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酒店的女孩儿

所属系列:异事录:都市角落里的黑暗

酒店的女孩儿

异事录:都市角落里的黑暗

富二代齐浩是我哥们,我俩因为一起做生意赚了点钱,又很聊得来,成了无话不谈的兄弟。

有段时间,我俩经常约酒局,喝多了什么话都说,齐浩跟我讲过几年前,他的一段艳遇。

到现在他都怀疑,那个跟他一夜激情的女孩儿,到底是不是人,他甚至怀疑,那整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几年前,他在北京参加展会,住在西三旗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当天晚上,他跟合作方吃饭到很晚才回来。

回到酒店,冲了个澡倒头就睡,没睡多久,就听到敲门声,他当时已经睡迷糊了,火气特别大,骂了两句,外面没声音了,他继续睡。

又睡了没两分钟,敲门声又响起来了,齐浩是家里有上市公司的大少爷,从小被宠得不行,脾气向来很大,再加上又累又困,就跳起来去开门,打算狠狠揍那家伙一顿。

他气势汹汹地拉开门,拳头举了起来,抬眼看去,对方居然是个漂亮的女孩儿,裹着浴袍,那画面,别提多香艳。

齐浩早些年是个二世祖,常年流连夜店酒吧,什么荒唐事儿都干过,一看这女孩儿是他喜欢的类型,浴巾下的两条修长的腿格外迷人,立刻睡意全无,人也有了精神。

女孩儿一把抓住他的手,说:「救……救……命……有人要抓我,求您行行好,救救我……」

齐浩一听来了兴致,能帮这么漂亮的女孩儿,他还是很乐意的,毕竟一个人出差在外,难免寂寞,能有段浪漫的邂逅,还是很有趣的。

他要帮女孩儿报警,号码都拨了,却让女孩儿给拦住了。

女孩儿很紧张地说:「你不能报警,他很特别,本事很大,连警察都抓不了他。你如果报警,只会打草惊蛇,我会很惨的!!!」

齐浩在夜店混迹多年,也是老油条,琢磨出味儿来,敢情是遇到仙人跳了。

他冷笑,敢在你齐大爷面前玩这个,活腻了吧?

他动了教她做人的念头。

齐浩对女孩儿说:「警察都帮不了你,我就更没办法了,虽然我很希望帮你,爱莫能助啊!」

女孩儿都快哭了,她浑身发抖,又对齐浩说:「他很快会找到我,我必须尽快逃走,可我的手机钱包都没带,求你给我点钱作路费,你的大恩大德,我铭记在心,会竭尽一生来报答你。」

齐浩笑了。

他见过不少骗子,很多拜金女专盯他这种富二代,什么出车祸假怀孕啊,什么招儿都往他身上招呼。

可他还没见过这么可爱的骗子呢,他真想问问她,这么弱智的招数,能骗到人吗?

齐浩诉苦说:「别看我住五星级酒店,都是工作需要,我手头也紧得很。你看这样行不?我打个电话,找我哥们给你借点,你等等我。」

说着,他就躲进卫生间给我打电话,让我赶紧给他转点钱,我说为啥,你还有手头紧的时候?

他就强忍着笑,把这事儿说给我听。

我说你损不损啊,人家也是生活所迫,一个漂亮女孩儿大半夜不睡觉跟你演戏,肯定有难言之隐,你消费不起,就别耽误人时间,赶紧让人走吧。

挂了电话,我也没当回事。

他出了卫生间,女孩儿人已经不见了,齐浩还特意去走廊上找了一圈,外面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齐浩更加笃定,那姑娘就是个骗子,见他打电话,估计是担心报警,赶紧溜之大吉,招呼都不敢打。

他也没当回事,只是骂了句骗子,替她可惜,老天爷赏了这么好的脸蛋身材,干点啥不好,要学人家玩仙人跳骗人?

他又爬回床上睡觉,顺手反锁了门,这家酒店乱七八糟什么人都能进来,看来治安不太好。

第二天他特意去前台打听,前台小姐建议,为了他的安全考虑,再遇到这情况,直接报警或是致电前台,酒店会派专人处理。

第二天晚上,齐浩又醉醺醺地回来,这次喝的比昨晚还多,他跟几个哥们喝了三瓶茅台,醉得走路都打飘。

一进门,他人就趴下了,抱着马桶吐了个昏天黑地,脑子更是乱糟糟的,只想赶紧躺下睡觉。

外面又响起敲门声。

齐浩头重脚轻,翻个身都艰难,根本不想搭理对方,可那门敲的越来越响,到后来,简直是在砸门了。

齐浩憋着一肚子火去开门,又是昨晚那女孩儿,同样的打扮,裹着浴巾,胸前的沟壑呼之欲出,只是比昨天更加楚楚可怜,哭得玉黛梨花,是个男人都会萌生保护欲。

齐浩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已经冲了进来,把门重重的关上了,又反锁了门,还挂上防盗链。

一气呵成。

她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真就像有人在追她一样。

齐浩乐了。

长得漂亮,就可以这么嚣张的吗?

女孩儿蹲在那儿哭,话都说不出来。

齐浩强忍着笑,说:「那人抓了你一天一夜,还没抓到,说明智商不行,放心,他不可能抓到你的。」

女孩儿很神经质,她拼命摇头,一个劲的说:「我说的都是真的,他抓到我,一定会折磨……会折磨死我……」

齐浩给前台打了个电话,问有没有可疑的人进酒店,或是上电梯,前台说没有,他们酒店管理严格,外人是不允许进来的。

他内心大定,又意识到一个问题,外人进不来,那这女孩儿是怎么进来的?现在的骗子,都这么舍得下本钱吗?

这段时间,北京在举办盛会,酒店集体涨价,这种酒店,住一晚上可不便宜,得大几千块呢。

他跟女孩儿闲聊,问她叫什么,她也不隐瞒,说叫李知秋。

齐浩觉得很奇怪,知秋?不像女孩儿的名字,一叶知秋吗?

在齐浩眼里,这种女孩儿,一般不都是叫丽丽、囡囡、潇潇、小美的吗?怎么弄得这么有内涵?

李知秋说:「我爸说,我是秋天生的,观一叶而知秋,所以给我取名李知秋。」

齐浩当时就觉得,到底是首都啊,仙人跳的剧本跟我们大武汉不一样,逼格高多了,演员素质也高。

这女孩儿看起来很内敛,很有气质,一点都不像他以前接触的那些肤浅的拜金女,说话虽说没头没脑,但不像是来骗钱的。

老司机齐浩有一瞬间,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心想她是不是真遇到什么事儿了?

验证身份最简单的办法,当然是查身份证,他只要给警察哥们打个电话,什么都能给她查出来。

不过她裹着条浴巾,手机都没带,当然也不可能带身份证了。

要不怎么说齐浩真是高手呢?任何时候,他都保持着基本的警惕,绝不会被荷尔蒙冲昏头脑。

他悄悄开了摄像功能,把手机摆在床头柜上,足以拍到他俩,然后让李知秋在沙发上坐下,自己跟她保持足够安全的距离。

做好这一切,他才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为什么要求助,且一连两个晚上都是,还特别强调不能报警。

李知秋抹眼泪,说她是趁那人睡着了跑出来的,她必须尽快离开这儿,否则,很快会被抓回去。

她的话颠三倒四,人像有些神经错乱,不过,她眼神澄澈,虽然很紧张,又不像有精神病。

齐浩又问,要抓她的人是谁?也是这家酒店的客人吗?

李知秋先是摇头,又是点头,然后捂住嘴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泪水却淌了满脸,齐浩生了怜香惜玉之心。

他不好再问了。

这时,李知秋突然恐惧的缩进沙发角落,朝门外指了指,外面响起沉重的脚步声,对方穿的是皮鞋,声音格外响亮。

那人像是在走廊上逡巡,脚步缓慢,充满了警惕,来来回回的,真像是在找人。

看李知秋的反应,齐浩也不敢随便开门。他从猫眼往外张望,外面灯光很暗,看不清那人长相。

不过可以初步判断,他身材高大魁梧,穿一件黑色的风衣,好像还拿着家伙。

那人找了一会儿,没什么发现,从安全楼梯下去了,齐浩这才松了口气,他也是紧张得一身的汗。

不过,她有点相信李知秋了。

他理了下思绪,对李知秋说:「这个人很危险,我们报警吧,我再通知酒店,让酒店派保安来保护我们的安全。」

他要打电话,又被李知秋拦住了。

李知秋痛苦的摇头,说她了解他,报警没用的,酒店保安更是奈何不了他,总之,我们只能躲起来,做不了任何事。

如果报警,他很快会知道我们藏哪儿,会很快找到他们,到时候,我们就死定了。

齐浩越听越糊涂,他承认那家伙很危险,但撑死了是暴力狂或是黑社会,在警察面前,也翻不出什么浪来,他们何必怕他?

他只当是女孩儿被吓坏了,才怕成这样,很多遭到暴力或拘禁的人,都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会把对方的实力无限放大。

实际上,他们也不过是普通人,一旦警力介入,也就是警察三拳两脚的事儿。

他安慰知秋说:「别怕,有我呢,我不会让他抓走你的。」

李知秋还在哭泣,听了他的话,抬眼看了他一眼,她眸子里的恐惧,瞬间散了。

不知怎的,一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齐浩,居然在那一瞬间拿定了主意,他要保护这个女孩儿。

齐浩后来跟我说这事儿,用了一个成语形容,那就是,鬼使神差。

他也怀疑自己疯了,为了这么个来历不明的女孩儿,他要犯险,跟一个来历不明的危险分子作对?

当时他在谈一个重要的合作,标的上千万,已经到了非常重要的阶段,理应心无旁骛才对。

关键李知秋自己都说的颠三倒四,让他没法判断,她跟那黑衣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人家又为什么要抓她?

这件事的风险,到底有多大?

她像只受伤的小兽,充满了恐惧,只能躲在角落流泪,她逃跑的时候,连鞋子都没穿,赤着脚跑出来的,脚擦伤了,流了很多血。

齐浩慌忙去找医疗箱,要帮她处理伤口,女孩儿本能的躲开,仓促中她的浴巾掉了下来,然后,她完美的酮体暴露在齐浩面前,他整个人都懵了,紧张得心脏都快停止跳动。

齐大公子也是见过无数风景的人,那一刻,他居然害羞了,急忙背过身去,知秋慌忙将浴巾扯上,一张白皙娇嫩的脸红到了耳朵根。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齐浩大脑一片空白,鼻血都出来了,还是知秋让他转过身来,他才敢扭头。

我十分怀疑齐浩这话的真实性,我了解他,他知道害羞,母猪都能上树,上的还是千年老树。

齐浩对天发誓,他要说了一句假话,下一秒变太监,我这才信了他。

我问他当时的心情,他沉吟半天,文绉绉的吟了一句诗,「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足见知秋的身材有多绝了,齐大公子可是连女明星都约过的人啊!

后来,他帮知秋清洗伤口、上药、包扎,他动作温柔,生怕弄疼了她。

说起这件事,齐浩跟我发誓,他这辈子对女孩儿没这么有耐心过,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似的,心里疼疼的。

他甚至后悔,昨晚为什么不收留她,害她又苦熬了一天一夜。

他不小心看到知秋的后背,发现她雪白娇嫩的背上,全是伤痕,有鞭打的、有烟头烫的、还有咬过的,新伤加旧伤,触目惊心。齐浩一个大老爷们,都有些不忍心去看。

知秋苦笑说:「吓坏你了吧?」

齐浩急忙摇头,他强忍着心痛,又帮她把背上的伤口清洗了一遍,上了药,再缠上绷带,好在酒店的药箱药品种类齐全。

齐浩问她,疼吗?

知秋摇头,她看着齐浩说:「疼,也不疼。遇到你之前,已经很久没人对我这么好过了,我不知道疼,遇上你,我才知道,那些习以为常的伤口,真的很疼很疼……」

情场浪子齐浩自称夜店鬼见愁,永远都不可能对一个女孩儿动心,那一瞬间,心都要化了。

他一个大老爷们,对着一个小姑娘,居然抹起眼泪来。

他为自己对知秋的误会后悔,哪儿有演员会把自己弄成这样,就为了骗他俩钱?真这么敬业,得拿影后吧?

他对知秋说:「你去哪儿?我明天送你走,我一定带你逃出他的魔抓,让你自由,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

他坚信,现在是法制社会,非法拘禁虐待女性是严重的犯罪行为,只要他报警,要抓那人很简单。

再说,他家可不是一般人家,门路广得很,在北京也有相当的人脉,就算对方真的有势力,他也不至于毫无招架之力。

所以,他很自信,一定能带知秋逃离,如果能抓到他就更好了,非法拘禁再加虐待女性,是可以量刑的,他必须受到惩罚。

齐浩是浪荡公子,那天晚上,他居然没对知秋有任何想法,她已经够可怜了,自己再有什么肮脏想法,简直禽兽不如。

他让知秋睡床上,自己睡沙发。

后半夜,他是被敲门声惊醒的,他睡眼朦胧的摸手机,凌晨三点半呢,他火气顿时就上来了,想到知秋,他强忍着怒火,喊了一声,「谁啊?」

「我找知秋,让她出来!」

说话的人声音低沉,听不出年龄,但能够感觉到,这个人城府很深,因为齐浩没听到一点情绪。

齐浩立刻清醒了,知秋也醒了,她缩在床角,吓得上下牙齿打颤,已经恐惧到了极点。

这大半夜的,再加上那家伙那么奇怪,齐浩也不敢冒然冲出去,他冲门外大吼,「这里没什么知秋,你再不走,我要报警了啊。」

他的威胁似乎起了作用,外面的人没再说话,齐浩等了几分钟,又趴在猫眼上朝外面张望,人果然走了。

他还不放心,又开门看,走廊上空荡荡的,只是风很大,不知从哪儿吹来的,这大夏天的,居然冷飕飕的。

齐浩嘀咕了两句,反锁了门,挂上防盗链,他还不放心,又把沙发推过来,顶在门上,这下,那家伙绝对进不来。

他拍着手上的灰尘,洋洋得意的对知秋说:「放心吧,明天天一亮,我就送你走,肯定没事儿的。」

知秋神色很诡异,他盯着齐浩身后,突然就哭了,她捂住嘴巴,不停的摇头,像是看到什么特别吓人的东西。

齐浩心里咯噔一下,急忙扭头,身后是空的,再后面就是被他锁得死死的门,那人不可能进来。

知秋突然大张着嘴,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然后,她掐住自己的脖子,像中邪了似的,两只手拼命的掐着,几乎要把自己活活掐死。

她嘴巴大张,眼珠恐怖的凸了出来,还吐出舌头,非常吓人。

齐浩吓坏了,急忙扑上去,拼了半条命才把她的手给掰了下来。

可他刚松手,知秋又要掐死自己,齐浩都快疯了,他找来毛巾剪成布条,把她两只手给捆住。

知秋疯了一样拼命挣扎,喉咙里不时发出非人的嘶吼声,非常吓人,齐浩胆子再大,也有些头皮发麻了。

他突然明白她为什么一再说,报警没用的,警察帮不了她。

她这样,警察的确束手无措。

他又想起来,知秋刚看他身后那惊恐的样子,难道黑衣人就在他身后?他不用开门,自己直接进来了?

当时的齐浩浑身冰冷,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冲顶门,他嘴里发涩,嘴巴哆嗦着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原来是那黑衣人在捣鬼。

看来,他就在屋里,齐浩翻遍了整个房间,连床底下都找了,都没见到除了他俩之外的第三个人。

齐浩这小子也是个莽人,他从小娇生惯养惯了,从来受不得半点委屈,真把他惹急了,什么事儿都能干出来。

在当时敌强他弱,甚至连对方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这小子暴脾气上来,在房间一通乱骂,把黑衣人祖宗十八代全给问候了一遍。

也许是被他逼人的虎逼气势镇住,李知秋渐渐恢复了正常,她没再挣扎,只是虚弱的躺在床上,一身的冷汗。

她逃出来没有衣服,只裹了一条浴巾,现在穿的是齐浩的 T 恤和短裤,哪怕懒洋洋的躺在床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凄美的性感,也足以勾魂摄魄。

齐浩跑过去,担心的问她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

知秋只是苦笑,泪水夺眶而出,「他还是找到我们了,我说过,我们逃不掉的……」

齐浩实在忍不住了,问她说,他就是那黑衣人?

他不是人?

那他是什么?

知秋两眼发直,结结巴巴的说,「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他只会每天折磨我,疯了一样的折磨我。我想逃走,可他总能找到我,把我抓回去,更加变本加厉的折磨我……我真的受不了了……」

知秋很无助,她躲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眼里是深不见底的绝望。

齐浩轻轻抓住她的手,她本能的躲避,却没躲开,她的手冰冷,没有一丝温度,似乎感觉到他的温暖,她又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齐浩轻声问她,「他……还在房间吗?」

知秋摇了摇头。

「他住几号房?」

知秋还是摇头。

齐浩对知秋说:「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做点什么!」

我了解齐浩,他是个从不服输的人,虽说出身很好,但他性格要强,哪怕被打趴下,他都能随时站起来,只要有一口气在,他永远都不会服软。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屈服?哪怕他还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

齐浩给了知秋一部手机,让她先在房间休息,有情况随时给他打电话,他下去一会儿就上来。

虽然害怕,知秋还是很乖的答应了。

这家酒店的服务很好,齐浩也没说具体原因,只说要查看监控,值班经理立刻带他们去了监控室。

齐浩过看监控,傻了,他记得黑衣人出现的时间,可是在监控上,走廊里一直空空荡荡的,根本没人出现。

齐浩看了几遍,都是这样。

他又把时间拖回黑衣人第一次在走廊上出现的时间,监控里依旧是空的,走廊上根本没人。

虽说经历过刚才那恐怖的一幕,他还是难以置信,他的世界观在这一瞬间,几乎整个的塌掉了。

他本想找出黑衣人的房间,锁定他住在哪儿,再做进一步打算。

没想到监控根本找不到他人。

他只好一层层楼的看,在黑衣人出现前的五分钟,楼下一间房的门突然开了,可是并没有人出来,门又自己关上了。

齐浩看得清楚,那是 1003。

他把视频调回正常模式,突然发现 1003 的门,居然又打开了,然后轻轻的关上了,依旧没有人出来。

齐浩的心跳瞬间加快,他招呼都没打朝电梯间跑去,可该死的电梯,你不着急的时候,它来的迅猛无比,眨眼就到。

他现在这么急,半天都没到,几乎一层楼停一次,还停半天,现在可是半夜啊,哪儿来的这么多人?

齐浩等不及了,他冲进安全楼梯,几乎把毕生的劲儿全给使出来了,疯了一样的朝楼上狂奔。

他给知秋打电话,一直没人接,怎么打都没人接。

他虽然跟知秋认识的时间很短,但他了解,知秋是个很听话的女孩儿,这时候不可能睡着。

他一边跑一边大喊知秋的名字,上了十一楼,就听到房间里响起知秋绝望的尖叫声,像是恐惧到了极点。

齐浩冲过去,拼命拍打着门,喊着知秋的名字,知秋只是拼命的尖叫,中间还夹杂着痛苦的哭声。

齐浩热血冲脑,再忍不住了,他铆足了劲儿,一脚踹开了门,冲了进去,然后,他看到惊恐的一幕。

知秋用床单布条把自己挂在阳台上,她整个人正在拼命挣扎,她的身体像风中的一片落叶一样乱摆着,就算没有勒死,也随时可能掉下阳台。

这可是十一楼啊,掉下去,将会尸骨无存。

齐浩以前见过人跳楼,从八楼落下去,尸体穿过楼下晒衣服的晾衣架,瞬间变成十几片尸块,整个天空都在下血雨。

他疯了一样冲上阳台,他决不允许这种事发生在知秋身上。

他跳上玻璃茶几,还没来得及抱住知秋,知秋的身体像是让人拨了一下,凌空飞快的旋转起来,床单布条发出撕断的声音,齐浩张开双臂,却怎么都勾不到知秋。

她的身体朝阳台外面荡了过去,一声惨烈的尖叫之后,布条断了,她身体朝外面坠了下去,齐浩脑子一片空白,飞扑过去,在她坠落的瞬间,拉住了她的手。

齐浩被吓得魂飞魄散,他这辈子都没这么害怕过,只要晚那么一点点,此刻的知秋,已经成了楼底下的一摊碎肉和鲜血了。

好在知秋虽然个子很高,却很纤细,体重并不重,他胆战心惊的将她拉上了阳台,知秋紧紧抱住了他,哭得很压抑。

他安慰她,「有我在,没事儿的。」

在齐浩的安抚下,知秋渐渐平静了下来,她靠在齐浩怀里,眼里含着泪水,痴痴的说:「我逃不掉的……他威胁我,如果我再想跑,他就会杀了你……」

齐浩勃然大怒,威胁一个女人,亏这家伙干得出来,还拿自己来利用知秋,他感到很愧疚。

什么时候,他齐浩需要女人牺牲自己来保护他了?

他对知秋说:「别怕,明天我花大价钱找高手能人。北京城什么样的人没有啊,找个道士做法收妖,分分钟的事儿。」

知秋只是哭,哭得肝肠寸断,她那双漂亮的眼睛,肿成了红桃子,可依旧难掩她的出众容貌。

有一瞬间,齐浩都看呆了,他惊奇的发现,跟知秋相处越久,越觉得她美,是那种惊世骇俗的美。

他以前勾搭的那些女孩儿在她面前,只能说是庸脂俗粉,给她提鞋都不配。

齐浩当她是害怕那黑衣人,又宽慰了她半天,为了证明他搞得定,他大半夜给北京的哥们打电话,让找个修为高深的道士,要处理一桩邪乎事儿。

那哥们是京城老炮儿,四九城很混得开,什么门路都有。

听齐浩说了大致经过,拍着胸脯保证,一定给他找个高人,那高人段位高的很,连 XX 马都找他帮过忙。

挂了电话,齐浩对知秋说:「现在总信了吧?问题要辩证的看,有妖物,就一定有降妖除魔的高人。」

知秋破涕为笑。

这天晚上,知秋在他怀里睡了一夜,她紧抱着他,像只八爪鱼,一秒钟都没分开过,睡得很安详。

齐浩担心那家伙又来捣乱,睁着眼睛到天亮。

天边出现一丝鱼肚白的时候,他实在撑不住了,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昏睡中,他听到有人敲门,隐约说的是,「该走了。」

他意识到不好,拼命想醒来,却怎么都醒不过来,就差抽自己耳光了,可惜四肢无法动弹。

他听见知秋起床洗漱的声音,然后开门离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昨晚找的哥们给他打了几十个电话,手机都要打爆了,他居然一点察觉都没有。

他顾不上这些,满房间找知秋,可哪儿有伊人的影子。

房间乱糟糟的,沙发、茶几、还有满地的床单撕成的布条,这些都证明知秋的确来过,可除了这些,跟她有关的一切,都消失了。

齐浩疯了一样,穿着睡衣冲去监控室,调取了他睡着之后的监控,一直到他起床,他的房间门都没开过。

走廊上没人。

也没人开门出去。

可知秋这么一个大活人,竟然就这样消失了,昨晚的惊魂场面还在眼前,知秋的哭声还言犹在耳,这一切都在证明,知秋她真的是人。

可监控竟然拍不到她的样子。

齐浩都快疯了,他疑心是酒店的问题,揪着保安队长逼问他们,是不是在监控上做了手脚。

到底是五星酒店,队长没把他撂趴下,只是提醒他说:「咱们无冤无仇,又没利益纠纷,我犯得着干这个吗?」

他想想也是,人家一个保安,的确犯不上?

他给保安道了歉,人队长素质挺高,说能看出来,你肯定遇到事儿了,我们干服务的,不跟客人计较这个。

他又看了知秋两次来找他的监控,的的确确,走廊上根本没人,只有他一个人开了门在门口自言自语。

这时候,那京城老炮又打来电话,说他们在酒店大堂等俩小时了,听兄弟说事儿大,他一大早把大师薅过来,晾人俩小时,大师都生气了。

齐浩赶紧去迎接大师,赔礼道歉半天大师才消气。

他把情况说了,大师沉吟片刻,晃着手里的铃铛,对齐浩说:「你带我去看看吧。」

齐浩先带他们去了自己房间,一进门,大师手里的铃铛就响了起来,大师在房间里转了一圈,铃铛就没停过。

他又出了房间,从走廊下楼梯,来到十楼,走的正是黑衣人曾走过的路,铃铛响了一路,最后,他停在 1003 房间门口。

他推开门,那铃铛疯了似的,响得更吓人了,最后那青铜制的镂空铜网居然破了个窟窿,铃铛不响了。

大师急忙退了出来。

他一口气从楼梯狂奔下楼,一到大堂,翻身就倒,老炮儿大哥掐了他半天人中才醒过来,又要了一大碗生姜茶,才算醒利索。

齐浩整个人就傻了,问大师到底咋回事。

大师问他,来京城干嘛来的?

齐浩说谈生意。

大师让他别谈了,立刻买最早的一班火车回老家,而且不能是飞机高铁,只能坐绿皮火车。

回去后,立刻找一座当地上百年的名刹,无论花多大代价,都要留在庙里,一年之内,一步都不能离开寺院。

否则,后患无穷。

他又给了齐浩一张符,让他随身带着,进入寺院之前,绝对不能取下来,切记!切记!!!

齐浩也知道这事儿严重,立刻买了票,都没来得及跟合作方打招呼,就直奔西站,老炮儿够义气,遇到这事儿也不怕,亲自开车送他去的。

临别的时候,他要给大师一笔钱,银行卡都掏出来了,让大师给推了回去,大师说:「我办事收钱,但你的事儿,我不敢保证一定能成,你能不能平安无事,要靠你自己的造化,这个钱,我没法收。」

大师这么说,齐浩更慌了,一上火车,就给他爸打电话,让立刻联系当地的古刹,他一到车站,就直接去寺院。

他爸问他吃错什么药了?

齐浩都快哭了,让他爸别多问,先照办,有空再跟他细说。

齐浩这小子虽说平时不着调,但关键时刻,还是很靠谱的,他爸了解他,立刻动用关系,找到了一座寺院。

后来,齐浩真的在庙里呆了整整一年,吃斋念佛,不近女色,倒也平安无事。

他爸知道情况后,怀疑自己在商场上手段过于残忍狠辣,坏了德行,这才给儿子招来这么一件怪事,又捐了一大笔钱给寺院,这事儿才算了。

再后来,齐浩也不去夜店了,问他为什么,他说只要去泡妞,他就总觉得,知秋在人群里看着他,他立刻索然无味。

此后的很多年,齐浩一直对知秋念念不忘,他想找到她。

为此,他花了不少钱,找了很多高人,被骗了无数次,这事儿最后也不了了之了。

他还找到京城那位大师,大师一听说他还找知秋,吓得扭头就走,还把他的所有联系方式给拖黑了。

我也劝齐浩算了,这事儿太邪乎,你一个大好青年,未来要接手家族庞大企业的,不能为这一点儿女私情自废武功吧?

齐浩就哭了,哭得撕心裂肺的,让我忍不住想抽他。

他说他这辈子,从没遇到过这么奇特的女孩儿,他从没对谁这么心动过,虽说相处不到一夜,可他觉得,比一辈子都要长。

再后来,我们认识了一位声名显赫的茅山道士袁龙,他一眼就看出了齐浩的遭遇,让他以后少招惹姑娘,有一天,知秋还会回来的。

至于什么时候回来,他没说。

回来干嘛?他也不说。

只说了一句屁话,说机缘到了,你们自然会相见的。

齐浩说,我等!哪怕是一辈子,十辈子,我都等!

我追问了一句,说:「这个知秋,她不是人,到底是什么?还有虐待她的,又是什么东西?」

袁龙想了想,说:「黑山老妖知道吧?」

我俩一起点头,袁龙说:「那黑衣人,差不多就是这种角色了,至于知秋,你能活下来,就要感谢她了。」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