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1相遇

所属系列:真真快穿记:咸鱼女拯救病娇男

相遇

真真快穿记:咸鱼女拯救病娇男

挣扎这么多年,我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唉。

我被元蹊囚禁了。

此刻我们正大眼瞪小眼,元蹊戒备地看着我,生怕我要跑,我叹了一口气,说:「放心,我不跑了。」

元蹊冷笑一声,那张脸长得真是要命的好看,眼角的泪痣活活能勾了人的魂。

他道:「陈真真,你跑不了。」

……都开始叫全名了。

他不爱我了。

我忍住心酸的泪水,认命地躺下来,看着房间里的小黄狗老大跑来跑去,不由得回忆起那段他还叫我姐姐的日子。

……

其实我是个背景深厚的女孩。

这背景不是说我家有多厉害,而是因为在我十八岁那年的生日,我被某个叫系统的家伙选中,要求完成一项任务。

当时我正啃着鸡爪子,听都没听完就拒绝了,可是系统说,任务完成了会给我一大笔金钱。

我一直是个肤浅的女人,所以我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系统说,我的任务是要保护一个叫元蹊的男孩。

这个元蹊,是元氏大家族的私生子,从小与妓女母亲在红灯区长大,常常被家暴、欺负、毒打、辱骂,我的任务是照看接应他,让他幸福长到十八岁被领回元家。

当年的我还是个十分「单蠢」的女孩,听完后义愤填膺,恨不得立马飞到他身边保护他,然而我万万没料到今日的结局。

造孽啊!

不知道系统使了什么法子,我一睁眼就已经在一个陌生的房子里了。

系统给我说,这就是那个红灯区,往前走五十米就是元蹊家,还说他不能陪着我,交代我要好好完成任务,然后就打算离开。

我自然地挥挥手,说:

「哦。你滚吧。」

系统可疑地沉默了两秒钟,才消失不见。

我站起来打量了一下,发现系统给我安排的这个家还算不错,虽然不大但装修得十分温馨,确实适合女孩子一个人住。

行吧,既然都安顿好了就该干正事了。

得吃了。

于是我打开手机,发现这破地方连个外卖都不能订,不由得流下了绝望的泪水。

老天啊,我的鸡爪子鸭脖子麻辣烫酸辣粉黄焖鸡炸鸡汉堡烤肉鸡排鸡翅都要怎么办?他们……错了,是我离不开他们啊!

我忍不住发了一下公主的脾气。

没吃饭。

可到晚上十点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又下楼去小卖部买了方便面。

小卖部老板娘看着我,十分殷勤地问道:

「怎么样,小姑娘,刚搬来习惯不?」

我随便打了个哈哈,就应付过去了。

当晚我睡得十分早,打算一早起来就去偶遇元蹊。

可我万万没料到的是,我竟然一不小心睡到了十二点。

醒来后的我险些流下了眼泪,不由得感叹我可真是个睡美人。

咳咳,该办正事了。

于是我随便收拾收拾,就下去碰瓷了。

元蹊的模样我早就熟悉,这条街也不怎么大,守株待兔不是问题。

于是我安安稳稳地坐在看着还不错的饭店里,要了一大碗排骨面,打算边吃边等。

可这一等,足足让我等了两个小时。

最后,店里的伙计都咬着牙来撵人了,我也不好意思再待下去,便只能收拾收拾走人了。

没想到我这一出去,就碰到了在剩饭桶里捞饭吃的元蹊。

明明是七岁的孩子,却长得瘦瘦小小,穿着的衣服不知道破成了啥样,那一边往嘴里塞东西吃一边又戒备地看着我的样子,着实让我心酸了一把。

我不敢惊到他,便慢慢地蹲了下来,元蹊看到我的动作慢慢紧张起来,随时准备好了要跑,我连忙对他笑了笑,套近乎道:

「好巧,你也喜欢排骨面呀?」

他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我,眼神清澈,里头最多的还是恐惧。

我继续问:

「这样,今天是我的生日,你陪我吃一顿饭好不好?」

听完我的话,他咽了咽口水,眼神似乎有犹豫,我趁机向店里喊:

「老板,再要两碗排骨面,大的!」

这话一说出来,元蹊有些古怪地看着我,我仍旧保持着笑容,看着他的眼睛,也不知过了多久,服务员说面好了,我向前一步,想要牵着他的手一同进去,他却又后退一步,我无奈,只能自己先进去。

果然,很快他就怯生生地从我后面跟了过来。

店里的人看见元蹊,都露出了十分厌恶的眼神,像不小心沾染到了什么脏东西,我忍不住瞪了他们一眼,那些人就纷纷转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可是这显然吓到了元蹊,他猛地转过头飞速跑了出去,我连忙追出去,可是已经看不见他的人影了,我呆呆地站了好半天,才返回店里。

里头的人眼观鼻鼻观心,我冷冷地看了他们一圈,实在气不过,便骂道:

「有什么好看的?」

屋子里一片寂静。

那伙计战战兢兢地上来,问:「您……这面……还吃吗?」

我火大得不行,便道:「吃吃吃,吃你妈!」

伙计哆嗦了一下,然后慢吞吞道:「我……我妈死了……」

我:「……」

初次尝试,因为一群憨批,我失败了。

不过我并没有因此气馁,而是在当晚对此次行动进行了总结。

  1. 要远离憨批。

  2. 不能让憨批开口。

  3. 憨批一旦开口说元蹊,就弄死他!

临睡前我脑子里都是元蹊那张瘦瘦弱弱的小脸,不知道怎的,心里难受得慌。

望着窗外茫茫的月色,我坚定地立下了誓言。

一定要让这个孩子,健康、快乐地长大!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起了。

今天的天气很好,早上微微有些冷,我便穿了件外套。

去街上溜达的时候还没什么人,我心想着可能这个点了元蹊还没起吧,结果走着走着,就看到了前面门前蜷缩着的一个小可怜。

我抬头看了看这家,瞬间火冒三丈。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元蹊的家吧?

想到这儿,我恨不得把他那禽兽母亲拖出来打一顿!

这还是人吗?这么冷的天,这么小的孩子不让进门,就在外头睡了一夜?!

我冷静了好一会儿,用力把火气压下去,然后摆出最灿烂的笑脸,走到元蹊身边。

「喂!小懒虫,该起床啦!」

元蹊缓缓睁开眼。

他看到我的第一瞬间,还是懵懵的,我觉得好玩,便逗他:「你叫什么名字呀?」

他漂亮的眼睛直视着我,眼角下的泪痣十分好看,愣愣地道:「元蹊。」

这还是他第一次对我说话呢。

我心里美滋滋,面上点了点头:「嗯,好的元蹊,昨天你跑了,就罚你今天陪我吃饭,可不可以?」

元蹊这下才清醒过来,他的眼神又透出恐惧,我怕他像上次一样跑了,眼睛一转便突然坐在了地上:「啊啊啊头好晕,元蹊,你能扶一扶我吗?」

没办法,特殊时期,老脸待会儿再要。

我装得尽量虚弱无助,显得没有任何攻击性,见我这个样子,元蹊果然对我放下了戒备,偷偷地动了动我的手。

我心下大喜,但仍做出命不久矣的样子,向他伸出手,虚弱道:「元蹊,小可爱,扶一扶我……」

元蹊看了看我的眼睛,又看了看我的手,眼神里犹豫不决,终于,善良战胜了恐惧,他将手放在了我的手上。

那一瞬间,我突然很想哭。

忍住这股泪意,我借机将元蹊搂在怀里,元蹊身体一僵,我轻轻地压在他的身上。

「哎哟,谢谢我家小宝贝啦!」

元蹊明显地愣了愣,但还是扶着我吃力地前行,很快我就看到了一家早餐店,店主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婆婆,看见我们,十分温和地对元蹊道:「小蹊,这是你的谁呀?」

元蹊半天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我连忙抢答:「我是他姐姐。」

元蹊猛地看向我,仿若触电一般。

我装作不知道,哎哟哎哟地坐在桌子旁,元蹊连忙扶住我。

我十分愉悦。

因为考虑到元蹊很久没吃了,以及我本身的胃口,我要得十分多,东西上来的时候元蹊扭扭捏捏不敢碰,我抓起一根油条咬了一大口,然后口齿不清地说:「吃吃吃,姐姐今天请客!」

看着我的样子,元蹊放下了防备,我喝了一口豆浆,又吃了一口油条,边吃边想等会儿怎么把这孩子拐到我家去。

很快就吃完了早餐,我结完账,拉着元蹊就往我家走,没想到这小屁孩戒备心还挺强,猛地站住脚步,问我:「去哪里?」

我适时地捂住额头,一秒钟就虚弱得好像要倒下来,元蹊看着我的样子,眼里的戒备慢慢消散,我趁机道:「元蹊,姐姐身体不舒服,你送姐姐回家吧。」

小元蹊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了我。

到家后,元蹊站在门口看了看屋里,明显有些怯怯地不敢进来,我对他笑了笑,走出去牵起他的手,似乎感到他身体一僵,我说:「进去吧,姐姐家里有很多好吃的。」

亲眼见到元蹊进了屋,我三下五除二锁好了门,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着元蹊小心翼翼的样子,我心里暗戳戳地想,既然进了我的门,那以后就别想出去了。

我领着元蹊坐到了沙发上,拿出了我私藏的零食给他,又打开电视,还专门找了个动画频道。

元蹊还是那副放不开的样子,我寻思着得让他尽快熟悉我,于是坐在了他身边。

没想到元蹊小小地往旁边挪了一下。

……行吧。

我装作没看见他的小动作,热情地说:「我叫陈真真,今年十八岁,最近才搬过来的。」

元蹊没有说话。

我又问道:「你今年多大了呀?生日是什么时候?」

元蹊沉默了一会儿,就说道:「七岁。不知道。」

分别回答了两个问题。

我突然就说不出话了。

电视里的动画片演得热热闹闹的,我随意地撕开一袋零食给元蹊,他明显有些错愕,我就解释道:「这个超好吃的,不信你尝尝。」

听完我的话,元蹊才小心翼翼地将小手伸进袋子里,拿了小小的一块,放在嘴里咀嚼,可不多久,他就皱起了眉头。

我问道:「不好吃?」

元蹊点了点头。

奇了,第一次见到不爱吃零食的小孩子。

我拿过他那袋零食,毫不在意地抓了一大把扔进嘴里,眼睛盯着动画片看,边看还边说:「我觉得这动画片不好看,没有我小时候看的好。」

元蹊没有回答。

我也不在意,一个人自说自话十分快乐,糊里糊涂就到了中午,想着或许该吃饭了,毕竟零食不能当饭吃。

于是我对小元蹊说:「来,我给咱们做饭,你给我打下手。」

元蹊愣愣地点了点头。

我问他:「想吃啥?」

元蹊看着我的眼睛,半天没说话。

我心里叹了一口气,脸上却对他笑了笑,说:「那我们今天就吃炸酱面吧?」

元蹊这才点了点头。

说个实话,我陈真真算不上多么优秀,可饭,我还是做得不错的。

小元蹊干活也手脚利索,这么小就十分靠得住,我奖励性地摸了摸他的头,没想到他瞳孔骤缩,猛地后退了两步。

我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对他道:「你的任务完成啦,去看电视吧。」

他犹豫了一会儿才离开。

很快饭就做好了。

元蹊十分有眼色,立马过来帮忙盛饭,懂事得让我十分心疼,我去拿了一瓶饮料,放在桌上等他渴了的时候喝。

都准备好之后我就眼巴巴地看着元蹊,元蹊被我盯得浑身不自在,眼神也开始游移,我开口道:「赶紧尝尝姐姐的厨艺。」

元蹊看了我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吃了一小口,我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十分紧张,似乎是过了好长时间,他才看着我的眼睛,缓缓点了点头。

欧耶。

我尽量忍住内心的欢呼,十分矜持地点了点头,然后道:「嗯,那多吃点。」

这顿饭我吃得十分香,元蹊看起来也是,吃完后我看着一片狼藉的桌面,不由得有些犯难。

我最讨厌刷碗了。

没想到元蹊突然站起来,十分熟练地收拾碗筷,然后站在我面前,脸都涨红了才憋出一句:「我……我来洗碗。」

这怎么可以!

我一个成年人怎么可以让一个小孩子洗碗?

于是我十分纠结地思考了一分钟,才点了点头。

元蹊做事非常认真,交给他我完全放心,所以我十分放松地躺在沙发上吃橘子,很快元蹊就出来了。

他站在那儿仿佛有些无所适从,我向他招了招手,他慢慢地走了过来,站在我面前,我十分自然地喂给他一瓣橘子,他明显没料到我会这样做,眼里都是惊愕,我说:「这个橘子真的超甜,本来想给你留一半的,结果没忍住只留了一瓣。」

其实我挺心虚的,于是我不好意思地偷偷瞄了瞄他的表情,没想到他却十分一言难尽地看着我。

吃饱喝足之后就得睡了,而且昨晚元蹊是睡在外面的,肯定没有休息好,于是我就带着他去了我专门为他收拾好的一个小房间,想让他午睡一下。

看到那个房间元蹊明显愣了一下。

我说:「以后这就是你的房间了,我的房间就在你隔壁,有事叫我,现在呢,进去睡一觉,我也要去睡了。」

元蹊好久都没有说话,他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待我正要弯腰跟他说话,就听到他的声音闷闷地传了上来:「你到底是谁?」

说实话这个问题问得我有一丝意外。

认真想了想后,我对他道:「我叫陈真真,是你的姐姐。」

……

总算把元蹊哄进去后,我自己也瞌睡得不行,打着呵欠就回了房,刚闭上眼睛我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醒来的时候已经三点了,我下意识地打算去看看小元蹊,一推开门我才发现,他竟然走了。

这就有点麻烦了。

肯定是他还不习惯,以为会给我添麻烦,就自作主张地离开了。

这怎么可以?他以后可是要住在这里的。

我立马换好衣服出了门,想着今晚不把这个小兔崽子逮回来,我就不姓陈!

但出门后我足足在街上逛了两圈都没看到他,既然这样,那也就只有一个地方了。

他的家里。

此刻我站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走上楼。

小元蹊家里住在二楼,我刚上去,就听到了女人的打骂声。

坏了!

我心里一惊,立马走到他们家门口,门是开着的,我一把推开――

小元蹊已经被那个长得极其美艳,但却化着劣质浓妆,穿着廉价暴露衣服的女人打得鼻血横流。

我心里的火气猛地窜了上来。

身体仿佛不受控制,我沉着脸走上前,一声不吭地抓住那女人的头发,然后照着脸,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

那女人哎哟一声被我打倒在地,我连忙走到元蹊面前,元蹊看见我眼睛里迸发出一阵亮光,我看着他的样子,心疼得不行,眼泪大颗大颗地掉。

「元蹊元蹊不怕了啊,姐姐来了。」

元蹊对我点了点头。

他的眼里仿佛有着笑意,映得眼角那颗泪痣越发漂亮。

我替他止了鼻血,然后认真地牵着他的手,地上的那个女人一开始脸上还带着茫然,不一会儿就破口大骂:「你是什么东西?老娘教训自己孩子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看着她的眼睛,十分冷静地说:「这个孩子,以后就是我家的了,你要不服气,就来找我吧,我不确定下次会不会把你打成半身瘫痪。」

女人明显地瑟缩了一下,嘴里还在咒骂着,我懒得再搭理她,带着元蹊就出了门。

出去后我仔细察看了一下元蹊的伤势,看着没有太严重,才松了一口气。

想到今天他偷偷离开我就生气,于是我沉着脸道:「给我解释清楚,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

元蹊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我叹了一口气,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脑袋,道:「以后还这样不?」

元蹊摇了摇头。

不错。

我十分满意,看着他青紫交加的小脸,心疼地摸了摸,然后亲了他一下。

元蹊愣住了。

我笑着说:「以后你就是姐姐的人了,谁都动不了你!」

元蹊没有说话,怔在原地。

我沉浸在快乐中,直接拉着他就回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

现在想想,要是我知道以后是那样的下场,我断然不敢这么做。

自作孽啊!

回去后我先带着元蹊去了医院,上了药医生说无大碍后,我才松了一口气。

回来的路上路过超市,我看着里头的酸奶打折心动不已,于是便一本正经地对元蹊说:「咱们去给你买些生活用品吧。」

元蹊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进去后果然已经有很多人抢购酸奶,我面目逐渐狰狞,一秒化作了菜市场抢菜大妈,抢了好几包酸奶后得意而归。

然后我就发现元蹊不见了。

我心下一惊,连忙四处张望,这一瞧,他竟然就站在隔壁,一脸不认识我的样子。

我险些流下了心酸的老母亲的泪水。

因为要买的东西比较多,我们就推了一辆很大的购物车,我看着坐在购物车里被妈妈推着路过的小孩,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元蹊。

元蹊如临大敌,连忙摇了摇头。

我想他是理解错了我的意思,于是我温柔地解释道:「姐姐的意思呢,是姐姐坐在里面,你推着我。」

元蹊:「……」

给元蹊买完牙刷毛巾等生活用品后,我就带着他去了零食区,元蹊看着那些琳琅满目的零食,脸色没有一点波澜。

可是很不巧,我有。

于是我们出去的时候拎着一大袋子东西。

元蹊一路上都沉默无话,我就一个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回家后我立马把元蹊的洗漱用品并在了我的旁边,一瞬间成就感油然而生。

出去的时候,却看见元蹊看着这一幕,他的表情有些阴沉,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我,一字一句道:「你到底是谁?」

又是这个问题。

他问了我两遍。

在经过短暂的惊愕后,我反应过来,对他笑了笑,说:「我是陈真真,是要跟元蹊一直在一起的人。」

我知道他是缺乏安全感,突如其来的幸福安稳如果一朝之间消失无踪,任何人都承受不了,何况是一个常年缺爱的孩子。

果然,我这话刚说完,元蹊眼神剧烈颤动,我微笑看着他,他猛地低下了头,然后跑开了。

他哭了。

我叹了一口气。

一鼓作气收拾完元蹊的房间,发现还差很多东西,我就想着下次再买,今天毕竟也累了。

元蹊跟我不怎么主动说话,于是我就越发主动。

「元蹊,帮我洗个苹果。」

元蹊木着脸就走了。

「天哪,我怎么长了根白头发?元蹊你快来帮我拔掉!」

元蹊木着脸又回来。

不过虽然我频繁作死,元蹊还是一言不发,没有丝毫怨言,这方面生活的问题解决了,我就想到元蹊的学习问题了。

是送他去学校呢,还是我先教他一段时间?

元蹊如今七岁,别的孩子一般都上二年级了,他还对学习一无所知,这样万一又有小朋友嘲笑他怎么办?

这真是个难题。

我咬了一口苹果,看着在那边玩魔方一言不发的元蹊,陷入了沉思。

经过一晚上,沉思的结果就是我先当老师,这学期给他教完一年级的课程,然后下学期开始,直接让他上二年级。

嗯。我简直是个天才。

说干就干,次日一大早,我就像打了鸡血般,拉着一脸懵的元蹊去了书店,买了一年级有关的所有资料,回来的路上我哼着歌儿,元蹊忍不住问道:「这是要干什么?」

我理直气壮:「当然是教你学习啊。」

元蹊愣了愣。

我十分得瑟地说:「以后我就不是你姐姐了,而是你陈老师。」

元蹊:「……」

此刻的我万万想不到,将来的某一天,我会被元蹊这样温柔唤着,被他不断地在耳畔呢喃着,过上了每天用几十种姿势哭出来的日子。

晋升为陈老师的第一天,我格外积极,严格按照规定好的课程表给元蹊上课,元蹊学习也算认真,很少说话,很少问问题,不过我提问的时候,他总是会。

我有时候怀疑,这货可能学过了,在这愚弄我呢。

晋升为陈老师的第 N 天,我被元蹊从梦里叫醒,他面无表情地站在我床边,说:「该上课了。」

我一看时间,今天周一。

嗯,赖不过去了。

于是我想了个主意。

「今天是美女节,陈老师作为绝世美女,得放一天假。」

元蹊:「……」

我们的学习进度非常快,这当然要归功于我……咳,元蹊,毕竟他的学习能力实在太强了。

看着他用十几秒转出那个我过去十八年都没有拼出来的魔方,我不由得想到了一句话:

人比人,气死人。

我们的课程结束之后,我认真选了一个离家比较近的普通公立小学,然后问了一下元蹊的意见,他没有反对。

得嘞,就这了!

花了几天时间,元蹊的入学手续就办好了,就等着暑假完开学了,这一天我十分开心,于是带着元蹊去了商场。

元蹊的衣服太少了。

因为后台硬,我花钱如流水,看着适合我家元蹊的,都不看价格,直接买买买。

售货员看我简直跟看财神爷一样,元蹊捂了捂额头,说:「够了。」

我这才罢休。

回家后元蹊换上我买的衣服,简直是一枚焕然一新的小帅哥,他可能被我的眼神打量得不自在,悄咪咪地低下了头。

有一瞬间,我被他萌到简直想把他拉到怀里,狠狠揉搓一番。

最近天气十分热,我每日吹着空调吃西瓜,元蹊也热得小脸红红,于是某天我对元蹊说:「咱们去旅游吧。」

正在玩拼图的元蹊一顿,突然看向我。

他说:「去哪儿?」

G?

这让我有些吃惊。

他还是第一次这么主动呢。

于是我绞尽脑汁,最后说道:「咱们去马家屯吧,听说那儿的梨子特别甜。」

元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崩裂。

一会儿后他面无表情地站起来,说:「不去。」

这么直接的吗?

我的妈妈心有一瞬间被伤到。

盛夏时光过得总是快,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元蹊就快开学了。

开学前一天,我给他买了 XX 战士的小书包,还有奥特曼的铅笔盒,自觉十分满意,便兴冲冲地拿回家让他看。

像献宝一样把东西拿出来之后,元蹊的嘴角抽搐了几下。

我冒着星星眼,十分期待地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元蹊看了我一眼,然后可疑地沉默了几秒,最后艰难地点了点头。

我顿时如沐春风,身心舒爽。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来打扮意猎蹊,虽然元蹊脸色一般般,但是,耐不住他长得好看啊。

看着那颗鲜艳欲滴的小泪痣,我色心大起,又忍不住亲了他一下。

他又愣住了。

这小屁孩。

在我拉着他出门之后,我们走了大概十来分钟,就到了校门口。

校门口都是送小孩子的家长,小孩子的哭声阵阵,我偷偷看了眼元蹊,以为会在他脸上看出一点不舍啊什么的,然而事实证明,是我想多了。

唉。

元蹊被分在了二年级一半,我只送他到校门口,便嘱咐他:「要有人欺负你你就打回去,知道吗?不管啥后果,有我担着。」

说着我十分豪爽地拍了拍胸口。

元蹊沉默几秒,点了点头。

眼看着时间到了,我叹了一口气,终于拿出我为元蹊准备的殿堂级礼物――

小天才电话手表。

我珍而重之地把它戴在元蹊手上,无视他的表情,认真道:「姐姐把号码输进去了,你要是有事,直接打给我就行。」

元蹊还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微微张着口,我十分得意,觉得我终于把他感动了,于是我趁热打铁,拍了拍元蹊的肩膀,道:「中午在食堂吃饭,下午放学姐姐就来接你。」

说完我就转身离去,颇有深藏功与名的意味。

在屋里头无所事事睡觉玩手机,晃荡一天到下午后,我终于盼来了接元蹊的时间。

这是个极度重要的时刻。

毕竟元蹊是个刚来的新人。

在这一刻,我的气场完全决定了以后我家元蹊会不会被人欺负。

我要让那些小崽崽,在元蹊上学的第一天就臣服于我的王霸之气中,从此以后乖乖对我们元蹊好。

于是我穿了一身红裙,嘴上涂了个大红唇,脚底下还穿了高跟鞋,最重要的是,我还戴着墨镜。

头发是精心卷过的大波浪,指甲也染成了大红色。

一走出去,我就从路人回头率百分百的眼神中看出,我就是这条街最靓的崽。

有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好像被女王附体,走路带风,险些飘起来。

还好及时响起的电话将我拉回了现实。

是租车公司的。

他们说我的兰 X 基尼已经准备好了。

没错,我还租了一辆战车。

至于为什么要租,不是因为没钱,而是因为买了没地方。

猛女落泪。

系统给了那么多钱,却偏偏不让我搬家找个别墅住。

一定要投诉!投诉!

挂断电话我先去取了车子,看了看时间,离元蹊放学还有二十分钟。

时间刚刚好。

到的时候校门口都是家长。

因为这只是个普通学校,所以我的到来十分的……扎眼。

隐约还有一丝尴尬。

但我还是靠着自己极厚的脸皮扛住了所有人的目光,以自己最帅的姿势面瘫着脸,靠在墙上等着元蹊。

此刻我真心觉得有句话真是真理:一时装 X 一时爽,一直装 X 一直爽。

孩子们涌出来的时候 X,我连忙在人群中找元蹊,他也没用小天才手表给我打电话,一时之间我也没法确定他在哪儿。

于是我盯着盯着,就不自觉发呆了。

这小孩子啊,都是越看越可爱,不过就算再可爱的小孩,都没有我家元蹊可爱。

想着元蹊今天临走时穿着那身休闲装,我真恨不得抱住他狠狠亲一口。

路过的孩子们都好奇地看着我,我微笑着向他们打招呼,有个班排着队,旁边跟着一个年轻的男老师,我想着这或许是这个班的班主任。

然后,我就看到了元蹊。

他在队列中间,显然是没认出我,漂亮的小脸面无表情,我连忙招手,叫他:「元蹊――」

他有些诧异地看过来。

我又叫他,不过他皱着小眉头,明显就是没认出我,我连忙摘下墨镜,元蹊皱着的眉头这才一松,随之而来的却是满眼的无奈。

嗯……应该是认出来了。

他走到那个男老师面前说了一句话,那老师看了我一眼,愣了愣,然后又对着元蹊点了点头,元蹊这才向我走来。

走到我面前的时候,元蹊站着憋了半天,没说一句话,于是我劈头盖脸地问道:「怎么不听我的话?」

元蹊愣了一下,然后问:「什么?」

我看了一眼他手上戴着的小天才,不悦道:「不是说了用小天才给姐姐打电话吗?你说我这要是错过你了可咋整?」

元蹊:「……」

「你是不是……不会用?」我有些疑惑。

元蹊无奈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叹了一口气,道:「不是。我下次会打。」

这才对嘛。

我立刻喜笑颜开,抱住元蹊粉嫩嫩的脸颊就是一啃,然后印了个大红唇印在元蹊脸上。

这……就有些尴尬了。

我心里气得不行。

明明他家说好不掉色,怎么成这样了?

差评!

元蹊站在原地发愣,似乎还不知所以,我连忙拿出湿巾,使劲地擦了好几下,元蹊脸都被我挤变形了,他在我指缝间挣扎着问:「怎么了?」

我连忙收敛了一下狰狞的表情,扯出一个甜美的微笑,嗓音也温柔下来:「没……没什么。」

等我擦干净后,元蹊的脸都被我蹂躏红了,我心疼得要死,想亲一下又猛地想起不能。

没办法,我只能先让他上车。

等我打算去驾驶位开车的时候,却被人拦住了。

是元蹊的班主任。

他估计是看着我们两个有些可疑,又加上元蹊是新同学,想了解一下情况。

「你是元蹊的……」

我清了清嗓子,摆出最好的姿态,微笑看着他的眼睛道:「我是他姐姐。」

那男老师白白净净的,长得俊俏,他移开视线,有些腼腆地问道:「方便留下联系方式吗?毕竟元蹊今天才来……这样也方便以后沟通……」

我继续微笑:「当然可以。」

于是我继续道:「我的微信号是,我是大美女――」

男老师愣了愣。

我解释道:「……的拼音。」

男老师:「……」

到家后已经快要七点了。

我跟元蹊索性去隔壁面馆随便吃了点,然后直接上楼,刚到家手机叮的一声,我打开一看,发现是元蹊班主任,就那个男老师。

验证消息上写着林老师。

我随手点了点通过验证,就看到元蹊欲言又止地看着我。

我问道:「怎么了?」

元蹊看了我一眼,迟疑道:「你的……车是哪儿来的?」

哦。

我平淡道:「租的,为了充样子。」

元蹊:「……」

之后在元蹊并不怎么强烈的反对之下,他答应我以后乖乖用电话手表,我答应他以后再也不打扮成这个样子。

我们彼此达成了友好的共识。

很快元蹊就十分自觉地打开书包开始写作业,我关掉正在玩的游戏,打算尽一个家长的义务,辅导他陪他一起完成作业。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元蹊什么都会,他全程不说话,只专注写作业,仿佛当我是隐形人。

于是我忍不住又玩了几盘游戏。

在我玩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突然听到元蹊平静的声音:「我写完了。」

我愣了一下,看着他整整齐齐的笔迹,险些流下心酸的泪水。

「你……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个作为家长的成就感?」

元蹊:「……」

我鼻子一酸:「我都在陪你了,你都不问我问题!」

元蹊:「……」

我知道是我无情,我冷酷,我无理取闹,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写完作业我照例打开电视追剧,为了给元蹊营造家庭的温馨感,我看的是 N 年前的热播剧,《七妹》。

没想到这一看,我就看得入了迷。

七妹从小命苦,爹不疼娘不爱,好不容易长大嫁了个好人,没过一年就丧了夫。

她丈夫死的片段,我的眼泪就没停过。

哭着哭着纸巾没了,我对着旁边全神贯注玩拼图的元蹊说:「元……元蹊,帮姐姐拿包纸。」

元蹊可能是被我的哭腔震惊了,猛地抬起头。

他看到我的模样,又看了一眼电视上哭哭啼啼的场面,诡异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径直走过去,关掉了电视。

「别看了。」他皱着小眉头道。

果然,煽情的画面一消失,眼泪就瞬间止住了。

我吸了吸鼻涕,还想看,可看到元蹊坚决的眼神,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不喜欢看到你哭。」他又道。

……有种迷之霸总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我洗完澡后元蹊就去洗了,我就拿了几本故事书去了元蹊房间,十分自然地坐在元蹊床上等他。

元蹊进来的时候看见我愣了一下,然后有些迟疑地退出去看了一眼房间,最后才问道:「你……」

我笑容满面地截住他的话,拍了拍旁边空着的位置,说:「快上来!姐姐给你讲睡前故事!」

元蹊没有动。

于是我下床打开了台灯,把他拉到了床上,顺手关了灯。

昏暗的光线下,我翻开故事书,看着旁边的小元蹊,突然觉得有点温暖。

也不知道元蹊是怎么想的,他一句话都不说,低着头也没有看我。

我强制地抬起他的头,发现他竟然脸红了。

……难道是灯光太暗我看错了?

元蹊立马移开了目光。

我没再多想,就着故事书第一页给他念了起来。

此时的我万万没想到,原本打算读故事哄元蹊睡觉的我,竟然把自己给哄睡着了。

第二天看着空空的床铺,以及元蹊留下的去上学的字条,我终于流下了废物的眼泪。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