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天蓬与嫦娥

所属系列:西游遗秘·大结局-第一章 天蓬、玉兔、嫦娥

天蓬与嫦娥

西游遗秘·大结局

一、天蓬与嫦娥

天蓬和嫦娥是青梅竹马,他们是东夷部落的。这个部落的人身子羸弱,因为他们常年在夜里驱赶僵尸。

有一年,天蓬和嫦娥白天去山里打猎,路旁忽然窜出一条青蛇,嫦娥瑟瑟发抖,不知所措。

天蓬将嫦娥拦在身后,与蛇缠斗。经过一番挣扎,天蓬虽然终蛇杀死,蛇却把天蓬左脚咬伤,那蛇并非凡物,在天蓬身上,留下了一道永生难消的疤。

「喏喏……」嫦娥一面心疼地替天蓬包扎伤口,一面说道:「你真勇敢,我长大以后嫁给你好不好……」

天蓬抬起头,看着嫦娥的脸,傻兮兮地说:「好呀!」

「要记住哦!你要成为部落里,最勇敢的人!那样才能永远保护我。」

天蓬答应了,可他很快就食言了。

他们的部落,虽然能驱赶尸体,可战斗力实在太弱,在迁徙过程中,他们被另一个部落消灭,成年男性全部战死。

敌对部落将男人的头剁下来,用树枝穿着,挂在部落边缘的栅栏外头,把天蓬、嫦娥等一干老弱病残聚在一块,用栅栏围着,当作牲口一般豢养。

每天,敌对部落都会过来敲一下栅栏,关在笼子里的天蓬他们,就得跑过去抓住栅栏,谁最慢,谁就处死,尸体做成食物,分给天蓬等人。

很快,部落的老弱病残,都被杀死,仅剩不到十个孩子。

敌对部落厌倦了这种游戏,他们准备换一个更残忍的游戏。

就在这时,另一个部落突然赶到,这支部落团结了周围的其他部落,轻而易举地干掉了这个残暴的部落。

联合部落首领的儿子叫作后羿,是一个身着皮裘,仪表堂堂的美少年。

他救下了天蓬和嫦娥等人。

按理说,天蓬和嫦娥,应被当作奴隶,分封给部落里的那些长老,但后羿没这么干,他给了天蓬等人部落子民的身份,将当作自己的兄弟一般看待。

随着年龄的增长,后羿越发显露出他作为首领的英姿。

他年轻有为,英俊潇洒,在那个刀耕火种,野兽侵袭的年代里,后羿成了部落的保护神,他给族人带来了安全感,他俘获了部落当中,大部分女人的芳心。

其中也包括了嫦娥。

在那个危机四伏的年代里,后羿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后羿自然也早就中意嫦娥了。

嫦娥是后羿见过最漂亮的女人,她双目含春,仿佛春日里,春花落下的一弯春水,她眼神清澈,如花如水。

她自然也吸引了部落里其他的男人。

她对后羿说:「我可以答应你,但你得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儿!」

后羿听后,哈哈大笑,「这世上没我办不成的事儿。」

没多久,后羿就做了一件流传千古的事儿。

他射下了九个太阳。

有一天,后羿起床时,部落里的人都在沉睡。

他来到外面,觉得早上格外炎热,抬起头,发现天上竟然有十个太阳。

如果让这十个太阳,一起烤着大地,那河流岂不干涸?人们焉能生存?

后羿抬起弓箭,对着太阳射了下去,他一连射了九箭,射下了九颗太阳。

剩下一个太阳,怕后羿把他也射死,便躲起来,天色骤然一暗。

等天色格外晴朗,部落里的人全都醒来,后羿便将刚刚的事儿,和部落的人说了。

听完后羿的陈述后,众人恍然大悟,怪不得早上的时候,天突然暗了,原来首领刚刚射了九个太阳,剩下那个太阳害怕了,躲起来了,所以天才暗了!

众人无不赞叹后羿的本领。

嫦娥也顺理成章地嫁给了后羿。

后羿当了首领,领着氏族逐渐统一了东方部落,后羿教部落里的人射箭、打猎,众人再也不怕野兽侵袭,再也不怕挨饿受冻。

饱暖思他欲,部落里的人,希望后羿能帮他们长生。

这怎么可能?

有人告诉后羿,蓬莱仙境里,有个西王母,她手里有长生丹,后羿连太阳都能射,难道不能从西王母那里要来长生丹吗?

后羿便离开部落,去求西王母,半年以后,他一个人跑了回来,找到天蓬。

「你说西王母那里有长生丹,可你知道获得长生丹的条件吗?」

天蓬摇摇头。

「太难了,谁也完成不了。」

天蓬道:「那怎么办,部落的人,都等着你拿长生丹,这回可不能像上一次,说个谎话就能过去。」

原来,后羿自答应嫦娥要做出惊天动地的事儿后,便去找天蓬商量。天蓬因后羿救了他的性命,成了后羿的兄弟,他一直仰慕这个风度翩翩的领袖。天蓬利用在东夷部落时,占卜天象的本领,算出那天必有异象,也就是青天白日下,必然要突然天黑一会儿,于是,便和后羿商量,演一出「射九日」的闹剧。他事先在全部落人的饮水里,下了药。这种药无色无味,却能让人昏睡不起,这药本就是东夷部落,为了白天睡觉才研发的,那药的成分,天蓬自是晓得。

天蓬利用药效时间,让众人晚于后羿醒来,却又故意让那几个好说闲话,喜欢偏听的人提早醒来,会看见天空骤然变暗这一奇象,定然好奇,届时后羿再说自己射日,便有了可靠的目击证人。

然而,长生不老丹,却并非射日那么简单。

天蓬瞧着后羿。

后羿道:「我有一个法子。」

天蓬听着。

「我说我偷来长生不老丹,放在家中,我说嫦娥私自将那不老丹偷偷服用,飞走了。」

「你要和嫦娥一起撒谎?她会同意吗?」

「她爱我,定会同意,不过,」后羿突然叹气一声,「她却再也不能出现在部落里。」

「你想让我带她走吗?」

后羿摇了摇头,「我会送她走的。」

「送到哪里?」

「我们是神用土做出来的,自然要回到土里。」

天蓬一惊,「你要杀了她?」

后羿瞧着天蓬,说道:「不杀她,我的地位就会受到质疑,他们会选择一个新的首领取代我,到时候,你觉得部落还会像我在时那么强悍吗?想一想那些被消灭的部落吧,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像样的领导者。杀一人而救百人,你会做吧?」

以杀止杀,杀之可矣。

一个人可以死,但部落的图腾必将传承。

「我知道你一直喜欢嫦娥,」后羿说:「我也知道你们部落可以让尸体栩栩如生。她死了,她就是你的了。」

在经过一阵天人交战后,天蓬同意了后羿的说法,聆听了后羿的计划。

后羿把嫦娥叫到部落后面的桂树林里,嫦娥像往常一样,拥抱了后羿,后羿将嫦娥拥在怀里,说道:「你知道吗?我说我能从西王母那里,偷来长生不老丹。」

「我相信你。」嫦娥说,「你一定能做到。」

「其实我撒谎了,我做不到。」后羿说:「我根本找不到西王母,也不知她那里是否有长生不老丹。」

「你一定会找到的。」

「我找不到。」后羿说:「所以我只能对他们撒谎,说我找到了,但却被你吃了。」

「被我吃了?」

「对啊,长生丹被你偷偷吃了,于是你就飞走了。」

「这个谎话很美。」

「所以,」后羿说:「我希望你替我守护这个秘密。」

「怎么守?」

后羿揽着嫦娥,双手忽然掐住嫦娥的脖子,他手越掐越紧,嫦娥用力地挣脱,但她一女流之辈,哪有那么大的力气?

桂树下,嫦娥终究挣脱不开。

他双手死死抓住后羿的手,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嫦娥死了。

后羿在树下,挖了一个坑,将嫦娥埋到那里。

后羿回到部落,对大家说道:「我找到了长生不老丹,西王母那里一共有五百个长生不老丹,但只有两个成型,剩下那四百九十八个,要等三百年以后,方能炼好,我已经和西王母说好了,三百年以后,我的族人,会去他那里取长生不老丹。」

「三百年!谁能活三百年!」有人质疑。

「不要紧,西王母送了我两颗,吃下这两颗,别说三百年,三千年也能活。」

「只有两颗?」

「对。」

「一颗自然要给族长,剩下的一颗吗?就由我们大家来选了。」

众人乱糟糟地争论不休,最终用比武的方式,决定最后一颗丹药的归属。

大家开始搭建擂台,摩拳擦掌。

这时,天蓬跑来,大声喊道,「不好了,不好了。」

后羿问道:「怎么了?」

「是嫦娥!」后羿气喘吁吁。

「嫦娥!」后羿听见这话,一脸吃惊地问道:「嫦娥怎么了?」

「嫦娥偷吃了长生不老丹,她,她飞走了!」

「什么?」后羿道:「你大声点,说什么?」

「她偷走了你从西王母那拿来的长生不老丹,结果,她就飞走了。」

后羿道:「什么!在哪儿!」

那人领着后羿等人乱跑一通,跑到后羿的家,说道:「刚刚还在院子里,她吃了那两颗丹药,忽然脚下出现一片云,接着,她就飞走了……」

后羿听后,失声痛哭,周围人被男儿的眼泪所感染,很容易就信了后羿的话。

天蓬没有哭,他瞧着后羿。

他想从后羿棱角分明的脸上,瞧出一丝愧疚,但他没有。对于权力的执着,变成一种欲望,他渐渐蚕食着后羿的灵魂,后羿堕落了,他变成了一个追逐权力的怪物,为了保护这份权力,他甚至牺牲了自己的爱人。

天蓬知道,既然自己知道了后羿的秘密,后羿一定不会让自己活着,于是,他选择了假死。

在一个部落的篝火节上,天蓬佯装失足落崖,让众人目睹了他的死亡。

从山崖爬上来,天蓬找到了嫦娥的埋骨处。

他将嫦娥的尸首挖了出来,用古老氏族流传下来的方法,把嫦娥变成了一具僵尸。

长生丹是他告诉后羿的,他知道世上不仅有长生丹,还有返魂丹。就在遥远的蓬莱仙境,想要得到这两种丹药,必要通过西王母的考验。

天蓬带着嫦娥的尸体,跋山涉水,来到昆仑。

昆仑山乃是天下之根,巨大无比,仙气缭绕,守山童女感受到了尸体的死亡气息,现出形体,让天蓬离开。

天蓬不走,向童女下跪道:「我想求见西王母,求返魂丹。」

「求丹者,数不胜数,没有一个成功的,你知道原因吗?」

「我知道,要接受考验。」

「你想尝试吗?」

「想。」

「好」童女轻笑一声,「你在弱水下,替西王母冲刷盛放过蟠桃的白玉盘,洗净了,王母就把返魂丹给你。」

「这很难吗?」

「蓬莱不可到,弱水三万里。」童女道:「昆仑山下,自有弱水从上而下,上至九天星河,下落地府幽冥,此水名曰弱水,其水不比往常,平常水,善利万物而不几于道。此水却每一滴重如泰山,甚至不能载一叶之浮萍。你应该知道我想说什么吧。」

「弱水很重。」

「对,每一滴都会让你骨碎肉散。」童子道:「要接受考验吗?」

「接受。」

天蓬拿着白玉盘走入了弱水。

弱水不仅让他感到骨碎肉散,甚至灵魂,都被这弱水冲散,他本就是带着愧疚而来,在弱水下,这份愧疚被无限放大,肉体上的折磨人,让他痛苦不堪,精神上的折磨,让他求死不能!

在水里,他一遍遍冲刷着白玉盘,但白玉盘上的污垢,却怎么都冲刷不净。

时间一天天流淌,他的肉身被弱水冲净,只剩一具骷髅,他的灵魂,就徘徊在骷髅之上,手里,拿着白玉盘。

那白玉盘上的污垢这才消失。

天蓬突然明白了,那污垢就是人生,生而为人,就是白玉盘上的一块污垢,人的存在,匆匆来又匆匆走,不过是给这美丽的世界,增加了一点污垢而已……上苍造人,又不会给人永恒的生命,他不过想让世人看一看他创造的世界罢了。

西王母没有食言,天蓬帮他冲干净了白玉盘,她便赐给了嫦娥返魂丹。

嫦娥活了。

嫦娥化作僵尸的这段时间里,对天蓬的所作所为,她都看在眼里,她也知道,后羿杀死自己时,天蓬选择袖手旁观。

她给西王母跪下,希望王母救救天蓬,嫦娥说:「我的爱,只给一个人,虽然他杀了我,但我依旧爱他。这个男人,只是爱我,我想报答他这份恩情,我是死人,心早已泯灭了希望,活着不如死了,我不想欠他这份恩情。」

西王母点点头,「可我手里,只有一颗还魂丹。」

「那就让我去死,把这颗还魂丹给他啊!」

西王母看着她,「你死他还会救你的。」

嫦娥道:「我不想欠他这份恩情。」

「这返魂丹,乃是鸿钧老祖,集天地之灵气所制,与平常的丹药有所不同。平常的返魂丹,只能让凡人死而复生,这返魂丹,却可以让神仙死而复生,不过,天地间只有五颗!一颗在我手上,一颗给了老君,另外还有三颗,一颗要给封神之后的众神之主玉帝,一颗要西方万佛之祖如来,还有一颗不知给谁,我手里这一颗,给你服下了。」

嫦娥道:「那我想救活他怎么办?」

「你很想救他?为什么?」

「他虽然爱我,可我又不爱他,为什么要欠他一条性命,生命而已,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既如此,我有个办法,」西王母道:「我可以把你体内的返魂丹拿出来,救他生命,至于你,我可以替你找一下老君。让他炼一壶丹,让你吃了,你大可由死转生。不过,我有两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拿了你身体内的返魂丹,你不会立刻死去,你的灵魂会依附在你的尸体上,但你无法在阳气充足的地方生存,所以,你需要去阴气最旺的地方——广寒宫,那里没有一丝阳气,也没有任何一个生命,你将忍受永久的孤独。老君不会白救你,他自有条件束缚于你;你可同意吗?」

嫦娥点点头,「从我这里,取走返魂丹吧。」

西王母伸出手,嫦娥忽然制止西王母,西王母道:「反悔了?」

「我能求您一件事儿吗?」

「说说看!」

「后羿对我撒谎,他说他从你这里要来两颗丹药,却被我偷吃了,结果我就飞走了,事实上,他没有见过您,我是被他杀死的,」嫦娥道:「我不想要这残酷的记忆,您能改变我的记忆吗?改成像他说的那样,我偷吃了丹药,飞到了月亮上。」

「记忆这东西,只要改一次,就会出现紊乱,你确定要改吗?」

「改,我知道,我心里有些事情,是永远不变的,有些事情,改不改变都会改变。」

西王母淡淡一笑,「我明白了。」

西王母改变了嫦娥记忆,取走了她体内的返魂丹,经由老君的丹药,嫦娥借尸还魂,带着被篡改的记忆,孤零零跑到了广寒宫。

天蓬的灵魂看见这一切,复活后,他希望西王母能让他去广寒宫,陪着嫦娥。

「我一直都爱着她,我想陪他。」

西王母轻笑一声,嫦娥不是祸水,却终成祸水。后羿说他爱着嫦娥,却把嫦娥推入死亡的深渊,天蓬是嫦娥堕入深渊前的一颗稻草,他本可以让帮主嫦娥,让她逃离死亡的命运,但他没有,他选择袖手旁观。

对于女人来讲,推她入深渊的,必是她最爱之人,深渊上的稻草,在她需要时没有出现,那么以后,也不过是一颗稻草罢了。

西王母瞧了天蓬一眼,说道:「你想陪嫦娥。」

天蓬点点头。

「你在我那里修行,体内有仙气,仙气会导致她体内阴气紊乱,届时,她将灵肉难以合一。」

「难道,我永远见不到她?」

「你只是想见她吗?」

天蓬点点头,「我真的喜欢她。」

西王母又笑了,人世间的爱,是如此的狭隘,只考虑自己是否得到,却不考虑这份爱别人是否接受。况且,这究竟是爱,还是一种愧疚?人啊,太过自私,将自己包装的痴情款款,其实,他所谓的爱,不过是一种心里难以承受的愧疚罢了。

西王母从虚空之中拿出一颗丹药,道:「此乃百变丹,可让你变成动物,到时候,你就不会再有仙气了。」

「永远吗?」

「到你不想陪它为止。」

「好!」

「你要变成什么动物?」

「兔子,嫦娥最喜欢兔子。」早年,天蓬与嫦娥,之所以被蛇袭击,就是因为两个人在追一只兔子。

吃下了丹药,天蓬的身子开始渐渐变小,开始长出白色的毛发,不一会儿,他就变成了兔子。

王母向天蓬吹了一口气。

天蓬的脚下出现一道霓虹,顺着霓虹,它就飞到了嫦娥身边。

「兔子」嫦娥惊喜地将天蓬抱在怀里,忽然说道:「你的脚受伤了吗?」

天蓬在广寒宫,一直陪着嫦娥。

嫦娥的记忆有紊乱,她忘记了前生是被后羿杀死,一直以为自己偷吃了灵药,所以,才飞到月亮上,不生不死。

她每天都要打扫广寒宫,让它一尘不染。

已经变成兔子的天蓬问过嫦娥,为什么要这么做?

「后羿已经转世了吧,可他的灵魂一定还会想着我,他知道我飞到月亮上,一定会抬起头看着月亮。」

所以,当广寒宫最干净的时候,嫦娥会在广寒宫里,独自跳舞,她希望在地上的爱人,能看见她曼妙的舞姿。

天蓬就在一旁为她捣药,因为嫦娥会跳上一天的舞。

二人就这样在广寒宫里,默默相处,直到封神结束以后。

梅友人当了玉帝,心中欲念逐渐生长,他相中了嫦娥的美色,他想和嫦娥幽会,但嫦娥并不喜欢他。

玉帝心中懊恼,他知道嫦娥身边的玉兔,其实并不是兔子,也知道天蓬的故事,便找了个借口,将天蓬赶走。

接着,玉帝向地府借来谛听,听到了嫦娥心声,原来嫦娥心中一直挂念一个人,但那个人,并不是后羿,而是一个脚上有伤的少年。

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玉帝幻化身形,让自己的脚出现了被蛇咬过的伤。

这道伤口,俘获了嫦娥。

玉帝请求老君炼制仙丹,稳定住了嫦娥的灵与肉,同时,他最后一次修改了嫦娥的记忆,让嫦娥以为,玉帝就是她一直挂念的跛脚少年。

于是,嫦娥就成了玉帝的情人,天天和玉帝缠绵。

可玉帝,不能天天陪着嫦娥,他还要陪他的帝后。

玉帝一走,嫦娥难免孤寂,她有时就会想起那个陪着她的兔子。

但玉帝是不会让天蓬变作兔子,陪在嫦娥身边的。

他让天蓬去剿灭兔妖一族,将兔妖一族最漂亮的玉兔抓来,陪伴嫦娥。

天蓬知道,单将玉兔抓来,束其形体,玉兔不会真心陪伴嫦娥。

于是,天蓬剿灭了兔妖一族,在即将假意处死玉兔时,嫦娥出面,替玉兔求情。

天蓬因此被封为天蓬元帅。

嫦娥并不知晓,她很容易就相信了玉兔的话,认为天蓬残暴嗜血。

二、往事

现在好了,嫦娥不孤单了,除了玉帝隔三岔五过来之外,还有一只玉兔陪着嫦娥,可天蓬受不了了。

凭什么?

他想不明白,凭什么他做了那么多,什么也没得到?

这种不公,在天蓬的心里逐渐发酵,后来,终于一发不可收拾,他准备「报复」玉帝。

他去找帝后,告诉帝后玉帝和嫦娥私会。

帝后听了天蓬的话,长叹一声,说:「我就算知道,又有什么办法?他是天庭之主,而我只是名义上的帝后!」

天蓬眼睛一转,说道:「玉帝虽是三界之主,但他也不敢随意和您争吵,要知道,玉帝并非凡间帝王,天庭追求阴阳平衡。一旦玉帝和帝后争吵,那便意味着阴阳失衡!就算玉帝,也不能承担阴阳失衡的风险。」

这本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但帝后并不知晓。

她本就是一个平凡女子,只因梅友人当了玉帝,所以她才成为帝后。天蓬的话,令帝后茅塞顿开,于是,她便前往广寒宫捉奸。

卷帘大将为了通风报信,打碎了琉璃盏。

嫦娥听见响动,变成白鸽飞离广寒宫。

玉帝穿好裤子等着帝后捉奸,帝后捉了一场空。

愤怒让帝后将火撒到卷帘大将的头上,她知道卷帘是玉帝心腹,于是,把卷帘大贬下凡,借此暗讽玉帝。

玉帝得知事情真相后,恼怒天蓬所作所为。找了一个由头,将天蓬贬下凡间。

玉帝将天蓬手脚对调,头尾对调,让他投胎到猪的身上。

做猪去吧!

备案号:YXX1y665OGgcggga4wziP0X4

编辑于 2021-10-28 14:28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天蓬与玉兔 ​ 赞同 26 ​ 目录

评论

西游遗秘·大结局

秋倏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