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暗夜烧烤,吃啥补啥

所属系列:阴阳夜市:照见人性的灵异美食之旅

暗夜烧烤,吃啥补啥

阴阳夜市:照见人性的灵异美食之旅

1

夜已深,八香街的巷子里出现一家烧烤摊:暗夜烧烤。

烤炉前的老板穿着破洞牛仔裤,紧身黑 T 恤,绷出团团块块的肌肉,贴头皮的板寸,脖上一条大金链子,耳边一截龙尾刺青。

他就是赵见明要找的奸夫。

赵见明躲在巷口暗处,死捏着烟盒,人都有些颤抖,胳膊肘却不经意擦过隆起的肚腩,心头顿时一阵苦涩。

这位,他打不过。

2

赵见明确定奸夫并不难。

他老婆韩欣,是个洁癖到近乎强迫症的女人。衣服坚持手洗,地板一定跪着擦,饭菜一定自己做。像烧烤这种脏兮兮的吃食,结婚 10 年,她一口都没吃过。

可是这些天,赵见明家里衣服没人洗,地板全是灰,他半夜回家连口热饭都没有。

不仅没饭,老婆见了他也视若无睹,只要孩子一睡着,她便没声没息地溜走。

而且精心打扮,而且浓妆艳抹。

赵见明不得不悄悄跟着她。

连续 7 天,每个夜里她都坐在烤炉边,跟老板有一句没一句地打情骂俏,妩媚地支着下巴,含情脉脉望着他,笑得无比梦幻。

结婚 12 年了,她这媚态,赵见明在梦里都没见过!

拉长的冷脸,无尽的抱怨,防不胜防的咒骂……那才是他老婆,不是吗?

一根积年的老黄瓜,居然能笑出这样的花来?开眼界啊,他赵见明长见识了!

3

赵见明,国字头大公司的商务经理,不是街头干架的莽货。

当离婚已成了必选项,他反倒冷静了下来。

所谓捉奸要在床,他虽然知道奸夫是谁,可韩欣出轨的真凭实据,他没有。他总不能打离婚官司的时候,说老婆每天吃烧烤,所以是过错方吧?

但是,既然她红杏出墙在先,他非得整到她净身出户!孩子想都别想,家产嘛,一分钱也不会给她!

赵见明在车里琢磨了一套套的行动方案。不觉中,街对面的韩欣已经起身,跟老板附耳说了几句,娇俏笑着走远了。赵见明心头一动,待她没了人影,便踱去烧烤摊前,准备探探奸夫的虚实。

「老板,来 50 块钱羊肉串,花毛一体,两瓶啤酒,冰的。」

奸夫闻言,启齿一笑:「头一回来吧?我家不卖羊肉串,也没有花生毛豆。」

「那你卖啥?」

奸夫不语,低头撒调料。旁边有个胖子举着啤酒瓶,倒是哈哈一笑:「哥们你都找到这儿了,咋跟个雏儿似的?暗夜烧烤,烤的就是夜啊!夜!」

五六个男男女女哄笑起来,笑得赵见明暗自咬牙。

奸夫倒是从井里拎出来两瓶啤酒,挂着霜气往他手里一送:「自己找座儿,我按 50 块钱给你烤,保你满意!」

赵见明冷冷一笑:「你知道我想吃什么?」

奸夫不停翻串,烟熏火燎中瞥了他一眼,异常犀利:「不合你的意,我不收钱。」

4

奸夫看着手脚麻利,然而给赵见明的串儿烤了许久。

要不是奸夫高他半个头,赵见明真想踹桌子。他忍了又忍,他要的串儿终于上来了,两根细铁签,分别穿着两个黑乎乎,圆滚滚的东西,看着绝对不是肉,然而也不是蛋。

「这是什么?」赵见明面无表情。

老板微微一笑,金链子在汽油灯下泛着光,「烤眼球。两串 80。你是新顾客,给优惠。」

赵见明胸中冒出一团火,怒道:「你消遣我呢?两串这破玩意儿要 80?」

然而不待他飚完,旁边居然凑过来一圈脑袋,个个盯着那四个黑球,馋得口水吸溜响。

一个萌妹子嚷道:「秦哥!我们多少年没吃过烤眼球了?你咋只给他烤?我也要!」

胖子则干脆伸手:「这位兄弟不懂欣赏黑暗烧烤的精髓,我可以代劳!80 我给,不要优惠!」

然而那只胖手被奸夫一巴掌挥开:「都死开!我给他特别烤的!」

他拇指撇飞瓶盖,给赵见明满上了一杯,面上的表情带着七分同情,三分揶揄:「怎么?大老爷们,连个烤串都不敢吃?」

一群人顿时又哄笑起来。

赵见明顿时有种诡异的烧心感,窝了 7 天的火,登时冲上了脑门。他死瞪着奸夫,操起一根串儿便往嘴里送。

一旁的胖子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的每个细微表情,一边咽口水,一边连声道:「轻点轻点……你得把它全放进嘴里,对!闭上嘴……然后用力咬!哦哦哦……怎么样?爆浆了吧?烫了吧?特香吧?好吃吧?」

赵见明已经说不出话来。

那眼球里面,仿佛藏着一股炙热的岩浆,咬破的那一瞬间,爆满整个口腔,那种奇特的鲜香和滚烫直冲头顶,差点把他灼晕过去!

然后,他开始下意识地咀嚼眼球的肌肉部分,劲道的口感,夹杂着脆骨的爽脆,烧烤的肉香在椒盐孜然的衬托下指数级放大,混合着眼液的鲜香,直把他吃得瞳孔都涣散开来。

除了咀嚼和吞咽,赵见明什么念想都没有。

胖子羡慕地望着他,嘟囔道:「这就是吃出感觉来了!我第一次也这样……」

5

赵见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

他只记得,自己一个接一个吃掉了 4 个眼球……

头顶那盏汽油灯,亮得就像白日里的太阳……

他的手背被水井边的蚊子咬了一串包,出奇的痒,赵见明挠了一路,把那串包挠成了一条血红。

这会儿韩欣已经睡着了,赵见明也不想进屋,于是靠在客厅沙发上,点着了一根烟。

赵见明琢磨着,晚上那个奸夫忙赚钱,显然不是幽会的时候。以后跟踪韩欣不能挑晚上,白天他上班的时间才是重点,捉奸在床就是铁证,离婚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赵见明决定明天去公司安排一下,请个年假啥的,回来再对付屋里那个贱人。

他扔下烟头,又抽出一根,伸出右手去拿打火机,却猛然发现,自己的手指忽然一麻。

他下意识地抬手,顺眼一瞥,登时惊叫了一声!

他的手指,没了!

沿着那串蚊子包连成的红线,他的大半只手掌,没了!

他惊慌地去摸自己消失的手,却陡然发现,自己的左手也起了一串小泡,小泡与小泡之间,连着一丝殷红的线。

红线以下,他的左手手指已经变得透明,灯光下边缘模糊,若隐若现!

赵见明疯了似的跳起来,慌不择路地就要往外跑,然而脚下绊到了茶几又踢倒了什么,整个人往旁边栽倒。

整个世界,顿时一黑。

6

第二天,韩欣送孩子上学,一早没了人影。赵见明悠悠地从沙发上醒来,仿佛做了个噩梦。

他的两只手好好的,手背上的红线也没了。

于是他去冲了个澡,擦干出来,又是一声惊叫。

那红线,从手背挪到了肩头,波浪般的一整圈。

有那么几秒的时间,红线以下,他的整条胳膊仿佛变得透明,进而模糊了轮廓,镜子里的他,扭得像个断臂维纳斯……

赵见明慌得一头扎进冷水里,好一会儿才恢复神智,发现胳膊也还在。

但他再不敢拖着,赶紧去了医院。皮肤科那个女大夫态度不错,解释也尽心,说这水泡不是蚊子包,应该是吃了什么导致的皮肤过敏。赵见明催着大夫给他查过敏原,却连个鸟都没查到。

从医院出来,已经将近黄昏,赵见明有些头晕。昏沉中,脑中一点火花闪过:他以前都好好的,就昨晚吃了四个莫名其妙的眼球,应该就是那个过敏!

靠,不会是奸夫故意阴他吧?

赵见明不禁泛起另一个猜测:若是韩欣早有预谋要害他呢?她晚上出行,就是要引他去那个烧烤摊……

若是奸夫早就知道他是谁……

狗男女,欺人太甚啊!给他戴绿帽不够,还想谋害亲夫?

他赵见明好歹也是个爷们,就卯上那个奸夫了,斗智斗勇,谁怕谁?

7

赵见明走到八香街那个巷子口的时候,天边只剩一抹暗淡的霞光。

奸夫正在摆摊,食客只有赵见明一个。

「你昨天给我吃那个,是什么的眼睛?」赵见明对奸夫没有废话,开门见山。

奸夫今天穿一件迷彩背心,露出上身的半条墨龙,从前胸盘到后背,云深雾绕的,只见鳞爪。

奸夫倒也没遮掩,从食物箱里拿出一个扁匣子,递给赵见明。

里面一层碎冰,上面卧着两排 16 只眼球,乌黑乌黑的。眼球下面连着白花花的筋肉,透着丝丝血红。赵见明强忍着胃里的翻腾,勉强端详着,然而忽然有只眼球骨碌转了一下,他登时惊惧,一把将冰盒甩了出去。

奸夫身手果然好,瞬间飞身扑抢,救回了冰盒。

赵见明惊魂未定:「这眼球——是活的?」

「不鲜活谁吃?你瞎扔啥?我进货都要 200 块!」奸夫肉疼着,面色自然不好,于是嘲笑道,「要是扣地上,赔钱不够,你都得吃了!」

赵见明强忍干呕的冲动:「它……它是什么动物的眼睛?你为什么要给我吃?有什么居心?」

「怎么会是动物?这是夜见草的果子,剥开果壳就是眼球。」

赵见明觉得自己被当成了土鳖,于是没好气道:「什么夜见草?外星生物吗?」

「哦……有可能是外星的……」奸夫放好盒子,回头呵呵一笑,「大家不是常说,吃啥补啥嘛,我昨天看你眼神飘忽,焦距都对不准,应该是眼睛不大好,所以给你补补。」

「放屁!老子眼睛好得很!」

奸夫颇有深意地望着他:「你原来的眼睛,能看见真实的自己吗?」

赵见明顿时被噎住,莫名的,背心滑下一条冷汗。

那奸夫加深了笑容:「现在你眼神没问题了,但是还有一样,你一定得吃!」

话说这小子皮相真是得天独厚,邪气一笑,瞬间勾了人的魂魄。赵见明顿时忘了自己还要跟奸夫勾心斗角,只是呆呆地问道:「吃啥?」

奸夫立刻弯腰,在大箱子里左掏右摸,最后掏出一个红色的塑料袋来,里面还噗噗地跳动着。奸夫把那玩意儿往赵见明眼前一捧,正色道:「你得补心!今天我给你烤嫩心!」

那颗心,大小个头,怎么看都是颗人类的心。

奸夫仿佛知道赵见明的心思,立刻解释道:「玲珑树的果子,素的!」

素的?回家哄你老子吧!

8

赵见明觉得自己魔障了。

明明是奸夫,明明那烤心一看就不是正经玩意儿,他居然愣是给吃了下去。

而且直到他走回家,他都记得那弹牙的口感,那股子焦香鲜辣仿佛凝聚在心尖上,萦怀不绝。

他忘了质问胳膊上的包,还有他和老婆的事……

真是见了鬼了!邪了门了!

赵见明嘴里念叨着,信手拉开家门,然而里面的景象让他愣在原处。

家里再也不是黑乎乎的冰窖,客厅开着暖黄的灯,里屋传来闺女的笑声,厨房甚至飘出饭菜的香气。甚至,饭厅桌上,还放着一个偌大的蛋糕盒。

赵见明猛地想起来,今天是他自己的生日。

韩欣这人……赵见明忽然有些无语。

每年他的生日,她的确记得牢,就算他忙应酬、忙出差回不来,回头她都要给他补过。而且生日这天,她憋死自己都不会冲他发火,这也是老规矩。

连出轨以后这规矩都要坚持?这是一种怎样的强迫症?

赵见明一时五味杂陈,也不知道是该假装啥都没发生,还是上去掀桌子。他默了几秒,在门口干咳了一声,然后径直去了洗手间,锁上门。

镜子里的他,年近 40 的男人,胖了,油腻了,疲惫倦怠的面相,吸气也收不回的肚腩……

当年追韩欣的时候,他好歹也是一清瘦帅哥,虽然比不上那奸夫……妈的!

可他不赌不嫖,工作还算努力,该扛的糟心事都扛了,拿回来的工资也够养家。他是天底下再普通不过的男人,走着大家都在走的人生路。

他只是没了激情,也没了心情。

婚姻,爱情,对赵见明来讲,如今就是一碗白米饭,吃着没味,不吃饿肚子。韩欣的出轨,他的确无比耻辱,然而只要一听见屋里闺女的笑声,他仿佛又可以多忍几天……

他不否认,他需要一个多晚回来都亮着灯,干干净净,齐齐整整,锅里温着饭菜的家。

这个家他待了 12 年,习惯了 12 年,一朝失去,他需要时间适应。

至少,摊牌也别今晚吧……

赵见明这样想着,解开两个衬衫扣擦洗,却发现肩头的红线又没了。他陡然一激灵,干脆把衬衫脱了下来。

那红线,在胸口连成了一道斜杠。

他站在那里,就像个人肉禁止路牌。

赵见明有些呆愣,然而不待他多想,门外忽然传来男人的声音,和韩欣笑在一处。

家里有别人!

那个声音,却是他的声音!

赵见明的心在狂抖,只觉得骨头缝里都在漏风。他像个筛子一般,漏掉了一切,漏得镜子里的人,变作了虚无。

他自己,不见了。

9

韩欣果然出轨了,这事是真的。

出轨的对象,那个奸夫,和赵见明一样的声音,一样的身材,一样的模样,但绝不是一样的人!

闺女才 5 岁,她认不出来,只会和往常一样搂着喊他爸爸。

韩欣却迥然不同,晚娘脸没了,唠叨没了,抱怨咒骂灰飞烟灭。饭厅里,她温柔地望着他笑,给他夹菜,给他切蛋糕,和女儿一起唱生日歌。

然后,两人一起去厨房洗碗,时不时还靠在一起亲热一下。

这种事,赵见明只在追她的时候干过。

然后,他们一起看电视,奸夫淫妇陪着闺女玩游戏,三个人在沙发上笑成一团。赵见明从未看见娘儿俩这么开心过。

闺女玩累了,要爸爸妈妈送她去睡觉,于是两人在孩子床头讲故事,温馨道晚安。

再然后,韩欣拉着那人走去卧室,一颦一笑,那动人的妩媚,赵见明看在眼里,宛如隔世。

他再也忍不住,他冲上前去猛踹卧室门,像只疯狗一样号叫。

然而家里只是一片安静,异样的安静。

他终于明白,他成了一抹幽魂。他甚至不能在生日蛋糕的奶油上留下一抹清浅的印记。

他存在,他又不存在。

这就是……真实的他。

10

接下来的三天,赵见明只有在和那个「赵见明」对比的情况下,才想得起自己还活着。

那人早上会起来帮韩欣做早餐,他不会。很多时候韩欣做了早餐他都不吃,因为睡得晚,上班来不及。

那人会和韩欣一起去送孩子,他不会。韩欣辞职在家,有的是时间,自己去送,从来不要他搭把手。

那人会买菜,会帮她接孩子,会早早就回家做饭,他不会。即便不加班没应酬的时候,赵见明也会自己约男女朋友出去喝个小酒。减少在家的时间,减少被念叨埋怨的几率,这技巧他门儿清。

周末那天,那人带着娘儿俩去游乐园玩,闺女玩疯了,韩欣笑得像个小姑娘。这种事,赵见明不会。他嫌烦,好几年六一儿童节加班,为了这事韩欣跟他吵过多少架,他自己都数不过来了。

赵见明的生活很规律,上班,下班,应酬喝酒,回家睡觉。偶尔有空,窝在沙发上刷个微博打个游戏看个小说。

他活得……就像没有这娘儿俩。

当然,这娘儿俩活到如今,也好像没有他。

那天,游乐园的夕阳下,一家三口手拉手往外走,闺女在中间蹦跳着,拉着爸爸妈妈的手荡秋千。三人一起笑闹亲热,影子拉得老长。

赵见明跟在后面,看着鲜活的人影,忽然号啕大哭。

他的哭,没人看见,也没人听见。

只有他自己知道,那通哭,有多撕心裂肺。

11

赵见明再不敢回家。他又去了八香街的老巷子,然而那位老板竟然没来。

于是他在水井边徘徊。他甚至有些庆幸,没人能看见自己。

然而路过的野狗,每回都会冲着他汪汪叫,龇牙咧嘴的狰狞。

第二天,S 市下过一场阵雨。黄昏时分,一阵催魂似的铃铛声从远方飘来,赵见明终于看见了暗夜烧烤的老板。

然而他没推摊档,他手里拎着一瓶酱油,金链子闪亮,背心大裤衩,趿拉着人字拖,哼着 30 年前林忆莲的歌,《夜太黑》。

赵见明喊他,拉他,自然没有回应,于是他只得跟着那位老板,在幽长又寂寥的小巷中穿行。不知拐了多少个弯,最后老板在一个开满嫣红三角梅的院子前停下。

背对着他,问了一声:「兄弟,再往前不是人间,你跟着我干吗?」

四下无人,他知道自己存在!赵见明顿时热泪盈眶。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12

茂密的三角梅花影下,赵见明的身体渐渐显现出来。

满身乌糟,像条丧家犬。

那位老板淡然道:「看在你是我客户的份上,我只回答一个问题。你想好了再问。」

赵见明的问题,却是想了好几天的,立刻道:「我想问,我老婆来你这里吃了 7 天烧烤,你都给她烤了什么?」

那位老板终于有了些兴致,在花下找了个石凳,大马金刀地坐下,微笑道:「有意思,你咋绕过这么多弯,想到问这个?看来你不笨。」

赵见明沉声道:「我老婆来吃烧烤,既然不是图你来的,那就是图烤串来的。你们都说,暗夜烧烤,吃啥补啥。对,我活着跟没活着一个样,所以你给我补了眼睛,又补了心,我看见自己的模样,我体会了自己的心,我都悟了……可我老婆缺啥呢?你给她吃了什么?」

那位老板瞧着他,悠悠叹了口气:「还行,烤心你没白吃,你开窍了。只是知道了我的答案,你会比现在还难过,你真想知道?」

「想。」

「好吧,她吃的烤串,得连吃 7 天才有效,那是造梦龙的龙鳞。」

「造梦……龙?」

老板指尖敲着桌面,呵呵一笑:「那龙鳞,香酥脆爽,可好吃了!吃完可以做个 7 天的美梦,想梦到啥就梦到啥,真实可靠,绝不虚幻。」

「做梦?你是说,家里那个人……他是我老婆的梦?他就是我,对吗?她梦到了我!我那些天看到的,都是她的梦!我就知道,他不是真的,我才是真的!」赵见明激动得团团转。

然而老板却轻叹了一声,慢慢道:「你知道吗?造梦龙的龙鳞,一般人是不能吃的。」

赵见明愣住。

那位老板拉开酱油瓶的封口,仰头喝了一口:「只有还没魂归地府的新鬼,才能吃到造梦龙的鳞片。换了你这样的活人,只要看一眼,那鳞片就化作烟灰了。」

「兄弟,你跟踪你老婆来这里的第一天,她就已经死了。人和鬼那么大差别,起码体温就不同,可是你啊,都没想过碰她一下。新鬼 7 天,做梦又 7 天,今晚她就要魂归地府,可你这个当丈夫的,什么都没发现。」

13

暗夜烧烤,又开张了。

烟熏火燎的古惑仔老板,一群叽叽喳喳的食客。

胖子端着一只烤茄子,一边刷手机,摇头唏嘘:「秦老板,那位吃造梦龙鳞的美女,死得真惨!半夜路上被人撞,那人趁着天黑,把她埋进树林里,前天才挖出来,人都烂了……」

一旁的萌妹子冷哼道:「一个良家妇女为什么半夜被人撞?还不是身体不舒服,打老公电话都不回家,只好送孩子去娘家,然后自己一个人去医院,结果半路就这么被撞死了!吃眼球那位,第 14 天头上才发现老婆死了,我看有老公还不如没老公!狗男人真是没一个好的!」

胖子听见这话脖子一缩,嘿嘿笑道:「妹子你偏激了。那不是秦老板烤的串够味儿吗?吃了秦老板的烤串,死人都活过来了,活人哪还分得清生死?」

萌妹子登时消了怒气,噘嘴嘟囔道:「这事你别赖秦大哥,人家规规矩矩做生意的人,哪经得住你这么扣帽子?」

胖子赶紧摆手,抖得肥肉乱颤:「老秦你别误会啊,我可不是要说你咋地了。嘿嘿,怪不得你给他吃眼睛,你那是帮他,点醒他,对不?咱秦老板那是慈悲啊,慈悲!」

烤炉前的秦行回头微微一笑,答道:「你们想多了。来吃烤串的都是有缘人,我只知道,他们缺啥,我补啥。」

胖子立刻拎起半只茄子:「缺啥补啥?那你为啥回回给我烤茄子?难道我是个茄子?」

秦行瞥他一眼:「你缺铁,茄子补铁。」

萌妹子顿时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笑得直拍桌子。

14

又是一个暗黑的夜。

八香街的巷子深处,一盏汽油灯高挑在竹竿上,却把四周的暗夜照得越发浓重。

食客寥落,今天胖子他们早吃完回家了,剩下秦行和一个客人,炉子上慢慢烤着两根串儿。

那位客人,很消瘦,眼睛因此显得特别大。

秦行端来塑料盘子,薄薄的两串四片,仿佛水晶片上撒着星光。

秦行给客人的塑料杯满上酒,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三年不见,秦老板还是老样子。」赵见明微微一笑。

秦行叹了口气:「就算为了你孩子,你也不能轻生。你这……算什么呢?」

赵见明抿了一口酒,上唇沾着一层浮沫,笑了笑,答道:「我想活着熬下去的,可造梦龙鳞太诱惑我了。人间至味,能吃到嘴,绝不后悔。」

秦行喝酒,淡淡道:「这是第 7 天的份,你吃完就回家睡吧,你和她一样,头七的日子会往后挪 7 天。过了 7 天,地府会来收你的魂。」

赵见明拿起烤串,点头笑道:「7 天,了不得!我这辈子,有几个这样的 7 天?」说着,咬下一块鳞甲,嚼得香脆满口,声动十里。

秦行和他碰杯,那是饯行的酒。

赵见明吃完烤串,迫不及待就要往回走,没几步,却又回过头来,有些惴惴地问了句:「这回她能看见我吧?」

秦行微微一笑:「梦是你做的,想看见谁,就看见谁。想被谁看见,就被谁看见。反之亦然。」

赵见明默然垂首,咀嚼着这句话,渐渐消失在暗夜之中。

秦行瞧着暗红的炭火,半晌,忽然笑了笑,去箱子里找出最后两根串,放在火上。

火很小,他烤得很悠闲,时不时地抬头,望向远方。

老房子黝黑的阴影之上,是灯火阑珊的高楼。高楼之上,天幕散落寥落的星光。

这八香街,巷子太深,人太少,生意不好做啊!秦行这样想着。

是不是得想法子热闹下?凑点人气?

15

天快见亮时,八香街的牌坊底下走来一位公子,眨眼便走得近了。一尘不染的白袍,头顶束着润泽的玉冠,灵动秀美的脸蛋。

「秦老板,既然你这里吃啥补啥,在下最近缺钱,你能烤点人民币吗?」

「滚!」

那人便笑了,翩然落座,游龙惊鸿一般:「我饿了,你看着烤。」

秦行想了想,从烧烤炉把头的炭火堆里扒拉出来一个红薯,给他端了过去。

那人闻着烤红薯,姿态高雅得宛如品香。

「你的意思是,我缺红薯这样的甜蜜?我最近的确加班太多,活得太苦逼……」

秦行头也不回:「不,你缺红薯那样的实诚。一个 5 块,我不赊账。」

白衣人别开方便筷,筷子尖直抖:「冥君殿下,地府里难道都是抠死鬼?」

秦行悠然一笑:「太白星君不知,我那边不收穷鬼。」

太白的装逼范儿顿时破功,当即拍桌子,撸袖子,眼看要跳起来干架,然而秦行指了指那个红薯,说了句「趁热吃」,他便立刻又坐了回去。

太白用筷子别开红薯,一股热气氤氲了他的表情。

「下礼拜再找你干架,哼!」

秦行转身收拾家当,答道:「下周我要收魂梦,没空!」

「那个赵见明?渣男一个!这魂梦收起来多费工时啊,还倒搭梦神府的人情,你真是妇人之仁,多此一举!」

秦行大步走上前:「红薯还我!」

然而薯瓤被他飞速塞进嘴里:「哦哦哦……好烫!哦哦,好沙!这就是你们忘川沙洲上种的板栗红薯?哦哦,好甜!」

「这是超市的普通红薯。忘川的红薯你买不起。」

太白吞着红薯瓤,满意点头:「唉,我就稀罕你这钛合金狗眼看人低的死鬼模样……哎,你别走啊,我马上要上班升星,可我还没吃饱啊!哎,你别撤我桌子,哎,我凳子,哎,你再让我吃一口啦……」

秦行于是停下收摊的动作,举起炉子上最后的两串,在他面前晃:「你不是缺钱吗?听说你酿的蟠桃蜂蜜酒不错,明天拿两坛过来卖,如何?」

太白像只哈士奇一样随着串儿摆动:「就这里?阴阳交界的巷子,黄泉井旁边,鬼才来的地方?你会不会做生意?」

「爱来不来,烤串别吃了!」

「哎,来!来!赔本也来!」

16

黎明之前,夜最黑。

一片黑暗的小区里,唯独有一家,亮着暖黄的灯光。

这家的老婆又在骂人了,恶声恶气,摔盆子打碗。

可是那个瘦巴巴的丈夫,咋那么好脾气?

一边起锅做早饭,一边低声哄着,满脸是笑,像个傻子。

哎,没吵完就抱在一起哭的两口子,都是傻子……

备案号:YXX1b6royzmIjkwBnGuAGEz

编辑于 2020-07-27 12:43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酱油蜜桃酒,喝多少忘多少 ​ 赞同 333 ​ 目录 45 评论

阴阳夜市:照见人性的灵异美食之旅

每天读点故事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