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2你逃不掉了

所属系列:隐秘之眼 :那些细思极恐的生活故事(已完结)

你逃不掉了

隐秘之眼 :那些细思极恐的生活故事

我总是视奸一位女孩的微博。

说起来有点羞耻,毕竟我这种行为在很多人眼里应该是挺猥琐的。

但我一开始确实没想干嘛,只是在无意中发现那个女孩的。只能说她长得太好看了,完全是我喜欢的款,让我产生了想要了解她的冲动。

第一次看到她的那天我刚下夜班,十二点多买了点夜宵回家,像往常一样百无聊赖地刷着微博同城。

微博的同城功能会自动显示你所在方位附近有定位的微博,而这个定位功能,一般是默认开启的,很少有人会去关掉它。

于是,就像冥冥中注定,我一刷新她的微博就出现了。

我看到的是她和朋友聚餐的合照,两张精致摆拍的食物照片,一张合照一张单人全身照。

照片里她站在餐厅的落地窗前,身穿一条蓝色碎花连衣短裙,调皮地朝镜头比心。

她的腿真白啊,笑容更是笑到了我心里。

我心里有什么被触动了一下,将照片保存原图,再迫不及待点进了她的微博主页,从头到尾将她的微博贪婪地看了个遍。

她叫小可,看起来是个开朗活泼的女孩,除了基本的心情文字和日常吐槽之外,有很多自拍,合照,随拍,打卡照,还有几条自拍的视频。

视频里动起来的她更可爱了,用灵动来形容也不为过。

小可发微博的频率不算特别高,但每一条都很有质量。

我在脑子里开始对这个漂亮姑娘进行着性格侧写,屏幕里的她又可爱了几分。

视奸确实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这种通过一条一条微博去了解一个陌生人,在对方认识你之前,你已经对她的一切都了如指掌的感觉,会上瘾。

我对这个女孩上瘾了,她抓住了我的心。

但最后我没有关注小可,连悄悄关注我都不点。我只是分时间段收藏了她几条点赞评论最多的微博。

收藏是为了防止她改名,多收藏几条不同时间段的微博是为了防止她某天删了其中一两条。

这样我就不会找不到她了。

从那天开始,看小可的微博成了我每天的乐趣之一。

我看到某天她去西餐厅打了卡,某天她和闺蜜去看了刚上映的爱情片,某天她加班到十点才回家,路上遇到胖乎乎的流浪猫……

看这些的时候我都会无意识地笑,我很开心,好像我参与了她的生活。

后来我开始无时无刻去看她的微博,太久不看总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小可经常会发一些秒删或者过几小时就删的即时微博。于是我学会了截图保存。

她的微博虽然仅半年可见,但我乐此不疲。

她成了我点开微博唯一的意义。

随着看小可微博次数变多,我渐渐摸索出了她的生活习惯。

小可应该是附近公司的一个文员,我看过她穿着黑色工作服的自拍。

她每天正常上下班时间朝九晚六,但她应该喜欢睡懒觉,我的截图里已经有好几条她差点迟到的吐槽了。真可爱。

小可还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她单身独居,但下了班总不会安分回家,喜欢时不时和交心好友去聚餐,逛街。

真阳光啊,简直和我这种一下班就回家窝着的零社交废人形成了鲜明反差。

小可也有健身,一周会去三次健身房,每次会先跑步一小时,再做一些力量训练。她很喜欢健身完自拍,穿着运动内衣的她很性感。

我知道她喜欢看韩剧,看动漫,喜欢猫猫狗狗,家里养了几株多肉。

我还知道她爱读书,那些书我都没读过,但看她摘抄的片段就觉得很有深度。

她一定是个有内涵又有趣的女孩,她和我见过的所有女生完全不同。

如果她是我的女朋友就好了。

我没想到她会那么快发现我。

收到她私信的前一秒,我还在反复欣赏她刚发在微博故事里的自拍视频。

看到私信内容时,我手一抖差点将手机甩了出去。

「你为什么老是来看我微博?」

这行字像是一只手掐住了我的气管,我反复点进去确认了几遍是小可的主页,这才小心翼翼呼出了一口气。

她是怎么知道的?

她这么问又是什么意思?反感?惊讶?生气?嫌恶?

这句话没有语气,没有表情,但由于我这种行为确实不算光彩,我在脑海里自动脑补出了一种严厉的质问语气。

我甚至觉得她知道了一切,这种恐慌让我想清空她所有的照片、截图,我不想让她发现我是这样的人。

我匆忙打出了「对不起」三个字,但迟迟没点下发送键。

我呆滞许久,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我想不通她是怎么发现我的。

「你怎么知道?」我也确实这么问了,我不是猥琐的人,我不用怕。

她很快就发了过来,想来也是盯着手机等着。

她说:「微博故事有访客记录啊,我之前就看到过你,这些天你天天第一个来看,我不知道才怪。」

末了还加了一个偷笑的表情。

有戏!她好像并不反感我去看她的微博。

看到她的回应,我心里轻松了很多,也开心了起来。

我日思夜想的女孩,竟然就借着这么一个奇妙的契机搭上了话?

我一定要好好表现自己。

小可每次回复都很快,反而是我因为斟酌语句回的要慢上不少,但看得出她对我没什么反感,也挺健谈的。

我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聊的都是她那些我早就已经烂熟于心的琐事。

但我把自己完全表现成第一次知道的样子,时不时配合着惊叹赞同一下。

「我一开始还以为你是哪个朋友,看来我错了,我朋友里可没你这么有趣的男生。」小可道。

我被她夸的心花怒放,笑都止不住。

待到她说晚安时,我才发现我俩不知不觉已经聊了两个小时。

我恋恋不舍的道了晚安,躺在床上不断翻看着我俩的聊天记录,回味着她回复我的每一句话。

那天我看着她的自拍睡着,做了个美梦。

梦里她在对我笑,牵我的手,抱着我的胳膊,和我亲吻。

梦里她是我的女朋友。

我们顺理成章加了微信。

还没打招呼我就迫不及待的点开她的头像进入朋友圈,可惜是三天可见,我什么都看不到。

她说,微信里新加的客户越来越多,反而没办法畅所欲言,以前的东西又不想删,只能先把朋友圈锁起来。

「还是微博舒服」她感慨道。

「对啊,否则我怎么会发现这么好的你呢?」

我将这句话打了出来,思忖了几秒,还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删掉了。

我永远不会让你知道我的另一面的。

加上微信后,我们每天都会聊天。

头几天只是下班的时候才会聊上几句,但渐渐的我们开始互道早安,互相分享生活的日常,每天聊的话题也越来越多。

聊到兴起时,她还会发几句语音过来。

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能甜进我心里。每一句语音我都要反复听好多遍,听她某个勾人的尾音,可爱的语气,再收藏起来才觉得过瘾。

她对我几乎没有戒心,每天将她的生活事无巨细地展露给我。

我能察觉到她对我的依赖,心里有个疯狂的想法在悸动。

我对她的生活习惯了如指掌,现在又每天都和她聊天,如果我可以更进一步,比如提前搜索定位出她公司或者家的具体位置,制造一些浪漫的偶遇,那说不定……

我越想越兴奋,恨不得马上行动。

但这个做法不好,我还是想和她在正式的约会中见面。

毕竟我现在应该也有这个资格了。

我们的聊天依旧暧昧,我对她思念无比,迫不及待想要和她见面。

她每周三一定会比别的同事晚一个小时下班,因为要进行什么报表的统计和结算,这一天她不会去健身房,也不会有别的约会,下了班一个人回家吃外卖。

于是在认识一个月后的某个周三,我谎称去她公司附近办事,约她下班后出来吃饭。她很快就答应了。

当我开心的跑回家洗漱完毕换了套衣服准备出门时,她却发消息说工作量增加了,要加班,不能和我一起去吃饭了。

她很俏皮地不断和我抱歉,并许诺下次请我吃饭。

我虽然失落但也表示理解。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她有了些变化。

九.

那天过后,小可只字不提见面的事情。

每次我提起约见,她也是顾左右而言他,总会以各种理由推脱拒绝。

我明白了,她不是有事,她只是不想见我。我觉得她大概率只是想和我玩玩。

我忍了一段时间,终于和她摊牌。不知道是不是刚好撞上她来大姨妈,她的反应比我还大。

「我现在只想聊天,见面会让我有压力,顺其自然不行吗?」她说。

「可是我也不想干嘛,只是觉得有空出来喝个东西聊聊天也会挺开心的。」

「我说了不想见!我们认识时间太短了,过段时间该见就见了,非得这么着急干嘛呢?」她质问道。

「我没着急,你别激动。」我有些慌。

「我现在很冷静,最近我不会见你的。」回复飞快弹出。

我手指僵住,大脑飞快转着,试图挽回一下局面。

「况且,谁知道你有什么居心?」

我仿佛看到屏幕那边的她一脸漠然,与平时的她截然不同。

那些美梦随着这句话烟消云散了。

我终究只是躲在手机这边,只能靠偷窥参与她生活的废宅。

从那次崩溃的聊天之后,她没再回复我。

我给她发了无数的消息,从焦急的解释,到低声下气的道歉,中间也夹杂着愤怒和委屈的独白。

她一句都没有回复。

我当她还在气头上,强忍着绝望,假装若无其事地分享有趣的链接给她,像往常一样给她报备我的生活。

但她的头像再也没有浮现红点。

一天,两天,三天,近百条消息泥牛入海,数十通电话渺无音讯,微博也没再更新。

她到底是单纯不想理我,还是出事了?

她像一个无声的黑洞,吞掉了我所有的疑虑和担忧。

只剩那天最后那句话一直回荡在我脑海里,折磨得我快发疯。

我这才意识到,从某种层面上来说,现代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真的是无比脆弱的,几乎全靠一部手机上的社交软件维系。

我能联系到她的来源只有微信和微博。

当这两条路都被堵死,我好像就永远失去她了。

十一

小可消失四天了。

这四天我只能徒劳的给她发着消息,我确信她真的出事了。

我心里其实非常矛盾,我不希望她出事,但也不希望她只是单纯厌恶我而不理我。

哪种可能我都不想发生。可越是这样,我脑海里就越闪过各种可怕可能性。

对了,前段时间她的微博里总是出现一个男的点赞评论来着……该不会?

我一个激灵,点进了她的主页。我好像忽略了什么东西。

那个男的是最近才出现的,虽然小可一次没有回复过,但他一直在死缠烂打。

我也只注意到他评论的近期的微博,但如果他连小可以前的微博也有评论呢?说不定会留下什么信息。

我一直往前翻,小可的照片飞快在我眼前滑过,看的我一阵怅然。

她每条微博的评论数我几乎都能背下来,这一翻我果然有了新的发现。

小可半年前的某条自拍微博里多了一条评论。

我点进评论区,看清内容的瞬间胸口像被人闷锤了一拳。

是那个男的留下的,他说:

「好想见你啊」

十二

看到这评论时我过于激动,一不小心点到了微博顶部。

小可的主页自动刷新。

然后让我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她竟然更新了,只是内容看的我摸不着头脑。

「今天又出来吃东西了,果然我就是抵抗不住美食的诱」

这条微博只编辑了一半,我心里咯噔一下,鬼使神差截了图。

随后下拉刷新,微博果然没了。

此后我又持续刷新了近一个小时,她再也没有更新微博。

我捧着手机不断颤抖,咬牙努力克制着担忧,咬的下颚都有点酸痛。

她为什么好端端的发一条编辑一半的微博又删了?

发错了吗?还是说,她是在向我求救?

联想到那个男的的评论,脑海里有个可怕的想法逐渐成型。

理智告诉我可能性很低,但就是怎么都没法挥散。

我仿佛看到那个男的尾随小可,然后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小可花容失色,无助又惹人怜爱。

我不敢去想后面会发生什么,但担忧还是源源不断侵入四肢百骸,它们在我体内膨胀发酵,变成汹涌的不安。

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一定要找到小可,她正处于危险之中。

那个被我压制下去的想法又冒了芽,随后再也控制不住。

我可以通过她平时定位的各种住址,找到她的家。

我只是想确认她是不是出事而已,也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这不是什么猥琐的行为吧?

对啊,我有正当理由,我要保护她!找到她!找到她!

我微微颤抖着手点开她的微博,点开的刹那,我竟有一丝期待和兴奋。

十三

要找到一个人的地址,说起来很难,但只要有足够的定位信息,还是可以通过各种蛛丝马迹拼凑出来的。

小可没有在微博发过自己家的地址,但却发过一些别的东西。

首先,除了公司定位之外,在她微博里最常出现的几个定位:餐厅、电影院、健身房。

健身房的定位有两处,分别搜索可以看出一处离公司很近,另一处则位于一个繁华的商圈里,在那个商圈附近便是密集的花园式住宅区。

我推测她家的大概方位就在这片住宅区里。

其次,她曾经发过一条微博,是日常自我调侃的,虽然很快就删了,但我却留存了截图。

那条微博的内容是:「今天懒了一天,下楼买饭就当运动了,这么算起来也算走了一公里呢,吃顿炸鸡犒劳自己哈哈。」

我在那个商业圈里找到五家炸鸡店,逐一比对每家店与最近住宅区的距离。

下楼买饭走了一公里,等于说那家炸鸡店离她住的楼只有 500 米左右,而这个商圈周边离住宅楼在 500 米以内的炸鸡店共有两家。

每一家店都对应着一个单独的花园小区。两个小区隔着两条街,而她常去的健身房却刚好位于这两个小区中间……只能从电影院入手了。

但无奈她常去的那家电影院离那两个小区都有一定的距离,提供不了什么有效的定位信息。

我只能往回翻她发过的每一条微博寻找蛛丝马迹,倒很快便让我找到了有用的东西。

那是她在家窗口发的自拍,是我最喜欢的一张自拍。

自拍背景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窗,落地窗外便是繁华的街景。

依稀能在街景角落里看到 XX 大排档几个模糊的 LED 字。

这就是我要找的东西。

十四

通过对那个大排档的比对,我找到了小可家的具体住址,XX 花园 10 号 26 或 27 楼。

XX 花园不同于别处的小区,这里大部分都是精装修的独居公寓,有专门的中介公司代理,用于出租给年轻人的。

而小可就是独身来这城市打拼的,这更让我确定了她就住在这里。

虽然我还不知道她所住的确切房间号,但这已经不是问题了。

两层楼而已,我只要假装是物业挨家挨户敲个门,门一开就什么都知道了。

花园的安保很松垮,我趁着没人注意从保安室顺了一份表格和一支笔,很顺利的来到 10 号楼。

望着眼前的高楼,我吞了吞口水。

其实来的路上,我已经冷静了很多。那个男人找到她的可能性极小,并不是谁都可以像我这么聪明。但万一呢?

只是如果她没出事,我又要怎么和她解释我出现在这里的理由呢。

我缩在楼下阴暗处抽了几根烟,心中天人交战。

此时天色已经不早,我狠狠将烟甩在地上,不管了,既然来了,怎么都得上去看一看。

咚、咚、咚……

还未迈出脚步,背后忽然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响。我浑身一震,整个人贴着墙壁往外看去。

一个妙曼身影很快从拐角处走了出来,我激动地心都快蹦出胸腔。

是小可!我绝对不会认错的!那个我无数次魂牵梦绕的身影,就在我眼前。

小可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回头恰好和我的视线对上。

但兴许是天色太暗她没看清我的样子,她只是一脸漠然地转过头,加快了脚步。

我呆愣在原地,目送她进了 10 号楼。

她没事,太好了!但是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冷淡呢?难道我和她这一个多月的回忆在她眼里就这么不值一提吗?

狂喜过后,悲伤,难过,愤怒便朝心头漫了上来。

我担心得快死了,你却只是不理我而已?

我心中气极,但还是缓步悄悄跟了上去。

沿途的空气隐约带着一丝微甜,真好闻啊,是她的香水吗?

我每天茶饭不思,连头都没洗就赶来了,你有心思化妆出门上班还喷香水?

你要给我一个说法哦,小可。

十五

我走到电梯口时,她已经上去有段时间了,因为电梯正从 26 楼往下降。

我拿不准电梯到底是停在 27 楼还是 26 楼,还是先从 26 楼开始确认吧。

我一边盯着跳动的楼层数,心中万般滋味搅在一起。

理智告诉我这时候应该转身回家,不然出了问题她报了警我根本说不清楚。

但心中却有一股强烈的不甘紧紧按住了我的脚。

她应该对我不会有恶感,我来也只是为了担心她,这都说得通,谁让我联系不上她呢?

电梯正在下行,已经到了 14 楼,楼层数缓慢地往 1 跳动着。

但她刚刚为什么没理我呢?对了,光线太暗没认出来吧。这段时间我们聊得这么开心,我等会儿只要表现的有礼貌一点,说出我对她的关心,说不定她还会觉得感动。

电梯门徐徐打开,我走进电梯里,摁下了 26 楼。

对,我没有恶意,也不想做别的什么,就跟她要一个说法,然后我就回去了,即使她不想理我了,也得和我说清楚啊,这么不明不白算怎么回事呢?

电梯开始往上行,我盯着楼层数,整个人却感觉在往下坠。

要怎么骗她开门呢?她知道我的长相。我要么就把头埋低一点,或者直接用表格挡住脸,说物业有些事情需要确认吧。

电梯经过了 15 楼。

终于要见到你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见面的事我明明道歉了啊,你怎么可以不说一声就消失,你凭什么呢?

电梯在 26 楼停下,电梯门打开。

不过消失也没关系,我这不就……找到你了吗?

我抬头那一刻的表情应该有点吓人,因为门口正站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一脸孤疑且害怕地盯着我。

我勉强朝她笑了笑,快步与她擦肩而过。

没走几步,身后却传来她的声音。

「你来找我姐吗?」

十六

后续的发展有点出乎我意料。

我没有见到小可,但是我却知道了那几天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女孩是小可的表妹,表妹一家刚搬到这个城市不久,自家还有一点装修需要收尾,但又得按时上学,只能来小可这里暂住。

不过这不是小可回复不了我的原因。

真实原因竟然和我之前猜测的一模一样:那个给她点赞的猥琐男找上了门。

一开始那个男的只是在她上班的时候堵她,说喜欢她,要和她处朋友。

小可没有搭理,那男的来纠缠了几次也被她公司其他同事威胁着打发走了。

那男的便再也没有在她公司附近出现过。

本来以为是他知难而退了,没曾想那男的却直接找到了小可家里。

而消失那几天,就是那男的三番五次来小可家门口敲门示爱,搞得她根本不敢去上班,连带着表妹要去上学也提心吊胆的。

小表妹说着这件事的时候小脸煞白,看起来吓得不轻。

我挺可怜这个小姑娘的。刚来到陌生城市就遇到了这种事情。

不过我最最心疼的,还是小可。

是我错怪她了。

难怪她在我提出第一次见面后,就变得有点消沉,想来那段时间她正被那个男的纠缠,自然开心不起来。

而我又偏偏在那种敏感的时间点提出见面……

这么说起来,第一次她其实是答应了的,只是终究被那个男的吓出了阴影吧,所以才鸽了我。

在那么怕的情况下还是先答应了我,真是个善良的女孩啊。

而后续那些日子我迫切想要见面,却不曾想她正遭受着这种折磨煎熬,想到这儿我心中就不断涌起懊悔和难过。

她该有多害怕啊?而我不仅没有帮到她,甚至还揣测她,我真是有毒。

至于那个男的,我听的时候当真是咬牙切齿的,对他恨极。

如果不是他,或许我们早就成功见了面,一切都会有所不同。

如果不是他,我们后来也不会吵架,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如果不是他,她也不会变的这么消沉,这么草木皆兵。

真该死啊,这个杂种。

十七

走之前,表妹说小可已经在里屋睡下了,我时不时还能听到她掀被子的声音。

表妹又说:」表姐最近工作忙,一整天提心吊胆的也很累了,所以回家就睡,但就算睡也睡不踏实,老做噩梦。」

我心疼的不行,加了表妹的微信,告诉她最近有啥事都可以找我我,如果那男的再敢找上门来,我就报警让警察去抓他!

表妹的眼里满是感激,看得出表妹将我当成了小可的男朋友。

我心里暗爽,只是再三嘱咐表妹要照顾好她,便回了家。

回去不久,我收到了小可的消息。

出乎意料的是她没有对我找到她家住址表示很大的反感。

她说其实她没有完全睡着,我和表妹说的话她都听见了。

她说我是个好人,也很感谢我这么担心她。她对前段时间的消失表示了歉意。

过去的事我已经完全不在意了,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我要保护她。

独居女孩一个人在外漂泊打拼,是最容易激起男人保护欲的。

更别提她这么美好,我舍不得让她难过,那种猥琐男到底凭什么?我绝对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了。

我们恢复了日常聊天,她对我的态度明显也比以前更好了。

十八

通过和表妹聊天时的旁敲侧击,我得知小可对我那天自称她男朋友的事情并没有反感。

我欣喜不已,认为当天的冒失行为是赌对了,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出现,确实给了她安全感。

我们的关系有了飞速进展,虽然还是没有见面,但我已经可以理解她了。

任谁遇到这种事情,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消化开解自己,而我应该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从她的只言片语里,我能看出她的后怕,她当时的惊慌无助。她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白兔,我想要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安抚她不要怕。

相比之下,小表妹就显得心大许多。看得出这小女孩胆子挺大的,颇有人小鬼大的机灵劲儿。

她是真把我当成了小可的男朋友,总是时不时和我汇报小可的日常情况让我放心。还经常会调侃我,搞得我哭笑不得。

但这些都让我心中一天比一天安心下来。

那个猥琐男是挺可恨的,但也多亏了他,要不是有他骚扰在前,或许被当成猥琐男的那个人就会是我,而小可也就会彻底反感我了。

不过我是不会对那男的有什么感激之情的,小可的情绪一天天恢复,我巴不得那男的彻底消失,别再来打扰我们才好。

但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的,你越不想发生什么,就越给你来什么。

十九

那天我难得早两小时下班,回到家正琢磨着要吃什么。

小可从晚饭后就没有回复我,应该又是累得睡着了。

自从那件事情过后,她就变得有点嗜睡,有时候晚上聊天总是聊着聊着就睡过去了。

看到小表妹弹我微信语音时我还以为她又来找我「汇报」情况了。

接通后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却传来了小女孩绝望的哭腔。

「哥!你快来救我们!那个男的一直在门外砸门!刚刚还在撬锁,姐姐已经吓的躲进里屋了,我也很怕!你快过来!」

表妹语速飞快,被吓得不轻,而背景音嘈杂无比,间或还夹杂着梆梆响的砸门声。

我整个人直接蹦了起来。

「你别怕!和你姐躲在房间里,我这就过去,你们马上报警!」我一边说着就往门口冲去。

「我们已经报警了!呜呜呜,哥,我们会不会死,他好像快闯进来了!」

「不会的!小妹别怕,你和你姐进房,把门反锁,我很快就到!」

我焦急的安抚着,满脑子都是愤怒和焦急。

「等等哥!你记得带上身份证,警察来了要做笔录……」

我不由得有些佩服这小女孩关键时候的细心,都这种时候了,还不忘了这些细节。

我回头抄起钱包就往外赶,鞋子都没来得及穿好,我只想马上赶到小可那边。

这次和上次不同了,我不用再心虚。

我是以一个男朋友的姿态过去的。

我要将那男的干趴下,保护她!

二十

我赶到时,那个男的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敲了半天门,再三表明自己的身份,小表妹才怯生生将门拉开一条缝。

她满脸都是泪痕,看到是我,眼泪再也没崩住,几乎软倒在了地上。

我将她扶进房里,她反倒懂事的让我坐下,还给我倒了杯水。

「你姐呢?」我最关心的是小可。

「姐在房里休息,她被吓得比我还狠,等她缓一缓吧。」小表妹说着,扯过一张纸巾擦擦眼泪。

小表妹和我说了事情经过。

今天小可本来心情不错,下班回家后,小表妹也开心告诉她自己在学校被老师表扬了。

为了奖励一下小表妹,俩人决定叫个外卖吃。

过了十几分钟,外面有人敲门。

外卖店距离不远,小可以为是外卖到了,直接就走过去开门。

不曾想门外就是那男的,见到小可开门,他兴奋的就要往里闯。

幸亏小可家的门有门链,门只开了半条缝,那男的挤不进来。

小可吓的半死,猛地将那男的手用门撞了几下,待那男的吃痛缩手后,小可才赶紧将门反锁起来。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表妹反应过来时,那男的已经开始在外面疯狂叫嚣砸门了。

而后面便是小可吓得躲进了里屋,表妹无助地给我打了求救电话。

我听得怒火中烧,只恨来的晚了一步,又让那个孙子跑掉了。

我让表妹冷静下来,仔细想想那个男的长相或者声音特征,以便于一会儿给警察做笔录。

「哥,你今晚留下来吧,我们怕!」表妹心有余悸的哀求道。

我摸摸她的脑袋,笑着点点头。

放心吧小表妹,我本来就有这个打算。

二十一

没过多久,门外又有敲门声响起,小表妹立刻站了起来。

「警察来了!警察终于来了!」

这小姑娘似乎完全放松了下来,朝门口跑去,而我多留了个心眼,一把拉住她。

「谁啊?」我问。

「我们是警察,刚刚接到报案说我们辖区内有暴力擅闯民宅的案件发生,所以来了解一下情况。」

门外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看了表妹一样,看她松了口气的表情,这才确认不是那男的躲在门外骗人。

门一开,外面果不其然站着两个警察。

他们详细问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表妹虽然还是有点没缓过来,但还是很懂事的将来龙去脉重新和警察说了一遍。而我作为小可的「男朋友」,又是最快赶到现场的人,自然也配合着做了一些笔录。

警察要了我的身份证做了登记,随后又询问了男子的声音长相,详细做了记录。

「我们回去后会持续跟进调查,也劳烦你们有啥情况随时和我们汇报,这段时间你们外出都要注意安全。」

警察说完便打算告辞,而小表妹也坚持要送两位警察下楼。

这小女孩真是挺乖巧的,果然姐姐的各种美好品质多少也会影响到妹妹身上。

关门前,小表妹嘱咐我等她回来,先别打扰小可。

在得到我的保证后,她才放心的下了楼。

二十二

表妹和警察走后,狭小的屋子顿时空了下来。

我看向里屋,轻轻走到里屋前,不自主握住了门把手。

我太想小可了,特别是我知道她现在很害怕,肯定很需要我的安抚。

但我也就这么想想而已,毕竟我已经确定要留下来,漫漫长夜,多的是机会相处。

我一边想着,开始在客厅踱步,欣赏着小可家里的每一处摆设。

只是让我觉得有些奇怪的是,她养的几盆多肉没有了。

客厅的摆设好像也和她平时自拍里的有些许不同。

餐桌上放着一个烟灰缸,烟灰缸里有几个烟蒂。

她原来也会抽烟?烟瘾还不小,想来是最近压力太大的原因吧。

转了一圈,我觉得有点无聊,干脆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沙发正对着茶几,茶几上是一部掀开的笔记本电脑,屏幕没有屏蔽,正显示着一个微信聊天界面。

是表妹的微信。

此时聊天界面上一条条对话正在不断弹出,对话框有绿色也有白色,是下楼的表妹正和一个叫李哥的人发着微信,消息被同步到了客户端上来了。

我倒也不是故意要看的,就是不小心多看了几眼。

这一看,我却再也移不开目光。

二十三.

聊天框里,李哥发来消息。

「还顺利吗?」李哥问道。

「当然顺利啊!笑死我了,我只不过假哭砸了几下门,编了个故事,他竟然就赶过来了,一点都没察觉,心思果然全在「小可」身上呢!」表妹回复。

没来由的,我心里忽然泛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这一批这是第四个了吧?不错,成功率还行,就是效率还是低了点。」李哥说。

「李哥!四个我已经很尽力了!要是早知道会有人找到这里来,我就不钓着他那么久了。我也没给地址,这都能找来,真是变态……」表妹说着,话里行间老气横秋,没有半丝孩童的影子。

「这其实也表明「人设」是有用的。现在要发展传统下线的难度越来越大,人们都学精了,这种尝试也是为了开拓一下新的路子。」李哥说。

「还是有用的,有了这次经验,下次应该可以加大人员投入的力度了。」表妹回复道。

「对了,电脑上的资料一会儿记得全部删除,这批结束了,所有东西都不能留,我们换个别的地方再弄新的身份继续。」李哥道。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会的!」

一句句对话在我眼前飞快弹出,我的脑子嗡的一声炸开。

我颤抖着扑在笔记本前,将聊天框移到一边,聊天框背后就是桌面,桌面上有序罗列着数十个文件夹。

每个文件夹都用人名标注,我赫然看到了标注了我姓名的文件夹。在我的名字后面还有一个小括号里写着「即将成功」。

我抖着手,点了几次才将文件夹点开。

文件夹里有几张我各种角度的全身照片,都是近两个月才拍的,还有备忘录详细记录了我所有个人信息,包括我的姓名,出生年月,公司地址,银行卡号码等等。

其中还包括对我这人的性格和行事方式三言两语的简要分析。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我是被什么人盯上了吗?为什么小可的电脑里会有这些东西?这些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竟然也有小可文件夹!

我点开了小可的文件夹,里面的内容看的我头皮一麻。

小可的文件夹里还有许多分类好的子文件夹,每个文件夹都标注着过去的详细日期。

我随便点开一个日期,里面是我曾经在小可微博上看到的,一模一样的内容。

我隐约猜到了是什么情况,但我还是不愿意相信。心里有个微弱的声音在告诉我,万一一切都是恶作剧呢?

我有些疯了似的拿出手机进入小可的主页,翻到了对应日期的微博,逐字逐句和文件夹里的内容进行比对。

一模一样,连标点符号都没有错漏。

除此之外,文件夹里还有小可数不清的照片,有一些是已经发过的,还有一些是我都没看过,看来是没到日期还没发的。

其中赫然就有那条那天发了一半秒删的微博,只是日期原本定在半个月后才发。

小可每天发的微博内容,都是早就计划好的。

二十四

「对了,这次因为你是第一批行动的员工,每条鱼先给你 500 奖金,如果以后成功发展为下线,则再有额外奖励。」李哥的信息又来了。

「哇!太慷慨了吧,和你分到一组真的太棒了李哥!」

「你先别急着开心,因为你前两天提前错发了一条微博,本来上面准备扣你钱,被我拦了下来了。你下次真的要注意一点。」

「我就是手滑嘛……看错日期了。」

聊天框里,对话还在继续,我却如坠冰窟。

「还有,27 楼那个女孩没发现不妥吧?别的鱼有发现她吗?」李哥又问。

27 楼?

「放心啦,她那个微博已经注销很久了,我复制了这么久她都没发现,更别提别人了,不过上次我倒真是吓到了,得亏我圆的快,不然可能得被第四条鱼撞见。」表妹回复。

「就是现在在上面那条?」

「对。他来的太突然了。当时第三条鱼就被绑在房里,我正想下去联络你们,迎面就撞上他了。当时都给我吓惨了。看来以后钓鱼不能再发定位了,再遇到这种人变数太大。」表妹说着,还加了一个尴尬的表情。

「嗯,是得注意,不过你确实也很聪明,把他给稳住了。这种人就是这样,色迷心窍,真以为癞蛤蟆能吃上天鹅肉了。」

「嘻嘻,就是不知道他如果发现和自己聊天聊了那么久的人其实完全是我虚构的,他会是什么表情呢。」

小可……是虚构的?我是第四条鱼?第三条鱼又是谁?

四周仿佛安静了下来,我浑身僵住,甚至能感觉到额头的冷汗顺着脸颊滑落。

「李哥,你说我们是不是第一个用这种方法发展下线的传销组织啊?我印象中没看过同行有做过类似的事情。」表妹问道。

「今后不许再提这个词!我们也不是这种组织!我们都只是为了赚更多的钱罢了!这个词我希望你是最后一次在我面前说,如果被别的组员知道了,你就等着被举报吧。到时我都保不了你!」

传销组织,奖金,发展下线,钓鱼……我后脊一凉,寂静忽然褪去,我全明白了!

所以房间的摆设与照片不同;

所以那个女孩根本不是对我冷漠,她从来就不认识我;

所以那天表妹才会那么怕,因为我只要去到 27 楼,这个骗局就一定会穿帮;

可是如果小可是虚构的,那我来的那天房间里传来的动静……难道……

我下意识看向那十几个姓名文件夹。

里面四个文件夹里有成功字样,还有对应日期。

我依次点开,在其中一个文件夹里,发现了那个点赞男的信息还有熟悉的微博 ID。

而他文件夹的日期,恰好就是我第一次来小可家那天。

他就是第三条鱼!那天里屋里是他在挣扎,根本不是小可在睡觉!

这一切都是一个局,而我才是最终的那个猎物!

快跑!我大脑里只剩下这一个声音,但我的身体却动弹不得。

我分明看到,聊天框里又弹出了一句话。

「糟了李哥,我下来的时候电脑好像忘了盖上。」

是表妹发的。

「被他发现了吗?」

「对啊,他应该一直在看呢。嘻嘻。」表妹说。

二十五

「你难道不奇怪,为什么刚刚被骚扰过后,一有人敲门我却立刻确定是警察吗?」

这句话像是在对我说的。

与此同时,我手机也微微一震。

「你还记得你身份证在哪儿吗?」

锁屏上显示是小可发来的微信。

下一秒,她们二人的消息几乎同时弹出,内容是同一句话:

「你逃不掉了。」

我愣了两秒,猛地跑到落地窗前朝下看去。

外面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昏黄的路灯在地面晕开一个个黯淡的光晕。

在最近的一个路灯下站着三个人影。

是表妹和那两个穿着警服的警察。

即使隔着这么远,我依旧看得分明,他们也抬头朝我这个方向看着,脸上带着阴恻恻的笑容。

我背后忽然传来嘎吱一声低响,我回过头,里屋的门正缓缓打开。

□ 芒果

备案号:YX01XLAAWbdGr1Ea

发布于 2020-08-12 16:14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消失的她 ​ 赞同 624 ​ 目录 121 分享

隐秘之眼 :那些细思极恐的生活故事

树乱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