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他是工作狂

所属系列:一吻偷心,听说你也喜欢我

他是工作狂

一吻偷心,听说你也喜欢我

前男友对我很敷衍,敷衍到只会用钱打发我。

「又生气了?」

「你的包到国内了。」

「快递到了,记得让人去搬。」

七夕节,我原本订了一家氛围感超好的酒店。

躺在床上,连姿势都摆好了。

结果收到一条短信:

「公司临时有会,宝,你先拆快递。」

淦!

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1

七夕节,我准备给霍铭州一个惊喜。

在前台小姐捉摸不透的目光下,我往酒店房间加了蜡烛、满天星藤球灯、香薰,窗帘后面摆满了我给他准备的从一岁到二十八岁的礼物。

结果,我躺在床上,连姿势都摆好了。

等得黄花菜都凉了,蜡烛都快燃尽了,却没等来霍铭州。

手机振动,我欣喜地拿起来,却发现是闺蜜打来的电话。

「你真不来跟我们一起玩?」

她那边声音很吵,显得十分热闹,很有节日气氛。

这样一对比,我就有些落寞。

她又问:「你还在等霍铭州那个工作狂啊?难道你忘了,上个月你生日他都没陪你。」

旁边传来她男朋友的声音:「宝贝,过来吃蛋糕。」

闺蜜有些惊讶:「今天不是我生日啊。」

「可是今天是我们的第一个情人节。」

闺蜜甜蜜地笑出了声。

我却酸了。

烛光微荡,我看着暖黄色的天花板,数到不知道第几万头羊。

霍铭州终于给我发消息:

「公司临时有会,宝,你先拆快递。」

我感觉肚子里一顿火唰唰地往上冒。

又是快递……

到底他是我男朋友还是快递是我男朋友……

我气冲冲地冲出了门,打车到他公司。

前台认识我,没敢拦我,我一路畅通无阻地走到他办公室门口。

正要踹门,忽然听见里面几个男人的声音。

「这么特殊的日子,霍总不陪嫂子,怎么还有时间来开会?」

透过微开的门缝,我看见霍铭州穿着一身白衬衫,神色慵懒地坐在转椅上,眉心间带了点无奈。

「真羡慕你们单身的人,可以心无旁骛地工作,」他沉着声音,叹了口气,「等开完会我再陪她吧,不急。

「估计回家又要跟我闹了,我先让秘书去店里把订好的衣服取上来。」

我的注意力全集中在那句「真羡慕你们单身的人」上面。

原来,他跟我在一起就这么不情愿。

我推开门,在他们怔愣的眼神中,冷声说:

「不用羡慕他们。

「现在你也自由了。」

霍铭州正色,墨黑的瞳孔闪过一丝意外:「你怎么来了?」

他往另外几个人身上看了一眼,嗓音淡淡:

「阿芙,我在开会,别胡闹。」

几个人看形势不妙,借口上厕所而离开。

霍铭州理了下袖口,顺势起身,从桌子下拿出好几个精致的包装袋。

「你上次提过,喜欢这款 CHANEL 包。

「我多买了几个,方便你每天换。」

我承认,我确实因为这几个包有了几分心软。

但我看到他一副运筹帷幄的神情,就气不打一处来:

「包可以换,是不是男朋友也该换换?」

我拍开他的手,没想到后者利落地揽住我的腰,稍微一使劲,就把我禁锢在怀里。

他身上有淡淡的桂花香,很好闻。

怔愣之间,我已经被他抱住,近得能听见如鼓作响的心跳声。

温热的手抚摸过我的头发,一抹柔软落在我唇上。

他声音充满磁性又沾染了一丝欲:

「我多喜欢你,你不知道吗?

「阿芙,今晚穿那套黑色的吧……」

我脸烫得几乎快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脚指头都快蜷缩起来。

我扯着他的衣服,一句「我们回家吧」还没说出口。

他凑到我耳边,声音极其温柔:

「不生气了?我要开会,你先出去叫他们进来吧。」

「……」

我犹如被当头泼了盆冷水。

他见我没说话,似乎是意识到什么,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卡,连着几个包一起给我。

我猛吸一口气:「好的,那你先忙。」

他还想说什么,我已经拉开办公室的门。

2

我并不是第一次被霍铭州敷衍。

我和他相识于国外,最开始是被他美貌所惑,丝毫没发觉他工作狂的本质。

可他跟我在一起时,不记得各种节日,连我生日都会忘。

就连我想让他陪我,都得先预约时间。

就这,他还不一定会到。

就像今天一样。

有时我会想,是不是因为我追他追得太容易,他才这么轻视我。

喝了点酒,我突然收到霍铭州发来的转账信息:

「131400」

他问:「宝贝,你在哪儿?」

他说:「七夕快乐。」

我一看时间,已经凌晨十二点半。

我心里拔凉地看着这条消息。

「霍铭州,我们分手吧。」

3

隔天,我就像个没事人一样去舞蹈室教小朋友跳舞。

昨晚我给霍铭州发了分手消息后,他就一直没回复。

我心想,这人一定又是准备工作完后再来处理我这个「前女友」。

可没想到,刚到十点,我手机就振动个不停。

因为怕小朋友的家长找,我一直不会开静音。

我打开手机,才发现霍铭州连着给我转了好几笔账。

「10000」

「20000」

「30000」

「40000」

「……」

越来越多,直到把那条分手消息给淹没。

多到警察叔叔都要来查一查我是否诈骗的程度。

刚到休息室,我气得立马给他打电话:「什么意思?」

他嗓音清润,又带着疲惫:「阿芙……」

他顿了顿,说:「昨晚手机出了问题,没收到你的消息。」

我很怀疑他这句话的真实性。

但转念一想,霍铭州这样严谨又高傲的人,应该不至于撒谎。

我上滑截图直接发给他:

「这下收到了吧?」

他死不承认:「没有。」

嘿,真是奇了怪了!

我咳了下嗓子:「简而言之,就是你被分手了。

「你不是昨晚还说羡慕别人单身吗,现在你也单身了,你可以全天 24 小时无间隙地进行你的工作,也没人能来打扰你。

「鉴于你曾经也给我带来过快乐,我可以帮你把放在我那儿的东西打包寄给你,不用你花一点儿时间。

「你 OK 吗?」

平时在霍铭州面前我是说不了这么强硬的话的,现在也是凭着一口气。

但电话那头静悄悄的,像是没了人。

「嘀」一声,电话挂断。

我正要离开,见他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还有完没完?今天他不工作了?

我手一滑,点了接通。

霍铭州说:「刚刚信号不好,你说了什么?」

「……」

我现在 99% 确定这人是故意的。

我缓缓地吸了口气:

「我说,我正在和一个帅哥吃饭,吃完饭他会教我游泳、健身,晚上,他还会帮我按摩。

「哦,对了,给帅哥的工资是从你的卡上刷的,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霍铭州沉默了片刻。

他声音带冷:「你觉得我会不会介意?」

我继续绘声绘色地描述:「男人还是得用年轻一点的,有活力,宝贝长宝贝短地关心着我,不像某些人,不仅身体不好用,心也是冷的。」

为了增加真实性,我特意对着旁边的空气柔声道:「小哥哥,你先去泳池等我,我换完衣服就来。」

霍铭州微不可见地冷哼一声:「你在游泳馆?」

「是啊,你要来加入我们吗?」

电话那头忽然没了动静,我正有些奇怪,身后突然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心里一跳,我刚转身,就看见好整以暇在门口看着我的霍铭州。

他挑眉,往周围看了眼:「你的……小哥哥呢?」

「……」

4

霍铭州今天难得地放假了。

我在舞蹈室教小朋友跳舞,他就在窗户外边静静地看着,周围围了几个家长,热情地想帮他介绍女朋友。

他摇头,说:「已经有了。」

阿姨一脸可惜:「有了不也可以分吗?我侄女博士毕业,年薪五六十万,追她的人都能排到长城了。」

她问:「你女朋友在哪里高就啊?」

他眼睛莫名就带了点笑意,唇角微勾,指了指室内的我:

「你问她。」

阿姨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他,灰溜溜地跑了。

「打扰了。」

「……」

上完课,我离开教室,已经临近中午。

外边早没了霍铭州的身影。

我也没太奇怪。

临走前我嘱咐保安,以后看见这个男人别再放他进来。

我摸了摸发疼的脚踝。

太影响我上课了。

5

接连几天,我过了些清静日子。

顺便把霍铭州的东西收拾打包。

他放在我家的东西其实不多,收拾起来很容易。

整理完后,我看着和平常无异的卧室,突然有种空荡荡的失落。

土豆身为一只有灵性的猫,很敏锐地察觉到了我的情绪。

它跳在我膝盖上,温柔地舔了舔我的脸。

然后舔自己屁股,然后又舔我的脸。

「……」

这只猫还是我刚和霍铭州在一起时买的。

最开始他死活不同意,说猫咪掉毛,而且还臭。

他说这话时正和我在宠物店里,臭着一张脸,像是这里的猫咪都欠了他八百万似的。

也就在他说完这句话后,一只金渐层突然叫了。

我觉得有缘,就跟老板买下了这只猫,因为圆润而给它取名为「土豆」。

霍铭州虽然嘴上说着绝不碰这只猫,但没超过两天,就开始「崽崽」「儿子」地喊它。

我突然悲从中来,把它的照片发到朋友圈。

「可怜的孩子,这么小就要丧父了。」

闺蜜回复:「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她是个雷厉风行的人,隔天,就给我送了个新的男人过来。

抓马的是,我刚联系了霍铭州过来拿东西。

6

闺蜜送来的这个男人叫许泽,21 岁,还在读大学。

长得唇红齿白,像个小绵羊似的,见了我后乖乖地叫了声「姐姐」。

这这这……多少有点离谱了。

我急着要把他送走。

可我看见霍铭州的身影已经踏入了小区。

而许泽,坚称自己收了钱,怎么也得留下来陪我。

依照霍铭州的脾气,要真看见了许泽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事。

我感觉自己额间冒汗。

慌里慌张地,就把他塞进了卧室的衣柜。

做完这一切,我又发现自己这不是多此一举、做贼心虚么。

但此时霍铭州已经过来了。

他穿着件深灰色的衬衫,腕上袖子微收,皮鞋锃亮得不染一丝灰尘。

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孩子呢?」

我:「?」

土豆跑过来,仰头往他裤脚上蹭了蹭。

他蹲下身,轻轻摸了下它的头,语气低沉道:「别听你妈瞎说,爸爸永远不会丢下你。」

低落了好几天的土豆忽然就兴奋了,围着他转圈圈。

我忍无可忍,提醒他:「已经收拾好了,你自己搬下去吧。」

「不急。」他声音淡淡,视线转移到我发红的脚踝上,「又疼了?」

他熟练地去电视柜底下取了药膏,作势要帮我涂。

我下意识避开:「霍先生,请你认清自己现在的身份。」

「嗯,你说,」他眉心微皱,「我什么身份?」

能有什么身份,前男友呗。

但我忽然发现,霍铭州今天好像不是来搬东西,而是来送东西的。

他一招手,就有好几个人提着一堆精致的包装袋过来。

看着这几个熟悉的 logo,我眉心一跳。

「霍铭州,我说过了,不要你送的东西。」

他气定神闲地狡辩:「不是给你,给孩子的。」

「……」

我看着袋子里那件青色长裙陷入沉思。

我指着地上的一只猫,咬牙问:「你确定,它,能穿?」

他笑了笑,正要说什么,手机就响了。

是秘书打来的。

估计是公司有事。

果然,他挂了电话后就要走。

我没再说什么,反而松了口气,因为等他走后,里面还有个人需要处理。

「姐姐,我能出去了吗,腿有些麻了。」

卧室里传来一道青涩的男声。

霍铭州刚走到门口,瞬间定住。

我眼皮顿时狂跳不停。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适时地撒了个谎:「这窗户没关,都听到邻居家的声音了。」

「是么。」他眼眸愈深,视线停在我卧室门口上。

然后,里面又传来一道声音:

「姐姐,我真有点不行了,你前男友走了吗?」

救命,你不会打开衣柜自己动一动吗?

「好走不送。」

我若无其事地要关门,霍铭州突然攥紧我的手,将我拉开。

他径直地往我卧室走去。

「……」

7

卧室内,霍铭州和许泽两人大眼对小眼。

许泽毕竟还是个大学生,没什么社会经验,自然而然气势就显得有些弱。

霍铭州冷着一张脸,浑身都快结冰:「你是谁?」

许泽揉着小腿,显然有些蒙。

「我是来陪姐姐游泳、健身、做按摩的。」

霍铭州转头看我:「他说的是真的?」

我硬着头皮:「当然。

「你别耽搁我们的时间。」

许泽起身挡在我前面,一脸视死如归:「你别想欺负姐姐,我死也会保护好她。」

霍铭州说:「一万,给我立马滚。」

许泽:「?」

「八千。」

「五千。」

许泽瞬间倒戈:「姐姐,有什么误会都得说清楚,你们先聊。哥哥,你记得把钱转我。」

他脚下乘火箭似的飞快跑了,还特别贴心地把卧室门给我关上了。

就剩我、霍铭州和猫。

一分钟后,猫也被扔了出去。

我咽了下口水,莫名心里犯怂:「那个,那我也先走了。」

「沈芙。」霍铭州把门反锁,声音低低地叫我的名字。

我强装镇定,指了指他不停振动的手机,提醒他:「公司有事,你快过去吧,你的行李……我请人帮你搬过去。」

他接了电话,吩咐先把事情交给副总来办。

我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就直犯嘀咕。

工作狂竟然把工作推给别人了……

但我实在开心不起来。

因为他挂断电话后,那抹幽深的视线就停在我身上。

他一字一顿地说:「既然他走了,那我来帮你按摩。」

他松了下领带,指着我的床:「来。」

这……我当然不信是真的按摩。

我推辞说:「我、我太热了,想去外面游泳。」

如果早知会发生什么,我是宁死也不会说出这话的。

半小时后,霍铭州就带着我来到了他在市中心的一处别墅,自带游泳池的那种。

我瞧了眼静悄悄的水池,又看了下披着浴巾的霍铭州。

……现在说对水过敏还来得及吗?

霍铭州已经下水,身姿矫健地游了一圈回来。

他长手长脚,轻轻松松就是一个来回。

我蹲在池边,对着他的腹肌发呆。

我和霍铭州真正实质地亲密其实很少,每次都是我追着他,他一脸无奈。

我还在发愣,已经被他拉入水里,扑腾了两下。

他一把把我托起,我就瑟瑟发抖地抱着他。

「霍、霍铭州,这水也太冷了。」

察觉到什么,我又立马离开他半米远。

他神色淡淡地问:「不是要学游泳吗?躲什么?」

我脸都烫红了,什么也说不出口。

我突然疑惑,我那个清冷禁欲的前男友,怎么就好像变了个样?

因为在水里扑腾了几下,我的泳衣变得有些乱。

我稍微整理了一下,就见霍铭州眼神越发幽深。

「……」

一直折腾到下午,我回家。

然后惊慌地发现,我的猫失踪了。

霍铭州发了个消息过来:

「孩子我先照顾一阵子。」

我:「???」

霍铭州把我的猫偷了?

8

我是真的很生气。

霍铭州不仅把我猫偷了,还每天带着它招摇过市。

关键土豆这家伙和其他猫不一样,它是只没心没肺的猫。

缺了我,还是多了我,根本没差别。

它依旧乐呵呵地吃猫粮。

我郑重其事地警告霍铭州:「把猫还我,不然让律师找你。」

他给我转账 52000,备注「暂陪费」。

我忽然起了点别的心思。

用这钱,都能买 10 只猫了……

我从没想过,我和霍铭州,竟然会因为一只猫而扯上案子。

估计是我的警告起了作用,他带着我的猫到了我的工作室。

「不是说过不能让这个人进来吗?」

保安回答说:「他说自己是来报名跳舞的。」

「……」

他跳哪门子的舞?

关键他还真交了钱,然后选了个一对一教授。

室内,我担心了很久的猫对我爱搭不理,躲在猫包里呼呼大睡。

霍铭州递了瓶水给我:「喝点水。」

我没好气地看着他:「你什么意思?我还在工作……」

这几天来报名学舞的人数增多,我就忙了起来,没工夫再管土豆这件事。

可我没想到,霍铭州竟然来捣乱我的工作。

他淡淡地看我一眼:「腿不会累?」

他好像是在关心我……

难道他专门报个名,就是为了让我休息的?

我本来有点累,也就没力气再怼他了。

9

有了我的猫以后,霍铭州颇有些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意味。

当然,这个诸侯,指的只有一个人,就是我。

他现在每天都以猫的名义给我打电话,我不接还不行,不然就送猫去做苦力。

周五早晨,我偷溜到霍铭州在公司旁边的房子。

往常这个点,他早就去上班了。

我尝试着输入自己的指纹,门立马就开了。

客厅里面有猫砂猫粮,就是没我那傻猫。

于是我拉开了卧室的门。

里面很暗,窗帘也没拉开。

土豆趴在微微起伏的被子上,正憨憨大睡。

我一把抱起它,要往外走,却发现床上有人,且呼吸有些不同寻常。

霍铭州生病了?所以才没去上班?

我走到门边,又狠不下心,返回去轻声问他:「霍铭州,你没事吧?」

对方不见一点动静。

我又摸了下他的额头,滚烫得有些吓人。

我推了下他的肩膀:「起来,我送你去医院。」

他依旧睡得很沉。

我拿手机给他秘书打了个电话。

才知道这段时间他每天都工作得很晚,劳累过度生的病。

秘书在电话里一阵感叹:「嫂子,你可一定要体谅老板啊,唯一能劝得动他的也就只有你了。」

我……怎么就选择了今天来找猫,遇见这档子事呢?

看见霍铭州这样子,我还是有点心疼的。

但是想到他清醒后,我可能难以应付。

我立马让秘书找两个人过来照顾他。

也就在等人的这段时间,霍铭州醒了。

他看见我后愣了下,嘀咕一声:「我做梦了?」

然后倾身过来抱我,下巴磨蹭着我的肩膀,嗓音温柔:「好想我的阿芙……」

我……一动不敢动。

他捏了捏我的脸、肚子,可能意识到手中的触感有些真实,他清醒了。

「阿芙?」

我扒下他的手:「我就是来领回我的猫而已,这段时间多谢你照顾它了。」

他眼皮一蹙:「我生病了,你多陪我一会儿好不好?」

我坚持要走:「我已经喊了人过来照顾你了。」

正巧,门铃响了。

霍铭州看着门口的两个大红唇波浪美女,冷笑出声:「这就是你喊来照顾我的人?」

我也很意外。

我只是让秘书找两个靠谱的人过来,怎么显得这么不正经呢。

这秘书到底什么意思?

霍铭州强撑着病体把两人赶出门。

然后,一脸哀怨地看着我说:「我就是要你照顾。」

我……

对着他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我突然说不出拒绝的话。

行吧行吧,看在钱的分上。

10

照顾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照顾霍铭州就不容易。

他一会儿渴了要喝水,一会儿饿了要吃饭,一会儿又说什么要上厕所但没力气。

我心想,他不就是个普通感冒,怎么跟病入膏肓一样。

更过分的是,他竟然盖了床被子又说自己冷,要我上去帮他暖暖。

耍流氓吗这不是?

我坚定地拒绝。

他就凭着生病,抱着土豆开始说胡话:

「你妈妈可真狠心,都不管你爸死活了。

「土豆啊,还是你好,但是你最近是不是掉毛严重,都不热乎了……

「你喜欢弟弟还是妹妹啊?

「……」

诸如此类。

我根本想不到,原来生病的霍铭州是这个样子。

要是让他公司的员工看到了,岂不是要笑掉大牙。

我没忍住打了个笑嗝:

「你别折腾它,把它传染了怎么办。」

我弯腰想要把土豆给抱走。

他右手往我腰上一使劲,我不经意间趴下去,然后被他拉着到了床上,到了他怀里。

他微微眯着眼,下颌抵在我肩上,低声唤我的名字:「阿芙。」

我挣扎着要下去。

他攥紧我的手,懊悔地说了句:「对不起。」

我忽然怔住:「对不起……什么……」

他双手一紧:「一直以来,我都没好好陪你。」

我故作轻松地说:「原来你知道啊,算了,反正我们现在也分……」

他双手又紧了几分,打断我:「我一直不太重视那些节日,也确实过于紧张公司这边。

「但我保证,以后你在意的日子我都会牢牢记在心里。」

温热的气息,一直在我耳边徘徊。

我掐了掐他的手:「可是,上次你连我生日都不记得。」

他笑了笑,否认:「我当然记得,我银行卡密码就是这个。

「我只是忙得忘了时间而已。」

我瞪了他一眼。

他立马举手作投降状:「以后一定在办公桌上摆个日历,绝对不忘记媳妇的生日。」

我想了想:「你现在在生病,说什么胡话都不知道,还是明天再说吧。」

11

第二天早晨,我从客房起来时霍铭州还在睡觉。

他难得起这么晚,我也没叫他,准备去楼下买点早饭。

还顺便去商场里买杯星巴克。

刚点完单,就见霍铭州电话拨了过来。

他似乎有些着急:「你在哪里?」

嘿。

以前也没见他这么在乎我啊。

我心里甜滋滋的。

「在旁边商场买咖啡啊。」

这句话刚说完,手机就没电关机了。

……还好已经买完单了。

我坐在椅子上等。

正在这时,楼上突然传来巨大的爆炸声,整栋楼都震了震,开始崩塌。

人群顿时慌乱,尖叫声、哭泣声融为一体。

我心里一窒,飞快地跑了出去。

好在离门口近,我很快就到了安全地带。

几乎是下一秒,楼就塌了,压碎了很多人。

我心脏狂跳,全身不可抑制地发抖。

太可怕了……

很快,这里就被警察围了起来,不让人群靠近。

救援人员很快到达,整齐,迅速。

我站在线外,被人群挤来挤去,眼角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霍铭州。

他眼角发红地看着警察:「我跟你们一起进去救人。」

「同志,这里很危险,请不要添乱。」

他捏紧拳头,语速急而快:「我妻子在里面,她在里面……」

我很少看见霍铭州如此慌乱的样子。

他穿着一身睡衣就跑了下来,连头发都是乱的。

我大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但他没听见。

我往前挤了挤,又喊了一声:

「霍铭州,我没事。」

这次,他听见了。

那一刻,他眼里闪过很多情绪,有狂喜,有害怕,更多的是庆幸。

我看着他,不知怎么的,眼睛就湿了。

这一瞬间我想,人生那么短,不能再错过霍铭州了。

他要是喜欢工作就喜欢吧。

大不了,我常常去陪他就是了。

12

霍铭州搬到了我家。

他说自己受到惊吓,已经不能再住原来的房子。

……受惊吓的难道不是我吗?

他动作很迅速,迅速到没给我一丁点儿拒绝的机会,第二天就让人把房子挂到网上卖了。

然后,跑到我家来挤。

接着又拿了张银行卡给我:「房租费在这里面扣,多少我没意见。」

我查了查余额,看着上面的 0,突然心情就有些微妙。

我之所以喜欢黏着霍铭州,是因为他除了是个工作狂以外,其他方面简直满分。

晚上我饿了,不管多晚他都会起来给我煮面条。

在我生理期时,他不会让我碰冷水,必要的家务他自己一个人就做了。

他果真和当初自己承诺的一样,抽出很多时间来陪我。

但陪我的那天晚上必定会发生个无可避免的事。

我记得有一天清晨,我躺在他怀里睡得正熟,听到他正在和秘书打电话。

说他要休假了,把今年没休的假休一半。

秘书不解,又不敢当面问他,只好私下问我:

「嫂子,霍总是家里发生什么事了么?」

我揉着发酸的腰:「啊?没事没事,他可能是累了吧。」

我心里苦,但不好说。

中秋节的晚上,吃完月饼后,我抱着霍铭州的脖子撒娇。

他就搂住我的腰,从额头到唇角,一点点地吻我。

趁我不注意,偷偷给我戴了个戒指。

13

我爸妈是拆二代,早早就辞了工作跑去旅游。

听说我差点遭遇意外,他俩急了,说要立马赶回来。

估计是边看风景边往家里赶,让我足足等了三个月。

我要真出什么事,他俩这个速度都看不到我最后一眼。

这次回来,霍铭州准备了一车礼品送给他们。

我爸虽然嘴上说:「不用不用,心意到了就行,叔叔也不是这样的人。」

但他嘴角都快咧上天了。

他原本就是个好面子的人,被霍铭州哄得开心,在酒桌上哭着闹着要跟他拜把子。

一看他喝醉我就满脸黑线:「他跟你拜把子,我怎么办?」

我爸看见我就笑:「闺女啊?你是我闺女,我认得。」

我妈往他背上拍了一巴掌。

我爸像是清醒了,牵着我的手到霍铭州面前。

我和霍铭州都有些紧张,以为他要说什么「把闺女交给你了,要好好照顾她」之类感天动地的话。

结果他拍了拍我的手,指着霍铭州说:「闺女,快,喊叔叔!」

「……」

这下我妈彻底没给他留面子,揪着他耳朵醒酒去了。

14

我很佩服霍铭州见我爸妈时的淡定。

我就不一样,我见他爸妈会很紧张,紧张到连每一句话都要思考怎么说出来。

霍铭州就笑我:「你怕什么,他们巴不得赶紧把我推销出去。」

这话倒是真的。

因为他妈妈第一次见我,直接就想给我转五百万。

我对这一行为莫名有些熟悉。

难道在霍家,给人转账是个传统吗?

15

成婚两年后,我生了一个女儿。

但是我发现,我周围的人都对这个女儿毫无抵抗力。

原因就在于,她实在是长得水灵,会说话后,一张嘴又很甜。

把我爸妈、霍铭州爸妈,都哄得一愣一愣的,争着抢着要把她带回家。

没办法,为了不让女儿长歪,我只能当个凶巴巴的恶人。

于是在她刚上一年级时,我天天守着她写作业。

她撑着头,一双大眼睛 blingbling 地朝我笑:

「妈妈,我实在是不会,我可以叫邻居家的弟弟来帮我做吗?」

我怀疑她在逗我。

「那个弟弟今年才一岁呢,怎么帮你做啊?」

她就扯着我的袖子耍赖:「那我才六岁,为什么就要学这个?」

她问:「是爸爸养不起我么,所以需要我去赚钱?」

这话对她爸来说简直就是侮辱。

他挽起袖子,把女儿抱在怀里,低头亲了亲她的脸蛋:

「是的宝贝,你确实比较难养。」

他低声说:「爸爸这辈子,唯一养得起的人,只有你妈妈。」

(完)

备案号:YXX1azPQnN4ToL5PamUQ4rK

编辑于 2022-11-07 15:47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全瑕前男友被洗干净后送货上门 ​ 赞同 133 ​ 目录 10 评论

一吻偷心,听说你也喜欢我

公子多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