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1我的学生是玩偶

所属系列:别回头,他在你身后 宅夜千

我的学生是玩偶

失魂忌念日:别回头,他在你身后

1

刚上大学那年特别背,还没到学校就在医院待了一段时间,花了不少钱,手头拮据。

回到学校之后,我不得不计划周末去打工。

而作为英语专业生,给中小学生做课外辅导是比较轻松、也比较稳定的兼职。

学校在大学城、郊区、附近有村子也有新兴的小区,家教需求比较稳定。

不过,一般是小区里的家长才会比较注重孩子教育,但我接到的第一个家教兼职,却是来自附近某个村里。

是个小学男孩。

住在方夏村自编 44 号住宅。

这兼职是室友李小霞介绍给我的,她是个很神秘的女孩子,不怎么爱说话。

另外一个室友叫温佳佳,像她的名字那样,温文尔雅,是个乖乖女。

寝室就只有我们三人,另一个跟我同乡的女生反而一直没有来报到,小霞跟佳佳虽然问过我几次,我都说不知道。

但其实我知道。

只是……

不重要。

这个秘密我收在心底就好,她们不需要知道。

因为就我们三个,也能相处得很好。

譬如小霞,她知道我要兼职赚钱,还帮我介绍家教呢。

虽然是在村里,但小霞是本地人,所以应该靠谱。

我还想着要是成了,回来得请她吃个饭。

却没想到,后面居然发生了那么多事。

2

我加了雇主陈阿姨的微信,约了周六下午过去试教。

那天下午两点出发,我踩共享单车大概花了半个小时才来到方夏村。

村子是那种普通的村子,一座又一座自建房,房与房之间相隔挺远。

我根据陈阿姨给的定位,找到了自编 44 号住宅,这是座三层楼带前院的普通民房,乍一看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把单车停好,面对紧闭的双开木门,我愣是没找到门铃。

只能敲门。

「咚!咚!咚!」

门环扣在木门上,发出的声音很低沉。

我还想着这声音里面怕听不到,想要拿出手机联系陈阿姨。

可是门却「吱呀」一声,缓缓开了一道缝隙。

同时,一把模糊不清的声音从黑暗的门缝中传了出来:

「好暗……」

我正觉得奇怪,想问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

可是我刚凑上前去,却被门缝里突兀出现的一只眼睛给吓了一跳。

那是一只浑浊得几乎没有眼瞳,只有眼白的眼睛!

它镶嵌在皱纹多得跟褶子一样的半张脸上,显得特别可怕。

当时外面还是大太阳,我却惊得背脊发凉。

不过随着门缝越开越大,这眼睛的主人露出全貌,我才稍微好了一点――

她就是个普通的农村老太太,约莫五六十岁。

头发花白,满脸皱纹,微微有些驼背。

应该只是眼睛坏了一个,她另一只眼睛是完好的。

见到我,她率先问:

「你是来,做家教的吧?」

我反应过来,连忙点头应答:

「是的是的,我是跟陈阿姨约好了的……请问她在吗?」

我还觉得奇怪,刚刚那句「好暗」不是她说的,因为声线完全不同。

老太太丢下一句:

「我就是,进来。」

我又惊愕了一番,她是陈阿姨?

没想到她年龄这么大。

木门被打开一扇,陈阿姨转身进去,我往屋里张望了一眼,里面除了暗一些,没有什么异常。

当然也没有其他人。

我甚至怀疑,刚刚开门时听到那句「好暗」是我自己脑子里的想法,因为这房子是真的特别暗。

想着外面还光天化日,这又是室友介绍,应该没什么问题。

所以,我跟着走了进去。

3

大厅里。

陈阿姨给我倒了水,转身就递过来一张百元大钞,我没想到她会提前给钱。

她用那只浑浊的眼睛盯着我,说:

「姑娘,有劳你了,我孙子比较特别,得你多费心。」

我连忙道谢:

「哪里陈阿姨,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的。」

至此,除了房子有些阴暗,除了陈阿姨有些吓人,并没有其他不适的地方。

我也为自己挣了钱而感到开心。

所以我是开开心心地跟着她上了二楼。

上去楼梯后是一条走廊,特别暗,头上只亮着昏黄的灯泡。

走廊两旁房门紧闭,陈阿姨带着我直接走向了走廊尽头的房间。

那房间开了半边门,可以看到,里面也很暗。

潮湿,阴冷,和暗。

感觉这里跟外面就是两个世界,明明外面正阳光灿烂。

进了房间,里面也很普通,有床铺,有书桌,书桌上亮着台灯,整个房间也只有台灯的光亮。

因为窗户拉上了厚厚的窗帘。

书桌前放着两张椅子,一张上已经坐着一个身影了,背对着门,看背影比较瘦弱。

陈阿姨站在他身边招呼我过去,在他身旁那张椅子,正是留给我的。

我没多想,径直走过去,还热情地跟小朋友打了招呼:

「你好,我是你的英语专业家庭教师,我叫周小兰,以后我们要一起……」

我「加油进步」,还没说出口呢,整个人就僵在了原地。

因为我终于看到我的学生了!

我来到书桌前,来到他的旁边,终于看到他的容貌――

他居然是一个,布娃娃?

而且还是一个非常丑陋的布娃娃,他的皮肤是用麻布缝合成的,双眼是像纽扣那样的圆形物品,嘴巴是用红色的粗线缝上去的,鼻子则是直接贴了几块麻布上去。

他套着衣服被「坐」在椅子上,从背影看过去,俨然一个真人模样,

但在黄色的台灯照耀下,他的「表情」却显得异常诡异。

尤其是那用红线缝织而成的嘴巴,似笑非笑,皮笑肉不笑。

陈阿姨见我呆住,连忙俯身在这丑陋的布娃娃耳边说话:

「小杰,周老师是来给你辅导功课的,你以后呀要……」

我从惊愕中反应过来,忍不住直接打断了陈阿姨:

「这,这是开玩笑吧?他是一个布娃娃啊!」

陈阿姨猛然抬起头,那只浑浊的眼睛像死人眼一样等着我,我后背顿时竖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她反应非常激烈地伸出手,一边捶打书桌桌发出「砰砰砰」的声响,一边像疯了那样吼道: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他可是我的宝贝孙子!他不是布娃娃!他是我的宝贝孙子!你这个老师怎么乱说话!你……!」

那瞬间,我整个人都傻掉了。

陈阿姨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从一个普通的农村老太太变成张嘴大吼的诡异老妖婆!

她的表情异常扭曲,仿佛要把我大卸八块,然后吃进肚子里。

我突然意识到,我现在正身处魔窟,房子里除了这个老妖婆之外,也不知道有没有其他同样神经的怪人。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差点就要哭出来了,但是我仅剩的一点理智还在告诉我:

要稳住她,要稳住她。

不然就死定了。

我连忙颤抖着声音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我开玩笑的,我这就,这就帮……帮他补习……」

陈阿姨听完,又立刻变了一副表情――

她刚刚那扭曲的五官立刻摊平,嘴角甚至还刻意拉扯开,咧出一道微笑。

这微笑在她满脸皱纹的衬托,以及黄色台灯光亮的映照下,显得更加恐怖。

她的语气也马上变得温柔无比:

「那就麻烦周老师你了,请你现在就开始吧。」

我的手抖得不行,但还是把背在肩膀的背包卸了下来。

因为手抖,我连拉开背包拉链都试了好几次才成功。

我把教案掏出来的时候,差点直接掉在地上,但是我不敢让它掉地上。

我是真的害怕,害怕得要死!

在陈阿姨温柔的注视下,我只能颤颤巍巍地在「小杰」旁边坐了下来。

我知道,我浑身颤抖。

陈阿姨满意地点头,又俯身对「小杰」说道:

「你乖乖学习喔,我下去给你们切水果。」

说完这话,陈阿姨转身离开,离开了这诡异的房间。

我全身抖得不行,都不敢回头,我只听到了关门发出的细微声响。

我的眼泪也忍不住渗出了眼眶。

可是我都不敢哭出声来。

4

我颤抖了大概有两分钟。

这两分钟,我都处于一种魂不守舍的状态。

旁边那个「小杰」,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越发显得诡异,尤其是在陈阿姨发飙过后。

我从没遇到这么诡异的事情,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我不敢乱动,因为我感觉,我要是突然想跑,陈阿姨可能随时会发飙把我给弄死!

冷静下来以后,我偷偷转身想看看房门是不是关起来了,我是不是被锁起来了。

然后发现――

门并没有紧闭。

我才刚想舒一口气呢,却又猛然看到,在黑暗的门缝中居然挂着一只白色的眼睛?

是陈阿姨那只浑浊的死人眼!

她出去之后,居然还伏在门外偷窥?

我顿时缩了回来,不再敢再转身去看。

这不争气的眼泪又差点流下来了……

我不能哭,我要振作,我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她偷窥的目的,应该是在确认我有没有给她的「宝贝孙子」补习吧?

我瞥了一眼「小杰」,在橘黄色的灯光下,我总觉得他跟一开始的时候有些不同。

他那用红线缝织成的嘴巴,似乎咧开得更多,「笑」得更开了。

仿佛在嘲笑我。

我颤抖着手翻开教案,带着哭腔开始了「授课」:

「小,小杰同学,我,老师今天给你巩固一下基础,我们从……」

我对着教案,一字一句机械式地读着那些句子,然而我的大脑还在想着如何保命。

这时候,我才忽然想到求救――

手机啊。

刚刚受到的冲击太大,我真的没想到手机。

可是,身后那老婆子说不定还在盯着我。

所以我灵机一动,对「小杰」说道:

「小杰同学,那个,这个单词的读音很难,我给你,展示一下,正宗美式发音是怎么样的……来,等我一下……」

我战战兢兢地从口袋里把手机掏了出来,因为手指出汗,指纹都解不了锁,我来回按了好几次才用密码解开屏幕。

刚想打开微信,我又傻眼了――

信号全无!

不可能,这又不是荒郊野岭,怎么可能没有信号?

唯一的解释是,这个房子里有信号屏蔽器。正当我一戳一戳屏幕,期待能出点奇迹的时候,一只干枯修长的手掌突然伸了过来,它一把拍在我的手机上,只一瞬间,就把手机给掏走了!

我大惊,连忙回过头来,却发现陈阿姨居然不知何时站在我身边了。

她枯萎的脸上挤出笑眯眯的表情,对我说:

「学习不要玩手机,我替你保管。」

她越是笑,就越是让我不寒而栗。

而说完这话,她又迅速转身离去,完全没有留给我说话的时间。

但其实,我也不太敢说些什么。

那一刻我心都凉了。

我真觉得自己走投无路了。

我只能结结巴巴地继续给「小杰」讲课,可讲了些什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5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

我还是高度警觉,并机械式地念着教案,在为「小杰」上课。

一百块是两节课,一节课 40 分钟。

也许是在 40 分钟的时候,门被推开了。

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我脖子一缩。

好在不是来杀我的。

陈阿姨端着一个盘子出现在书桌前,只见她一边放下盘子,一边「温柔」地说道:

「周老师,辛苦了,小杰听得很认真,他很喜欢你呢,课间休息你先吃点水果。」

「好,好的……」

我只能温顺地答应着,但看到盘子上的「水果」,我颤抖着的手停在半空,实在伸不过去。

这不是水果,而是另一个玩偶。

一个粗糙诡异,甚至,看起来跟我很像的玩偶。

我是短发的,它也顶着乱糟糟的短发;我穿着白色衬衫蓝色牛仔裤,它也是白色上半身蓝色下半身。

见我僵硬着动作,陈阿姨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僵硬:

「对了,要加点果酱……」

说罢,她伸出枯槁的爪子,将手中的一把黏稠泥土,缓缓地洒在了这只「水果」玩偶的身上。

那像流水一样倾泻而下的泥浆,一点一点,徐徐活埋了它。

我仿佛听到这个玩偶在说:

「好暗……」

我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因为这像极了某个似曾相识的场景。

也像此刻我所在的困境。

我只能颤抖着声音,求饶似的解释道:

「那个,陈阿姨,我,我不饿……」

眼看着这老婆子脸上的褶子涌动,表情开始扭曲,我连忙补充道:

「因为小杰,他学得很快,正学到关键的地方,我,我就不吃东西耽误了,免得间隔开时间,对他知识点的吸收不好……」

陈阿姨这才笑逐颜开,满意地点了点头,说:

「还是周老师你想得周到,以后你就是小杰的专属家教了。」

听得我头皮发麻。

还专属家教,要是能活着出去,打死我都不会再进这个屋子来。

可当下,我还是要乖巧地道谢:

「谢,谢谢陈阿姨。」

她有俯下身子,在那个丑陋的布娃娃耳旁温柔地叮嘱:

「小杰,你也要加油喔,奶奶待会给你跟周老师准备好吃的。」

听得我胸口一阵翻腾。

不过,陈阿姨如此关心小杰学习的表现,倒是让我忽然心生一计。

也许,是我能逃出去的希望。

6

在又自言自语地读了一阵子教案之后,我下定决心,重重呼出一口气。

然后拿着自己的教案本,坚定地站了起来,转过身。

这一次,陈阿姨并没有在门外偷窥。

鉴于陈阿姨非常重视「小杰」的学习,我觉得这是我能逃出去的希望。

我拿着教案推门出去,镇定地穿过走廊,一步一步,稳稳走下楼梯。

也亏是在上面坐了那么久才能镇定下来,要是一开始那种被吓到的状态,我肯定连滚带爬的。

下了一楼,前面是大厅,大厅左边是那扇木门,右边是厨房。

我很想往大门方向冲过去的,但我残存的理智告诉我,不能那样做。

只要有一个简单的门锁,那我想跑的意图就会彻底暴露,她听到声响后出来抓住我,完全就是瓮中抓鳖。

我要掌握主动,这也是我把教案本一起拿下来的原因。

我站在大厅里,朝着厨房喊道:

「陈阿姨,你在吗?」

陈阿姨的脚步声瞬间响了起来,蹭蹭蹭的,似乎相当紧张。

她是提着水果刀过来的。

我抢先一步拿起教案本,指着上面说道:

「陈阿姨,你看这,这里要学到音标,我要回单车上那一本音标书,才比较方便教学。」

这番话,在我心里已经默念无数遍了,所以在面对陈阿姨时才能说得那么流畅。

哪怕她用她那诡异的眼睛盯着我不放,哪怕她手里还有一把锈迹斑斑的水果刀。

我也仍然表现得非常坦然。

陈阿姨自然是看不懂英文教案的。

她疑惑了片刻,也许是考虑到她宝贝「孙子」学习需要,她居然同意了:

「好,那我,开门给你。」

说罢,她率先朝着大门走过去。

我的心砰砰砰地跳得很响,就快要成功了,我不能心急,更不能露出破绽。

我跟着她的背影,小心翼翼地前行。

她在开锁开门,这几秒的时间,我仿佛等了一万年。

就在她把木门推开一道裂缝的时候,她忽然扭过头来,用那只只有眼白的诡异眼睛盯着我,一边微笑,一边开口说道:

「周老师,你要记住,你可是小杰的专职家教了喔。」

为了让她尽快开门,我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当然了,肯定是的。」

她听了,才满意地把门推开――

外面,是我期待已久的阳光。

我看到阳光了。

我再也无法忍耐,我冲了上去一把推开陈阿姨,然后夺门而出,用尽全力跑了出去!

我连停下来找那部共享单车的想法都没有,我一心只想要跑。

跑出去,跑得越远越好。

在这样使劲冲了十秒左右之后,我知道我已经跑出去至少有五十米以上了,而背后并没有人喊停我,也没有追上来的脚步声。

我也因为太着急,太紧张,甚至因为能逃出来太兴奋,导致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放慢脚步,忍不住扭过头来看了一眼那幢房子――

一楼的木门关上得只有一道缝隙,然而仔细一看,那缝隙里正藏着半张脸。

一只白色的浑浊眼睛,下面还有一道露出白色牙齿的诡异微笑。

即使是沐浴在阳光下,我也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而更诡异的是,二楼的一个窗户上,居然出现了那只布娃娃「小杰」的脸。

我吓得双腿发软。

是有人帮他登上那个窗户……

还是他自己来到窗户上,来看逃跑的我?

我不敢多想,直接往前继续跑了出去。

外面光天化日,他们不可能追出来的。

我就一直跑一直跑……

但不知为何,在明亮的太阳下,我脑子里居然还会冒出两个字:

「好暗。」

7

我没有手机,我失去了所有的随身物品包括我的背包,一路上我不敢信任任何人,我是走路回学校的。

回到学校的时候,天都快黑了。

回到熟悉的宿舍,好在温佳佳在,不然我连宿舍都进不去。

在看到她的一瞬间,我终于放下了惊恐不安的心,忍不住一把抱着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佳佳是个温柔的女孩,她虽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但她还是很耐心地陪着我,安慰我。

而我在稍微平静一些之后,把去做兼职遇到变态老太婆这件事告诉了她。

佳佳反应很大,连忙掏出手机打了 110,在接警员接通电话后,开了免提让我跟对面描述。

可是,奇怪的事情却发生了。

我才刚刚起了个头,说我下午去方夏村做家教兼职,接警员就打断了我,她说:

「这位女士,非常抱歉打断您,但您说的情况与现实不符,我无法认为您说的是实情。110 是报警电话,继续接听您的电话,可能会耽误真正有需要的人,请您不要占用警用资源,谢谢。」

然后电话就挂掉了。

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为什么?

为什么接警员居然还拒绝我的报警?

我望向佳佳,而佳佳也表情凝重,她迟疑了几秒,才问我:

「小兰,你刚刚说的是……方夏村?」

我觉得奇怪:

「是啊,就学校不远的方夏村,怎么了?」

佳佳用狐疑的眼光看着我,解释道:

「小霞,你之前没怎么在学校有所不知,方夏村,没有人住的啊,那里,从十多年前就被废弃了……怎么会……?」

我顿时浑身都凉透了。

果然,我碰到的不只是变态那么简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恐怕也只有介绍我去的小霞能解释了,那个陈阿姨的微信也是她转给我的。

但问题是,她哪里去了?

她又为什么要害我?

8

报警无果,我也不知该做些什么,只能让佳佳整晚都陪着我。

而小霞却一直都没有回来。

她的电话不通,信息不回。

因为是周末我们也不好大张旗鼓地到处找她,她周末有时候是会回家。

可是小霞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我一直以为我们相处得还不错。

我实在弄不明白为什么她要这样害我。

或许只有等她回来了当面问清楚吧。

还有方夏村,佳佳陪我在网上查了一圈,看到的都是说那是个鬼村,早就没人住了。

而继续查下去的时候,我们甚至查到了一段可怕的鬼故事,是当地村民纷纷搬走的原因之一。

据说在好多年前,村里发生过一个命案。

那时候,村里很多年轻人外出打工,导致村里产生了很多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的留守儿童。

其中就有个男孩子,那年才七八岁。

他父母外出务工,爷爷早年病逝,只能跟着奶奶,祖孙二人一起生活,

这年龄的孩子玩心都很大,但奶奶因为恨透儿子儿媳没读书才碌碌无为,特别希望孙子能够出人头地,所以对他非常严厉,经常把他锁在二楼房间里逼他学习。

孩子一直都很抑郁,原本应该快快乐乐的年纪,他却只能被锁在二楼,只能透过窗户看别的小朋友玩耍。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很久。

奶奶发现男孩的成绩一直提不上去,所以更着急了,脾气也更暴躁了。

只要男孩考试退步了,就一定会遭到奶奶的毒打。

更别说偷懒不做作业,被老师投诉上课不认真听讲等等。

从一开始的鞭子,发展到后来的棍子,再后来,有村里的同学看到过他的腿受伤,一瘸一拐地跟着奶奶去上学。

但奇怪的是,有一天,男孩不再去上课,甚至不再出门,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老师上门家访,却被奶奶粗暴地撵走了,她还骂老师骂学校,说那地方根本教不了她的孙子,她会自己请人来负责孙子的学习。

校方通知了男孩的家长。

男孩的父亲回到家后,却发现整个屋子死气沉沉的,男孩也不见踪影。

问奶奶,奶奶说孙子很乖,正在二楼认真学习。

父亲连忙上楼,却只看到一只丑陋的玩偶坐在书桌前……

原来,因为男孩没有像奶奶想象得那样越来越优秀,所以奶奶打他打得越来越严重,最后一个不小心,失手打死了。

但奶奶不接受自己害死了孙子,魔怔了,就把男孩抽筋扒皮,配合其他布料加工,制成了那样一个「孙子」玩偶。

一个非常听话的孙子。

一个能够日日夜夜坐在书桌前,认真学习的好孙子……

父亲立刻下楼,却发现奶奶没了踪影,他报了警,警察来了之后搜索了整个屋子,才发现奶奶吊死在了杂物房里。

早在几天之前,她就已经死掉了。

儿子看到的,不过是她的鬼魂而已……

从那以后,村里就开始闹起了鬼。

经常有人会在村里继续看到她,她似乎是化成了鬼魂,在她的房子里阴魂不散地守着一个尸块玩偶。

她的理想还是跟之前一样,希望孙子学习成绩能优于他人,所以她还是会继续请家庭教师帮男孩补习……

渐渐地,村子里的人都慢慢搬走,原本剩下来的人就不多,因为闹鬼的原因,他们更是全都离开了方夏村……

9

这故事把我吓得更不好了,我是带着哭腔说话的:

「这不就是,我今天下午碰到的那个老太婆,还有那个玩偶吗?」

佳佳一边安慰我,一边说可能只是巧合,这世界哪有那么多鬼怪,说不定是有人听说过这个故事然后故意去荒废的方夏村,用这种形象来吓唬人呢。

我心里乱糟糟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见鬼了,更不知道为什么小霞会送我去见鬼。

佳佳倒是给我提了建议,比如要不要把这事情报告给老师。

我拒绝了,老师的反应恐怕会跟接警员一个样,我也会被人当成是傻子。

她又建议,或者可以叫几个胆子大的男生一起回去那里看看,至少也要把我遗失的物品给取回来。

但我实在不想这样做,下午那一幕实在太可怕了,能顺利逃出来都惊魂未定,更别说大晚上地再回去一趟了。

所以我跟佳佳说,先过了今晚吧,无论要做什么,都过了今晚再说。

我太累了,我想好好睡一觉。

夜越来越深,我洗漱完毕之后就躺在床上。

脑子已经不堪重负了。

很快,我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我应该一直在做梦,但我也不知道梦的内容是什么,因为脑子一直都混混浊浊的。

但我清楚知道,那肯定是噩梦。

因为我是在半夜忽然惊醒的,而醒来的时候双手还紧紧攥着被单,显得非常紧张。

醒来之后,我重重舒了一口气。

我不断告诉自己,下午的经历也只是一场噩梦,我已经死里逃生了,我逃出来了。

可醒来之后就不太容易再睡着了,我一闭上眼,那个老太婆还有名叫「小杰」的麻布玩偶就会出现在我脑子里。

让我不寒而栗。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想要去打点水喝。

但我却看到对面床铺上,似乎有个黑影。

那是小霞的床铺,我们是双人床,我跟她都是下铺,佳佳是我的上铺。

按道理小霞没有回来,她的床铺应该是空的才对。

之所以能看到黑影,是因为外面楼顶的照明灯能照进我们阳台,寝室跟阳台连通着,也会有微弱的光。

可这光太微弱了,只能照在地上,不能到床铺上。

我也看不清那个黑影是不是小霞,是不是在我睡着之后,她回来了。

我又听到了那句话:

「好暗……」

我连忙下了床,一边慢慢走过去,一边小声问:

「小霞,是你回来了吗?」

因为那个黑影不是躺着的,而是坐靠着的,所以我才敢问。

我以为是小霞,我以为她也醒着,我以为刚刚那句「好暗」,是她说的。

我正有一肚子话要问她,问她今天下午的家教到底是怎么回事,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可是,还没等我再说什么话呢。

那个黑影突然从黑暗处冲了出来,直冲我的脸而来――

是一个麻布娃娃的脸!

它的双眼是漆黑的纽扣,有一个甚至快要掉下来了,它嘴巴是用红色的粗线缝上去的,此时这条红线嘴巴居然张了开来,还露出森森白牙。

是小杰。

我吓得脑袋都宕机了,只能尖叫一声,一屁股瘫坐在地板上。

上铺的佳佳被我惊醒,连连询问:

「发生什么事了?小兰你怎么了?」

小杰把他那张丑陋的脸凑了上来,一字一句地说道:

「老,师,你,答,应,了,做,我,的,专,职,家,教,哦。不,要,忘,记,了。」

我说不出话来。

我的身体,也因为颤抖完全不能动弹。

佳佳快速地下来开灯,在灯光亮起来的一瞬间,小杰居然消失不见了。

看到灯光,我才终于恢复了点理智,忍不住捂着嘴巴哭了出来……

后半夜,我几乎都没怎么睡,我跟佳佳挤在一个床铺,才能勉强不那么害怕。

我知道,是小杰来找我了。

那个鬼故事是真的。

老太婆跟她的孙子,都化成了厉鬼。

我想起下午逃离那幢房子之后,回眸看到的画面:

那老太婆在门缝中诡异地笑,小杰在二楼的窗户上盯着我。

我就知道,一定是小杰来找我了。

刚刚那一切绝对不是梦,也不是我的幻觉,因为我清清楚楚听到了小杰说的那句话:

「老师你答应了做我的专职家教哦。不要忘记了。」

可是佳佳却说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她不怀疑我看到的一切,但她说她没看到,这也是事实。

所以,是我被诅咒了。

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那个恐怖的玩偶。

还有听到那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好暗」。

10

第二天,一大早。

因为是周日也不用上课,但如果我没有把这件诡异的事情弄清楚,恐怕我也没有心思上课了。

最关键的还是小霞啊。

我和佳佳准备找到她。

我们到各个寝室间去问,找班上跟她关系好的同学去问,找学校里每一个认识她的人,最终总算在辅导员手里拿到了她家里的电话号码。

佳佳怕我情绪失控,所以电话是她打的。

接通之后,佳佳先是问了一句话:

「您好,请问小霞在家吗?我是她的大学室友佳佳……」

然后她的眉头就拧在了一起,着急地问道:

「啊?她没有回家?那,那她也不在寝室啊……」

我的脑子又一片空白。

小霞没有回家?

那她到底哪里去了?

之后佳佳说了些什么我都没有听进去,我就觉得整件事都很离谱。

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牵扯进这样的事情里面。

佳佳挂了电话之后,转过身来和我说道:

「小兰,你也听到了吧,小霞她妈妈说她这个周末没有回家。我说她不在寝室,她妈妈说可能是去亲戚家玩了,说她以前也这样乱跑而且不跟家里人说,所以……」

所以,谁也不知道小霞在哪,是这个意思了。

我还是很着急:

「不行,我还是得找出原因,不然,不然我总觉得那个玩偶随时都会出现……」

佳佳也表示:

「当然要找了,毕竟小霞人都不见了。我觉得……要不在我们寝室里,看看小霞的个人物品吧?」

对,佳佳说得对。

小霞是个比较内向的女孩,说话不多,但是她有备忘本,有日程表,还有很多提醒她该做什么事的便笺纸……

她是个喜欢把东西写下来的女孩子。

所以佳佳的提议很有用,我也马上应承了下来,两人赶紧从辅导员办公室赶回宿舍去。

回到宿舍以后,我们径直来到小霞的书桌前。

她的书很多,各种小本子也很多,我正犹豫该不该乱动别人的东西呢,佳佳已经上手把一本笔记本拿出来翻开了。

我见状,也开始翻另一本笔记本。

小霞果然是个非常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的人,除了每门课程都有一个本子专门记录要点之外,她还有摘抄诗句的本子,写心情的本子等等。

我看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发现有用的记录。

还是佳佳发现了。

那个时候,她突然「咦」了一声,然后一边把一个本子递过来,一边问我:

「小兰你看看这个,这东西,是不是有点奇怪?」

我低头一看,心里忽然一紧。

上面写着一个名字:庄琴。

这个名字我知道,可能也只有我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小霞的本子上?

这一刻,我下意识地觉得宿舍空置的那个床铺上,有人。

我扭过头去瞥了一眼,那还是一个空置的床铺,只是我的错觉而已。

不可能的。

庄琴不可能跟这件事有关,不可能的。

好在佳佳的关注点只在同一页纸,画着的一副奇怪的符咒上。

符咒?

我也觉得心惊胆战:

「这,为什么小霞会在自己本子上画符咒?」

佳佳也挺不解的:

「我感觉,有点诡异的……而且小霞以前就说过,她是个通灵者,我还以为她是胡说八的……可是我现在觉得,应该是她招惹了那些厉鬼……你觉得呢?」

我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只能这样解释了。

一定是她惹了不干净的东西,为了脱身,就让我顶替她受罪。

我用备用的手机把这个符咒拍了下来,传到网上去,结果很快就有人给我留言:

「与鬼神结伴,不可取。」

这又是什么意思?

11

不久之后,我们还找到了小霞的日记本。

里面果真记录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她果然因为想要确定自己的通灵能力,而去过方夏村。

不仅如此,她才是小杰的第一任家教!

她才是最先被那个老太婆看上的,她也「耐心」地辅导了小杰好一段时间,都是在周末。

也就是她嘴里说的「去亲戚家玩」,而且也没有跟家里人说她去了哪里这种情况。

我一直以为小霞只是比较内向而已,没想到她早就被那对祖孙给纠缠住了。

而且似乎是只有被纠缠住的人才会看到「他们」,所以这些日子,甚至同宿舍的我们都没有察觉到她有何不妥。

就像我昨晚看到小杰,而佳佳却看不到那样。

直到最近,小霞终于受不了了。

她的状态越来越差,精神接近崩溃。

所以她跟那个老太婆「陈阿姨」达成交易,她会找一个人顶替她的位置。

而正好我需要找兼职。

仅此而已。

只是因为正好我需要找兼职而已,根本没有什么「故意害我的原因」!

我看着日子浑身颤抖不已:

「原来,原来根本就没有特别的原因,她,她就是想保全自己……」

「你不也做过吗?」

「什么?」

我扭过头来盯着佳佳,她还在埋头看这本日记呢,听到我问的「什么」,她才抬起头来,一脸的疑惑:

「怎么了?」

我也觉得疑惑:

「刚刚不是你在说话吗?」

佳佳显得莫名其妙:

「当然不是了,我在看小霞的日记啊,你听到什么了吗?」

我皱了皱眉,轻轻摇了摇头。

「没有,可能是我听错了吧。」

最近我总是会出现幻听,比如之前就听到过好几次「好暗」这个词了。

佳佳没有发觉我的不妥,而是若有所思地说道:

「看完了,虽然还不知道小霞在哪里,但是也基本知道她都做了些什么了。」

对。

而且……

我也知道该如何破开这个诅咒了。

但我一个人,有点不太敢回到那个地方,我怕。

我需要佳佳陪着我。

所以我试探性地开口问她:

「佳佳,这个事情,好像只有一个解决方法了……」

佳佳扭过头来,天真地问道:

「既然真的是鬼,那我们是要去找一下驱鬼的大师吗?还是去附近的寺庙……」

不,都不是。

「不,佳佳,先不管有没有真正的大师可以帮我们驱鬼。那个恐怖的玩偶要是像昨晚那样缠着我,我怕我都熬不到明天啊……」我胸口一闷,鼻子一酸,差点哭出声来了,「佳佳,你一定要帮我,我要回去方夏村,我也要跟那个老太婆达成交易……」

佳佳大吃一惊:

「不是,小兰,你要拉无辜的人下水,去顶替你?」

「那,我还有什么办法呢?」我的眼泪刷刷地往下掉,「我……因为我实在扛不住啊,我……太害怕了……」

佳佳从来都是一个很容易心软的人。

很容易操控。

果然,她看我那么可怜,马上一边过来抱着我,一边安慰我:

「没事没事,放心,我会陪你的。」

我就知道她会陪我的。

我很需要她陪着我。

我看了看时间,才中午而已。

不是可怕的晚上。

我想现在就去方夏村。

我要结束这一切。

12

佳佳最终还是陪着我了。

她说比起鬼怪,她有时候更害怕坏人。

这句话,有点可爱。

我们打了车,很快就来到了废弃的方夏村,但司机不愿意开太进去,说晦气。

所以后面一程,我们是步行过去的。

昨天踩单车匆匆忙忙路过,我都没认真看。现在看来,村子里的那些屋子确实已经年久失修,无人居住了。

大中午的,阳光很刺眼,相信妖魔鬼怪无所遁形,没什么好怕的。

更何况有佳佳陪着我。

我们很快就来到那幢诡异的房子面前了。

我还有点迟疑呢:

「就是这里了……」

佳佳环顾四周,悠悠地表示:

「外面太阳那么大,总觉得应该没什么事呢,我们进去看看吧?不走那么进去,如果真有那个老太婆,我们转身跑出来就没事了吧。」

说得也有道理。

我俩缓缓来到那扇双开的木门面前,我正想向昨天那样敲门,但一伸手,门却自动开了。

佳佳和我警惕地对视了一眼。

但她胆子还挺大的,是她去把门推开的。

里面仍然是非常昏暗,她率先踏步进去,我也紧随其后。

大厅里静悄悄的。

有张椅子显得特别显眼――

背对着大门的竹藤摇椅,正在一前一后地微微摇晃。

佳佳顿时停下了脚步。

她回过头来的动作都有些僵硬了,她小心翼翼地问我:

「小霞,那个老太婆鬼的头发,是不是,那样的?」

我定睛一看,还真是。

摇椅最上方,是一顶花白的头发。

是她,那个「陈阿姨」。

那个可怕的老太婆。

心狠手辣,打死自己孙子,还把孙子的尸体做成玩偶的恶鬼。

但她是可以进行交易的。

我需要这个交易,来摆脱她。

所以我战战兢兢地巍巍地拉着佳佳,慢慢地一步步走上前去,当然,我不敢走得太靠前。

差不多距离了,我壮了壮胆,连忙开口表态:

「陈阿姨,是我,周小兰,我,我昨天来过这里,我今天来去想告诉你,我不适合当小杰的家庭教师,但是,但是我会给你推荐另一个适合的人选。」

我的语气很笃定,因为我不想被拒绝。

那把摇椅,摇着摇着,居然停了下来。

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再次看到老太婆那张丑陋的脸,那只白色没有眼瞳的眼睛了,但她却没有站起来。

她的声音飘出来了,沙哑的,听起来跟昨天似乎有些不一样:

「不行,今天是周日,小杰还要学习,小杰需要老师辅导。」

我的心顿时就焦急起来了。

想起昨天中午在这里度过的那些时间,简直度日如年,我再也不想看到那只玩偶了。

我不可能再留在这里一天的,天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好在,我是带着佳佳一起过来的。

我扭头,用楚楚可怜的表情看着佳佳,微微颤抖嘴唇向她求助:

「佳佳,你,你可以帮我一下吗?」

佳佳很是震惊,仿佛不敢相信我说的话,她后退一小步,反问道:

「不是,小兰,你这是,是要让我留在这里代替你?」

这正是我很需要她陪着我的原因啊。

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无论能不能说服她,反正今天她是必须给我留下来:

「佳佳,我昨天,已经在这里待过了,我再也不想……你只要过了今天,也可以再去介绍别人过来,不是吗?肯定没事的,我也可以帮你介绍的。」

佳佳一脸的难以自信,她没有回答我,而像自言自语般在说着话:

「果然是这样……我可是来帮你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还以为,我能帮你……」

看到佳佳那个怂样,我就知道,她没办法拒绝我的。

「佳佳,就这么决定了,你要帮我,你留下来吧。」

就是想拒绝也不太可能了,因为我们已经在这个屋子里了啊。

我对着那张摇椅,开口说道:

「我们决定好了,佳佳会留下来,今天,她会做小杰的家教。」

这样,应该算是达成交易了吧?

这样我就,可以解脱了吧?

13

良久。

摇椅上的人,终于慢慢站了起来。

我退了一步站在佳佳身旁,我能感觉到身边的她在瑟瑟发抖,我也准备好,随时把她推出去。

但当「陈阿姨」转过身来的时候,我却惊呆了――

这个人,不是昨天那个老太婆!

她是……

「小霞?」

这会儿,轮到我惊呆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怎么回事……」

小霞的头发,也不是白色的。

为什么我刚刚会看到白头发?

是因为屋子里太暗了?

不。

重要的不是这些细节,而是――

小霞。

她悠悠地开口说道:

「看吧,就知道她是这样的人,狗改不了吃屎。」

我生气地质问她:

「是你把我害成这样的,你还好意思说?不是你介绍我过来兼职的吗?」

小霞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却完全没有理会我,她是走向了佳佳。

她刚刚那句话,也不是对我说的。

而是对我身边的佳佳说的。

我伸手想去抓住佳佳,但佳佳再退了一步,我的手已经够不到她了,而且我的双腿居然像是被固定在地上那样,完全动不了了?

「怎么会这样?你们……这到底怎么回事?」

佳佳认真地看着我,温柔地解释道:

「小霞才不是小杰的家教,她只是通灵者,她知道陈阿姨要找家教,才让你来的。我本来还于心不忍,没想到,你……居然真的那么恶毒,那就……只能这样了。」

「什么?怎么会……?」

我胡乱挥动双手,却谁也碰不到。

我拼命想要挪动双脚,可是却仍然一动不动。

「我,你,你们给我施咒了?」我的大脑一片混乱,我几乎快要哭出来,只能泼妇似的朝她们大吼,「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明明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我不明白啊,到底为什么啊?」

小霞面无表情地说道:

「因为庄琴。她一直都在寝室里,只有我能看到她,她想要复仇,而佳佳觉得你还有救,所以就试了一下……结果刚刚你证明了,你没救。」

庄琴?

庄琴……

不可能,怎么可能是她?

因为她已经死了啊!

她就是那个,未能来报到的第四个室友。

她是我的同乡,是我们乡下为数不多选择英语为专业的毕业生,和我同样考上了这个大学。

自然也是选择了同样的英语专业。

不幸的是,我们结伴前来大学的路上,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在车子路过一个山腰的时候,我们碰上了山泥倾泻。

我们乘坐的大巴,翻车了。

我并不是坐窗边的那个人。

但是我逃出来了。

我是踩着庄琴的身体逃出来的。

我回过头的时候,看到她那张被玻璃割得丑陋不堪流血不止的脸,我没有伸出手。

我逃出去,就逃出去了。

因为我害怕啊。

不久之后,山泥继续滚落下来,她就这样……

我之所以会住院,也是车祸的原因。

我记得,庄琴说她很向往大学生活。

非常向往。

我想起在宿舍里听到的那句「你不也做过吗?」。

那声音,原来是她……

原来她来上大学了,而且一直都住在宿舍里。

我想起这阵子不断听到的那句「好暗」,原来也是她!

她被埋在倾泻而下的山泥里,底下肯定很暗很暗……

我想起陈阿姨端给我的「水果」,那个,被淤泥活埋的玩偶……

那不是我,那是她。

喜欢穿干净衬衫,蓝色牛仔裤的她。

我想起小霞本子上那个奇怪的符咒。

我瞬间明白那句「与鬼神结伴,不可取」是什么意思了。

原来那是小霞与恶鬼沟通的符咒。

原来这一切都是两个舍友设计的,小霞介绍兼职给我,她的失踪,还有佳佳一路陪着我安慰我,推进事情的发展,发展到回来这里,她甚至陪我一起回来这里……

都是设计好的。

但庄琴的死能怪我吗?

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

所以,我继续朝着她俩咆哮:

「就因为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你们居然要这样对我?」

小霞露出微笑,说道:

「除了帮她复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谁愿意跟你这样的人同宿舍啊?」

我愣住了。

我眼泪都流出来了,我看着佳佳,她可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

「佳佳,佳佳,你不会这样对我的对吧?你说句话啊佳佳……」

佳佳抬起头来看了看我,只是淡淡地说出一句话:

「再见了,小兰。」

我挣扎着,希望可以因为挣扎,而让自己重获自由。

小霞还贴心地留下一句话:

「陈阿姨跟你看到的故事里一模一样,非常残暴,所以你好好享受。」

说完这话,她就拉着佳佳转身走出门去。

我看着大门缓缓关闭,想要大声呼喊,嗓子却像被什么给堵住了一样,根本喊不出声来。

我的眼泪流得不停,双眼渐渐随着关闭的大门而失去视力。

周围的一切,都因为失去了光芒而暗了下来……

忽然间。

一只玩偶从黑暗中蹿了出来!

它的双眼是漆黑的纽扣,有一个甚至快要掉下来了。

它嘴巴是用红色的粗线缝上去的,此时这条红线嘴巴居然张了开来。

它还露出森森白牙。

它扭曲着表情,说:

「老,师,来,上,课,吧。」

点击查看下一节

无限长大的胸部 ? 赞同 85 ? 目录 13 评论

分享

失魂忌念日:别回头,他在你身后

宅夜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