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搅动三座城池:平头男的亡命之旅

所属系列:疑犯追踪:扰动中国的流窜悍匪大追捕(已完结)

搅动三座城池:平头男的亡命之旅

疑犯追踪:扰动中国的流窜悍匪大追捕

2009 年 12 月 4 日上午 11 点整,长沙市天心区芙蓉南路上依旧车水马龙。中国农业银行长沙铁道分行旁的一处岗亭里,梅岭苑小区值班保安正在值守。

大约 4 分钟后,他听到「嘭」的一声巨响。

「又是哪个倒霉蛋的汽车爆胎了!」保安常年在此值守,这种事也见怪不怪了。他从岗亭里探出头来,打算瞧个究竟,视线却被越野车挡住。

只能走出来看了。

他还没出岗亭就听到几声呼喊,「开枪杀人了!开枪杀人了!」保安当即小跑过去,他看到银行门口的路上躺着一个男人,血已经流了一地。大喊大叫的是一名年轻男子,他正朝银行里头跑去。

保安当时哪里知道,他目睹了 12.04 持枪抢劫案的现场。而这个凶手,更是牵扯了苏湘渝三地 9 起命案,亡命八年造成 11 死 5 伤。

他是谁,他在哪儿?

这是此人在长沙第二次犯案,也正是这起案件,让 50 天前发生在天心区南郊公园的第一起杀人案有了合理的解释。

2009 年 10 月 14 日,南郊公园发生一起骇人听闻的杀人案。死者李成寿身中 6 枪,当场丧命。现场的证据和李成寿的的背景让这起案件显得扑朔迷离。

谋财?不是!李成寿身上仅有的几十块钱原封未动,凶手明显不图钱。

仇杀?更不像。李成寿是个年近六十的地道农民,老家在浏阳,来长沙帮女儿带崽不过一周,没有与人结仇。

50 天来,警方百思不得其解。

芙蓉南路发生血案后第三天,通过交叉比对证据,警方终于确认,这两起案件是同一人所为,而凶手杀害李成寿的动机则可能是一次悲惨的意外:

那天下午 1 点 35 分,李成寿进入南郊公园。步行约 20 分钟,他走到公园东边一处山林中,那里人迹罕至,大白天也没几个人。

就在此时,李成寿意外发现一个人影。那人留着平头,戴着墨镜,再细看时,他吓得魂飞魄散,对方竟然拿着一把手枪在那儿比划。

不幸的是,凶手听到了李成寿不小心发出的声音。他可能喊过救命,但没人能听到呼救声。没有丝毫犹豫,他对着李成寿连开 7 枪,除一枪射失外,其余 6 发都打在了这个可怜的老人身上……

对普通长沙市民来说,这个谜底当然毛骨悚然。只因不小心撞见凶手就能惹来杀身之祸,那岂不是人人自危。

这也没错,在任何一桩凶杀案中,人们最关心的只有两点——凶手是谁?他在哪里?其他的信息并不能消除大众的恐慌。

为了尽快破案,长沙警方不可谓不尽力。

第一次枪击案发生后,警方迅速在案发现场附近集结大批警力,并严查公共交通。

几天后,警方也公布了嫌疑人的模拟画像——一个戴墨镜的平头男子。媒体以貌取名,「平头男」一称不胫而走。

警方第一次公布的模拟画像

加载中… 警方第一次公布的模拟画像

芙蓉南路血案再起,长沙警方又一次全城动员,这一次他们加大排查力度,一些人员复杂的城中村、安置小区也被突击检查。

但这两次搜捕都以失败告终。

平头男成为长沙市民的心结。有意思的是,当警方宣布将两起案件并案调查时,一些市民找出了前后两份悬赏通告,疑窦再起。

警方第二次公布的模拟画像

加载中… 警方第二次公布的模拟画像

不是说两起案件是同一个凶手吗?怎么模样差这么多?一个是方脸,一个是尖脸;一个是平头,一个是中长发。任何人都能看出这两张照片的迥异。

难道说有两个凶手?一时间谣言四起,人心愈发惶惶。

只有警方清楚,这种强烈的差异既是凶手刻意营造的,也是现实决定的。

凶手当然不希望曝光自己的真容。

作案时,平头男大多戴着帽子,低头走路,目击者根本无法看清他的长相,摄像头更不用说。芙蓉南路抢劫案中,平头男事先踩点,每次都只留给监控一个模糊的侧脸。在他作案时,监控也只能远远捕捉到他的身影。

说这是现实决定的,是因为当时的天网系统并未完善,监控探头的像素也低到令人发指,哪怕是凶手给了正脸,监控那边拍到的可能也是一片马赛克。

在这种情况下,根据目击者和有限的视频资料模拟出的两张画像能长得像才怪。

凶手是谁?这个谜底一时难以揭晓。

那凶手在哪儿呢?对长沙市民来说,他们更关心的是另一种问法:平头男到底还在不在长沙?没人愿意跟连环杀手生活在一座城市里。

长沙的警察也很想回答这个问题,但两次搜捕都没有发现平头男的踪迹,那他当然是逃脱了。至于逃到哪儿去,不可能有人知道,除非他再次犯案。作为人民警察,继续搜查、全力追捕才是职责所在,任何乐观或者悲观的猜想都无济于事。

民众的恐慌来得快,去得也快。这得归功于时间,它可以治愈人心的痛苦,同样也能治愈一座城市的伤痕。

2009 年很快过去,春节的喜庆随之到来,平头男几乎在湖南各大媒体上消失。偶尔也有人记起来,他们大多会悻悻地想,应该是已经逃走了。

到 2010 年 10 月初时,笼罩在长沙上空的乌云看样子是消散了。在艳阳高照的日子里,南郊公园里照旧游人如织,一些无聊的人还会去寻访去年的案发现场。而在街头的公交站牌上,原本醒目的悬赏通告已经褪色变黄,有的滑落下来被环卫工人扫进了垃圾桶。各大银行营业网点里还保留着高等级的安保,但市民们也已经习以为常。

除了警察,长沙已经没有多少人关注那个如鬼魅一般的平头男。

金蝉脱壳的伎俩

宁静在一年后被再次打破。

2010 年 10 月 25 日早上八时许,平头男在长沙市雨花区树木岭立交桥附近再次犯案。几乎用同样的手法,他杀死湖南环城经贸老板肖某。这一次,他只抢到一台笔记本电脑。

接警后,长沙警方迅速行动,再次全城搜查。树木岭立交桥处于长沙核心城区,选在这里犯案,凶手的行踪极易暴露。

平头男知道,案发现场附近的公交车、出租车都是警方的重点搜查对象,他不会自投罗网。

对平头男来说,5 公里这个距离似乎极其重要。第一次在南郊公园杀人时,他就观察到警察赶到案发现场后重点排查的范围。他发现,只要离开现场超过 5 公里,警力一时半会波及不到,他便足够安全。

所以,犯案后平头男迅速步行离开现场。哪怕不坐车,他也能在 1 个小时内赶到安全地点。

平头男的安全点是一座桥。

猴子石大桥,又称湘江三桥,它连接长沙天心区和岳麓区,由东向西,从这里步行过桥后便进入长沙河西腹地。

警方当然想不到,他们的对手是一个擅长步行逃脱的高手。哪怕第一时间检查案发现场一带的车辆,平头男也能混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路向西,抵达警力未及的猴子石大桥及河西地区。

一旦警方将搜索范围扩大至全城,平头男便会躲进早已准备好的潜藏地,等待风声过去。

而他选择的地点又是如此诡异。

就在树木岭枪击案当天,长沙市民在网上吵翻了天。几个稍知内情的人在贴吧里捕风捉影:有人看见平头男杀人后逃往河西。

多桩命案高悬之下,长沙民间舆论已经乱作一团,这一消息只能引起有限的恐慌,因为人们已经被沸反盈天的小道消息吵到麻木了。

再度恐慌的市民哪里想得到,这竟然是一个真实的消息。

警察搜查了许多旅馆、出租房,却不知道,平头男有着极佳的野外生存能力。当警察搜查河西天马山一带的人流密集区时,他却躲在山上一处人迹罕至的墓地,安静地等待风声变弱。

平头男从不住旅馆,也不找市郊废弃的荒宅,这些地方都会吸引警方的注意。只有墓地晚上空无一人,不会有人打扰。

他也知道,时间会让人们慢慢平静下来。十天半个月后,他便可以重新活动。

他的活动范围小到目力所及。

白天,他将大部分时间都耗在山脚下的网吧里。

平头男上网的身份证来自一位摩的司机。某天坐车,他给了司机一张百元大钞,对方找不开,他要求扣下身份证。等司机拿着零钱回来时,他已经揣着身份证走远了。

上网虽是为了打发时间,但他却没有放松警惕。

平头男善于伪装,进网吧也不例外。哪怕天气不冷,他也会穿上宽大的羽绒服,戴上帽子。网吧老板跟他打招呼他也只是轻轻点下头,从不说话。

在网吧里,他挑选了几个固定的座位,那里靠近过道,有什么风吹草动可以随时拔腿跑路。

平头男不希望脸被拍下,每次开机前,他都会将电脑前摄像头挪开。这一切工作准备就绪后,他才会痛快地享受难得的休闲。

凶杀类的电影是平头男的最爱,一部《沉默的羔羊》他能反复看上十几遍。看电影时,他还会把脚翘到桌子上,有时会吃点水果,喝点饮料。偶尔,他还会在网上浏览跟案件有关的信息,了解警方的部署和行动。

在离开网吧前,他会带走所有的生活垃圾,包括瓜子壳、空瓶子。

在暗中潜伏的过程中,他又会重新酝酿下一次抢劫。

平头男的作案范围集中在湘江东岸一个半径 6 公里左右的扇形区域内。人在河西,作案却在河东。这是平头男精心设计的结果,在长沙近三年时间里,他对河西秋毫无犯。

周克华在长沙的三起作案地图

加载中… 周克华在长沙的三起作案地图

除此之外,平头男在作案现场选择上也有明显的规律。

首先,他只在地形复杂、人员较多、交通便利的地方作案,这便于他抢劫后迅速逃跑,给警方围捕带来巨大困扰。

其次,他只选择距离大桥较近的地点犯案。在这些地方作案后,平头男可以迅速往西,过桥进入河西。

最后,他多选择在长沙南城犯案。2010 年前后正是「长株潭一体化」加速期。长沙南边大搞开发,到处都是工地,选择在这里犯案不但可以利用城市建设时的混乱,还可以多一条逃跑路线:一旦回河西的道路受阻,他可以迅速调头向南,往株洲、湘潭方向逃窜。

在逃跑方式上,平头男只信赖两条腿和两个轮儿。两条腿就是走路,这样可以迅速灵活地避开一切警力。两个轮就是摩托车,每次作案后,平头男都会步行一段时间,混入人群。确认安全后,他会选择坐摩的离开。长沙城区虽然禁摩,但二环外仍然有大量的摩的司机跑客。警方把搜查重点放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公交车、出租车以及出城的车辆都会被搜查,但三三两两出现的摩托车根本不会引起注意,平头男正是利用这点屡次逃脱。

平头男将犯罪心机用到极致。他知道,只要手里那张兜底的牌还在,那谁也抓不到他。

这张牌就是身份。

从犯罪学角度而言,如果不知道凶手的身份,那就只能抓现行犯。平头男握有的这张底牌给自己留下了巨大的退路:只要逃离案发现场,警方哪怕看见他,也不一定能认出他就是凶手。

正是明白身份掩护的重要性,所以他一直极力伪装。在长沙犯案三起,竟然没有留下一张清晰的正面照。

三条人命消失,除了一些基本体态特征外,警方手里掌握的资料还是少得可怜:

第一,公安部确认平头男在长沙之前已经背负血案。2004 年 4 月 22 日重庆到江北区五黄路抢劫杀人案、2005 年 5 月 16 日重庆沙坪坝区抢劫杀人案都是此人所为。

第二,芙蓉南路银行劫案后,长沙警方根据现场物证,专门派出工作组赴云南及中缅边境调查,确认嫌疑人使用的是从缅甸入境的 M20 类手枪,且有过当雇佣兵的经历。

也就是说,与警方对位的是一个当过雇佣兵,反侦查意识极强,能熟练使用枪械,且潜逃多年未暴露行踪和身份的杀人犯。

树木岭枪击案还带来了另外一个插曲。

凶案发生后不久,长沙市民在街头看到两张通缉令。

第一则通缉令发自公安部,内容如下:

曾开贵,男,又名「曾志平」,小名「四娘」,汉族,1969 年 8 月 23 日出生,户籍所在地:四川省内江市东兴区顺河镇高山乡玉泉村二组。身高 1.7 米左右,操四川口音,身份证号码:511021196908238757。

犯罪嫌疑人曾开贵在云南杀人后长期潜逃在外,很可能已经改名换姓,请人民群众注意发现和识别。对发现在逃犯罪嫌疑人曾开贵有关线索的举报人、缉捕有功的单位或个人,公安机关将给予一万元人民币的奖励。

第二则通缉令发自长沙警方:

近年来,重庆、长沙相继发生了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几起案件均系同一人所为,目前警方已全警动员部署,全力以赴侦办这几起案件,力争早日破案。为尽快抓获凶徒,长沙警方此次公开悬赏缉捕系列枪击杀人案犯罪嫌疑人,并向社会公布了疑凶的有关体貌特征及视频,请广大人民群众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加以防范、发现,并及时向公安机关举报。该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为:男性,年约 40 岁左右,身高 1.7 米左右,中等身材,较结实,皮肤较黑,走路外八字、晃肩,讲不标准普通话,原地站立时有背手、抖脚的习惯。

长沙市民看到这两则通缉令时,很难不做联想,莫非曾开贵就是平头男?

曾开贵

加载中… 曾开贵

其实在警方内部,曾开贵也是系列抢劫杀人犯的主要嫌疑人。二者在年龄、体貌、口音上极其相似,再加上曾开贵在云南当兵的经历,把他跟平头男联系在一块似乎合情合理。

与此同时,远在西南的重庆警方 2011 年 1 月发布公告缉拿曾开贵,几乎认定他便是在重庆和长沙犯下多起血案的平头男。公告中还描述了曾开贵的特征:「体态中等,结实,行走时有耸肩、外八字、将一只手插裤兜里的习惯;站立时有背手、右腿抖动的习惯。性格内向,话语不多,沉着冷静,作案时独来独往。」

细心的人可能已经发现,重庆警方描述的体态特征与长沙警方发布的平头男特征几乎一致。

媒体闻风而动,对曾开贵进行起底式调查,越来越多的人笃信曾开贵便是平头男。在长沙河西的一处网吧里,平头男应该能看到网络上对曾开贵铺天盖地的报道。在路过街头小巷时或者称作公交车时,曾开贵的通缉令也一定吸引过他的注意。

从一个犯罪者的角度而言,有人做替罪羊对他是一种褒奖,至少证明这些年他所做的种种掩饰和伪装起到了效果。

此时,警方也面临这个难题。曾开贵和平头男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当时的 DNA 检测技术已经足堪大用,无奈嫌犯根本没留下像样的检材,无法跟曾开贵家人的 DNA 做对比。

在民间,曾开贵已经是人尽皆知的嫌疑人。但在警方内部,没有人敢断定平头男就是曾开贵,案子再次僵持。

雪上加霜的消息再度传来。2011 年 6 月 28 日,时隔大半年后,平头男在在长沙黑梨路再犯血案。仍然是他最熟悉的套路:在长沙南城作案,人员复杂,交通便利,距离过河大桥也仅 5 公里左右。他再次逃脱。

唯一幸运的细节是,这次平头男没有命中要害,受害人活下来了。

所有参与案件调查的人都知道,这个案子的症结在 DNA,只要能拿到 DNA 信息,确定平头男的身份,不管他是不是曾开贵,警方都可以有的放矢,破案也就指日可待。

南京的意外收获 2011 月 12 月中旬,离开长沙近半年后,平头男悄悄潜入南京,这里风平浪静。人们虽然都听说过「平头男」的故事,但没人会认为他会来南京。

平头男在城北租了一套房子,在犯案前,他一直住在这里。

此后,他开始在南京城踩点,并最终选定南京下关区和燕路一家农业银行。从技术上来说,这次抢劫案是长沙 12.04 案的翻版。

作案地点都在江边 5 公里范围内。长沙 12.04 案中,平头男选择了芙蓉南路的一家农业银行,这里距离湘江大桥不过 4 公里。而南京和燕路的这家农业银行距离长江大桥也只有 5 公里。从地图上看,两处案发地的共性更加明显了。

加载中…

加载中… 受害者选择上。平头男这两次犯案都针对从银行出来的取款人,这样可以保证不会出现跑空的情况。

2012 年 1 月 6 日上午 9 点 40 分左右,平头男在南京正式现身。这次,他枪杀一名取款人并抢走 20 万现金,之后他又步行离开现场。

南京警方反应迅速,一场万人大追捕立即展开。「一级巡防,立刻封城」的命令下,南京成了一个铁桶。

顷刻之间,南京街头警车呼啸,两架直升机也在高空盘旋巡逻。

正在开车的市民被眼前从未见过的景象惊呆了:每个十字路口都站着穿各式制服的警察,交警、巡警,甚至持枪的武警。过往的每一辆车、每一个人都好像被一双眼睛盯着,不断有车辆被拦下接受检查。他们有时会看一看手中的一张照片,仔细确认后才会放行。

与此同时,南京各处离城站口也进入了高级戒备状态。

当天,南京城所有火车站、汽车站、码头、高速卡口、国省道卡口,都上演了一幕前所未有的警力展示:南京城 1 万 3 千多名警察循令而动,所有休假警官全部返岗,全城布控。

一条重要线索传来:有市民目睹歹徒乘坐大巴往长江二桥方向逃走。

南京警方迅速部署,数十辆警车、上百警力在二桥方向围追堵截,终于拦下了这辆车。

结果令人失望,没有发现歹徒。

12 小时过去,零星线索不断,警方也都认真追查,却都无功而返。

24 小时过去,平头男的踪迹已不可考。

48 小时后,他好像已经消失在南京城。

又让他跑了!

警方心力交瘁之余,又感失落,这个狡猾的劫匪好像什么都没留下。

谁也想不到,一个捕鸟人驱散了南京警方的沉闷。他的一个偶然发现,造就了这桩案子最大的变量。

可能是南京警方行动过于迅速,平头男没有选择从南京长江大桥逃往江北,而是跑到距离案发现场大概 5 公里的兴卫老山。跟在长沙一样,他打算在墓地躲避警察的追捕。

从案发现场到藏匿地点

加载中… 从案发现场到藏匿地点

这原本也是计划内的事情,但平头男少料一招——南京的一位市民并不怕坟地。

2012 年 1 月 15 日,家住栖霞区的一位南京市民闲来无事,便去兴卫老山打鸟。那里平时没什么人,四时三节才会有人上山祭奠。

在一处平地上,捕鸟人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睡袋,并且碰到了一个戴帽子的人。起初他还不以为意,只是把它当成一件新鲜事跟朋友分享。

此时警方已经确认南京枪击案嫌犯就是在重庆和长沙犯下血案的平头男,当时警方的重点怀疑对象仍然是曾开贵,南京市民闻之色变。第二天,打鸟人和朋友按捺不住好奇心,再次上山,结果发现睡袋还在,而且旁边还有吃的,当即觉得非常不对劲,打了 110 报警。

当天,南京警方出动大量民警和武警进行搜山,尽管没有抓到平头男,但现场发现的生物检材却多到吓人。平头男的排泄物、吃剩的食物、毛发等人体组织应有尽有。从这些物品中,警方首次获取了嫌疑人的 DNA,平头男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警方此时并不知道,平头男也察觉到行踪泄露,在警方搜山之前就离开了那里。随后,他靠着双脚走出了南京城,路上磨坏了三双鞋。

终于,这个男人露了底。

三座城市的默契配合

从 2004 年在重庆犯案开始,平头男辗转苏湘渝,南京枪击案后,他已经背负 8 条人命。重庆、长沙、南京多地悬赏,总金额高达 300 万元。由于平头男犯案的三个省份都在长江中下游一带,这让湖北、安徽、江西等省份也加入到防空中,湖北警方甚至单独发布了对他的悬赏令。

但这些悬赏并没有多大威慑,或者说多诱人。因为直到南京枪响,警方还是没有掌握平头男的具体身份。

警方不可谓不尽责。

先说长沙警方。

2010 年 10 月 25 日树木岭枪击案后,长沙警方对辖区内监控资料进行摸排。全市近 2000 民警加入视频调查的队伍,视频总时长相当于 80 多万部电影。根据犯罪嫌疑人的逃跑路线,警方锁定了嫌疑人大概范围,并在长沙岳麓区阜埠河路发现了平头男的无伪装生活视频。以此为切入点,长沙警方追踪至其经常上网的网吧,获取平头男两张清晰的面部照片。

平头男哪里知道,他煞费苦心的伪装最后还是漏了馅。尽管他会挪开自己电脑上的摄像头,但拍下他面貌的却是隔壁的一台电脑。

由于警方将曾开贵列为苏湘渝系列持枪杀人案的重大嫌疑人,这张照片一度被外界误认为是曾开贵。直到今天,曾开贵的百科信息里仍然错误地沿用这两张图片。

加载中… 这是平头男作案多年后第一次曝露真容。南京警方在追捕平头男时,用的就是长沙警方获取的这两张照片。

加载中… 长沙警方随后又做了大量的摸排走访,并根据目击者的叙述,确定平头男操四川口音,应该是「大四川人」(包括四川省、重庆市)。

根据长沙警方的这一线索,四川、重庆两地警方在辖区摸排走访,也挖出了不少有重大作案嫌疑的人。

他在每个犯案的城市都留下了线索,就像一块块拼图,但这些拼图无法凑成一个清晰的身份——直到南京拿出最重要的一块拼图。

2012 年 1 月 16 日,南京警方在兴卫老山获取的 DNA 信息排除了曾开贵的作案嫌疑。就在警方获取平头男 DNA 信息的当天,公安部通过腾讯 QQ 弹窗向全国公布了这一信息:公安部确认苏湘渝系列案并非曾开贵所为。

受南京的启发,长沙警察也开始在城区搜索排查墓地,并在天马山发现了平头男的藏身处,也获取了嫌疑人的部分 DNA 信息。

就这样,一张完整的拼图出现了。平头男的照片、DNA 信息、籍贯信息都已经被掌握,下一棒又交还给重庆警方。

重庆警方在辖区内展开了地毯式人口调查,通过 DNA 信息对比筛查,最终于南京案发当月锁定了一个叫周克华的重庆籍男子。

三地警方的完美配合解开了这个长达 8 年的谜底:

犯罪嫌疑人周克华,男,1970 年 2 月 6 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重庆市沙坪坝区井口镇二塘村人,身份证号码:510212197002066715。身高 1.67 米,中等偏瘦身材,肤色较黑;长方脸,眉毛较浓,双眼皮,右眉中部有一颗约 2×2 毫米的黑痣,左耳廓后有一颗约 1×1 毫米的黑痣,右上唇有一块约 5×2 毫米的泛白胎记。操重庆口音或带重庆口音的不标准普通话。会驾驶汽车。

平头男最后一道防线被警方攻破。兴奋之余,警察也发现,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和周克华过招。

2005 年 5 月,周克华在重庆犯下第二起血案。当年 10 月 16 号,他出现在云南省宣威市宣威火车站。

此时正值黄昏,从昆明开往重庆的 K168 次火车就要进站,宣威派出所民警在候车室对旅客随身携带的物品进行例行检查。周克华因为身揣一把五四式手枪被警方当场查获。在这个过程中,他没有逃逸,也没有反抗。

2006 年 2 月 21 日,周克华被云南铁路法院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警方深知,这是一个极度危险、极度狡猾的犯罪分子。在公安部的协调下,三地警方没有向社会公开周克华的身份。之所以这么做,是担心打草惊蛇。在确定周克华身份后,警方在周家布下了天罗地网,只等他自投罗网。

警方的这个计划是为周克华量身定制的。

周克华在长沙犯案期间多次回家。2011 年 8 月父亲去世,周克华连夜赶回。2012 年 1 月 19 号,周克华在南京犯案十三天后,也曾短暂回过老家。遗憾的是,警方几天后才确认他是平头男,未能及时抓捕。

警方认为周克华极有可能返回重庆,甚至回到老家。所以他们没有公布周克华的信息。

2012 年 2 月,公安部一位副部长飞往重庆,亲自坐镇指挥。这场猫鼠游戏进入尾声,周克华末路已至。

悍匪最后的疯狂

没有人会想到周克华会继续顶风作案。

2012 年 8 月 10 日 9 点 32 分,重庆沙坪坝区某银行门前发生持枪抢劫案,两死一伤,死者 7 万元现金被劫,嫌犯正是周克华。与之前一样,周克华选择步行+坐摩的的方式逃离现场。

周克华的冷静和残酷再次帮助他逃出警察的封锁。

 坐摩的到达重庆市新桥加气站时,周克华有 4 条路可逃:第一,沿新桥正街行进,走国道 319 线;第二,走小路沿铁路逃跑;第三,走高滩岩逃离;第四,乘车去新桥附近工业园。其中,第二条路最慢。

一般的罪犯会想尽快逃脱警方的围捕,选最快最近的路线。但周克华偏偏选择了最慢的一条路——沿铁路方向逃窜。

铁警朱彦超成了周克华这次选择的牺牲品。周克华沿着铁路线疾行时,恰好遇见正在巡逻的朱彦超,他毫不犹豫地朝朱彦超头部和胸部连开 3 枪,致其死亡。

结合周克华长沙、南京的犯案经过,重庆警方将搜捕范围集中在歌乐山一带。这一次,重庆决定来一次全民搜捕。

周克华犯案后,重庆印刷了近 200 万分通缉令,公布了嫌疑人的真实身份。并发动长途汽车、公交车、摩托车驾驶员等 4 万多群众,调集近万名武警、公安精锐力量,投入搜索犬 117 条、巡查车辆 400 多辆,以歌乐山地区为核心进行全面围捕,并对案犯可能活动的场所便衣布控。

与此同时,长沙警方、南京警方也赶到重庆,三地警察联手,誓要找出这个藏头露尾的冷血真凶。

仿佛是命运轮回。周克华 2004 年在重庆第一次犯案,期间又肆虐湖南、江苏,8 年后,他还是回到了起点。不过这一次,重庆没有再给他逃出生天的机会。

此时,警方和周克华都没有想到,两个女人会成为这起大案的终结者。

第一个女人只是位普通市民。

8 月 11 日下午 15 点 38 分,重庆警方和上万武警正在歌乐山一带艰苦素搜山。

此时重庆 110 指挥中心却接到了一个年轻女子的电话。电话中,她声音慌张,语无伦次,接线员一边安慰,一遍耐心记录:在江北区观音桥大融城,有一个穿黑白条纹衬衫,走外八字的男人与周克华很像。

在调查监控后,警方确认该男子就是周克华。

周不可谓不狡猾,他让警方误以为自己在歌乐山,本尊却在闹市区的商场现身,还买了一部手机。

第二个女人是周克华的女友张贵英。

周克华离异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另结新欢,之前的种种迹象表明周克华对女人似乎没有兴趣。在长沙蛰伏期间,周克华经常上网,警方发现他从未登陆过色情网站。

2011 年 4 月,周克华认识了张贵英。跟张贵英确定关系后,他们同居了一段时间。周在大融城买的那部手机正是为了跟女友联系,在此之前,周克华从未使用过手机。

正是这部手机埋葬了周克华,他不知道警方此时已经盯上了张贵英。

在电信运营商的配合下,警方锁定了周克华的手机号码,并大致定位到他所处的位置。随后,警方对周克华的主要活动地带加强监控。

2012 年 8 月 13 日,警方获悉了一条重要线索——周克华即将再次犯案。这一线索正是周克华本人提供的。他在用手机告诉女友,这次没抢到多少钱,准备最近再干一票大的。

警方判断周克华会在近期犯案,大量便以民警循令而动,他们蹲守在周克华可能出现的每一处。

2012 年 8 月 14 日凌晨 6 点 32 分,周克华终于进入警方视线。

熬夜蹲守的民警周缙、王晓渝在沙坪坝红岩魂广场发现了周克华。此时的他仍然穿着三天前的格子衬衫,背着一个黑色皮包。

离开红岩魂广场后,周克华又向童家桥村方向走去。民警周缙、王晓渝一前一后,悄悄跟了上去。

周克华敏感地察觉到身后有人。在一处皮鞋厂厂房的拐角,周克华先发制人,向周缙和王晓渝开了枪。此时他已经陷入两位民警的夹角包围中,进退两难。

几声枪响后,周克华倒在水泥地上。他身中两枪,一枪在腹部,一枪在头部,当场毙命。

周克华被击毙时的现场照片确认周克华死亡后,蹲守在张贵英住所的民警也迅速收网,将其抓获。

从 2004 年开始,周克华在重庆、长沙、南京三地作案 9 起,造成 11 死 5 伤。至此,这个亡命八年的悍匪终于伏诛。

就在周克华被击毙当天,南京一位 60 多岁的老太太带着香烛纸钱赶到了一处墓地,那里埋葬着她的儿子,也是南京 1.6 枪击案的受害者。这位老母亲做梦都想抓住的坏人已经偿命。纸钱点着后,老人痛苦流涕,她告诉儿子,坏人已经死了,你可以好好安息了。

备案号:YX01NXRgNokLyOROZ

编辑于 2020-10-13 16:59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冷兵器杀人王」:六秒杀一人,九年二十命 ​ 赞同 73 ​ 目录 23 评论

疑犯追踪:扰动中国的流窜悍匪大追捕

匿名用户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