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全员皆输

所属系列:枕边人成仇,真相在背后:10个猝不及防的反转小故事-第一章 复仇篇

全员皆输

枕边人成仇,真相在背后:10个猝不及防的反转小故事

1

我提前结束出差回家,我男朋友林逸和一个女人在我家里。

那女人我认识,闺蜜,小雪。

在我怀孕三个月,说好结婚的时候。

我看着他俩,陷入沉思。

我知我平凡无趣,也知小雪美丽动人,又是知名大学的法律高才生。

男人会在我们中间选谁不用动脑子也知道。

但小雪和我从小学一起长大,林逸又是那么儒雅的人,我做梦都没想到他们能扯到一起去。

我抬手,不知此时打断他们是不是合适。

毕竟紧要关头,我自小被教育不要给人添麻烦,刻在骨子里的家训,此时仍束着我,让我不好意思打断他们,即使心乱如麻。

最终,我还是决定打断一下。

我抬手敲敲门板:「那个……林逸,你这样,算出轨吧?」

我声音不大,但在娇吟声中太过突兀,林逸猛地一惊,回头看见我,瞳孔都是一缩,像是见了鬼。

我尴尬地咳嗽一声,又看看小雪:「我认识你多少年了小雪?我对你不好吗?」

其实我想问,我当你跟班多少年了,不够让你放过我男人吗?

但习惯了不惹人生气,话到嘴边变了调。

小雪不说话,但眼神告诉我,她要掐断这么多年的友情,踢掉我这个跟班兼陪衬,毫不留情。

我咬咬唇,掏出手机,林逸又是一惊,赤身下床攥住我的手:「你要干什么?」

我皱眉:「你握疼我了。」

林逸像是才反应过来,松开手向我解释:「你别怪小雪,一切都是我主动的。」

「哦。」我点头,一时还是不知说什么好。

打小我就这样,遇到什么事恨不得有个壳能钻进去,不会太生气,也不会太高兴。

我妈说我无趣得像根木头。

林逸看我没有任何反应,似乎有丝尴尬,边穿上裤子边说:「既然你看见了,索性我就说开了吧,我喜欢小雪。」

小雪一脸感动,裹在被子里看林逸,眼睛亮晶晶的。

我低头,指指肚子:「那我肚子里这个,怎么办?」

林逸一怔,回头瞥了小雪一眼,极不甘愿地说:「现在户口放开了,你执意要生,就自己上户口,抚养费分摊。」

小雪在他身后撇撇嘴:「其实我早想说你了,你就算是生了孩子,这样优秀的男人,以你的姿色,你也守不住啊。」

我叹了口气,无奈地笑:「你们说得我像狗皮膏药,贴着谁就不放。」

低下头,我继续拨弄手机,林逸手指动了动。

我低声说:「别紧张,我只是叫车。」

叫完车,我抬起头,认认真真看了林逸一眼:「林逸,你既无心我便休,我们到此为止。」

别说林逸,连小雪都有些错愕,张张口,仿佛准备了一篇辩论稿,却被取消了资格,无法参加,一脸的憋屈。

想来想去,她憋出一句话:「你有自知之明就好,强扭的瓜不甜,孩子,要不还是别要了吧。」

我点点头说「好的」,便迅速收拾行李。

直到我拎着行李走到门口,林逸和小雪都有些回不过神。

从我敲门,到收拾行李,一共花了十分钟不到。

没有哭闹,没有质问,我发挥了我一贯的风格:像一根木头,老老实实,无波无澜。

我开门,林逸叫住了我,眼底全是困惑:「你就这么走了?」

「对啊。」

「那孩子呢?」他困惑更甚。

「我抽空去打了。」我礼貌地点了点头,转身,出屋。

转瞬又回去跟小雪提醒了一声:「那你记得要跟你男朋友分手啊,不要脚踩两只船哦。」

2

出了门,我买了根冰棍吃。

我喜欢冬天在室外吃冰棍。

那种冷到极致又慢慢缓过来的感觉,像极了高潮。

咬着冰棍,我在心里叹了口气,我知道我守不住林逸。

尤其是介绍小雪和他认识以后。

和小雪一样,林逸也是别人家的孩子。

一样的外表出挑、学业有成、工作甚好,长成了我妈幻想中的样子。

我妈最希望拥有的女儿就是小雪这样的,最希望拥有的儿子就是林逸这样的。

他们就是我成长路上的三座大山之二,光靠阴影就把我牢牢压住,喘不过气。

是的,我们认识都很早。

小雪是我小学同学,林逸是我高中同学。

都是家长会上如雷贯耳的人物,八方宠爱的天之骄子。

直到我和林逸谈恋爱,在我的穿针引线下,这两座大山才有了交集,于是天雷勾动地火。

哦,也不能算谈恋爱。

用一个吃饭的借口,加三杯二锅头。

男人喝醉了,看谁都是李嘉欣。

而这是我唯一得到他的方式。

好巧不巧,我怀了孕。

我妈知道以后,高兴坏了。

女儿不够优秀,有一个优秀的女婿,也足够吹嘘。

她亲自出马,堵在林逸单位门口。

林逸是公务员,在上升期,对我负责势在必行。

我妈绞尽脑汁把女婿堵到手,而我则跟小雪尽情炫耀了一番林逸的好。

说得她都好奇,想见见他了。

我当初就不该答应,做主约他们一起吃饭,而且不是吃了一回两回,也不该让林逸不停地送小雪回家。

还是在小雪和男朋友不断吵架的时候。

更不该告诉林逸,小雪的行情有多好,多少富二代想追都追不上。

我记得林逸当时眼中挑战的光,跃跃欲试。

早该知道,男人是喜欢争夺猎物的。

现在好了,他们在一起了,而我灰溜溜地拉着行李回家了。

我站在我家楼下,深吸了口气,把冰棍棍子扔了。

兜里有个药瓶,看着碍眼,一并扔了。

我妈看见我拎着行李回家,惊讶得嘴都张开了。

「林逸呢?」她问。

我看见她那张严肃的脸,就忍不住发憷,硬着头皮把情况一说。

我妈也气得浑身发抖,一个耳光抽在我脸上。

「你脑子进了水了?你介绍小雪给他干什么?!」

她气得脸色铁青,在屋里转来转去:「不行!我要去找林逸!不能这么算了!」

她转身,严肃地看着我:「你也跟我一起去!这是你这辈子能嫁的最好的人了,不能失去这次机会!」

「我不去了吧……」我弱弱地拒绝我妈。

我妈眉头皱起来:「我已经跟你爸说过林逸了,你存心让那个贱人笑话我是不是?」

她说的那个贱人,是我爸的小三。

我爸常年不回家,在外头跟小三恩爱了几十年,就差一张结婚证。

他们还生了个儿子,当年就是因为这个儿子,我妈输了。

虽说我爸不让我妈和小三见面,也不让我和那个弟弟见面,可我妈还是打听到了,那个弟弟俊俏聪明,人人都说他将来有大成就。

我爸宠他宠上天了快。

而我已经忘记我爸长什么样了。

这个夺走我爸的孩子,就是我头上三座大山中的最后一座。

又一个别人家的孩子。

我妈打听他一次,回来就恨铁不成钢地骂我一次,从三岁起,我已经习惯了。

我也没办法,我不漂亮,不聪明,人木讷,我改不了。

改不了。

3

我妈到处堵林逸和小雪,可这次,她谁都没堵着。

我偷偷给林逸和小雪发微信,告诉他们我妈的行踪。

我妈还得上班,快退休了,她一向要强要站好最后一班岗,总不能二十四小时去找人。

林逸和小雪从一开始的诧异,到后来对我多多少少有点感激。

林逸还想请我出去吃顿饭,当面说声对不起。

我感觉我认识他到现在,这是他对我最诚恳的时候。

可我没去。

我上班很忙。

下班的时候,也很忙。

谁也不知道,我喜欢喝威士忌,一个人,安安静静的。

让酒辣过我的喉咙,我的胃,我的肠子,再排泄出去,我能得到一丝安宁和释放。

和林逸在一起这三个月,我一直当淑女,憋着酒瘾,此刻我准备把三个月的份喝回来。

到了下班时间,我从公司出来,遇上了慕白。

慕白很帅,总是对人笑眯眯的,笑起来像是打在人身上的一束阳光。

他坐在车里,对我招招手。

我受宠若惊,挪了过去。

「送你回家?」他对我眨眨眼。

我红着脸摇摇头,匆匆去打车,路上还绊了一下。

我听到他低低的笑声,脸红到脖子根。

我,的,白,月,光,在笑。

我喜欢慕白,胜过林逸。

可慕白是天上的月,我是地上的泥。

我可以肖想林逸,却不能肖想慕白。

我惆怅地坐在出租车上,望着窗外,让司机带我去酒吧,这座城市最鱼龙混杂的那一所。

我一口气喝了不知多少杯,眼前渐渐模糊,满眼都是慕白的笑。

许是老天听到了我的渴望,我的手机响了,是慕白:「我不想回家,你在哪?」

我抖着手,靠残存一丝清明报了地址。

最后的记忆,是慕白从天而降,坐在我对面,笑吟吟的。

4

一整晚。

我听到他虔诚地说:「你很美。」

我很开心,如果这是个光怪陆离的梦,我愿永醉不愿醒,哪怕以世界毁灭为代价。

清晨的太阳照耀在我身上,我睁开眼睛,慕白就躺在我旁边,笑吟吟地看我。

我闭上眼,再睁开,他还没消失。

「昨晚很美好。」他吻我额头,轻轻说。

我又闭上眼睛,眼底酸酸的。

可能老天都怜悯我这个倒霉蛋了。

给我赐了一个天使。

我和天使,就这么恋爱了。

在林逸出轨的一周后。

我没有告诉我妈。

她最近因为小三那个儿子又升职,气得神神叨叨,我吃不准她听到这个消息会不会习惯性地甩我两巴掌,还是逼慕白娶我,来跟小三一争长短。

我只守住自己那方小小的幸福。

慕白不喜欢我天天喝酒,我便一周一次。

他不喜欢我冰天雪地吃冰棍,我戒了冰棍。

他把我宠得像公主,我觉得我否极泰来,这一生的惶惑不安,终于在他的怀里,得到释怀。

像游荡人间的冤魂,终于得到超度。

他是我的骑士。

从此我不用一个人去喝酒。

有他保护我。

比如此刻。

一个俊俏的男人不停地瞄着我,想办法往我身边蹭。

慕白瞪了他一眼,挡在我身前,把那男人隔绝在我视线之外。

我低头一笑,感觉心里有什么坚硬的东西,融化了。

我拿出手机,给小雪发了条微信:「我现在很幸福,所以,也祝你们幸福。」

小雪过了很久,发给我「谢谢」两个字,片刻,又发来几个字:「我们还是朋友吗?」

我微笑不答,只回了一句:「希望你和林逸多多加油,早生贵子,真心的。」

慕白凑过来看我手机,十分吃醋:「和谁聊呢,笑这么开心?」

我给他看聊天界面:「跟我的好朋友秀恩爱呢。」

慕白也笑了。

我迷恋地看着他眼中的星辰灿烂,突然鼓起此生最大的勇气,对他说:「慕白,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慕白没说话,音乐太吵。

5

晚上,慕白送我回家。

送我到楼下,他吻了我就走了。

我转身要上楼,一个黑影从暗处扑出来,猛然攫住我肩膀,俊脸上带着冷笑:「你倒是开心。」

是酒吧那位俊气男人。

我看了看他,指指黑暗的角落。

我们一起退到那里,隐去身形。

他的呼吸喷在我脸上,带着急切和怒意:「怎么好几天不见我?不想继续了?」

我笑:「别说得像是咱们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忙着谈恋爱。」

他哼了一声:「给我钱。」

我摊手:「现在没有,明天晚上十点。」

他又看了我两眼,像走投无路的困兽,磨着牙走了。

我不当回事,哼着歌上楼。

第二天下班,我想和慕白去吃泰国菜。

可慕白要去看他爸妈,我们暂时没有公开,我没有去的名分。

这是我们第一次一下班就分开。

我失了慕白,顿时又如以前,彷徨不知如何度过那一秒一秒漫长的时间。

以前还能数着时钟过日子,现在却不行了。

就如见过光明就不再适应黑暗。

我百无聊赖,在公司加班,省得回家我妈哪里气不顺甩我两巴掌。

却听到同样加班的同事打电话说要去吃烧烤,就在慕白家楼下。

我全身血都凉了。

不会吧?

林逸和小雪纠缠那一幕浮现在脑海。

我猛摇头。

不会是真的。

也不能是真的。

我余生的希望,现在全系于他一身。

我强迫自己钉在椅子上,等同事走人,我才起身,打车往慕白家而去。

慕白家楼下,有个露天烧烤,城内闻名,锦州烧烤十分地道。

我藏在墙角,远远看去,顿时全身抖得像筛糠。

慕白坐在烧烤摊,和一堆同事吃得十分畅快。

我屏住呼吸,死盯着慕白,等着待会儿有什么女人突然出现,坐在他身边。

我不知道到时候该怎么处理。

我想我可能会装不知道,只要慕白不说,我就还想守住这方小小天地,藏身其中。

可等了半个小时,一个女的都没有,只听见慕白说:「人齐了,开吃。」

我长舒了一口气。

原来是偷空和男同事喝大酒侃大山,吓死我了。

我转身,想悄悄离去。

可就那么巧,慕白的声音像是灵巧的蛇,从身后钻到我耳中:「来来来,那娘们儿求婚了,你们该给钱给钱啊!」

我定住了脚。

头上冒出一滴冷汗。

如果慕白此时住口,我一定会发疯一样跑远。

可偏偏,他不懂住口。

「我跟你们说,昨晚在酒吧她求婚了啊,一个月内让她心甘情愿嫁给我,怎么样,哥们儿完成得不错吧?这才半个月!」

半个小时前刚跟我道别的同事笑说:「你说求婚就求婚,谁证明?」

慕白得意一笑:「不服气?那明天让她再求一次,我给你们录下来。」

「不了不了,我们信,就冲她看你那眼神我们就信。」

一阵嘻嘻哈哈中,几个同事掏手机给慕白转账。

慕白笑眯眯的,满脸阳光。

我立在原地,脑中一片混乱。

有个尖厉的嗓音在颅腔内厉声喝骂:「你就是个废物!长相长相不如人,脑子脑子不如人,胆子胆子不如人,考个这么破的专科,你说你还能干什么?!你怎么不去死!」

那是我妈的声音,如防空警报,来回呼啸。

我拼命捂着耳朵,无济于事。

声音是从脑子里传到耳朵的。

我的世界,轰然崩塌。

6

我是凭着本能,移动到昨晚那俊脸男人家的。

看了看表,早了一个小时。

管他呢。

我敲门,混乱的脚步声响起,一个人急促地开了门,和我打了个对面,我们都愣了一下。

「是你?」疑惑的表情,出现在那张姣好的、让我无比羡慕的脸上。

我的惊讶很快消失,嘴角缓缓勾起,朝她笑了笑:「小雪。」

「你来张晨这里干什么?」小雪问。

她的神情不安,回头看看里面,又看看我,似乎是直觉到了什么。

我一把把她推回去。

我的世界毁了。

我没必要再演戏了。

「你这么晚来你前男友这里,又是干什么?林逸知道吗?」

我轻描淡写地问。

客厅有镜子,我边问小雪,边抬头,扫到了穿衣镜。

平庸的人,站在美女身边,就成了绝对丑陋。

我对着镜子,报复性地看着我们的差距,打击落到心里,反倒有种扭曲的刺激,刺激得我不愿挪开眼。

对着镜子里那个丑八怪,我缓缓勾起嘴角,似笑非笑。

小雪明显被吓着了:「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悉的?我记得你们就见过一次啊?他……他的恶习你知道吗?」

那俊脸男,张晨,咧开嘴笑了:「我的好姐姐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弟弟吸毒呢?」

我晃了晃手指:「错。你不是我弟弟。」

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

全身也只有这一处拿得出手了。

现在想想,慕白夸我的所有话,只有「你的手最漂亮」,听着有几分真心。

我看着我的手,叹了口气:「你是我的三座大山之一。」

小雪惊惧起来:「怎么回事到底?」

「你以为你抢了她的男朋友?猪脑子。」张晨笑嘻嘻的。

「你说清楚,怎么回事?」小雪止不住地颤抖,看得我直想笑。

张晨指指自己:「我,随我妈姓,跟她同父异母。她,给我钱吸毒,我负责引你上钩,知道了吗?」

他可能刚嗨完,光明正大暴露自己。

我也不在乎了。

所有的步骤已经完成,现在只等六个月后,「啪」的一声,引爆了。

张晨继续摇头晃脑,逼近小雪:「我呢,跟你吵架都是受她指挥的,明白吗?林逸那小白脸要送你回家时,我就负责跟你找茬,让你俩顺理成章作对狗男女,懂了吗?」

小雪一脸不可置信的震惊,像一个涉世未深的白雪公主,怎么看都不像勾引闺蜜男友的小三。

「你这是为什么?」她问我。

我看着镜子挑眉。

慕白就经常挑眉,可我不如他挑起来好看。

我边模仿,边漫不经心地答:「你先说你为什么来?」

小雪咽了口唾沫,迟疑着不说话。

「他拍你裸照了,跟你要钱,是不是?我弟弟一向听我的话呢。」

我拍拍小雪的脸,语重心长,甚是担忧:「所以说啊,吸毒的人不能找,你当初怎么那么浪呢,谁好看你就跟谁上床?」

「我一直不知道,我今天来才撞见的……」小雪受惊过度,猛往后退,看我像看鬼。

「躲什么?我是你最好的闺蜜呀。」我笑嘻嘻地上前。

张晨也笑眯眯地逼近她,我们两个像是狼外婆,小雪像是无辜的小红帽,眼中有泪掉下来,我见犹怜。

我不喜欢她那张脸,我想把它抠下来,扣在我脸上。

我们越逼越近,张晨嗨大了,开始动手动脚。

小雪尖叫一声,眼神往茶几上一扫,突然握住果盘上的水果刀,冲我们尖叫:「别过来!你们别过来!!!」

我笑出声来,走到小雪身边,轻声跟她说:「记不记得,小学时你每次考一百分,我都跟你说一句话?」

小雪哭得声音都抖了:「你说你不想活了?」

「Goodgirl.」我赞赏地拍拍她的脸:「你每次考一百,我就要被打个半死,可我妈就是不明白,我真的不如你,打死我也考不过你啊!」

我绕到小雪身后,看着她哭得直抖动的肩膀,伸手按住:「但我说不想活了,的的确确是真的呢。所以,你不要拿刀吓唬我,我求之不得。」

张晨看见我按住小雪,笑嘻嘻地走上前:「帮我按紧点,我出个火。」

他已经神志不清到忘了我是他血缘上的姐姐了,开始解皮带。

我挑挑眉,笑了笑,捉住小雪的手,在小雪耳边轻轻说:「我帮你把刀握紧一点……」

小雪还没反应过来,我猛地把她往前一推!

两个人的力量加起来,把刀握得死死的,「噗嗤」一声,透入皮肉,钻进张晨的身体。

张晨猛地瞪大眼,僵住身体,死死捉着小雪的手,一点,一点,倒在了地上,还抽抽了两下。

我看着他委顿在地上,血汩汩冒出来,感觉头皮一阵放松。

三座大山,终究抵不过愚公移山。

小雪眨眨眼,爆发出一阵尖叫,歇斯底里,撕心裂肺,像是世界上最好听的背景音乐,让人舒服得想眯起眼打盹。

我在这音乐声中,蹲在张晨身边,极轻极轻地对他说:「其实,我小时候经常偷偷去你学校看你,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很优秀,你知道吗?」

张晨说不出话,喉咙里发出「科科」的声音,眼珠子吃力地朝我转过来,恳求地指指我的手机。

我扬起手机:「你想让我救你啊?」

张晨眨眨眼。

我看了看张晨的伤口。

扎在脾上了。

那是我每次看到张晨都要用眼神演习一下的位置。

我慢吞吞地笑:「好的,稍等,姐姐救你。」

我边用龟速拨打电话,边闲话家常:「你呀,从小优秀到大,让我好头疼啊,我因为你被我妈老拿火钳子烫呢。」

张晨的眼神开始涣散,小雪还在尖叫。

我在张晨耳边,最后说了一句话:「找人勾引你吸毒,费了我好大劲啊。」

张晨猛地倒吸了口气,死命死命瞪我。

可是,没用了。

他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电话接通,我跟 110 接线员报了位置,低头笑了。

不枉费我在那么鱼龙混杂的酒吧混了好几年,即便我如此平庸,也几次差点被强奸。

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终于找到个漂亮妞,吸毒,急用钱,一个月给她一万块钱,她就愿意拉张晨下水。

那妞和小雪一样,十分好看,十分招男人喜欢,哄得张晨团团转。

可惜她死得早。

7

警察和救护车来的时候,张晨已经死透了。

我和小雪都被带到了公安局。

林逸和我妈,张晨的爸爸妈妈,全来了。

聚齐了。

我对着我生理学上的父亲笑了笑。

张晨的妈妈,那老三,扑上来要挠花我的脸,被我妈两把推倒。

她嚎啕着:「肯定是你!是你害死他的!」

我妈冷笑,十分畅快:「这是天理报应,活该!」

我那个父亲甩了我妈两巴掌,又想扑上来打我,被警察拦住了。

我妈愣了愣,也坐在地上嚎起来。

场面十分热闹。

像是在看百老汇歌剧。

我坐在审讯室,垂目,看着自己的双手。

干干净净,没沾上过一点血。

还是慕白喜欢的那双手。

警察调查到最后,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张晨的死与我有关。

我只是一个给弟弟送毒资的糊涂姐姐。

小雪被关在了派出所。

我回了家。

我妈难得做了一桌好饭给我,高兴得不得了。

那个眼中钉、肉中刺终于除了。

我也高兴。

大山,就剩最后一座了。

我发了条朋友圈,是愚公移山的动画截图。

林逸很快发语音给我:「我知道是你,小雪是无辜的。」

我现在已经把挑眉这个动作练得很熟练了,挑着眉没回他。

林逸很执着:「我会找到证据的。」

我拉黑了他,回到了正常生活里,每天上班下班,回家吃饭。

我妈心情很好,听说那老三疯了,我爸每天焦头烂额,还寻摸着找人再生一个。

趁他还没老。

我妈恶狠狠地咒他:「再生个小毒虫、讨债鬼。」

她早忘记了,以前是怎么嫉妒张晨优秀的。

我低头吃饭,不搭茬。

我在想慕白。

慕白越来越忙,现在已经和我再不联系了。

我是个老实人,自然不能撒泼打滚去闹他,只能无奈接受。

我只是个赌注。

我模仿他的动作表情越来越熟练。

想他的时候,我就对着镜子看自己。

日子不知不觉,过了六个月。

我妈偶尔会想起我肚子里的孩子,心心念念找林逸的麻烦,和林逸在他单位大打了三百六十回合。

林逸赔了一大笔钱给我妈,也丢了升职的机会。

我看着越来越大的肚子,笑笑不说话。

这孩子要真是林逸的,我怎么会留着,那可是压着我的最后一座大山呢。

我这人,平平无奇,没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唯有一点,格外记仇。

压根我就没怀过林逸的孩子。

和他在一起时,我靠吃避孕药来停经。

那瓶药,离开他家当天就被我扔了。

这孩子是慕白的。

8

六个月整的时候,我去找了林逸。

他一脸胡茬,不复风华。

我对他温和一笑,毫不在意他嫌恶的眼神。

很快,被人嫌恶的就要变成他了。

「张晨有艾滋病,你知道吗?」我慢条斯理地说。

林逸一下僵住:「你怎么知道?」

「他是我弟弟,我怎么会不知道?」我笑笑。

林逸的汗,就在我面前,一滴一滴流下来。

「什么,什么时候得的?」他结巴了。

「他以前好像有个女朋友,带着他吸毒的,那女的是艾滋病死的。」我挑眉,关心地加了一句:「现在六个月了,过潜伏期了,验血已经能查出来,你要不要去查查。」

林逸站在原地不动,也不说话。

他已经无法做出任何反应了。

我笑眯眯地挥手告别,转身,走人。

那个早死的女孩,真是一个好姑娘。

对我而言,天选之女。

天知道我为了找到这么一个人,花了多少时间来等待。

最后一座大山,终于也土崩瓦解。

我心情极好,又回头提醒他:「你去看小雪的时候,提醒她也要检查哦!」

愚公移山,靠的就是精诚所至,我做到了。

回到家,我跟我妈吃饭,不经意间问她:「现在你还觉得小雪、张晨和林逸优秀吗?」

我妈心情极好,摇摇头:「平凡是福,太扎眼了有祸端。」

她给我夹了口菜,含笑道:「你爸在外头找小姑娘生孩子,让那贱人知道了,孩子被打流产了,那小姑娘跟你爸讹钱,你爸不给,人家告他强奸呢。单位都把他开除了!」

我应景地鼓鼓掌:「活该。」

吃完饭,我在房间安安静静地坐到凌晨,等我妈睡熟了,起身洗澡化妆。

我该做的事都做了,是时候去看看慕白了。

我买了几瓶最爱喝的威士忌去看他。

他家的电子门锁密码我知道,偷看过。

我轻而易举就进去了。

慕白搂着一个女孩子,睡得正香。

我在黑暗中,就着月光仔仔细细地描摹他的五官和轮廓,牢牢刻在心里。

余下的日子里,我要靠记忆活着了。

我把威士忌一点一点,洒在他们身上。

酒香飘满一室。

慕白迷茫地睁眼,突然看到我,眼睛骤然睁大,吓得说不出话来。

我对他露出此生自认最美的笑容,不知在黑暗中,他能不能看到。

但愿他能,这样下辈子,他还是会记得我。

哪怕是带着恨意,记得就好。

打火机「咔哒」的声音,在黑夜中格外响亮,慕白身边的姑娘也迷迷糊糊醒来。

看到我,她张了张嘴,陡然发出尖叫,划破了夜空。

慕白也终于反应过来,大叫着跳起来。

可晚了。

我带了好几个打火机,点亮一个扔上去,再点亮一个扔上去,边扔边退。

点点微光,像是我幼年无数次考不好被赶出家反省时,在天上陪我的星星,十分亲切。

「本来我可以是最后的赢家,可是因为你,全员皆输。」我在火光里看着慕白挣扎、嚎叫、打滚,轻声说着。

眼里好像有生理盐水流出来,很快又被火光蒸腾掉。

我扔下最后一个打火机,走出慕白的家。

9

我被抓了,毫无疑问,死刑。

可我怀孕,被改判无期。

我妈一夜白发,来看我。

她隔着玻璃质问我,眼中是森森的恨意:「日子才刚好过一点,你就让我这么煎熬着,我上辈子是欠了你们爷俩吗?!要是那贱人现在清醒了,她怎么看我笑话?」

我低头,断了最后一丝念想。

母爱这个东西,老天就没想给我。

我们母女没有缘分。

我深吸一口气,看着自己的手。

那是慕白在我身上唯一喜欢过的部位,也是送他上黄泉的祸首。

我抬起手,问我妈:「这双手挺好看的吧?」

我妈愣了一下,咬牙切齿:「你身上,没一样东西好看,你就是个讨债鬼!」

我心里有根弦,早已不堪重负,就在这一瞬间,突然,断了。

我盯着我妈,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

「你知道小雪为什么好看吗?是因为她妈妈好看。你知道林逸为什么聪明吗?是因为他妈妈是高才生。你知道张晨为什么得宠吗?是因为你老公喜欢他妈!」

我看着我妈眼里那一丝不知所措,恶意的快感涌遍全身:「我丑,是因为你丑。我笨,是因为你笨。我留不住我爸,是因为你不招男人喜欢。」

「你胡说!」我妈站了起来。

我笑着往后仰了仰,靠在椅背上,抬眼皮看她,子弹从我嘴里,透过话筒,在她心里炸开,这快感,此生独此一次。

「你恨的真的是我吗?你恨的是你自己吧?又丑又笨平平无奇留不住男人的自己吧?」

「你羡慕的是别人家的孩子吗?你羡慕的是人家的妈吧?你是想让我上进吗?你是想改变你的一无是处吧?」

我敲敲玻璃,嘴不受控制地咧到最大。

我想我此刻一定像戴了个小丑面具。

「你,一无是处,所以我,一无是处。你恨的,应该是你自己。」我一字一句,慢慢把子弹打到她心脏正中间。

我妈「嗵」地甩掉话筒,连连后退,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最后呜咽了一声,捂着脸跑了。

我静静看着她的背影。

不久以后,我将在地底的地狱燃烧。

我亲爱的妈妈,您就留在地上的地狱里煎熬吧。

我恨您。

我也爱您。

除了爱您,我不知道还能爱谁了。

慕白都死了。

哦,对,我还有孩子。

我珍而重之地抚摸着肚子站了起来。

我妈这么恨我,不会管这个孩子的,慕白的家人也不会。

管教说了,现在福利院管理正规,孩子有正常的成长环境。

这个孩子,会带着我全部的爱出生。

我希望是个女儿,可以正常长大的女儿。

没有妈妈,没有爸爸,也就没有失望。

我的灵魂,会在地底受烈火焚烧,永世不再超生,为她赎罪,为她祈祷。

两个月后,我的孩子出生了。

此生唯一一次如我所愿的事,就是我生的真是个女儿。不管之前老天爷怎么拿我寻开心,此刻,我感激老天爷。

孩子张着嘴发出细嫩的哭声,牵动我全部心绪。

她吃了我的奶,就被抱走了。

我在牵肠挂肚的思念中,我妈来看我了。

我一见到她,心凉到谷底。

我妈怀里,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

「我女儿为什么在你这里?!」我疯狂地拍打着玻璃质问她。

「除了我谁还要她?」我妈冷冷地看着我,情势逆转,这一次,她占上风。

她低头端详着我女儿:「比你小时候好看。」

「把我女儿送进福利院,我求你了!」我不寒而栗。

她的眼神,我太熟悉。

我妈抬头看我,皱起眉:「你是不是疯了!这是我外孙女!」

她下定决心:「这次我一定要把她教好了,让她出类拔萃。」

我从心里生出恐惧来。

我小小的女儿,没有任何抵抗力,就那么躺在她怀里,静静地看着她。

「求你了,妈!」我之前对她的打击,此刻被她十倍还了回来。

我妈缓缓摇头。

我身子滑坐在地上,绝望如黑色的岩浆,呼啸着把我淹没。

我妈又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我只记得最后一句话:「你爸又找了个小姑娘,怀上了。估计又是个毒虫。我得把我外孙女教好了,不能比他生的小杂种差……」

备案号:YX01mY8X8KJyMAple

编辑于 2020-08-25 18:04 · 禁止转载

您的会员即将到期

还剩 9 天到期,最低 9/月续费免费参与千场课程

立即续费

点击查看下一节

双面女巫——最终的情人 ​ 赞同 1288 ​ 目录 202 分享

枕边人成仇,真相在背后:10个猝不及防的反转小故事

每天读点故事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