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暗恋成真以后

所属系列:爱意无声,声声是你

暗恋成真以后

爱意无声,声声是你

领导给我介绍他儿子当对象。

第一眼,挺帅的嘛!不亏!

第二眼,这人怎么有点眼熟啊?

「你好,我叫顾贺。」

顾……顾贺?

我初高中暗恋了六年的顾贺?

1

领导要给我介绍对象,每天上班她都在我耳边说这个男生有多么好,多么适合我。

「小瑜啊,他是个医生,现在工作也很稳定。」

「小瑜,你看你俩年龄多合适,他大你两岁。」

我每天听着都尴尬一笑,我芳龄 26,年轻貌美,怎么会落到去相亲的地步?

「张姐,真的不用啦,我还没有结婚的打算……」

张姐就是我领导,她是我们部门的负责人。

张姐并没有理会我的拒绝,她还是不厌其烦地劝说我。

都劝了两个星期了……

再拒绝确实不礼貌了,既然她这么坚持,我倒要看看这男的有多好。

在张姐下一次来找我一起吃午饭时,我点头答应这周去见见。

张姐高兴地拍手,眉飞色舞地拉着我去吃饭。

张姐速度非常快,安排我和这个男生在周六见面,还贴心地把我的排班推到了下周……

周六

我到的时候男生已经在了,在门口看到位子上坐着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

张姐糊涂得忘记给我男方的联系方式了,在先前我们还没有联系过。

我走过去,他低着头在看手机。

第一眼,挺帅的嘛!不亏!

「你好,你是张姐介绍来相亲的吗?」

他闻声抬起头。

这人怎么有点眼熟啊?

「你好,我叫顾贺。」

顾……顾贺?

我初高中暗恋了六年的顾贺???

我一瞬间有点恍惚,愣愣地站在原地,他示意我先坐下。

「你好,我叫江瑜。」

顾贺点点头,看着我,「很好听的名字。」

「我现在在市医院工作,比较忙,婚后可能……」

等等,怎么就婚后了???开门见山也不是见这种大山吧?!

「婚后?这是不是太快了?」

我握着手里温热的咖啡,问他。

他轻轻一笑,「我妈说我们俩适合结婚。」

张姐是顾贺的妈妈??

我脑子乱成一团麻,感觉自己被套路了。

「是不是太快了也。」我过了很久才憋出这句话。

张姐这是把我往坑里推啊!

我暗恋了顾贺六年,最后用了六年把他放下,最后他又出现在我面前。

谁懂?

「顾……顾医生,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为什么问出这个突兀的问题,大概是想给这么多年的暗恋一个结局吧。

「嗯?你这样的,可以吗?」顾贺是一点没有回避。

「你果然和我妈说的一样,挺可爱的。」顾贺含笑,眉眼弯弯的,和好多年前我第一眼看到他一样。

末了他送我回家,分别时他说想加我个微信。

「江小姐要是不介意,可以考虑考虑我。」

他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顾贺读书时的人设,用我同学的话说,高冷不近女色的禁欲系男。

可是他现在怎么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次日张姐给我打来电话,问我觉得顾贺怎么样,喜不喜欢。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告诉她印象不错。

「小瑜啊,顾贺这孩子比较沉闷,你不要介意啊,他说挺喜欢你的。」张姐向我解释。

可是顾贺昨天那个样子,一点也不沉闷。

2

自那次见面以后我们之后的接触就是在微信上,因为他工作比较忙,有时候我们的聊天跨度长达一天。

张姐对我们的发展情况很关心,但是显然她从顾贺那里套不到什么有效信息,所以她一直从我这里旁敲侧击。

「小瑜,今天有啥安排没?」我正低头吃着螺蛳粉,刚夹起来的腐竹又掉进碗里,我把筷子搭在碗上,抬头看着满脸期待的张姐。

「张姐,你真的这么希望我当你儿媳呀?」

张姐听见我这么说,先是一愣,进而开始解释。

「嘻嘻……被你发现了。顾贺这孩子太沉闷了,28 岁的年纪了还没个对象!这不我看我俩相处这么融洽,想把你招揽进我们家……你别怪张姐吼,要是不喜欢就和姐说就好……」

我伸手打住张姐的解释,「张姐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相处是需要过程的。」

「意思是你俩在处了?」

……

我和顾贺就维持着那种不咸不淡的关系过了快一个月,他突然打电话给我。

「江瑜,方便结婚吗?」

「你什么意思?」

「方便的话拿户口本,我在你家楼下等你。」

我带着户口本好奇地下楼,他还真的站在门口等我。

「我觉得我俩挺合适的,这事要不赶紧办了吧?」

他站在我前面,一如第一次在咖啡厅碰面时轻轻的语气,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

我好像被蛊了一般,脑海一片空白。

跟着他去海马体拍了结婚照,又去民政局领了证。

在他车里,他拿着两个小本本含笑不语。

「你笑什么?」

我领完证开始有点后悔太快了,有点恼地问他。

「没什么,以后我们就是夫妻了,房子在市区的都源小区,这是你的钥匙。」

「你啥时候买的房子?」我接过钥匙问他。

「房产证有我名字吗?」我补了一句。

……

「怕你和我爸妈住不习惯,有你名字。得空搬过去吧。」顾贺握着方向盘,送我回家。

「我晚上还要值班,先走了。」他轻轻抱了抱我,转身离开。

我拿着我那本结婚证,在沙发上久久不能回过神来,我……居然和顾贺结婚了?那个我喜欢的很久很久就用了很久很久才放下的男人。

第二天刚走到单位门口,就看到张姐——我的婆婆,站在门口看着我。

不出意外顾贺已经告诉她我们结婚了,张姐过来牵着我的手。

「儿媳妇早啊!」

平时习惯了和张姐上下级关系,她突然这么一叫我没反应过来。

「知道你可能还没习惯,所以也不用着急改口喊我妈哈。」

「……」

「顾贺这小子办事效率够快哈,我让他争取和你进一步发展,他直接把证给扯了……」

张姐在我旁边喋喋不休了很久。

原来他是因为不耐烦妈妈的催促,才和我结婚的。

虽然我知道这是有目的的结婚,但是总是抱着他对我有那么一点喜欢的期待,可是现在看来,好像没有。

过了一段时间他工作没这么忙之后,我们就搬到了一起。

平时各忙各的工作,基本不见面。

但是非常固定的,我们每天总有一餐是要一起吃的。

这是他向我提出的,增进感情的办法。

「你有什么忌口吗?」顾贺边打字边问我,头也不抬。

「芒果过敏,不吃辣不吃香菜。」我坦白。

「你呢?」我问他。

「我也不吃辣。」他还是没有抬头。

这小子当医生之后怎么不吃辣了?

上学的时候我亲眼看着他往一碗红彤彤的螺蛳粉里加了三大勺辣椒。

那时候暗恋他,我总是踩着他吃饭的点去排队吃饭,他吃什么我吃什么。

所以我从一个不爱吃螺蛳粉的人,六年之后成了一个螺蛳粉上瘾的人。

我们的三餐都很清淡,顾贺会做的菜比我多,周末有空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做饭。

「你现在怎么不吃螺蛳粉了?」一天晚上回家看到饭桌上清淡的饭菜。

「嗯?」顾贺疑惑地看着我。

意识到说漏嘴了什么,我赶忙解释。

「张姐说的,你以前读书的时候爱吃螺蛳粉。」

「噢……吃饭吧。」顾贺见我站着,招呼我过去。

顾贺确实很闷骚,我们的交流很少,所以我实在好奇他向我提出结婚是做了多少心理建设。

「江瑜,周末有空吗?需要去拜访一下我的岳父岳母了。」顾贺从柜子拿被子,扭头对我说,湿哒哒的刘海挡住眼睛,有种特别的感觉。

「有空,但是我得提前和他们说一声。」

「你不会还没和他们说你结婚了吧?」他抱着被子,倚靠在柜门上。

对了,结婚这么久我们都是分床睡,我们都没有习惯彼此枕边有个人。

其实是我提出来的,我怕我晚上说梦话暴露点什么……

「没有……我会好好和他们说的,你放心。」

「江瑜,我觉得我们可以认真培养一下感情,结婚前面那一步的。」

结婚前面那一步?恋爱吗?

我高中做梦就是梦和顾贺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校园恋爱。

没想到有一天梦女也有春天。

我正胡思乱想着,顾贺甩了甩他头发上的水珠,把被子放在床上,转身走向我。

他伸手把我散落在脸上的头发别在耳后,捏着我的下巴。

不是吧?这么快!

我承认这一刻我又心动又紧张。我的脸颊和耳朵根子一瞬间就红了。

我能感觉得到,因为那一刻我真的好热。

「把嘴张开。」顾贺的鼻息吹得我燥热不止。

什么形式的亲嘴是要先把嘴巴张开的?这小子玩挺花。

我好奇地张开嘴巴。

「张大点,啊一声」顾贺靠得更近了。

「啊……」

「你右边这两颗蛀牙,

今晚吃饭的时候我果然没看错!你找个时间来医院,我给你拔了。」顾贺满意地说。

「……」

「你脸怎么这么红?很热吗?」他忍不住笑了。笑起来真好看,但是我现在顾不上他笑得好不好看,我只想把他踹出房间。

第二天上班,张姐过来打听我和顾贺最近的生活情况。

我又想起了昨晚那件让我尴尬又恼火的事情。

「他职业病有点严重。」

「咋了?他是不是给你看牙了?」张姐忍不住笑。

我点点头。

「所以你知道我为啥要着急让他找个对象了吧?一来就是希望他能有个稳定的家,二来就是想让个女孩分散他注意力,过于沉迷工作的后果就是这样。」

「但是现在你爱工作大过爱我。」我忍不住吐槽。

「这小子一点也不开窍,小瑜你放心,下次他回家我指定好好教训他!」张姐拍拍我的手。

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和我爸妈说我结婚这件事就到周末了。

顾贺比我有准备,他提前把车洗干净,把见面礼准备好了。

3

「明天下午怎么样?」顾贺在那自顾自地熨着自己的西装。

「我还没告诉他们我结婚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拖延症晚期患者了。

顾贺的手停了一下,又继续熨。

「是我拿不出手吗?」

「不是,是我结婚太突然了都,我怕他们接受不过来……要不去了你就说是男朋友好不好?」

「不用。」

不用是什么意思啊?

「……」

周六

我提前给家里发消息说我要回家,爸妈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毕竟我也很久没有回家了。

特别是说到要带男朋友回家,我妈开心地打了个视频过来,把我吓得连忙挂断。

顾贺在要见我父母上很积极,嗯,比娶我的时候积极。

他低头看看表,又看看在化妆的我。

「好了没?」

「顾医生连我蛀牙都看得出来,我现在好没好你看不出来吗?」我开始嘴欠怼他。

明知故问,真烦。

「噢对了,下周一下午来拔牙,已经帮你预约好了。」

「我帮你和妈请过假了。」他又补充道。

他真的一点后路也不给我留……

磨磨蹭蹭很久终于出发了,到家已经是傍晚。

我爸妈在张罗着做饭,开门看见我身后那个一米八几又英俊的男人嘴都笑开花了。

直接无视我这个很久没有回家的黄花大闺女,拉着顾贺进家门,走到客厅我妈看清顾贺的脸之后,她咧开的嘴角突然僵住了,转头看向在关门的我。

她松开牵着顾贺的手,跑过来用力地拍我。

「闺女!你和我讲实话,你男朋友是不是你读书时候做梦老是念叨的那个?」

「……」

您老记忆力可真好。

我忘记了我高中暗恋顾贺的事情被妈妈发现这件事了。

她知道顾贺的成绩非常好,来学校接我的时候看见过顾贺,也在我毕业卖的书里散落的纸堆里看到写满顾贺名字的草稿和一张过曝的偷拍的我和他的拍立得。

我点点头,给她使了个眼神让她不要说漏嘴。

我妈打了一个 OK 的手势,就过去和顾贺寒暄。

她自然是对这个金龟婿满意得不得了,吃饭的时候还问我俩什么时候可以结婚,她想早点抱外孙。

饭后在沙发上休息,我妈是一点也闲不住。

「小顾呀,你俩怎么认识的?有没有结婚的打算?」

这是她第二遍问这个问题。

顾贺刚想回答,就被我打断了。

「妈,这葡萄不甜。」

「不甜你别吃了,挑来挑去的,来来来,小顾吃点西瓜……」

「小顾呀,你多多包容江瑜,这孩子在家里被惯得比较挑……」

顾贺看着我浅浅笑了一下,

「哪里哪里,江瑜很好的。」

不得不说,他维护我的样子比他中学时打篮球连进两个三分球还帅!

「江瑜这孩子,这么多年一直没谈恋爱,我跟他爸都挺着急的,当时还以为她不想结婚呢……」我妈颇有感慨地说。

「对对对,以前高中时候还喜欢一个男孩子很长时间,我还很担心她早恋呢。」

我爸聊到这个他倒是来了兴趣了,没错,他也知道我的暗恋故事,只是他的八卦只有故事版本,我妈是知道真人版的。

顾贺饶有兴致地看着我没说话。

我拍了拍我爸让他闭嘴,估计是喝了些小酒有些上头,这老头开始讲故事了……

「小瑜当时可喜欢那个男孩子了,我当时很着急啊,怕影响她学习,没想到这姑娘成绩还慢慢变好了……」

他滔滔不绝地给顾贺讲我的故事,顾贺应该不知道的是,这里面绝大部分都和他有关。

晚上告别我爸妈,发动引擎前,他把手搭在方向盘上,也不说话,静静地看着前方。

「顾医生干嘛呢?」我被这安静的气氛弄得有些不自在。

「江小姐的暗恋对象一定很厉害吧?岳父岳母这般印象深刻。」顾贺像是自言自语般说出这句话。

「他确实很厉害哈哈哈。你小子不会吃醋了吧?」我被他的样子逗笑了,还真是个闷骚。

「刚岳父也说了,他去北方上学了,你们应该没有可能了对吧?」

「顾贺,我当时也确实是这么想的,他去北方上学,我应该再也不会和他见面了。」

没想到吧,你回到了家乡,而我居然成了你的妻子。

「你还会想他吗?」这是他启动引擎前问我的最后一个问题。

我摇摇头,用了六年放下了,就大大方方承认不想了。

4

周一中午顾贺打电话给我,我才想起来下午要去拔牙。

匆匆忙忙赶到市医院,他让我上五楼牙科。

讲实话,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到医院看牙了,开始不免有些紧张。

顾贺给我挂的号是两点半,我在外面的椅子坐着等。

有两个护士路过科室门口,悄悄朝里面望了一眼,害羞地笑了一下。

「顾医生真的好帅!年纪轻轻就是科室主任的重点培养对象。」

「行啦行啦,我听说顾医生已经结婚了,你还是别惦记了。」

「哪个女孩这么好福气啊,我的天呐!」

「顾医生的老婆,肯定和他一样一等一地优秀,肯定也很漂亮。」

听着她们渐行渐远的声音,我一愣。

顾贺这小子果然抢手。

「江瑜,进来。」正想着,顾贺在门口招呼我进去。

我进去之后,凑巧旁边的护士出去接电话,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他戴着口罩看着戴着口罩的我,彼此都有点尴尬。

「在这躺着吧,我先给你检查一下。」

我乖乖在牙椅上躺好,顾贺认真给我检查牙齿,这小子工作的时候真的一点也不近人情。

「嗯,还好不是很严重的蛀牙,不用拔,你这里有颗小智齿,后续要是发炎疼了及时和我说。」

「没什么事了,回去吧。」

大哥你是抓我来给你冲 KPI 的吗??

最后会诊费还是自己出的,嗯。

「顾医生,就诊这么潦草的吗?」

我捂着嘴有些埋怨地问他。

「不是潦草,幸好没有什么问题,我希望我的家属牙齿都健康。」

这个家属说我心巴上了,暂时原谅他。

从牙科走出来看到排号器上滚动的名字,后面还有 63 个号……

那一刻我才明白张姐说的忙是什么概念了。难怪连找女朋友的时间都没有。

果不其然,傍晚他给我发消息说晚上加班,不回家吃晚餐了。

他不回家,自然是有人来。

从小玩到大的闺蜜回老家这边出差,刚好很久没见,她也还没知道我结婚了……

我们约在读书时候最喜欢的那家螺蛳粉小店见面。

她还是熟练地往碗里加很多勺辣椒,很多年前在我心里,比顾贺还嗜辣,就是她。

只是现在顾贺不吃辣了。

「倩倩,你说一个很喜欢吃辣的人突然变得不爱吃辣了,是怎么回事?」

闺蜜把嘴里的粉咽下去,向我摆摆手。

「怎么会突然不吃辣呢?除非是万不得已,你看你,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辣也不吃。」

我继续问她,「那吃辣的人吃清淡的东西会不会觉得不好吃啊?」

「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会。你看我俩,我看你那碗我真的吃不下,我俩吃火锅都是鸳鸯的,你说呢?」

「你还记得你当时看顾贺往粉里加辣椒,去学他然后把自己辣哭那次吗?」

记得,我怎么会不记得?我为了和他相似的地方多一点,我学他吃辣,学他打篮球,甚至想在学习上和他齐平。

只是我的结局没有那么热血,我还是没能光明正大地告诉他,我喜欢他。

提到顾贺,闺蜜的话开始多了起来。

「听说这位天选之子去学医了,不知道现在在哪高就了。」

「他在市医院。」我低头吃粉,顺嘴回了一句。

闺蜜一愣,「你咋知道的?」

还没想好该怎么和她解释我和顾贺的关系,我只好说,「今天去看牙碰到了。」

「他居然回老家了,我还以为他会留在大城市呢。」

「你当初这么喜欢他,这么多年没见,哎,有没有还很心动?他还这么帅吗?」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因为在咖啡厅碰见他时,我脑子一片空白。

「……」

「来,这杯奶茶敬我们的青春!」

吃到后面,闺蜜拿起旁边的奶茶,仿佛提到顾贺,就是提到了青春。

但他确实是我青春里无法抹去的印记。

送闺蜜回酒店,就接到顾贺打来的电话。

「你怎么没有在家?」

「出来见个朋友。」

见完我爸妈那天他得知我暗恋一个男生的故事之后,我们本就平淡的关系似乎变得更平淡了。

「在哪?我去接你。」顾贺还是很平静的语气。

「不用,我打车回去,你工作已经很辛苦了,休息一下吧。」说罢我叫的车也到了。

「没喝酒吧?注意安全。」有那么一瞬间,我听出了他的失落。

「没有,就是出来吃点东西。」

到小区门口下车,秋天的风吹起我的头发,我才发现秋天来了。

我紧了紧外套,大步往家走,突然被一只手大力地拉住。

5

我转头,是顾贺。

「你是在等我吗?」我笑着问他。

「是。」他有些害羞地回答。

「你刚刚……一直没回我消息,所以我下楼等你。」

我打开手机,才发现他在微信给我发的消息,和好几个未接电话。

我习惯开着免打扰,今晚吃完饭有点饱,在车上怕晕车就没敢看手机。

「不好意思啊,我刚才没有看手机。」我向他解释。

「你安全到家就好,我们回家吧。」他伸手过来牵我的手,温热的手一触过来把我弄得一颤,我不太相信这样梦幻的场景真实存在。

我们慢慢地走在小区门口到电梯口这段路……

「见面开心吗?」他似乎是鼓起很大的勇气,小心翼翼地问我。

「开心呀,很久没见了。」我回答他。

「嗯。」顾贺捏了捏我的手,有些咬牙切齿地说。

这小子不会以为我去见什么「暗恋对象了吧?」

「不是去见暗恋对象,你放心。」我跟他解释道。

可是好像这时候解释过于突兀?

「我相信你。」顾贺好像有点失落。

我不知道为什么能对他的情绪如此敏感,可能是他表现得明显,也可能是我对他过于敏感。

到家后闺蜜给我打来电话。

「小瑜你到家了吗?」一接通闺蜜的大嗓门就传过来。

「刚刚到,酒店还住得习惯吗?」

「习惯习惯,哎为啥不能去你家住嘛?明天我就得回去啦。」

即使没有开免提我也确信旁边的顾贺听到了这句话。

「家里不方便,辛苦你啦。」我含蓄地回答她。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我突然结婚,还是突然和顾贺结婚这件事。

挂了电话之后,顾贺那个紧锁着的眉头终于放下来了。

晚上我盖上被子准备睡觉,顾贺抱着他的被子进来把小夜灯打开,我们在昏暗的灯光下四目相对。

「今晚有点冷,我想睡这里。」顾贺指了指我旁边的空位。

我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问他:「那我去睡次卧吗?」

他好像有点无语我,「不是,我们一起睡。」

「……」

想睡这里直说嘛,非要找个天气冷的借口。

「你要是不习惯就算啦。」顾贺见我愣着没说话,摆摆手准备走了。

「哎哎哎别走啊,夫妻俩客气啥,睡睡睡,这本来就是你的位子。」我扯住他睡衣的衣角。

「行。」他立马开心地绕到床的另一边,铺好被子躺下。

「以后我们就一起睡好吗?」他躺下之后望着天花板问出这句话。

「顾医生,这也是你家。」我回答他。

「我尊重你的选择,我知道我们结婚得很突然,我们需要一个磨合的过程,所以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强迫你的。」他侧身看向我,认认真真地说出这段话。

「你小子挺绅士的嘛。」我戳了戳他的额头。

「我承认当初和你结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妈的催促,并且你也是她很满意的女生……我以为我不会遇到真爱的另一半,所以我觉得和谁结婚都无所谓。」

「和我也无所谓对吗?」

他摇摇头,「不是,但是说不上来。」

「我要是告诉你我还喜欢着我的那个『暗恋对象』呢?」我反击他。

「那就有所谓了。」

顾贺真的好闷骚啊。

「不过我们是合法的,我不怕。」他补充道,贱兮兮地笑了。

黑灯之后,我们手臂贴着手臂,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还是忍不住向他求证——

「顾贺,你真的不吃辣吗?」

「不吃。」他应该很困了,在半入眠状态下小声地回应我。

「可是……」

「早点休息。」他伸手过来环住我,轻轻拍了拍我的头。

既然顾贺没有告诉我他为什么不吃辣,那我自然还有别的办法知道。

我们的媒人——顾贺妈妈,我的领导,我的婆婆,张姐。

第二天去上班,午餐我还是和张姐一起吃,张姐很关心我和顾贺的感情状态,但是她从来不干涉,她认为小两口的家庭她不应该过多由父母插入。这也是我当初愿意嫁给顾贺的原因之一,他有开明的父母。

「张姐,顾贺他爱吃辣吗?」

「吃啊,这孩子无辣不欢的。」张姐也是爱吃辣的,她碗里的菜每一样都有辣椒。

「你吃这么清淡,在家和顾贺还处得来吗?你吃不了辣可别委屈自己和他一起吃。」

张姐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皱起眉头。

「……」

6

下午我发消息问顾贺晚上有没有时间,我们一起去超市买菜做饭。

顾贺很快回我说没空,要加班。

这也能理解,他医院的工作很忙。

没关系,下次有空再说也行。

想着晚上既然他没空,那我也不自己做了,干脆去外面吃点好了。

社交软件最近给我推中心广场新开的餐厅很不错,中心广场里单位也不算远,下班之后我就过去。

这个餐厅装修非常精致,氛围感十足,很适合约会。

我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来好像有点突兀,不过来吃饭嘛,多少个人无所谓。

等餐时去卫生间洗手时旁边走过一个妆容精致的女生,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仍然一眼就认出她来——叶紫珊。

这个让我羡慕嫉妒了好久好久的女生,成绩好家世好长得漂亮。真的是我整个中学时代最羡慕的女生,她和顾贺是很多人包括很多老师眼中的金童玉女。他们同班,我也一度以为他们是一对,只是那些传言绯绯,这么多年过去了,真假我也未知。

我认识她,她未必认识我。

她走出卫生间后,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觉得无比感慨。

回到座位,我刚想拿起手机玩,就看到斜对角位置眼熟的背影,是顾贺。

而他对面坐着面容精致的叶紫珊。

我看不到顾贺的表情,但是叶紫珊讲话时嫣然一笑和娇羞落入我眼底,我想他们的交谈是很愉快的。

服务员小哥给我端上牛排,可是我看着却毫无食欲,盲目的拿刀叉在牛排上乱划,看着聊天框里顾贺发的没空和加班。不是说加班没空吗?这就是加班吗?

况且这个餐厅,离市医院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我能接受婚姻没有感情,但是无法接受带有背叛的没有感情。

我是相信顾贺的,但是那一刻我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

这是笼罩在我平凡的高中时代的专属于思春期的「假想敌」,没想到多年后「假想敌」好像成真了。

我快速离开餐厅,打车回了家。

在路上我执拗地给他打了个电话,没想到电话那头一秒挂断。

真有意思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贺给我回了电话。

「小瑜,今晚我还要晚些才能回去,你先休息。」

他声音醉醺醺的,是喝了酒的。

「加班需要喝酒吗?」我忍不住质问他。

电话那头像是愣住了,没有说话。

「出来见些朋友。」顾贺过了很久回了一句。

那天晚上我等到凌晨两点,才等到了一身酒气地顾贺回来,我在沙发上看着他慢悠悠地进来,我不想去帮衬,他看见我还没休息显然一愣。

「怎么会没休息呢?今晚我身上比较臭,我去睡客房。」他低声地说。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淡淡地说「好。」

转身进房间,大声地把门关上。

第二天我早早去上班,晚上回家也是早早上床休息。

顾贺似乎没有向我解释的打算,那几天我们就保持着冷战的状态,准确地说,是我单方面的冷战。

张姐很快发现我不对劲,周末她突然来了,把我们都吓了一跳。顾贺在书房忙活,我在客厅看书,家里非常清冷。

我一开门,张姐向客厅望了一圈,有些生气地说「顾贺呢?这小子怎么不在?」

「他在书房。」

顾贺闻声走出来。

他的样子有些颓,胡子拉碴了都。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他这个样子,竟然有些心虚。

「妈,你怎么来了?」顾贺有些意外,又看了看旁边的我。

我赶忙解释,「不是我让张姐来的……」

张姐看到我俩这个样子,好像明了了。

「我自己来的!你们就说吧,小夫妻俩是不是闹什么别扭了?顾贺你小子是不是欺负小瑜!」张姐把包往沙发上一扔,叉着腰指着顾贺。

顾贺挠了挠头,好看的眼睛透露着一种痛苦。

我知道这一刻能化解这场矛盾的关键人物是我,但是我想到那天的委屈,我的脚和手像是拖了铅一般讲不出话。

顾贺先开口了。

「妈,真的没有。」

是没有闹别扭?还是没有欺负我?

「妈不想过多干涉你俩的生活,很多矛盾可以床头吵架床尾和了的,但是这几天小瑜上班那个状态总是心不在焉的,吃饭也是老走神,我想着是不是有些严重了,我来看看你俩。」

「小瑜是我托付给你的!你要是辜负她,你看我不打断你狗腿!」

我好像变成张姐女儿了一般,她极力在护住我,这一刻我体会到了有人撑腰的底气。

「妈,对不起。」

顾贺先低头认错了。

「我不该惹小瑜生气,我会好好和她解释的,您放心。」

张姐又是一顿输出,后来因为广场舞姐妹的邀请,她讲了顾贺两句,提着包扬长而去了。

「小瑜,下次他再这样,离婚!姐给你找更好的!」

顾贺吓了一跳,他着急推着张姐出门,皱着眉头。

「妈,你少说两句!」

张姐离开后,偌大的家里只剩我们两个,有些尴尬地面面相觑。

「你饿了吗?想吃什么吗?」我被他看得有些发麻,先开口问他。

「说吧,为什么生气?」他过来拉住我的手,把我拉进他怀里。

我仰头看着他,莫名的委屈感让我想哭,我忍住眼泪没有流下来,把那天在餐厅看见他和叶紫珊的事情说出来。

果然说完舒服多了,不管结果如何,现在我问心无愧。

顾贺听完点点头,把我拥到沙发上,倾向下一个吻,他的吻先是小心翼翼地试探,得到我的应允,他抱着我的头开始进攻。他的呼吸和我的呼吸交错在一起。

我看见他红透的耳根子,哑笑一声。

「顾医生还会害羞呀。」

他像是被戳穿了秘密的小孩,抿了抿嘴,声音低沉沙哑。

「老婆原来这么在乎我。」

这是他第一次叫我老婆,叫得我心痒痒的。

他直起身,端坐在沙发上,脸有些通红看着我凌乱的衣服,我有些紧张,理了理衣服,也坐起来。

「那天那个女生是我同学,她从国外回来,刚好我也在市里,她想问些事情,就突然去见了一面。」

「那天我确实是要加班,她突然打电话过来,我就和同事换班了,那家餐厅离医院太远了,赶过去没来得及告诉你。」

「那你怎么两点才回来?」我并不满意他这个回答。

「同学聚会吧,没想到她还联系了其他在 G 市的同学,我们就一起去小聚了一下……」

我将信将疑的样子让顾贺有些着急,他急忙掏出手机。

「老婆你不信我可以打电话给她,她可以作证!天地可鉴!真的是很多年没见的同学!」

没想到他真的直接拨通了叶紫珊的电话。

「叶紫珊,你给我老婆说一下那天一起吃饭的事情。」

叶紫珊在电话那头爽朗一笑。

「嫂子,你真的别误会呀,我很久没回 G 市了,刚好得知顾贺也在,我也是想问他一些事情就突然请他过来。给你们之间造成误会了,真的很抱歉。」

美女声音真好听。

「他一来就说自己结婚了,晚上要早些回去陪老婆,让我有什么事情赶紧说。」

「闷头鱼也有开窍的一天哈哈哈哈。」

叶紫珊讲到这个笑了起来。

挂断电话之后,顾贺有些害羞刚刚被戳穿了。

「你下次能不能和我说清楚?」我不满他先前一句话也不和我解释的事情。

「我看你生气成那样,我不敢……」顾贺挠挠头。

「顾医生,女孩子是需要哄的知不知道?」我又着腰开始给他说教。

「遵命老婆大人!」得到赦免之后,他紧张的样子终于放松下来,搂着我说要告诉我一个小秘密。

「老婆,我告诉你,那天叶紫珊说在餐厅看见了高中时候暗恋我的一个女生。」他好像很得意,对之前我有暗恋对象这件事,他好像扳回一城似的。

「我才消气……」我瞪了他一眼。

「我还不知道原来高中时候有人喜欢我呢。」

你小子不是说废话吗?你这脸蛋子这身材这成绩,妥妥的校园男神。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解啊?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等等,叶紫珊那天在餐厅碰到的,会不会是我?

她怎么知道我喜欢顾贺的?

我尴尬地和顾贺拉开距离,认真地看着他。

「你说的那个暗恋你的女生,可能是我……」

7

顾贺一惊,才把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

「是啊!那天你也在餐厅里……所以你那个「暗恋对象」是我?」

他有些激动和紧张。

我点点头。

「是你。」

「我们不仅一个高中,还是同一个初中。所以算起来,我喜欢了你六年。」我掰着手指头比出一个六给他看。

「所以……」

「所以我知道你喜欢吃辣,喜欢穿白色五号球服,喜欢在放学二十分钟之后去吃饭……」

我数着那些曾经牢记在心很久很久的事情。

我真的没有想到有一天我可以把这些事情都告诉他,更不会想到他会成为我的枕边人。

顾贺眼里柔光粼粼,胡茬子衬得他别有一番味道的好看。

他轻轻揉了揉我的头发,一个吻落在我额头上。

「所以你就是那个每次在我比完赛在我背包上放水的那个女生吗?」

我一惊,他怎么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

「叶紫珊那天告诉我的,她每次来看她男朋友就会看到这个女生在我背包上偷偷面放一瓶水。」

「你会喝吗?」我有些期待地问他,想给青春时期的自己一个答案。

他会喝吗?我在日记本里问了很多很多遍。

「偶尔会,考虑到安全问题所以大部分时间不喝,但是没水的时候顾不上这么多,会喝。」

顾贺一本正经地和我解释,我得到这个答案,已经释然。

「你是什么时候认识我的?」顾贺问。

「初一那年,刚来学校的时候,在乌压压一片人群里看到你,又高又帅,颜控第一眼就爱上了,你成绩出众,想知道你名字又不难。」

顾贺哑然失笑。

「原来长得好看也是有好处的。老婆先认识我了。」

大哥你是不是对自己这张脸有什么误解??

我皱眉问他「你现在才意识到这点?」

顾贺点点头。

「小时候父母工作比较忙,我都是自己一个人生活,性格也不开朗,我想你也知道,我除了学习和打球,没有在学校别的地方出现过……」

确实,顾贺读书时候的我们给他划定的人设是高冷学霸男神。

「我们当时都说,顾贺虽然长得帅,但是不落俗哈哈哈哈。」

「不落俗是什么意思?」顾贺抿唇问。

「就是不谈恋爱呀,从来都不站在女生旁边,即使是在旁边也保持距离,连传绯闻的机会都没有……」

「确实是。」

「但是你和叶紫珊接触呀,你俩被我们代进很多本小说里了。」我鼓着腮帮子假装生气地说。

顾贺把我搂得更紧,凑近我的耳畔,像说秘密一般低声。

「我是不是忘记告诉你了,叶紫珊是我表妹。」

我一惊,才想起来刚刚叶紫珊叫我嫂子……

一时间我又尬又恼,拍开他。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解释清楚?!」

「你说你和你表妹出去吃饭不就行了吗?」

顾贺挠挠头,「我以为你知道……没想到谣言传得这么离谱。」

大哥你是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啊。

「而且叶紫珊早就结婚了,对方就是她高中时候的男朋友,你不知道她高中时候有男朋友吗?」

我知道我还和你生气吗?

「你别告诉我你这些年都没谈过恋爱。」我质问他。

「还真没有。」他摇头。

顾贺这么好看的男生,感情经历居然一片空白,离谱!

难怪在处理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这么笨拙。

「还希望老婆多多包涵,顾某会谦卑向学,努力成为小瑜合格的另一半。」

顾贺做了一个抱拳的姿势,眼睛笑起来弯弯的,我清楚地在他眼里,看到含泪笑着的自己。

8

今年的冬天来得很早,连续下了很多天的雨,风和雨同时打在身上让我忍不住打颤。

「小瑜,披上。」顾贺边说边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我。

「这么冷的天你单穿个毛衣不冷啊?不准脱。」

我阻止他,做医生的人这么不在意自己的身体。

我还没说完他的外套已经落在我身上了。

我俩紧紧牵着对方的手,把彼此的温度共享。

「来,帅哥美女,你们的烧烤好了,这袋是不辣的,这袋是加辣的。」

烧烤摊阿姨笑盈盈地把装好烧烤递给我们。

晚上特别想吃高中学校门口的烧烤,顾贺二话不说拿着车钥匙就拉着我出发。

很久没有回到这条来回走了三年的路,我们俩都很感慨,顾贺搂着我,听我一路在讲我喜欢他的那段往事。

「你知道吗?周末你在车站等车,我就坐在烧烤摊这里边吃烧烤边等我妈,因为这里可以看到车站那里的你。」

我每次都是拿着一把烧烤,找老板要一个小凳子,乖乖坐在那里,看着对面车站那个高高的男生盯着过路的车辆。

「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之后我会和马路对面的男生在一起。」

「我也没想到,所有的事情都在意想不到中合情合理地发生了。」

顾贺揉了揉我的头发,看着对面他等车的地方,车牌已经被拆掉,现在那里只剩一棵老榕树。

「这或许就是缘分,你说是吧?顾医生。」

「缘分?其实很多缘分是需要人为助力的。」

「什么意思?」

顾贺笑而不语。

「走吧走吧,天气冷,回车里。」

顾贺拥着我进了车里,一上车就把车里的暖气打开。

「你告诉我,缘分是人为的是什么意思呀?」

我拿着一串烤肠呼呼吹着,问他,直觉告诉我这之间有什么故事。

「意思就是你喜欢的人也很喜欢你。」

顾贺眉眼弯弯地笑着说,牙医的牙齿就是好,一口好牙笑起来格外惹眼。

「顾医生有话请直说……」

我不满他绕弯子的话,捏了捏他的脸。

我想这么干很久了。

「这个嘛,说来话长……晚上睡觉给你当故事讲。」

「好!」

说罢他发动引擎,车子缓缓在雨中前行,窗外的雨声告诉我,我现在真的很幸福。

8

番外之顾贺

晚上雨还是下个不停,雨点打在窗户上,蒙上了淡淡的水雾气。

天气冷,她早早就窝进被子里。

「顾医生,今晚的睡前故事?」

她甜甜地笑着,很是期待。今晚答应给她讲我和她的故事,所以现在已经很晚了,她很困但还是不肯睡觉。

我搂着她,把房间的灯调暗。

「该从哪里说起呢?」我低头自言自语道。

「嗯?很长吗?」

她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眼睛已经轻轻闭上了,显然是快要睡着了。

也好,这时候我讲出来才没有这么别扭。

我是什么时候认识江瑜的呢?我也记不清了,只记得读书的时候这个女孩常常出现在我附近,吃饭的时候,做操的时候,放假的时候……一来二去我就眼熟她了,齐耳的短发,水灵灵的眼睛,喜欢背着一个粉色的书包,走路蹦蹦跳跳的。

我很奇怪自己会对一个女生这么感兴趣,大概是她的活泼开朗很吸引我,小时候父母不在身边,我性格独立但是很沉闷,也不怎么会讲话,后来同学聚会的时候,大家都说我是「尘封的冰山」,我才发现自己在外人看来是这个样子的。那在她眼里我是不是也是这样?

那时候吃饭她经常在我后面桌,听到她讲了很多趣事,同桌吃饭的朋友问我怎么突然笑了。

我当然不会告诉他这个小秘密。

中学那几年我只顾着学习,她就好像是乏味生活的治愈剂闯入我的世界。即便我一直不知道她的名字,她会认识我吗?我有时会这样问自己。

大学毕业之后我果断回老家,一来是父母工作终于稳定在家这边,想回来好好陪他们;二来是抱以侥幸希望还能遇到她。

可是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想想可能也没有这个缘分了。

直到某天我妈让我到她单位给她送个文件,我在单位楼下看到她。

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她留了长头发,眼睛还是水灵灵的,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粉色。

我有些紧张,在车里没敢出去。我妈给我发消息说她让一个女生下去拿,在门口等我。

「她是不是穿着粉色的短袖,长头发?」我声音有些颤抖地问我妈。

得到了肯定回答之后,我竟有些慌张失措,随手拿起车里的帽子和口罩,全副武装地去把文件交给她。

她接过文件道谢便上去了,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爽朗。

碰到她的那一整天我都很开心,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同事问我为什么一直嘴角上扬。

我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

过了 28 岁生日之后,我妈突然开始操心我的「人生大事」。

「小贺,你这孩子这么多年也没带个女朋友回来,你老实跟妈讲,你怎么一回事?」

「小贺,你知道邻居家和你同龄的张霖吗?他老婆在我们单位,人家儿子都到换牙的年纪了!」

「儿子,你着急吗?」

……

这就是催婚吗?每天下班我妈都不厌其烦给我灌输这些要结婚的大道理。有时候会觉得烦,但也只能听着,拿医院工作忙搪塞。

我确实很忙,中学忙着考大学,大学八年学医,工作忙着看牙齿……

虽然都是拙劣的借口,但是这招确实能帮我堵过我妈的很多招式。

但是这个招数开始被免疫了——她开始给我张罗相亲了。

一开始我很抗拒,我并不喜欢这样的方式认识女孩。

直到我妈跟我说「女生那天你来给我送文件也看到了,非常好的女孩子……」

我一惊,在低头看邮件的我立刻抬头看向我妈。

我妈对我的反应有点震惊。

「人家姑娘是我软磨硬泡了好久的,好不容易她才松口答应见你,你给妈一个面……」

「妈,我去。」我打断她。

她还是单身,我暗自窃喜着。

见面的前一天晚上我开心得睡不着觉,好像冥冥之中有人在帮我一把……

见面那天我很早就到了咖啡厅,因为周末和同事换了班过来赴约的,等她的时候我在回复患者的消息。

「你好,你是张姐介绍来相亲的吗?」

我闻声抬起头,心里漏了一拍,第一次和她这么近距离地接触。

「你好,我叫顾贺。」

她有点呆呆地站在我面前,也不说话,我就先和她打招呼,示意她先坐下。

「你好,我叫江瑜。」

江瑜,真好听。

这么多年了,终于知道她的名字了。

「很好听的名字。」

我不由自主地说出这句话。

既然再一次遇到你,那我要主动一点,不想因为退缩而错过。

「我现在在市医院工作,比较忙,婚后可能……」

说到「婚后」我们都愣了一下,她有些惊讶,我才意识到自己说这句话可能有些突兀。

但是还是在心里暗暗给自己说要主动一点。

当时她还问我理想型是什么样子的。

我该怎么向她描述我眼里的她,最后我也没描述,直截了当地说「你这样的。」

我惊讶于自己的主动,好像有很多勇气铆足了,告诉我要抓住这次机会。

那天送她回家以后,我鼓足勇气要了联系方式,接下来的各忙各的工作交流并不多。

这里就不得不感谢我的母亲,若不是她在中间做助推,我估计是追不到江瑜的。

和江瑜提出要结婚的前一天,我妈跟我说她单位有个男同事在追江瑜,让我抓紧点,不然老婆要跑了。

抓紧就抓紧点,我找了个爸妈催结婚催得紧的借口打电话给她。

打电话之前我已经做好了被拒绝做不成朋友的准备了。

没想到她真的拿着户口本下楼了。

真的有点笨笨的,她不怕被骗吗?

结婚以后怕两个人住一起过于突然,她提出来先分房睡。

尽管工作很忙,我们还是尽量回家吃饭,我提出来的,和老婆培养感情。

她不吃辣,我做的菜一点辣也不放,虽然一开始吃起来索然无味有些不习惯,但是后来开始渐渐爱上了清淡口味的饭菜了。

见岳父岳母那天,得知她有一个喜欢很久的人,说不难过和失落是假的。

我并不确定最后她会不会爱上我,但是我持证上岗,

肯定比那小子占上风对吧。

我实在没想到她口中念念不忘的青春是我自己,就说嘛,我们真的很有缘分。

回忆到这里时,躺在我怀里的江瑜动了动,许是天气太冷,她把头深深地埋在我怀里。

昨天她把刘海剪得短了些,有点像高中时候活泼可爱的样子,我搂着她,轻轻捻紧被子,关掉小夜灯。

(全文完)

作者署名:冬籽

备案号:YXX18ggKkrdt555nmk2CdlwA

编辑于 2023-01-17 16:19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我当保安后和帅气业主恋爱了

赞同 45

目录
3 评论

爱意无声,声声是你

盐焗小梨子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