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小语

所属系列:爱意阑珊:等闲变却故人心

霸凌者的妈妈是我爸的白月光。

她伤了我一只眼睛。

爸爸替我原谅了她。

「你长得很像你妈妈。」

「我不忍心你受处罚。」

后来——

他主动承担了霸凌者的教育义务。

送她上下学。

带她买新衣。

陪她去旅游。

将没给过我的父爱,统统给了她。

……

于是我拨通了一个电话——

「叔叔,你能不能做我的新爸爸?」

1

校草夸我的眼睛好看,徐颜和她的几个小跟班就将厕所里的水,强行灌进了我的右眼里。

医生为我治疗时,说右眼感染严重,差点就要失明了。

因为沟通障碍,我无法做过多表达。

只是睁大眼睛,无助地看着外面。

从医务室出来,老师告诉我,我爸爸沈墨来了。

一瞬间我内心满是惊喜。

因为爸爸从没来过我学校。

这次我被欺负得这么惨,他肯定是来给我撑腰的。

虽然他不喜欢我,但我毕竟是他亲生女儿。

他不会任由我被霸凌的。

一路上,我都在给自己幸福的幻想。

然而。

我终究还是想多了。

走到办公室门口,从虚掩的门缝里。

我看见——

我的爸爸,沈墨。

他正用慈父一般的眼神看着徐颜。

那是我从未拥有过的眼神。

为什么。

他不知道徐颜很坏吗?

他不知道徐颜就是欺负我的人吗?

我还没来得及跑过去质问,便听见沈墨对徐颜说:

「你妈妈是我最爱的人,你长得和她很像。

「我不忍心你受处罚。

「所以别怕。

「这件事我不会追究。」

2

我像块石头一样僵在门口。

明白了。

爸爸不是来为我做主的。

他没想过为我做主。

因为徐颜,是他最爱的女人生的女儿。

哪怕不是他的骨肉,也比我重要。

而他不爱我的妈妈,所以也不爱我。

我忽然想起妈妈生前嘶吼过无数次的声音。

「沈墨,你既然心里只有她,那为什么要娶我?」

爸爸从没回答。

他只是讥讽地看着我妈。

后来我才知道。

他和我妈是商业联姻。

根本不需要感情。

所以在他看来,我妈的质问全是笑话。

而现在,我也成了某个笑话。

3

医生说我不能哭,哭了眼睛会二次感染。

会真的失明……

我憋着回到教室,一个人闷坐。

没人跟我说话。

在他们眼里,说话磕巴的我是怪物。

没一会,徐颜趾高气昂地回来了。

同班同学都很震惊她居然毫发无损。

毕竟他们知道我爸爸沈墨有钱有势。

徐颜就是看不惯我家有钱,又见我说话不灵光,才总是暗搓搓欺负我。

这次闹严重了,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然而她竟然好好地回来了……

「你们不知道,我妈妈是沈叔叔最爱的初恋。

「白月光一样的存在!亲女儿也不能比。」

徐颜满脸得意的同时,意有所指地瞥我一眼,

我只觉得心脏剧痛。

是啊。

我不能比。

我活该被爸爸白月光的女儿欺凌。

爸爸眼里只有霸凌我的人,他看都不看我一眼,更别提为我讨回公道!

那么。

我自己来。

一时间,向来懦弱胆小的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抄起椅子砸向徐颜。

4

沈墨将我带回了家。

扬言关一个月禁闭,不许吃好喝好。

看见他盛怒的样子,我的眼泪终于决堤。

医生说我不能哭,但我真的忍不住了。

「为……为什么……

「她……她……欺负……我……先。」

我磕磕巴巴地为自己辩驳。

班主任也打了电话过来。

他告诉沈墨,这并不是我一个人的错。

教孩子,不能那么鲁莽。

是了。

我当时倔得像牛犊,和徐颜扭打在一起。

沈墨气极了,让保镖将我拖出教室。

全年级的瞩目下,我狼狈至极。

而欺负我的徐颜。

伤了我眼睛的徐颜。

她被保镖好生送去了医护室。

我是真想知道沈墨的心是怎么长的——

大概是班主任的话比我管用。

沈墨终于冷静。

他没再关我禁闭。

那晚。

他难得对我和颜悦色,却说着与我无关的话。

「你和小颜是同学,应该互相帮助。

「她是没有亲人照料才学坏的。

「所以我想让她搬来我们家。

「我照料她。」

……

那晚我不顾医嘱,哭了一夜。

5

沈墨让人精心给徐颜准备了房间。

全屋都是少女粉。

还放了珍贵的摆件。

原来他也是会做爸爸的。

而我的房间是自己布置的。

他从来没踏足过。

沈墨迫不及待想替白月光照顾女儿。

为了讨好她。

沈墨每天接她上下学。

开着小女孩喜欢的跑车,完全空不出属于我的座位。

放了假。

还给她买新衣服,带她出去旅游。

我只能待在家里,沈墨多给我请了一个年轻保姆。

让年轻保姆陪我说话。

我想对他说,我受伤的眼睛很不舒服,能不能送我去医院,让司机送也可以。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怎么也开不了口。

沈墨也没有耐心。

「咿咿呀呀的干嘛?啰嗦什么?国外你也不是没去过,至于跟你妈一样,什么都要争?」

他直接把我撇下。

后来——

当我被关在房间里的时候,徐颜每天在班级里发旅行照。

偶尔提起沈墨和她妈妈当年的爱情故事。

将那场被豪门拆散的爱情绘声绘色讲了一遍。

然后带着哭腔说:

「沈叔叔说,他要把欠我妈妈的从我身上补回来。

「我是我妈妈唯一的女儿。

「也是我妈妈留给他的唯一念想。」

这话听着……

如果我不知道徐颜爸爸是杀人犯的话。

我会以为许墨才是他的亲生父亲。

班级群里听哭了。

【这什么绝美 be 爱情?】

【难怪沈叔叔这么喜欢徐颜,原来是爱屋及乌。】

……

是啊。

爱屋及乌。

我渴望的父爱,也不属于自己。

心灰意冷之际,我拨通了一个号码。

那边接通。

耐心等了好久,我才磕磕巴巴开口:

「叔……叔叔……你……能不能……做……我的……新爸爸。」

叔叔说:「当然可以。」

他和他男朋友都是妈妈最好的朋友。

他们早就想照顾我了。

而此时。

沈墨的信息发了过来,他似乎在关心我。

【眼睛还疼不疼,不要怪爸爸。】

【对我来说,你和小颜的意义不同。】

【你们都很重要。】

你们。

他把我和霸凌者排在一起。

真可笑。

无所谓。

反正我以后不要他了

6

我拉黑了沈墨,收拾行李离开沈家。

可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我的房门突然被敲响。

我还以为是保姆来喊我吃饭,想着今天倒是挺早,刚到饭点就吃了。

可开门后,只撞见一身灰色西装。

我抬眸,才见是一张好久不见的面孔。

「邵景……叔叔……」

刚才还在电话里的人,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怎么不叫新爸爸?」

他双手插兜,笑着看我。

我低头。

有点不好意思。

新爸爸这个词,是我难过至极才说出来的。

但冷静下来想,人家凭什么做我的新爸爸?

我一个高中生,说白了就是累赘。

邵景叔叔见我衣柜开着,便知道我在整理东西,于是收回视线,不再打扰:「我在楼下等你。」

我点头。

他走后,我转身走到书桌旁,在纸上写了几行字。

大概意思就是,要麻烦他两年。

这两年我一定听话懂事,不会给他添麻烦。

当然。

我在想,如果邵景叔叔需要的话,我可以做个透明人。

总之,就算寄人篱下,也比做沈墨的女儿好。

至少不用天天和霸凌我的人做姐妹。

想着想着,我只觉得右眼一阵阵刺痛。

于是咬牙忍着快速收拾行李,担心邵景叔叔等太久。

当我推着巨重的行李走出房门时,一只大手快速把我的行李箱拿了过去。

「带这么多?我可是给你准备了不少……」

他嘀咕着,摇摇头走在我前面下楼。

我盯着他宽大的背影,心里的小石头悄悄落地。

邵景叔叔是妈妈的好朋友。

他对我这么好。

住在他家,怎么会是寄人篱下。

我捏着手心的纸条,不知道要不要塞给邵景叔叔。

7

我和邵景叔叔很轻易就出了门。

在我家待久的保姆都认识他,知道他是已故太太的朋友。

现在又是暑假,她们以为是邵景叔叔想带我出去玩两天。

所以恭恭敬敬的,没有阻拦。

有一个保姆还感叹了一句。

「邵先生真好心,像小语这样的孩子,换作是我是您,可不会巴巴地上门带她出去玩。」

我听见这话时,心里已经没什么感觉。

因为沟通障碍,我在学校不受欢迎,在家里也不太受保姆待见,她们觉得我明明会说话却闭紧嘴巴,阴森森的。

总之我都习以为常了。

我只想离开……

可是。

我前面的身影却停了一下来。

邵景叔叔宽大的掌心落在我发顶,戏虐地看着那个保姆,

「哦,我们家小语是什么样的孩子?怎么就这么招你嫌了?

「我倒要问问沈墨,他找的都是些什么保姆,到了饭点不做饭,还说主人家孩子的坏话。」

保姆一听,顿时慌了。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道歉。」

邵景叔叔淡淡出声,说一不二的样子有点吓人。

当然,我没有被吓到。

心里反而很温暖。

我知道。

这是被保护,被撑腰的感觉。

是爸爸的感觉……

8

保姆怠慢我,同学孤立我。

我本来都觉得没什么。

一直以来。

我只在乎沈墨对我的态度。

可现在。

当邵景叔叔让保姆给我道歉,听到那声「对不起」的时候,我感觉到心里从未有过的舒适。

或许,我一直在等这个道歉。

或许,我从不觉得我就该被欺负。

「眼睛怎么了?」

邵景叔叔将目光落在副驾驶上的我。

「受伤了……」

「怎么弄的?」

他皱眉问。

我想开口,但嘴唇一直颤抖。

一想起徐颜欺负我的样子,还有她得到的所谓「报应」。

我就气得发抖,更说不了话了。

邵景叔叔二话不说,调转车头,送我去了医院。

9

伤口感染,医生给我安排了一场小手术。

我醒来的时候,看见邵景叔叔在看我写的纸条。

见我醒了。

他勾了勾唇,还念了起来。

「邵景叔叔,很抱歉打扰您一段时间,我向您保证,

「在这段时间,我一定懂事听话,不给您惹麻烦。

「ps:我不挑食,很好养活的。」

读完,我已经无地自容。

感觉不该加那个 ps。

空气凝固了一秒。

邵景叔叔叹气道。

「小语,我是什么很穷的人吗?」

「不是。」

「但我知道你很乖,你不用跟我强调这些,我和你妈妈是最好的朋友,就算你天天上房揭瓦,我也给你送梯子,懂不?」

10

我一直都知道,邵景叔叔和妈妈是最好的朋友。

以前外公外婆还在,妈妈经常带我去外公外婆家。

那个时候,邵景叔叔和妈妈经常混在一起。

他央求妈妈帮他追一个人。

妈妈给他支了很多招。

有一次还亲自上阵。

说什么……

她亲自证明那个男生是直是弯。

就算是直的,也要把他吓弯。

我当时不懂什么意思。

就只记得。

邵景叔叔差点给她跪了。

外婆经常说他们俩是雌雄双煞,来折腾她和外公老两口了。

邵景叔叔父母不在了,从小都是受他们二老看护长大。

因此和妈妈亲如兄妹。

哦。

不是兄妹。

妈妈说是姐妹。

也不是雌雄双煞,是雌雌双煞。

11

「妈妈来了。」

邵景叔叔刚和我说完话,另一个动听的声音就随着病房门打开而传了过来。

我忍不住抿嘴笑了,是闻安叔叔。

邵景叔叔的对象。

他来了。

邵景叔叔因为公司很忙,便只得离开。

走之前,他盯着我眼睛的伤口,脸色出现一瞬的铁青色。

只问:「想不想追究到底?」

我沉默了半刻。

点头。

要追究,追究到底!

我不要徐颜好过,也不要包庇徐颜的人好过!

邵景叔叔点头,柔声说:「好,交给我。」

他走了,闻安叔叔照顾我。

说真的。

闻安叔叔实在很会照顾人。

他坐了一会,就问我要不要吃汉堡?

医院的东西太清淡。

我的眼睛也没这方面的忌口。

我点头。

他马上就去买了,「太好了,我也想吃了,邵景那个混蛋不准我吃,说不健康,我看他最不健康,我不是照样……」

他憋住。

我:「照样什么?」

他摇头,去买汉堡了。

我百无聊赖,打开了手机。

班群消息又 99+了。

以前我并不是很爱看这些。

但现在,更新消息的都是徐颜。

她被沈墨带着旅游。

很开心吧。

霸凌了别人的女儿,还被对方当宝贝。

很得意吧。

这样想着,我忍不住点开群消息。

徐颜:

【这些天,我和沈叔叔一起游遍了欧洲,见识到了不同的风土人情。

沈叔叔还跟我说了许多道理。

他说,女孩子还是要好好读书,读书才能看得更高,走得更远。

我以前不懂事,只知道在学校里称霸。

以后。

我要听沈叔叔的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同学们都在附和:

【沈叔叔对你真好!并不是单纯地给物质。】

【羡慕羡慕,我爸爸都对我没这么好。】

【真不愧是沈叔叔白月光的女儿。】

【沈叔叔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对了,沈语没跟你们一起去吗?】

徐颜:【不知道,但沈叔叔说,我是他唯一带出国游玩的小孩呢。】

12

徐颜说得没错,她是沈墨头一个这么重视的人。

至于我。

别说是出国,沈墨甚至没带过我出省。

记得妈妈去世第二年,我过生日那天。

奶奶要求什么带我去游乐园。

当时沈墨翘着二郎腿。

「当初要我结婚的人是您,要我生孩子的人也是您,让我陪孩子玩的还是您。

怎么着?我是您的提线木偶啊?」

奶奶被他气个半死。

后来再也不提。

奶奶去世前,我都是跟着她生活的。

她从不跟我说沈墨的不是。

她只说:「你爸爸还年轻不懂事,还不会为人父母,等以后就好了……」

我等了一个又一个以后。

等到他成了别人的完美爸爸。

我吸了吸鼻子,感觉很酸。

而下一秒。

耳边传来闻安叔叔的声音:

「汉堡买来了,你头也不抬,看什么呢?

「这什么玩意?

「你们班群? 

「靠。

「这绿茶!

「拉我进群!

「让我教训她!」

13

闻安叔叔硬是用我的手机把他拉进了群聊。

他@徐颜:

【这位小姐,你要不要脸?

别人的爹你叫得挺高兴。

你自己爹知道吗?

你自己爹死了吗?

哦。

还有你死了的妈。

还白月光?

笑掉大牙了。

白月光的女儿怎么是个黑乌鸦啊?

我看沈墨也不是个好东西。

自己的女儿不关心。

跑去关心杀人犯的女儿。

就不怕杀人犯出狱把他杀喽?

有意思。】

班群炸了。

【徐颜的亲生爸爸是杀人犯?】

【哦莫哦莫,难怪徐颜搞霸凌,家学渊源。】

【这个人是谁啊?怎么知道这么多?】

【估计是沈语派来的。】

【沈语好可怜……】

【是啊,如果我爸爸对别人比对我好,而且那个人还霸凌过我,我会崩溃……】

【是呀是呀,我们都被白月光,几十年的感情蒙蔽了双眼。】

【感情那么深,有种别结婚啊。】

【就是就是。】

……

同学们的风向一下子逆转,我都蒙了。

闻安叔叔嗤笑:

【少装清醒哈,我看你们就是一堆墙头草!拜托了,多读书多思考,少做 npc!】

14

闻安叔叔在班群骂了一通后,里面安静了很多。

徐颜解释了一堆,没人理她。

她怒而退群。

还扬言:【反正沈叔叔说,我以后就是沈家的女儿,你们以后有事别来求我!】

尽管如此,还是没人理她。

一周后。

我安然无事地回到了特长班。

听班上的同学说,徐颜回来了。

「我和我妈去酒吧抓我哥哥的时候,我就看见她了。

「和一群小混混在一起。

「抽烟喝酒的。

「还炫耀自己零花钱很多,直接包了所有人的在场开销。

「切,还说什么学好了。

「呵呵。

「我看她就是拿你爸的钱充老大呢!」

我听着那些讨论的声音,没有加入,只埋头画画。

心里只觉得讽刺。

沈家家教严格,奶奶在的时候,从不准后辈在外炫耀财力,还会严格控制孩子的零用钱,不能养成大手大脚的暴发户习惯。

然而沈墨却忘了。

没事。

白月光的女儿嘛,自然不一样。

下课后。

我背着画板离开特长班,楼下停着沈墨的车。

他的司机迎上来:「小姐,沈总来接你回家了。」

15

我把沈墨的手机拉黑了。

他应该是找不到我才来这的。

我摇头,绕路走了。

但没走几步,沈墨终究是下车追上了我。

他脸色黑气沉沉地站在我面前。

印象中,他就是个不爱笑的父亲。

我也怕他。

「去咖啡厅坐坐吧。」

他没有逼我。

反而更让我害怕。

我任由他牵着走。

到了咖啡厅。

他点了一杯手磨咖啡,给我只点了草莓蛋糕。

「小孩子少喝咖啡,晚上睡不着。」

「我记得你奶奶说你喜欢草莓蛋糕。」

他还记得我爱吃什么。

如果放在以前,我肯定很高兴。

但现在,我很不高兴。

既然早知道我爱吃,为什么又是第一次给我买呢?

为什么又是现在?

我盯着他,想要问什么。

却不知道从何问起。

正当我心里酸涩难言的时候,沈墨尝试着开腔了,

「听说你们班群里,有人公布了小颜的隐私?

「小颜的爸爸是杀人犯这件事,你们班应该只有你知道。」

沈墨的白月光嫁给了一个杀人犯。

这是奶奶说过的。

我都记得。

所以。

沈墨是要替徐颜出头吗?

这就是沈墨来找我的理由。

这就是他唯一一次给我买草莓蛋糕的理由吗?

「爸爸不是怪你的意思。

「爸爸承认自己这段时间很关心小颜。

「你们小孩子家家,有什么嫉妒心很正常。

「你拉黑我,我只当你是在闹脾气。

「但是爸爸不想你成为背后耍心机的人。

「小颜已经改好了。

「爸爸希望你接受她。」

沈墨又在循循善诱。

可是。

他真是我的爸爸吗?

或许吧。

奶奶走后,他给我吃,给我穿。

没有打我骂我。

我本来没有不满足。

但自从徐颜出现,我才知道他可以是个好爸爸。

而不仅仅只是一个爸爸。

我攥紧了手,张了张嘴,想把心里话都说出来。

可是,我做不到。

嘴巴无法诉说委屈,耳朵却能听见所有的恶意。

最后,我听见沈墨说:「今天跟爸爸回家,给徐颜道个歉?」

16

我把蛋糕摔在沈墨的脸上。

奶油糊住了他英俊的脸。

草莓掉在他的西装裤上。

他坐在那里,面色铁青。

但是。

我不怕。

从前我畏惧爸爸。

因为他不亲我。

他不爱我。

但是现在。

他不是我爸爸。

再也不是了。

「我……我的爸爸是邵叔叔!」

「你不是!」

「再也不是了。」

我说话从未如此畅通。

这些话似乎并不是从喉咙里发出的。

就好像在嘴里准备了好久,随时随刻准备吐在沈墨脸上。

沈墨也惊讶于我的语速。

更惊讶于我的话。

「你说什么?你爸爸是邵景?」

「邵景给你吃了什么迷魂药?」

「你连自己亲爹也不认?」

他质问我。

我没理他。

我知道,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很好笑。

也很可怜。

我为什么不认他?他心里不清楚吗?

17

跑出咖啡厅的时候,心还跳的很快。

我竟然用蛋糕砸了沈墨。

我!

竟然!

砸了沈墨!

心里好痛快,好舒服。

「喂,那个小朋友,干了什么坏事,跑那么快?」

我回头。

看见两个长腿帅哥并肩靠在黑色迈巴赫旁,同时朝我伸出大拇指。

「邵景叔叔!」

「闻安叔叔!」

我跑到他们面前,才知道他们是来接我的。

「要不要去吃饭?」

「我们家的团圆饭?」

「我们有女儿了诶!」

他们无比自豪地说。

我心口像是汇聚了暖洋,用力点头。

18

沈墨在咖啡店坐了一会,直到助理送来新的西装。

他想不明白,乖巧懂事的女儿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定是那两个基佬教坏了她!

这全是唐月生前惹的祸端。

跟谁玩不好,非要跟两个基佬玩。

带坏了女儿。

现在就敢拿蛋糕砸他,还说不认他这个爸爸。

虽然他没有很关心沈语。

但这毕竟是他的女儿。

不认他。

认个基佬?

沈墨难以容忍,他掏出手机,准备约邵景见一面。

然而此时,助理却告诉他,家里出事了。

「徐颜小姐带了一帮同学回家玩,打碎了您最喜欢的那套清末陶瓷。」

沈墨是个附庸风雅的人。

他就爱捯饬古玩字画。

那套清末陶瓷是他好不容易收集的,打碎了?!

他脸色变了,「同学?什么同学这么不懂事!」

他记得。

沈语以前沟通状况还可以的时候,也带过同学回家。

都是一些知书达理的,从不会碰主人家的东西。

徐颜这都是些什么同学!

他们不是一所学校的吗?

「好像也不是同学……」

「听说染着头发……」

「会不会是街上小混混?」

助理也觉得不对劲。

小混混。

沈墨抵着额头,这觉得烦闷。

沈语五岁的那天,沈老太太就死了。

他带五岁的沈语毫不费力。

可十五岁的徐颜怎么这么难教?

他沈家是什么地方?

居然把小混混带回家!

沈墨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为了徐颜,推开了自己的女儿。

还是个乖巧的女儿。

正想着——

手机响了,他扫了一眼,是徐颜刷卡的短信提醒。

这两天发来不少。

他只当这孩子吃了很多苦,随她去。

却不想付款短信越来越多,金额越来越大。

买的东西也越来越离谱。

沈语就从来不这样。

她花钱都是有定数的,也不喜欢大手大脚。

她是个好孩子。

沈墨想着,眼睛居然有点湿润。

沈语说不要他做爸爸了。

应该不是真的吧。

19

我和邵景叔叔还有闻安叔叔吃饭的时候。

邵景叔叔的手机响了,感觉他有意避开我,我便知道是沈墨打来的。

我抿嘴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的。

邵景叔叔看着我,一字一句:「小语,说出来。」

闻安叔叔:「对!小语,用说的,别点头摇头,说出来,我们有时间听你慢慢说。」

他们在鼓励我说话。

奶奶走后,再也没人这么鼓励我说话了。

我好像又回到牙牙学语的阶段。

这个世界对我充满了包容心。

终于我咬牙说:「邵……邵景叔叔……你接……接电话……我没事的。」

邵景叔叔这才不紧不慢地按接通。

沈墨:「邵景,把我女儿安生送回来。」

「你和你那个对象……」

「你们两个大男人怎么懂照顾女孩子?」

「她是我女儿!」

听见这话,我扯起嘴角。

【她是我女儿。】

如果我是沈墨的女儿。

那在他心里,女儿的意义是什么?

可以排在白月光的女儿的后面。

即使被白月光的女儿霸凌也可以轻轻揭过。

闻安叔叔替我讽刺了他——

「你也知道她是你女儿?你为了老情人的女儿,对自己的女儿做了什么?」

「沈墨!你女儿眼睛快瞎了!」

「你还要养那个霸凌你女儿的人?你是不是有病啊?脑子缺根筋?以为自己是情种啊?」

「那可是霸凌!你不看新闻是不是?多少孩子死于霸凌……」

不知道为什么,闻安叔叔说着说着眼圈红了。

沈墨沉默了很久。

才淡淡说:「霸凌?同学间打打闹闹,你们未免说的太严重了。」

沈墨的语气轻飘飘的。

任谁都听得出来。

他没有被霸凌过。

他幸运又冷酷。

闻安叔叔气得扔了手机。

邵景叔叔铁青着脸,语气却异常平静:「沈总,去网上看看吧,有惊喜。」

20

网上炸开锅了。

有人将徐颜霸凌我的视频放了上去。

我的脸被打了马赛克。

但徐颜等人没有。

她们脸上的穷凶极恶在镜头里无限放大。

她们尖锐的声音挑衅着网友。

「贱货!」

「校草夸你你是不是很高兴啊?」

「你哪里好看了?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就是,小结巴。」

「小结巴,学声狗叫。」

「不学是吧?」

「不学的话,我听说学校下水道的水很脏啊。」

「你的眼睛不是很好看吗?先倒进她嘴里,再倒进她眼睛了!」

……

恶魔一样的声音又重现在我耳边。

邵景叔叔不让我看。

但我还是偷偷看了。

如果不看。

我还不知道,很多记忆被我「遗忘」了。

我「忘了」我还喝过那些恶心的污水。

我「忘了」我为了求饶,毫无尊严地学过狗叫。

我「忘了」好多啊。

因为「记住」太折磨了。

邵景叔叔为了保护我,没有公开我的任何信息。

就连包庇霸凌者的沈墨。

也被迫没有公开。

不过。

我们都知道,迟早会众所周知。

如果网友们知道我是沈墨的女儿,而沈墨又包庇了霸凌者徐颜。

他们会怎么想呢?

现在网上已经热火朝天了。

【这个霸凌者就是一整个太妹吧!我呸。】

【被欺负的妹妹太可怜了。】

【看到这个被欺负的妹妹,我就想到了我自己,我也被霸凌过。】

【楼上的,我也是。】

21

沈墨坐在书房,一遍遍看着这段视频。

受害者虽然打着马赛克。

但他还是一眼认出了。

是他的女儿。

沈语。

那一个个巴掌,一声声求饶的狗叫。

怎么会这样?

不只是小打小闹吗?

为什么会有这么可怕的视频。

沈墨看了一遍,觉得呼吸困难,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手在抖,烟点了好几次也点不着。

终于忍无可忍。

「啪——」

打火机被沈墨狠狠摔在地上。

该死!

他做了什么?

他把这种程度的霸凌形容成小打小闹。

他以为徐颜害沈语受伤,必定是两人闹了矛盾。

结果根本不是。

只是因为嫉妒。

因为嫉妒!让他的女儿喝脏水,用脏水污染他女儿的眼睛,让他女儿学狗叫。

是啊。

沈语是他的女儿。

他的女儿啊。

沈墨无力地跪在地上。

沈语说,她再也不做他的女儿了。

应该是真的吧。

22

那天晚上,我坐在阳台听了很多人被霸凌的经历。

原来,那段视频刺激的人不止是我。

还有网上曾被霸凌的网友。

还有闻安叔叔。

闻安叔叔来阳台上找我。

他坐在阳台的另一边,仰着头看着星空,

「小语,我懂你的心情,我跟你一样,从小就是怪人。」

「你不能说话,而我……」

「我小时候喜欢我们班上一个男生,被他知道后,宣传了出去……」

「然后我就成了娘娘腔,太监……」

闻安叔叔撸起他的袖口。

我曾经也好奇,怎么大夏天的,他总是穿着长袖衬衫。

原来手腕露出,全是新旧伤疤。

「我自杀了很多次,直到遇到邵景……」

他说着,灰暗的脸染上星光。

「我现在过得比那些人都好。」

「直男又怎样,传宗接代又怎样,我和这个世界我最喜欢的人相爱,不虚此行。」

23

我还不懂爱情。

不过,我知道闻安叔叔现在很快乐。

不管经历过多难过的事, 只要活着, 就会重遇阳光。

当然在绝望中重生的人,也不会再畏惧区区黑暗。

第二天。

有人透露, 我是沈墨的女儿。

而沈墨, 包庇了霸凌者徐颜。

还领养了徐颜。

徐颜在班群里的聊天记录被公开。

网友活久见:

【这是亲爸做的事?】

【白月光的女儿比自己的女儿还重要。】

【无语至极。】

【以后就让白月光的女儿给养老吧。】

【拉倒吧, 就这个小太妹不败光他家产才怪。】

【妹妹真可怜, 摊上这种爸爸。】

……

沈墨在公司待了一整晚, 任凭舆论发酵。

徐颜打了很多电话给他。

他一个没接。

并且让人将徐颜赶了出去。

向校方施压,让其退学。

还向法院提交了诉讼。

但是这些。

轮不到他做了。

第二天他的助理告诉他,「沈总, 您吩咐的事, 邵总早就实施了。」

「还有……」

「公司里有好几个骨干员工提交了辞职报告, 原因都是无法为包庇霸凌者的帮凶做事。」

只是一晚,沈墨鬓角已有了白发。

仰起下巴淡淡笑。

是啊。

他是帮凶。

「还有。」助理摘下了工作牌, 「我也要辞职, 因为我也被霸凌过。」

他浅浅鞠了一躬, 转身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偌大的办公室, 只剩下沈墨一个人。

他拿起手机,翻出沈语的电话。

他想鼓起勇气, 打一次。

但看着沈语这个名字。

他忽然想起了……

23

沈语这个名字怎么来的呢?

沈家有个传统,孩子的名字必须是父亲来定。

但轮到沈语,他迟迟没给取。

就为了和母亲赌气。

因为母亲不让他娶喜欢的人, 非要他联姻。

后来为什么又娶了名字呢?

他知道他喜欢的女人已经去世那天,沈语被确诊了沟通障碍。

那天他只顾着对母亲的恨。

当听见母亲哭着说孩子的病情,他看见母亲悲怆的样子。

他居然觉得痛快。

他随口给了孩子一个名字。

「沈语。」

【省语。】

省得跟他说话。

母亲骂他是混蛋。

呵。

他何止混蛋。

24

沈墨不敢再去看沈语。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

他在网上检索。

「女儿被霸凌, 父母应该做什么。」

出来好多条答案。

有偏激的,打回去。

有理智的, 报警。

那他呢?

他该怎么做?

他想起徐颜, 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笑。

是啊。

徐颜是他白月光的女儿。

他也曾将爱意转移。

可是。

说到底, 也是他自以为情深。

他真的爱那个白月光吗?

还只是和母亲赌气?

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沈语。

重要的是报仇。

25

有人走向了深渊。

有人面向阳光。

我在邵景叔叔和闻安叔叔的呵护下,性格开朗了很多。

对了。

我还开通了社交平台,每天分享新的生活。

同时也作为被霸凌者的救助站。

帮助更多的人抵制校园霸凌。

渐渐地。

我的话越来越多。

当闻安叔叔经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小语, 你怎么成一个小话唠了?」

其实他不知道,我以前就是个小话唠。

我对爱的人,总有说不完的话。

闻安叔叔和邵景叔叔,就是我现在最爱的人。

至于别人, 不重要了。

26

一年后, 我参加了高考,成绩理想。

暑假期间, 我在邵景叔叔的公司里实习。

听见一些传闻。

沈墨包庇霸凌者的行为, 让沈氏集团股票岌岌可危。

他被董事会罢免了职位。

对比,他没有异议。

他用自己所有的积蓄成立了救助被霸凌者基金会。

但人们都说他是装模作样。

一个毁三观的人。

连亲生女儿被霸凌都可以原谅。

他怎么可能是个正常人。

至于徐颜。

她本来已经社死, 整日躲在一个亲戚家里。

毕业后来又被一个小混混搭上。

未婚先孕。

在黑诊所做手术时丧了命。

27

我入学那天,阳光很好。

邵景叔叔和闻安叔叔将我送到校门口,我就不让他们再送了。

「你们快去机场吧,不然赶不上飞机了!」

是的。

孩子长大了。

他们要度蜜月。

朝着两个高大身影挥手,我转身跑进了学校大门。

微风拂动裙摆,我总觉得身后有道目光追随着我。

我知道, 那是谁的目光。

我也知道,只要我回头,就能看见那个人。

但我没回头。

(全文完)

备案号:YXXB6RGDkQ6yZmcjyLM2LH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