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2小色女想摸大佬泪痣

所属系列:一顾倾城:穿成大反派的红颜小祸水

小色女想摸大佬泪痣

一顾倾城:穿成大反派的红颜小祸水

星期一下午,顾倾城所在的金融管理系有一节体育课。大学里的体育课在公共操场,有很多不同年级不同专业的人一起上,顾倾城平时没有住校,所以并没有和同班同学一起去操场。

等赶到操场的时候,班上的同学基本都到了等着上课。

吴雨佳坐在跑道上,班上的人都在兴致盎然地讨论着八卦,比如除了上课几乎不怎么出现的班花也是校花顾倾城,比如隔壁大二计算机系的校草霍七年,心里充满了好奇。

这就是大学啊,空中过高的温度、好闻的桂花香,还有汗水的味道、塑胶的跑道,还有八卦的男女。

不经意间一瞥,却看见操场门口那边跑过来一个女孩子,修长高挑的身材,穿着白色篮球服,穿着运动短裤,却因为穿着较长的球服只能隐约看到裤子边。

一双修长的白腿,运动鞋网球袜,袜子上还有两条杠,手里拿着一个网球拍,头上戴着棒球帽和口罩,看不见脸也知道是个大美女。

大美女是有气场的,浑身散发着气质,光是那个身材还有皮肤,只要脸不丑都是美女。

吴雨佳可耻地觉得自己对一个女孩子心动了一下,却发现周围男生赤裸裸的眼神比她夸张多了才放下心来,得,我还不算丢脸的。

只见她越跑越近,在自己班级前面停了下来,取下了棒球帽和口罩。

那一瞬间,吴雨佳又可耻地心动了一下,此刻正是十月份,微风徐徐,阳光微醺,女孩子明媚的脸在口罩取下后完全露出来,一张脸未施粉黛,却惊艳至极,让人想起草长莺飞阳春三月。

绑起来的马尾配上球服却多了青春活泼,好像是她们班的校花顾倾城吧?第一次看见她这么穿,真的好好看!!吴雨佳疯狂拉了身边另外一个女孩子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顾倾城当然不知道这个,她跑过来的时候害怕上课了,所以根本顾不了太多。也不知道多少少年的心蠢蠢欲动,因为她那张风流的脸。

等到课上十分钟自由活动的时候,顾倾城才注意到操场的另外一边,还有几个班在训练,最重要的是霍七年坐在那边的栏杆旁。

今天的他和上次见到时的冷酷完全不一样,阳光打在他的脸上把煞气柔和了很多,同样也是穿着一身白色球服,一张好看的脸因为别人过多的关注而微微不耐烦,眉毛拧在一起,喝矿泉水的时候微微仰起头,滚动的喉结让人想犯罪。

顾倾城想都没想就往他那边走了过去,既然想要了解他就不怕接触他,想到就做,顾倾城从来不会去委屈自己。

本来这两个人就是众人关注的焦点,结果看见我们顾大小姐往那边走过去,大家八卦的心燃烧得更加旺盛了,都害怕自家的男神女神被勾引走了。

「霍七年,你也今天上体育课啊?」顾倾城停在他面前,低着头看着坐着的霍七年。

这个男人远处看就不得了了,近处看,更是尤物,那天晚上灯光昏暗,没有看清楚,白天近距离观察,每一寸都长得惊艳至极,尤其那颗泪痣,好想去摸哦。

哦,她也确实伸出手去摸了。

结果手还没有伸过去,差一点就碰到,刚才还爱理不理的人突然伸出手抓住了顾倾城的手腕,冷淡的眉眼才望向顾倾城,黑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困惑,长长的睫毛动了一下,扫下来的阴影覆盖住了那颗泪痣,喉结滚动了一下。

「你想干吗?」霍七年拉着顾倾城的手腕,问向眼前的人。

「霍七年,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像妖精一样,勾引人犯罪。」

顾倾城歪着头,眨了眨眼笑了一下,眼中的笑意满满,像进了蜜糖。

霍七年看着完全不一样的她,微微愣神,她的手腕还握在自己的手里,软软的,像水一样,明媚的脸在细细碎碎的树影下平添了魅力,眼睛里好像只有他一人。

不是没有人说过他的容颜,却没有这一刻让他有一丝慌乱。

「喂,霍七年,你长得真好看,你看向我的时候,我觉得最好看。」

顾倾城笑出声来,张扬又肆意,她喜欢一个人和讨厌一个人从来都很明显。

还没等霍七年回答,突然一个篮球砸到两人这边,就在电光火石间霍七年放下顾倾城的手接住了篮球,望向身后的人,眸子满是警告。

顾倾城隐隐约约发现霍七年身上那煞气满满的气场有渐长的趋势,从他手里拿过篮球,看着他甜甜笑了一下。

转过身看到身后一个穿着蓝色球服的男孩子,一脸挑衅地看向霍七年。

「哦呦,霍七年,我们同班同学这么久了也没看你搭理谁,怎么霍大校草交朋友还看人啊。」

「学妹啊,你这么好看,可别被霍七年给骗了,他在我们院队男生可都不喜欢他。哎呀大家过来看看,他的身份可不干净,我是我们班登记处的,他啊是……」

砰地一下,还没等对面男孩说完,一个篮球正中他脑门,还顺带打了他的嘴。

「你你你……」

「哎呀,学长真是不好意思,我是故意的,你不知道吧?我啊……最讨厌嘴巴臭的人了。」

「其实嘴巴臭也没事,毕竟这个也不是别人能选择的,可是学长嘴巴臭还出来臭到别人那就是不能忍了。」

「你……我……你欺负人。」

「学长,我从来不欺负人,我看你这打扮应该在院队打篮球吧。」

「这样行不行,我和你打个赌,如果你输了就把你刚刚说的话给吞进肚子,如果我输了我就让你打回来。」

「呵呵,你这么帮这个霍七年,还不知道别人领情不领情,他一向瞧不起人。」

顾倾城没理会他,直接走向霍七年。

她抬起头看着比自己高一大截的男孩子,偏着头笑了一下,清澈的眸子里满是希冀。

「霍七年,你愿意我替你出征吗?」顾倾城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刚好让周围围观的人都可以听到。

她那么明媚那么张扬好像没有什么害怕,她看着那个冷淡的男孩子,孤寂的男孩子,一脸赤城。

霍七年,看着她,她说你愿意我替你出征吗?其实这些人在他眼里就像蚂蚁一样,从来不放在心上,他不是隐忍,不是害怕,而是漠视。

所以,他从来不去说什么,不去做什么,他只需要维持表面的样子给暗地里一直监视他的人看,麻痹他们就好。

曾几何时,这个女孩子在他眼里也是一样,像一只蚂蚁,只会去漠视。

可是这一刻,他第一次真正把她映在眼里,她的笑容也留在记忆里。

拒绝的话到嘴边就说不出来了,他点了点头。

「我在这里等你。」

霍七年,薄唇微动,话不由自主地从嘴边蹦出来了。

「好,霍七年,等着我替你征战恶龙。」

她转过身去,嘴角微微上扬,他说在这里等着我,那么我顾倾城不会让他失望的。

「看到了没,霍七年同意了,我们比投篮如何,你也知道的,女孩子与男孩子体力悬殊,但是投篮却不靠体力。」顾倾城挑了挑眉毛,一脸不屑地看向对方。

「好,这个难不倒我,十个,看谁投进的多。」

「不过先说好了,愿赌服输。」

「好,这句话也送给你。」

顾倾城拍了拍手中的球,看向篮筐,篮球在手中转动起来。

她突然觉得挺有意思,原主才艺不行,但是运动方面没话说,无论是跆拳道还是球类运动都很厉害,敏感度敏捷度都很优秀,而自己又精通琴棋书画,这样不就是文武双全吗?

而投球更是不在话下。

她轻轻举起球,手起球落,球落入篮筐里。

然后她微微扬眉看向不远处的霍七年,比了个耶,霍七年嘴角微微牵起,朝她点了点头。

最终,顾倾城十进七,而某沙雕男十进六,顾倾城胜了。

「霍七年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让一个女人替你出头。」沙雕男显然气急败坏,逞强装逼失败当然气得不行。

「喂,这位大哥,就你这技术对付我都不行,还想挑战霍七年,你修炼个一百年都不行。还有刚刚你说,霍七年在院队被排挤?」

「对啊,我们篮球队都不喜欢他。」

「你知道吗?」顾倾城环视周围的男生,他们看向霍七年充满了不喜。

「有的人,他嫉妒一个人,就会选择抱团,然后用最大的恶意去孤立他。」

「霍七年从来没有伤害过谁,而你们却用最让人瞧不起的手段对付他,你们以为你们这是男人的气概?这是你们的骄傲?」

顾倾城停顿了一下眉眼尽是讽刺,继续说道:「呵,自卑罢了,丑陋的自卑。」

「还有,这位同学希望你愿赌服输,不然别怪我仗势欺人。」

顾倾城不疾不徐地拆穿他们的小意思,眼里满是不屑和讽刺,她把那些丑陋的东西血淋淋地撕开暴露在阳光下,他们还只敢怒不敢言,谁不知道顾倾城得罪不起,只能不约而同选择离开。

等他们走后,顾倾城走到霍七年面前,整个人气场又重新变得澄澈无害起来,她仰着头,像是一个等待奖励的乖宝宝。

「霍七年,我回来了,没有让你失望吧?」

霍七年看起来还是一派平静,眼里连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喜悦却突然消失,转而变成了一种疑惑。他不明白为什么她突然做这些,在他看来没有必要的事情。

「为什么做这些?有必要吗?」

「有必要,霍七年,我知道这很幼稚。可是不愿意从别人嘴里听到任何一句有关于你不好的话,霍七年,我顾倾城要保护的人就算厮杀也要做到。」

霍七年看着她眼里闪过的光芒,他是顾倾城要保护的人吗?

可是,你是否真的了解你眼前的人呢?就这样毫不防备地把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划进了自己的领地。

「那我是你的什么人呢?」霍七年桃花眼里闪过一丝戏谑,微微挑眉,眼角的泪痣都活起来了,这个人,平时面无表情,可是只要一个表情都能把人迷惑。

「也许是公主的骑士?」顾倾城开玩笑说道。

其实她并不确定,她对霍七年并没有太多了解,只是很多或明或暗的原因让她靠近他。

霍七年自嘲一笑。

骑士吗?

公主殿下,或许你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一个披着王子皮囊,握着骑士的剑,其实有着魔鬼的灵魂,残忍嗜血。

顾倾城,突然不想让你认识真正的我,强大却恶心的我。

微风徐徐,京都夜晚的风总是带着一丝惬意温柔地吹到顾倾城的脸上,她漫不经心地坐在别墅草坪处的藤椅上晃动着一双修长的白腿,她一边打着蚊子一边回忆着几个小时前霍七年说的话,半天没搞清楚他到底是同意去球赛了还是没有,只留给她一个潇洒离去的背影,潇洒你妹。

霍七年,去不去关她顾倾城什么事啊?切,管他去不去呢,谁想知道?

正在某人积极立下 flag 的时候电话铃声响起来了。

刚说不想去运动会,学院学生会就打电话说选择几个人去代表学院参加学校啦啦队校际运动会的时候给 A 大加油。

这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啊,顾倾城一向不太喜欢这种场合,不过周六去她们排练的地方看看也不是不可以。

「小姐你为什么笑得这么……啧啧啧」耳边传来管家充满疑惑的声音,自家大小姐这样笑得一脸荡漾好可怕有没有。

「管家啊,你知道不知道为什么电影里反派总是打不过主角呢?」顾倾城一个高深莫测的小眼神扔过去。

「不知道?难道是他太弱了?」管家摸了摸快秃的脑勺表示不解。

「不,因为啊反派死于话多。」

某管家欲哭无泪,他们家小姐突然变得越来越聪明了,还知道怼人了。

「小姐你越来越聪明了,我好开心。」

……

顾倾城表示黑人问号脸???骂你你还开心啊喂?管家你太讨厌了,总是这么不按常理出牌!

周六。

顾倾城画了个淡妆,穿了身简单黑 T 恤牛仔裤扎了个丸子头出了门。

依着短信地址走到校啦啦队排练室,就看见几个打扮得精致的女孩子叽叽喳喳地嘲笑着中间一个女生。

顾倾城有点蒙,自从自己穿书后怎么这个世界就不太正常了,怎么她走到哪里都能遇不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的事呢?不是打架斗殴就是渣男绿茶!

「就她也来参加校级啦啦队,真是有自信!」

「吴雨佳自信是好事,只是过于自信就……」

「哈哈哈哈……你们经管的人都挺不自量力的。」

顾倾城靠在舞蹈室旁边的门上,看着旁边的人大家都像没有看到一样,很多的校园暴力,除了施暴者以外还有一群人,就是旁观者。

旁观者的无视在某种程度就是纵容,其实她可以理解每个人都自保的心理,可是,你怎么保证下一个人不是你?罪恶,只要发生了它就是罪恶,没有人阻止那么受害的人永远都不会停止。

「你们在做什么?」一道好听的女声传来,声音不大,却没来由地带着点压迫感,几个女生转过头来就看到笑得一脸灿烂的漂亮女孩。

「怎么?为什么不回答呀?你们在干什么?」顾倾城又好脾气地重复了一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样子。

那群女生里面一个穿着超短裙的女孩子最先反应过来,指着中间那个低头的女孩子。

「没眼睛不会看啊,这个人长得这么丑还来啦啦队。」

顾倾城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清了那个叫作吴雨佳的女孩,一张只能称作清秀的脸上布满了泪痕,却倔强地不肯服输,和顾清纯那种矫揉造作不同,她的倔强是认真的,而且人家这怎么也称不上丑吧。

顾倾城走近她,拍了拍她瘦弱的肩膀,吴雨佳惊讶间抬起头,却看见她们院有名的女神正在看着她,眼里没有一点瞧不起而是满满的关心。

「还好吗?」

吴雨佳受宠若惊地点了点头。

顾倾城心里不是滋味,很多女孩子明明很美好善良,可是因为没有一张好看的脸无端承受了太多的恶意。甚至,连一句我不开心都不敢说出口。

她转过头看向那群女生。

「同学我觉得是你们需要洗洗眼睛吧。怎么,用贬低别人的方式提高自己很能满足你的优越感是吗?」

顾倾城发现无力的事真的很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为什么还要去给别人苦上加苦呢?

几个女生本来就嫉妒顾倾城长得好看还是新晋校花,不甘心忍下这口气。

「顾倾城,你别以为你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我就怕你,还不知道是不是被别人包养伪装自己是大小姐呢。在这里假惺惺地显得自己很善良的样子,恶心谁呢?」

周围有不少人被吸引过来,听到这里看到顾倾城的眼神就不变了,周围的女生开始议论纷纷。

吴雨佳拉了拉顾倾城,很害怕这个女孩子因为自己而惹到不好的名声,她不值得她这么做的。

顾倾城倒是比较淡定,这种场合根本不够看,要是她真是她们口中的人还需要慌张一下,可是她顾倾城向来不怕无中生有,因为黑的不会变成白的,而白的也不会因为一句话就变成黑的。

「哦?这位同学,你这条裙子是阿玛尼的高仿,这个鞋是耐克的高仿,我顾倾城是不是真的大小姐暂且不论,只是你嘛……明明什么都没有却偏要维持表面的光鲜亮丽,你不累吗?」

「你你……你凭什么说我是高仿,这是真的!」

那女孩气急败坏。

「好好好,你说是真的就是真的,不过你说说,一个好好的女孩子怎么满脑子就是什么包养,你思想肮不肮脏啊?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淫者……见淫。你的三观已经严重妨碍你睁开眼睛看见真正的世界。」

她看了女孩一眼,摇了摇头,然后继续说道。

「这个社会有人沉迷享乐,有人纵于声色犬马,可也有人守卫初心,无偿奉献去帮助别人。他们很高尚,我顾倾城自愧不如。只是我也有自己的坚持,不想失去作为人基本的底线。」

对面的女孩子气急败坏了起来,显然顾倾城戳到她的痛脚了,两个人一个云淡风轻,一个颇有点泼妇骂街的意思。

周围的人看这架势心中了然,不过打算都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

那群女生看自己没占到便宜准备离开,却被顾倾城叫住了。

「你到底要怎么样?顾倾城,想要我给你道歉吗?」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因为你压根对我造不成任何伤害。」

「不过,我需要你给这个女孩子道歉唉。」

她眉毛微挑,偏着头笑得越发纯良无害起来,好像在和闺蜜讨论待会吃什么。

可是越是这样越发让人觉得脊背发凉。

那个女生显然不想给吴雨佳道歉,要是给顾倾城道歉她也没那么难接受,可是吴雨佳她凭什么。

「我不同意,我不道歉。」

「倾城,算了吧,你能帮我我已经很开心了。」

吴雨佳拉了拉顾倾城。

「虽然我们萍水相逢,可是这句话我只问你一遍,你确定你不需要一个道歉?」

顾倾城看着她,她不是谁的神,不想自救的人她不会继续坚持己见,她尊重她。

况且更重要的是,她没有那么多精力浪费在别人身上。

「我……我想!」

吴雨佳的眼里闪过一丝光,她想,她也想活得有底气,她多想像顾倾城一样可以活出自己来。

那么明媚,那么勇敢。

「听到了没?同学们,你们觉得这位同学需不需要道歉呢?」

超短裙女孩没有想到吴雨佳这个包子突然一反常态,而且周围人纷纷对她面带鄙夷,她恨不得立刻就走。

「我道歉,行了吧,对不起吴雨佳,我不该说你的!」

她鼓起勇气说了出来,脸上憋住了红晕。

「其实你也没那么坏。」

「其实道歉也没什么不可以接受的不是吗?」

「道歉并不意味着你屈服了,也不是说明你丢掉了自己的骄傲。」

「相反,真正的骄傲是敢于面对和承担。」

顾倾城对她说道。

对面道歉的女孩子突然低下了头,她的脸更红了,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一刻才突然有种难以言说的羞愧之情。

对呀,道歉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错了道歉不是理所当然吗?

从什么时候开始道歉变成一件丢人的事了?

而其他几个女孩子听到后也纷纷给吴雨佳道了歉。

一场闹剧结束后,大家都累了,顾倾城简单地和啦啦队接洽了一下准备回去。

下午夕阳西下的学校洒着一层金光,像粉刷了一层蜜糖,她走在鹅卵石的小路上,却殊不知自己成了画中的人。

吴雨佳从后面鼓足了勇气叫住了顾倾城。

「顾倾城同学,我有话和你说。」

顾倾城停住脚步,微微惊讶。

「有事吗?」

「顾倾城,我很谢谢你。」

她好似鼓舞了勇气,耳朵都红了。

「没事,不客气。」顾倾城笑得爽朗,摆了摆手。

吴雨佳看着她,笑得那么明媚,那么自信,直到很多年后事业小成的她都会想起这个女孩子教会她的东西。

她帮她赢得了一个道歉,她教会了想要的东西要去争取。

而就在两个女孩相谈甚欢的时候,另外一条街道的花丛旁一个穿着时尚的男孩子拿起相机拍下了这一幕,摸了摸嘴唇,眼里闪过志在必得的光芒。

顾倾城休息日难得起了个大早,今天是啦啦队的正式训练。

「管家,你让司机待会在学校旁边的豆浆铺停一下,我买个肉包子吃。」

顾倾城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慵懒地说道,完全无视了旁边管家惊讶的眼神。

「大小姐,你怎么会想吃这种路边摊啊,那个太不卫生了!听我老头子的劝,小姐最好别吃。」

结果几分钟后,某包子铺,一老头和一少女两个人吃得很欢。

「小姐,这家包子也……太好吃了!我还想再来几个。」

「你不怕不卫生了?」

「小姐都不怕我怕什么。」管家面不改色地改口道,完全忘记了刚刚是谁在咆哮。

顾倾城表示真香定律不会因为换了一个世界就不管用的,打脸或许会迟到但是从不会缺席。

――――

排练室。

今天排练的舞蹈有点像那种改编版的体操,顾倾城不敢想象一群青春少女跳着老年体操的感觉到底有多违和。

「等等,大家暂时停停。」顾倾城走到排练室最前面,看着老年体操,突然忍不住笑出了声。

「大家有没有觉得我们这个舞连老年人都嫌弃,诸位去马路对面的广场逛逛,那边的广场舞大妈都比我们潮流。」

她轻快地说着,用不带说教的语气调侃道,舞蹈室的姑娘们听着都笑了起来。

之前被顾倾城「修理过」的超短裙女孩第一个站出来响应了她。

「没错,让我这么一个辣妹跳这个舞实在太屈才啦哈哈哈。」她今天穿着一身小皮短裙黑丝袜,整个人充满了野生的气息,顾倾城承认辣妹无疑。

让一个辣妹跳广场舞,辣妹表示接受无能。

有一个开头的,大家都纷纷响应起来,学生会的学姐没有办法了,只能同意。

「倾城,你觉得我们该跳什么舞蹈呢?」学姐看向顾倾城,询问她的意见。

「学姐你是学生会舞蹈协会的,懂的肯定比我多,风格选择青春活泼又有点小性感的那种就好。」

顾倾城诚实地说道,她也不是全才,对于舞蹈有一定基本功,不过编舞的话她不是很感兴趣,还是让比较专业的人来吧。

「好,今天你们练练基本功,我去和其他组长商量一下。」

学姐走后,女孩子们都兴奋起来,看向顾倾城的眼神多了几分欣赏和亲切,少了很多因为不熟悉而有的嫉妒。

「倾城,你今天这个格子裙好好看哇。」吴雨佳跑到她女神面前,女神真的穿什么都好看。

「雨佳,你今天整个人都不一样了,看起来气色很不错哦。」顾倾城看到她越来越自信地改变自己也很为她开心。

「对呀,那天回去研究了一下化妆,以后我想改变自己,这些都得感谢你啊,嘻嘻……」

「你这小妮子今天嘴怎么这么甜啊,哈哈。」

此刻窗外一个人影拿着手机对准了正在压腿的女孩,角落里她侧过脸来,阳光下言笑晏晏,兴奋地和另外一个女孩子说着什么。

顾倾城天生敏感度就高,很快就注意到窗外对着她的手机,微微诧异之后自然挪开视线,偷窥狂吗?有点意思。

「对的,刚才那个就是我们学校的女神哈哈哈,当然了,放心吧,我肯定能泡到她。」

顾倾城出来就看到那个男生这样说,好像在直播?

「之前她还给我写过情书呢……对,听说家里也很有钱,和我也算门当户对,追到了大家给我打赏哦……谢谢徐风的大可爱的火箭,谢谢!」

「这位同学,你想得挺美的。」

徐风吓了一跳,他正在火热直播沉浸在追到白富美女神的幻想中,突然背后一道清脆好听的声音传来,下意识地转过头。

「手机给我。」

顾倾城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一丝慌张和迷乱,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失去了耐心,这种把恋爱当作物品,把女人当作猎物的眼神让她恶心至极。

「不给,凭什么给你,这是我的隐私。」

对面的男生慌忙关掉手机,一张还算帅气的脸化着妆,画了眼线的眼睛瞪着顾倾城。

「我告诉你,我的耐心有限,这里是舞蹈室,里面很多女孩子的练功服比较隐私,学校明文禁止不许偷拍偷窥。你不懂?」顾倾城眸子里闪过警告的意味,对面的男生显然知道。

在他呆住的瞬间,顾倾城准备拿起电话报警。

「你要干吗?」

「报警,你不删,这里有监控,我报警说这里有偷窥狂不行吗?」

「我删,我删!」

他拿起手机操作了删除,给顾倾城看了一眼,一脸真诚。

顾倾城虽然狐疑他突然变通得这么快有什么阴谋,可是看见他确实删掉了也不能再说什么了。

所以她没有看到男人转身离开后转为愤怒的眼神。

――――

啦啦队练习了一段时间后大家的默契度都提高了不少,而且新编的舞蹈也十分符合顾倾城的胃口,青春活力又不失小性感,回到家的时候顾倾城还在哼着小曲。

就在她心情正好的时候,管家给了她一份资料。

「小姐,您上次让我调查的霍先生资料都在这里了。」

管家拿了一份文件递给自家大小姐。

「只有这些吗?除了这些以外还有什么别的信息吗?」这算啥这些信息,她都知道啊。

「小姐,目前我找国际侦探调查到的只有这些,霍先生的确是霍家人。不过在霍家的处境并不好,霍家人好像很提防他,从小霍先生就受到很多不公正待遇……除了这些,抱歉大小姐,这是我们能调查出来的所有信息了,霍先生十岁以后的资料实在太干净了,只有简单的入学之类的信息。」

顾倾城拿起红酒杯,浅酌了一口,霍七年小时候的遭遇可以用惨痛来形容,就连她看到都不忍心看,那些画面像一缕线一样牵扯着她的心,甚至带着点莫名其妙微微熟悉的感觉。

对于管家的实力她很清楚,这样看来就是此刻的霍七年已经不简单了。

眼睛扫到住址一栏,微水公寓,靠近学校的公寓?她起身走到栏杆旁望着别墅院子里的木槿花,开得繁茂,簇拥在一起,像火一般。

良久她开口道。

「福叔,你帮我在微水公寓找一间采光好的房子。」

「大小姐?」

「我自有安排。」

「好的,小姐。」

别看现在管家一副办事利落的家族能人的样子,其实……这一切得从福叔这个梗说起,顾倾城其实还挺尴尬的。有一次管家突然一脸难过地看着她,说小姐最近为什么没有叫他福叔了,好难过。

当时她就立刻改了口,哄了福叔好久,唉,别人的管家都是人丑话不多的高冷管家,怎么她顾倾城的老管家这么小公主呢?不过还勉勉强强,还算可爱吧。

至于霍七年,嘿嘿,她决定近水楼台先得月,抱紧大腿的第一步从靠近他开始。

――――

在顾倾城如火如荼热热闹闹地准备抱紧大腿的时候,另外一端的 M 国。

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男人坐在椅子上,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骨节分明的手指敲打着桌面,明明该是诱人犯罪的桃花眼此刻却带着浓浓的警告和慑人的气势。

这人正是顾倾城调查资料里的霍七年,此刻的他坐在豪华大殿的椅子上,整个人散发着上位者的气势,完全不同于往日的隐忍和掩藏。

他对面的人显然有点坚持不住了。

「K,如果不和我们合作,也许你得不到你想要的,我明白,你有你的坚持。我不逼你,不过我们 F 会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罗里斯家族永远是你的朋友。」男人蓝色的眸子闪着光芒看向对面异常优秀的男人,在他的气势中妥协道。

「尤里,我的话不说第二遍,K 不需要任何组织的帮助,我自然能得到我想要的。」霍七年漫不经心地说道,但是尤里知道他是对的,可是他就是不甘心失去这么强大的盟友。

「K,我相信,不过那需要更多的时间不是吗?你眼前的困境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你的对手也很强。」尤里蓝色的眸子带着蛊惑。

「尤里,别和我玩这套。你以为这些天你的各种手段,对我有用?K 从来不缺时间。」男人冰冷的话语让尤里打了冷战,收回了自己的小伎俩。

还没等尤里接话,男人接下来的话让他更加摸不着头脑。

「星期六之前我必须回去,尽快把我交代的事做好,不然后果你应该知道的。」

星期六?这不是逼死他吗?

「K,我不明白,为什么是星期六?这是你们口中的良辰吉日吗?……哦哦,不对,良辰吉日是说结婚洞房,应该是黄道吉日。」尤里加大了声音,十分激动。

「尤里你知道电影里的反派为什么总是失败吗?」

尤里露出了了然的微笑。

「反派没有正派厉害。」

「不,尤里,反派死于话多。」

说完霍七年没有理会他接下来的一大段废话,大步离开,留下尤里一人风中凌乱。

黄道吉日关他什么事,要不是根本玩不过他,他一定要把他作成他最爱的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