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网恋奔现后,我掉马了

所属系列:白日梦甜饼:和你一起度过岁月漫长

网恋奔现后,我掉马了

白日梦甜饼:和你一起度过岁月漫长

和网恋对象奔现。

他说他是快递小哥。

我说我是酒店保洁。

为了攒钱结婚,我们每天下班后去摆摊。

后来,我们在一次豪门聚会上撞见。

他是谢家继承人。

我是他死也不肯娶的未婚妻。

我们:「……」

1

玩游戏网恋了。

对方技术贼溜,声音好听。

而且是个大帅哥。

我们约了线下见面,但身为有警惕心的富二代,我不能轻易泄露有钱的事实。

所以我告诉他,我高中辍学,现在在酒店做保洁。

我:「家里还有一个智障哥哥。对不起,我条件太差了,配不上你。」

这话一发出去,对面沉默了。

过了 10 多分钟,对话框上一直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

我猜他是在纠结怎么拒绝我。

没想到他回复:「我也只有高中学历。现在在送快递,都一样,没什么配不配得上的。」

于是我们约在人民公园散步。

我穿着在拼夕夕买的 5.9 包邮的 T 恤,19.9 包邮的长裙,还拿着两杯蜜雪冰城的柠檬水。

等了几分钟,谢瑾言到了。

他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网球衫,腿很长,运动裤遮不住脚踝,脚上是一双 logo 巨大的「Adidogs」。

剑眉星目,完全不是照骗,比我想象的还帅。

我的小心脏满意地扑腾两声。

谢瑾言小跑到我身边停下,额头浅浅沁出一层薄汗,带来一阵初夏的暖风。

他先是道歉:「不好意思,刚刚没找到地方停车,耽误了一会。」

我很理解地点了点头:「这块是不好停车。」

我在这边吃过好几次罚单呢。

等等!

不对。

我:「你还有车?」

谢瑾言被问住了,表情一僵。

「呃……我有辆电瓶车。这样有空的时候还能兼职送外卖。」

我:「哦。」

真是不容易啊,身兼双职。

不过……天天运动量这么大,怪不得身材这么好。

嘿嘿。

而且一点也没被晒黑,皮肤都这么好。

嘿嘿。

我差点笑出口水,赶紧擦了擦。

我:「工作这么辛苦,还是要保证休息时间。」

谢瑾言眼里冒着叫感动的小星星,反过来关心我。

「大家都辛苦。现在大学生毕业都不好工作,你做保洁也很累吧?」

我:「……」

这问题真是把我问倒了。

我:「挺累的,工作累还是其次。主要是服务行业,有些客人很没素质,看不起我。」

谢瑾言理解地点点头。

「我们这行也是这样,总会遇到不讲道理的客人。」

我怕他多问下去会露馅,赶紧把手里的柠檬水递给他。

谢瑾言感动地说:「我还从来没喝过这么贵的饮料,以前只去门店取过外卖。」

他这话一出口,只叫我听得心生怜爱。

「没事没事,只要 8 块钱,不要客气。」

他笑得有些孩子气。

阳光下,看得我目眩神移。

等等,我猛然意识到不对劲。

我的人设是月薪 3000 的保洁,4 块一杯的柠檬水对我来说,不应该使用「只要」两个字。

幸好谢瑾言正一脸傻笑,没注意到我这句崩人设的话。

我欲盖弥彰地解释。

「我也是第一次。」

第一次喝这么便宜的东西。

我小心吸了一口。

我:?

什么鬼,竟然和我家楼下 300 一杯的柠檬水一个味道。

可恶!当了这么多年的冤大头!

2

我和谢瑾言走着走着,误入公园相亲角。

一堆热情的大爷大妈凑上来把我们团团围住。

「哎呀,长得真好看。你们两个肯定是兄妹吧?肯定是单身吧?过来这边,阿姨给你们介绍对象啊!」

我:「……」

谢瑾言:「……」

眼见着马上就要被人流带走,谢瑾言情急之下握住我的手腕。

他大喊了一句:「我们结婚了。」

然后我俩趁着他们短暂的惊讶,冲出包围圈。

身后传来某位阿姨中气十足的喊声。

「那等离婚了再来啊!」

谢瑾言拉住我狂奔,我们边跑边笑,直到跑到公园另一端的马路上,两个人停下来,狂笑喘气。

路边停着一辆超跑,几个交警正在沿着马路贴罚单。

谢瑾言的动作僵住了。

我顺着他的视线瞥了一眼。

是一辆法拉利,车型流畅,确实挺好看的。

怪不得谢瑾言看得移不开眼。

我安慰他:「这些都是暴发户开的,我们走路更好,又环保又健康。」

虽然我自己也有一辆,但不妨碍我自己骂自己。

谢瑾言:「……」

他:「嗯,还乱停车,没素质的暴发户。」

吃过几次罚单的我:「……」

不要在意!他是无心的!

谢瑾言:「我们去吃饭吧,我请你。」

公园对面就是商业街,一进商场,我就遇到熟人了。

我的闺蜜林舒月。

她穿一身香奈儿,手里提着新款的手袋,身后还跟着一个店员。

原本我们没有撞上,但是店员眼尖看到了我。

她热情地喊了一声:「乔小姐也来了。」

我:栓 Q。

我迅速移开脸,因为幅度太大,还差点扭到脖子。

但林舒月还是看到我了。

她从门店冲出来,疑惑地打量着我衣服上的线头,和手上蜜雪冰城的柠檬水。

我加快脚步,想趁现在赶紧溜走。

但,林舒月显然走得比我更快,她直接拦在我面前:「你在搞什么鬼呢?」

我:「……」

行吧,只能开演。

我哭喊:「对不起啊小姐,上次去你家当保姆,我不应该偷偷吐槽你家猫猫拉的屎臭,虽然真的很臭。但是你已经扣了我的工资了,没必要又来骂我吧!」

林舒月:???

我:「我走了,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希望你和你的猫都幸福,也希望你能找到一个不嫌它屎臭的新保姆。」

3

说完,我一把抓住谢瑾言的手臂,拖着他往前走。

谢瑾言替我生气:「她乱扣你工资?」

我心虚眨眼:「哎呀,有钱人都这样,为富不仁的。」

谢瑾言:「……」

他不动声色地看了我一眼。

「你是不是不太喜欢有钱人?」

我:「呃,很多有钱人都比较花心,人品也不太行。」

谢瑾言沉默了。

停顿良久后,他:「其实,也有少部分有钱人是好人。」

嗯,我知道啊,因为我就是这种人。

不过我装出不信的表情:「不要和资本家共情!」

……

我们停在一家装修精致的烤肉店门口。

我有些犹豫:「看起来挺贵的。」

谢瑾言财大气粗:「没事,我有钱。我一个月 6000 呢!」

我很配合地哇了一声。

6000 块一个月,是我工资的两倍诶!

这时,两个女生走过我们身边,正在聊房贷。

「你说现在房价这么贵,我一个月房贷就要 6000 块,哪里敢结婚生孩子。」

我和谢瑾言:「……」

怎么办,饭还没吃,就已经感觉到贫贱夫妻百事哀了。

我咳嗽了一声,假装没有听见。

「我们进去吧,我好饿啊。」

点单时,那句 6000 块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于是我默默在心里计算价格,争取把预算控制在 150 以内。

然而谢瑾言根本没领悟到我的苦心,生怕我吃不够,殷勤地点了一大堆。

吃着吃着,我爸打电话来了。

他单刀直入:「谢家那孩子回国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见一面?」

我:「……」

几个月前,我突然知道自己多了个「未婚夫」。

对方是爷爷战友的孙子,当年两位老人家口头约定要做亲家,这次谢家回国处理公司事务,便又提起了这个约定。

这段时间家里天天在说这件事,烦得我只好去沉迷游戏放松心情。

也因此因祸得福,认识了谢谨言。

我对着电话敷衍:

「说了我不喜欢不想认识,就这样,我正吃饭呢,你不要影响我心情,害我消化不良再营养不良。」

挂断电话,面对谢谨言关心的眼神,我惨然一笑。

「家里穷,为了给智障哥哥娶媳妇,我爸想把我卖给村主任的儿子换彩礼,但我不会屈服的。」

谢谨言心事重重地放下手中的铁夹。

「如果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告诉我,我其实很有钱的。」

我嗯了一声,心想再有钱也不会比我有钱。

快吃完时,我偷偷溜到前台。

收银员是个扎着丸子头的姑娘。

我:「给 8 号桌结账,但不要告诉我对面的男生。」

丸子头:「呃……什么意思?」

我:「就是等我们来结账的时候,你就说我们是今天第 100 桌客人,抽中了免单。」

丸子头:「好的,我明白了。」

付完钱,我假装若无其事回去,谢瑾言也起身准备去结账。

我担心前台忘记我的嘱托,便跟了上去。

去了之后傻眼了。

前台结账的收银员换人了!

4

前台坐着一个扎双马尾姑娘。

她一看到我们,先是对着谢瑾言小幅度地点了点头,一脸「放心交给我,保证没问题」的表情。

但是她的演技有点浮夸。

她:「哇,恭喜你们,今天可以免单。」

谢瑾言微微一笑,仿佛一切尽在他的预料之中。

他:「是吗?我们这么幸运。」

双马尾:「是的,今天是我们老板娘的离婚纪念日。」

我:???

真的假的?这么巧?

谢瑾言眉头一簇:「离婚纪念日?这个理由不太吉利。」

双马尾:「呃……不好意思,我不太会自由发挥。那今天也是她的二婚纪念日?所以庆祝一下,这个理由您觉得可以吗?」

突然,收银台后面的房门拉开,之前的丸子头女生走了出来。

她一看到我,一边对我使眼色,一边大喊:

「不要收这桌的钱,他们是今天第 100 桌客人,抽中了免单。」

我:「……」

谢谨言:???

场面一度非常混乱。

双马尾和丸子头背过身去商量了好久,然后为难地说道。

「因为收银系统出现了问题,你们这桌抽中了两次免单,我这边给你们发个红包吧。」

我:???

这家店究竟在搞什么鬼?!

我和谢瑾言拿着老板娘的二婚红包走出这家烤肉店。

谢瑾言:「我送你去地铁站。」

可我叫了家里的司机来这个路口接我啊!

我三连拒绝:「不了不了,请务必不要送我。你的电瓶车停在哪里,我送你!!!」

谢瑾言脸上原本开心的笑容消失了。

他沉默了片刻:「要不然我们各自回家吧?」

我猜测谢瑾言可能是不想被我看见他的电动车。

男人的自尊心嘛。

我诚挚地看着他:「我能去看看你的电瓶车吗?我都买不起呢。」

不知为何,谢瑾言听完我的话,表情更绝望了。

他艰难地说道:「好,电瓶车,我可以有。但我不记得停哪了,我们去找找吧。」

找车的路上,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司机严叔打来的。

我捂住嘴,小声说:「严叔,你再多绕几圈,先别来接我。」

严叔:「小姐,我已经绕了 10 圈了,交警都拦住我查了两遍驾驶证。」

我:「没事,又不是假的,让他查!」

刚说完,我就在路边看到我那辆熟悉的劳斯莱斯。

严叔一脸无奈地掏出驾驶证给交警。

「同志,我就是油多,烧得慌,真的不是打探地形的间谍。」

交警:「是吗?我听你方言的口音不太对劲啊?」

严叔委屈了:「我说的是正宗普通话!」

而我此时正从他们两人身边走过。

我:「……」

再坚持一下!

我马上就能上车了。

5

谢瑾言终于找到了他的电动车。

竟然还是粉红色的。

目送他歪歪扭扭地骑车电瓶车远去后,我觉得他也挺不容易,车开得这么烂,还兼职送外卖。

叹气结束后,我坐上了严叔的车回家。

一进门,就见林舒月在沙发上坐着。

她冷笑一声:「说吧,今天发的是什么西北疯?」

我只好如实交代。

林舒月听完:「……」

「装穷骗人?乔明微你可真行,你玩得很花啊。还和快递小哥谈恋爱,你是想去挖野菜吗?他一年的工资,都还不够你游艇一个月的泊位费。」

我无法反驳。

这个话题不欢而散。

晚上,我陪她去新开的酒吧蹦迪。

我穿着小吊带,画着浓妆。

酒吧里灯红酒绿,而我只专心在卡座和谢瑾言发信息。

我时刻记着人设:「在刷马桶,好累。」

谢瑾言:「我刚送完快递,我来帮你刷。」

我惊坐起:「不用不用,酒店不允许非员工进来的。」

谢瑾言:「我有办法,你说你在哪家酒店。」

我:「……」

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我放下手机,跪倒在林舒月身前。

她家是开酒店的。

「姐,我唯一的姐,这次真的需要你救命了。」

说动她之后,我俩往酒吧门口冲。

突然,我顿住脚步,差点在台阶上摔跤。

我指着眼前那个帅气的身影。

「那个人,好像谢瑾言啊?」

他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帅得闪闪发光。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我们快撞上了!

你们这辈子,有没有为爱拼过命?

我有。

6

我迅速侧身躲进走廊阴影里,随手抓住路过的服务生。

「给你一万块,把衣服脱了。」

服务生有点为难:「姐,我们这是正规酒吧。」

你想什么呢?!

我披上服务员的外套,拿起他托盘里的酒和纸巾。

酒直接泼到脸上,用纸巾随手抹了两把,勉强算是把浓妆卸掉。

做完这一切,谢瑾言也走到了我的身边。

在这窄窄的走廊里,我们狭路相逢了。

他:???

我先发制人:「你不是在送外卖吗?怎么在这里。」

谢瑾言:「……」

他身边站着一个打扮时髦,梳着脏辫的帅哥。

帅哥脸上写着问号:「外卖?什么外卖?」

谢瑾言反应迅速,推了他一把:「你刚刚吃完你就忘了?」

帅哥:?

谢瑾言眯着眼,目露威胁:

「我是外卖小哥,你刚刚下单了一份螺蛳粉,蹲在马路边上吃完了,你不记得了吗?」

帅哥表情呆滞:「你吃错药了?」

谢瑾言:「对,他还吃了药。他吃得太急了,我还去旁边给他买了消食片。所以他喊我进来拿钱。」

哦。

听起来挺合理的。

谢瑾言从慌张中冷静过来,他盯着我的外套,和湿哒哒的脸。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呃……我在酒吧做兼职,这里刷马桶给的小时费比较高。」

谢瑾言眼里的怜惜都快溢出来了。

他:「还剩几个马桶,我帮你刷。」

说完,他凶巴巴地看向旁边的帅哥。

「你刚刚说你是这里的老板?我想留下来刷马桶,你有意见吗?」

老板:「……」

「我哪敢有意见,我欢迎,你最好天天来刷,我还能卖门票,收点参观费。」

……

我和谢瑾言分头拿着两把刷子,站在酒吧卫生间门口,脚步不敢往里迈。

这个钱,真的非挣不可吗?

我:「要不你先出去等我吧?我是熟练工,刷得快。」

等你走了,我就随便待几分钟再出门。

谢瑾言不肯:「多一个帮手总是好的,我不能留你一个人。」

靠,你为什么这么倔强!

简直又搞笑又心酸又有点甜蜜。

我五味杂陈。

我还想再劝劝,谢瑾言打断了我:「别说了,早点刷完我送你回去。」

说完,他就往里冲。

在旁边站着看笑话的老板拦住了他。

「咳,不是我不想给你这个机会,只是需要这个工作的人太多了。」

老板指了指酒吧舞池里的男模们。

「他们都想来刷马桶。」

男模们全下来了,把我和谢瑾言团团围住。

「哥,你把这个马桶让给我刷,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姐,我家宝宝才 3 岁,都看不起病,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

我:「你看起来不到 20 岁,都有 3 岁小孩了?」

男模:「呃,我是说我家狗,它也是一条生命啊。」

说完,他们蜂拥而上,抢走了我和谢瑾言手上的马桶刷子。

我和谢瑾言四目相对,我内心无比庆幸,脸上却装出一个苦笑:「他们看起来比我更需要这个工作。」

谢瑾言也松了口气:「嗯,偶尔助人为乐也不错。」

我:「那我也下班了,我们先回去吧。」

现在只想赶紧逃离这个不吉利的酒吧。

7

我和谢瑾言并肩走在酒吧外的马路上。

风有点凉,我们都被吹得瑟瑟发抖。

谢瑾言注意到后,挡在我身前。

他:「送你回家。」

我晕呼呼地说了声好。

他继续问道:「你家在哪里?」

我:「……」

很好,清醒了。

我的家……在哪里呢?

滨江帝景的别墅区?

很显然,这不是符合我人设的回答。

我 CPU 烧干了,总算想出了一个回答。

「我住在滨江酒店的宿舍。」

林舒月家的酒店,离这里大概半小时车程。

我:「你电瓶车在哪,载我回去吧。」

谢瑾言动作一顿:「呃,电瓶车被偷了,我们打车吧。」

我有点犹豫:「但是现在这个点打车很贵的。」

谢瑾言漫不经心一笑。

「总不能让你吹风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好像一个霸总啊。

我捂住发红的脸颊,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脑子进水了。

哪有送外卖的霸总。

到了酒店门口,我和谢瑾言深情告别。

而林舒月双手环胸,冷漠地指着酒店门口的草坪。

「看到那块草坪了吗?姐姐给你留着,以后姐姐酒店里的野菜,只准你一个人挖。」

我:「……」

林舒月:「国内的挖完了,我再送你去欧洲挖。我家的酒店开到哪,野菜都是你。」

我简直无语:「那可真是谢谢你了。」

……

在酒店的总统套房里,我睡前刷手机。

大数据给我推送了一条小红薯笔记。

「友友们,今天真是笑发财了,本打工人在某跨国集团的国内公司上班。今天第一次见到大老板的儿子,也就是我们未来的总经理。不是因为我突出的摸鱼能力,而是因为我的贫穷。」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公司待遇比较好,同事们几乎都有车,只有我每天骑一辆破烂小电瓶。中午,我骑车路过经理秘书身边,他当场把我的车给征用了,说要借给总经理骑。」

「原以为是开玩笑的,没想到事后总经理真的还来和我道谢了。他本人长得巨帅,也很有礼貌。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说要多给我发一个月奖金。哈哈哈,我真是天选小财神!」

评论都是在「接多发奖金」「沾财运」。

我哈哈哈一笑,也顺手回复了一个「蹭蹭」。

然而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却止不住地做噩梦。

梦里,我穷困潦倒,真的在全球巡回挖野菜,最后还因为吃太多变成了一只兔子。

早上睡醒离开酒店时,我的视线控制不住地往酒店外的草坪上飘。

没忍住拔了一根草,尝一口。

呸,真苦。

8

和谢瑾言的感情逐渐加深后,我开始想办法向他坦白我的家境。

为了防止被当作骗子,我决定循序渐进。

我:「你最近工作忙吗?」

谢瑾言秒回:「最近业务量大了一些,但总体还好。」

我:「你最近有空的时候,多看点赘婿小说,以后用得着。」

谢谨言:「???」

我以为他没看过,详细解释:

「一种小说题材,讲述男主角嫁入豪门后,如何努力取得老婆的欢心的故事。」

谢谨言:「……虽然不太明白,但是好的。」

我突然又想起一件事:「周末我有点事,可能没时间和你见面了。」

我家和谢氏集团之间开展了一项大合作,周日上午举办签约仪式。

重大的商业合作,我必须出席。

推脱了无数次,和那位叫谢什么之间的见面总归还是要来了。

我一时心虚,给谢瑾言发信息:「不管怎么样,我都是喜欢你的。」

谢瑾言察觉到异样:「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我:「周末回村里办点事,还要和村主任的儿子见一面,不过我绝对不会喜欢他的。」

谢瑾言:「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告诉我,千万别一个人扛。我这周也要回村里参加酒席。等我回来,我想把你介绍给我的家人。」

我回了句好。

放下手机后,我发誓要在这场庆功会上彻底断了父母的念头。

什么娃娃亲,我,绝不对和那个谢什么在一起的!

……

庆功会在林家的酒店举行,包下了整个宴会厅。

我到场的时候,有记者举着话筒问:

「乔小姐,听说你和谢家继承人之间有婚约,这次两家公司的项目企划,是否意味着两家以后会开展更深层次的合作呢?」

我:「娃娃亲只是长辈们的玩笑,我们两家一直都保持着亲密的合作,不需要再通过商业联姻的方式来增强感情。」

记者眼神一亮:「听说你和谢家继承人之间关系不佳,这个消息属实吗?你怎么看待你们的娃娃亲呢?」

我脸上是商业假笑:「我和谢先生从没见过,关系不佳的消息纯属谣言,娃娃亲什么的,只是长辈们的玩笑罢了。」

说完,我没再停留,赶紧进入会场。

会场里坐满了人,我一眼望过去,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

那人穿着高定手工西装,高挑英挺,莫名有些眼熟。

我脑子里蹦出一个名字,但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怎么可能是谢瑾言,他正在回村的路上呢。

我目不斜视地走向自己座位,突然整个会场光线变黯淡,顶部的射灯在黑暗中凝聚成巨大的光束。

不会吧?

我心中有些不妙的预感,不会真的要这么浮夸吧?

顶部的光束精准地照在我身上,随之响起主持人中气十足的声音。

「有请新项目的负责人,乔明微乔小姐……」

介绍完我之后,又一道光束从天而降,照在另一个人身上。

「和谢瑾言谢先生上台。」

于是我扭头看了过去——

……

这位未曾蒙面过的未婚夫长得很帅。

在灯光照射下,英俊的五官更显深邃,矜贵得体,风度翩翩。

唯一的缺点就是长得太眼熟。

很像我那个自称正在村里吃酒席的男朋友。

我:「???」

谢瑾言:「???」

9

会场响起一阵阵掌声,身边人都在恭喜我们两家强强联手,势必会在商场掀起新的巨浪。

可我心里的巨浪已经足够掀翻整个会场。

谢瑾言?真的是谢瑾言吗?

是做梦吧?是不是我潜意识里嫌弃他快递小哥的身份,所以臆想的?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

我和谢瑾言在这掌声中石化了。

直到周围人窃窃私语的音量逐渐加大,我才找到对身体的控制权,机械的迈动脚步上台。

谢瑾言走在我旁边,我伸手掐了他手肘一把。

「痛吗?」

谢瑾言摇摇头:「我失去知觉了。」

隔得这么近,连他眼下那颗泪痣我都看得一清二楚,何况声音也和我记忆中一模样。

真的是你!

主持人念着精心准备的台词,我面无表情,心里正在破口大骂。

骗子!混蛋!什么快递小哥,居然把我骗得团团转!

还合作什么,跟这种没诚信的家伙合作,明天我家就得破产。

主持人递了个话筒给我:「乔小姐现在有什么想法吗?」

我:「感慨万千。公司从爷爷交到我爸手里,我们家族理念就是诚实做人,本分经营。今天的事情更是提醒我要做一个诚实的人,吃饭,睡觉,只讲真话。愿社会没有欺骗。」

谢瑾言:「……」

主持人:???

她:「哈哈,很有哲理,谢先生有什么想说的吗?」

谢瑾言:「乔小姐说得对。」

主持人:你们这么不配合,这场面我一个人很难撑住啊!

幸好主持人职业素养超群,舌灿莲花,靠一个人撑起了场子。

当我和谢瑾言彼此交换了签好的合同后,她松了一口气。

她:「让我们一起预祝合作顺利,两家集团的关系迈入新台阶。」

说完她落荒而逃,把采访机会留给台下的记者。

之前采访我的女记者抢到了提问权。

她:「请问谢先生如何看待两家的联姻?刚刚采访乔小姐,她对这门亲事表现得极为抗拒。」

谢谨言瞥了我一眼。

我:「……」

这是竞争对手公司派来挑事的吧,为什么不问点项目相关的问题。

面对谢瑾言的目光,我直接瞪了回去。

谢瑾言嘴角闪过一丝浅笑:「我倒是觉得长辈们真知灼见,做的决定都令我叹服。」

记者双眼兴奋得发光:「谢先生的意思是,对这门亲事很满意?」

我:「……」

这是财经周刊还是八卦公号啊,怎么混进来的?!

记者又转向我:「乔小姐,我们刚刚收到一组网友爆料的照片,请问你对此怎么看?」

什么照片?

我接过来一看,竟然是我和谢瑾言在肯德基吃东西的偷拍。

拍得很清楚,连抵赖的空间都没有。

打脸了。

我强撑着抵赖:「吃饭时候拼桌罢了,请不要过度联想。」

记者:「是吗?我不信。」

我:「不信可以问问谢先生,他从小到大的人生梦想就是吃肯德基。」

至少约会的时候他是这么说的。

谢瑾言:「……」

我示意主持人把话筒给下个记者:

「谢谢捧场,庆功宴结束后给每人送个新款 LV,没正经问题就别问了,说的我也饿了,大家去吃饭吧。」

人群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这次是真心的。

10

虽然我现在很想走,也很想给谢瑾言来一拳,但是庆功宴结束前,我们谁也不能离开。

我爸和谢伯父在上座,推杯换盏,聊项目前景。

我和谢瑾言站在他们身边,面面相觑,试图用眼神杀死对方。

彼此之间不说话,交流全靠手机。

我:「村里的酒席好吃吗?快递小哥,你可真会编啊。」

谢瑾言:「村主任的儿子帅吗?酒店保洁,你也不逞多让。」

我:「呵呵,不是国外长大的吗?成语用的挺溜。」

「……」

我们两个的消息提示声此起彼伏,我爸终于听不下去了。

「别玩手机了,去和小谢聊聊工作。」

我:「和他没什么好聊的,我对送快递不感兴趣。」

我爸:???

这时,有个服务员路过我们身边,我无意中和她对视一眼,两人都愣住了。

这人我认识,有一次谢瑾言来酒店看我,我装成新来的员工和她一起搞过卫生。

小慧一看到我:「你怎么在这里偷懒?卫生间的马桶刷了吗?」

我:「……」

我爸:「???」

她再看向谢瑾言:「小谢也在啊,我那边有几个快递要寄,你等会过来收一下。」

谢瑾言:「……」

谢伯父:「???」

说完,小慧轻飘飘地离开。

她挥一挥衣袖,只留下一地烂摊子。

我爸:「她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马桶,快递?」

我赶紧把谢瑾言推出来。

「我不知道,你问他是什么快递?」

谢瑾言:「……」

在四只眼睛的压力下,谢瑾言额头沁出了汗,我也心虚地屏住了呼吸。

幸好,这时候有人过来找谢瑾言敬酒。

他热情地迎上去:「需要融资是吧?我记得你们公司,虽然项目挺烂的,但是我今天可以和你聊聊。」

于是,四只眼睛的压力落到我这边。

我:「……」

我在原地转了一圈,没找到任何能聊聊的人。

我捂住肚子:「我不舒服,谁也别拦着我。」

10

好不容易挨到庆功宴结束,这一整天都是噩梦!

当我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我睁开眼:谢谨言这个骗子!我好气!

我闭上眼:算了算了,别气了,睡觉。

我又睁开眼:我真是个大傻逼。

再一看手机,靠,3 点了。

可恶,都怪谢谨言。

我忍不住点进微信骂他。

我:「你这个骗子。」

谢谨言秒回:「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你怎么还没睡?」

谢谨言:「我还没缓过来,睡不着。」

我:「太好了,漫漫长夜,你好好反省吧。」

隔天,林舒月来我家,近距离嘲笑我。

她听完我的悲惨经历后,非但没有同情,还恭喜我告别了挖野菜的命运。

我一口闷了香槟:「我好苦,第一次谈恋爱就出师不利,也许我应该断情绝爱,好好搞事业。」

林舒月:「你们两个互骗不成最终掉马,这简直就是一段爱情佳话。」

呸,什么佳话,保证明天我们两个就成了圈内笑话。

我生无可恋地叹了口气。

林舒月:「对了,我今天是来给你送东西的。」

她拎出几个袋子:「快递小哥寄到酒店宿舍的,估计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我替你带过来了。」

我随便摆了摆手:「扔了。」

刚说出口,我就后悔了。

在林舒月戏谑的眼神里,我欲盖弥彰地解释:「我就是好奇想看看。」

包裹拆开,先掉下来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微微,这是我网购的仿款,10 元一件,特别便宜,希望你喜欢。By 谢瑾言。」

我把里面的衣服拎出来一看,全是香奈儿,还正好和林舒月今天的外套一模一样。

林舒月:「我再也不穿香奈儿了。不过你看到这些是什么心情?」

我有点感动,但是我不承认:「这对我来说算什么,李白会稀罕别人给他送诗吗?」

林舒月呵呵一笑:「随你,浑身上下嘴最硬。」

……

送林舒月出门,我发现对面马路的别墅正有人进进出出。

换新邻居了?

隔壁邻居原本是个讨人嫌的有钱人,家里总是小三小四小 N 齐齐上阵打架,为了吃瓜,我还特意买了副望远镜围观过。

可惜他后来破产,再也没机会看现代武侠大片了。

也是因为他家那些破事,让我潜意识和谢瑾言网恋时隐瞒了自己身份。

我盯着人家别墅多看了两眼,就看到了谢谨言穿过喷水池,从别墅门口出来。

我:「……」

怎么哪里都有你?

他指了指马路对面的别墅:「我买房了。」

我:「哦,恭喜。」

说完我想走,谢谨言快步拦在我身前。

我:「你到底想说什么?」

谢瑾言深呼吸一口气:「好吧,我是来道歉的。对不起,我不应该骗你。」

我:「听到了,但还没决定原谅你。赘婿小说以后不用看了,你不一定有机会。」

「等等。」谢瑾言情急之下,一手撑在了我身边的墙壁上。

「我不是有意骗你的。当时你说你是酒店保洁配不上我,我怕自己说出实情,你会以为我是骗子,我怕你拉黑我。」

我根本没听清楚谢瑾言在说什么,心里全都是——

我被壁咚了?

这么近的距离,我能看到谢谨言眼里的红血丝。

看样子果然没睡着。

我满意地点了点头:「嗯,我们这叫互相诈骗,黑吃黑。不过我觉得亲密关系需要诚实,显然我们两个都不具备这项美好品德。」

「回去吧邻居,前面这条马路就是新时代的楚汉河界。」

11

一回家,看到谢瑾言送的衣服,我更心烦意乱。

我爸从楼上下来,又添了一把火。

「晚上小谢来我们家吃饭。」

我:???

「为什么?凭什么他想来就能来。」

我爸根本没搭理我的抗议:「你想去也能去他家。」

我无能狂怒:「行,那你们吃吧,我出去。」

「出去干嘛?帮林家酒店刷马桶吗?」

我:「……」

我结结巴巴:「你,你都知道了?我都还没做好直面这件蠢事的准备呢。」

我爸哼了一声:「小谢上午来找我了,说他决定回国,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

我觉得自己需要静静。

我刚开着我的劳斯莱斯出去,就发现身后一辆迈巴赫紧跟了上来。

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果然是谢瑾言。

呵,看你能不能跟上。

为了甩开他,我忽略了导航指引,在路口随机左转右转,竟然下意识地开到了第一次约会的人民公园。

我只恍惚了一秒,就又在后视镜看到了那辆法拉利的影子。

靠,我忍不住加速,在路口转了一圈又一圈。

直到被执勤的交警拦下。

交警:「查下驾照。」

我:「……」

他打量了我车几眼:「前段时间,也有个开这款车的可疑分子。」

我:「……」

我指着后面的法拉利:「后面那辆车车主刚从美国回来,他可能没有国内驾照,您去查查他。」

交警充满使命感地去了,出发前还夸我普通话很标准。

而我找了个车位,停车后再一次去了人民公园。

身后没再见谢谨言的身影,我一个人走着走着,又一次来到了当初的相亲角。

相亲角还是那群熟悉的人,上次那个熟悉的阿姨一见我就兴奋地挥手。

「姑娘,你怎么来了?」

我伤感的说:「离婚了,阿姨您给我再介绍一下吧。」

阿姨说没问题,她拉着我从头看到尾。

「阿姨可是这里的老人了,这些人的条件都印在我脑子里,你说你想要什么样的?」

我脑子里想着谢谨言:「我想找个有钱的,身家几十个亿的那种。」

我继续补充:「还要像我前夫那么帅。」

阿姨:「……」

阿姨:「这种没有,要求这么高的话,这边建议你们复婚吧?」

我委屈道:「可是他不诚实,他和我撒谎。」

阿姨严肃起来:「他骗你什么了?」

我:「他很有钱,但是骗我说他没钱。」

阿姨:「……」

「这装穷怎么能算骗人呢?人,可以装穷,但不能真穷。有钱总比没钱好吧?」

我嘴角一抽:「阿姨,你可真会劝,我都要怀疑你是他花钱请来的了。」

阿姨心虚地眨眨眼:「哈哈,这么明显吗?」

我:?

阿姨:「哎,我本来也不想的,但是小谢给的钱实在太多了。」

我:……

靠,这个世界怎么回事?还有没有真心了!

阿姨尴尬一笑:「哎呀,但我的话是真心的。你再好好想想,顺从自己心里的声音吧。」

她说完,谢谨言的身影从树后冒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两杯蜜雪冰城的柠檬水。

看样子他并没有无证驾驶。

他走到我旁边,坐在凳子的另一边。

我们谁也不说话。

谢谨言把柠檬水放在我手边。

我有点渴了,决定不难为自己,拿起柠檬水吸了一口。

谢谨言:「我昨晚通宵做了一份 PPT,你看看。」

说完,他递给我一叠砖头厚的 A4 纸。

我:什么鬼?

我打开随便翻了几页,发现上面详细记录了谢谨言的各类信息。

从各个年龄阶段的照片,到一路以来的求学经历,甚至连名下的个人资产都有,还精确到了小数点后两位。

我偷偷数了一下,很好,没有比我有钱。

谢谨言:「我这几天熬夜做了这份简历,微微,我的人生对你没有任何秘密。」

「你能原谅我吗?」

说到这个问题,我也很有责任。

我握紧手机,有些犹豫地开口:「那你能原谅我撒谎吗?」

谢谨言猛点头:「当然可以。」

风吹着公园的桃花瓣四处乱飘,我闻着这股桃花香,突然有点犯困。

我打了个哈欠:「那行,我们扯平了。资料我先收下,你等着吧。」

谢谨言眨了眨眼:「那你什么时候能看完,然后给我答复?」

我:「尽量吧,但是最近太忙了,可能没什么空。」

谢谨言自告奋勇:「你在忙什么,我可以帮你!」

我:「准备回去睡一觉。」

谢谨言没话说了,他叹了口气:「没问题,我可以等,你慢慢看吧。」

「行,那走吧!」

我站起身,拍掉裙子上的花瓣,对谢谨言伸出手。

「回去吃饭。」

(全文完)

备案号:YXX16kR4Ob8hExLB8NUK1XO

编辑于 2023-03-20 18:01 · 禁止转载

赞同 1748

目录
127

白日梦甜饼:和你一起度过岁月漫长

唐饼饼啊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