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穿书男配求我饶了他

所属系列:整顿修真界,从我做起

穿书男配求我饶了他

整顿修真界,从我做起

师父让我下凡渡三世情劫。

我嫌麻烦,两世开局就把男主角杀了。

第三世,他哭着求我。

「姑奶奶,我穿书三次,你杀了我两次。就不能让我多活两集吗?」

「你我都是炮灰,相煎何太急?我给你剧透,让你炮灰女配逆袭,你饶了我行吗?」

1

我是天灵山的大师姐灵念。

师父让我下凡渡三世情劫。

只要渡劫成功,便把掌门之位传给我。

三世情劫都是虐恋。我被同一个男人伤得体无完肤,结局都是自尽身亡。

我撇撇嘴巴,既然对方是渣男,我还不如早早把他了结,再回天灵山当掌门。

于是,我通过传世镜来到了第一世,在和男主角苏航相遇的地方,等他。

按照传世镜的提示,接下来的故事是这样的:

手无缚鸡之力的我,被一群流氓欺负。

苏航刚好路过,英勇地救了我。

救了我之后负伤了,我照顾了他一个月。

在这种朝夕相处的环境之下,我爱上了他,跟他回了家。

却不想他家里已经有了一妻五妾。

我一入门就成了六妾。

得天天受那一妻五妾的欺负。

最终,我忍受不住,含恨自尽了。

我暗骂传世镜设定的故事太荒唐,我已修成了七级无级,无所不能。

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设真的适合我吗?

暗骂之际,流氓们来了。

「咦,这妹子长得不错。」

「妹子,过来,陪陪你大爷们。」

「嘻嘻,过来,快过来啊。」

……

他们嬉皮笑脸地走过来,甚至有人开始解裤带。

我正眼也没有瞧他们一眼。

「嗖——」的一声,直接拔剑出鞘。

呼吸之间,他们全部倒下,一个不留。

我还来不及擦剑,苏航就出现了。

「姑娘,你……他……他们……」他哆哆嗦嗦地问,吓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扫了他一眼,衣冠楚楚、温文儒雅,身上没有一件武器。

就这?也想英雄救美?

「我杀的。」我直截了当地回了一句。

他吓得脸色苍白,连连后退。

好像,很怕我。

我步步逼近,挡住了他的退路。

「本来,这些人应该是你杀的。」

他惊恐,连连摆手:「怎么可能?杀人要偿命的,我还想活呢。」

我摇头:「你活不了。」

他瞪大了双眼:「为什么?」

我皱眉:「因为,你是个渣男,家中有一妻五妾。」

他的眼睛一亮,笑了:「什么?我有一妻五妾?哇,这时代真好啊。」

我板起了脸:「你还准备娶六妾。」

他惊呼:「我能拿出那么多彩礼?我有那么多房子吗?」

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也不想再听。

一剑就架在他的脖子上。

他哭了。

「小姐姐……不,女侠、姑奶奶,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我啊?」

「你负了我。」

「姑奶奶,我们才第一次见面,怎么就负了你呢?」

「你以后会负我。」

「我……」

我没有给机会他继续说,一剑封喉。

他死不瞑目。

2

我继续赶赴第二世。

第二世的故事是这样的:

我被捉入青楼,被百般凌辱。

后来遇见了前来青楼的苏航,他对我一见钟情,帮我赎了身。

为了我,他把家中的一妻五妾都休掉了。

那六位女人便视我为仇人,想方设法要害我。

最终,我受不住煎熬,又自尽了。

我叹着气走进了青楼。

那个浓妆艳抹的老鸨,一看见我,眼睛就亮了。

「哪来的俏姑娘啊?哎哟,这眉目,这皮肤真好啊。」

我没有吭声,找了个角落坐下。

老鸨更是大喜,立即找来了一群打手。

「来人,把她捉起来。进了我们青楼的姑娘,就别想出去了。」

我本来只想在这里安静地等苏航,哪想到他们竟然动粗。

那我就不能客气了。

他们扑上来一个,就倒下一个,我连剑也没有拔。

「姑……姑娘,是我们错了……错了。这一锭金子请你笑纳,你哪里来,就哪里去吧。」老鸨哆嗦着塞我金子。

我收下了金子,依旧安静地坐着。

「你们滚吧,我要在这里坐。」

他们不敢再造次,赶紧滚了,还安排人给我上了好菜好酒。

哦,原来来青楼可以捡金子,白吃白喝的。

苏航很快就出现了,很拘束地坐在另一边。

老鸨立即带着两位姑娘迎过去。

「公子,看你的样子,是第一次来青楼?」

「是是,第一次来。」苏航说话也显得很拘谨。

我走了过去,说了一句:「我也是第一次来。」

老鸨和姑娘一看见我,立即跑了。

苏航抬头,一看见我,也弹跳了起来,要跑。

好像,很怕我。

我拔剑出鞘,架在他脖子上。

他再也不敢跑了。

他又哭了,喊着:「姑奶奶,你怎么总是追着我不放啊?我真的没有得罪你啊。」

「我只是想好好的活着。」

哦,原来他还有上一世的记忆。

我告诉他真话:「你活不了。」

他崩溃了:「又是为什么啊?」

我直接告诉他:「你接下来要把我娶回家,还休了家里的一妻五妾。」

他激动地接话:「那我这一世对你很好啊,我没有再负你啊。你不应该再杀我。」

我回答:「后来,被你休掉的一妻五妾欺负我。所以,还是你负了我。」

说完,我一剑封喉,没有再给他说话的机会。

他死不瞑目。

在老鸨和姑娘们的尖叫声中,我走了,前往第三世。

3

第三世的男主角还是苏航。

我和他是青梅竹马,他是孤儿,依靠我卖豆腐供他读书。

没错,人称豆腐西施就是我。

赴考前,他说高中了状元便回来迎娶我。

结果,没有高中,而是被公主看中了。

一回来,就迫不及待要跟我解除婚约。

我受不了刺激又自尽了。

我揉了揉太阳穴,心累。

为什么三世故事的设定死的都是我?

还好,我人间清醒,把故事结局改了,让苏航死。

我就在苏航穷得四面通风的家里,等他。

门「吱」的一声,被打开了。

苏航一看见我,立即转身拔腿就跑。

他怎么可能跑得掉?

我追上去,一剑就架在他的脖子上。

他跪了。

「姑奶奶,我不是苏航,求你了,不要再杀我。」

不可能,我再三核实了,他就是苏航。

我横眉冷对:「你就是苏航,第三世你还是负了我,我不能让你活。」

他急得哭了:「身体确实是苏航的身体,但是我的灵魂不是啊。所以,我真的不是原来的苏航了。」

我皱眉,他在说什么胡话?

他继续求饶。

「姑奶奶,我是灵魂穿进了书里。」

「穿了三次,你杀了我两次。我一穿进来,就嗝屁了。你能不能行行好,让我多活两集啊?」

「姑奶奶,我给你剧透,你饶了我行吗?」

我好奇,为何他说的话,我都听不懂。

便暂且收回了剑,听他详说。

他说,我所处的世界只是一本书。

我是书中的炮灰女配。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女主角灵珊做嫁衣裳。

灵珊正是我的小师妹。

我大受打击,立即飞奔回天灵山。

看着眼前处处都裹着粉红色丝带的天灵山,我差点以为走错地方了。

正是纳闷之际,师父清冷的声音传来:「灵念,你不在凡间好好渡劫,回来干什么?」

我抬头看他。

他依旧是世间最帅的男人。

一身白衣长袍随风扬起,仙气飘飘。

我赶紧收回倾慕的目光。

他是我最尊敬的男人,不可亵渎。

我定了定心神,不紧不漫地回了一句:「已经渡了两世,因为太想念师父和师弟妹们了,便回来看看。」

他绷紧的脸,终于缓和了些。

「既然回来了,就陪灵珊过完生辰再走吧。」

「三天后是灵珊 18 岁生辰,你当大师姐的,记得准备礼物。」

哦,原来这漫山遍野的粉红,是为了灵珊而准备的。

我比灵珊年长两岁。

我的 18 岁,是在生死截杀中渡过的。

那年,师父领着我们,杀入了魔界。

斩杀了魔王,才得来了世间宁静。

我自我安慰,我只是生不逢时,师父并非有意忽略我。

我经过练功场,发现空无一人。

当即唤来二师弟。

「我离开前是怎么叮嘱你的?把我的话都当耳边风了?」

下凡渡劫前,我就叮嘱过二师弟,让他代替我带着众师弟妹们,每天练功。

二师弟满脸委屈,吱吱唔唔道:「大师姐,是师父同意让我们休息一个月的。」

「什么?休息一个月?」

「魔界余党尚未清除,你们竟然敢休息?」

我大怒,一掌就劈过去。

二师弟没有躲,中了我一掌,喷了一口鲜血。

4

「大师姐,你怎能打人呢?」灵珊飞奔过来,挽住二师弟的手臂。

二师弟痛苦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笑容。

看得出,他喜欢灵珊。

苏航说,所有人都喜欢灵珊。

因为,她是女主角,自带光环。

但是,我不喜欢她。

自从她来了天灵山,一切就变了。

师弟妹们开始抱怨我太严格,总逼着大家练武。

就连师父也觉得我太古板了,应该学灵珊,爱笑,为天灵山带来欢乐。

我天生就不爱笑,有错?

我望向二师弟,冷冷道:「二师弟,你督促师弟妹们练功不力。我罚你去面壁崖思过三天。」

二师弟没有吭声,倒是灵珊插话了:「大师姐,大家是为了帮我准备过生辰,才不练功的。不关二师兄的事,你要罚就罚我吧。」

我差点没有被这话气吐血。

让大家休息一个月,就是为了帮她准备过生辰?

我怒吼:「行,你们一同去面壁崖思过。」

师父清冷的声音再次传来:「是为师让大家休息的,你是不是连为师也要罚?」

我愣了愣,「徒儿不敢。」

「不敢就好,你要谨记,你现在还不是掌门人。」

我的心揪痛了一下,我从来就没有惦记过掌门之位。

躲到师父背后的灵珊,冲着我得意一笑。

灵珊生辰这天,她一身白裙,挽着师父的手臂,款款地走进宴会厅。

她娇美动人,师父出尘脱俗,宛如一对璧人。

她刚落座,师弟妹们便纷纷送上礼物,唯恐送慢了。

她一一谢过,语笑嫣然。

像天灵山的女主人。

两年前,我助师父除了魔界,师父曾拉着我手,对师弟妹们说:「灵念就是天灵山的女主人,日后的掌门人。你们都要听她的话。」

直到,师父把灵珊带了回来,一切都变了。

灵珊没有仙根,手无缚鸡之力。

她是师弟妹们当中,唯一一个不需要练武的。

每天只负责貌美如花,快快活活。

我至今也想不明白,师父为何要收她为徒。

恍惚之中,师父喊了我。

「灵念,你的礼物呢?」

「你身为大师姐,怎么能不给小师妹准备礼物呢?」

灵珊可怜巴巴地望着我,仿佛是我欺负她了。

我掏出一盒胭脂递给她。

她嘟嘟嘴巴,不情愿地收下。

底下有些窃窃私语:「大师姐真小气。」

小气吗?这本来是买来送给我自己的。

回天灵山的路上,我路过一间胭脂店。

想起苏航对我说的一句话:「姑奶奶,女为悦己者容。你长得那么漂亮,多打扮自己啊。」

我心一动,便买了一盒胭脂。

还没来得及取悦自己,就送出去了,还要被人嫌弃。

我直接黑脸,甩袖离场。

没想到,一个时辰之后,师父带着师弟妹们撞开了我的房门。

「灵念,你竟然害小师妹?好歹毒的心!」师父冲着我就吼。

5

这是师父头一次冲我发火。

我的心揪了揪,急着解释:「我没有。」

我满脸疑惑,我连话都没跟她多说一句,怎么就害她了?

旁边一位好心的师妹小声解释:「大师姐,小师妹用了你送的胭脂后,皮肤过敏了。」

我瞟了灵珊一眼,脸上确实有几个红点。

不细看,根本就察觉不到。

我脱口而出:「矫情!」

灵珊哭了,还靠在师父的肩膀上。

我攥了攥拳头,差点没有给她一拳。

「灵念,你还敢口出狂言?当即给小师妹道歉。」师父又吼我了。

「我没有错,不会道歉。」我挺了挺腰板。

灵珊娇滴滴的声音传来:「师父,还是算了吧,大师姐她应该不是故意的。」

她这么一说,师父就更气了,扬起手就给了我一巴掌。

这是师父头一回打我,我傻眼了。

他的怒火还没有消,继续冲我吼:「滚去面壁崖思过三天。」

面壁崖是天灵山中的极寒之地。

我站在崖边,吹着冷风,心比身体还要凉。

「大师姐,你这是想不开,要跳崖吗?」身后传来讥讽声。

我转身一看,灵珊正恶狠狠地盯着我。

「你为何如此恨我?」

我早就察觉到灵珊恨我。从开始到现在,她都想方设法离间我和师父的关系。

她仰天大笑,「等你死的那一天,我就告诉你。」

随即,她把手中的篮子一扔,「大师姐,我给你带吃的了,看我对你多好。」

我瞟了一眼扔在地上的篮子,深皱眉头。

我早已辟谷,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

灵珊送饭菜是心怀鬼胎,跟苏航说的一模一样。

我饶了苏航一命,他告诉了我三件事。

灵珊会拿胭脂过敏一事,陷害我。

灵珊会来面壁崖送饭菜,故意惹怒我打她,师父出现,对我的误会更深了。

本应该下凡渡三世情劫的人是灵珊,我只是替身。

我上前,一脚踢翻篮子。

扬起手就给了灵珊一巴掌。

「你——」灵珊被打得傻愣在原地。

我冷笑:「你来,不就是想挨打吗?」

如她所愿。

她的脸刷白了。

下一秒,我又看见另一张黑脸。

师父板着黑脸来了。

灵珊立即扑了过去,哭喊着:「师父,大师姐打我。」

按照原来剧情的发展,师父会心疼地安慰她,然后对我大发雷霆。

然而,并没有。

师父皱着眉头,对她说:「大师姐平时待你也不薄。」

她愣了愣,不甘心地重复一遍:「师父,大师姐刚才打我。」

师父继续板着脸,「刚才你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我冲着灵珊得意一笑。

苏航都给我剧透了,我早早就用千里传音把师父叫来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灵珊慌了神,身体颤抖得说不出一句话,静静地流着泪。

我看见师父的脸上浮现了心疼之色。

「灵珊,你先回去。」

师父挥手让她离开。

我的心一紧。

为什么让她走?错的是她,不应该罚她在面壁崖思过三天吗?

我不乐意了,伸手就把灵珊拦住。「师父,你说过,做错事就要在面壁崖思过。」

灵珊哗的一声,哭得呛天呼地。

6

师父的眉目拧成了一条线,对我说:「灵念,你小师妹身子弱,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我傻眼了。

在我恍惚之际,灵珊推开了我,冲了出去。

师父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也回去吧,不用受罚了。」

我冷冷一笑。

我本来就不需要受罚的。

师父转身就走,不再理会我。

我跟在他身后喊:「本来应该下凡渡劫的人是她,对吗?」

他的身体一僵,停下了步伐。

良久,才转过身,幽幽地反问一句:「你小师妹手无缚鸡之力,你帮帮她,不行吗?」

我的心凉透了。

我们天灵山的每个人都要经历渡劫。

我在 15 岁那一年已经经历过了。

灵珊倒好,不需要练功,就连渡劫都让我去替了。

替人渡劫,需要取双方的血,滴入传世镜里,再由修行高超的人作法,才能替代成功。

原来,前段时间师父让我扎手滴血,是因为这个原因。

这世间,能作法替代渡劫的人,也只有师父一个人了。

「师父,你是被灵珊威胁了吗?」

我不相信一向公正严明的师父,会做出这种事情。

是被威胁了吧。

但是,他给我的回应却是:「渡劫完成,掌门之位就是你的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我的心又揪痛了。

我从来没想过要掌门之位,我只想一直跟在师父的身边,看着他,守着他。

「师父,我……」

我有一肚子的话想对他说,他却不让,直接打断了我。

「什么都不用说了,赶紧下凡渡劫去。」

说完,甩袖离开。

我连夜下凡,入住苏航的家。

「姑奶奶?你……你怎么又来了?」躺在床上的苏航,弹跳了起来,双手护住了脖子。

「别……别杀我。咱们都是炮灰,相煎何太急?」

我白了他一眼,走过去,往床上一躺。「我不杀你,我只是住在你家。」

「这……这……那……那我走吧。」他继续哆嗦着,转身要跑。

我提剑架在他脖子上。

他哭了:「你不是说不杀我吗?」

我笑了:「不杀你,但你不要跑,我们一起住。」

他的眼睛直了,直直地盯着我。

随后,我躺床上,他躺地上。

第三世情劫尚未结束,我和他注定要牵绑在一起。

他想跑也跑不掉。

7

翌日,我把一篮子黄豆,塞苏航怀里。

他满脸疑惑,「姑奶奶,你这是?」

我理直气壮地回了句:「磨豆腐、卖豆腐,养我。」

苏航说他不想当炮灰,不愿意按书中的轨迹活着。

不读书,也不去考状元了。

我也不想当炮灰,所以决定不做豆腐西施了。

反过来,让苏航当,让他来养我。

苏航自然是不愿意的。

不过,瞄了一眼我随身携带的剑之后,就屁股颠颠地抱着篮子跑了。

结果,豆腐没有做成,做成了豆腐花。

时间一长,许多带着孩子的人,都喜欢来买苏航做的豆腐花。

一位大婶经过,停了下来,给孩子买了一碗豆腐花。

然后语重心长地对孩子说:「你看见了吗?他没有好好读书,只能在这里卖豆腐花了。你可不要学他。」

我扑哧一笑。

这话,今天已经听过不少于 10 次了。

这一回,苏航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竟然敢伸手搂住我。

一脸自豪地对孩子说:「哥哥靠卖豆腐花,养活了夫人,哥哥是男子汉大丈夫。」

大婶抱起孩子,飞快地走了。

我转过脸,白了苏航一眼,扬了扬手中的剑,斥责一句:「胆子肥了,对我动手动脚,问过我的剑了吗?」

他却嘻嘻一笑,问:「你知道我在我的那个世界,读的是什么书吗?」

「什么书?」

「心理学专业。」

我又听不懂他说的话了。

罢了,管他读的是什么书,他又考不上状元。

我别过脸,懒得理他。

他却叨叨不断:「读心理学的人,最容易洞悉人性了。

「我早就看出来了,你本性不坏。」

「遇见我就是你的救赎,这辈子就好好跟着我,脱离当炮灰的轨迹吧。」

我一篮子黄豆就塞他怀里:「豆腐花卖光了,赶紧磨豆去。」

「遵命,夫人!」

我的脸微微发烫。

苏航这家伙喊夫人,喊得越来越自然了,一点也不害羞。

我好像也没有那么讨厌他了。

他总是叫嚷着男女平等,却总是挑家里最重的活来做。

他跟什么活都不干的师父不同,跟干活总是偷懒的师弟们也是不同。

就是,他挺特别的。

8

七夕的早上。

苏航捧着一束野花,递到我面前。

「夫人,情人节快乐。」

我不懂。

七夕就是七夕,为何叫情人节。

我接过,嗅了嗅。

真香。

脱口就问:「能吃吗?可以做成菜吗?」

入世久了,我辟谷失效,也得吃五谷杂粮了。

虽然有点麻烦,但人间烟火味倒是不错。

我好像越来越喜欢吃了,总觉得万物皆可吃。

苏航抽了抽嘴角,一脸嫌弃。

「别总是想着吃,好不好?今天过节,我们得有仪式感。」

我白眼一翻,「我们又不是真夫妻。」

他目光黯淡了,沉默了片刻才说:「先不聊这个,今天过节,我们去游山玩水吧。」

我皱眉,「玩啥?不摆摊子卖豆腐花了?」

「不摆了。996 也需要休息。」说完,拉着我就走。

我又听不懂他的话了,996 是啥?

我们在山间,在田野边踩双人自行车。

这世间仅此一辆,是苏航花了两个月时间做成的。

木头做的架子,木头做的轮子,木头做的脚踏板。

脚踩在踏板上,轮子飞速向前,感觉像飞一样。

我问苏航,这是不是新的一种御剑术?御的是木头?

他笑着说,这东西在他的世界很普通,普通得大家准备淘汰它了。

我暗暗吃惊,他的世界人人都懂御木头术?人人都能修仙啊?

我开始觉得,苏航这个人不简单。

也许他只是隐藏了实力,也许他的修仙等级比我还高。

我们停在小溪边,吃干粮。

他张开手掌在我面前晃了晃,随后又握拳。再次张开手掌,一朵小花就出现在他的手掌心了。

「看,我给你变出了一朵花。」

说完,笑着帮我系在头发上。

我惊呼:「你竟然会隔空采花?原来你真的是修仙人。」

他捧腹大笑,说什么这不是修仙术,只是小魔术。

小魔术是什么?更高级别的修仙术吗?

以前,我一直觉得师父是这个世上最厉害的人。

看来,还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9

邻居杨婶生下三胎女儿的当天,就遭到丈夫的痛打。

「生了三个,三个都是女儿。」

「让你生女儿,看我不打死你。」

「老子打死你,再续弦。」

……

我和苏航冲了过去。

苏航把男人拦住,我把倦缩在地上的杨婶扶起。

「你竟然打女人?你还是不是男人?」苏航冲着男人就吼。

这是我头一回见他发脾气。

「妈的,老子打自己的女人,关你什么事?」

「她是属于自己的,不属于谁的人,你没有资格打人。」

「她生不出儿子,我打她,我还有错了?」

「生不出儿子,是你的事情,跟她无关。」

男人愣了,杨婶愣了,我也愣了。

因为苏航在说着一堆我们听不懂的话。

什么 XY 染色体,生男生女跟 XY 有关。

杨婶听不懂,却哭着喊着说苏航是好人。

男人听不懂,烦躁得提起木棍就要打苏航。

我拔剑出鞘,提剑架在男人的脖子上,「打我的男人?问过我的剑了吗?」

男人赶紧扔了木棍,求饶。

杨婶也哭着帮她的男人求饶。

我皱眉,恨杨婶不争气。

苏航更是开口劝说:「杨婶,没有男人,你也能过得好好的。离开他,自己带着女儿过吧。」

杨婶惊恐,「苏航,宁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呢?枉我还以为你是好人。」

男人也附和:「我们夫妻俩感情好好的,你们为何要拆散我们?没天理啊。」

他们两人竟然合着骂我们,骂我们不安好心。

我和苏航气得甩袖离去。

回到家,苏航还愤愤不平。

「我们以后如果生的是女儿,一定要让她好好读书,教育她好好爱护自己。」

「一定要带眼识人,千万不要遇到那种渣男,还要帮他说话。」

我白眼一番,「你前两世都有好几位妾,说得你不渣似的。」

他满脸委屈,「那是书里的原形,不是我本人啊。」

等等,他说的话好像有什么不妥。

我突然醒悟,反驳:「谁要跟你生女儿啊?」

他愣了愣,随后笑了。「刚才又是谁说我是你男人的?」

我的脸发烫了。

「刚才……刚才不是,不是因为情况紧急吗?」

他伸手整理着我的碎发,轻声道:「这是日久生情。」

我心头一颤,小鹿乱撞。

一慌张,就跑了出去。

一晃眼,我在人间已经待了一年。

相处久了,越看苏航越觉得他顺眼。

我也接受了苏航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他说,他是被系统选中的人,得穿书三次,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

我没听懂系统是什么,但是听懂了这是他在这里的最后一世。

我希望他长命百岁,活在这里的时间更长一些。

他却告诉我他只有 10 年命。

书中的苏航,这一世丢了「我」之后,又被公主抛弃了。

最终穷困潦倒,百病缠身而亡。

虽然我们正在努力改变彼此的生活轨迹。

但我还是担心将来的他会病倒。

我决定回天灵山找灵石。

用灵石磨粉给他服用,便能强身健体,百毒不侵。

10

回到天灵山,先经过的就是练功场。

练功场内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

我皱眉,该不是灵珊又要过生辰了吧?

身后传来二师弟颤抖的声音:「大师姐,师父说可以自由练功。所以,所以没有人。」

我转身一看,哦,可以自由选择是否练功?所以,只有他一个人来了?

一向对弟子们严格的师父,是不是糊涂了?

这一次,我没有斥责二师弟,一声不吭准备转身走。

却被他拦住了。

「大师姐,你回来了就不要走了,好吗?」

我疑惑地看着他。

从前,他总是埋怨我对大家太严格。

今天这般又是为何?

「大师姐,天灵山需要你,我们都需要你。」

「大师姐,回来继续带我们吧,像以前一样。」

……

从他的言语中,我得知了天灵山的近况。

因为小师妹的一句,「魔界余党早已不成气候,师兄师姐们没有必要如此辛苦了。」

师父便免去了大家每天练功的要求。

想练就练,不想练就玩。

二师弟坚持劝说大家要继续练功,不能松懈。

但是,没有人听他的。

我叹气,我们天灵山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我也只是叹气而已,不打算干涉。

我好像对天灵山的事不上心了,上心的是拿灵石。

灵石遍布在天灵山的最高峰。

我挖了一块最大最亮,灵气最足的,扛起就准备走。

灵珊却不合时宜地出现了。

「大师姐,你在干什么?」

「不会是偷灵石,送给凡间的狗男人吧?」

我们修练成功的,灵石的作用已经不大。

倒是凡人,灵石赋予的作用可是翻天覆地的。

我懒得理会灵珊,扛着灵石就走。

她却伸手要夺我的灵石。

「天灵山的东西,你休想拿走。」

我瞪眼,「怎么?你以为有本事拦我?」

她缩回手,讥讽一笑:「大师姐,你替我下凡渡劫,还把自己也陷进去了?」

「可怜的大师姐,没有谈过恋爱,随便遇见一个男人就爱上了。哈哈哈……」

她的嘴太臭,我一巴掌就扇过去,让她住了嘴。

她又怒又惊恐,当即吹响了口哨。

这是在向师父求救了。

我不慌不忙地放下灵石,等着。

师父很快就飞过来了。

瞟了我一眼,走到灵珊身旁,担忧地问:「发生什么事了?」

「师父,大师姐回来偷灵石。我好心劝说,她不听,还打我。」

灵珊一边哭,一边添油加醋地说着我的不是。

我的心毫无波澜。

貌似,我现在已经不在乎师父的看法了。

灵珊把我形容得再十恶不赦,师父对我意见再大,也伤不到我了。

终于,灵珊哭完了。

师父板着脸,质问我:「灵念,可有此事?」

我懒散地回一句:「我不是偷,我是回来拿。」

灵珊立即驳我:「只有掌门才有资格拿走天灵山的东西,大师姐,你的行为就是偷。」

哦,掌门啊。

我掏出已经破裂的传世镜,不紧不慢地说:「师父说过,只要我完成了三世渡劫,就把掌门之位传给我。」

传世镜已破损,说明三世渡劫已经完成。

当然,他们不会知道,是我故意把传世镜弄破的。

11

师父和灵珊同时愣了。

良久,缓过神来的灵珊气急败坏地吼。

「大师姐,师父现在还好好的,你竟然就窥视他的掌门之位了?」

我白眼一翻。

谁窥视了?明明是他说要传给我的,生怕我不愿意去渡劫。

「师父,你看大师姐她……」

灵珊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师父打断了。

「为师是说过这话。」

「师父,你不能……」

灵珊还想说些什么,师父抬手阻止了。

师父脸上的表情太深沉,我看不清。

他定定地看着我,说了一句:「灵念,为师会遵守承诺,把掌门之位传给你。你需要灵石,拿去就是了。」

我等的就是他这句话。

再次扛起灵石就走。

却,刚转身,我背后就中了一掌。

我被劈倒在地。

不用猜,我也知道,这一掌,是出自师父之手。

我错愕地望向师父,用眼神询问:为什么?

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你既然已经替灵珊完成了渡劫,留你也无用了。」

灵珊笑着附和:「大师姐回来偷灵石,被师父发现后,竟然要杀师父灭口。结果,被师父反杀了。」

我苦笑。

原来,师父从一开始就不打算把掌门之位传给我。只是为了哄我下凡渡劫而已。

渡劫完成,我没有利用价值了,就要把我杀掉。

我挣扎着爬起来,不甘心地问:「师父,我想知道为什么?」

师父的脸上掠过了一丝愧疚之色,一闪而过。

他没有回应,灵珊回应了。

「大师姐,我就让你死个明白。因为,我要当你的师母了。」说完,搂住师父的脖子,亲了一口。

我顿感恶心。

师父曾经教育我们,要尊师道,敬师德,念师恩。

我们尊师道,念师恩。

他呢?他的师德又何在了?

我不敢相信,我最尊敬的师父会如此堕落。

我冲着他喊:「师父,回头是岸,不要被灵珊骗了。」

他却执迷不悟,再次一掌劈来。

这掌风有十成的功力,这是要致我于死地啊。

我赶紧躲开了。

他很惊讶。

惊讶已经受了伤的我,为何还能躲?

我挺直了腰板,笑了。「师父,你以前送的护身甲,真不错。」

没错,我穿着护身甲,刚才那一掌根本没有伤到我。

我只是装的。

为什么要装?

当然是因为苏航早就给了我剧透。

我早就知道师父已经和灵珊勾搭在一起,在利用我,要取我性命了。

这也是苏航一直不肯让我回天灵山的原因。

师父怒吼:「灵念,你反了?竟然敢骗为师?」

我冷笑:「从你利用我的那一刻起,你就不是我师父了。我为什么不能骗你?」

师父气得额头的青筋都突起了。

扬起手,要再给我一掌。

掌风还没有落下,一群师弟妹们都飞了过来。

身上还带着血,样子很狼狈。

一看见师父,二师弟就急着喊:「师父,魔界的余党杀过来了。我们挡不住了。」

「什么?他们也敢?」师父大吃一惊。

我暗叹了一口气。

该来的还是来了。

苏航说,书的结局是魔界和天灵山的众弟子们打了三天三夜,最终两败俱伤,都灭亡了。

下一秒,魔界的余党也追赶而来,数量是我们的十倍。

12

师父的目光扫向我,「灵念,为师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助为师一起把魔界余党消灭,为师就不再责罚你。」

呵呵,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想骗我?

我没有动。

他身边的人动了。

灵珊迅速掏出砍仙刀架在他脖子上。

天灵山的人全都傻眼了。

「灵珊,你——」师父一脸的痛心,双眼通红。

灵珊却笑得很开心。

「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三年。」

「你们天灵山的人,都沾过我们魔界的鲜血。今天,我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师父的脸都青了。

他万万也没有想到,自己万般宠爱的灵珊,竟然也是魔界余党。

从一开始,就在设计,让他入局。

「你们都受死吧。」随着灵珊一声高喊,魔界余党凶猛地喊着冲过来。不过,冲到一半就灰飞烟灭了。

「这……怎么回事?」灵珊哆嗦地打着冷颤。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是,刚才听见了一声巨响,便有烟气弥漫。

然后,魔界的余党便消失了一大半。

余下的也几乎都受伤了,血肉模糊,倒在地上哀嚎连连。

烟雾迷蒙中,一个熟悉的人影朝我冲过来。

待我看清他的脸,他已经扑入了我怀里。

「让你不要再来天灵山,你为什么还要来呢?」

「呜呜,吓死宝宝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还好,还好我把炸药做出来了。」

苏航扑在我怀里,呛天呼地地哭。

额,这家伙……

周围还有许多师弟妹们看着呢。

还好,下一秒,众人的目光就被师父和灵珊分散去了。

师父趁着灵珊分神,夺了砍仙刀,和她打了起来。

原来,灵珊以前只是封了自己的武力,她并非手无缚鸡之力。

如今,不再隐藏了,和师父打起来,也不分上下。

良久之后,两人双双倒地。

师父一边吐着血,一边红着眼睛问她:「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我差点没有被这句话噎到。

苏航给我作现场解说:「你不是问恋爱脑是什么意思吗?像你师父这种人,就是恋爱脑。」

我伸手扶额,真是没眼看。

灵珊一边吐着血,一边笑,「当然是没有!」

师父死不瞑目。

灵珊也死不瞑目。

我转过身,吩咐师弟妹们清理现场。

惊见一魔界余党,拿着砍仙刀飞扑过来。

距离得太近,我躲不掉了。

「大师姐——」师弟妹们惊呼。

预期的疼痛感没有来袭。

苏航护住了我,帮我挡了这一刀。

师弟妹们迅速把魔界余党拿下了。

「苏航,你撑住,我给你灵石。」

我慌慌张张地要磨灵石,却被他握住了手。

「不用了,太疼了,我撑不住了。」

「不,你不能死。为了我,你也要撑住。」

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

被砍仙刀刺中,仙都会死,何况是凡人?

灵石根本救不了他。

他血流不止,生命正在消逝。

而我,毫无办法。

「夫人,别哭。你长得那么漂亮,要……要笑,别哭。」

「我……我只是回……回去。」

他的手落下,再也没有醒来。

一年后。

我再次站在天灵山的最高峰。

我的大弟子,也就是当年的二师兄,过来向我汇报。

「掌门,山下的三所学堂已经建造完毕,可以开放讲学了。」

我点点头,叮嘱说:「让所有弟子到各村里宣传,适龄的女孩都可以进学堂学习。免收学费。」

「是的,掌门。」

我望向远方。

他在他的世界还好吗?

是否已经遇见了另一个她?是否已经有了可爱的女儿?

我……很想他。

备案号:YXX1jKKJX2ixxxRKMOC9ldw

编辑于 2023-03-21 15:32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编外救世主 ​ 赞同 155 ​ 目录 28 评论

整顿修真界,从我做起

揽芳归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