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1绝对忠诚:到底什么样的男人不会出轨?

所属系列:戳破爱情泡沫:拥有稳稳的幸福

绝对忠诚:到底什么样的男人不会出轨?

戳破爱情泡沫:拥有稳稳的幸福

这句话换做别人,我绝对会翻个白眼吐槽回去:「你为什么不问我爱的本质是什么?要不要再问问我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在从事婚姻咨询和情感咨询的经历中,我最不喜欢回答的就是这种大而空的问题。

但是对于晓璇,我吐槽不出来:因为之前的交谈中,我了解这已经是她第四次在感情当中被人背叛了。

「桑你知道的,我的条件也说的过去,长得不难看,事业单位的工作,也挺尊重别人的。我的要求并不高,我只想要一个绝对忠诚于我的人。」晓璇见我没说话,继续补充着。

这点我是承认的:「我知道,你可能是我见过所有女生中,择偶标准对于客观条件要求最低的人了。」

但就是这样在别人看起来根本不存在任何择偶问题的晓璇,实际上在感情当中总是频频受挫,她要么就是过于谨慎错过了机会,要么就是因为恋爱中触碰了自己的底线断然分手――晓璇身上有一个诅咒,叫做「不忠诚」。

晓璇是在自己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意识到不对劲的:自己的爸爸好像一直都在忙工作,虽然姥姥每次都会告诉自己他真的很忙,但是这根本说服不了晓璇――别人家的父母再忙也会留出一定的亲子时间,但是晓璇的父母好像从未同框出现过,爸爸回来看自己的时候,妈妈不是去逛街就是要加班。

后来有一次和表哥争抢电视遥控器,气急败坏的表哥指着晓璇的鼻子吼了一句「你个没爹的孩子」,姑姑一下子跳起来一巴掌甩在了表哥脸上,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表哥一句话,把多年以来一家人讳莫如深只在私下悄悄说的一件事捅了出来:晓璇的父母早就离婚了,当初晓璇的父亲在异地工作的时候出轨,回来后直接选择了离婚,和另一个女人组建了家庭。

这就是一个狗血但是常见的故事,在这个狗血但是常见的故事中,晓璇逐渐形成了一个近乎偏执的追求:她无法容忍对方对自己的背叛和出轨,所以在她看来――只要这个人不会背叛自己,什么条件都好说。

晓璇见我认可了她的回答,更加激动了起来:

「之前我觉得条件好的男生受到的诱惑大,所以我答应了条件远不如我的那个同学,结果那个王八蛋刚开始的时候还能让我看他的手机,后来就开始说我有病。我一查,果然被抓包,和那个打游戏认识的小姑娘正聊得热火朝天。

然后我觉得男人还是多经历一点儿好,见识了花花世界的人才有资格说自己经受得住考验,所以我费尽心思追到了一个新人集训时认识的帅气新同事;但是和我在一起没等两个月,他就和别人开房去了,还告诉我他这个条件的身边有其他女人很正常。」

正在喝水的我一口水差点喷了出来:这种花花公子平时用于给自己开脱的论调她居然都相信,可以说是相当绝望了。

「行,那我找那种「小奶狗」,于是我就和单位的实习生在一起了,结果一回到校园就没法管了。社团活动和别的女生贴的那么近,做游戏就做游戏,为什么要勾肩搭背,社团联谊为什么非要选在工作日还要带女伴?」

「毕竟你俩只能等到出差的时候,他大晚上偷偷地去你房间,人家和学校里的小姑娘只要有爱,寝室都是景区多人间。」趁火打劫,这个时候还不忘补刀,不愧是我。

晓璇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好像脑补了一下那个场景,她一脸嫌弃的哆嗦了一下,严肃地继续说了起来:

「最近的那个前任更是个人渣,我以为有志向有野心的潜力股会铭记和感恩当初陪自己一起吃过苦的女生,然后他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在一起了,我不符合她对另一半的预期?」

我看着发泄完之后逐渐平静的晓璇,告诉她:「这些经历还没有让你意识到什么吗?」

「男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迟早要出轨?」

我就知道晓璇和我遇到的很多人一样:她们自己都快把正确答案说出来了,但是到了这一步了还是想不明白:

「不对,所有的男人,还有女人,都有出轨的可能,设立再严格的标准也不能排除这个风险;我们对一个人再好,也不能保证这个人不会背弃之前和我们在一起的诺言。」

「所以那个绝对忠诚的人是不存在的?」

「这个人或许存在,但是我估计你我可能都遇不到那样的人。」还是一下子直接给满怀希望的人的念想判了死刑,不愧是我。

绝对忠诚的另一半,还不如「爱情」靠谱。虽然我们经常吐槽「我见到鬼都不会见到爱情」,但实际上我们或许还可以从别人身上看到,我们自己还有机会遇到――而那个绝对忠诚的另一半,根本不存在:你看到的,仅仅是「还没有背叛」或者是「背叛了你不知道」。

很多女生可能到现在也不清楚一件事:当你开始怀疑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一定会在某一天证实你对他的怀疑。

在上面的四个前任当中,有的是实锤的,有的是「晓璇自以为实锤的」:第一个前任「经常的联系」的频率,是一周两三次,「暧昧的聊天信息」是两个人会发一些可爱的表情包;第三个前任只是在社团活动的时候有些事让晓璇看不顺眼,但是一个单独的合照都没有――想想也知道,如果那些照片真的像晓璇以为的那样反映出来了特殊情况,男生是傻子吗,他会明目张胆的发出来?

实际上我问了很多女生了,她们和关系比较好的普通朋友,和一些工作上利益相关特别近的同事都会保持一定频率的联系,也会互相发一些表情包或者聊聊日常;大学里社团活动都是常态了,在一些部门聚会和规模较大的联谊当中,带女伴很正常――但是晓璇不会去听,或者她听了之后也不会放过:你看,真正没什么会用「嗯呢」这种回复吗?「嗯」不可以吗?你看,要真的没事,为什么要邀请那个女生去?我没时间过去,他可以不去啊?

……所以,对于晓璇这种疑心病重的人,几乎不存在一个不会背叛她的人:因为她从一开始就在怀疑你,就对你没有安全感,所以她一定会自己给自己找一个可以锤你的证据。

而且晓璇的疑问其实代表了很多女生的想法:宏桑,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个标准,这样我就可以筛选掉那些可能会出轨的男人了――她们会认为「出轨」这件事是外因导致的,比如身边女生多、大男子主义、成长过程中一直没有得到异性的青睐……但实际上,作为一个见过成百上千的咨询案例的咨询师,我很无奈的告诉你们:

这种事,完全看这个人想不想。学历,教育水平,周围异性多少,三观如何,星座血型,个人条件….都没有用。男人如此,女人也是如此。

「出轨」这件事和「家暴」、「妈宝」还不一样,出轨有些情况下是偶发的,状态是可以中断的,而且还不需要多重情绪的重叠:也就是说,出轨的人可以因为一次把持不住就出轨,可以出轨之后长期之内不出轨,而且出轨这件事不需要什么情绪累积和准备――三里屯,后海那些酒吧里面喝多了直接拉着人去卫生间办事儿的男女里面,数不清的人有男朋友女朋友。

而这种完全看个人意愿,看道德操守的行为,又绕回去了――即使这个人真的没有这个意愿,或者有了意愿没采取行动,当你怀疑这个人的时候,你能不往坏处想吗?

而且,「出轨」尚且有个评判标准,而晓璇以及她代表的一部分人最无解的,是关于「背叛」的定义。

当初你说你要和我好好地在一起,我们不要分开,现在你和我分开了,你算不算背叛你的承诺?

有人说算,有人说不算,但实际上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时候,我们都会有一种「被辜负」的委屈感:你背叛了我们的承诺,你没有遵循我们当初的誓言。

而实际上,我们说出来的誓言当中,95% 以上的誓言都需要加一个「我现在….但是未来不好说」

「我现在很爱你,我想娶你,但是未来不好说」

「我现在想和你白头到老,但是未来不好说」

「我现在真的好喜欢你,但是未来不好说」

……那些「生死契阔,与子成说」的诺言,其实是在描绘当下的情绪:在这一刻,我真的,发自内心的想要让我们一起走下去,我真的不想让我们分开。

那一刻我的情绪是真实的,我的态度是真诚的,但是我们都误会了:

你误以为那是我给你许下的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承诺,我误以为我在那一刻的状态可以永远保持不变。

「此一时彼一时」看起来像是一个为自己开脱的无耻辩护,但是平心而论是一个悲凉的现实:当初五年前你喜欢想和他过一辈子的那个人,现在送到你面前,你会和他过一生吗?

未必。

晓璇并不是一个个案,实际上我见过很多的人和晓璇差不多一样的追求,只不过是程度深浅之分罢了。

所以我说,我越做咨询,内心就越悲凉:

我发现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一定的,没有什么感情是永恒的,没有什么诺言是一定会兑现的,哪怕这个诺言的期限并不是很长,哪怕这个承诺包含的内容并不是很多。

那些我们为之感动的,热泪盈眶的誓言,也不过是当下的感受而已。

有绝对忠诚的伴侣吗?妥协一下或许是有的:最起码行为上绝对忠诚,最起码我看到的绝对忠诚,最起码那段时间绝对忠诚……

但是这个妥协的结果,又有多少人可以欣然接受呢?

其实当我们在问「还有绝对忠诚的爱情吗」的时候,我们一开口就已经把自己摆在了一个绝对弱势的地位:我们在把希望寄托于别人的选择上,我们的幸福是基于那个人不要背叛自己。而我们好像没有想过,或许我们还有更好的选择。

我送给晓璇一句话:怀着与子偕老的心去全心相处,也为分道扬镳时刻做着准备。

知乎上从来都不缺那些教你怎么判断另一半是否爱你的技能帖,但是实际上这些技能帖很大程度上都是我们心理上的安慰剂:因为当一个人想要背叛我们的时候,不需要任何条件,无需任何借口。

我们并不能做到确保这个人会永远留在我们的身边,我们能做的事情只有两个:1.让这个人有足够的可以留下来的理由 2.如果他想要离开,我们不至于一瞬间变得一无所有。

所以不管你如何渴望一段亲密的关系,你如何信任你身边的那位伴侣,你也要意识到:你不能主动的把自己变成别人的附属品,你不该把加强对他的控制作为你生活的重心。

保持住你的价值,不要轻易因为这个人放弃一些对于你而言十分重要的机遇,牺牲掉本来属于你的生活。一个人想要背叛你们的感情的时候,他本身也会掂量一下:如果那时的你是他的附属品,你在他眼里的形象是一个只会苦苦哀求他不要走的可怜人,他根本就不会考虑你的感受。

如果你不想让别人背叛你,最好的方法是保持住你的吸引力和价值,给他足够的理由,也让你留有足够的后路。

我们在感情中总是在不该自卑的时候过分自卑,在不该自信的时候又过分狂妄:我们怎么能控制的了别人呢?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就算最坏的情况发生了,我们最起码还能够收拾心情重新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