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为掩护外籍男友选择了死刑的女大学生

所属系列:边境风云3:跨越边境运输毒品的那些女孩

知乎盐选 为掩护外籍男友选择了死刑的女大学生

一个前途无量的女大学生,为了掩护自己的黑人男友,自己承担了贩毒的罪名和死刑。

一个前途无量的女大学生,为了掩护自己的黑人男友,自己承担了贩毒的罪名和死刑。

一个女孩子可以为所谓的爱情无知和傻到什么程度,在下面要讲述的这个案子之前,我是并没有什么概念的。这个故事也是一个有关毒品入境的故事,故事的主角也是一个女孩,而且是一个 211 高校的女大学生。这个故事可以告诉我们,无知的爱情是如何毁掉一个本来有着美好前途的名牌学校毕业生的,她为了与外国「男朋友」的所谓爱情,最终选择了自我毁灭。

因为要做某项重大任务的专项任务,有一年八月份的时候,我借调在机场的口岸上,又是一个普通的晚上,一班从越南飞来的飞机缓缓落地,一百三十多名乘客即将等待下飞机。

航空口岸比陆路口岸的入境管理工作是要简单很多的,因为航空器有仓单管理系统,就是在陆路边境口岸的时候我们要对入境的旅客进行一个个检查,看他们的样貌、看他们的申报、通过他们过 X 光机的行李,来发现潜藏在其中的可能走私的犯罪分子,就像我所经历的第一期海洛因案件一样,就是我和一起值班的章哥一起从 X 光机的图像异常中发现的。对于一些每天就能进出区十万人以上的大口岸来说,这个工作量是极其巨大的。

而在航空口岸,事情会变得相对简单一些了,因为航空公司在飞机起飞之前就会向边境执法部门提交全部旅客的出入境信息,他们还没有入境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他们将会在几点几分入境,他们将会有什么行李申报,以及他们的全部进出境记录。

飞机落地之前,我们查验的预警系统已经显示出了一个来自陕西的姓宋的女孩子要被重点关注,因为出入境记录显示,她在最近半年里已经第三次去越南胡志明市了,而且每次在胡志明市最多只待三天,她的出镜城市很统一基本上都是在陕西,但是入境城市在东南及西南的三个省份,最关键的是办理因私护照后,没多久就频繁往来越南,这种人员一般我们都会在落地时候加强查验的。

很快一百三十多名旅客都下飞机了,提取了行李之后,他们向海关的申报通道走来,我们很快锁定了一个穿着红色 T 恤衫、白色裙子的旅客就是这位宋姑娘,宋姑娘选择了无申报通道,把旅行箱放在 X 光机上,就到 X 光机后面准备提取行李。

旅检二科的科长周科长当天带班,他让我看着 X 光机。X 光机上又有很多规则的有机物物体显示,而且这次颜色很深,应该是箱子里面的有机物堆起来的比较厚吧。

另外一位关员小吴把她叫到查验台上,她大概有一米六五,长得挺白的,穿着打扮不错,眼睛也很有神,一眼看过去也是蛮令人喜欢的,周科长要了她的护照,小声说了句对我们说了句,「24 岁」,然后问她:「你从胡志明飞回来,最近去了几次了吧?」

这个宋姑娘明显显得有些紧张,她的右手竟然拉了一下自己的裙子,她说:「对的对的,我去越南玩,最近去过三次了?」

周科长接着问她:「胡志明市这么好玩吗?每次都要去胡志明?」

宋姑娘看着我们说:「还行吧,就是比较喜欢。」我们明显感觉她越来越紧张了。

我让她打开箱子。她就把箱子打开了,里面有几本硬皮画册,然后我就闻到了那熟悉的酸味——那海洛因特有的味道。周科长和小吴明星也发现了这些画册的异样的味道。

周科长又接着问她:「你去越南旅游带这些画册干什么?个人爱好?」

宋姑娘已经不敢看她了,她说:「就是个人比较喜欢,觉得比较好就买了带回来。」

马上她又补充了一句:「我比较喜欢剪纸,这里面人物挺好看的我买了带回来剪下来当装饰。」

我一听差点笑出了声来,我带上手套,随意翻了一下这个硬纸板画册,明显比应该有的重量重一些,里面全部都是中文,我有点高兴地问她:「越南现在都卖中文书了啊,封皮中文就算了,里面也是中文啊?」

周科长很严肃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直接严肃地问她:「是不是有人让你带回来的?」

她好像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没说话。

我们把她带去边上的处置室,把这五本硬纸画册一一放好,然后小吴拿出来剪刀,将最上面的一本硬纸画册的硬壳撬开,里面是塑料袋包装的很薄的暗棕色粉末状物体。

很快检测盒的检测说明这是海洛因,每个画册的包装纸壳撬开都有一小袋的这类物品,我们用称称了一下毛重,一共是 2.35 千克。

周科长打电话通知侦查科让他们派人过来,我对这个姑娘说:「是谁让你带的?你最好早点给我们说,配合我们工作,不然这些海洛因肯定都算你的,我上次遇到过和你年龄差不多的姑娘,不配合我们的调查,已经被枪毙了。」

听到「枪毙」,这个姑娘吓得要抖起来了,她脸色发白地对我说:「这是我同学让我去越南带过来的,我带一次她给我 1000 美元,我前面带了几次了,我问她是什么东西她也不说,我自己也觉得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我确实不知道是什么啊。我就想赚点钱买点化妆品。」

周科长赶快问她:「你同学呢?现在在哪里?你等下怎么和她联系,怎么把货给她。」

她已经抖到有点吞吐了,她说:「上飞机之前我跟她联系了,等下她应该会给我打电话的,我今天不和她联系,我自己找个地方住宿。我还有个同学明天从马拉西亚到这边来,明天她到了,那个让我带东西的同学会来找我们把东西取走的。」

周科长马上说道:「等会儿你同学打电话来了,你就说你已经下飞机了,现在一切都正常,说你正在找地方去住,别的不要多说,你明白吗?等会儿我们侦查部门会过来,后面的事情他们会处理好,你明白吗?」

她已经哭了,说:「明白,明白。」

我补充道:「现在不要哭,等会儿你的表现很关键,你就像正常说几句话好了。」

她哭着点点头。

她给我们说了之前她们都是如何通话的,然后我们模拟了一遍,让她等下还是和之前一样来通电话。

过了一小会儿,果然有人打电话过来,宋姑娘说:「就是她了」。

我们马上开着录音,让宋姑娘来接电话,打开免提。

对话那边是个女孩子的声音,说着标准的普通话,听起来很温柔的样子,电话里说:「亚茹,你已经到了吧,一切顺利吧。」

我做了一个向下手势,让这个女孩子平静下,她对电话里说:「是的,我已经落地了出机场了,没有什么事情。」

电话里的女孩说:「那行,你也辛苦了,今天好好休息下,明天见。」

宋姑娘回答完「明天见」以后这个电话就结束了。

在旁边听完了这个简短的对话,我有点震惊,我经历过很多的各种案子,毒品案也经历过,这是我见过的最没有技术含量的通话,这不像是在进行一件中国最恶劣刑法最严重直面死亡的犯罪,而好像是同学之间在进行通话。这令我想起我上大学的时候,家遥远地方的同学如果来上学,我就会问他:「到哪里了?」等他到了以后,我就会说:「路上辛苦了。」

我忍不住地问她了一下:「让你做这个是你的同学?你们大学生吗?」

她看了下我说,抿着嘴唇说:「是的,我是陕西某某大学毕业的,她叫徐明雅,我们一个宿舍里的同学,她是我的好闺蜜。」

我听到以后更加震惊了,我的初恋女友就在西安上大学,我上学的时候经常跑去西安找她玩,西安的学校我相当熟悉,她说的这所学校是一所 211 大学,能上这种学校的学生,在我心目中都是很厉害的人。

虽然审讯工作不应该由我负责,但是我还是忍不住继续问下去了:「你学什么专业的?现在做什么工作,为什么干这个?」

问道这里宋姑娘又哭了起来,说:「我学英语的,徐明雅也是学英语的,我在一个英语培训机构教课,她一直在外贸公司里。明天到的我同学叫郭天惠,她现在好像没在做什么工作,徐明雅和她比较熟。」

说着她擦擦眼泪,然后说道:「我调休时间比较多,平时工资也不高,一个月三四千块钱,带一次货给一两千美元,我觉得反正闲着没什么事情,就带带货吧。我知道带的肯定不是什么合法的东西,但是没想着是你们说的这个海洛因啊。我知道海洛因的,学校里学过,我知道肯定不带了。」

十来年前我的工资只有两千多块钱,我心里想她一个月有三四千块钱竟然不满足,我当时的理想就是什么时候工资能够突破四千元,我就已经特别的知足了。

侦查科的人很快到了,郑科长带了两个人过来,先找我们简单地了解了下情况,周科长告诉他这个女孩子还是比较配合我们工作的,在他们过来的路上已经与她的下线联系过了,目前各项进展还是比较稳定的。

「她和下线的通话就好像同学之间的聊天。」我补充道。

郑科长没有接我的话,直接让把女孩携带的东西拍照,然后让女孩子指着行李箱与毒品分别拍照了。拍完照她让女孩子坐在沙发上,自己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她旁边。他很严肃地说:「你现在走私大量毒品入境,涉嫌走私毒品罪而且数额特别巨大,是可以判处死刑的。」

我观察到宋姑娘又吓得抽搐了一下,但是郑科长没有停顿,继续说下去:「你现在愿意配合我们的工作,这是很好的,以后对你量刑很有帮助。刚才小董他们说你已经配合了我们的工作,而且告诉了一些信息给我们的同事,说明你还是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的,下面我问的话,决定了你的生死和未来,你必须如实、认真地回答,你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女孩子低声说道。

略去一些初审有关于介绍的法定程序,我最感兴趣的还是这个宋姑娘刚才说的这个同学兼闺蜜了,她向我们交代说徐明雅是河南人,年龄比她们两个同学都小,但是在学校里就组织能力很强,而且学习很好,成绩一直都在名列前茅,英语专业八级成绩也特别好,几乎年年可以拿奖学金,本来她可以在学校里保研的。但是徐明雅不想再学英语专业了,她对她们说英语作为一种工具已经足够了,就放弃了保研要考法律专业的研究生。但是徐明雅差了十多分没有考上,很遗憾就去找工作了。因为成绩很好加上口语很好,找工作也很顺利,她在一家陕西外贸公司里只工作了两年就把提拔为部门经理。但是提拔了没多久之后就去了广东一家更大的企业继续做外贸。

宋姑娘继续说:「一年前的时候徐明雅说她认识了一位外国男朋友,对她特别好,之后我和她们联系就渐渐少了起来,不过有一天她说让我帮她带一些东西会给我付费。我还问她为什么她自己不去,她说她工作忙走不开。我开始是拒绝的,后来她给我说一次可以给我一千美元,有时候东西比较多可以给我两千美元,我就心动了,做一次可以顶上我两个月工资。」

郑科长问:「那你的同学,这个徐明雅,谁让她这么干的你知道吗?」

宋姑娘卷了卷手里的纸巾说:「我不知道,她也不让我问,我就拿了东西给她就好了,另外一个同学吴天惠也是我们陕西人,我只知道徐明雅也找了她一起帮她带货,但是她做过多少次多少钱我也不知道,就是恰巧这次都要到这里来,所以才明天一起把东西给徐明雅。」

郑科长带的同事认真的做着笔录,因为下一班入境航班还有几十分钟才来,所以我也在这里认真地听着。

郑科长接着问道:「背景我们都清楚了,你带过几次货了?」

宋姑娘无精打采地说:「带过三次,第一次去越南什么都没有拿,就是她请我去玩了玩,从香港带过一次,用的港澳通行证进境的,还有就是去越南的两次,香港那次一千美元,越南两次都是两千美元。」

对比之前遇到的运毒女孩,好歹是两万元人民币,但是这个女孩子竟然只有比她还少。我想着,因为她是被转手的,或许应该是存在中间商赚差价吧。

审问进行了将近一个小时,宋姑娘一五一十地将她知道的事情都说了,然后就被郑科长带回缉私局先进行关押了。我心里想:这些女孩子遇到事情就只知道哭。

第二天晚上我们做好准备,守株待兔,准备等着宋姑娘的同学郭天惠入境,然后将她抓获,而昨天被我们抓获的宋亚茹和她的行李箱还有货物也被装扮好暂时扣在我们在机场的值班室,准备与郭天惠一起送去接货,钓出大鱼——因为我们所有人都相信,仅仅凭几个女孩子,是不可能有这么多毒品货源渠道的,他们后面肯定还有指示,我们估计徐明雅背后的外国男友应该才是最大的问题。

侦查科和缉私局里其他的部门在局长的直接指挥部署下,准备抓捕她们还有他们背后的人。

我们知道郭天惠将怎么到达,她从马来西亚沙巴起飞,飞往香港中转,然后飞到我们所在的这个城市。飞机晚上 8 点 40 分落地,是当天最后一班国际航班了,很快从一百多名旅客中我们就锁定了她,她穿着黄色的 T 恤衫,牛仔裤,还有一个很薄的白色外套,也带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她才下飞机就显得神色慌张,在行李提取出取出行李了以后,几乎是跑着到申报位置的。

我们盯着她进入了无申报通道,将行李箱过机,行李箱里面东西也不多,显示里面有两双鞋子还有一些衣服,我重新看了一遍,好像没有什么相之前一样的规则状的物体,但是鞋子里面是不规则一些深色的,说明鞋子里面的材质肯定是不同的,里面应该是有东西的。

我把她叫过来,要了她的护照,打量了一下她,她明显没有她的同学宋亚茹长得好看,单眼皮,圆脸,还有点黑,也是 24 岁的年纪。我认真地对她说:「郭天惠,你的行李物品需要检查,跟我们到后面来一下。」

郭姑娘明显慌了,她说:「别人都在前面检查啊,我为什么要的后面去?」

我对她说:「海关例行检查,请配合。」

她就跟着我和我们一位协勤战士到了后面,周科长和小吴在这里等着她,我收了她的手机,周科长说:「把行李箱打开吧。」

她明显显得很紧张,打开了行李箱之后竟然把外套脱了放在了行李箱里。看到这个动作我问她:「我们这里比马来西亚还热吗?」

她明显没有想到有人这么问她,又把已经放在行李箱里的薄外套穿上了,然后慌慌张张地说:「不热的,不热的。」

我仔细看了看她的护照,她主要来往马来西亚,也去过一次越南。小吴在旁边仔细检查了她的行李箱,我们确定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两双松糕鞋,明显是被重新用工业胶水粘上的,小吴还说:「这两盒巧克力也有问题,包装应该是重新粘上的。」

这次我们直接叫在边上值班室的郑科长过来,然后我们开始拆她的鞋子与巧克力,鞋子里有很小包塑料包裹的深棕色粉末状物品,巧克力打开后,里面也有相同包装的物品,每一小包十克,所有的小包加起来毛重 586 克。毫无例外地,这些物品全部吗啡试剂盒的阳性反应,反映颜色极度接近海洛因。

郑科长对她说:「今晚你们要交货,去哪里,怎么联系?赶快告诉我们,你的朋友宋亚茹已经全部交代了,我们是给你一个机会。」

郭姑娘一脸惊诧,她说:「不可能啊,她不可能知道的,我们都是落地了以后才通知的,他们还没有告诉我去哪里啊。」

郑科长说:「我再说一遍,我是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

郭姑娘反而镇定了一些,她说:「我不知道我带的东西是什么,那是别人让我带的,是我同学让我带的,我碰都没碰过,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

郑科长对着她摆了摆手,说:「好的,我相信你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你现在要配合我们调查,把你同学和你的同学的上线全部抓获,这样对你以后戴罪立功才有利。」

郭姑娘声音突然高了一点,慌张地说:「我没有罪啊,我不用戴罪立功,这东西又不是我的,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我怎么有罪啊。你们海关不能污蔑人啊。」

郑科长一拍桌子,直接骂道:「他妈的你在这里跟我们演戏啊!」吓得小姑娘直接低下了头。

然后他直接转过头向他科里的一位同志说:「老金,时间太紧张了,估计等会儿徐明雅就要联系她们两个,你赶快去把宋亚茹那边的情况处理一下,保证她那边不出问题。按照昨天的情况,上线应该会就会打电话过来了,今天晚上她们应该要交货的。」

讲完他又对我说:「小董,今天情况可能会有点复杂,估计还要你们年轻人多出出力了。」

我马上回答说:「领导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反正旅检最后一个航班到了,后面没有工作了。」

他刚又要对郭姑娘说话,突然她的电话响了,显示拨号的号码就是徐明雅。郑科长马上说:「接电话,就说人已经到了,现在一切正常,问她现在哪里,去哪里交货。」

郭姑娘没有说话,看着手机,一直没有接。

郑科长说:「赶快接电话按照我们的说,我现在是在救你的命!」郭姑娘看了看我们,依然没有接。

郑科长对战士说看好她,然后赶快跑到边上的值班室,我跟着他一起过去,她对宋亚茹说:「等下徐明雅会打电话过来,你们平时怎么说话,你就怎么说话。其他的按照我们今天上午教好你的说,尽量确定一下货到哪里接,如果她不说,也不要着急问。如果她说道郭天惠为什么不接电话,问你有没有联系,你就一定要说没有联系,让她把你交货的地方确定,听明白了吗!」

宋姑娘有点害怕地看着郑科长,点了点头。

果然过了几分钟,徐明雅就打了电话过来,她说:「你现在在哪里呢?」

宋姑娘说:「就在机场附近,在昨天给你说的宾馆里住的,没什么事情,等下去哪里?」

电话里说:「等下一小时到寰亚大酒店吧,1908 室,我在这里呢。」

又是我见过的最简单的交货的沟通,简单到我觉得这都是一个骗局,这么多海洛因涉及到不知道几条命的交易,竟然直接定了交易地址,之前参与的案子总归是要等路上再说的。

电话里又问:「你和天惠联系了没有?打了两个电话都没接。」

宋姑娘停了一下,看着我们说:「我和她基本上没什么联系的,可能刚刚下飞机吧没有听到。」

电话里的女孩子说「好的」就挂掉了。

缉私局的同事们马上布局,张副局长带队去附近指挥,我们带宋姑娘赶快前往酒店附近,为了安全起见,另外一辆车带着郭姑娘一起到附近等待,郑科长说不定等会她想通了要配合我们工作,给她一些机会。

大概四十分钟,车到了我们这里的这个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外面是喷泉,还有奢华的大厅。郑科长把行李箱、毒品都交给宋姑娘,对她说:「我们很多人都在看着你,你不要紧张,等下把东西给她就好了。不要多说话啊。两侧的房间都有我们的人,里面有什么响声都会听得到的。」

另外一位郭姑娘又收到了两个电话,但是她还是一直没有鼓足勇气接。领导安排了两个人看着她,所有人去现场行动了。

所有人都换了便衣,因为交货这种事情我直接参与过,我也说让我去抓人,他们说我不需要我,所以让我在大厅等着,我听领导安排,和另外一位姓魏的同事在大厅里等着,等下一步指示。

一切都很常规,侦查员们很快就通过前台了解了入住的详细情况,也在酒店的配合之下拿到了周边两个房间的房卡,边上有个房间有人,临时做了一些安排。酒店前台还给我们的人提供了一个情况,说偶尔这个女孩会带个黑人来,不过那个黑人说他不在这里住,也每天晚上都会走的,所以没有登记信息,但是因为中国女孩与黑人在一起过于显眼,所以这两天他们酒店里都知道了这个事情。

郑科长马上通过对讲机通报了这个情况,并且又安排了两个人到大厅陪我和小魏,让我们注意所有进出酒店的黑人。

据说交货很顺利,宋姑娘打了电话,说到了,徐明雅到电梯下刷卡,然后把她带进了房间了,她把拉杆箱给了她,然后拿了两千美元现金出来了,整个过程一共不到五分钟。我看着她走出大厅了,一切都很正常。我们的人在酒店大厅附近开了一个出租车接上她,然后把她带走。

郑科长随后在对讲机里说:「1908 里只有一个人,确认是嫌疑人徐明雅,各单位保持待命,等黑人出现。」

其他人在对讲机里说徐明雅又给郭姑娘打了电话,这次郭姑娘终于接了,她回答对方说下飞机找行李花了很久的时间,所以没有注意到电话,现在马上就过去找她。对方竟然也不怎么怀疑,让她快点过去。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了,终于有一个黑人出现在了大厅,我看到他是从一辆出租车下来的。他长得看起来很高,有一米八零以上,但是真的比较黑,眼睛挺大,典型的非洲人的相貌,在这个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显得特别显眼。

他行走的路线有意选择远离前台,我们看到徐明雅又下到了一楼的电梯,和他拥抱在一起,然后上楼了。

他们刚刚进房间没多久,我们在等着消息的时候,突然对讲机里传来郑科长的声音,说:「马上行动!马上行动!」

对讲机里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和「警察、警察、别动、别动」的呼声。不过很快就沉寂了下来,郑科长让我们原地待命,他带着两个人去了电梯位置上楼了。

一会儿我就看到一个黑人与一个女孩子被押解着走了出来,那个女孩子即使被押着,也能判断出来长得不高,毫无特点,放在人群中应该完全不可能让其他人看她第二眼,两个人分别被押着上两辆不同的车,我和大厅的几个人跟着带着郭姑娘的那辆商务车,跟着一起去往缉私局。

郭姑娘已经被铐起来了,我问车上的同事:「刚才怎么了,为什么这么急?」

前座的同事回头看了一眼郭姑娘,然后愤愤地给我说:「这个傻 X,刚才徐明雅给她打电话,她给她说了一句『他们去抓你了』。竟然还有人干这种事情,我们防止出意外,赶快就行动了。」

我看了一下最后被双手铐在侧门上的郭天惠,心里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傻的人。但是我不屑地说了她一句:「好闺蜜,好朋友,很仗义是吧,呵呵。」

郭姑娘双手都被铐在商务车门上面的门把手上,她费力地转过头,看着我没有说话。

前排的同事让我不要和她说话了,我估计所有人都已经对她无话可说了。我自己一点也不同情她,因为她差点害得我们整个计划都失败了。

到了缉私局之后,小魏就被叫去做进一步审讯工作了,我因为不是侦查部门的人,审讯是不用我参与的,我就是在外面等着最新的消息——其实我很热衷参与这些毒品案件的一个主要原因也是这些案子很容易立功,这是我从第一个案子里就发现出了一些经验,还作为总署的经典案例被传阅学习。

过了一小时我看了一下表,已经快凌晨一点了,小魏从审讯室出来,我有些着急地问他:「应该还有下线吧?后面的人还能抓的住吗。」

小魏摇摇头,对我说:「这女孩子什么都不承认,我们已经给她说了让她指认一下这个男的,她非得说海洛因都是她自己买的,她自己组织运输的,还说那个黑人男的就是她男朋友,对这些运毒的事情毫不知情。她一个刚毕业三年的小姑娘去哪里找国外的渠道来带毒,她就是不指认,再下线估计是抓不住了,这女的看起来也不知道怎么联络下线。看看明天审讯的情况怎么样吧。」

他点了一支烟,接着对我说:「郑科长说那个男的也是说什么都不知道,估计郭天惠通风报信,他们两个商量好了吧,让这女的帮她顶罪。确实比较难搞。」

我又等了一会儿,等郑科长出来我问他还需要我做什么吗,他说不用做什么了,我就去找了值班室的一个行军床睡觉了。

虽然后面案件的推进并不是我在负责了,但是这个案子的后续的发展来我还是知道的。女孩子徐明雅一口咬定全部毒品都是她进行组织的,她的加纳男朋友 Alan 对此毫不知情,Alan 也一口咬定他们两个只是男女朋友关系,根本不知道徐明雅偷运毒品的事情,无论怎么劝说,徐明雅都一定不为所动,坚称全部海洛因都是自己运来中国的。

我们的缉私局和地方公安的禁毒部门尽了所有的努力来证明 Alan 其实才是幕后主使,为了挽救这个中国年轻女孩的生命,行李箱与海洛因不知道做了多少次生物检材的试验(这里就不能说的太细了),不知道找了多少人去劝说她向我们指认 Alan 指使她贩毒的罪行,翻遍了他们两人的所有即时通讯工具,不知道多少次去从已经被捕的两个女孩子那里寻找她被教唆贩毒的证据,也不知道找了多少徐明雅的朋友去了解她的工作与爱情有关的事情,我们甚至让她的父母爷爷给她做工作,但是无一例外的,毫无收获。

徐明雅从头到尾一直宣称自己贩毒,她的加纳黑人男友并不知情,经过检察院批准的拘押最长时间 37 天后,她的男朋友 Alan 被无罪释放了。作为边境执法部门,我们知道,这个 Alan,第二天就离开了中国,飞往了加纳,而,对此,我们毫无办法。我们没有一丁点他参与贩毒的证据。

所有人都充满遗憾地继续办理这个案子,徐明雅那年只有 22 岁,她是独生子女,大学上的比较早,16 岁就上了大学,20 岁就毕业进入社会了,学习成绩很好,英语八级,口语流利,只是因为没有报考本专业所以没有读研,不然说不定那年刚刚研究生毕业。之前没有谈过恋爱,Alan 是她谈的第一个男朋友,和所有西非黑人一样,他们对中国女孩子都极尽体贴,是她坠入了爱河,并在被执法部门逮捕后想尽办法帮助男友脱罪——当然我们认为,她的所作所为包括与 Alan 毫无痕迹的沟通,也是 Alan 为了反侦查而教她去做的。

从其他女孩子的口供与侦查中我们知道,她至少参与了 18 公斤海洛因的走私、运输工作,这已经是海关旅检渠道所能破获的走私毒品的超重大案件了。移送检察院起诉后的事情我就知道的比较少了,但是直到她被一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之后,我听说她才告诉检察院其实全部毒品都是她的男朋友让她帮带的,最开始是她自己带毒,然后因为工作实在是忙不开,她才找了自己的同学,宋亚茹和郭天惠,她自己带毒一般是三千美元,如果同学帮带,她就留下一千或者两千美元,其他的两千美元分给自己的同学们。

后面我们缉私局在二审之前去补充侦查提供材料,我又听到一个细节,那天晚上郭天惠回来的很晚是因为要去香港转机,是因为从马来西亚先到香港再转机过来,机票比较便宜,直飞过来机票比较贵,让郭天惠转机,她可以帮男友省钱。

这个事情令我与小魏都唏嘘不已,因为转机意味着增加了一道被香港海关查获的风险,徐明雅为了所谓的「男朋友」能省下六百多块钱,不惜把自己与闺蜜都置于更危险的境地,而她的闺蜜郭天惠,却在执法机关实施逮捕最关键的时期去「保护」她。我想,如果不是郭天惠接的那个电话警告他,或许我们就可以在证物上检测到 Alan 的生物检材,这样即使没有徐明雅的口供,我们也能将他绳之以法,而不是任由他无罪释放逃离法律的制裁。

当然,这个案子后来拖了很久很久,因为同样一审被判处死刑的郭天惠也提起了上诉,宋亚茹因为走私毒品罪数量特别巨大但有重大立功表现而被判处了无期徒刑。

我们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快三年了我已经基本忘记这个事情的时候,有一天有同事给我发了一个链接,是一个著名电视台的法制节目,他在微信问我:「这是不是之前办的那个很有名的案子?」

节目的名字叫《贩毒的女大学生》,我看了一下发现还主角还真的是徐明雅,不过电视里的她比我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胖了不少,她已经终审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了,三个月之后执行,为了警醒后人,这个著名电视台制作了这个节目。

节目里的她很平静,当谈起她的男朋友的时候她充满了苦笑,不过依然觉得 Alan 对她真的好,她说:「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一定要保护他,我觉得这就是爱情吧,有对我这么好的人,我觉得自己应该勇敢地为爱情做点什么。」

她还说:「我也不想去想那么多,每天吃好喝好和人聊聊天,人终归要死的,但是现在我才觉得我死的真的太没有价值了。」

节目从头到尾她好像都很平静甚至有些轻松愉快,只有到最后的时候她才哭了,她对电视机之前的父母说:「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爷爷、奶奶、姥姥,我后悔自己是独生子女。」她以这个为主题还说了很多,只是后来也哭的说不出来话了。

片子的最后只有一行大字:「该片播出时,徐明雅已经被执行死刑。」还有一排小字:「执行死刑时,她 25 周岁。」

这个片子并没有讲其他两个女孩的故事,但是令我想起来这个案件的其他女孩,并不难查到,那个为了「保护」她的闺蜜而给我们制造困难的郭天惠,在 27 岁的年龄被执行死刑,我再也没有听过她的事情,而积极配合我们工作的宋亚茹被判处无期徒刑,目前还在服刑,如果不是在监狱,以她的样貌,应该追她的人不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