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三星家族的诅咒:一场不见硝烟的血腥「夺嫡大战」

所属系列:财阀秘史:他们的财富,影响了历史

三星家族的诅咒:一场不见硝烟的血腥「夺嫡大战」

财阀秘史:他们的财富,影响了历史

韩国人一生都离不开三星,这曾经还是一句充满褒义的形容。

但不知什么时候,三星成了「血汗工厂」的代名词。

创始人和二代掌权人,一个变成了大发战争财的「红顶商人」,另一个变成了犯罪都能被特赦的韩国「地下总统」。

或许从 40 多年前,那场「夺嫡大战」开始,就注定三星集团,躲得过枪林弹雨,却难逃手足厮杀。

也或许,其蓬勃发展的背面,本就是掩盖不了的肮脏与阴暗。

1.创业之神?

加载中…
1938 年,「三星商会」成立,这是老李(李秉喆)的第二次创业。

在老李晚年的时候,日本作家山崎胜彦曾为他著书立传,写了一本名为《创业之神:三星创始人李秉喆传》的书。

作者号称掌握一手资料,极为详细地讲述了李秉喆跌宕起伏的创业经历。

跌宕起伏是真的,但这当中总是包含着一些虚虚实实的东西,不能尽信。

老李生在朝鲜日据时代,16 岁结婚,20 岁留洋,26 岁初次创业。

虽然初次创业最终因日军侵华导致资金链断裂。但前期的积累,也让老李有了足够的翻身资本。

短短两年,老李的二次创业就大获成功。

从 1938 年到 1941 年,三年期间,「三星商会」不断扩张,从进出口贸易,到酿造业。

但伴随着太平洋战争的开始,这一切几乎化为乌有。

为了维持战争带来的巨大开销,作为日本殖民地的朝鲜被日军大肆盘剥。

生意做不下去,老李回到老家避祸,并开始了漫长的等待期。直到「二战」的结束,世界逐渐恢复秩序,经济开始复苏。

老李的第三次创业开始了。

而这一次,「三星商会」真正地搭上了时代的巨轮,踏上了累积财富的快车道。

老李是个精明的商人,乡绅家族的出身也为他带来了更多别人无法拥有的人脉。

彼时,出身朝鲜独立协会的李承晚归国,一跃成了韩国第一届总统。

借由父亲与李承晚过去的同僚情谊以及手中大量的财富,老李摇身成了依附于李承晚政权的「红顶商人」。

在过去的种种经历中,老李明白了一条真理。

「掌握权力,才是保障财富的唯一途径。」

有关于这一点,老李的后代子孙也是完美地承袭了下来,并将之「发扬光大」。

总之,与李承晚政府的合作,让三星第一次尝到了政商联合的绝妙滋味。

这一年,「三星商会」成了「三星物产公司」。

直到 1950 年,因为朝鲜战争的爆发,老李再度破产。

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的破产,是可预料的、有计划的。

老李掏空自己支持李承晚,此后宣布破产另起炉灶。

仅仅一年,凭借着与李承晚政权的亲密关系,完成了三亿变六十亿的投资神话,资金增长量高达 20 倍。

自此,他成了韩国的「创业之神」。

而就在老李登顶神坛,风光无限的时候,李氏一族的争斗,也初现端倪……

2.孤独少年?

老李共有 4 子 6 女。

其中,3 子 5 女是与原配妻子朴杜乙所生。与情人所生的一子一女,皆被留在了日本安家置产,并不具备「三星集团」的继承权。

而能够影响三星集团未来发展走向的三个「嫡亲儿子」,如图所示。

加载中…
废李,是老李的长子李孟熙,作为三星集团二代目继承人,因最终被废黜太子身份而得此名。(以下简称「老大」)

炮灰李,是老李的次子李昌熙,作为太子磨刀石,他是个哪怕「替父坐牢」也没能争到「皇位」的真正意义上的炮灰。(以下简称「老二」)

孤独李,则是老李的幼子李健熙,三星二代的最终掌权人。至于这个代称,则源于他的自传书《李健熙:从孤独少年到三星帝国引领者》。(以下简称「老三」)

当然,从老李虚虚实实的自传中,我们就可以合理推测老三的自传,同样是真真假假。

毕竟无数的历史曾向我们证明,一个天真的、纯粹的人,很难在充满刀光剑影的夺嫡之争中取胜。

要知道,作为幼子,老三原本是丝毫不具备继承三星集团的资格的。

李家是一个十分传统的乡绅家族,老李的祖父是当地颇有名望的大儒。也正因此,李氏一族深受儒家思想的熏陶。

长幼有序,家产传嫡长是一件约定俗成的事情。

相比于从小被十分精心教养的老大,和还算被用心培养的老二。少年时期的老三,可以说是完全被「放弃」的存在。

他是一个「透明人」。「木鸡」是他的绰号。

老三出生在太平洋战争的第二年,这时的老李正深陷破产的困境中。整个李家的氛围十分低迷、沉闷。

父亲为了生意奔走,母亲要照顾一家 7 个孩子。

刚刚断奶的老三,因父母无暇照顾被送往乡下,直到六岁才重回家中……

而这个时候,老大与老二已然开始了明争暗斗。当然,这是由老二单方面发起的。

作为家中老二,他从不遮掩对老大的羡慕与嫉妒。尤其到了青春期,这种挑衅更是常事。

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老三变得越发内向,敏感。

他越来越沉默,总是自己待在房间里,与这个家格格不入。

「真让人头痛,这孩子未来究竟能做什么?总之是无法成为一个企业家就是了……」老李偶尔会为小儿子的前途担忧,但这种担忧的背后却隐藏着对老三的极度唱衰。

其实这是一种毫无理由的偏见,源于老李对老大的偏爱。

作为整个李氏一族中学历最高的人,老大一路读到博士,门门成绩优异。他的光芒早已遮盖了一切,其他人是否优秀,对老李来说并不重要。

但他似乎忘了,一个生长在这样的大家族中,日日经受金钱与权利熏陶的人,他的沉默往往不是真正的沉默,而是一种隐忍。

这样的人,在获得了足够的成长空间后,会变得极为恐怖。

而事实上,也正是这种偏见让老李一度陷入困窘当中。

3.兵不血刃

伴随着李承晚政权的坍塌,朴正熙成了韩国第二任总统。

加载中…
作为前总统亲信的「三星集团」遭遇了朴正熙政权的猛烈打压。而这场突如其来的危机,也同样带来了一场千载难逢的机遇。

刚开始,老李为了保住自身和「三星集团」,的确掏空了大半家底,用来缓和与朴正熙之间的关系。

而这份讨好,很快就得到了「回报」。

借由朴正熙政权,「三星集团」继续开始了自己从轻工业到重化工业的转型之路。

1964 年 8 月,韩国化肥工业株式会社落成。而这一年,老李已经 54 岁了。

「创业之神」的老去,必然带来一场血雨腥风,而这一天,来得很快。

一年后,老大与老二陆续学成归国,被老李安排进入化肥厂参与经营管理。

而 11 岁便被以「独立」之名送往日本求学的老三,却在结束了早稻田大学的学业后,又被父亲继续派往美国进行深造。

这样的安排,显然已经传达出了一些信号。

老大的继承人身份无人能够撼动,老二被放在了辅佐、磨砺老大的位置上,至于老三,读书也好,享乐也罢,并不重要。

兄弟之间矛盾的爆发,发生在了老大与老二进驻化肥厂的一年后。

这一年的时间里,作为「太子」的老大频频试图对父亲的经营模式进行改革。

顶着「太子」头衔,他太需要证明自己的能力,获得周围人的肯定了。

刚一开始,老李对他也是充满信心的。但事实上,老大在经营上毫无天赋,他的无能,让老李失望透顶……

「太子」庸弱,相比于刀光剑影的商场,他似乎更适合待在纯白的象牙塔中。

而此时,作为磨刀石的老二却异军突起,展露出了惊人的商业头脑。

无能的「太子」与强干的「藩王」成了明晃晃的对照组。

有人恐惧嫉恨,有人野心勃勃。

1966 年,老三提前结束了乔治华盛顿大学的课程,手握硕士学位归国。而此时的李家,早已是风声鹤唳。

老大与老二之间的争斗已经进入到白热化,本就淡漠的家庭关系如今更是夹杂上了仇怨。

老大怨二弟锋芒毕露,处处与自己作对,争夺话语权。老二恨大哥平庸无能,却坐拥继承人的位置……

而让二人更怨愤,则是老李的默不作声。

尤其是老大。

「既然我才是三星集团的继承人,又为什么要让老二与我争,与我斗?」

「难道父亲真的想让他继承家业?」

再看老三老三从国外回流,为了避开家族纷争而跑去做播音员,每天在广播里宣传着三星前景和老李的丰功伟绩。

相较于斗得如火如荼的老大、老二,老三突然之间成了一股清流。

在多年后,老李终于稍稍将目光落在了自己这个「木鸡」小儿子身上。

这一刻,老三成为了日渐衰老的「创业之神」心中的一道慰藉。

他时常陪伴在老李身边,每天为老李读报,陪老李散步闲聊。

他从不多言,像是这场豪门之争中的局外人。

他不争不抢,「无能」地十分贴心。

他的沉默,他的忍让,使他安全。

不论是老大还是老二,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而这份「无能」所带来的好处,又何止是「安全」而已?

老三逐渐成了大哥、二哥探听老李口风的中间人。

「今天?今天父亲心情很好,说是化肥厂开始拓展海外市场了。」

「父亲刚刚还夸了二哥……和大哥你。」

「大哥?你的脸色为什么这么难看?」

老大的脸色必然是难看的,因为这些让父亲赞不绝口的成绩,大多都来自自己的二弟。

老三冷眼看着身周发生的一切,小心翼翼探出触角。在暗中观察着被他那些反复推敲、排演的回答,一次次刺痛的长兄。

而与此同时,他也会在「不经意」间,影响着老李的判断。

「父亲,大哥好像又遇到难处了。」

「听说是和化肥厂的高层,产生了经营上的分歧。」

「父亲,大哥、二哥也都是为了您,要是他们都像我这样无能,李氏一族岂不是要彻底没落了?」

看着努力哄自己开心的幼子,老李对长子、次子的厌烦更胜。

终于,伴随着老二被安排执掌化肥厂,老大正式开始被边缘化。掩盖在怨恨与愤怒之上的遮羞布,彻底被撕扯开来。

1966 年,化肥厂仓库走私的二十吨 OTSA 原料,被秘密运往第一制糖。而在运转途中,这批货物被釜山海关截获。

这原本是一件可以用钱打发的小事,但最终却因老大的举报,变得无法收场……

老大亲自上门,向总统朴正熙举报三星集团长期以进口建筑材料为名走私糖精原料。

虽然,走私糖精原料是老李与朴正熙之间不宣于口的秘密合作,朴正熙也因此拿到了大笔的政治资金。

但既然有人递刀,又为什么不顺势而为,狠狠地遏制一下这些疯狂敛财、逐渐壮大的财阀呢?

这是一场由老大主导的「逼宫」,显然他已经接近成功了。

老李面临入狱,三星岌岌可危。

不久后,老李引咎辞职,而他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牢狱之灾。一夕之间,「创业之神」脸上的皱纹似乎都更深了一些。

「父亲,这一次就由我代您去吧。」

老二揽下了所有责任,代替老李入狱。

妻子和儿子对他的做法万分不解。但想到小弟的话,老二又觉得是妻儿目光短浅。

「大哥这次真是伤透了父亲的心,我只恨自己从未在集团内任职,否则定代他去坐牢……」

正是小弟的这番话让老二下定决心代父坐牢。

一则,现如今大哥已经是秋后蚂蚱,风光不了几日,自己风头正盛,不如以退为进。

二则,这样的举动也能在父亲面前刷刷好感,日后走出监狱,继承人的位置必然是自己的囊中物。

眼看着大哥败局已定,二哥锒铛入狱。默默在背后操控着一切的老三,走到了父亲的身边,继续拿起报纸读了起来。

他依旧是父亲身边最贴心的儿子,但此后,他不会再是无能的儿子了。

隐忍二十载,一朝兵不血刃。

4.继承人

从走私案开始,到次子顶罪,原本精神矍铄的「创业之神」在接连的打击下,显露出从未有过的老态。

但即便如此,只要是猛兽就一定有着尖锐的獠牙。

他只是在等待时机。

长子如今执掌三星,但老李心中明白,用不了多久,长子的无能便会暴露,甚至给三星带来危机。到时候,自然会有董事会成员将其赶下台。

没错,在老李心中,长子此刻已经永久地失去了继承人的位置了。

他可以容忍长子的无能,却不能容忍长子的愚蠢。他能容忍次子的野心,却不能容忍次子毫无底线的推波助澜。

环视四周,老李颓然地发觉自己身边几乎空无一人。只剩下了一个「无能」的幺子。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老李逐渐发觉幺子的「无能」似乎并非真正的「无能」。他对商业似乎有着天然的敏锐?

在每日的读报中,老李的每一个提问,老三都能从容对答。

老李终于开始重新考虑幺子的位置。

隐忍多年的老三,也终于开始在父亲面前稍稍展露出了自己的锋芒……

而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老大的无能确实没让老李「等太久」。

为了稳固地位,初掌三星的老大开始大刀阔斧地「改革」。而这场改革的目的,不在如何经营扩大公司,反而是一次声势浩大的清扫。

老李的亲信被排挤、剪除,公司内部人人自危。

仅仅半年的时间,公司效益就下跌了百分之五十。

而老大的上位本就背负着以子告父,不忠不孝的声名。加之能力上的天然不足,他最终还是败在了自己的手上。

在股东的联合要求下,老李重新执掌三星。

加载中…
回到三星掌门人的位置,老李并没有急着完全架空长子。三星需要一段时间的稳定来恢复大伤的元气……同时,也需要等待一个新的继承人成长起来……

此时的老大竟还天真地以为,父亲会不计前嫌,与自己一如过去。

不久后,老三开始正式涉足家族产业。不过秉持着一直以来的小心谨慎,他拒绝了父亲安排的职务,从公司基层做起。

也正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老三一旧显得那样的默默无闻,丝毫没有引起兄长以及其他股东的注意。

等所有人意识到时,老三早已不再「孤独」,他不再是当年那个「木鸡」。那张平静的面孔下,只剩下李家男人渗透骨髓的勃勃野心。

1973 年夏日的一个普通的午后,老大被叫到老李身边。

「我知道,这些年来你的身上有许多的头衔,忙的时候也没有时间陪陪妻儿。」

多年来,陷入冰点的父子关系伴随着老李的话竟有了回暖的趋势。老大诚惶诚恐,看着老父,心中涌现一阵柔软的感动。

「父亲,我做得不够好。」

而就在老大深陷这份来之不易的父子温情时,父亲的下一句话,却彻底将他打入了深渊。

「既然知道自己做得不够好,那就去做一些自己能够做好的事情吧。」

这一刻,「老大」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老大」。

此刻他才恍然明白,不论是在这个家还是在三星集团,早已没有了他的一席之地……

但这一切又能怪谁呢?怪冷漠无情的父亲?还是怪虎视眈眈的弟弟?抑或是怪那个愚不可及的自己?

伴随着初代「太子」的谢幕,老三终于走到人前。

这个从小最不被看好的李家幼子,有着最深沉的心机,最狠辣的手段。终于,他兵不血刃,杀出了一条晋升之路。

但即便已经风光无限,老三依旧保持着他的警惕。他明白,自己还有一个必须闯过的难关,一个必须剪除的敌人——那个被自己称作二哥的男人。

在老二出狱的当日,由已经被内定为三星接班人的老三亲自将其接回。

一路上,老三一如往常般平静,兄弟二人闲话家常,表面上竟像是真的有了那么一丝兄弟情谊。

「二哥,其实我挺佩服你的。如果换作是我,真的未必会做到像你一样。」

老二听着弟弟的话,心中忍不住窃喜。

他坚信再也没有人能够撼动自己继承人的位置。直到他发觉家族与集团中早已天翻地覆,这才明白杀人诛心,不过如此。

「李昌熙(老二),看看如今的家里,是不是觉得当初用坐牢博取父亲重视的自己像个跳梁小丑?」

兄长的讥讽声萦绕在耳。

老二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他争了一辈子,斗了一辈子,最后却还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炮灰。

他不住地回想着弟弟曾经说过的每一句话,越想越怒,越想越恨。

「大哥这次真是伤透了父亲的心,我只恨自己从未在集团内任职,否则定代替他去坐牢……」

「二哥,其实我挺佩服你的。如果换作是我,真的未必会做到像你一样。」

这一切都是弟弟的诡计,而他却为此赔上了自己的人生。

老二开始不断在集团内与弟弟产生摩擦,就如同当年他与老大一般。

而同样一如当年的,是父亲的态度。

显然,现如今不论是在哪个方面,老李都更偏爱幺子。即使许多时候,两兄弟的争执来源于老三的刻意激怒。

老二的不平与怨愤几乎要喷涌而出,明明自己才是那个愿意为父亲,为「三星」付出一切的人,到头来却一场空。

他决定用复仇来夺回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一切。

此后,老二开始收集父亲向海外转移巨额资产的罪证,决心复刻当年大哥以子告父的「壮举」。

在他看来,这是一条必胜的计策。

如果弟弟不肯代替父亲坐牢,那势必会减损他在父亲心中孝顺的形象,也更能衬托当年的自己。

而如果弟弟肯代父亲坐牢,自己便能顺势上位,等他出狱时,就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老二沉寂了下来,秘密开始了自己的布局。

也许这真的本应是一场必胜之局,但谁又能想到那份举报材料不过是在朴正熙的书桌上放了一时半刻,就被交还到了老李的手中。

一切都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一个人从盛怒的情绪中,突然冷静下来。隐忍多年的老三又怎么会不明白其中透露的讯号?

当察觉二哥要开始猛烈反扑时,他早已做好了所有的应对之策。尤其是当年,由老大一手主导的大戏,更是被整个李氏一族所忌讳。

为了不重蹈覆辙,这些年来三星集团和朴正熙的利益勾连越发稳固。

就连老二透露给媒体的相关资料,也在金钱和权利的运作下,变成了「李秉喆将资金移至海外,暗中购回了韩国流失文物」的新闻。

接连遭受长子、次子的背叛,如渐衰老的猛兽终于展露出他最后的冷血。

老李亲手将次子关入精神病院,最后甚至将其驱赶到美国。

而作为次子「榜样」的长子,更是在老三的挑拨下,被老李怀疑为操纵事件的主谋,推波助澜的元凶。

时至今日,老李对长子早已失望透顶、厌恶至极。

1978 年,老三成了三星物产株式会社副会长。九年的时间,他一路坐到了三星集团副会长的位置上。

但即便如今的老三已经一人之下,却依旧保持着谦卑与谨慎。

他时刻谨记,自己的成败始终掌握在父亲手中,万人之上,却始终在一人之下。

他在等,等苍老的「创业之神」彻底倒下。

回想一生,老李未必不明白长子的压力,次子的不平,以及幼子的深沉心机。但人生就是这样。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如今的地步。

再也没有什么可挽回,可后悔的了。

无法原谅的依旧无法原谅,不能释怀的依旧不能释怀。

到了这个年纪,就连老李这样精明了一生的人,也最终选择了难得糊涂。

1987 年,老李去世。

虽然明面上,长子没有分得任何遗产,但老李却将三星旗下的第一制糖公司,以及三星保险的部分股权分给了长子的妻子儿女。这也就是他对长子最后的优待了。

而老二依旧是那个倒霉的炮灰,一家不起眼的化纤公司,成了父亲对他最后的情分。

幺子老三在父亲过世的当天,就直接继任了三星集团会长。

而自此长眠的老李,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切的争斗,并没有伴随着自己的离世而结束……

就如同他无法亲眼见证三星在幺子的手中崛起一样,他也同样无法亲眼看见自己的后代子孙,生在和平年代,却最终或死或困于权利与金钱的漩涡之中。

5.人生七苦

在老三带领三星进军半导体,一路发展成为掌控整个韩国经济命脉的巨大财阀时,老二却在郁郁中离世。

老二死于父亲去世的第四年。

这四年的每一天都深深地折磨着他。父亲的冷漠,兄弟的无情,还有自己那一塌糊涂的令人绝望的人生。

死亡,反倒是另一种解脱。

而老二的悲剧人生,就像诅咒一般,延续到了他的儿子身上。

在他去世后,第一化纤由其两个儿子继承,并改名为世韩集团。

1995 年,世韩集团正式脱离三星,与「新韩媒体」合并。

金融危机爆发后,新韩媒体的经营陷入困难。濒临崩溃的两兄弟几次向叔叔老三求援。但他只是冷眼旁观,直至新韩媒体破产。

最终,老二的两个儿子,一个从公寓楼上一跃而下。另一个也在 2022 年意外离世,死因不明。

而老大的生活,相较于二弟要好上许多。

虽然因为三星集团的挤压,老大本人不得不离开韩国。但那份雄厚的遗产却得以延续并发展了起来。

老大的儿女带着第一制糖脱离三星,成了如今的 CJ 集团。

而同样被延续的,还有仇怨。

在三星集团的推波助澜下,老大的儿子被人举报入狱。为了报复,他也将老三告上法庭,索要 7000 亿韩元的遗产。

当然,最终的结局一如当年,以老三的胜利而告终。

三星这座庞然大物,早已成为了不可撼动的存在。

2012 年,老大被确诊患上肺癌,此后的几年他一直辗转接受治疗,最后在北京定居。

到死,他都没有再回韩国。

而老三,他确实是个商业奇才。

加载中…
是他带领着三星走上巅峰。甚至在新的格局开始后,彻底扭转了财阀与政府之间的关系。

他成为凌驾于政权的存在,成了韩国的「地下总统」。但伴随权力地位的疯长,同样疯长还有他的冷漠。

他操控着整个韩国的经济命脉,操控着社会舆论,操控着身边一切的人事物。

行贿、非法转让经营权、逃税,一幢幢罪名在金钱与权力的碾压下不了了之。

他是全球范围内,唯一一个两次被总统特赦的商人。

2005 年,老三最宠爱的小女儿李尹馨,因为不堪父亲的控制,吊死在了自己位于纽约的豪华公寓里。

加载中…
李尹馨的葬礼上,作为父亲的老三却从始至终未曾露面。

2020 年 10 月,老三因病去世。

而他留下的,也只剩下「一代传奇企业家」「韩国地下总统」这样一堆冰冷的称号。

6.楚门的世界

实际上,在老三去世的前几年,三星就已经开始不间断地爆出丑闻。

从将员工当成一次性工具,隐瞒半导体工厂有害化学物质,致超过两百人患上淋巴癌、血癌、白血病……

到 74 岁的老三被曝招嫖,面目猥琐丑陋……

这些丑闻虽然被曝光,但最终也都在钱权的力量下消减了热度。

直到 2016 年,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因「亲信门」接受调查。时任三星集团掌门人的三代继承者李在镕因行贿 2.7 亿,被判监禁 2 年零 6 个月。

舆论终于开始爆发。

巧合的是,50 年前,朴正熙将老二送入大牢。50 年后,朴正熙的女儿亲自拖着老三的儿子一起走进监狱。

李家三代人,似乎都与监狱有着别样的缘分。

但财阀终究是财阀,「钞能力」让李在镕在不断上诉的过程中减缓刑罚。从五年,到两年,最后变成了 207 天。

假释出狱那天,李在镕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监狱。

他鞠躬道歉:「很抱歉令国民担心,认真听取了大家对我的担忧、责难和期待。我会努力的。」

这是一场拙劣地表演,这是特权阶级对普罗大众的愚弄。

就如同 2020 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寄生虫》的制片人受邀上台致辞。

加载中…
这个被人簇拥着上台,风光无限的女人,正是 CJ 集团的娱乐媒体板块负责人,也是老大的女儿。

韩国的财阀似乎对这套「我骂我自己」的操作乐此不疲,甚至故意将财阀丑陋的一面搬上荧幕,讨好着收割观众的赞誉。

这是一个楚门的世界,我们看到的真实只占这世界的百分之一。而真相掌握在拥有大多数钱与权的少数人手中。

备案号:YXX1ZdjxGp5HjwP30aukae5

编辑于 2022-08-30 14:32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上流社会的下流事:权贵手下的韩娱牧场

赞同 110

目录
7 评论

财阀秘史:他们的财富,影响了历史

密室里的喵君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