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莲花珍珠

所属系列:春闺梦:我寄人间雪满头

更多盐选专栏请登录:www.qidianyw.com阅读

莲花珍珠

春闺梦:我寄人间雪满头

我及笄那天,雪下得很大,未婚夫说要退婚。

当然,这不是他亲口说的。

因为他已经死了。

1.

雪厚难行,未婚夫家里的人还是来了一趟,与我家细细说明了此事。

我大概听明白了,我的未婚夫,凌尔三,十八岁,在经商路上意外坠河,掉进冰窟,死了。

长辈们在前边商议此事,此事倒也不难,只要将聘礼退还回去便可了结。

我从未见过他,只是当日隔着屏风隐隐约约地窥探过。

他发现我在纱制的屏风后头探头探脑的身形,也不恼,将腰间的一个香包解了,托我丫鬟递给我。

「你我二人今日订婚,互相交换物件也不算唐突,望张小姐惠存,凌某待小姐及笄之后定来迎娶。」他的声音真好听。

我摸着还有点体温的小香包,不知怎的红了脸,慌忙跑开了。

我的一枚小小的蝴蝶玉佩也掉在了地上……

姐妹们都说凌家只得一个公子,他也是极好的人,我与他定亲真是有福气。

这样好的人,怎么死了呢?

「我不同意!」我顶着有点散的发髻,站在两家长辈面前,颇有点贞洁烈女的样子。

长辈们停下言语,楞楞地看着我,等缓过神来,自是一番好言相劝。

连凌家人都劝我,日子还长,要以长远为计。

「那……让我去看看他。」

他们对这个怪要求显然有点吃惊,然后我被两个强壮的老妈子夹住,「送」出了厅。

经这一番,我也知道了,凌尔三是横死的,又没有子嗣,是进不得凌家祖坟的,另找了地方安葬,具体在哪儿,我就不知道了。

凌家做香粉生意,生意做得红火。

大公子凌尔三也争气,会走路就跟着干活,不到十岁就跟着父亲外出经商。

本县和隔壁各县无人不知凌记香粉铺子。

这样能干的人,死后竟然连祖宗祠堂都进不去,只得匆匆下葬。

2.

母亲和二姐姐看我不痛快,怕我憋出病来,领着我去山上的清泉寺烧香。

清泉寺有些远,等我们烧完香出来,天色将暮,天上又开始飘起点点雪粒子。

二姐姐同母亲一辆车,我的车跟在后边。

忽然听到一阵散乱的声音,接着就是车夫的惊呼。

我忙探头去看,看到了丫鬟惊恐的神情,然后我就失去了平衡,头重重地砸在木板上。

大概是车架散了,木板伴着我飞了出来,不知道滚了几圈,终于停下来了。

天还是下着雪粒子,掉在我脸上凉凉的。

「安安!安安!」我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可是声音好远好远。

我感觉有水从额间淌下来,糊住了我的眼睛,然后便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等我醒来,天仍是暗的,让我弄不清我到底昏过去了多久,头痛欲裂。

我摸摸头,伤口竟然已经用帕子包好了,旁边还生了火,暖暖的。

「姑娘不要碰,刚上的药。」我听到一个声音说。

我一下警觉起来,用手撑着连连后退,扯到了我身上扭伤的部位。

我痛得龇牙咧嘴地说:「你是谁?给我上的什么药?!」

只见不远处坐着个男人,约摸二十岁的样子,面容俊朗,在火边烤手。

「姑娘腰间的香包,里面有药粉,可止血。」

我慌忙摸了摸香包,确实扁了点,「你不该动我的东西,这是我……」

我一时不知该如何称呼凌尔三,「这是我夫君给我的!」

母亲说男人最会骗人,尤其是长得好看的男人。

前些年,有些俊美的男人,名为贩卖针线首饰,实则采花,害了不少待嫁姑娘。

我若说我有夫君,他就会忌惮三分。

那个男人并没有生气,反而道歉:「小生冒犯了。这里路不好走,待姑娘好了,我送姑娘出去。」

我甩了甩胳膊,心想我得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家里人肯定正派人寻我呢。

「告辞!告辞!」我大概认了认方向,一瘸一拐地走了。

3.

这里有好多墓碑、坟包,让人觉得阴森森的,本就不明晰的路上还横着压断的树枝。

我借着雪光,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当我第三次路过那个男人时,我崩溃了。

「大哥我错了!求你引路!」

我牵着他的衣角走着,他告诉我他叫张达,是做生意的人。

原来他也姓张。

一路上他说话不多,也没对我动手动脚,应该是个好人。

他个子高,但为了照顾我,还是小步缓行。

天蒙蒙亮,快走出这片该死的山林了,远远见到一所草庐,此时我身上又累又痛。

他说:「姑娘就在此歇息,小生去抱柴火来给你取暖。」说罢他转身出去了。

我一开始还充满警惕,可是实在是累极了,不一会儿便靠在草垛上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了好久,我醒来一看,日头已经偏西,柴火灭了大半。

屋里不见张达,我出门环顾四周,仍不见他。

「张达!张达!」我大喊,只惊起林中鸟群。

「这个骗子!」我恨恨地说。

好在最难走的路已经走完了,他说一路向前便有人家。

我咬咬牙,接下来的路怕是只能自己走了。

我身上没有大碍,但是扭伤不少,如今疼得更加厉害,加上夜色渐浓,我一个不小心,被一个老树根绊倒在地。

脚腕疼得起不来,我远远地看到,后边过来个身影。

我一时起不来,就往树根后缩了缩。只见来人形色匆匆,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什么,走近了,才发现他正是张达。

4.

见到张达我感到十分欣喜,嘴上却抱怨:「张达,你怎么才来?我以为你死外边了!」

他表情一滞,仍温柔地安抚道:「小生有事出去了,没想到姑娘先醒了。」

他看到我坐在地上,「姑娘似乎受伤了。」

「亏你还知道,快拉我起来!」

他的手纤瘦但有力,凉得如井水浸润过的玉,为我上药时也是冰冰凉凉的。

我看着小香包又扁了点,不由得心疼,「够啦,够啦,少放点!」

「姑娘的伤要紧,这点药粉虽然价贵,仍可再得的。」

「你懂个屁!」这是凌尔三唯一留给我的东西了。

他不再说话,仔细地给我包扎。

我低头看着张达,月光雪色映在他脸上。

他的睫毛真长呀,他不像是个生意人,仿佛更像是个读书人。

「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以后叫我安安吧!」

「直呼姑娘闺名,只怕……」

「你只管叫吧!」

「好,安安。」

因为我脚受伤不便走路,张达背着我走了好久。

晃晃悠悠的,想到了我母亲和二姐姐,我坠下悬崖大概有两天了,她们一定急坏了。

眼泪「啪嗒啪嗒」滴在他的脖领上,他慌了神,「安安你怎么了?」

「求你,你答应我的,一定要带我回家。」我哭得抽抽搭搭。

「小生是生意人,最守信,从来都是言出必行。」

长夜无聊,我和他说了好多家里的事。

我讲从前二姐姐把我用胭脂抹成小花猫,被母亲狠狠教训了一顿;讲到我家做珍珠生意,十年前的一场酒局上,爹爹稀里糊涂给我和做脂粉生意的凌家结了亲;讲到那个小香包……

「你说这个人也真奇怪,明明是家里的独苗大公子,却起了『零二三』这个怪名字……」

我又疼又发着烧,说着零零碎碎的话,他都静静听着,没嫌我烦。

5.

醒来时,我躺在一间破败的农舍里,床头放了几个果子。

外面日头正好,我迷迷糊糊地记得张达和我说,他傍晚便回来。

我抱着胳膊,安安静静地啃了几个果子,剩下的就给张达。

傍晚,大地刚笼上黑色,他果然回来了。

他手中抱着柴火,脸色很白,好像累坏了。

将柴火点上,瞬间热起来,我将果子推向他,「你也吃点。」

「我不饿,就不吃了。」

「张达,你做什么生意?」

「小生收古玩字画,常常行走于村野。」

「那你最近可有收到什么?」

「时运不济,未曾收到。」他低头抠手。

「家里一定急坏了,明日我们到镇上雇车走可好?你可有银钱?我到了家就让爹爹双倍还你。」

「我……我身上没有银钱,因为前些天……遭了抢。」他嗫嚅。

我觉得他有些可疑起来。

夜里我假装要睡,也哄了他睡觉。

待他闭上眼,我提着裙子小心翼翼地溜出门去。

「姑娘别走,此村荒废已久,野物横行……」

不知何时他竟然醒了,吓得我顾不得脚疼了,一头钻入黑夜中。

没想到,我没走多久就遇到了一群游荡的野狗。

它们闻见了人味,纷纷聚了过来。

「妈呀!」见到如鬼火般的眼睛,我吓得到处乱跑,身后狂吠不止。

我爬上了一棵歪脖子树,没想到野狗竟然跳起来咬我的裙带,我差点跌下去。

忽然火光撕开了黑夜的一道口子,一团火球掉进野狗群中,被烫到的野狗哀嚎,又是几道火光,吓得野狗群都散了。

我隐约看到了张达。

他举着火把匆匆跑到歪脖子树前,急切地问:「安安!你可有受伤?」

「没有,可是我下不来啦……」

脚腕好疼,我全身发抖。

张达花了好大力气,才帮我缓缓地挪了下来。

「张达,我不信你,你为什么还来找我?」

「不管安安信不信,小生是生意人,诚信为本,必然送姑娘到家。」

「天亮我们雇车走吧。」

「小生亏了钱,如今已是身无分文。」

爹爹说,做生意亏钱很正常,一朝金银满箱,一朝连箱子都赔进去,那是常有的事,张达可能是个倒霉的生意人。

6.

第二天,张达仍是一大早就出去收古玩。

我假扮成一个男子的模样,进了一家凌记香粉铺子。

张达告诉我,只要是同乡在外地遭了难,就可以去任何一家凌记香粉铺子,领一两车马银钱,未来还不还得上都不计较。

这传言我小时候便听过,当时以为是凌家打义气的招牌,没想到现在还在坚持,凌家的生意做得真不错。

「小的是宣定县人,如今做生意亏了钱,讨一两银钱回乡去。」我低头看着脚尖说,倒十分像个落魄的小商人。

那个掌柜一点儿都没怀疑我,将一两银钱放在了柜台上。

我接了银钱就要走,心想我得赶紧写一封书信托人带家里去。

「慢着。」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叫住了我。

「这位同乡,请里间一叙。」一个小厮跑出来恭恭敬敬地请我。

我收了他们的钱不敢推辞,只得硬着头皮进去。

里间真香呀,仿佛四季花卉都开在了屋里。

「你说你是做生意的,做的什么生意?」那个男人坐在几案后头,笑着问我。

「小的做……珍珠生意。」我怕露馅,只能说自己家的生意。

「如今的宣河珍珠一斛价几何?」

「唔……十两!」我用大声掩盖心虚。

「哈哈哈哈!」他突然笑起来,我心里发毛,「宣河珍珠哪有这样便宜的时候?!」

我深知自己露馅了,正要说明实情。

「你是前日张家失踪的小姐吧?」他呷了口茶缓缓说道。

我诧异地抬头,对上了他的眼睛,虽不如张达俊,但是身形挺拔,有松柏之姿。

「为何不说真实身份,还打扮成这副模样?」他看着我束了男子发髻,满脸抹了灰的样子。

「两家只是定亲,如今婚退了,我不该来凌家打扰。那一两银子定会还上。」

「铺子明早有上宣定县的车,我将你送去。」

「不不,大哥!请写一封书信带给我爹娘,告诉他们我如今平安,等我伤养好了再回去。」

那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我,仿佛我是从家偷跑出来的极其顽劣的小娘子,我怕他不信,给他看了看脚上绑的绷带。

他一笑,「好,你养好了再回去吧。这里不方便住,你去这条街的最东面,那儿有家客栈是凌家的产业。」

看起来这样严肃的人,竟然有温和的一面,我连忙弯腰道谢:「多谢大哥!多谢大哥!」

「我有名字,叫我凌尔诚好了。」

7.

我暂时不回家,是因为仍有事要做。

我等在一棵大槐树下,这是我和张达约定好的地方。

暮色降临,果然他匆匆地出现了。

「今日可有收获?」

「没……没有。」他的脸看上去很白,好像很累的样子。

「无妨,我带你去吃碗馄饨吧。」

「啊不不,小生不饿,此刻找个避风的地方歇一歇吧。」

我将遇到凌尔诚的事,和如今有客栈落脚和他说了一通:「我如今的钱也不多了,不够再订一间客房,我们住一起吧。」

张达显然有些慌张,「小生和安安同住,恐辱名节……」

「走吧。」我拉着张达的手,他的手还是冰凉的,但是他没有反抗,安安静静地被我拉着。

穿过街巷,穿过客栈大堂,同柜台后的老板打了声招呼,老板也没发问,今日独居的姑娘怎么带了个男子回来。

一路来到了房间,我掩上门。

张达的脸色不太好,他抱着胳膊,「安安,我冷……」

我怕他晕过去,忙叫跑腿的小厮拿来一个火盆,小厮将火盆端进房里,垂着眼,仿佛没看到房间里多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房间瞬间热了起来。

「凌尔三……」我看向他,「你是不是凌尔三?」

张达一愣,眼睛不敢看我,「我不知凌尔三是谁……」

「昨日见你烤火却没有影子我就怀疑你,你说你遭了抢,身无分文却衣着完好,没见过有如此善良的劫匪。今日只是路过算命摊子,大师就说我有阴气缠身,如此看来,你不是人!」

他低头不说话,火光映在他脸上,看不清表情。

过了好久好久,他说:「安安,不,姑娘,小生只想送姑娘出险境,若是觉得打扰了,小生从此告辞。」

8.

我瞬间觉得自己很过分,张达送我出树林,又帮我驱散野狗,实实在在是我的恩人。

我连忙安慰他:「我胡乱说的,都是从话本子里看来的。第一日我见你左肩上绣了一朵莲花,就知道你是凌家的。父亲说,凌记香粉铺是街头挑担子卖莲花香粉起家的,所以族人皆在左肩绣莲花,今日又见凌尔诚,果真如此,我便有此推论,你可别生气。」

「是,我是凌尔三。」他抬头。

虽然我心里早有推断,但当他承认的这一刻,我仍有些恍惚。

「我正月十三坠河而亡,我的魂魄尚在人间,是因为心愿未了。」他说的心愿大概是送我回家去。

我真不敢相信,我面前竟然实实在在坐着个鬼魂,人鬼情未了什么的,都是我偷偷看话本子才能看到的场景,关键这鬼还是我未婚夫。

「张达是你胡诌的名字?」

「是。」

「你白天能出现吗?」

「我终属阴魂,白天能出现,但是会折我神魄,所以晚上才现身。」

「你能吃东西吗?」

「能吃,但是五感俱损,是尝不出味道的。」他顿了顿,「如今眼睛也看不大分明,耳朵仍是好的。」

「别人看不见你,你昨日是如何用火帮我的?」

「我帮不上忙,只可以借一些外物之力相助。」

我问了这样多的问题,他都不嫌烦,一一回答我。

「如今想必父母已经取消了婚约,我送你的香包,里面的药粉是好的。你用完就把它扔了吧,更不要诨说是夫君送的了,有损安安清誉。」他的脸很白,离火盆这样近都没血色,真是如雪一样的人。

「你可知道,我当面反对了退婚?」

「安安是重诺之人,之前我们未曾见面,如今你见到了,小生一无是处。」

「你很好,凌尔三。」他在我心里从来都是个极好的人,若他没死,就更好了。

是夜,我絮絮叨叨地和他说了一夜的话,他也给我讲了好多经商道上的趣事。

9.

第二天,我去找凌尔诚。

这是他要求的,避免我跑了,每天都要来香粉铺子一次。

其实客栈是凌家的,我跑没跑他最清楚不过。

他正将梅花花瓣一片片收进坛子里,我帮他收了半天的花瓣。

谈天中我知道,他是凌尔三的堂弟,是做香粉胭脂的高手。

可在这里,男子的出路不是经商就是科举,其他皆是旁门左道。

凌尔诚不擅经商而擅制香粉,让凌家很头疼。

「他们觉得制香粉是雇人做的活计,可他们也忘了太爷就是制莲花香粉起家的,正是香粉制得好,后来才有这样大的生意。」凌尔诚看着坛子里的花瓣,眼里仿佛有星辰大海。

凌尔诚要我想待多久就待多久,钱不够花了可以来香粉铺子取,待厌了自然有人送我回去。昨日他还审问我,今日看来却是个细腻的人,大概凌家家风向来如此。

我一路走回去,路过了田记点心铺子,店里新上了糯雪饼,我最爱吃甜食,赶紧掏钱买了一包。

推门,凌尔三坐在榻上等我。

「安安你回来了!」他见我,扯出一个笑容。

「我买了糯雪饼呢,田记新上的,没吃过吧!」我向他展示手中的点心,突然想起他尝不出味道。

他不恼,笑着说:「确实没吃过。」

我们各拿了一块,「或许,安安能说说是什么味道吗?」

我咬了一口,饼又甜又糯。

我看向凌尔三,却说了假话:「田记的新品大不如前了,不好吃!」

我和他说了凌尔诚的事。

我也知道了,凌家子息单薄,他们俩年龄相仿,一起学做生意,而尔诚并不爱看账本,一看就脑袋疼,反而去玩弄工人们制的香粉,能蹲着看半天,被父亲好一顿打。

「虽说长辈不喜,但堂弟喜欢制香粉是好事,虽说凌记香粉现在生意红火,但没有新品出来,终是留不住客人的。」凌尔三说。

「他要我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还给我钱使,是个好人!」我忍不住夸他。

「或许安安心悦于堂弟……」

「闭嘴!闭嘴!我不爱听这样的话!」我竟然对凌尔三发了脾气。

未婚夫刚去世,我就因为管吃又管住而爱上旁人,这话听了我实在生气。

我背过身去「呜呜」地哭了,他见我难过,不再说话。

哭累了,我也迷迷糊糊睡着了,隐约听到了一声叹息,「安安,若我还在,定对你好千倍、万倍……」

10.

凌尔三到了白天就躲起来,我每日按凌尔诚的要求去找他一次。

他说,他小时候最讨厌凌尔三,正是因为这个有经商天赋的堂兄,才显得他愚蠢,不成大器。

而后来凌尔三一次经商回来后告诉他,他制的香粉卖了好价钱,不仅将钱拿了一部分给他,还鼓励他继续制粉。

「尤其是我两年前制的药粉,那才叫好,不仅养颜美白,因粉中添了草药,还有止血之效。」他仿佛在讲述一件至宝,满脸自豪。

「可是这件?」我拿着凌尔三给我的小香包给他看,「我撞伤了头,扭伤了脚,用了它就好多了。」

因为这包药粉,凌尔诚视我为知音,晚上非要留我共同饮酒。

我不好说客栈有尔三在等我,原想浅饮一杯就走,没想不胜酒力,脑袋晕乎乎的。

只记得凌尔诚重重地拍着我的肩,畅快地笑着,「好兄弟!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

天蒙蒙亮,我在香粉铺子的偏房醒来,「来人呀,来人呀。」

一个洒扫的老妈妈进来。

「我昨天怎么了?」

「小姐喝多了,就在铺子里宿了一夜,主人为避嫌,已经出去了。」

我突然想到凌尔三大概还在等我呢,我忙披好外衣,冲出了房间,「告辞!我明日再来!」

来到客栈,火盆已经熄灭了,大概是小厮看房中无人,就没有续上。

「好冷……」只见凌尔三躺倒在地上,脆弱得随时要碎了一般。

我忙冲出去叫人点上火盆,房里热起来,他却仍不见好。

「对不起,我知道你怕冷,不该离开这么久。」我心里无限后悔。

「不妨事,我本是魂魄,离世越久,损耗也就越多。」他仍是笑着,「安安昨夜可是宿在堂弟那儿了?」

「不是!不是!」我连连摇头否认,可我清楚,他什么都知道。

「你会不会死呀!凌尔三!」我握着他如玉一般的手,没有温度,我忘了他早已死了。

「放心,只有安安让我走,我才会走。」

「别走,夫君。」我轻轻地唤了一声,将脸贴在他肩上,就像初见时他背我那样,他不说话,「你不搭腔,就是你答应咯。」

好像听到他轻哼了一声,不知是不是错觉,我觉得他热了一些,仿佛有了温度。

11.

听闻今日临街晚上有灯市,我带着凌尔三出门转转。

为了不让路人觉得怪异,他任由我拉着,一直不说话。

「各位客官,给小姐、夫人们买一朵花戴吧,今日新采的牡丹花。」卖花商贩卖力吆喝着,不少路过的男子给夫人买了一朵,别在发髻上,甚是好看。

见我看向卖花贩子,凌尔三愧疚地说:「可惜我送不了你花。」

我自己掏钱买了一朵戴上,「就当你送我的了,可好看?」

「好看!」

灯市不仅有灯,还有许多杂耍艺人。

家规虽没规定我不许出家门,但是我一出门母亲就念叨,生怕我下一秒被人掳了去。

我看胸口碎大石甚是新鲜,探头去看,挤着挤着我就被挤到了人群中间。

我感到一双手正在摸我的腰,我以为是人太多的缘故,没有理会,那双手就猖狂起来。

我一下回过神来,回过头对上了一张丑陋猥琐的面孔,「流氓!」

我一拳挥过去,正中他的下巴。

人群「哗」地一下散开了,那男子一手揪住我的发髻,一手拧住我的胳膊,「犯贱的小娘们,跟我回家去!」

新买的牡丹花掉在地上,被踩个稀碎。

周围人窃窃私语:「这怕是在教训自家娘子呢。」

一个都不敢上前管。

「这不是我夫君,我不认识他啊!救命!」我疾呼。

啪!我的脸上狠狠挨了一记,我一时间听不见任何声音了。

我看见凌尔三正试图推倒放在路边的门板来砸他。

「住手!」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这是我家嫂嫂,才分开这会儿,何时成你的了?」

原来是凌尔诚领着一众人路过。

「凌尔诚啊,救命呀!」

「误会,这是误会。」我头上的力道松了,我一下子躲到凌尔诚身后。

路人见那人是假冒的,纷纷围过来扭了他,商量着要送去见官。

12.

等人群散了,我却见不到凌尔三的身影。

「这次是我疏忽了,未找人陪你出来。」凌尔诚将披风解了,披在我身上。

「牡丹花掉了……」我看着被人踩碎的牡丹。

「我再给你买一朵吧。」

「不必了,我想回去。」

「好,我陪你回客栈。」

回到客栈,只见凌尔三呆呆地坐在地上。

「可是又觉得身上冷了?我叫人来点火盆。」

「安安你看,我什么也做不了,堂弟是个好人,他能照顾你一辈子。」他尽量扯出一个笑脸。

「不,你们不一样。」我顿了顿,「我……心悦于你。」

「为何?」他苦笑,这些天他仿佛瘦了些。

可我明明看话本子里说,人的魂魄就是死时的那个模样,不会再改变了。

「因为你救我……」

「堂弟也救你。」

「因为你待我好……」

「堂弟给你地方住,还给你钱。」

「因为……总之你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可是,安安你要明白,我已死了,不能护你一世周全。」

「那我也死了吧。」

「别别!」凌尔三瞬间紧张起来,「死好疼好疼的,而且你还有爹娘,有姐姐,你怎么能死呢?」

我觉得自己的话很蠢很自私,转念一想,那凌尔三有爹有娘,有未做完的生意,他怎么舍得去死呢?

「乖安安,不死……」他仍然哄我。

13.

我照样每天去一趟香粉铺子。

凌尔诚说,家里的信来催我了,家人挂念我,要我好利索了尽快回去。

「你可想回去?」他问我。

「还不想。」我摇摇头,家里有丫鬟一直跟着,我见凌尔三怕是十分不容易。

「为何?」

「自然是你香粉制得好,流连忘返了。」我不敢和他说凌尔三的事,怕他以为我得了癔症,只得夸夸他。

凌尔诚得到了肯定开心极了,他表示,世上只有堂兄和张安安最懂他,如今堂兄早逝,最懂他的唯有张安安一人。

「红梅胭脂大约还有半月就要制好了,你到时候再走,可好?」他试探性地问我,我点点头。

「你可有娶亲?」我边摆弄花瓣边问他。

「未……未曾。」他唰的一下脸红了,放下手中的活,结结巴巴地说。

「你可知道心悦于人是什么感觉?」

凌尔三之前问我,他和堂弟都救过我,都待我好,我怎么偏偏就喜欢他呢?

这个问题我怎么也想不明白。

他沉默了许久,「大概是将世上最好的香粉赠予她。」这个答案果然很凌尔诚。

「往后,你可以多来这儿吗?」凌尔诚挠挠头,「我是说,要捣的花瓣太多了,缺人手。」

「好。」

14.

回到客栈,凌尔三静静地躺着,像一片纸,像一片薄薄的雪光。

我将凌尔诚制红梅胭脂的事告诉了他,他笑笑,「堂弟总有好主意,凌家离了我不打紧,要是离了他,那才是难以维持。」

「不许这么说。」

从前谁不知道凌尔三是商界奇才,甚至将凌记香粉铺子开到京城去了。

「你出来这么久,家里可催你回去?」

「凌尔诚和爹娘写了信,等我帮他将胭脂制好了,再送我回去。」

「如此甚好,现在有人能送你回去我很放心。」

「怎么?」我感到他说话怪怪的,我扯扯他的袖子,「咱们也一同回去,可好?」

「怕是不行,小生原想送安安平安到家,如今有人照料你,你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小生在人间仍有心愿未了,不可再拖延,不日小生将辞别姑娘。」

「什么?你要走!」我一下站起来,「什么心愿?不就是送我回家吗,你还没送我回去呢!你怎么能走?凌尔三你个骗子,亏你还是诚信为本的生意人!」

「是,小生当初承诺定会送姑娘回家,如今姑娘性命无虞,想回去也有车能随时送你回去。小生已经帮不上什么,要去办自己的事了。」

「什么事?」

「小生从前在临县结识了花月楼的柳姑娘,我们常常在一处喝酒,吟诗作对,乃至私订终身。可惜她虽不卖身却出身风月,小生不可娶她。小生坠河而亡也是因为去寻她……」

他从怀中拿出一支小金簪,「是因为要将此物送与她。」

15.

「你骗人!你编出这假话骗我!」虽然商人在外头寻花问柳不稀奇,但我不相信凌尔三是这样的人。

那什么柳姑娘,定是他瞎编出来的。

「小生已经说明实情,还望姑娘能理解。」

「你既喜欢那柳姑娘,为何要和我待这样久?」

「小生只是想确保姑娘安全回家。」

「只是这样?」我有点心虚,因为凌尔三确实没亲口与我说过喜欢我。

「只是这样。」

「那灯市买的牡丹花呢?」

「我只是想,姑娘戴着花好看。」

过了好久好久,久到泪已经风干在脸上。

「我不信你,你初见时就骗我。」

他没有说话。

「你怕冷,那个柳姑娘可会给你点火盆?」

我抱着胳膊睡去,听到耳边说:「小生自知误了安安,若是知道有今天,那个香包就不该递给你。在山林,小生虽救了你,但深知不能偿还一二。愿安安此生平安无忧,觅得良人。」

这声音那样近,我一睁眼醒来,正是清晨,房间空荡荡的,不见凌尔三……

从天亮等到暮色沉沉,凌尔三仍是不出现。

见我今日没去香粉铺子,凌尔诚派人来看我,我谎称风寒,搪塞了过去。

「不是说好了,我让你走,你才会走吗?」我喃喃自语。

我叫小厮添了好几个火盆,他仍未出现。

「我不发脾气啦,让我再看你一眼……」

窗口的树枝动了动,寂静无声。

16.

第二天我仍没去香粉铺子。

凌尔诚怕我一病不起,亲自来看我。

一推门,见屋里的三个火盆都熄灭了,我蒙头大睡,可把他吓了一跳,用手拍拍我的脸,见我缓缓睁开眼,才长舒一口气。

我昏沉沉地睁眼,看不分明。

他的手好凉,我以为是凌尔三那个没良心的终于回来了。

「你回来啦。」我用滚烫的脸蹭蹭他的手,小声地说,「真好。」

吓得他叫了大夫过来,就匆匆忙忙跑了。

直到小厮领着大夫过来给我诊脉,我才知道,原来是凌尔诚来过。

两副药下去,我好些了,第二天去香粉铺子找凌尔诚。

「我想去临县的花月楼。」

我看到凌尔诚的眉头皱起来,「你去那儿干什么?」

「我想问点事,就一个时辰。」我看他不答应,忙改口,「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就够了。」

他最终还是同意了,但是一定要跟着我去。

花月楼不远,凌尔诚留在车上,我假装是个送香粉胭脂的跑腿小厮,成功地见到了传说中的柳姑娘柳盈。

她确实生得好看,一身素服,抱着一把琵琶更是万种风情。

她见我手捧着凌记的匣子,点点头,要我放里间。

「你可知道凌尔三?」我一进门就急着发问。

「知道,三郎他从前常来。」她对镜画着眉。

「那你可……喜欢他?」

「他是我恩人,喜欢他很正常。可惜他已经订婚了,他说哪怕将我养在外头,也是要娶我的……」柳盈突然有点不耐烦起来,「你问这个做什么?没事赶紧回去吧!」

「你可知道,他死了还念着你?」我扒着门框不愿意走。

柳盈没有转过身来,但我感觉她身形滞了滞。

她叹了口气,「是宴席没有不散的,咱第二天起来仍得接着演,细想想世间事都是这样的。」说罢,她挥挥手,让我出去。

17.

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出去,差点一跟头跌进金鱼池里。

凌尔诚一把拉住了我,「安安,回去吧。」

「不要叫我安安!」我扭身进了马车。

一会儿凌尔诚也进了马车,马车往回驶去。

冷风一吹,我混沌的脑子也转动了一些。

刚才我向凌尔诚撒气真是莫名其妙,那一声「安安」,我就想到了凌尔三温柔唤我的样子,可是从前爹娘姐姐们都喊我安安,我只是想他了。

我看看凌尔诚,他正闭眼养神。

「我错了。」我干涩地张嘴道歉,「刚才一时糊涂。」

他睁眼,「你不喜欢别人叫你安安?」

「……」我不知如何回答他。

「那以后我便不叫了。」不管多奇怪的要求,他从来都是由着我。

回到客栈,推门前,我停顿良久。

一开门,果然空荡荡的,不见凌尔三。

我坐在床边想了好久,柳盈的最后一句话,我想到脑袋疼,仍想不明白。

我心想,凌尔三不愿意见我,也许我死了就能见到他了。

我好一并和他问个清楚。

话本子上写刚烈的小姐不愿意嫁强盗,可以用白绫挂房梁上坠死,我将裙子撕成一条一条的,用手扯一扯,还算紧实。

凳子踢了的那一刻,凌尔三说的真是没错,死确实好疼。

啪!一个布条的结竟然开了,我重重摔在地上昏了过去。

18.

当晚,我梦到了凌尔三,他好好地坐在客栈的火盆旁,还是从前的样子。

「我给你去烧火盆呀!」可是火盆怎么也点不着。

他轻轻拉住我,「安安我不冷,你不要再做自缢这种傻事。」

「凌尔三!你为什么躲着我?」我问他。

「我们人鬼殊途。安安,从前我只为救你,现在我只希望你能忘了我。从前我说堂弟很好,有人能照顾你,我很欣喜,并非硬要你嫁与他,我只希望安安日后能有一人依靠。希望安安能嫁与爱你、对你好的人,只要安安喜欢就好。不过那人不是我了……」

「凌尔三,若你活着,你可会爱我,对我好?」

他不说话,只是笑着看我。

「你说呀!你说呀!」我急得快要哭出来。

「天亮了,我该走了。」他看看窗户。

「别走呀,凌尔三,你别走!」我紧紧拽住他的手,「我可怎么找你呀!」

「安安,生死有轮回,若我完成了心愿,魂魄自会离开人间,从此我们再不相见。」我见他一点点隐去,我紧紧拉着他的手也变成了虚无。

「凌尔三,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可有爱我?」

忽然,我从地板上惊醒,满脸的泪。

用布条做的绳子散落在一边,系得这样紧的扣竟然开了。

一缕阳光照进来,我分不清刚才的是梦,还是他确实来过……

19.

不日将要离开这里,我这几日都在香粉铺子帮忙。

凌尔诚的收留之恩无以为报,我只能尽量多做些事来报答他。

好在天气依然冷,脖子上的勒痕被衣领盖住了。

凌尔诚喜欢和我说制香粉的事,虽然我有很多听不懂的地方,但我努力地听,不叫他失望。

他见我歪着头努力听的样子,笑了,「是我疏忽了,和你说了这样多,可是听不懂?」

「虽然有些不明白,但是我觉得能将四季花卉、各类草药,甚至贝壳、珍珠留存其光华,驻人容颜,本身就是一件极其伟大的事,我喜欢听。」

「可族里叫我下月回去跟着做生意,这怕是我最后制香粉的日子了……」凌尔诚的眼神黯淡下来。

「能去四处经商,开拓原材料,也许是件好事。」我安慰他,「我也会让爹爹帮忙劝凌伯父。」

见他略好了些,我才回去。

这些天,我不敢拘在那房间里。

一在那房间,我就想到凌尔三的样子,就忍不住落泪。

我四处走走,在地摊上淘了几本旧书,其中有本叫《寻芳千古集》的,讲的是各色花草,我想凌尔诚大概需要,就买下了它。

20.

这几日,我在凌记香粉铺子试遍了各类香粉胭脂。

凌尔诚说,妇人买了香粉去,只是说好,但说不出哪儿好,如今正需要我的意见。

我一一试过,再记下使用体验。

凌尔诚将我写的看了又看,说我写得好:「以后可愿一直试凌记的新香粉?」

还有这种好事,我当然点头同意。

我要走的前一日,凌尔诚又叫我去喝酒。

想到上次的经历,我不想再去,可他说这是在此地的最后一天了,不好推辞,我就去了。

酒过三巡,这回的酒不烈,我的头一点也不晕,正要与他告辞。

他忽然红着脸将一盒胭脂拿出来,「张安安,这是我们共同制的红梅胭脂,你试试可好?」

我拍了点在脸上,又点了些在唇上,胭脂颜色很好,淡淡地晕开在脸颊上,一点儿也不俗气。

「真好看,这是世上最好的香粉胭脂了!」

他顿了顿,支支吾吾地说:「我曾说心悦于人,就要将世上最好的香粉赠与她……我想我大概心悦于你。」

我见他小心说话的样子,又想到初见时他审我的神气样子,「哈哈哈哈哈!」我不禁笑了起来。

我的笑让凌尔诚摸不着头脑,「若是不愿意,可否当此事未发生过?」

「好啊,我愿意。」

21.

话说凌家与张家刚退亲,凌家公子凌尔诚就搭救了张家小姐,不仅为她疗伤,还送她返乡。

期间两人心生情愫,还共同制了红梅胭脂,取名「梅安」,两家共续前缘,实在是一件喜事。

凌记香粉铺子一上新「梅安」,就一售而空,做都做不过来,赚个盆满钵满。

家里见我完好无损地回来,就已经十分开心,知道我与凌尔诚的事,母亲更是开心得直抹眼泪。

两家长辈商定,暮春即可完婚。

府里上上下下忙着我出嫁的事,凌尔诚依然待我很好。

我爱吃的甜食,新鲜的小玩意每日都托门房送进来,丫鬟仆妇们都笑,「新姑爷这般殷勤,往后要将小姐宠上天去了。」

我在院里静静地绣着帕子,脖子上的勒痕浅得看不出来了。

家里操办喜事,却没人提及凌尔三,这个人仿佛在我们的生活中略过去了,他的身影在心里也渐渐浅下去了。

「凌尔三,我要嫁人了。」我对着空气说。

他说「再不相见」,我们果然再也没见过。

风儿轻轻地掠过树梢,我起身回房去了。

嫁与凌尔诚一个月后,凌家上下对我很好,将我似亲女儿般对待。

因为我在香粉铺子帮过一阵子忙,各项事务也处理得得心应手。

这是我第二次梦到凌尔三,也是最后一次。

梦里他笑着,说他心愿已了,要走了。

他轻轻地展开手,手中躺着我当日掉的那枚蝴蝶玉佩,我正要与他说话,突然醒了过来。

忽见枕边放着一支小小的金簪,我仿佛见过。

我仔细看着这支金簪,上头刻了两只蝴蝶,隔了一段又刻了三只蝴蝶。

「二……三……」我轻轻地读着,泪已经湿了眼眶……

番外·凌尔三

1.

凌家子息单薄,家中长辈叹气连连。

虽然凌家主要做香粉生意,主要和妇人们打交道,但是外出跑生意的仍是男子。

好在凌尔三出生了,族人们都围起来看这个初生的小娃娃,稀罕得不得了,想着找个最好的字给他当名字。

而族里资格最老的太爷发话了:「就叫凌尔三。」

这名字意在给家族带来接二连三的孩子,虽然这个名字怪怪的,但既然太爷说了,这名字就定下来了。

大家都说这个名字取得好,一年后,家里果然又添了个孩子,堂弟出生了。

2.

我这辈子虽不长,但可以说从未亏欠过人,在外经商难免欠人钱财,一旦赚到了钱,定是添了利钱奉还。

人人都夸我守信,我却亏欠了张安安两次。

第一回,我身死以致退婚;第二回,就是骗她我与柳姑娘有情。

……

番外·柳盈

1.

凌尔三是我的恩人。

当初赌鬼哥哥将我卖去了花月楼,拿着银子转头就跑,根本不顾我的死活。

进那种地方哪能不褪层皮啊?鸨母有的是细细碎碎的功夫折磨我。

我实在受不了了,偷跑出来,又被一众打手狠狠擒住,当街打我。

是凌尔三路过救了我,他替我赎了身。

我原想跟着他,当个丫鬟粗使也是好的。他说家里不需要丫鬟,放我回家去。

可是那样的家,我一旦回去又要将我卖了。

所以他和鸨母商议,让我还是留在花月楼,只是如今是自由之身,不得打骂,不得接客,来去自由。

为确保我性命无虞,他会随时过来看我。

他偶尔会来喝盏茶,从不久留,见我琵琶弹得好,要我用心学琵琶,以后可自立乐坊。

如果没有凌尔三,我早就被打死了,所以每次去寺院,我都会替他多烧一炷香,愿他生意红火,身体康健。

2.

听闻凌尔三的死讯,我哭了一整天。

我曾和他说,等我自立了乐坊,定要他来捧场,他也好好地答应了我。

他说:「我不日就要回家成亲了,以后来得少了,但是会托人照料。未来乐坊开业的事,要帮忙你尽管开口。」

凌尔三喜欢自己的未婚妻子,将一支小金簪小心地拿给我看。

这是他特意请人做的,送给她的及笄礼物。

没想到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他。

凌尔三死了约摸两个月,我从来不做梦,有一天他突然入我梦里,还是从前的模样。

他说:「不日有个小姑娘定会来拜访,那是我未成婚的妻,她来了你一定要告诉她,你我已订终身。」

这样奇怪的要求,我困惑不已,要问出个为什么。

他向我一再拱手,「拜托了!」

过了两日,果然有人捧着凌记的匣子来找我。

我不敢看她,强忍着泪才将凌尔三嘱托我的话说完,害怕露馅,匆匆打发她走了。

(完)

备案号:YXX13KaDNOoFe6mdKpSNBlM

编辑于 2023-02-15 17:54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勿停云

赞同 44

目录
12 评论

春闺梦:我寄人间雪满头

李厌离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

免费读书网站_知乎小说免费阅读_免费看小说网站【沐雨阅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