秘感,就跟神坛上的神仙似的。

那一眼,自然就也带上了一种对凡人的不屑。

瞧不起我是吧?

就是你瞧不起的我,未来……不对,是曾经的未来。

还把你压在身下亵渎过呢!

牛什么牛!哼!

翻个白眼儿,我不再看他,郑重地清清嗓子,对陆洋宣布道:「你没听错,姐姐我说的就是要去图书馆看书!」

「从今天开始,我要为考研事业做准备了,所以你没事儿的话,少来打搅我。」

「哦,有事儿也别来找我,有事儿找警察。」

说完,我抱着我的本子和平板,绕开遗世独立的男神仙陈默,趾高气扬地走进图书馆大楼。

但谁承想,我才刚把书看进去,陈默就也带着他的本子和平板来自习了。

而且,好死不死,就在我对面坐下。

「……」

靠,腿长了不起?

我正装作不认识他,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时,桌下的脚却被他伸过来的脚碰了一下。

碰得我心神不宁,连装学习都装不下去了。

【腿精,你能不能换个位置?】我没忍住,传了条消息给他。

陈默收到,微抬眼睫扫我一眼:【后悔了?】

后悔?

我主动给你说句话,就是我后悔分手了?

陈默,没看出来啊,你还挺自以为是的!

我:【你想多了,我一点儿都不后悔和你分手!而且我已经找到我的新目标了,比你高比你帅,重点是知冷知热还黏我!一分钟见不到我,就心烦意乱的那种!】

陈默:【我说是,你坐这里后悔了?】

我靠,原来想多了的人是我?

6

说实话,我学习成绩还不错,但我平时表现出来的,却是十足的恋爱脑。

所以我打算考研,并天天泡图书馆的事传开后,指导员都被我吓着了。

他以为我撞了头还没好,说的都是胡话,非要我回家再休息几天。

倒是我以前的那些情敌学姐学妹,她们都很支持我,纷纷为我送来了各种考研学习资料。

好像很怕学习占不满我的生活,一个不留神,我就又跑去纠缠陈默似的。

在她们这些没吃过葡萄的人眼里,我这个吃过的,可能还是很得葡萄欢心的吧,所以才能有机会一尝他的酸甜。

可事实上,现在的孤冷圣人陈默好酸,比我未来怀孕时吃的梅子还酸。

倒是未来的那个吃髓知味的他,在床上不说话时,确实能甜到人的心窝里。

但一说话嘛……

就总让人有种,是我欲求不满,威逼利诱,他才半推半就让我得逞的感觉。

非常、不、痛、快!

「夏夏……」

连续一个月的刻苦学习后,我本人精神奕奕,走路带风。

可我闺蜜沈清却快速衰老,败落成一个没有阳气滋养的萎靡女妖精。

「你和陈默分手后,都没再去过计算机系了!」她娇嗔投诉。

我一脸理所应当:「分手了,当然没理由再去啊。」

「你不去,我就也没理由去了,我都很久没见过陈默和陆洋的那个室友了……」

沈清喜欢上了他们俩的室友,我让她加那人微信,她不好意思主动,就一直借陪我找陈默的机会,去那边偷偷看人家几眼。

我不懂她偷看的嗨点,但也不好过分干涉她的私事,只能尊重她的决定。

「夏夏,你真的快要不行了,再不看到他,我真的就要原地干枯了,求求你,别学习了好不好,抽出一下午的时间,陪你可爱的清清去看一眼那个可爱的室友吧!」

考研确实重要,但闺蜜同样重要。

未来我遇到麻烦的时候,沈清可是每次都会站出来帮我的。

「行,走吧。」我合上书本,套上外套,起身就朝门口走。

沈清一愣:「你就这么去?」

「不然呢?」这话出口,我条件反射地想起未来和陈默的那个吻。

擦,对于现在来说,明明是还未发生的,可为什么想起来的时候……

那嘴唇触感会这么真实?

「多大了,还咬手。」

沈清以为我在咬手,伸手轻轻给我按了下去:「你打扮打扮,怎么说也是去前男友的地盘啊,不能这么不修边幅。」

觉得有道理,于是我换了隐形眼镜,又换了件可爱风格外套后,这才陪着沈清一起出了宿舍楼。

结果证明,沈清是个很有预见性的人。

因为我们一来到计算机系,就撞见了恢复单身的陈默,正在被他同班一个女生追求。

7

「陈默,你也来嘛,你们宿舍所有人都答应参加我生日派对了呢,不信,你问陆洋。」

邀约陈默的这个女生我也认识,家里挺有钱的,是曾经被我列为情敌榜第一的人物。

站在我身后,沈清听到这话,小雷达打开,拽了拽我衣袖。

「全宿舍?那他也要去?」

陈默耳力很好,像是听到我们这边的声音,转头看了过来。

那女生随他一起,也看向我和沈清。

瞬间 BKING 上身,我立刻装出一副不关心不在乎的模样,甚至还友好地跟她打了招呼。

但心里面,我的第一反应却是……

什么毛病?怎么勾搭别人孩子的爹呢!

还有陈默!

良心让狗吃了?老娘为你十月怀胎,吃了吐,吐了吃,肚子大得晚上睡觉都睡不踏实!

你特么才分手一个暑假,就开始和别的女生勾勾搭搭了?

真是一点为人夫为人父的自觉都没有!

我承认,穿回来后,我是有点后遗症的,经常性思维混乱。

分不清楚自己到底十九还是二十五。

分不清我和陈默到底结婚了,还是分手了。

就在我思维混乱之际,那个女生察言观色,突然向我也发出了邀请。

「夏夏,我晚上要开生日宴,就在学校旁边的 KTV,你和你的朋友也一起来吧!」

我当然是打算拒绝的,可嘴巴翕动,正要发声时,耳边却传来沈清低低地请求。

「夏夏,去吧,他们全宿舍都去的话,也就是说,那人也去……」

我犹豫一下,努力回忆未来。

在确定沈清是跟陈默那个室友好上后,我这才成人之美,应了一声:「陆洋也去是吧,行啊,那我也去。」

答应也又得有个原因,不然就像吃了情敌施舍的剩饭似的。

怪没面子的。

「啊,陆洋吗?」女生微怔,一脸「你该不会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吧」的八卦表情,左看看我,右看看陈默。

陈默一如既往地表情寡淡,他也朝我瞄了一眼,然后鹦鹉学舌道:「陆洋也去的话,那我也去。」

女生又惊又喜,而后又有点发愁,一张小脸表情飞速流转,看得人眼晕。

记住时间和地点后,我视陈默如空气地转身离开。

但刚回到宿舍,我手机的消息提示音就叮叮叮地响起来。

怎么?

陈默要来讽刺我小心眼儿没礼貌了,还是挖苦我碍事,妨碍他发展新挡箭牌了?

做好战斗准备,我解锁一看。

结果发来消息的人却是陆洋。

陆洋:【姐姐,我怎么惹着你了?什么叫我去,你也去?】

陆洋:【你什么时候和我这么好了?】

陆洋:【你这搞得就跟对我有意思了似的……】

陆洋:【你这不是陷我于不仁不义吗?】

陆洋:【你看看你看看!我苦茶籽都被陈默扔到哪里去了!】

陆洋:【四角大苦茶挂在宿舍楼下树枝上,迎风飘扬.jpg】

8

晚上到包厢后,我一屁股就坐到了陆洋的旁边。

我承认,我故意的。

陈默不是要面子吗?

不想让我分手后,比他找得快吗?

比他快了,他就搞破坏,扔人家陆洋的苦茶籽吗?

哼,我偏不让他得逞,偏就要让他没面子!

不过说起陈默的要面子,现在这事体现得还不够充分。

最充分的那次,是在曾经的未来。

我也忘了那次我是说他什么不行了,反正说完没多久,我就被他累得快不行了……

新仇旧恨交叠,我眼刀飞向对面沙发上那个虚荣幼稚的男人。

「来,陆洋,你不是喜欢吃橘子吗,我给你剥啊?」

温柔体贴,我剥掉橘子皮,亲手把一瓣瓣果肉送到陆洋的嘴边。

陆洋恶寒,凑到我耳边小声道:「姐姐,我苦茶籽就那么几条,求求你,放过我好吗?」

「瞧你这话说的,我给你剥橘子吃,怎么成害你了?」

「你看陈默的眼神!」

「我看不见他,我现在眼里就只有你。」

说是看不见,但我身体却是感应到了。

某人目光炙热,激光似的,像是要把我脸烫出个窟窿。

我让你没面子了,就这么生气吗?

阴谋得逞,我心情大好,对待陆洋更加温柔体贴。

而陆洋这个不识好歹的,竟然快被我烦哭了。

「姐姐,我求你,别折磨我了!想复合的话,你直说就行,陈默那么理智的人,为你都做出扔别人苦茶籽的事了,这就说明他肯定是吃醋了。吃醋就是在乎,在乎就是喜欢,那你一开口,他怎么可能拒绝啊,对吧?」

我点点头:「听起来好有道理呢,但可惜的是,我不想复合。」

陆洋懵逼:「你不想复合,你突然对我这么好干嘛?」

就想气他,解恨!

心里咬牙切齿,面上我笑眼弯弯:「就是想对你好,不行吗?」

陆洋真受不了了,准备起身:「姐姐,你的好,我真承受不起。」

「坐下!」

一把将他拉回来,我倾身凑得更近,再往前就要咬上他耳朵了。

「陆洋,你给我老实呆着,回了宿舍也管好自己的嘴,什么都别说。不然的话……」

我魔鬼似的哼笑一声:「不然的话,我就把你暗恋你姐的事说出来!」

没错,穿越让我开挂了。

我知道了好多对于十九岁来说,是未知秘密的事情。

比如沈清和那个男室友终成眷属。

再比如,一直号称谁都看不上的陆洋,其实从小就暗恋他后爸带来的那个女儿,大我们一级的学姐。

少男心事被我无情戳穿,陆洋瞬间哑火,化身乖巧小绵羊任我宰割。

「来,张嘴。」我顶着激光的伤害,又喂了一瓣橘子给他。

陆洋机械式地张嘴,服从命令地咀嚼。

我俩过于亲密的举动,不光引来陈默的激光注视,还把包厢所有人都给震惊了。

去洗手间时,我甚至在隔间里听到了,关于自己水性杨花,劈腿前男友好兄弟的桃色新闻。

嗯,很好,我很满意。

使劲儿传,传到让陈默颜面无存的地步,那就最好了!

洗完手回来,心情畅快的我推开包间房门。

此时,欢快的音乐已经变换。

而高瘦清冷的陈默手拿麦克风,正鹤立鸡群般站在沙发前,情感投入地散发着魅力。

「寂寞是听见某个熟悉名字/不小心想起某些故事

仿佛心里有一把钥匙/而回忆它不出声

看着你/眼角渐渐潮湿

孤独是路过我身边的影子/笑着对我说似曾相识

我住在这个伤感的城市/你的脸慢慢消失/我的心守一座空房子

没有你的城市/是冰冷的钻石/闪着光切割我所有的心事

我们相爱的手指/我们曾经的坚持/都随着时光流逝变成故事

没有你的城市/悲伤的情诗/每一页都写满了你的名字

我们拥抱的方式/我一个人的坚持

你说的要我学着重新开始……」

《伤城》真的好伤,让我一听,心里的痛快就瞬间消失不见。

可是,这歌真的适合他用来卖惨吗?

我们拥抱的方式,我一个人的坚持……

这特么唱得明明就是我好吗!

9

生日宴之后,陈默一曲成名。

校园论坛、贴吧、各种微信群里,全是他那晚的深情演唱。

理所当然的,我也鸡犬升天,跟着成了名人。

A 大女版陈世美。

「靠,竟然真的被他装到了,好气!」

难怪有人说,分手可以检验一个人的品行。

确实,不分手,我还真不知道,陈默竟然这么绿茶!

这么会给自己草神情人设!

「夏夏宝贝,来,给你带了好吃的肉松小贝!」

虽然我没斗过陈默,还被他变成了女版陈世美。

但值得庆祝的是,沈清的念念不忘,终于得到了回响。

那个男室友在生日宴上注意到她,主动要了她的微信,看她每天手机响不停,今天又这么兴奋,我估计两人的进展应该很顺利。

果然,沈清一边扒拉衣橱,一边邀请我:「他们宿舍十一假期去露营,他邀请我了。夏夏,我一个人不好意思,你能不能再陪我去一趟?」

「他们宿舍?」

沈清:「放心,陈默不去,其他人都去。」

哟,草深情人设草得很投入嘛,连出去玩的心情都没了?

这样的话,那我也来巩固一下我阮世美的印象,追随陆洋而去吧!

露营安排在十一假期的第二天,两天一夜。

不过,这回陆洋厚着脸皮拉来了他姐,所以我就没好意思给他添麻烦。

不能逗陆洋,也不能给沈清当电灯泡。

陈默又不在,没人可斗。

我有点后悔过来玩儿了,太没劲了。

于是晚上吃完饭,我早早钻进帐篷里刷剧。

两集更新看完,已经十点。

我准备钻出帐篷去洗漱时,外面突然罩上来一个熟悉的人影。

接着,就是那个熟悉的声音。

「阮夏。」

陈默的嗓音疲惫,粗糙如沙粒一样摩擦我的耳膜。

我没出息地心跳漏了一拍,沉默几秒,这才拉来帐篷的门,探出头,脸上没有惊喜,只有不耐。

「你怎么来了?」

见我这副模样,他本来好像有星星的眼睛一下暗淡下来。

「白天有事,处理完就过来了。」

「哦,是吗。我还以为你不来,所以才答应来的呢。」

「这么不想见到我?」

不知道是不是眼花,我竟然在他脸上看到了一丝丝的受伤。

「当……当然。毕竟我现在可是阮世美,一出现在你面前,就要被别人当成,会对你造成魔法和物理双重伤害的坏人。」

陈默无奈,淡淡道:「别听那些人乱说。」

我挑眉:「你以为我会为了这种事生气?」

「不是吗?」

「当然不是。被他们说成坏女人,我还挺开心的。毕竟阮世美比陈默的舔狗,可好听多了。」

陈默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比天还黑:「阮夏,你能不能别说这个词。」

「什么词?舔狗吗?」

「嗯。」

「为什么不能说?当舔狗的又不是你。」

陈默墨眸收紧,像是生气了:「我不喜欢听。」

我冷哼:「你不喜欢听,我就不能说了?麻烦你清醒一下,我现在可不舔你了,才不会在乎你的感受!」

说完,我故意追加一句:「陆洋呢,你看到他了吗,我正要去找他呢。」

陈默语气中带着一丝训话的味道:「你别闹了,陆洋是我们共同的朋友,你这样,他会很为难。」

看吧。

在他的心里,所有人都比我重要。

心口酸胀得紧,我努力挤出个笑容:「陈默,我没闹。我很清楚我自己在做什么。」

陈默一愣,墨眸里好像发生了一场十级地震。

「那你的意思是……你真的喜欢上陆洋了?」

我学着刚才那剧里一渣女角色的口吻,回答道:「陈默,咱俩现在没关系了,我喜欢谁,关你 P 事?」

10

这次露营的较量,应该是我阮世美战胜陈绿茶了吧。

被我怼后,陈默好像当晚就走了,反正第二天起来,我是没见到他。

陆洋更过分,甚至都不知道陈默晚上来过。

呵呵,男人的友谊,也不过如此。

露营回来,剩下的十一假期,我都是在家过的。

我妈和陈默他妈有心帮我俩和解,在假期尾声的时候攒了个饭局。

不过,最后来我家吃饭的,却只有陈默的爸妈和陈默养的大金毛。

陈默他妈很尴尬,疯狂解释陈默没办法来的原因。

她说他在假期里找了份短工,白天实在抽不出时间,早知道就把饭局约在晚上了。

想想那天露营的见面,我觉得就算是约在晚上,他九点前也未必能抽出时间吧。

十一假期结束后,我回到学校。

因为沈清和她男朋友打得火热,我又开始频频往计算机系跑。

就跟当初我和陈默交往时,她也老是被我拉着往计算机系跑一样。

唯一的区别就是,她陪跑的时候,每次都能见到她想见的人。

而我陪跑……

呸,我才不想见陈默。

我心里只有学习!

「阮夏!你来得正好!」陆洋着急忙慌地从宿舍楼里跑出来。

我一头雾水:「有事?」

「我没有事,是陈默,陈默出事儿了!」

卧槽……

电视剧看太多,我当即脑子里就冒出了一个狗血到不行的画面。

陈默……该不会出车祸了吧……

陆洋像是有读心术似的:「陈默出车祸了!」

???

还真特么被我这个乌鸦嘴说中了?

一片慌乱之中,我脚不受控制地跟着陆洋一起冲出了校门。

但坐上出租车后,我一下子就冷静下来。

我穿越过未来啊,未来的陈默没少胳膊没少腿,也没有毁容,更没有不举,很正常啊。

「他伤得严重吗?」

陆洋把气喘匀:「不严重吧,好像光擦破了点皮。就是他那辆外卖车,要报废了。」

「外卖车?他打工就是送外卖?他很缺钱吗?」

陆洋想了想:「好像是,之前放暑假前,他说过自己要买一个什么东西,很贵。」

「有多贵?一百万吗?」

「又不是买房,一万多。」

「一万多?那跟家里借点不就好了。」

陆洋耸耸肩:「谁知道呢。他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可能憋了,他不想让你知道的事,那你这辈子想破头,都未必能想到。」

确实。

单单这个计算机系高材生非要送外卖的原因,我就已经要把脑袋想破了。

11

陆洋是只猪吧!

陈默膝盖破得都快露骨头了,他说就是擦破点皮?

诶?这个受伤的位置……

我眉头蓦地皱起,想起未来和他坦诚相见的那些日子,见过这个伤口留下的疤。

每次我想问,这是怎么弄的时候,可一开口,嘴巴就会被他给堵上。

但现在,我不问也终于知道了。

「陈默,陆洋说你打工是为了赚钱买东西。你到底要买什么?还缺多少钱,我借你。」

陆洋去给他拿药,病床小围帘里,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陈默抬眼睨我,墨眸深邃得像口吃人的井:「不用,已经买完了。」

「所以以后不用再送外卖了?」我暗暗松口气。

陈默点头。

然后我俩就都不说话了。

期间小护士过来看了一眼,交代了几句,说一会儿有了闲置轮椅,就给我们送过来。

膝盖的皮肉伤确实算不上太严重,却很麻烦。

影响着整个人的活动,稍一不注意,还容易伤口二次撕裂。

想要好得快,就必须坐几天轮椅。

小护士走后,我们俩又一直沉默。

最后,我先受不了,开口戏谑:「等你回去,A 大歌神坐轮椅的消息,就要在论坛贴吧微信群里传开了呢。」

陈默眼睫掀了掀,没接我这茬,但顿了两秒,他把床头上的挎包拉过来,一手伸进去。

他问我:「你都不好奇,我买了什么吗?」

我好奇,但我装得不好奇。

「哦,你能买什么啊,无非就是电子产品呗。」

陈默摇头:「不是。」

不是?

我的好奇被他推到了天花板:「不是电子产品,那是什么?」

「你不猜一下吗?」

「我不想猜。陆洋说了,你这人不想让别人知道的,别人就算想破头,都不可能……」

不等我把话说完,陈默那只藏在包里的手就抽了出来。

好像不想听我说陆洋似的。

随着他手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个墨蓝色丝绒礼盒。

「给你的。」

说着,陈默伸手递上来。

我有点懵,本能地接过来,然后打开一看……

我当场就愣住了。

满身的汗毛都激动地立了起来。

项链?

暑假前,我强拉他陪我逛街时,随口夸过好看的一条项链?

他累死累活打工,难道为的就是……

给我买这条项链?

十九岁的我惊讶过后,脑袋里那个从六年后穿回来的,二十五岁的我也震惊了。

因为这条项链……

是他在未来跟我结婚时,送我的结婚礼物!

也就是说……

如果没有那场意外穿越,那么原剧本可能就是这么写的……

陈默打算在暑假打工赚钱,买项链给我惊喜,但我却觉得他不喜欢我,不在乎我,向他提出了分手。

然后我一直憋着劲不和他来往,他的项链也一直没找到机会送出手。

直到毕业后的同学聚会,我们两个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还奉子成了婚,他这才找到了送项链给我的正式理由。

只不过,那时候的我,早已把逛街时说过它好看的事给忘了……

「陈默……」

开口就飙出哭腔,我瘪着嘴极力克制,可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所以,你是喜欢我的?」

陈默这回没有沉默,他唇角勾起一丝无奈和歉意,伸过手帮我抹泪。

「我喜欢你,喜欢到了我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地步。」

「那天你把送我的情侣挂件拽掉的时候,我都还没有意识到。但看你摔下楼梯,看你昏迷了一整个暑假,看你醒来后只对陆洋好……我这才迟钝地反应过来。」

「之前,我计划打工买项链,是想回报你对我的喜欢,但现在,我送你,是要表达我对你的喜欢。」

「夏夏,我可能比较异类,别人对我的好与不好,作用到我身上后,感觉都非常轻,这就让我对自己的感情产生了一种误解,觉得自己不会特别喜欢一个人,也不会特别讨厌一个人。」

「可是,当我觉得你是真要离开我,不要我了的时候,我心里很难受,甚至开始讨厌我自己。如果不是我一直都对你那么冷淡,那你也不会因为伤心而离开……」

「夏夏,我知道错了。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像你对我那样,对你好?」

呜呜呜!

你说呢?

你的心意,我现在比你自己都清楚!

怎么可能不答应?

礼盒重新塞给他,我把身子往前一倾:「别废话了,还不快给我戴……」

唔……

不好意思,最后一个字,被饿了的陈默吃掉了~

12

我和陈默复合了。

学校里全是我阮世美浪女回头金不换的传说。

陈默那些小心眼儿追求者们,觉得自己被骗了,纷纷让我退还考研学习资料。

哼,退就退!

我现在都有人形辅导材料了,谁还稀罕她们那些没有温度的纸书?

「来~默默。」

我不拿自己当外人的,侧卧在陈默家的沙发上,伸手拍拍旁边的空位。

陈默爸妈今天都不在家,说是要加班。

但我觉得,他们是知道我要来找陈默一起学习,才主动加班的。

唉,有这么懂事的公公婆婆,我压力真的好大。

感觉今天要是不干点什么,那都有点对不住他们二老呢。

「来嘛,默默,你在屋里磨叽什么呢?」

我把大鸡毛都唤过来了,陈默却还没从卧室里出来。

我不耐烦了,翻身下地,做贼似的,蹑手蹑脚朝他房门口走去。

半掩的房门内,陈默正在背对我,弯身找书。

当他察觉我已经进屋时,我已经悄悄地来到他身后,突然伸出双手,将他推倒在旁边的双人床上。

「哼哼哼,你磨磨唧唧不出来,是不是就想引诱我进来?」

「好吧,该死的性感男人,你得逞了!」

我摩拳擦掌,笑得像只魔鬼,居高临下地睨着他:「让我想想,先从哪里下手好呢?」

有了穿越后的经验,我对他的身体,那可是了解得不能再了解了。

我最后能不能考研成功,我不知道。

但能不能让他一秒就失去理智,那我可就非常自信了。

「……别闹。」

陈默耳廓泛红,嗓音也跟着一起低沉沙哑起来。

我略略得意:「吹个耳朵而已,这就受不了了?我还有好多招没用呢。」

一听这话,陈默的脸色由红转黑。

他强行拉我一起坐起来,老师训话似的,一脸严厉:「你从哪学会那么多招的?」

回忆自己以后的婚后生活,我条件反射的腰酸腿软,不由对他生出一丝埋怨。

「跟一个人面兽心的人学的。」

陈默对这个回答很是不满,眼睛微眯,透出一丢丢危险的气息。

「阮夏,我是很认真地在问你。」

我撇撇嘴:「我也是很认真地在回答啊。就是一个人面兽心的人教我的。」

「是谁?」

陈默生气了,而我却觉得好好笑。

他竟然在吃自己的醋!

啧啧啧,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不过,就算他吃醋的样子很可爱,那我也不会把我穿越的秘密告诉他。

就让他一直和自己吃醋玩吧!

— 完 —

备案号:YX01GP4A1Vb1a8dDG

编辑于 2022-05-05 14:13 · 禁止转载

您的会员即将到期

还剩 7 天到期,最低 9/月续费免费参与千场课程

立即续费

点击查看下一节

番外一:暗恋

赞同 272

目录
27 评论

分享

长相思:红妆十里

玉米晓夫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