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1网恋奔现遇富婆

所属系列:鱼叔江湖:千金背后的神秘故事

网恋奔现遇富婆

鱼叔江湖:千金背后的神秘故事

今天讲讲我大学同学老严网恋奔现遇到的神奇故事。

老严是我大学同学,他当时睡我下铺,我们还是一个足球队的,他长相酷似小罗纳尔多,就是那种貌似忠厚,其实一肚子花花肠子的人。

他特别喜欢搞网恋,尤其喜欢那种速度感,就是不管天涯海角,只要女人对他稍微表示一些好感,他就能当天坐火车过去奔现这种。

他筹措路费的方式嘛,也跟网恋一样简单粗暴。

他有一次,让我假冒学校老师,给他父亲打电话,谎称他得了阑尾炎,要开刀,然后让家长赶紧汇 5000 块钱来,他要用这个钱去宜宾见女网友。

我当时还担心,你说我这么一个追求进步的三好学生(我还是入党积极分子呢),可别露馅了,搞得身败名裂啊!

他跟我拍着胸脯保证,说他父亲根本不管他,而且忙得要死,绝对不会来,让我一百个放心。

我还是不放心,觉得我一正经人,怎么能和你搞这种坑蒙拐骗的事情呢,这绝对不行!

他最后发下毒誓,说他爹要是来了,他喊我爹!

然后第二天,他爹就来了――我当时赶紧给老严打电话,让他赶紧回来,另外恭喜他多了个爹……

嗯,就是这个老严,后来也干了一件特别露脸的事情。

老严不光是个情圣,还是个铁杆球迷,有一年我忘了什么比赛了,反正在北京工体举行,老严就旷课去看球。

因为我们学校比较偏,过去要转好多辆车,折腾来折腾去,估计回来宿舍都锁门了,于是老严就跟我宣布:兄弟们啊,哥们今晚上有约,就不回来陪你们住了。

我说:啊,老严啊,你可要注意啊,别像上次一样让人家搞个仙人跳啊,我们还得给你送钱去!

他一脸正气:不可能!劳资全身上下就放 50 块钱,她还能给我割了肾!

他看完球,就去了工体那边的酒吧,因为他听别人说,这酒吧里全都是寂寞少妇啥的,一约一个准!

他大喇喇坐过去,使劲喊服务员,让服务员给他上一瓶二锅头!

服务员脸都绿了:哥,咱们这里暂时不供应这个,要不然您先看看酒水单。

老严一脸鄙视:连羁绊二锅头都没有,还敢开饭馆!

然后他看了看酒水单,就开始挠头,说:啊,那你先过去吧!我先等等人,待会儿一起点!

其实他等个屁的人啊,他裤兜里就 50 块,随便买杯酒,他明天只能走三十里路回学校了。

他就想,失算,失算,当时要是多带点儿钱就好了,起码带个 80 块啊!这可咋个办啊?

然后过了一会儿,一个打扮得很性感的女人坐在他身旁,黑丝酥胸红嘴唇,叼着一颗烟,看了他一眼,看得他差点儿出溜桌子底下去。

老严当时想:完蛋,完蛋啊,这肯定是个鸡啊!

他都要绝望了:可是我的钱不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咋办咋办咋办办?!

然后这个时髦女郎就叫来服务生,要了二杯酒,推给老严一杯。

老严摇摇头:我不渴。

他想:不能让她看出来我没钱,我要保持作为男人的尊严!

女郎就笑了,笑得此起彼伏。

老严就想:要不然问问她,给她 50 来一发中不中?

后来女郎就跟他聊了起来,她还挺懂足球,跟他讨论起来皇马、曼联,还有他最喜欢的曼城,老严来劲儿了,一杯接一杯喝起来,然后海聊。

聊了二、三个小时,女郎说困了,就让老严扶着她休息。

老严就扶着她走,走到了一个很气派的国际大酒店,女郎让他等等,然后去开了一间房,带着老严上去了。

老严偷偷看了看酒店价钱,心想:完蛋,看来这次要割肾了!我可要坚持住,我死都不能去啊!

然后女郎招招手,他就像小狗一样欢乐滴跑过去了。

他想:就看这女郎的模样,割两个肾都值咧!

到了酒店,两人冲洗完毕,云雨了上半场,下半场,加时赛,续加时赛,点球大战。

女郎特别满意。

老严也特别满意。

他想:爸爸还没睡过那么好的酒店和女人,割一个肾也值了。

但是想了想,又有些害怕了,想着明天怎么给钱啊,总不能真割肾啊?

要不然跟家里要钱,找什么理由啊,说自己给女同学搞大肚子了?可是不行啊,那他母亲能高兴死,搞不好要让他直接退学结婚,早点儿抱孙子啊!

思来想去,他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正午了,女郎早就不在了。

老严伸头一看,自己腰上有一个血红的印子,他脑子里嗡一声,想:完蛋,真给劳资割了肾了!

再仔细一看,原来是口红印子!

他才松了一口气,再摸摸钱包,发现钱包被人打开了。

他吓死了,想着:完蛋,看来给劳资那 50 块钱拿走了,这回真要走回去了!

没想到,钱包鼓鼓囊囊的,非但那 50 没少,还多了 2000 块。

老严想了半天才明白:原来那女人把劳资当成鸭了!

我们笑了半个月。

现在想起来,还忍不住笑出了猪叫声。

不过老严的结局,就比较凄惨了,而且非常神秘,这也是让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也一起讲讲吧。

这是我大学退学之前的事情。

那个暑假,几个人都没回家,闲着无聊,说干脆骑车去全国旅行吧。说是全国骑行,其实到了河南地界,就再也骑不动了,匆忙从国道上下来,想赶紧找个村子投宿。

那时候是傍晚,我们都饿疯了,但是那地方在荒郊野外,全是乱坟岗子,什么都找不到,最后好歹在一个山沟沟里遇到了一个村子,却发现整个村子黑漆漆的,没有一户有亮光,也没有一户有人,而且连声狗叫都没有,整个村子泛着一股死气。

当时老严过去看了看,看见门楣上有几道刀痕,顿时脸色大变,死活把我们推了出来,让我们马上走,马上走!

虽然不知道他因为什么,但是这村子看着就邪乎,我们也挺害怕,就继续往前走。

又往前骑了十几里路,总算见到了点儿亮光,找了一户看着殷实的人家投宿,问起我们遇到的那个村子人,那人却脸色大变,问我们有没有进去?

我们赶紧说,没有,没有!

那人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一下,说我们真是命大啊,要是真进去了,那估计就出不来喽!

我们当然要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人感慨着:「那里啊,是我们这边出名的鬼村,别说人,连只野狗都不敢进去!」

我们赶紧问:「他们村子怎么了?莫非是得了麻风病?」

那人叹息道:「这事情说起来,还真是作孽呀!」

他说,前面那个村子,本叫做秀才村。之所以叫秀才村,是因为那里风水好。从明朝开始,每一代都要出几个秀才,真是家家殷实,人丁兴旺。

谁知道哪,后来村子里出了一个泼皮,叫做袁三。这袁三整天坑蒙拐骗,不学无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得了怪病,浑身起了碗口大的脓包,疼得整天满地打滚。

这时候路过了一个算命的瞎子,那瞎子懂周易之术,当时给他算了算,说让他出门向东,直奔太行山,到了山上后,一直往上跑,摔倒后,抓在手里的一根草,直接生吞进嘴巴里,就能解你的毒。

这袁三开始时不信,将这瞎子大骂一顿,后来疼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就趁晚上跑到了太行山上,摔倒后摸了一把草,硬捏着鼻子吞进肚子里。

结果没想到,过了一会儿,觉得身上的脓包没那么疼了,眼睛也能睁开了。左右一看,就看见前面一个山洞中金光灿灿,一只白狐坐在洞中吞红丹。

他起了个心眼,伏在草丛中,一直等那狐仙走了,悄悄摸到洞里,才发现那洞中堆的全是金子。

这袁三本是平时泼蛮惯了,当时鬼迷心窍了,不仅将狐仙洞里的金子尽数拿去,还放火烧了狐仙洞,连夜卷着金银跑掉了。

你想呀,这狐仙看到了,可还了得,遍寻袁三不着,便施展法术,让挨着山洞的一家人连遭横祸,一家八口,全部死绝了。

这家人死绝后,还不算完,这村子中还是老出事,一会儿东家出事,一会儿西家出事,村里人没办法,还是过去求那个老瞎子。

老瞎子又算了一卦,叹息一声,说天意难违呀,那狐仙洞中本住着狐仙第三十七代子孙,皆是诚心修仙之灵物,被这一把火尽数烧死了。

眼下这狐仙震怒,上告了天庭,宁愿毁了千年道行,也要让你们秀才村偿命!眼下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们了,这村子已经成了「鬼村」,不能再住了,你们还是赶紧迁走吧。

这封门的意思是,有狐仙要将这村子封门绝户,这个村子中男人娶不得媳妇、女人也生不出孩子,一直到这个村子全部死绝。如果有人违背了这点,要娶妻生子,那这家必然会连遭横祸,一直到家中死绝。

这户主人说,这个消息一传出来,谁还敢嫁过去,村子里的人也都商量着要迁出去,结果村头第一户人家不信邪,偏在外村吹吹打打迎娶了一家姑娘,结果姑娘还没过门七天,家中几人就全死得干干净净,最后那个姑娘也站在那把太师椅上,悬梁自尽了。

他说,你们是外乡人,有所不知,俺们这里的风俗,要是家中横死了人,就在门楣上用菜刀砍一个豁口,你去看看,那里哪户人家门楣上,没有个两三刀豁口,那地方邪得紧!

我们这才理解,为何老严当时看了看门楣,就脸色大变,让我们赶紧退出来,原来还有这样一个说法。

第二天一早,我们几个人就撺掇老严带我们去鬼村探险。

大家问清楚了地方,一路骑着车子,很快到了狐仙洞。

狐仙洞就在村旁一座小山上,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古山洞,山洞外被人用白粉画了一个个圆圈,洞口有一人多高,里面放着一个泥塑的狐仙像,已经剥落了,地上插着些旧香头,香案上摆着一些糕饼、猪头,早已发黑变质了。

刚靠近洞口,就闻到一股浓重的腥臊味,古洞往外渗着寒气,阴森森的,洞口堆着好多新掏出来的沙土,沙土中还夹杂着许多骨头。

我往后退了一步,说:「我怎么看着这里像个狼窝,兄弟们,赶紧抄家伙!」

大家就地扎了几个火把,点着了,几个人小心走进洞中。

走不了多远,那洞就开阔起来,将火把左右一照,才发现这狐仙洞原来是一个大溶洞。洞中有不少奇形怪状的钟乳石,被火把一照,闪闪发光,就像是进入了传说中的藏宝秘洞。

走到尽头,我发现溶洞里又出现了一个深坑,这坑明显是后来开凿的,洞外堆了一大堆沙石,沙石上满是各种形状的骨骸,这些骨骸和沙石夹杂在一起,仿佛已经成为了一体。

正低头看着,就听见老严叫了声:「看看!」

回过头一看,他正对着一块大石头发呆。那石头上雕了一个图案,那石头不知道有多少年了,石壁都剥落了,但是还能隐约看出,那图案是一只黑糊糊的小兽,状如一只狐狸,却又像人一样,端坐在大石头上,爪子摇了个紫色铃铛,仰望着天空。

看着这幅画,也觉得有些古怪,又说不出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呢,就像是你看到狐狸做出了人的表情,也会大吃一惊。

但是老严一向沉稳,为什么会表现得如此惊慌失措?

正奇怪,老严却从脖子上解下一个挂件,给我看。

那挂件沉甸甸的,入手微凉,一股寒意顺着指尖往上蹿。我开始以为是玉质,反复摸了摸,才知道不对,这竟是一块沉香雕像,这沉香不知道传了多少代人,已被摩挲得玉化了,摸起来就像是一块古玉。

我曾见过传了三代的老核桃,那核桃被人盘了不知道多少年,人体精血进入核桃,已经玉化成了石状,不过这玉化的沉香木还是第一次见。

沉香在古代被称为「一片万金」,非常珍贵。首先只有几十年的老香树才可能形成沉香,从结香到成熟又要好多年,沉香成熟后,上品又是少之又少,所以上品天然沉香几乎为无价之宝。

像这个挂件,虽不大,但是体重色润,闻起来还有一股深远的幽香,我虽然不知道价钱,估计着也要和同体积的钻石差不多价钱了。

不过更让我震惊的,却是这挂件上雕刻的头像。

这挂件上雕的竟然是一只巨大的狐狸,那狐狸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仰天拜月,看起来倒像是一个成道的高人。

我猛然一想,这挂件上的古怪物件,却和那石壁上的东西有七分相似。

我也暗暗称奇,这两者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吗?

这时候就有同学说,这有什么,这石头上雕的东西,什么都有,他老家闽南那边还都时兴戴狐狸挂件呢!

我说:「那不一样,闽南那边有供狐仙的风俗,据说狐仙能带来财运、桃花运,我看你成天想媳妇,倒是应该戴一个。」

再用火把照了照,发现那石像后面是一个石洞,不仅大,还很深。里面竖了几根木头,做成了一个极简单的梯子,踩着木梯下去,发现底下又是两个大洞,阴森森的,不知道通向哪里,我们犹豫了一下,到底没敢进去。

后来,老严一个人举着火把进去了好一会儿。

我们都以为他出了什么事,在那拼命喊他,好一会儿他才灰着脸钻出来,说那洞太邪乎,走到半道上,就看见里面摞了厚厚一层人骨头,还有巴掌大的毒蝎子,他没敢往里走,赶紧回来了。

不过对于这个山洞的其他细节,不管我们怎么问他,他都铁青着脸再也不说话了。

从山洞出来后,我们就匆匆离开了这里,把几家自行车卖给了废品站,买了张票回了北京。

后来没多久,我就退学了,退学前和老严喝酒,喝到半夜时又提到这件事,他说这狐仙洞其实是处隐藏在大山深处的古墓,绝不会是狼窝。

你们看见石壁上用白粉画的圆圈了吧,那就是防狼的。狼性多疑,看见白圈圈以为是圈套,就不敢进洞了。

也许因为地震,也许因为山体滑坡,山上裂开了一个口子,露出了里面的殉葬坑,被盗墓贼给发现了,你们看那石洞中到处都是骸骨,就是修墓时人殉骸骨。

估计是盗墓贼怕消息泄露,就买通了泼皮袁三,在狐仙洞中装神弄鬼,散布谣言,那洞中的腥臊味,都是被人做出来的。

也许是凑巧,也许是盗墓贼杀人灭口,这狐仙杀人的谣言越传越盛,终于整个村子都迁走了,盗墓贼也趁机偷偷将古墓中的财宝运走,这个盗洞也荒废了。

这个说话倒是合情合理,我也没多想,就这么过去了。

再后来,我就漂在北京,几年后听说老严走了狗屎运,和我们大学时的系花结婚了,也去了一个很好的单位。

再后来,有一年,大冬天,我打车路过北京菜市口那边儿,遇到了他老婆。他老婆一脸憔悴,拎着几棵大白菜,匆匆在路上走,寒冬腊月的,穿得很单薄。

我赶紧停下车,让她上来,顺带问起老严的情况。

他老婆却说,她已经和老严离婚好多年了。

她说,老严其实一直不正常,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年到头往河南跑,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浑身一股子腥臊味。

到了后来,他表现得更加极端,开始供奉狐仙,每天盘腿打坐,有时候还学狐狸叫,看人的眼神都毛毛的,感觉不像是正常人。

后来有一天,半夜醒来,发现他在厨房里吃一只活鸡,满脸都是鸡血,眼神狰狞可怖,她马上光着脚跑了出去,第二天就和义无反顾地和老严离婚了。

北风呼呼地挂起来了,吹在脸上生疼生疼的,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就问了一句:「那他现在在哪儿?」

她摇摇头:「不知道……也许还在河南狐狸洞那边吧……」

临走时,她说: 「你要是遇到他,帮我跟他带句话:要是他能变回来,我还愿意跟他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