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多情应是我

所属系列:执手相看:微雨燕双飞

多情应是我

执手相看:微雨燕双飞

大婚当日,清冷夫君一剑刺进我的胸膛。

他杀妻证道,飞升而去。

我神魂归位,修为圆满。

抹了抹唇边溢出的血,我颇为感伤:「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1.

大婚当日,谢长渊一剑刺入我的胸口。

寒光霜色间,衬得他眸光如雪。

鲜血从我唇边涌了出来,我却笑了,看着他说:「你果真舍得杀我。」

谢长渊清冷的眸中闪过一丝涟漪。

他薄唇微抿,似要说些什么。

可还不等他开口,一身洁白如仙的女子站至他的身侧。

「明鸢,你别怪他。」

宋清漪看着我,目光和善,向我解释,「长渊命中有杀妻之劫,可他舍不得动我,只有委屈你了。」

2.

宋清漪是谢长渊的表妹。

如今我才知道,什么叫表哥表妹,天生一对。

兴许是想让我死得明白,宋清漪悲天悯人道:「长渊并非凡俗中人,你不过普通凡人,与他本就不该有交集。」

说罢,她缓缓叹息:「偏你痴恋长渊,如今你死得其所,也算不负此生。」

3.

谢长渊一剑霜寒十四州,杀妻证道,带着宋清漪一道飞升上界。

无人替我收尸。

我躺在地上,往事如走马观花般一一滑过眼前。

4.

救下谢长渊那年,我十七岁。

外出采药时,意外遇见了昏迷在山间的谢长渊。

身量消瘦的少年不知生死,躺在地上,满身血痕,惨烈恐怖。

我动了恻隐之心,吩咐家仆将他救起。

带回家后,日日守在他身侧,等他醒来。

喂药照顾,不假于人手。

擦干他面上的血迹后,我不由一怔。

他生得实在俊秀,像天边的仙人,可望而不可即。

5.

家仆告诉我,我救下的人醒了。

我放下手中的账本,马不停蹄地跑到谢长渊房中。

他伤还未养好,一张白玉般俊秀的容颜苍白如纸。

「是你救了我吗?」

谢长渊狭长的墨眸朝我看来,清淡无比。

6.

大夫告诉我,我救下人的失忆了。

谢长渊眉头微凝,带着几分不知所措:「我只记得,我姓谢,其他的都记不得了。」

「既然如此,不如你就叫谢安吧?」

谢安谢安,平平安安。

谢长渊笑着念了几遍这个名字,显然也很喜欢。

他笑起来的时候狭长的眉眼去了几分清冷,多了几分人间的烟火气。

7.

兴许是没了记忆,谢长渊那段时间格外黏人。

我是救下他的人,又是他第一眼看见的人。

他便格外依赖我。

药铺很忙,偶尔有外人来寻我,我同人说几句话,他便一言不发地坐在窗边。

等我回首找他,湿漉漉的眼中满是委屈。

「你好像忘记我了。」

他抿了抿唇,冲我小声抱怨。

8.

我开了一间药铺,有时忙,便待在店里。

谢长渊替小厮来给我送饭。

见我还在忙,他轻声道:「你先吃饭,我来帮你。」

他进了柜台,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手掌相触之间,谢长渊洁白如玉的耳垂红了大半,连带着脖颈也粉了一片。

我大着胆子问他:「谢安,你当我夫君好不好?」

谢长渊没说话,望着我,忽而一笑:

「傻瓜,哪有女子先说这话的?」

9.

我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一时心花怒放。

恰好有批药材要我去取。

出发前,谢长渊伸手替我理了理袄领。

他十指修长,骨节分明,薄薄的肌肤透着青色。

系好领子,他望着我一笑:「明鸢,我等你回来。」

10.

我一回来,便风尘仆仆地进了谢长渊的院子。

他正坐在窗前,擦拭着我救他时一道带回来的佩剑。

「谢安,我回来啦!」我面上浮了笑意。

听见动静,他回眸看我,眸光清冽。

我心里咯噔一下。

他说:「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11.

谢长渊冲我微微弯身,眉目间清冷矜贵,端的是世家公子的风流仪态。

我呆呆应了一声,心却空了一拍。

我的谢安,好像不见了。

12.

谢长渊记忆恢复,向我致谢后便要离开。

我拦下他:「我救下你前,你浑身都是伤,外边一定有许多仇家。

「待在我这,尚能自保。

「若是你有什么要做的,不妨告诉我,我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谢长渊气息微凝,缓缓道:「我还有一个表妹,名宋清漪,不知道姑娘能否替我找到她。」

13.

我将宋清漪领进了门。

她是谢长渊的表妹,我便也爱屋及乌,时时关照她。

我怜惜她体弱多病,每次喂她吃药前,都会细心地递给她一颗蜜饯。

宋清漪接过手中蜜饯,望着我,柔柔笑了:「明鸢姐姐,你想当我表嫂吗?」

我脸红了大半。

「我瞧表哥,也很喜欢你呢。」宋清漪垂下眸子,令我看不清她眼底的思绪。

她仰头朝我一笑:「你当我表嫂,好不好?」

14.

我自是高兴。

直到那日,我听见宋清漪在房问他:

「长渊哥哥,你本就是历劫而来,仙人曾告诫过你,倘若你要飞升,必定要杀妻证道。

「如今就有一个好人选摆在你面前,长渊哥哥你难道要视而不见吗?」

谢长渊沉默半晌,静谧中,他缓缓道:「她于我有恩。」

宋清漪却冲他凄惨一笑:「谢氏全族,满门血海深仇,你若不成为天上的仙人,如何能报仇雪恨。

「纵使明鸢于你有恩,可她痴恋于你,你还她一场夫妻情分,也算仁至义尽。

「更何况我生有心疾,须灵境中千年的还枯草入药才可治愈」

宋清漪哭得梨花带雨:「你不杀她,还是说,你要我去死?」

15.

门开了一道口子。

我听完全程,悄悄离去。

谢长渊何等敏锐的人,一定听见了我的动静。

我佯装全然不知,笑着问他:「我离开前,你的承诺还作数吗?」

男人雾霭沉沉的眸光定定落在我身上,说出来的话语也变得艰难晦涩:「作数。」

16.

婚期如约举行。

药铺歇了业,挂上「东家有喜」的牌子。

喜房内,宋清漪替我理了理衣裙。

镜中照出我的倒影,她忽然道:「明鸢姐姐今日真美。」

外边锣鼓喧天。

喜娘迎着谢长渊进来。

喜帕挑起的瞬间,我撞进谢长渊的眼底。

他见我红衣盛妆,眸光一怔。

我弯了眼,冲他粲然一笑:「夫君。」

17.

胸口的痛渐渐麻木了起来。

我倒在地上。

视线也变得模糊不清。

隐隐间,就竟看见那道缓缓离去的红衣身影,回了回首。

我用力弯了弯唇角,唇齿一张一合,吐出几个破碎的字眼:

「其实……我愿意的呀。」

18.

雪洒在我面上。

我神魂归位,修为圆满。

谢长渊修的是无情道,我修的却是多情道。

如今又了却一桩情劫,我坐起身,一把抹干净唇边的血渍,叹了口气: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19.

飞升上界后,我刚入洞府,就看见底下服侍的侍女正看着话本,笑得乐不可支。

见我来了,她立刻收起话本,脆生生喊了句:「明嫣仙人。」

我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嘱咐道:「老规矩,若是有什么动静,出关之后告诉我。」

这几百年来,每次情劫一过,我便会闭关几年。

免得遇上我那些刚刚飞升的「前夫」们,闹出什么事端。

我这人极其懂事。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爱过再出现在对方面前,就不礼貌了。

20.

修炼时,光阴不过弹指一瞬,等我出关后,才发现收在我座下的侍女身量也长了些,越发伶俐可爱。

「明嫣仙人!」她甜甜地叫了声,如数家珍地跟我说着这些年闭关的事。

「仙尊来了一趟,知道您在闭关,便让人不许打扰。

「十派宗门大比刚过,是凌华派掌门首徒谢长渊取得了魁首。

「据说那谢长渊是个凡世飞升的天才,他天生剑骨,与凡尘俗世断情绝爱,如今不过几十年,便炼成金丹修为,还生得一副如玉容颜,惹得不少仙子爱慕。」

听到谢长渊的名字,我倒不觉意外。

我那些前夫,个个都是人中龙凤,谢长渊能达到如此高度,也是他自身造化。

侍女掰着手,眸光转了转:「算算日子,也该到我们青云宗做客了。」

我喝着灵茶的手一顿,茶水堵在口中,差点没一口气喷出来。

21.

「对了,还有一桩事。」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侍女拍了拍脑门,「魔尊墨夜最近也从魔界飞升上界,奉上灵石宝物,请碧落堂堂主帮他寻凡间旧爱。」

修真界分堂一宗三堂六派。

虽说碧落堂通晓仙凡魔妖事事不错,可魔界也有自己的手段,何人需要墨夜亲自从魔界不辞辛劳,跑到仙界来寻?

我心头有些不好的预感:「知道墨夜魔尊要找的女子姓谁名谁吗?」

「好像是唤作「明鸢」,真巧,与明嫣仙人您有几分相似呢。」

不巧,正是我历劫时用的名字。

22.

这事说来话长。

墨夜本是我三百年前的情劫,那时我与他,也算是恩爱了一阵。

他是手执万千兵马的罗刹将军,我是他救下的罪臣之女。

可我手拿却是虐文女主剧本,

他白月光命不久矣,需要以天命之人的心头血入药,好巧不巧,那个符合的倒霉蛋就是我。

我虽是去历劫,又不是真去送死。

被捅个窟窿也就罢了,真要去以身献血,那可是散尽满身修为的事。

所以在察觉到墨夜的意图时,我便装着含泪咽了气,转手捏了个手诀,幻化了个假身便逃之夭夭。

虽然过程颇为惊险,但好在情劫顺利渡过。

只是我没想到,一个已经死了的人,能引得墨夜坠魔不成,甚至不惜上穷碧落下黄泉,都要找到她。

「凡间诸事,按理来说都是十殿阎罗掌管,可墨夜魔尊闯了忘川,也没见着他心上人死后的魂魄,自是转世投胎,应该放弃才是,怎么跑到上界来找人了?」

侍女脸颊鼓鼓:「据说执掌忘川的鬼君告诉他,魔尊要寻的人不在人世,而在天边。」

23.

还不等我多想,洞府前便出现了一道传音镜。

我师尊忘尘一脸肃容:「离镜仙君,似乎要醒了。」

我听闻不由一怔,心中一紧:「徒儿立马过去。」

青云宗供奉着的离镜仙君,有人说他是最接近神阶之人。

这也是青云宗能凌驾六派之上的原因。

上界虽然相比妖界魔界灵气充沛,可奇怪的是千百年来,居然无人能飞升。

离镜真人已沉睡近千年,如今有转醒之意,的确是令人震惊。

我到时,一众峰头堂主皆面容沉沉。

师尊冲我看来,叫了我与我小师妹的名字:「明嫣,明慧,你们随我一同进去。」

后山禁地大开,我与师妹紧跟其后,站在法阵之上。

旋即转眼,又是一番天地。

24.

洞府内瀑布飞流而下,转而一瞬凝结成冰蔓延开来。

连带着开在缝隙里的灵花灵草也被裹了寒霜,一触即碎。

玻璃似的镜面寒意瘆人,映出我的倒影。

我们进来时,躺在白玉床之上的男子缓缓睁眼。

他三千青丝如雪,眸光低垂,面容圣雅高洁,真真是琉璃为肌玉为骨,不似凡人真仙人。

我曾赞谢长渊姿容出众,风采过人。

但与眼前人比起来,不过是个赝品罢了。

就是……好像有点眼熟?

25.

我也不是每次都能平安渡过情劫的。

还记得那世我的情劫,是一名得道高僧。

我则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魔教妖女。

正派魔道,本就水火不容,更何况我的情劫还是一名僧人。

那人定性极深,即便我在寒潭中极尽撩拨,他也能依旧坐怀不乱。

我不愿乱人道心,仔细想想,自认倒霉,拍拍屁股走了。

26.

师尊连忙叩首下拜。

「离镜仙尊!」

我思绪飞散,身边的师妹拉了拉我的衣袖,示意我跟着行礼。

我踌躇片刻,犹豫着开口:「师……师爷?」

洞府内气息寒了一瞬。

离镜缓缓抬眸,面色极淡,眸光轻动,可有可无地应了一声。

见他如此,我心中松了口气。

离镜仙尊何等身份,怎么可能与我一道历劫。

想着我历劫时用的那些撩拨手段,不由老脸一红。

27.

师尊转身冲我吩咐:

「明嫣,你有体质极阴,待在仙尊身边,修为一定大有进益。

「日后便由你来服侍离镜仙尊,若有需要的物什,直接向库房支取便可。」

说罢,又向离镜请示:「这是鄙人收下的首徒,如今已经元婴修为,服侍在仙尊身边,不知可否。」

离镜微微颔首,长如蝶翼的羽睫轻扫,自带一股威压。

男人声如翠玉:「我刚刚苏醒,道心不稳,神魂还未融合,日后不用时常来我身侧。

「若有要事,玉简传音即可。」

离开洞府后,我却忍不住回首。

明慧问我:「怎么了,师姐?」

「没什么,只是没想到离镜仙尊,会是这等神仙风姿。」

我勾唇一笑,隐隐之中,却总觉得有人在窥视着我。

28.

既不用待在离镜身边,我算着凌华派上门的日子,主动去掌事堂接了任务。

修真界常有上神留下的洞天福地开启,分为上、中、下三等,里面遍布天地材宝,每当开启时,各大宗门都会派人去历练一番。

「明嫣师姐,您真要带着外门弟子去秘境吗?」

掌事堂的人微微讶异。

「既是门派弟子,自然该一视同仁,我常年闭关修炼,如今闲暇时,自然要多为宗门做贡献。」

我浅浅一笑。

掌事堂的弟子红着脸将令牌交到我手上。

29.

出发那日,御剑至传送阵前,看着底下那拥挤的人头,我不由一怔。

一个简单的炼气期任务,怎么还有筑基的弟子,不仅如此,还混杂了几个金丹期的。

见我来了,这些弟子纷纷红着脸低下头去。

明慧见我讶异,凑到我身侧,小声道:「师姐你声名在外,既是修真界第一美人,又是师尊收下的首徒,宗门里想一睹你风采的人不知何许。」

「你平日不在宗门,要不就深居简出,如今好不容易带一次任务,自然是令宗门里的弟子们挤破了头,若不是秘境中有等级限制,怕是人就不止这么几个了。」

我转眼看向明慧:「你怎么也一道来了。」

明慧狡黠一笑:「师尊怕师姐你遇见琐事不好处理,于是让我一道跟着来了。」

30.

人都已经来了,我微微颔首,下了飞剑。

耳边传来此起彼伏的:「大师姐……」

我浅笑着应了一声,又将秘境中的规则一一说了,随后将手中的魂灵浮在空中。

「虽说此次只是一个下等秘境,但难保不会有其他事情发生,秘境传送的位置随机,若有不测,一定要捏碎自己的本命魂灵,向我同其他弟子求援。」

看着弟子一一上了法阵,我同明慧捏了个法诀,瞬间便到了洞天秘境开启之地。

刚落定,便听见有人惊呼。

「你们瞧,那是不是十派宗门大比上拿下魁首的谢长渊?」

31.

我瞬间隐匿了气息,戴了轻纱裹面。

在凡间时,我化身的容颜与我真身有七八分相似,虽说谢长渊不一定真认得出来是我,但还是小心为妙。

顺着众人的目光,我也跟着不着痕迹地朝凌华派那边看去。

人群之中,身着青衫的男子面容清冷,身姿飘逸,即便是在一众人之中,也是鹤立鸡群。

而他身侧还跟着一个身着黔彩云衣的女子,不是宋清漪还能是谁。

她浅笑嫣嫣,正在同身边凌华派的弟子说话。

宋清漪虽身有顽疾,又无灵根,但人人都知道她有个天生剑骨的表哥,是凌华派掌门爱徒,自然不会少了她好处。

就这样靠着丹药堆积,她竟也到了筑基之境。

我本来想着去历练的多半是外门弟子,谢长渊这样一飞升便拜入掌门座下的天才,自然不在此类,所以才接下了这个任务。

可是我却忘了一件事,那就是宋清漪患有心疾,而这个秘境之中恰好有还枯草。

只是此物易化,须及时服用才有效果,难怪谢长渊跟宋清漪会跟着一道来。

32.

我目光停在谢长渊身上时,那股被窥视的感觉不由越来越重,隐隐还可以察觉到一丝怒意。

我眉羽轻蹙,觉着实在奇怪。

33.

福地将开,身侧的弟子向我回禀,拔高的声调中隐隐有几分炫耀的意味。

「明嫣师姐,青云宗弟子已全部到齐。」

一时间,所有目光汇集于我。

34.

宋清漪隐隐见着一个瑰丽如仙的身影,以及耳边对那个女子的盛赞。

入门以来向来冷冽清贵的男子眸中,隐隐可见红意。

飞升上界后,谢长渊心冷如冰,可每次听着与那人相似的名字时,却免不了道心不稳。

宋清漪眸光轻转,安慰他:「表哥,鸢姐姐已经转世投胎,你不必放在心上。」

虽说如此,兴许是女人的直觉,宋清漪的目光还是时不时地朝我投来。

进去之前,宋清漪特地找了青云宗的弟子套近乎:「你们明嫣仙人,也是凡人飞升的吗?」

35.

「我们仙人怎么可能是凡间女子,修真界第一美人听说过没有,那就是我们明嫣真人。」

宋清漪摸着心头的不安,仍不死心:「是吗,兴许是我看着明嫣仙人与我凡间时的密友明鸢相似,明嫣仙人真没有下凡历劫过吗?」

弟子挺了挺胸,有荣与焉:「这位仙子,你想多了,区区凡夫俗子,如何能见我们明嫣仙人一眼?」

见那弟子对我极为推崇,宋清漪不得不跟着笑笑,说了几句恭维话。

我看她神色,多半是打消了心头疑虑。

想想也是,何人会想到谢长渊于凡间杀妻证道的俗世妻,居然是修真界声名赫赫的明嫣仙人。

36.

谢长渊没有再朝我这边看来。

他身姿清冷,站在最前端,领着凌华派的人一道进了秘境。

我心底松了口气。

等看着门下弟子尽数进了法阵,便也跟着踏了进去。

刚入秘境,混乱中,便有一只大掌将我牢牢抓住。

37.

我一时不察,强行被拉离了明慧身侧。

天旋地转间,便进了秘境。

魔尊墨夜捏着我的下颔,面色冷戾。

他看向我,冷呵一声:「明鸢姑娘,明嫣仙人。」

「你连名字,都要骗我?」

38.

我实在没想到在暗中窥视我的那人居然是墨夜。

更不知道他何时发现我的身份,宋清漪的话语又听见了多少。

墨夜黑眸沉沉,浑身上下魔气四溢,更衬得那张本就阴鸷的容颜越发戾气十足。

我尴尬极了,替自己狡辩:「可能历劫时,仙凡有别,说话便带了些口音。」

这理由找得实在是好。

可惜墨夜不信。

39.

他浑身上下魔气滋长,一身玄色衣裙,眉目如墨,令人不敢逼视。

「无妨,如今寿元漫长,你若有心,有的是时间补偿我。」

说着便伸手将我揽住,我拿出法器,旋即转身:「魔尊这是什么意思?」

「自然是继续在凡间未完成的礼数。」墨夜定定看着我,「你我已过三书六聘,是拜过天地、行过大礼的夫妻。

「如今就差最后一步。」

我心头有些不好的预感。

墨夜一字一句道:「入洞房。」

40.

我如同当头棒喝。

「此事万万不可!」

我连连摆手。

见他凑近,我不动声色地拉开了距离,从须弥芥中拿出法器。

往事如烟,若不拒绝清楚。

若是那些人一个个找上门来,我只有一个人,怎么够分?

41.

可墨夜没有动作。

他垂下眸,凑到我身侧,软了气息:

「是我错了。

「明嫣,跟我一道回魔界,好不好?

「我保证,再也不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

42.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墨夜,你既贵为魔尊,又何必拘泥凡间情事。」

「你说得如此好听,岂不是心里还在惦记着那个天生剑骨的小子?」墨夜见我不应,墨眸浮出一片怒色,「我刚刚可是听清楚了,你与他在凡间,是不是还有一段情?」

43.

谢长渊不知何时从青树后走了出来,一张清俊面容苍白如纸,目光极淡:

「原来真是你。

「所以,你便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你的真实身份,因为我于你而言,不过也是一场命数?」

我头大如斗,不明白谢长渊怎么也会出现在这里。

墨夜冷笑一声,冲着谢长渊道:「来得正好。

「你就是勾引她的那个小狐狸精?

「今日就让我来好好教训教训你。」

好一派……正房风范。

44.

墨夜出手极快,毫不客气。

谢长渊不愧为天生剑骨,即便是与墨夜交手,几个回合来也未落下风。

但墨夜将近太虚修为,若不是洞天福地里有限制,恐怕谢长渊最后还不是他的对手。

我趁着他俩交手,悄悄……溜了。

45.

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带着弟子从秘境中历练完回宗门后,谢长渊便带着凌华派的弟子来了。

美名其曰:「切磋交流。」

墨夜自然不甘下风,带着仙宝法器上门,说要与青云宗共议「仙魔大事」。

46.

我虽日日躲在我的洞府,却也不是个事。

抓出空隙,谢长渊便出现在我身前,用一种格外复杂的眼光看我:

「明嫣。」

47.

恰巧离镜仙尊传音,说他神魂已稳,即日便可去他身旁修炼。

望着镜中幻化出来的影像,我心头微动。

我指着镜子残存的影像。

心一狠道:「看见没,那才是我的心上人。

「你们,不过是他的替身而已。」

48.

女人不狠,地位不稳!

此话一出,墨夜与谢长渊皆是面色一变。

他们都是天之骄子,如何受得了被人当替身的气?

见两人眸底神色暗沉不定,我终于松了口气。

这下总算该知难而退。

我心头美滋滋的,收起东西就准备回自己洞府。

一垂首。

镜中离镜神姿高贵,长袖如云,正静静望着我。

糟糕,传音还没结束!

49.

我借着宗门琐事,在洞府中赖了几日。

直至离镜仙尊那边一派风平浪静,才敢小心翼翼地上门侍奉。

入了洞府,他坐在寒玉床间,双腿屈膝,眉目平和。

「拿去。」玉简缓缓飞至空中。

我接过玉简,用识海一翻,居然是上古秘籍。

离镜虽说为人高贵冷淡,但对人是真的好。

天地材宝,法术秘籍,随随便便就丢了出来。

我心里坚定了要抱上这颗大腿的决心:「谢谢师……仙尊!」

离镜淡淡望我一眼:「既然有心,便好好修炼,不要与无关之人多做纠缠。」

这话……怎么觉得有些怪怪的。

50.

我如同醍醐灌顶:「定然是那些人打搅了您修炼。」

离镜居然也不可置否。

我拿着鸡毛当令箭,找到师尊苦口婆心地劝说。

没想到第二日师尊向离镜汇报宗门事务时,特地提一嘴:「进来门内多繁杂,可是叨扰了你?」

离镜却只是望了我一眼,淡淡应了。

他可真是个好仙呀!

51.

我心生雀跃,离去时面上都带着笑意。

没想到刚出内门,便看着宋清漪在等我。

她浅笑晏晏地拦住我去路。

我眸光淡淡,步履不停,径直从她头上御剑飞去。

「明鸢姐姐,你还在怪我吗?」

52.

宋清漪面色微变,楚楚可怜道:

「若你早与我们说明你的身份,当初又何如会闹出那些事端。

「你本是修仙之人,自然知道一剑于你而言不算什么,何苦弄得我与表哥愧疚不安?」

我不由勾唇一笑:

「难道就因为我神识强大,你们的那点痛,我便要心无芥蒂地受了?」

这话实在好笑,于凡间,我也是一片真心对待他们。

如今就因为我修为强大,身份高贵,便该对之前事情毫不计较?

53.

宋清漪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小声道:「可你怎么能这样伤害表哥,表哥飞升之后,便勤学苦练,到处找法子,就是为了将你复活。

「你这样,怎么对得起表哥对你的一番真心?」

我眉梢轻扬:「那可惜了,这样杀妻证道的真心,还是留给你享受吧吧。」

宋清漪忽然惊呼一声:「表哥,你怎么在这?」

谢长渊不知道何时解了隐匿身形的法术,现出真身。

我有些厌烦,都筑基了,还搞这些争风吃醋的小手段。

我自是知道谢长渊在附近,方才那番话,也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54.

谢长渊看着我。

他一步步向我走来,席地而跪。

宋清漪眼中的得意一点点灭了,她不可置信地看向谢长渊:

「表哥,是她欺骗我们在先,她对你的好,不过是装出来想要利用你历劫罢了!

「你为何还看不清她的真面目?」

谢长渊却对她的话理也不理,只是看着我。

他轻轻道:「明鸢,我后悔了。」

55.

「迟了。」我收回眸光,「一世情,一世缘,我们之间的因果,早已于凡世间了结,望谢仙君自重。」

我御剑而去。

将两人抛在身后。

56.

修真界流传起我一脚踏两船的秘闻。

不用多想,便是宋清漪那厮搞出来的。

我烦不胜烦,跑到离镜洞府中躲清静。

他本就修为高深,得他指点,我的修为也是一跃千里。

慢慢地,便发现那眉目淡漠冷寂的模样,与我历情劫时的僧人一模一样。

57.

我魂不守舍回了洞府。

忽然一阵魔气袭来。

是墨夜。

墨夜冷冷道:「明嫣,我给过你机会选择,可你日日待在别的男人身边,我只能出此下策。」

一股威压行至,墨夜脸色一变,唇间流出一行黑血。

是离镜的神识。

他不用出手,已让墨夜溃败至此。

墨夜眼中魔气冲天,却还是执着地看我。

「明嫣,跟我走。」

已然是入了情障的模,「我虽然在凡间负了你,但你同样也利用我渡劫而去,我心无怨言,如今只想与你重新开始。」

我微微一笑:「那有谁说过,情劫不能有好结局吗?」

说到底,落得这样的结局,都是他们自己选的。

墨夜身子一僵,渐渐颓败下去,不再多言。

58.

离镜如玉身姿渐渐显出,他淡淡看我,转身离去。

我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我叫住他:「仙尊,您在凡间历过劫吗?

「我当年历劫之时,遇见一名僧人,与您有几分相似呢。」

离镜眉目微低:「你历劫几番轮回,竟将每个人都记得这么清楚。」

「他不一样。」

喜欢是真喜欢,不然也不至于放弃百年修为,含泪走了。

59.

离镜白玉似的耳垂染上一抹薄红,身姿却如同仙人,飘然离去。

我忙不迭地跟在他身后,颇为自恋地想。

那离镜现在对我这么好,其实是不是当初也对我有些意思?

60.

算算日子,又要到历劫的时候。

离镜不见我,我便在他洞府前传音。

「仙尊,弟子要去凡间历劫,怕是这些日子不能侍奉在仙尊身边。」

见没有回应,我便要转身离开。

「增进修为,也有别的办法,不需历情劫。」

洞府大开,离镜神色淡漠,「你是极阴之体,我极阳之躯,阴阳调好,乃是正道。」

还有这等好事?

我略略犹豫:「这样,算不算欺师灭祖?」

难得地,我看见离镜神仙似的面容,黑了一瞬。

61.

我与离镜合籍大典之日,青云宗一派喜气洋洋。

谢长渊同凌华派掌门一道来贺。

他清瘦了许多,一双眸子静静看向离镜。

离镜眉目轻抬,淡漠高贵,显然未将谢长渊放在眼中。

他转眸,看向我:「明嫣真人……恭贺……你新婚之喜。」

临行前。他将游历时取得的护心鳞片交至我手中:「我不在你身边,有它替我护你周全。」

谢长渊薄唇微弯,笑着望我。

笑着笑着,眼睛便红了,踉跄着,忽然喷出一口鲜血。

是心头血。

他杀妻证道的道心,终究是碎了。

62.

翌日,宋清漪找上门来。

我本不欲见她,令座下侍女将她打发走。

离镜顺了顺我的墨发:「有因有果,你便去了却这一桩事吧。」

我还是见了宋清漪。

她看见我,遥遥向我施了一礼:「明嫣仙人。」

我淡然不语。

「我知道你恨我。」

她没等我开口,或许也并不需要我开口,只想找我倾诉。

「可是原本我才是与表哥定下婚约的那人。」宋清漪目光怨毒,「你痴恋表哥,占了我的位置,落得那般下场,也是你咎由自取。

「更何况你不也同样是历劫而来,利用了我和表哥,又有何脸面责怪我们?

「说到底,你装着仙风道骨的模样,不过是个抢占别人男人的贱女人!」

她眼眶红了:「如今表哥身死道消,你总算满意了?」

63.

我淡淡道:「若你有意嫁给谢长渊,我也会决不多言,可你愿意吗?」

宋清漪面上笑意僵住,面色一点点灰败下来。

她自是不愿。

即便宋清漪爱慕谢长渊,又如何舍得自己的性命,更不用说,谢长渊能飞升上界,她也可跟着不费吹灰之力坐享其成。

放下唾手可得的仙人生涯,让她去死?

宋清漪怎么可能愿意。

我看着宋清漪癫狂的模样。

请人将她送回了青云派。

64.

可如今谢长渊身死道陨,她又无根基,不过被丹药强行堆积起来的修为罢了。

日日看着自己容颜老去,可身边的人却一如往昔正值俊秀。

这比令她死还要难受。

宋清漪仙元到头那一刻,颤颤巍巍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其实以她的气运,能够飞升上界,已经是常人难求之事。

既然已经飞升上界,何必执着于情爱小事。

倒不如提升修为,专注眼前。

可惜她囿于往事,固步自封。

这是她是缘法,也是她的孽障。

65.

又是一年历劫之时,我掐着手指算着日子。

离镜白发如瀑,垂在我眼前,指间翻过一页古籍。

我撑着下巴问他:「当初历劫之时,你究竟有没有对我动心过。」

「差一点。」

他淡淡道。

差一点,差一点什么?差一点动心,还是差一点没动心?

「差一点,就破了戒。」

66.

离镜成了记忆中的白玉僧。

我冲他嫣然一笑。

他反手握住我的掌间,我们并肩而行。

是呀,谁说情劫,不能有好结局?

(全文完)

备案号:YXX14RRzp53CYYYJb8NiMmJy

编辑于 2023-02-16 16:47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反派他一心求和 ​ 赞同 564 ​ 目录 19 评论

执手相看:微雨燕双飞

雪花麋鹿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