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穿越回到十年前

所属系列:被献祭的爱人:回到过去,拯救你(已完结)

穿越回到十年前

被献祭的爱人:回到过去,拯救你

我今年 28,和 18 岁的周妍妍躺在一起,心里着实有些别扭。尽管她是我的初恋女友。尽管,我现在看起来也是个高中生。

是,我穿越了,回到了十年前。

「醒来」时正赶上放学,18 岁的我,正在被闫胖子堵在厕所里揍。

「你个怂逼,你他妈也配得上周妍妍?」

闫胖子是学校的一哥,喜欢周妍妍,而周妍妍只准我送她回家。

她早就是我的女友了,只不过班里没人知道。所以闫胖子一直以为自己有机会,并时不时揍我一顿,平均每个月 3.9 次。

刚刚穿越,我还在剧烈地头痛,但他扇了我十几下,给我弄清醒了。

紧接着他下一个巴掌就打空了,自己转了半圈。

「卧槽?」他拽住我的衣领,「你再躲一个试试?」

我看看自己身上的校服,又看了下远处镜子里的自己,窗外的夕阳,心里爽快极了。

想不到那装置还真能运行成功。

有救了,一切都有救了。

我叫孙愚,是深城山南区投诉率最高的刑警。我穿越,是为了拯救死在十年前的女友,周妍妍。

「你……笑什么?」闫胖子发现了我的异常,「被我打傻了?」

我收起笑容,看着十年前自己最畏惧的混混。

总不能把他当匪徒揍吧。

可是,怎么摆脱他呢?

「闫胖子,你不会追到周妍妍的,别费劲了。」

他眯起眼睛,「你说什么?」

「大学的时候,你爱上了梁雨萱,后来一直追了她 4 年。」

闫胖子眼睛瞪圆了,一时没反应过来,毕竟梁雨萱在班里姿色平庸,胖,又极内向,是他平时用来哗众取宠的对象之一。

「她大一减肥成功了,很漂亮。」我补充。

闫胖子一脚踹在我肚子上。

「去你妈的!我会泡她?」

闫胖子的一脚,在印象里很痛。但这次我本能地腹部一紧,便半点痛感都没有。

「你没泡她,因为她看不上你。她结婚的时候,你还闹了婚礼现场。」

如愿以偿,他发疯一般地揍了我,狠过高中里的每一次。

而我一直惨叫着,同时进行着小幅度的战术躲避,护住了所有要害。

「别打了!」

一个少女跑了进来,用全身的力气推开了闫胖子。

等到她了。

周妍妍。

十年了,我终于再见到她了。

在……男厕所。

我向她看去,发觉她仍是我一生中遇见过的最漂亮的姑娘。

偷偷擦了下眼泪,我顺势摔在地上,开始呻吟。

是的,按照我的记忆,这个星期六我会被闫胖子打一顿,而周妍妍发现我没到校门口,会在几分钟之内赶来。

虽然只受了皮外伤,但这几个未成年能看懂什么?

「闫龙你混蛋!」

周妍妍凶起来,声音仍然好听。

01

「校医院关门了,要不去医院吧?」

赶走闫胖子之后,周妍妍蹲在我身边,专注地查看我的伤势。

「我没事。」

「怎么没事?这叫没事!?」

我不说话,等着周妍妍说出解决方案。

她叹口气,试探着,「要不……去我家?」

正中下怀。

我看了她一眼,继续沉默。我得等她自己决定才顺理成章。

可她还在犹豫,于是我抬起手,擦了下嘴角的淤青,故意用指上用力,逼出了一小口鲜血。

「我真的没事。」

「去我家吧,别扛着了。」

02

她是我女朋友,连手都没牵过那种。但今天我必须去她家里,守着她。

因为第二天,她会死。

坠楼。

我还记得当时她侧躺在柏油路上,身上只有一条睡裙,赤脚,身形弯出柔和的弧度,像黑夜里的一朵羽毛。

然后我做了一整年的噩梦。

老师说她是自杀,但我不相信。我记得她放学时的笑容。

高中毕业之后,我报了警校,疯狂地训练。

后来进了刑警队,每次办案都拼命,拼到全警队都以为我有暴力倾向。

可是,周妍妍死了十年,我没能找到半点线索。

直到 2017 年,赵局长对我说,你不是一直想要查那件案子么?

「回十年前查吧。」

他带我去了一个军方的实验室,那实验室里,有一道「门」。

能让意识回到过去的门。

他让我穿越那道门,为军方完成一个「极重要的任务」。作为奖励,我可以小幅度地改变历史。

但穿越的过程太过痛苦,整个脑袋都像被捣碎了一般,以至于什么时空条例、行事规则、还有那个任务,我通通忘了,脑海里只留下了一件事……

我要让周妍妍活着。

03

回到周妍妍家时已经很晚了。

周妍妍给我上药的时候,脸离我很近,能闻到发香,能感受到她呼出来的温热气息。

她把药膏抹在我淤青的眼眶,嘴角,用手指轻轻抹匀,不时用嘴巴吹一下。

因为离得近,她每句话都轻柔得像哄孩子。

「很辣么?」「疼一下就好。」「最后再忍一下。」

周妍妍忙完,收了所有的药盒,忽然轻声问我,「你是故意的吧?」

「什么?」

「故意来我家。」

被小自己十岁的女生识破,比躺在厕所里惨叫还尴尬。

「嗯……对。」

「为什么?」

我被问住了。

说什么?说实话?实话就是,明天清晨,你会死。

实话就是,一直到十年后,我都没有查出半点他杀的证据。而你现在的样子,也看不出半点自杀倾向。

你的死,折磨了我十年。

而现在我回来了,就不能让它再发生。

我要在你身边,寸步不离。

「说话啊?」她轻声问。

「我今天不走了。」

「啊?」

「我要睡这。」

「睡这?」

「我家没人,走夜路我害怕。爱信不信。」

周妍妍当然知道这些都是我的借口,但她没拆穿。

半晌,她脸更红了,瞪着我,鼓了下嘴巴,「下不为例!」

04

十点半,我洗完澡,站在她床边。

她裹着被子,脸上有潮红,咬了下嘴唇,显得又俏丽了几分。

「我睡沙发?」

「别装了行么?」

我点头,关灯,爬上了床。然后我们都很规矩地平躺着,一动不动,很久。

「睡了么?」她问。

「没。」

「孙愚,我觉得你今天,不一样了。」

「是吗?」

「但我很喜欢。」

她缓缓侧过身子,凑了过来,亲了我的脸颊一下,唇肉很软。

月色莹白,发香弥漫,我觉得胸口很暖。有一种很开心,又很悲伤的感觉在心底蔓延。

我没回应她的吻,只是轻轻将她搂在怀里。

手表上显示着 10:50,离她的尸体被人发现,还有七小时,而离法医推断的死亡时间,只有 1 小时了。

我的计划很简单,彻夜不眠,等着她应有的「死亡」到来。

可是我遗漏了一件很简单的事:

自己这副 18 岁的身子根本没受过专业训练,当我发觉自己产生了异常的困意时,已经无力反抗了。

05

晚上十一点半,我被一盆凉水泼醒。

周妍妍跪伏在地上,头发散乱,嘴角有血迹,拖鞋丢了一只,身上只穿了一件睡裙。

她的身边站着三个黑衣男人,其中两个是极为高大的壮汉,另一个,身形普通,却蒙面,显然是三人里老大。蒙面人正审问着周妍妍。

「我再问一遍,周海峰,现在在哪?」

周海峰?这名字好像很熟悉,可我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我试图起身,却发现自己被双手反剪绑在了椅子上,嘴巴也被堵上了。

周妍妍声音坚定,「我不知道。」

「好,好。」那人笑起来,抽了一把刀,走向我。

「你别伤他,」周妍妍的声音抖着,「你们要找我爸爸,不关他的事!」

那蒙面人没迟疑,瞬间将那刀子刺进了我的肩膀。我闷哼了一声,随后立即忍住了,可周妍妍哭了起来。

我对变故有心理准备的,再加上剧痛,很快便冷静了下来,开始分析眼前的情势。

那刀伤刺了不止两厘米,显然没留情,而用绳子捆我的方法又极专业,限制了所有的关节,一时间根本无法挣脱。

是悍匪。

这应该就是周妍妍死去的原因了。

「周海峰,到底在哪!」那人又问。

周妍妍咬着嘴唇,只有抽泣声。半晌,她摇了摇头。

突然又是一刀。

左腿,三厘米左右,刺入后他没立刻拔出来,而是左右旋动。即便受过训练,我也没法忍住颤抖。

周妍妍的嘴唇咬出了血。

可是,她又摇了摇头。

几乎是同时,那人刺了第三刀。

左侧肋下,避开了肺。

他每一刀都在升级,下一刀,必然是要害了。

「混蛋……」

周妍妍痛哭着,声音却极凶狠。

「混蛋!」

她突然起身,冲向持刀的蒙面人。

可她身边的两个壮汉显然更快,一个立刻拽住了她的头发,而另一个飞起一脚,正中她的小腹。她向后滚了两圈,捂着肚子蜷缩了起来,颤抖着,连一声惨叫都发不出来。

「想说了么?」蒙面人声音变得异常阴森。

像是最后通牒。

周妍妍呕出了一丝血,可她缓缓地,再次摇了摇头。

我心里一沉。

悍匪,绑架,刀子,这些在我当刑警的几年,见得多了。

可是一个 18 岁的姑娘,面对这些,竟仍能保守秘密?

所以,周妍妍的父亲,周海峰到底是谁?做过什么?值得周妍妍宁死不说?

「好吧,」那男人叹了口气,「那就,别怪我了。」

他的刀子直接挥向了我的脖子。

06

鲜血,锐痛。

那男人愣住了。

因为我用手握住了他的刀刃。

拼着皮肤烂掉,我在最短的时间内抽出了双手,可全身和双脚仍被捆着。

我扭转了那蒙面人的手腕,瞬间将那刀子夺了下来,抵上了他的脖子。

这三个人里,他是老大。以他做人质,是我和周妍妍求生的唯一方法。

「放了她。」

那蒙面人笑了一下,一挥手,周妍妍立即被一个壮汉掐住了脖子,硬生生提了起来。

她的双脚悬到空中,无力地屈伸着,嘴里发出轻吟。

「你杀了我,她一定死。」

蒙面人死盯着我,眼里没有畏惧,反倒有种可怖的狂热。

只有重刑犯才有这种眼神,畜生般的眼神。

那一刻,我害怕了。

只一愣神,一个壮汉已经冲了过来,一拳击中我的太阳穴。

「小子,你救不了她。」

恍惚间,我看见蒙面人摆了摆手。

而周妍妍疯狂挣扎着,哭喊着,被他们一步步拖进了卧室。

随后,那间屋子里传出了一声惨叫。

凄厉得像一把锥心的刀。

备案号:YX01OBZqQZJAgpWd

编辑于 2020-09-29 17:32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倒计时 8 小时:目睹初恋坠亡

赞同 365

目录
36 评论

被献祭的爱人:回到过去,拯救你

刘小谦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