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妇仇者联盟:海王的覆灭

所属系列:战斗吧,年轻的公主们!

妇仇者联盟:海王的覆灭

战斗吧,年轻的公主们!

我被人打了。

打我的人,是我男朋友的女朋友们。

是的,「女朋友们」。

我一怒之下展开调查,却越查越惊心:渣男竟同时交了三十多个女朋友!

为了复仇,我成立了「妇仇者联盟」。

号召被欺骗的女孩子们联合起来……

撕碎渣男,让他无路可走!

1

我男友是某音上的小网红,唱跳 rap 篮球俱佳,又暖又帅。

最近,在我的帮助下,他参与拍摄了某服装品牌的视频广告。

我决定买一套那个品牌的衣服,支持支持他。

「我们是新兴品牌,年轻人都喜欢,代言人也很帅呢!」

柜员妹子指着手边的小立牌说,立牌上,正是我的男朋友。

这妹子是他粉丝吧?

「谢谢你做了这么多,」我端出了当家主母范儿,「我代他感谢你。」

「你是他什么人?」妹子问。

「女朋友呀!」我很开心,语气中透着一丝小炫耀。

妹子一听脸就绿了。

她不信也正常,毕竟没几个人能跟明星谈恋爱。

我掏出手机,给她看我和男友的合影,「我真是他女朋友……」

「臭不要脸的小三!居然找上门来了!」她冲过来就要打我。

啊哈?

大姐你认错人了吧?

「看寒岳红了,你就贴上来捡现成的了?做梦呢!」她揪着我的衣领就要打。

「说谁是小三呢?来劲了你……」我抓住她的一缕头发,立刻还击。

我俩打得正酣,一个推婴儿车的宝妈指着我骂道:「当小三还这么理直气壮?抽她!」

??

阿姨,这儿有您什么事?您说我小三我就小三了?

狗拱门帘,您全凭一张嘴啊?

要不是看她带着宝宝,我真想给她一个大耳刮子。

「臭三八!寒岳的衣服鞋子都是我给他买的!你给了他什么!」

柜员妹子不依不饶,再次向我扑来。

「啥?寒岳?」不等我辩解,宝妈却揪住柜员妹子的衣领,「你老公叫什么?」

「寒岳!寒冷的寒,岳飞的岳!」柜员妹子指着立牌,「他是我现实中老公!」

「放屁!」宝妈脸都绿了,把柜员妹子推倒在地,于是俩人扭打在一起。

我站在一边看她俩打架,有点无所适从。

……不是,您二老拿的什么剧本?

只听宝妈喊道:「我跟他儿子都三个月了!」

「寒岳的孩子?你说是就是吗?证据呢?」柜员妹子不死心。

「我有亲子鉴定书你要不要看啊?」

我趴在婴儿车前,瞅瞅那个宝宝,五官精致,嗯……

确实跟我男朋友有点像……

我只好给寒岳打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挂了。

「宝宝,我在片场呢,爱你哦,亲亲!」他发来了语音。

「你只爱我一个人吗?」

「不然呢?我只有你一个宝宝哦!乖啦,我忙完了给你打电话。」

我把语音放给还在扭打的两个人听:「你们说的寒岳,是他吧?」

两人瞬间就僵住了。

「我不知道他有老婆孩子,我可以发誓。」我说。

宝妈看了看我,又指着柜员妹子,「那你呢?」

柜员妹子抽抽搭搭:「我跟他在一起五年了……」

我们这才全冷静了下来。

柜员妹子认识寒岳最早,她一边打工,一边扶持寒岳成名。

宝妈是三年多以前跟他好的,怀孕后,寒岳说不能生,他还在上升期。

但宝妈自己生下来了,独自抚养。

寒岳知道后,就说等他功成名就了,再给她和孩子名分。

我最晚,半年前,寒岳来我们电视台做节目,说对我一见钟情……

这个渣男。

三个无辜女孩因为他,人脑袋打成了狗脑袋。

他还在那做着明星梦呢。

2

柜员妹子是原配,宝妈是「小三」。

而我,是小四。

……真是马失前蹄。

我浪迹情场多年,竟然成了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这时,宝妈的电话响了,我一看名字:寒岳。

我示意她按下免提。

「老婆,」我的男朋友温柔地对另一个女人说,「你好吗?儿子乖吗?」

「我不怎么好。」宝妈冷冷地说。

「怎么啦?是不是咱儿子欺负妈妈了?」

「你都一个月都没着家了,什么时候回来?」

寒岳开始撒娇:「我忙着开剧本会呢。你知道,我在拍一个网剧,我这个男主角得全程跟进呀!辛苦老婆了,等我赚钱了给咱家雇保姆!」

柜员妹子越听脸色越白,伸手就要抢电话。

我一把按住了她。

那边,宝妈挂了电话,柜员妹子就接到了寒岳的微信。

语音甜腻腻的:「我的大宝贝今天忙不忙呀?想没想我呀?」

柜员妹子没理他,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见她不接,寒岳直接打了过来,我拿过电话,按下免提。

「大宝贝怎么啦?被店长训话了吗?」

妹子咬着嘴唇开始哆嗦。

「哎呀,真挨欺负啦?快告诉老公,谁欺负我家大宝贝了,老公给你报仇!」

柜员妹子开始小声抽泣。

「宝贝别哭了,我这阵子特别忙,等回头我好好陪陪你。」寒岳贴心地说,「对了,你那个理财到期了吗?能不能把钱打给我应个急?我这边要上个新项目……」

「我没钱!」柜员妹子咬着牙说。

「给你分红呀!你老公我现在如鱼得水,将来钱大把地赚!你就等着当阔太太吧!」

挂了电话,妹子才开始嚎啕大哭:「我要跟他分手!」

「分手?」我一挑眉毛,「他骗了咱们的感情,轻飘飘一个分手就完了?」

下午,寒岳如约到我们电视台录节目。

「老婆,我现在平步青云,马上就要火啦!」

他乐得手舞足蹈,活像一只发情的猴子。

呵。

广告是我给你接的,电视也是我帮你上的。

没我,你哪来这些露脸的机会。

镜头前,寒岳真是又高又帅又暖又甜。

聊到两性关系,他侃侃而谈,说男人对待感情要忠诚,要专一,要透明……

录制结束后,我带他回家,拿出几瓶珍藏的高度数洋酒。

寒岳特别亢奋,一边猛喝酒,一边畅想未来。

没多久,他就烂醉如泥。

3

他睡着后,我开始翻他的背包,却没找到手机。

一定在车里。

果然,在他的车里,我找到了手机。

十二部。

是的,你没看错,我的海王男友,他随身带着十二部手机。

每张都插着手机卡。

寒岳还在昏睡,我用他的指纹解锁手机,一台一台连接电脑,拷贝数据。

我吓得手心全是汗,生怕寒岳爬起来看看我在干嘛。

还好他睡得死沉,做着成名的春秋大梦。

我则紧锣密鼓地,筹划着怎么让他身败名裂。

第二天早晨,寒岳依依不舍地走了。

他走后,我把宝妈叫来,跟我一起研究那些资料。

「好家伙,你这是弄了一宿吧?」她看着一个一个的文档,震惊了。

「确实弄了一宿。」我说,「还没搞完呢,毕竟他同时登录着十二个微信号。」

「……」

我注册了个新的微信。

然后把昨天存下来的通讯录全部加一遍,验证信息:

寒岳小号,请通过。

不一会儿,新号上就加了三百多个好友。

随后,一条「老婆在干嘛,我想你啦」的群发微信,通过新号发了出去。

我们陆续收到了几十条回复。

大部分是「发错人了吧?」「谁是你老婆?」

也有一部分是「老公我也想你了,么么哒!」

「终于不欲擒故纵了?」

「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婆?多久不见我了!」

我数了数,这些自称「寒岳老婆」的女孩加起来,有将近三十多个。

我去!!

十二个微信号。

三十个女朋友。

真是顶尖的时间管理大师啊!

我把她们都拉到一个群,取名「妇仇者联盟」。

我开门见山:「大家好,我是寒岳的其中一个女朋友。」

瞬间,群里炸开了锅。

「——其中一个?这话说得多不要脸?臭小三!」

「——没见过小三打原配的脸还这么嚣张的,你要在我面前我肯定抽你!」

「——你是哪个星球的原配?我才是原配好吗!」

「——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老娘才是原配!」

女孩子们七嘴八舌,很快开始了互相对骂。

有人扛不住,退群了,我赶紧把她拉回来。

「听我说,大家都是受害者。」

这次,我把原配妹子打码的聊天记录、合影还有带日期视频截图发了出来。

「这位应该是原配。」

接着,我又发出给婴儿打了码的一家三口合影。

「这是第二个,孩子都仨月了,渣男却不跟孩子妈妈结婚。」

我又发了我和寒岳的合影,为表诚意,我没有给自己打码。

「这是我。我和寒岳半年前认识的,他刚从我家离开,去剧组拍戏。」

骂战不知不觉停了。

终于,有人发来了新的照片:「我们是三个月前在一起的。」

照片上的寒岳戴着一对兔耳朵,女孩子戴着一只彩虹帽,两个人做着鬼脸嘟着嘴。

寒岳还举着一块小牌子,上面写着:爱我唯一的小祖宗。

真是甜宠到家了。

有第一个人站出来了,后面的人就都有了勇气。

她们陆续把自己和寒岳的合影发了出来。

我捋捋时间线,算算排名,我竟然是第十一个!!

丢人啊盆友们!

我从小考试都没掉出过前十啊!

如今竟然沦落了个第十一!?

和寒岳在一起后,他每个月给我戴三到五顶绿帽子,比我大姨妈来得都勤。

「我现在就去骂死他!」有人愤怒地说。

「不要打草惊蛇。」我说,「咱们得团结一致,把他锤个痛快。」

4

我把姑娘们约在电视台的会议室里。

因为人数众多,名字一时半会记不下来,大家都给自己取了个颜色名代号。

群里一片姹紫嫣红。

先来的是个小姑娘,「姐姐好,」她给我打招呼,「我是群里的小灰,还在上大学。」

「你是最近才被骗的吧?」我问。

小灰都快哭了,「是,这是我第一次谈恋爱,我还以为捡到了宝。」

「哭什么哭!」又有人推门进来,「要让寒岳那个王八蛋哭才对!」

进门的是个短发妹子,英气勃勃的,穿着二次元 lo 裙,手里还拿着一把大刀。

二次元妹子自我介绍说:「我是群里的小红,被骗八个月了!」

她从包里掏出一个横幅,上面血红大字写着「妇仇者联盟」。

小红踩着椅子把横幅挂到了墙上,「霸气吧?」

「到位!」我竖起大拇指。

很快,三十多个女孩都到了,五彩缤纷,各有所长。

看着人越来越多,原配妹子懵了。

「我知道他挺花心,但本以为他再渣也有限,没想到……他竟然骗了这么多人。」

「只当真心喂了狗呗。」宝妈说。

小红撇嘴,「别糟蹋狗了,狗可比他强多了,狗只认一个主人。」

我可真喜欢小红!

角落里的小蓝忽然爆哭起来:「我在工厂拧螺丝的,工资都给他打赏了,他说他红了就会跟我结婚……」

我去,厂妹的血汗钱也骗?

「他说他是公众人物,得隐藏行踪,不能总跟我见面。」小蓝说。

「他说如果被发现,前途就毁了,让我体谅他。」小橙说。

「虽然不常见面,但他从没错过任何一个纪念日,人不到,礼物一定到。」小红说。

「他很细心,连我大姨妈的日期都记得。」小灰说。

「是,」我说,「我但凡是有一点不顺心,他都会哄到我顺心了为止,特别体贴。」

「牛批。」大家纷纷感叹。

同时跟三十多个女孩交往还没露馅,那谁也配叫时间管理大师?

看看,这才是业界典范!

5

「来,我们把证据汇总一下。」我掏出电脑,开始记录。

众人纷纷往群里发各种图片和聊天记录。

我忽然惊叫起来:「这是谁的流产记录?!」

原配轻声说:「我的。」

「我也有。」小黄说。

「他让我吃过紧急避孕药,两次。我有聊天记录。」小橙说。

「我也给他打过胎。」小青举手。

!!!!

寒岳,你戴个套能死吗?

我整理着证据,每个人的都有了,唯独没有小绿的。

她从进门开始就没说过话,举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

「她在录像!」我突然明了,「快把她手机抢下来!」

小红一把抢下了小绿的手机,「果然是在录像。叛徒!」

「你们这些坏人,凑在一起想害我哥哥,你们也配!」小绿终于开始说话了。

「——哥哥就是活菩萨!睡你们是在发福利,你们得了便宜还卖乖?」

「——他长那么好看,睡完还要被你们背叛,你们贱不贱呐?」

「——明明就是炮友关系,还想睡出个青史留名?你们也配?」

???

这咋还有个不开眼的?

「他早晚会明白,只有我是一心一意爱他的!」小绿说。

脑子纯有病吧……

「快看看她给寒岳报信了没有。」我对小红说道。

「还没。」小红握紧手机,「估计是想等这边结束了,拿着视频去邀功呢。」

「删了她的视频,让她退群。」我咬着牙,对小绿说,「你喜欢当脑残粉我管不着,但你如果敢坏了我们的事,我们怎么锤渣男就怎么捶你。」

「我不怕你们!」小绿尖叫道,「你们不能伤害我的宝贝哥哥!」

我翻了个白眼,迅速看了看她的通讯录。

「你叫宋晓阳,在移动大厅上班?你说怎么那么巧,你们经理我认识。他好像认识你爸妈吧?我这就告诉二老,好好管教管教你……」

小绿恶狠狠瞪着我:「无耻!」

我让保安把小绿请出了门。

小绿走没影了,原配妹子才小心翼翼地问:「咱接下来怎么做?」

「先收拾他一顿,解解恨。」我说。

「打他?就咱们吗?」小黄说,「能打过吗?」

「能打过吗?」我噗得笑了出来,「咱们三十多个女孩,还打不过他一个?」

小红也笑了:「他不得被咱们打『死』……」

6

我们计划来个沉浸式捉奸。

当晚,寒岳在我家睡得昏天暗地,砸门声响起的时候,他还在打呼噜。

我悄悄打开门,原配妹子带着七八个壮汉,问我:「姐……现在打吗?」

「好家伙,你哪儿来这么多人?」我懵了。

「我哥是省拳击队的。」原配妹子依然气呼呼的,「他说要带人帮我出出气。」

「行。」我点点头,「把门关紧再打,别让这家伙跑了。」

几个人关好防盗门,又把里面那层木门也锁好,这才撒开欢演戏。

「好你个小狐狸精!」原配妹子瞬间入戏,「敢勾引我老公!看我不打死你!」

「——就是!敢勾引我妹夫,我打死你!」

几个人同仇敌忾,追着我往屋里跑。

一路上,我塞给他们扫把、棒球棒等工具。

我边跑边喊:「醒醒啊老公!救命啊!有人要打我!」

寒岳迷迷糊糊从床上坐起来,「干嘛啊……」

他话还没说全,迎面兜头就是一棍子,「让你对不起我姐!」

还没等寒岳看清这人是谁,又一拳打来:「我妹妹也是你能欺负的?」

原配妹子真情实感地哭了:「寒岳!你竟然骗了我这么久,亏我那么相信你!」

寒岳被打蒙了,揉揉眼睛:「媳妇……你咋来了?」

「媳妇?」我怒了,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

「你不是说你单身吗?」说着,我又扇去一巴掌,「你让我以后怎么做人?」

寒岳终于明白过来,他抱着脑袋口不择言:「倩倩,我是真的爱你的!」

对面的壮汉却一脚踹过来,「当我妹的面,还撩骚呢!」

寒岳抬头,想看看这人的「妹妹」到底是谁。

另外一巴掌就扇过来,「把我姐糟蹋得挺爽啊?看我不打死你!」

没待寒岳分清到底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几个人围起来把他好一顿胖揍。

硬生生地收拾了半个多小时!

可能终于解恨了,原配妹子才宣布跟寒岳一刀两断,带着「哥哥弟弟」们匆匆散去。

「倩倩,」寒岳脸都肿了,口齿有点不清楚,「我错了,你给我一次机会,我是真的爱你……」

我扭头看他:「真的吗?」

他立刻举起手:「我发誓!」

「那好,」我表现得很大度,「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宝宝你最好了!」寒岳大喜过望,抱着我开始撒娇。

我做足了戏,给他涂药水给他擦伤口。

必须让他快点恢复啊,我心想,还得打下一顿呢!

7

寒岳恢复期间,我去小绿,就是宋晓阳的单位转了一圈。

我故意在宋晓阳眼前转来转去,还跟朋友打听这些员工平时表现怎么样。

——她们一般什么情况下会被开除呀?

——叫你领导去我们电视台做个专访好不好?

我边说,边笑嘻嘻地看向宋晓阳。

如果宋晓阳的眼睛能发射子弹,想必我此刻已经成了一个筛子。

告别小绿之后,我接到小红的微信:「他今晚来我家。」

这个寒岳,真是死性不改,伤还没好利索呢,就又去别人家撩骚。

这次,我带上了小蓝的工友两位,小灰的发小一名,还有我自己的表弟一个。

小红给我留了门。

当晚,寒岳刚打算跟她亲热,我就破门而入。

「你又出轨了!」我红着眼,「寒岳!你上周才刚跟我保证过!」

「倩倩……你怎么来了。」

寒岳刚想解释,小红捡起床边的高跟鞋,就向寒岳的脑袋砸去。

「她是谁!你不是说就爱我一个吗?」

寒岳脑袋顿时起了个大包,「我确实就爱你一个呀。」

「你说啥?」我佯装恼怒,向寒岳挥去一个大嘴巴子,「你明明爱的只有我!」

寒岳摸摸脸颊,左右为难:「我……我……」

「姐,别跟他废话!」

我表弟练跆拳道的,最近手痒,正缺一个陪练。

几个男孩一拥而上,嘴里乱七八糟地念叨着脏话,对着寒岳又是一顿胖揍。

我也没闲着,又踢又打。

「你怎么跟我保证的?你发的誓味儿还没散干净呢,又出来招花惹草……」

小红扑过来咬寒岳的胳膊:「王八蛋!骗我的青春骗我的钱,去死吧!」

小蓝的工友憨厚实在,打人都兢兢业业,生怕揍得不狠小蓝不高兴。

一开始寒岳还喊几句,后来只能护着脸,不敢说话了。

但我和小红怎么可能让他如意?

我让我弟抓住寒岳的手,我和小红专门照着脸揍。

到最后,寒岳连哼哼的力气都没有了。

「怎么办?」小红问我。

「让他滚!」我说。

小红点点头,把寒岳赶出了家门。

秋风瑟瑟,寒岳只穿一条内裤,就在街上游荡。

四周的人们对着他指指点点。

寒岳一会捂捂裤裆,一会捂捂脸,羞愧不已。

8

很快,「寒岳裸奔」的视频就上了热搜。

可谁知,他不但没有因此社死,反而更火了!!

「什么世道啊!」小红很愤怒,「他这咋还因祸得福了呢?」

「她干的。」我往群里发了一张名片,「寒岳新勾搭的富婆,给他投拍了个网剧。」

台里宣传口的同事告诉我,寒岳的新网剧就要上线了。

而「寒岳裸奔」则被包装成了一桩「有预谋的策划活动,目的是给网剧做营销。」

不光如此,他们还要举办一个新片发布会造势。

行啊,造势。

那我就让你们更热闹一点。

我从同事那里弄到了发布会的邀请函,带着鸭舌帽,乔装出席。

当天,等各家媒体把长枪短炮都架起来,寒岳上场了。

他的身后,就是金主富婆。

富婆五十出头,眼里全是对寒岳的「喜爱」。

可那是一种把玩的眼神,仿佛寒岳不是她的男人,而只是她手里的一样摆件。

镜头刚对准寒岳,「妇仇者联盟」的姑娘们就从门外蜂拥而入。

看到进来这么多他的「女朋友」,寒岳当场就吓麻了。

「姐,」我提醒同事,「告诉摄像小哥哥,端稳了机器。等会儿有一出好戏,准爆!」

我边说,边从兜里掏出一个无线话筒,递给小紫。

小紫,就是宝妈。

「寒先生,」小紫清清嗓子,「我今天是想来问问,你什么时候给你儿子一个名分?」

「还有这个!」原配妹子又从会场一侧冲出来,她拿着一张单据给媒体拍照,「我为你打过两次胎!」

「你这么糟蹋女孩子,你的粉丝们知道吗?」小红也来了,她把紧急避孕药的单据丢在了寒岳脸上。

小蓝则拿着手机怼向镜头,「你连厂妹的血汗钱都坑,王八蛋!」

手机上是小蓝和寒岳的转帐记录。

闪光灯噼噼啪啪地闪,富婆急了,吩咐工作人员进行清场。

我忙从角落里站了出来,带着一摞打印好的证据。

寒岳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疯了,扑上来要撕碎我。

「你要是不能杀人灭口,就堵不住我的嘴!」我躲到了大花篮后面。

保安冲上来抓我,我冷笑一声,「这么大的影视公司,打算包庇演员吗?」

各家媒体平台本来只是为了赚个车马费,但一瞧有「劲爆新闻」,全来了精神。

有人推开保安,「孩子多可怜啊,你让人家伸个冤怎么了?」

「就是,你拦着不让人说话,寒岳是心虚吗?」

哈哈,看热闹不嫌事大,谁会关心一个小网红的死活?

富婆只好挥挥手,让保安先退后。

当着镜头,寒岳当然不敢真的打我,他只能一直狡辩:「我是冤枉的,这些人是对家派来害我的!」

他想过去关人家的摄像机和话筒,都被人家礼貌地推开了。

我把那些证据递到了各家媒体面前。

聊天记录、转账记录、打赏记录、人工流产记录……

还有三十多个姑娘的名单。

谁是他给过承诺的女朋友,谁是他求过婚的未婚妻,谁是他刚开始追的目标,谁给他生过孩子,哪个被他骗过钱,哪个因为他而身无分文……

清清楚楚,无一错漏。

「这就是你们要力捧的新人,一个人渣中的人渣,一个拿女性当玩物的混蛋,寒岳!」

我一锤定音。

正当我以为要寒岳就要被捶死之时,突然,远处传来一个声音。

「她胡说!!寒岳哥哥是无辜的!」

哟呵,居然是小绿——宋晓阳。

这个不开眼的脑残粉。

「是她们处心积虑要睡我哥哥,睡了哥哥还不知足!」

蔫头耷脑的寒岳一看支持他的人来了,立刻来了精神。

他走过去搂住了小绿,戏精附体。

「对!我就这么一个女朋友,其他的人跟我无关!」

我偏头看富婆,她抱着胳膊,表情震怒。

小绿开始哭诉,说我们怎么欺负她,怎么威胁她,怎么不让她维护寒岳。

正当我想辙的时候,宝妈干脆把婴儿车推了出来,「这就是寒岳的亲生儿子!」

看见孩子,寒岳更急了,他一脚踹开婴儿车,「你说是我的就是我的?谁知道你在外面跟谁生的野种!!」

「混账!」宝妈气得浑身发抖,扑上去就挠寒岳。

婴儿车差点被他们折腾翻了,孩子开始哇哇大哭。

我扶住婴儿车,「你连亲生儿子都不认吗?!」

寒岳一边扭打,一边回嘴:「谁能证明这是我儿子?」

「科学能证明!你个人渣!」我掏出一张亲子鉴定证书。

寒岳看都不看,一把撕掉,然后和小绿两个人把宝妈按在地上打。

小橙小灰上去帮忙,三个女生也没打过这一对发疯的狗男女。

孩子哭,大人闹,会场成了菜市场。

鸡飞狗跳。

保安终于把我们拽开,一个记者举着话筒问我:「你们最终诉求是什么呢?」

「我们只想要公道。」我说,「这种人渣如果能成为公众人物,我觉得恶心!」

富婆皱着眉头,只好示意发布会赶紧结束。

当晚,「妇仇者联盟手撕渣男」上了热搜。

寒岳新上线的网剧,瞬间被平台下架。

听说他面对的是投资方的巨额索赔。

很快,小红传来消息:寒岳的跑车被变卖还债啦。

小橙传来消息:寒岳住的高级公寓被富婆姐姐收回啦。

我通过电视台的关系打探到:富婆从寒岳的传媒公司撤资了。

小橙是会计,我问她:「寒岳自己的公司,有没有可能出现税务问题?」

小橙想了想,「应该会有,他问过我逃税做假账的事。」

如果偷税漏税罪名成立,至少要罚他一笔。

他本就债务缠身,再雪上加霜,够他喝一壶。

9

群里的妹子们,一个个地跟寒岳断绝了来往。

剩下十来个还没来得及拉黑他的,纷纷传说,寒岳找她们要钱。

是啊,之前他被几十个个女孩供养,现在只剩下了宋晓阳一个,他当然不够花。

「居然还有脸管我们要钱!」妹子们都很愤怒。

「我就是去救助流浪狗,也不会给那个渣男的!」

我当然也被寒岳要钱了。

但寒岳对我可没有对别人那么温柔。

那天,他打来电话,简单直接地要挟我:「杨倩倩,给我二十万。」

「凭什么?我疯了?」我笑了。

「我知道是你害的我!」寒岳吼道,「都怪你,我一无所有了!」

「不给。」我十分警惕,开了免提,用另一部手机开始录音。

「那你就别怪我无情了……」寒岳说,「我手里可有你的照片。」

「什么照片?」我懵了。

「你洗澡的照片——你不怕我把它放到网上吗?」

我一下子坐了起来,「寒岳,你什么时候偷拍的我!?」

「好几个 G 呢。」说着,寒岳从微信上,给我发来数张照片。

都是我的裸照……

这个混蛋!他之前在我的家里装了监控!!

他真的连个人都算不上!

「我没那么多钱。」我最后妥协了,「五万。」

「一口价,十万,不能再少了,我缺钱花。」

我只好转了十万块钱给寒岳,备注里写上「敲诈的钱,花着不烫手吗」。

寒岳无视了我这条备注。

他拿了钱后,高高兴兴地租了个房子,带着宋晓阳搬过去了。

我本以为花钱消灾,息事宁人。

谁知几天后,台里宣传口的小姐姐给我打电话。

「倩倩!你快来二院急诊!」

「啥事啊姐?需要带人带设备吗?」

「不是不是,你前男友跟女朋友打架进医院了,我让你来看热闹!」

小姐姐的语气里,透着明显的幸灾乐祸。

「女朋友?哪个?」我问,他可有三十多个女朋友呢。

「那个脑残粉呀!」

小绿?宋晓阳!

10

我连忙通知「妇仇者」们,一起上医院!

走廊里,几个护士边偷笑,边对着寒岳指指点点。

台里的姐姐说:「我正在医院做节目,刚好遇上寒岳,听说他跟女朋友打架了,女的伤了,眼睛差点被利器戳瞎了。寒岳更惨——命根子断了。」

「???????」

「因为啥?」

「肯定又是寒岳招花惹草了呗!」

小橙掏出手机就开始直播,直播间的标题取得丧心病狂:

「昔日网红今成太监,无敌渣男恶有恶报。」

二三十个女孩在急诊室吵吵闹闹,护士长直接过来赶人。

我赶紧抓住她问:「请问寒岳的伤怎么样了?」

护士长瞄了我一眼,「你是家属吗?」

「我是他前女友,」我实话实说,「算半个家属吗?」

「双侧睾丸碎裂,可能要切除。」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得我眼泪都出来了。

好家伙,这意思是,真太监了?

看我们笑得这么开心,护士长大为不解:「这是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吗……」

不多久,警察叔叔也来了。

同事姐姐说,是医院报的警,毕竟这俩人伤得都很重。

见警察来了,我也顺便去报了个警。

年轻的警察拿着执法记录仪对准我,「报警打请 110,我在处理案件。」

我指着他笔录单上的名字,「就这个寒岳,他敲诈我。」

警察一愣。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敲诈勒索罪,是指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警官,我说得对吗?」

「……」

「数额较大是以 1000 元至 3000 元为起点。是这样吗?」

「……」

「寒岳敲诈了我十万块钱!」我说,「他威胁我,不给钱就要把我的私密照公布天下。」

警官的表情变了,让我跟他去派出所。

11

群里的女孩子不放心,来了好几个人到派出所找我。

追问之下,我才知道,她们也被寒岳敲诈了,金额共计数百万!

寒岳在每个人的家里,都装了摄像头!

他甚至要挟说,要把女孩们的视频卖到黄色网站!!

这个混蛋!!

派出所因此忙翻了天。

医院里躺着的那两个人,肯定是逃不过法律的铁锤了。

一个蠢,一个坏,都要付出代价。

过了一段时间,寒岳和宋晓阳都勉强能出院了。

寒岳涉嫌敲诈、诈骗、殴打他人致轻伤,被刑事拘留。

宋晓阳因殴打他人致重伤,被刑事拘留。

看着这两个人双手带着手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怂样子,我心里好解恨。

小红看着远去的警车,「结束了吗?」

「还没完。」我说,「他还没有死彻底。」

我把所有的证据一条一条编好,打了码编了号,写了个长文发微博。

并且艾特了相关演艺协会、寒岳有可能合作的经纪公司,还有影视公司。

姑娘们开始疯狂转发。

寒岳的人气很高,像宋晓阳这样的脑残粉大有人在。

很快,就有大批的寒岳粉丝来微博骂我,各种脏话不绝于耳。

我没有回应任何一条质疑我的话。

我在等。

12

很快,警情通报出来了。

我转发了那条微博,并且把之前骂我的人都艾特了一遍。

看看你们的好哥哥!!

涉嫌诈骗、敲诈,还殴打他人致伤,被刑事拘留。

怎么样?还给他喊冤吗?

蠢货!

怕不怕下一个就是你自己?

寒岳火速被各大平台封杀,作品全部下架。

至此,寒岳的事业、前途、声誉,统统毁掉了。

这是他坑害几十个女孩的代价。

我和小红小橙小紫等十几个人,一起去拘留所看了寒岳。

「杨倩倩!你好狠的心!」寒岳看到我就疯了。

「几十个女孩的青春和财产,一个无辜的宝宝,你居然有脸说我狠心?」我冷冷看着他,「你父母没教育好你,自有人教育你!」

寒岳一张原本很好看的脸扭曲变形,他恨不得杀了我。

「路是你自己走的。你骗钱骗色糟蹋女性,活该!」

「你变成太监,就是老天爷给你的报应!」小红咬牙切齿地说,「看你还敢糟蹋女孩子!」

寒岳咒骂着,又要扑来,再一次被警察小哥哥强行按下。

小红忍无可忍朝寒岳竖了个中指。

年轻的警察小哥哥帮我们开门,轻声说:「都要好好生活,他耽误了你们一阵子,可千万别被他坑了一辈子。」

直筒子脾气的小红眼圈马上红了。

宝妈深呼吸一口,眼泪跟着下来了。

「你后悔了吗?」小红问她,「毕竟孩子还那么小。」

「不后悔!」她立刻回答,「我宁可我儿子没爹,也不要这么个渣男给他当爹。」

小橙点头,「我们以后都会帮忙的。」

大家纷纷说:「对,我们都是孩子的干妈!」

13

从拘留所出来,我联系了隔壁部门的法制节目,用两周的时间做了一期专题。

标题就叫:警惕,时间管理大师的骗局!

我写了文案脚本,提供了各种证据,群里的妹子们都自愿出镜。

节目引起了不小的社会反响。

节目里所有人的脸和声音都是经过处理的,但我怎么会让寒岳隐身呢?

我们注册了一堆小号,上微博豆瓣各种爆料。

说这个节目里的男主角,就是前段时间闹得满城风雨的那个「网红寒岳」。

于是,寒岳以另外一种身份,成了「最佳男主角」。

他这次是彻底火了。

也是彻彻底底社死了。

「他早晚会刑满释放的,你不怕他报复你吗?」小红问我。

「报复我?那我就再让他进去一次!怕他我还是杨倩倩吗?」

怕了渣男,就是给他更多机会伤害更多的女孩子。

我绝不!

去死吧,渣男!

(全文完)

备案号:YX018x5llXvJvVw72

发布于 2022-04-22 13:23 · 禁止转载

您的会员即将到期

还剩 2 天到期,最低 9/月续费免费参与千场课程

立即续费

点击查看下一节

姐姐的骨灰:湾区渣男的覆灭 ​ 赞同 7 ​ 目录 3 评论

分享

战斗吧,年轻的公主们!

喵喵喜欢星星拌饭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