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椿肉

所属系列:暗无底洞:美味来自地狱

椿肉

暗无底洞:美味来自地狱

你听说过椿肉吗?

连续喂猪三个月椿叶,期间绝对不能沾任何油荤!

用这种肉做出的肉饼,又酥又嫩!

1

有件事我挺后悔的,没能阻止我最好的闺蜜刘芳去见网恋的男友。

三个月前,刘芳跟一名男网友聊得热火朝天,两人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从早聊到晚,手机几乎就没有离过手,不到半个月就确立了关系。

确定关系之后,刘芳就说要跟男友见面,还要一起到男方的老家麻椿村去玩。

我觉得两人关系进展太快,还没弄清楚对方的人品如何,不应该这么早见面,就算真要见面,最好等我忙好手头的事一起去。

可刘芳就是个恋爱脑,一声不吭背着包就去见男方了,我原本也想跟过去看看,但手头的工作实在忙不过来,只能叮嘱她小心点,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

她这一去,就去了两个月。

期间刘芳每周都会给我打两次电话,她说麻椿村虽然条件不太好,没有小卖部,没有各种商店,手机信号也很差,没办法上网,但是山清水秀,民风淳朴,强烈建议我过去玩两天。

我还挺好奇的,什么都没有的麻椿村,真有刘芳说得那么好?

最近几天没什么事,我索性请了年假,打算过去看看刘芳,到底是什么样的山村,能让她流连忘返,都不愿意回城里生活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买了机票,直奔麻椿村而去,等我赶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

原本刘芳说好在村口接我,可是等好半天都没等到她人,电话也打不通,总是提示不在服务区。

没办法,我只能独自一人走进村子。

来之前我在网上简单了解过,说麻椿村有着上百年的历史,至今还有大约二百多户人家住在这里。

我在村子里转了一圈,这里确实和刘芳说的一样,环境非常不错,远离城市的喧嚣,显得格外宁静,给人一种非常放松的感觉。

不过有一处地方,倒是显得和这宁静的山村格格不入。

一家正在排队的猪肉铺!

淳朴的村民排成一排,一个个脸上喜气洋洋,仿佛买的不是猪肉,而是什么山珍海味!

「好像是外面来的小姑娘!」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排队的村民很快就把我围了起来,他们相当兴奋,仿佛看猴一般地打量着我,甚至对着我指指点点,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好在猪肉铺的老板替我解了围,他说:「都看啥子看,别吓着人家小姑娘!」

我感觉老板在这儿应该挺有权威的,他就说了这么一句,村民全都乖乖地跑回去排队,连一个对我品头论足的都没有。

大约等了十分钟,猪肉全部分完,村民们心满意足地离开。

老板放下手中的刀,擦了擦手,看着我说:「小姑娘,你是不是叫张婷,来找刘芳的吧?」

我点点头说:「老板,你知道刘芳在哪里嘛,我打她电话打不通!」

老板笑笑:「小姑娘,你叫我老周吧,我是这里的村长,刘芳去山里采椿叶了,今天是回不来了,她跟我提过你,让我帮着接待!」

老周还挺客气的,把我请进了猪肉铺。

店铺不算大,桌上还放着不少剁好的肉糜,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清香。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闻到这么香的生肉,就是肉糜的颜色似乎有些深。

我说:「周村长,你这猪肉好香呀!」

老周呵呵地笑着,抓起一把肉糜说:「小姑娘,这叫椿肉,你们城里是吃不到的,用它做成的肉饼又酥又嫩,你等我一会,我收拾好就带你去住的地方!」

趁着老周收拾的工夫,我又试着拨打刘芳的电话。

起初电话依然打不通,但几声之后,东边的柜子里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音乐声。

我有些诧异地走了过去,拉开柜子,里面果然躺着一只手机。

是刘芳的手机!

2

「小姑娘,山里信号不好,刘芳带着手机不方便,让我帮她保管的!」

我还没来得及发问,老周的声音突然从我身后传来。

我猛地转过身,老周手里拿着一把菜刀,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透露着一股说不出的怪异。

我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退了一步说:「周村长,我看时间还早,要不我也去山里找找刘芳吧!」

老周呵呵笑了两声,把菜刀收了起来。

他说:「小姑娘,天一会就要黑了,山路可不好走,刘芳是跟她男朋友一起去的,你就放心吧,走,我带你去住的地方!」

目前来说,老周一直都挺客气的,并没有什么恶意,他的解释也挺合理的,可能是我想多了。

我说:「周村长,那就麻烦你了。」

老周很快收拾好,带着我朝村子西边走去。

一路上遇到不少村民,大家客客气气地跟我们打招呼,还有人问我是不是谁家新娶进门的儿媳妇。

看着这些淳朴的民风,我也慢慢放下了防备。

我问老周说:「周村长,刘芳怎么会突然想到上山去采椿叶的?」

「喂猪呀,我们这养的猪,就是吃了椿叶,身上的肉才会又酥又嫩!」

喂猪?

我记得我刚才在村里转悠的时候,好像并没有看到村民家里养猪,别说是猪,就连普通乡下常见的鸡、鸭、羊都没有看见。

「周村长,你们的猪是散养的嘛,我怎么没看到?」

老周停顿了片刻,笑着说:「小姑娘,我们这的猪比较特别,得养在地窖里,所以你才看不见,明天等刘芳回来,让她带你去参观,到了,前面就是你住的地方。」

我顺着老周指的方向看去,前面是一栋矮旧的民房,虽然有点年头,但是里面布置得还挺干净。

一张桌子,一张床,一些简单的家具。

「小姑娘,你先住着,晚点我让你婶给你弄点我们这的特色椿肉饼,保证你一口就会爱上,这可是你们城里吃不到的宝贝!」

老周正兴高采烈地说着,门外突然来了一个年轻人,大约二十五六的样子,看上去挺帅气的,气质也不错,似乎并不像是这里的人。

年轻人看了我一眼,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说:「周村长,猪好像生病了,你快去看看!」

老周听到猪生病,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跟我打了一声招呼,便跟着年轻人一起离开。

等到两人走远,我放下行李,简单收拾了一下,躺在床上休息起来。

我试着打开网页,可惜信号实在太差,好半天连个网页都出不来。

或许是太累了,迷迷糊糊之间,我缓缓地闭上眼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感觉好像有什么人在拍我,猛地睁开眼睛,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大妈。

大妈一脸笑眯眯的表情,手里还端着一碗香喷喷的肉饼。

「小姑娘,你醒了啊,快来尝尝我亲手做的椿肉饼!」

3

大妈非常热情,还没等我坐起身,就把椿肉饼送到我的眼前,生怕我不肯吃似的。

肉饼金灿灿的,散发着阵阵清香,不断地刺激着我的味蕾。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闻到这么香的肉饼,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越是看着眼前的肉饼,心里就越生出一种说不出来的抵触,并不是很想尝试。

「小姑娘,怎么不吃啊,是不是瞧不上大妈的手艺!」

我连忙摇头,我说:「大妈,你别误会,这肉饼香嫩可口,一看就很好吃,只是我刚刚睡醒,现在还不是很饿,你放桌上吧,等会我饿了会吃的。」

大妈噢了一声,表情明显有些不悦。

不过她也没继续让我吃,而是把肉饼放在桌上,看着我说:「小姑娘,你千万别浪费了,我们这的椿肉饼三个月才能吃上一次,很珍贵的,每家每户只能分一小份!」

不就是猪肉饼,怎么还要三个月才能吃上一次。

我一时起了好奇心,就说:「大妈,你们这的猪很难养吗?」

「我们这的猪,要连续吃三个月的椿叶,期间不能沾任何油荤,不能生病,不能有伤口,否则椿叶的香味就留不住,你说难不难养!」

大妈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始终上下打量着我,仿佛我就是她口中的猪似的,这种感觉很难受,身上的鸡皮疙瘩都 起来了。

我被大妈盯得不自在,只能转移话题说:「大妈,刘芳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大妈听到刘芳,脸上倒是显出了笑容,她说:「你说刘芳那孩子呀,我估摸着明天就跟我儿子一起回来了,说不定过几天,你就要喝他们的喜酒了。」

刘芳要结婚了?

这么大的事,她之前怎么都没跟我说过。

我还是有点不太相信,刘芳虽然是恋爱脑,但大事上面还是分得清的,他们认识才两个多月,不至于一时冲动就要跟对方结婚。

我还想多问两句,大妈看了一眼外面,开口说:「小姑娘,不早了,大妈就不打扰你休息了,记得一会把椿肉饼吃了,还有,晚上不要乱跑,山里蚊虫多,被咬到不好治!」

大妈交待完就走了,留下我一人在屋子里。

我坐在桌前,看着碗里的椿肉饼,犹豫了好半天,却始终下不了口。

好在我带了一些零食,倒不至于饿着。

我从包里拿出面包,随便啃了两口,刚准备喝两口水,就听见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伴随而来的是阵阵火光。

我连忙走到窗户旁,远远地就看到一群人抬着什么东西,正快速朝着村子西边走去。

由于天色太暗的关系,我看得不是清楚,就打算跟过去凑凑热闹,谁知刚走出屋子,一道高大的身影就从东边蹿了出来。

「张婷,你想去哪里?」

4

拦住我的是下午见过的帅哥。

一米八的个头,身材也不错,我对他还挺有好感的。

我说:「噢,刚才听见外面吵吵闹闹的,打算过去看看什么情况。」

帅哥说:「没什么大事,地窖里的猪逃跑了,刚刚被抓回来,晚上蚊虫多,你刚来,就不要乱跑了,万一被咬到可不好治,赶紧回屋吧!」

帅哥都这么说了,我只能转身回去。

走到门前,我又转过身说:「帅哥,我一个人太无聊了,要不你进来陪我聊会天?」

帅哥明显愣了一下,不过他倒是没反对,主动走了进来。

他前脚刚进屋,眼睛就盯着桌上的椿肉饼,表情看上去怪怪的。

我感觉他想吃,就说:「帅哥,你喜欢就吃吧!」

「这是给你的,你怎么不吃?」

我说:「今天胃口不好,不太想吃肉,没事,你吃吧!」

帅哥噢了一声,拿起碗里的椿肉饼就吃了起来,嘴里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吃得那叫一个香,仿佛眼前的是山珍海味,绝顶美食似的。

「我叫吴长志!」

帅哥突然说了自己的名字。

我噢了一声,我说:「吴长志,你不是这里人吧!」

「不是。」

「那你怎么会留在这里,该不会看上哪家的姑娘了吧。」

我半开玩笑地看着吴长志,没想到他猛地放下手中的椿肉饼,表情似乎有些痛苦,但很快又变得严肃起来,他说:「进了麻椿村,就只有两条路可走!」

我不太理解吴长志的意思,我说:「什么两条路?」

「留在这里,或者……」

「或者什么?」我追问。

「没什么,你以后会知道的,早点休息,你朋友应该明天就会回来,你有什么疑问就问她吧,我该走了,不然周村长要说我了!」

吴长志咬下最后一口椿肉饼,急匆匆地离开屋子。

后半夜的时候,我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这里的一切看上去都挺正常,但又透露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怪异,尤其是猪从地窖里逃跑这件事,简直是闻所未闻。

我从床头坐了起来,心中有了主意。

我要去地窖看看!

5

我记得村民抬着猪往西边走的,地窖应该就在西边。

我沿着村里的小路走了五百米,远远地就看到一个巨大的围栏,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地窖的入口应该就在围栏里面。

我借着月色迅速靠近围栏,四周死一般地寂静,只剩下我的影子跟在身后。

围栏看上去并不牢固,也没有上锁,轻轻一推,顿时传来咯吱咯吱的刺耳声音。

我缓缓走向地窖入口,刚一靠近,就闻到一股奇臭无比的味道。

这种味道很难闻,有点儿像是腐烂的味道,很刺激。

我忍着恶臭,看向地窖的顶门,上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由于天色太黑,我看得并不是很清楚,只能打开手机的手电筒。

强光照在顶门上,我只是扫了一眼,顿时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蹿了出来。

数不清的黑色虫子,密密麻麻地趴在顶门上,看上去有点儿像蟑螂,但是体型明显要小一号,它们不断地扇动翅膀,一阵阵恶臭正是从它们身上散发出来的。

我倒吸一口凉气,连忙往后退了两步,却一不小心撞到了什么,下意识发出一声惨叫。

「啊!」

「那是椿象,俗称臭大姐,地窖里存放了很多椿叶,它们是被椿叶吸引来的!」

吴长志的声音?

我猛地转过身,看到的果然是吴长志!

他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都没发现。

一时间,我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

「睡不着,出来透透气,刚好看到你鬼鬼祟祟地往这边走,你该不会是想要去地窖看看吧,你不是村里人,那不是你能去的地方!」

吴长志的表情很严肃,语气似乎还有点责怪的意思。

不等我开口,他一把拉住我的手,继续说:「走吧,我送你回去,万一被椿象叮咬,严重的会导致皮肤溃烂,山里可没有治疗的药!」

有吴长志看着,我是没机会进地窖了。

万般无奈,我只能点头,我说:「好!」

谁知话音刚落,就听到啪的一声巨响,有点儿像是坛子碎裂的声音。

根据我的判断,声音似乎是从地窖里传出来的。

很快,地窖里又传来剧烈的碰撞声,伴随着听不清的呜呜的声音。

我一脸疑惑地看着吴长志,他倒是淡定得很,看着我说:「没什么,猪不听话,周村长在教训它,木棍打几下就老实了!」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地窖里果然传来木棍敲打的声音,起初还有呜呜的声音,但是很快这个声音就越来越弱,直到再也听不见。

这真是打猪的声音?

我虽然没有打过猪,但总感觉这声音怪怪的。

不过吴长志没有给我开口的机会,他很快就把我拉走,他的力气很大,我只能跟在他的身后,不一会工夫就回到了屋子。

「赶紧休息吧,千万不要乱跑了,我这是为你好!」

我不知道吴长志说的是不是真心话,但看他的举动,似乎真是为我好,我这人心里藏不住话,想了又想,实在忍不住,开口问他:「吴长志,你是不是在监视我!」

6

我并不是随口乱说的。

从我第一次出门,吴长志突然冲出来拦住我开始,我就已经有所怀疑了,第二次我偷偷来到地窖,他同样第一时间出现阻止我。

毋庸置疑,他一定是在监视我。

如果我没有猜错,地窖里一定藏着什么秘密,不想让我这个外人知道。

吴长志沉默片刻,搬过一张椅子坐下,他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说:「我是江安大学历史系的研究生,为了研究我们吴家的家族史来到这里的!」

我不知道吴长志为什么说这个,但看他的样子,应该没有恶意,索性也坐了下来,打算听听他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

他的表情很奇怪,似乎有些兴奋,但更多的是失望。

他说:「大明朝天启年间,天灾不断,两年大水,一年大旱,一年蝗灾,接连四年的天灾,老百姓饿得没办法,只能吃野草,吃树皮,这些吃完了,就把干柴找来,磨成粉吃下去,但是吃这个往往会被噎死!」

「连干柴都没得吃的时候,就只能吃石头,把石头打碎成小块,或者磨成石粉吃,但是一旦多吃一点,肯定还是死路一条!」

「吴家的先祖当时做了一个决定,一部分人不想留在村里等死,在当时的老族长的带领下,朝着西边的山区逃荒,另一部分不愿意走的,留在村里自生自灭!」

我虽然不懂历史,但也听说过从古至今发生过很多次大饥荒,每次都很惨,按照吴长志的说法,看来这里就是当时逃荒那批人的落脚地。

我说:「当年的族长,逃到这里来了?」

吴长志点头说:「没错,当年他们一路逃到这里,发现这里有很多椿树,村民发疯一般地啃食椿叶,勉强算是活了过来,但是好景不长,接二连三地有村民突然死亡,整个村里顿时笼罩在阴云中,甚至有人说是因为大家闯入山中,破坏了山里的规矩,惹怒了山里的山神!」

我没有打断吴长志,而是继续听他讲述,不可否认,他讲得很好,像他这样的高材生,我不太理解他为什么会选择留在这里。

我说:「后来呢?」

吴长志微微皱眉,好一会才说:「老族长为了稳住村民,就带了几个人去山里找山神,想要向山神请罪,几天后,老族长带了很多散发着椿叶香味的椿肉饼回来,说是山神馈赠的,只要吃了椿肉饼,大家就不会出事了!」

「吃过椿肉饼之后,村民果然没事了,大家全都向着山神的方向跪拜起来,从那以后,麻椿村就有了吃椿肉饼的习俗!」

吴长志说完,表情又变得严肃起来,他继续说:「张婷,我给你讲这些,就是想要告诉你,这是麻椿村自古以来的习俗,你是外人,这不是你能接触的,否则的话,你会触怒山神,就会死得不明不白,我并没有吓唬你!」

我不知道吴长志说的是真是假,但他的故事听起来却让我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不敢多问,也不敢多想,好半天,我只能看着他,问道:「吴长志,你能不能跟我说实话,我明天真的能见到刘芳吗?」

「相信我,你明天一定可以见到她的!」

吴长志说完这句话就走了,临走前再三嘱咐我不要乱跑,麻椿村很好客,但是并不喜欢客人到处乱跑,等到天亮,我就可以见到刘芳了。

吴长志走后,我怎么都睡不着,脑子里乱哄哄的。

我觉得他给我讲这些故事肯定有目的,但又不敢确定他讲的是不是真的,我甚至怀疑我刚刚在地窖外面听到的可能不是猪的叫声。

我打开手机,拼命地寻找信号比较强的地方,想要查一下关于麻椿村和天启饥荒的信息,可我找遍了整个屋子,始终没有合适的地方。

看着好半天都刷不出的网页,我整个人都变得焦虑起来。

我开始后悔过来,我更后悔当时没有劝住刘芳。

就这样,我一直熬到了天亮,总算是等到了敲门声。

是昨晚送肉饼的大妈来了。

大妈一进门,看到桌上的碗空着,顿时眉开眼笑,一把拉住我的手说:「闺女,是不是睡不习惯,你看你这眼圈黑的,椿肉饼好吃吧,你来得巧,过一阵又会有新的生猪出栏,到时候你又可以吃了!」

看着大妈一脸兴奋的表情,我的心中不由生出一股厌恶的情绪、

不过既然大妈误会,我不如将计就计,我装出很满足的表情,我说:「大妈,谢谢了,真的很好吃,对了,刘芳有没有回来!」

大妈连连点头说:「我姓吴,你叫我吴妈就行了,刘芳回来了,一大早就回来,我就是来通知你的,走,跟吴妈回家去,刘芳在家里等你呢!」

吴妈拉着我的手,一路把我带到村东头的屋子。

屋子明显比其他人家好上不少,是村中唯一用砖瓦搭建的,更重要的是,远远地我就看到刘芳站在屋子门口,只不过看上去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看到刘芳我总算松了口气,兴奋地挥手朝刘芳走去。

「刘芳,刘芳!」

谁知刘芳看到我,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欣喜。

她缓缓地走向我,轻轻地抱了我一下,小声说:「张婷,你有没有吃椿肉饼?」

7

我见到刘芳的男朋友了,他叫周海洋,是周村长和吴妈的儿子,1 米 79 的个头,长得还算不错,就是非常油腻,一口一个美女地喊我,给我的印象非常差。

屋里人多,不是说话的地方。

我轻轻推了刘芳两下,她心领神会,主动把我带到了她的房间。

房间里没什么像样的家具,但比起其他村民家,明显要好得多,尤其那张红木做的大床,就比我昨晚睡的那张要舒服得多。

我坐在床头,紧紧拉住刘芳的手,生怕她又跑没了。

我说:「刘芳,见到你真好,你这些日子过得怎么样?」

刘芳面无表情,只是静静地看着我,好半天才说:「张婷,你还没回答我,你到底有没有吃过这里的椿肉饼!」

这一次见到刘芳,我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和她之间生疏了,以前的她绝对不会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仿佛是在审问犯人似的。

我说:「我没吃,昨天胃口不是很好,全部给吴长志吃了。」

刘芳是我的闺蜜,我自然不会骗她。

刘芳沉默了片刻,突然叹了口气说:「没吃就好,三天后就是我和周海洋大喜的日子,我希望你能参加我们的婚礼,等到婚礼结束,我送你离开村子!」

听到刘芳的话,我很是诧异,没想到吴妈说的都是真的。

我很了解刘芳,她对婚姻是很向往的,一直说要在最好的酒店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还要邀请所有的亲戚朋友来参加。

麻椿村,绝对不合她的要求,周海洋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魅力。

我一把抓住刘芳的胳膊,我说:「刘芳,到底出什么事了,你真的就这么喜欢周海洋,愿意为了他留在这个小山村,你甚至连亲朋好友都不请了!」

我也没怎么用力,刘芳突然发出一声喊叫,迅速把胳膊缩了回去,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

我感觉情况不对劲,再次抓住她的手,掀开衣袖,顿时看到让我触目惊心的一幕,刘芳的胳膊上满是淤青,甚至还有一些血痕。

「怎么回事?」我问。

刘芳再次把手缩了回去,眼神明显有些闪躲,似乎并不愿意回答我这个问题。

我想了一想,一把掀开她的衣服。

果然不出我所料,她的腹部、,背部,都有明显的淤青,很像是被人毒打过一顿。

「刘芳,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真的没什么,昨天和海洋去山上采集椿叶,不小心摔了下来,都是些皮外伤,过两天就能恢复了,我真的没事!」

刘芳是个很娇柔的人,受了这么重的伤,换做以前早就哭着跟我诉苦了,绝对不会像现在一样,装作没事人一样坐着。

我隐约想到了什么,我说:「刘芳,昨天晚上我在地窖门口,听到有奇怪的声音,吴长志跟我说是周村长他们在打猪,你见过地窖里的猪没?」

刘芳愣了一下,连续摇了好几下头,她说:「张婷,麻椿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复杂,忘掉你见到的一切,相信我,我会想办法送你离开,好了,我们出去吧,时间长了,海洋要不高兴了,等下我们还要举行婚前仪式!」

刘芳很快就起身离开,我见问不出什么,只能跟着她一起出去。

走到外面的时候,除了吴妈和周海洋之外,又来了不少村民,大多数是上了年纪的大妈,她们看到我出来,一个个嘴巴都笑开了花,对着我指指点点,不知道说些什么。

看着眼前的大妈,我的感觉相当不好,总觉得自己就是站台上的货物,正在等着出售,而这群大妈就是来挑选的货主。

好在吴长志的到来,打破了尴尬的场面。

他说周村长已经准备好了,让大家一起到北边的广场去,准备举行婚前仪式。

吴妈嗯了一声,笑眯眯地带着一众大妈离开,周海洋扫了我一眼,嘴角露出奇怪的笑容,随后才勾着刘芳,一同朝着屋外走去。

刘芳全程没有表情,仿佛一具木偶一般,看不出丝毫喜悦的模样。

我和吴长志走在最后,他看到吴妈等人走远,刻意停了一下,看着我说:「张婷,千万不要相信刘芳的话!」

8

麻椿村的婚前仪式很特别,竟然是向山神发誓。

偌大的广场上立着一尊稍显破败的石像,刚进村的时候我就看到过,当时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没想到竟然是村民们供奉的山神。

山神的面前多了一张供桌,上面摆了一盘椿肉饼,周村长穿着黑色的衣服,神情严肃地站在一旁,嘴里不知道在嘟哝些什么。

片刻之后,周村长看了刘芳一眼,示意她过去。

刘芳走地很慢,似乎并不是很愿意,好半天才走到周村长面前。

「刘芳,向山神发誓吧!」

刘芳咬了咬嘴唇,跪倒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说:「山神在上,刘芳自愿嫁给周海洋,愿意一辈子留在麻椿村,如果违背誓言,我必遭万虫噬心,死无全尸!」

听到刘芳的誓言,我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哪里是什么婚前仪式,分明就是发毒誓,而且凭什么只让刘芳一个人发誓,周海洋却在一旁笑嘻嘻的,仿佛要结婚的不是他似的。

这不公平,也不正常!

我想要上前阻拦刘芳,却被吴长志给拉住了,他微微摇头说:「别过去,刘芳是自愿的,你去了也没用,只会给你自己惹来麻烦!」

就是这么一耽搁的工夫,刘芳已经发好毒誓,她从地上站了起来,拿起桌上的椿肉饼,毫不犹豫地一口咬了下去,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愉悦起来。

一口,两口,我甚至可以听到她吧唧嘴的声音。

她是那么的满足,仿佛吃的是人间美味,周围的村民更是露出羡慕的神情,一个个贪婪地盯着桌上尚未吃完的椿肉饼。

如果不是周村长在场,我真怀疑他们会一拥而上,抢夺这可口的美食。

看着眼前的一幕,我产生强烈的不适,阵阵反胃的感觉涌了上来。

好在仪式很快就结束了。

吴妈心情很好,强烈邀请我住在她家,说是我和刘芳这么久没见,让我今晚留下,好好地陪刘芳说说话,顺便多了解一下麻椿村的好。

我也有很多问题要问刘芳,就爽快地答应下来。

很快天就黑了,我和刘芳回到房间,她刚一坐下,我就忍不住开口说:「刘芳,你是真心的?白天那么毒的誓言你都发?」

刘芳低着头,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轻轻地拍了她一下,刚想追问,她却猛地抬起头,眼睛瞪得极大,看着我说:「你吃过椿叶没,第一次吃的时候很清香可口,但是连续吃,不停地吃,直到胃里全是椿叶,那些恶心的虫子会围着你转,我是人,我不是猪,我真的没办法!」

刘芳越说越激动,情绪近乎崩溃,但很快又平复下来,她换过一副笑脸说:「张婷,其实你没吃椿肉饼,真的太可惜了,味道真不错,城里是吃不到的!」

刘芳的语气和吴妈一模一样,我顿时想起下午她吃椿肉饼时的样子,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蹿了出来。

我忍不住说:「刘芳,椿肉饼,真的是猪肉做的吗?」

「张婷,别问了,三天后,我结婚那天,你会得到你想要的答案!」

9

一整个晚上我都没睡好。

刘芳背对着我,但是我感觉自己跟她之间已经多了一层隔阂,她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对我敞开心扉了,她的心里藏着秘密。

我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我可以肯定,她一定很痛苦。

好几次我都想开口,但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

后半夜可能是太累了,我总算是沉沉睡去,等我醒来的时候,刘芳已经起床了。

我和往常一样,伸手去摸手机,但却摸了一个空。

我猛地睁开眼睛,又仔细找了一圈,依然没有看到我的手机。

来麻椿村这两天,由于信号不好,我没怎么用过手机,但我的一些习惯是不会变的,我记得很清楚,睡觉前把手机放在枕头下面。

这不可能,我的手机怎么不见了。

我连忙起床在房间里找了起来,床底、桌子上、衣柜里,房间并不是很大,很快就被我翻遍了,却始终没有看到我的手机。

「闺女,你在找什么呢?」

吴妈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一脸笑眯眯的表情,手里还端着一碗小米粥。

我说:「吴妈,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手机,我找不到了。」

吴妈摇摇头,笑着说:「找不到就算了,我们这也用不着手机,你们城里人整天抱着个手机,连最基本的交流都断了,快出来吃饭吧,我给你熬了小米粥。」

吴妈一辈子住在山里,自然不知道手机的用处。

我噢了一声,跟着吴妈走出屋子。

刘芳正在喝粥,她看到我出来,只是简单地打了一声招呼,又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我坐到刘芳身旁,问她:「刘芳,你看到我手机没,我记得昨晚放在枕头下面的,刚刚起来就找不到了。」

「你怀疑我拿的?」

我是有这个想法,但我没有证据,只能摇头说:「我怎么会怀疑你,只是手机里存了很多我们一起拍的照片,弄丢了太可惜了!」

或许是照片的事触动了刘芳,她总算是露出一丝笑容说:「是呀,我们一起去过好多地方,弄丢了确实挺可惜的,会不会昨天仪式的时候就丢了,你以为自己带回来了,要不我让海洋帮着找找吧!」

我可以肯定,我绝对带回来了,而且就放在枕头下面。

目前来看,嫌疑人只有两个,吴妈和刘芳。

我想了想,说:「我去找下吴长志,昨天我和他接触比较多,或许他捡到了!」

说完,我三两口喝下粥,急匆匆地跑去找吴长志。

吴长志住在村南边,房子有些破旧。

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桌上写着什么,看到我来了,示意我稍微等一下。

这一等,就等了一个多小时。

好不容易等他写完,我连忙开口问他:「吴长志,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手机?」

吴长志淡定得很,看着我说:「张婷,我说过千万不要相信刘芳,昨晚你是跟她一起的,你心里应该清楚,手机究竟是被谁拿走的!」

我说:「她拿我手机干什么?」

「拿你手机只是开始,很快,你会经历刘芳所经历过的一切,那种痛苦,你绝对不会想尝试的,整个麻椿村除了我,没有人可以帮你!」

刘芳受的伤,吴长志说的话,让我想起了前天晚上在地窖门口的经历。

我颤抖着身子,看着他说:「那晚地窖里的不是猪,是刘芳对不对?他们把她关在地窖,喂她吃椿叶,毒打她,就是为了让她妥协!」

吴长志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说:「被关进地窖,人和猪又有什么区别,我跟你说过,进了麻椿村就只有两条路,留下来,或者……」

「成为猪!」我脱口而出。

虽然我早就猜到了,但得到证实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止不住地颤抖。

我要离开这里,我一分钟都不想待在这里。

吴长志似乎看出我的想法,摇头说:「张婷,就凭你是出不去的,村口 24 小时都有人看守,他们连我都信不过,更不可能相信你,除非,你成为他们的家人!」

家人?

我才不要成为什么鬼家人。

我说:「吴长志,你说过你可以帮我,我要怎么才能相信你,毕竟你也吃过椿肉饼,你和他们是一类人!」

吴长志轻叹一声,把刚才写的本子交给我,他说:「张婷,我出不去了,吃过椿肉饼的人,就等于受了山神的诅咒,这是我写的关于麻椿村历史的论文,如果你能出去,我希望你把它交给我的导师!」

论文很厚,但我根本就没兴趣看。

「吴长志,你是研究历史的,你也信山神诅咒这种无稽之谈。」

「那种感觉很奇妙,你没吃过椿肉饼,不会理解的,还有两天就是刘芳和周海洋的婚礼,到时候大家都会忙碌起来,我会支开看守的村民一会,你趁机溜走,只要到了山脚下,你就自由了,记住,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10

吴长志说得没错,村口确实有人 24 小时看守。

我连续观察了两天,哪怕是凌晨偷偷过来,始终有人站在村口。

这里是进出麻椿村的唯一通道,没有吴长志的帮忙,我百分之百 出不去。

接下来两天,我故意装出融入村子的模样,再也没有提过手机的事,见人都会主动打招呼,就连村里的大妈对我指指点点,我也会装出很开心的模样。

我在麻痹他们,也在等待机会。

时间一晃就到了刘芳出嫁的日子,别看麻椿村不怎么样,但是今天却显得格外隆重,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一副喜气洋洋的模样。

一大早,我就帮着刘芳梳妆打扮,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帮她。

我一边替她梳着辫子,一边说:「刘芳,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嫁人了,只是这和你当初幻想的完全不一样,没有五星级的酒店,没有亲朋好友的祝福,甚至连你爸妈都不知道你已经嫁人了。」

刘芳看着镜子,表情微微有些动容,她说:「张婷,你是我最好的闺蜜,如果我说希望你能留在这里陪我,你会答应我嘛!」

听到刘芳的话,我的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她三天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还没等我开口,刘芳又说:「开玩笑的,我知道你不喜欢这里的生活,相信我,明天一大早,我会让海洋送你离开,只是你回去以后,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这里,过一阵,我会和海洋回去看爸妈的。」

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信任刘芳,她变得很厉害,原先我以为她是被毒打之后屈服的,但是这两天看下来,她似乎是真心愿意留下来。

不过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要离开这里。

我说:「刘芳,谢谢你能理解我,希望你能过得幸福!」

我们还没说上几句,吴妈推开房门进来,笑着说:「你们好了没,海洋的轿子已经到了,可千万不要耽误了时辰!」

刘芳跟我说过,麻椿村的婚礼都是在宗庙举行的,那里供奉着麻椿村老祖宗的牌位,所有的年轻人结婚,都要去给老祖宗磕头。

而我的机会,就在这时候。

我替刘芳梳好最后一下,盖上红盖头,亲自把她送到门口。

周海洋穿着一身新郎服,笑呵呵地接过刘芳,周围顿时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

眼看着刘芳坐着轿子离开,我拉着吴妈说:「吴妈,你们先过去吧,我还没有收拾,我去屋里简单弄一下,马上就赶去宗庙,绝对不会耽误时辰!」

吴妈没有怀疑,点了点头,迅速跟上了队伍。

我第一时间回到屋子,检查我的行李包,吴长志给我的论文还在里面,只是有些凌乱,我也懒得收拾,提起包就急匆匆地赶去村口。

一路上我也没碰到什么人,大家应该都去了宗庙,很快我就看到吴长志站在东边的树下,他朝我挥了挥手,示意我过去。

「张婷,周村长让我监视你,所以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他绝对想不到我会放你走,等下我会把门口的守卫支走,你一路往西就能下山了,记住,千万不要回来了!」

交代完这些,吴长志深呼一口气,朝着村口的位置走去。

我躲在树后观察,也不知道他和村民在聊些什么,大概过了十多分钟,三个看守的村民竟然真的跟着他离开,朝着宗庙的方向走了过去。

机不可失,我拔腿就跑,没一会就冲出了村口。

这一刻,我整个人都是放松的。

我不敢停留,按照吴长志说的一路朝着西边下山,大约跑了三个多小时,我估摸着已经跑了一半的路程,只要再跑一段时间就能下山。

这时候,恐怕他们刚刚发现我不见了。

我简单休息了一会,继续朝着山下跑去,等我赶到山脚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发黑。

远远地,我就看到一栋农房,里面亮着灯火。

我拼尽全力跑过去,重重地敲响房门,只要能借到手机报警,就算是麻椿村的村民追了过来,我也不用担心了。

很快,房门咯吱一声打开,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到眼前的人,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蹿了出来,整个人瘫倒在地。

「小姑娘,等你很久了,怎么这么不懂事,一声招呼不打就跑出来!」

11

我总算知道地窖里什么样子了。

我也知道刘芳为什么说自己不是猪了。

地窖里阴暗、潮湿,除了成堆成堆的椿叶之外,还有一种全身绿色,身形细长,仿佛毛毛虫一样的古怪肉虫。

肉虫大约五厘米长,头上长有触角,全身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椿叶香味,它们密密麻麻地遍布整个地窖,蠕动时还会发出吱吱的声音。

「小心一点,这些肉虫背上有毒刺,千万不要碰,更不能生吃!」

说话的是吴长志,他是跟我一起被关进来的。

根据他的说法,所谓的猪,并不是真正的猪,而是指的被关押在这里的人,以及我所看到的这些古怪的肉虫,他叫它们椿虫。

椿虫平时以椿叶为主食,三个月后就会变为成虫,一旦成虫接触到人体,就会贪婪地吸食鲜血,直到肚子高高隆起,再也吸不动为止。

椿虫,就是椿肉饼的原料。

用椿虫做成的椿肉饼,味道极其酥嫩可口,吃了的人全身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只要吃过一次就会成瘾,一旦停止食用,就会全身皮肤溃烂而死。

换句话说,椿肉饼其实也是一种诅咒。

听到吴长志的解释,我才明白一切并不是我所想的那样,不过即便是用椿虫做的椿肉饼,依然令人作呕,根本就下不去口。

吴长志一脸抱歉地看着我,他说:「张婷,对不起,计划失败了,我在宗庙没有看到周村长的时候,就知道情况不妙了!」

我说:「周村长怎么知道我要逃跑的?」

还没等吴长志回答,地窖的门被人打开,周海洋和刘芳走了下来,手里还捧着椿叶。

刘芳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我说:「是你包里的论文提醒了我,这东西只有吴长志会写,他既然交给你,就说明他准备放你走了!」

我一脸诧异地看着刘芳,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竟然是她出卖我的。

「刘芳,你说过会送我走的,为什么还要告密!」

周海洋站在一旁,哈哈大笑说:「我老婆,当然是站在我这边的,她所谓的送你离开,指的是你嫁给村里人,就可以送你回去探亲!」

我绝望地看着刘芳,见她没有否认,这才知道周海洋说的都是真的。

我说:「刘芳,你说在这里过得很好,邀请我过来玩几天,就是为了把我骗过来,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张婷,我不想解释,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会理解我的,什么时候想通了,就告诉我!」

刘芳说完,放下椿叶就跟周海洋走了。

我明白她的意思,他们这是想把我和吴长志当猪!

三个月的时间,只能跟椿虫一样吃椿叶,一旦椿虫变为成虫,还会吸食我的鲜血,这种慢性折磨,绝对可以把一个人逼疯。

吴长志看着我,无奈地说:「张婷,你应该知道他们什么意思吧,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但是你还有希望,只要你愿意点头,他们会放你一条生路的。」

我摇了摇头,如果我点头留在这里,他们就会逼我骗下一个受害者来这里,那我和刘芳又有什么区别,我不想成为恶人。

我抓起一把椿叶,猛地塞进嘴里,味道确实很清香,可我也知道这东西不能多吃。

接下来的日子,是我长这么大以来,最痛苦的日子。

周海洋隔三差五就会带一些年轻人过来,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我挑一个嫁了,刘芳站在一旁,始终面无表情,仿佛根本就不认识我似的。

他们虽然没有强迫我,但是这种手段比强迫我更残忍。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个多月,由于长期食用椿叶,我的身体已经很虚弱,吴长志也好不到那里去,消瘦了很多,脸色有些发白,腹部明显鼓了起来。

我知道我们活不久了,可我依然不想妥协,我在赌,赌刘芳还有一点点良知,看在多年闺蜜的份上,她不会让我就这么死在地窖里。

或许是知道时间不多了,吴长志抬头看了我一眼,他说:「张婷,没想到你的意志力这么坚强,我真的很佩服你,如果是在外面,我一定会追求你,可惜我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不过我不会让你死的,我还有最后一个计划,但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成功,如果成功了,我唯一的心愿,就是你能把我的论文交给导师!」

吴长志的声音越来越小,但他的计划,还是深深地震撼了我。

吴妈曾经说过一句话,这也是吴长志最后一搏的原因。

12

三个月的时间到了。

那些日夜相处的椿虫全都变成了又圆又肥的成虫,原本绿色的身躯也变成了黄褐色,毛绒绒的身躯下面更是长了数不清的细腿。

这些椿虫全都爬向吴长志,很快就把他包围起来,传来滋滋的声音,不到五分钟,吃饱喝足的肉虫一个个从吴长志身上脱落,重重地摔在地上。

很快,又有一批椿虫爬了过去,前赴后继。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两小时,我眼睁睁地看着吴长志脸色越来越苍白,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不停地流着眼泪。

很快,最后一只椿虫也掉了下去,接下来就要轮到我了。

就在这时,地窖的门被人打开。

周村长和周海洋带着村民下来,众人脸上全是喜悦的表情,他们手里拿着布袋,三下五除二的工夫,就把所有的椿虫都装了进去。

周村长走向吴长志,一脸不满的表情,冷哼说:「吴长志,不要怪我心狠手辣,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是山神给你的惩罚,海洋,把他抬到后山去,找个地方埋了!」

周海洋嗯了一声,招呼了两个村民,很快就把奄奄一息的吴长志抬走。

我很想拦住他们,但我无能为力,我自己也只剩下半口气。

大约过了七八个小时,地窖的门又被人打开。

刘芳一个人走了下来,手里还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椿肉饼,她缓缓地走到我的面前,表情微微有些动容。

她说:「张婷,现在你能理解了吧,我是真没有办法,才会出卖你,这是椿肉饼,吃了它,你就能活过来,我们还会是最好的闺蜜。」

刘芳说完,特地把我的锁解开。

她知道我这副鬼样子,如果不吃椿肉饼,根本就不可能逃出去。

一旦我吃了椿肉饼,走出去,那我就永远不可能离开这里!

刘芳走了,看着眼前的椿肉饼,我使劲丢到了一旁,那是吴长志拿命换来的,我就算硬撑,也要撑到看到结果的那一天。

我塞下一口椿叶,忍着恶心吞了下去。

我不能死,我一定要活下去!

之后的两天,麻椿村出奇地安静,起初我还能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但是很快就一点声音都没有了,整个麻椿村死一般地寂静,仿佛一个人都没了。

周村长没来,吴妈没来,周海洋和刘芳都没来。

难道说,吴长志的计划成功了?

想到这里,我强忍着全身的不适,一点点地爬到地窖门口,我顾不上密密麻麻的椿象,一点点地爬到了地窖外面。

只是看了一眼,顿时一阵头皮发麻。

死人,遍地都是死人。

麻椿村的村民倒在地上,全身皮肤溃烂,嘴角还有恶心的褐黄色的粘液,一个个死状极其凄惨,散发着一股恶臭。

我挣扎着站起身,缓缓地移到吴妈家,一进门就看到吴妈和周村长仰天倒在地上,手里还拿着椿肉饼,眼中满是震惊的表情。

周海洋死在茅坑里,似乎是想要把什么东西吐出来,但他最终没有成功,整个人栽倒在茅坑里,再也没有能够站起来。

唯独刘芳,静静地躺在床头,死得还算安详。

床头放着一封信,还有我的手机,应该是她留给我的。

我费力地坐在椅子上,看着刘芳给我的信,顿时泪流满面。

「张婷,请原谅我的自私,我为了活命把你骗了过来,我恨这里,我恨这里的一切,但是我不敢反抗,我也反抗不了,我是多么希望你能留下来陪我,就在前两天,村民突然一个个全身出现溃烂,很快就成片成片地死,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我恐怕也活不长了,我没有脸去见你,如果你还能活下来,希望你能原谅我,把我的骨灰带回去,下辈子,我还想跟你做闺蜜!」

13

我得救了。

整整休息了三个月,我才逐渐恢复过来,等到身体恢复以后,我去找了吴长志的导师,历史学方面的权威,张教授。

我把吴长志的论文交给张教授,并且大致说了麻椿村的事情,张教授非常重视,说一旦有了结果,会第一时间告诉我。

趁着这段时间,我去了一趟吴长志的老家,我想看看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如果没有他的牺牲,我就不可能活下来。

那是一座北方的城市,人们都很友善、热情,让我不禁想起了吴长志。

我承认我对他有好感,所以我才会选择信任他,只可惜没有机会亲口告诉他。

在吴长志的老家待了一个月之后,张教授联系上了我,总算解开了我心中的疑惑。

关于麻椿村村民集体死亡的原因。

当初被关在地窖的时候,吴长志最后的计划很简单,就是在身体上制造出伤口,吴妈曾经说过,生病的猪不能要,有大伤口的猪也不能要。

吴长志在我的帮助下,在脚底划出了大口子,整整十多天都没有愈合,这地方非常隐蔽,成功地骗过了周村长他们。

根据张教授的研究,麻椿村所在山区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未知寄生虫,有点像国外的利土曼原虫,会引起皮肤溃烂等全身中毒症状,平时不怎么活跃,三个月就会苏醒一次。

这些寄生虫寄宿在椿虫身上,由于为了保持口感,保留椿叶的香味,他们做的椿肉饼并不会弄得太熟,这就导致村民长期食用椿肉饼,最终被这种寄生虫给附身了。

寄生虫长期控制着人体,必须三个月进食一次椿肉饼,否则就会引发全身中毒,换作平时只要吃椿肉饼就可以解决问题,让寄生虫继续沉睡,但是吴长志却破坏了规矩。

吴长志的伤口滋生出了厌氧菌,而厌氧菌的存在刺激到了寄生虫。

寄生虫开始反噬村民,引发全身性中毒,最终所有人都没能逃得过去。

这就是不能离开麻椿村的真相,或许当年麻椿村老族长口中所谓的山神,指的就是这些恐怖的寄生虫吧。

挂断了电话,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如果能重来一次的话,我一定会不顾一切地阻止刘芳。

还是那句老话,网恋有风险,千万不要随便见网友!

  • 完 -

备案号:YX01XXzqgXV8DOXVZ

编辑于 2022-08-04 14:50 · 禁止转载

赞同 102

目录
22 评论

暗无底洞:美味来自地狱

西山无眠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