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老板,CPDD

所属系列:心动慢一拍:从初见到相恋的单曲循环

老板,CPDD

心动慢一拍:从初见到相恋的单曲循环

我原本想借忙碌的工作来麻痹自己失恋的痛,可我没想到,坐在我旁边静静看着我为爱死去活来的拽咖同事就是让我失恋的罪魁祸首。

1、

我是一个游戏陪练,我暗恋了一年的老板脱单了,他今天在朋友圈官宣,只有短短的一句话——喜欢一个人。

可笑的是我连吃醋的资格没有。

我拎着瓶 RIO 鸡尾酒当二锅头猛灌了两口,最终决定洗心革面不再做陪练。

删他微信之前,我最后翻了一次我俩的聊天记录,页面里清一色的游戏邀请链接,持续了 365 天。

回忆起这一年,还是有诸多感慨,虽然我是陪练,他是老板,但在游戏里,我才是主角。

任他如何 carry 全场,我队友的注意力也都只会放在我身上,他们都哭着求我别送了,无一例外。

我不太开心,其实我技术也不错,但在他面前,我宛若一只只会喊「666」的废狗,要不是他「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打野太潇洒,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大学生,我也不会隔着屏幕喜欢上一个性别不知年龄不晓的人物。

痛定思痛,第二天我就找了份正经营生,由于我是动漫游戏专业的,所以我的实习公司自然也离不开老本行,我去了家游戏公司做建模师,不求大富大贵,只盼它能让我忙碌起来,早日忘掉爱情的苦。

据说附近大学的学生有很多都来这家实习,可我入职的第一天,却没看到什么熟悉的面孔。

我被组长刘雯雯带到了工位上。路上偷偷观察了下工作环境,别的没发现,只看到我邻桌坐了个握着鼠标正在绘图的大帅比。

「这是姚洋,比你早来两天,有什么事你们可以横向讨论,不懂的再问我们。」

刘雯雯像是有急事,说完就走了,只剩我盯着帅气的后脑勺发呆。

初来乍到,我有些局促,虽然大帅比没搭理我,但我还是跟他打了招呼。

「你好,我叫高佳,以后请多关照。」

开场白挺老套,他甩都没甩我,长得帅的都这么拽吗?

我悻悻走到自己的工位上,学着淑女的模样,落座时在臀上虚捋一下裙子,正撅着屁股,忽然听到有人拍了下手,一抬头,看见刚离开没多久的刘雯雯站在门口,像是有话要说。

我忙站起来,大家的视线不约而同转向我,余光里,我发现就连我那拽咖同事也向我看了过来,我一回头,我俩视线在半空中交汇。

他的正脸更帅,五官比例像是被精准计算好的似的,就连脸上的线条都有如刀刻一般。

只见他像是看智障一样看了我一眼,又转过头去。

Excuse me ?他看起来像是对我有意见。

「晚上咱们组迎新聚餐。」

刘雯雯的话拉回了我的注意力,我觉得这个公司真是太有爱了,我何其有幸能进入这么处处都彰显着人文关怀的公司。

还没等感动完,刘雯雯又说:「每人 500,一会儿转我。」

淦。

我想结束这亏本的实习。

2、

一转眼,我已经入职一个星期,总结起来,我也算求仁得仁,这一周我都过得很忙碌,不是忙工作,而是忙于应付刘雯雯。

这厮好像是聚餐聚上瘾了,我都已经入职一周了,她还打着迎新的旗号敛财,每到下班时间,她必会提议出去吃,搞得我已经患上下班 PTSD。

「太晚了,晚上咱们在外面吃完再回家吧,跟以前一样还是 AA,大家一会儿把钱转给我。」

今天也不例外。

「组长,我晚上有事,去不了。」

我实习期还没过已经聚了五次餐,每人每次交 500 块大洋,说是多退少补,吃了五次大排档,结果没一次退钱的,再吃几次,我就得贷款上班。

我刚说完话,屋里就安静了,刘雯雯直接问我:「高佳,有什么事比跟组里同事沟通感情还重要?你这也太不合群了,以后在公司的日子还长着,后续工作要怎么开展?你不想留在公司吗?」

这帽子给我扣的。

我一抬头正看见坐在我正对面的人瞪了我一眼,一脸的「臭实习的,还上我们公司要饭来了」的表情。

刘雯雯又说:「这次每人 300 块钱就可以。」

其余人欢天喜地的纷纷给她转账,好像捡到了大便宜。

我沉默,我没有过职场经验,我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接下来的场面。

「六百转过去了。」

坐在我旁边的姚洋忽然说了一句。

「我跟高佳的。」

我万万没想到,最后帮我解围的是我这个平时拿我当空气的拽咖姚洋。

为了方便还钱,我觍着脸去加人家微信。

「那个……」

我还没想好开场白,他直接一个付款码递过来。

「扫。」

这人还真他妈的懂得如何让人下不来台。

晚上聚餐,有车的同事带着没车的,我们组一共十二个人,正好剩我和姚洋。

我打开叫车软件准备叫车,跟他尬聊道:「你知道地址吧?现在这些 APP 可方便了,哪都能去,咱们这个年纪,没车很正常,我们有青春,青春可以创造无限可能。」

我把自己感动哭了,但姚洋似乎不为所动,我抬头,见他又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我:「我有车。」

去的路上,车内的气氛沉默到尴尬,我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我生怕哪惹得他老人家不开心了再把我赶下车。

这次聚会的地方比大排档高档了点,换成了大排档的屋里,而不是街边了。

大排档叫「两毛一烤串」,我们整个组十二个人,预算是三千六百块钱,不知道吃三千多块的串儿能不能当场撑死。

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以前这个时候的我正在王者峡谷追在老板屁股后面给他加血。想到这,我调出了黑名单,老板还静静躺在那里,像个冤死鬼,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被我拉黑了,应该是没有,他这会儿应该正陪在女朋友身边。

想起那段无疾而终的暗恋,我还是不爽,不知好歹地喝了酒。

第一杯酒下肚的时候,我有点晕,第六杯下肚的时候,我问坐在我身边的姚洋。

「你知道啥是爱情吗?」

姚洋直接向我出示了付款码:「你先把 300 块钱洗车费扫过来。」

3、

散局之后,刘雯雯凑了过来,问姚洋:「姚洋你家在哪?能捎我一段路吗?」

起初姚洋没说话,气氛尴尬的我都用脚抠出了亚特兰蒂斯古城。

正在我想说点什么缓解尴尬的时候,姚洋同意了。

刘雯雯很自然地去坐了副驾驶,路上,她跟姚洋聊天。

「姚洋,你家住哪啊?」

「华庭一号。」

只见她面色一僵,然后又确认了一遍:「华庭一号?」

姚洋不说话了,刘雯雯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眼神变得高深起来。

华庭一号就在我租的房子旁边,那地方寸土寸金,我觉得以刘雯雯的眼界来说,不管她怎么想都正常。

果不其然,下一秒,她咂舌,「这贷款得还多少年啊?现在的孩子,太虚荣了。我看你就开个大众,这贷款你家能负担得起吗?你还是学生呢,你考虑过父母的经济承受能力吗?」

姚洋应该是被说烦了,在等红灯的时候,他看了刘雯雯一眼,语气冷的十分自然:「你们买房还要贷款?」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平日里小嘴叭叭叭的刘雯雯吃瘪。

姚洋这话说得不好听,但偏偏他看起来是真心发问,丝毫没带嘲讽的意思,如果不是看到他嘴角若隐若现的笑,我也差点被他骗了。

刘雯雯憋了好一会儿,忽然转头看我:「高佳,你怎么不说话?你也太不合群了。」

淦,我都快躲到车的后备厢了,还想让我怎么样?

「我,我这人有点内向。」我用脚蹭着地。

拿我发泄完,刘雯雯下车了,车上又只剩我跟姚洋那个拽咖。

「我家就在前面,你把我在这放下就好,我家那个小区,不让外来车辆进入的。」

我刚说完,小区门口的识别系统自动识别了他的车。

他从后视镜看着我,虽然啥也没说,但我觉得他啥都说了。

我沉默,我有了个大胆的猜想,他来公司不是为了打工,这是哪家少爷出来体验生活了吧?

回家洗漱完,我躺在床上玩手机,解锁之后,看到页面还是黑名单的页面,或许是酒精的作用,我看着老板的空白头像,鬼使神差把他从黑名单放了出来。

他的朋友圈设置了仅三天可见,之前发的那个告白的朋友圈已经被隐藏。那股矫情劲儿又冲上头了,我揉了揉泛酸的鼻尖,还没来得及哭,忽然看到他的头像显示在手机的顶端。

是一个「?」。

我一激动,手机砸在了脸上,这回我是真的哭出来了。

他给我发这个「?」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这个时候发?他知道我把他从黑名单拉出来了?这么及时?是不是他用了什么软件黑了我的手机?但是这好像不太现实。

那总不会是他每天都给发一条消息吧?现在只是碰巧?

可这好像更不现实,那可是我老板啊,一个任凭我在游戏里如何撕心裂肺给他喊「666」,他连个屁都不会放的老板啊,他会主动给我发消息?

我心思正百转千回着,那头他又给我发了条微信。

傻*!

一个叹号,足以让我感受到他的愤怒。

这是我俩除了发游戏链接外的第一句正常人类交流,我忽然感动哭了。

「你把我拉黑干吗?」

面对老板的控诉,我无法回答,我总不能说以为我喜欢你,看你处对象了,我就闹心了吧?

我沉默。

见我久久不回复,他又发了一句:傻*。

行,我认了,谁让我把你从黑名单放出来了。

但是。

「你能别说脏话吗?」我对这个称呼表示不满意。

他:傻*=SB,SB 是 sweet baby。

这小脑筋给你转的,我可去你大爷的吧。

4、

自从把老板从黑名单放出来,我俩交流明显变多了,关系自然也拉近不少。

这天上班,由于游戏新赛季机制变了,我俩又就此展开激烈的讨论。

最后他问我:「这两天看你游戏不在线,你把我拉黑是因为不做陪练了?」

我已经想通了,反正我俩隔着屏幕,他也不知道我是谁。

现在我跟他说话已经可以做到肆无忌惮了,我说:「我看到你有女朋友了,不想影响你们的感情。」

「你能影响到我?」

那边说完又是半天没话,我琢磨着他憋了这么久,回的话绝对不带好听的,果不其然,下一秒他给我发了个「呵呵」的表情。

「而且,我没有女朋友。」

我一愣,问他:「那你之前发朋友圈,说你喜欢一个人是?」

他又回:「那人是个傻宝。」

妥,破案了,这是让人家甩了,要不就是没追上人家。

可是。

「喜欢傻宝的人,本来不也是个傻宝吗?怪不得你追不到人家,人家看你一样傻。」

这次他连字都没给我打,直接给我发了一个蘑菇头的表情包过来,上面大写加粗的 sweetbaby 晃得我眼睛疼。

「不过你说到傻宝,其实我也认识一个。」

我说完,悄悄滑开椅子观察了下隔壁的动静,姚洋的电脑屏幕上,一个快要大功告成的游戏人物正对着大家吐着舌头,他这会儿应该是干活干累了,正喝着水。

他毫无预兆地转头,我俩视线一对上,他显然被吓到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声响彻整个办公室。

「你是不是有什么大病?」

这还是他第一次跟我说这么多字的话。

我心虚地笑笑,继续回去跟老板吐槽。

把我俩见第一面,一直到今天,他对我做的所有非人道主义的事都说了,还重点强调了「他看我像在看一个智障」的事。

末了,我老板问:「这男的多大岁数啊。」

我想了想姚洋白嫩的肌肤,「大概跟我同龄吧,不知道是哪个大学的,但是长得是真帅啊,我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的,简直是长在了我审美上,只可惜脑袋好像有问题。」

过了好一会儿,老板说:「这种男的确实挺 NT 的,性格不带好的,说不定就有暴力倾向,以后你离他远点。」

我觉得老板地话说的在理,从那之后我开始有意无意避开跟姚洋的接触,虽然人家一直就没怎么搭理过我。

我去茶水间接咖啡,正好姚洋也进来了,我目测了一下,我一米七的个头刚好到他的下颌线,他应该得有一米八五左右。

看见我之后,他又选择无视了我,我冷笑,心想不用你在我这装大尾巴狼,你在和善的同事——我面前越冷酷,未来你在你女朋友面前就越像狗。

我一个不留神,冷笑出声。

我明显看到他的胳膊上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最后连咖啡都没接完,他就走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拽咖落荒而逃,我很有成就感。

回去我就把这事跟老板说了。

那边久久没有回信,我想着老板应该在忙,我又想着,我们俩聊这么长时间,我连他叫什么,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这真是一次失败的暗恋。

过了好一会儿,老板给我回话了。

他给我发了一连串的省略号,我正琢磨着这是代表什么意思的时候,他又给我发了一句。

「傻宝。」

这次我是真怒了,直接给他发了个语音。

「你才是傻宝呢,你是大傻宝!」

下一秒,我听见我的声音从隔壁传了出来。

我萎了,甚至想好了逃跑路线。

5、

我暗恋的老板跟我讨厌的同事是一个人。

这事想想挺尴尬的,但是每次一想到,我跟老板一起骂我同事是傻*,我觉得这事对于老板来说,尴尬程度已经远超我暗恋的老板跟我讨厌的同事是一个人这事。

「还钱。」

这是姚洋知道我的身份之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懵了,「什么钱?」

「我觉得你人品不太行,我之前点了你一年的单,把钱退了。」

好吧,我承认,我拉黑他的时候确实没想到这,但既然说到这了,我还有个不懂的地方。

「别的老板都是现玩现点,你怎么一下子点了一年?」

不管是老板还是姚洋,这厮举手投足之间就没带那没钱的气质。

姚洋说:「作为一个陪练,你太蠢了,我实在想看看你能不能更蠢。」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

我又开始扭捏起来,拿脚蹭着地。我以前收费 40 块钱一小时,虽然我俩每天只玩 40 块钱的,可他直接下单了一年的钱,可想而知,这不是小数目。

「我现在没钱,等发工资了我立马还给你,可以吗?」想了想我的工资,我又补充道:「分期。」

「没钱?」姚洋冷笑一声:「没钱也行,但是以后你得听我的,就当给我打工了。」

我一想,这样似乎也行。

「但是我也有一个要求,违反原则的事我不干。」这是我最后的倔强。

姚洋笑了:「你想多了,违反原则的事我也不可能找你这样的猪队友。」

就这样,我陪练把自己陪进去了。

我的老板不再是老板,我的同事也不再是同事,我的心里怪怪的。

6、

以前我总觉得我的老板和我的同事都很高冷,但是自从我俩加回好友后,我又觉得我老板似乎是个逗逼,这导致我没法把逗逼的性格结合到我旁边的拽咖姚洋身上。

「你当初怎么会去点陪练啊?」他的技术没得说,我俩开小号一起玩,两天就上了王者。

跟姚洋面对面沟通,我还是挺不好意思的,每次想到我之前当着他的面夸他帅我就想咬舌自尽。果然,女人不能太肤浅。

「那是我朋友的号,那天他开局之后有事,所以我替他玩的。」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

「就你那技术,我真怕你干陪练穷死,没想到你还有点脑袋,知道找份工作。」

自从欠了他钱,这男的在我面前越来越嚣张了。

「晚上有时间吗?陪我去参加一个饭局吧。」

像是怕我反驳他似的,嘲讽完我,他立马转移了话题。

我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是正经饭局吧?」

他学着我的样子打量回来,最后又是一脸看智障的表情:「不正经的饭局就找你这样的吗?」

「我高中同学聚会,放心吧。」

晚上他换了一辆车,我叫不出牌子,但是由于挺喜欢这款车型,所以偷偷拍了图标上网搜了一下,准备以后自己买,后来,那价格把我劝退了。

太贵了,我喜欢不起,不只是车

「今晚上我买单,一会儿到那你就负责吃,谁跟你说话都不用理。」

进屋前他特意叮嘱我。

我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一进屋,我还是被这场面惊得直呼好家伙。

大包间里乌泱泱的全是人,仔细一看,人家都成双成对儿的,得亏姚洋长了点脑袋知道带我掩饰一下他单身狗的事实。

显然,对于他找到女朋友这事,他的同胞们眼睛里都快射出 X 射线了,他们先盯着姚洋,「哇」了一声,然后视线不约而同转向了角落。

我顺着大家的视线一看,正看见一个脸色煞白的姑娘,姑娘这会儿正紧紧握着面前的杯子强颜欢笑,我有些担心她……手里的杯子随时被捏爆。

「姚儿,这是你女朋友?」

有人过来打招呼,我正要说话,他暗中拉了我手一下。

「嗯,我女朋友听力障碍,今晚你们随意,不用管她了。」

屋里顿时安静了,大家面面相觑,最后一脸复杂地向我颔首示意,最后坐在座位上。

我活了二十年,连我妈都没告诉过我我有听力障碍,他就知道了?我正要发微信声讨他,他就先给我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之前聚餐那几次,我看那竹签都被你撸冒火星子了,放心吧这下没人会打扰你吃饭了。」

我尼玛真是感谢你八辈子祖宗了。

仗着我听力障碍,坐在我旁边的女同学们窃窃私语的声难免大了些。

「薛宁也太惨了吧,到底造了什么孽要看着前男友带着现女友来参加同学聚会啊。」

6、

同学聚会硬生生被吃成了婚礼答谢宴。

姚洋的那帮男同学们一个接一个来灌姚洋酒,但最后,倒下的是他的同学们。我觉得这厮真是干啥啥像样,连喝酒都有不服输的精神。

散席之后,他问我:「有驾照吗?」

其实我有,但是我怕他让我开车,所以我摇了摇头。别说我驾驶技术不行,就是他那车,我也开不起。

最后我俩是打车回去的,一上车他就开始睡觉,一路睡到他家小区门口。

保安过来拦车,一看到姚洋的脸,顿时放行。

下了车,我拼命摇晃着他,我并不想夜宿街头,而且这会儿他整个重量都压在我身上,我担心我胳膊脱臼。

我把他放在路牙上,正想抡圆了胳膊给他一下子,他忽然醒了,抬头愣愣看着我,半天之后,问:「你干吗?」

我忙堆出一副笑脸,「我想把你扶上楼呢。」

我踉踉跄跄把他扶到家门前,他人奇葩,他家的锁也没好哪去,我强行抓着他的手按了指纹,最后他告诉我:「我家这锁用钥匙的。」

敢情这还是障眼法。

「你钥匙在哪呢?」

这会儿他又像是陷入深度昏迷似的没反应了,我实在没办法,一边要拽着他怕摔倒,另一边还得在他身上找钥匙。

我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感觉自己像是个猥亵男大学生的变态。

最后,我在他左边的裤袋里摸到了钥匙扣,我站在他右边,所以角度找的不对,我试了几次也没拿到,只能绕到他左边。

我对自己的速度很自信,我觉得我一个滑步就能滑到另一边……

我确实那么做了,只是我低估了姚洋的醉酒程度,我一个闪现过去还没等站稳,他已经像一摊烂泥似的软下了身子,紧接着像个球一样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滚动的声音听得我惊心动魄,我屁滚尿流在他身后追,直到最后,他重重磕到了楼梯角的墙壁才算停了下来。

慌乱之下,最后四阶台阶我一步垮了下去,落地的时候重心不稳,摔倒后身子直接向后仰去。

顾不上后脑勺传来的疼,我蹲下仔细检查看他身上有没有磕坏的地方。

正检查到他脑袋的时候,他忽然像是濒死之人忽然回光返照那般挣扎着坐起来,无神的双眼忽然闪着亮光,眼睛瞪得像铜铃似的。

我以为他要说什么,忙附耳过去,结果他憋了半天,蹦出了一个「C」字开头的优美中国话,然后彻底没声音了。

我也彻底吓尿了。

7、

我叫了救护车,并作为罪魁祸首一起随车一起赶往医院。

医生给他做了个检查,最后告诉我:「病人没事,只是还没醒酒。」

我觉得压在心头的石头终于被人搬开了,人一放松,我忽然也觉得有些头重脚轻了。

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前扎,我只能听到一声闷响和旁人的惊呼,最后我也什么都不知道了。

「之前我说我们和好,你说你有女朋友了是骗我的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尿意憋醒,本想起床,却听到有人在说话,此情此景太过尴尬,我只能继续憋着。

「骗你?」

简短的两个字再加上清冷的声音,这很符合姚洋拽咖的身份。

「我问吴莱了,他说你被人甩了,说你跟人家表白之后被人家拉黑了,你根本就没有女朋友。」

我这才听出来,这声音不是前女友姐姐的吗?

虽然我已经快被尿憋到失去理智了,但我还想继续听。

「他还说什么了?」

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吴莱是谁,但是从姚洋的语气我听出来,这人要完犊子了。

「他还说你学人家搞网恋,抢了他的小号把那里面的小姐姐全删了,只留了你那个暗恋对象。」

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粗糙的推理一番,这说得不是我吗?

姚洋半天没说话。

薛宁又继续说:「你不觉得你现在的女朋友很可怜吗?她听障已经够惨了的,你还这么欺骗她?你根本就不喜欢她。」

我一激动,差点尿在床上。

我故意弄出些声响,假装自己刚起来。

好歹是有过情分的,薛宁还给姚洋留了几分薄面,看见我醒了之后,她不再说话,只是一脸同情地看了我一眼,把我盯得头皮都发麻了。

她在我窗边站了半天,最后一脸凝重在我肩膀拍了拍,用气声跟我说道:「你要加油。」

或许是为了让我感受到来自她的力量,这四个字的气声她说得铿锵有力。

她人一走,我忙冲向洗手间。

姚洋一把拉住我:「你干什么去?」

我想保留自己最后一丝尊严,我说:「我去洗个手。」

姚洋闻言直接把病房的门关上,「你等会儿再洗,我有话跟你说。」

三急当前的我夹着双腿,还要故作淡然,其实我身上已经起了层鸡皮疙瘩。

我催促他:「那你快点。」

姚洋说:「刚才薛宁的话你也听到了吧?」

我点头。

「你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

我还是点头。

「那你是怎么想的?」

难得的,这二世祖脸上出现了一丝扭捏的神态。

「我……我想去洗手。」

看得出姚洋想骂人,一张白皙的脸被憋得通红,他深呼出几口气,「行,你先去洗。」

「你在这我洗不好。」

我说完,不等他骂我,直接把他推了出去。

解决完人生三急,我通体舒畅,这才开始回想刚才自己听到的一切。所以说,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

我的心跟我一样慢半拍的急跳起来,我紧紧捂着胸口。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被人当面表白,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立马答应他,显得我太掉价,我要是端着他,又怕把人气跑了。

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听到微信响了一声。

低头一看,是姚洋给我发来的游戏邀请链接。

不同于以往,这次的链接下面还多了一行字。

姚洋说。

CPDD,你是唯一。

高佳,可以给我个机会吗?

(完)

备案号:YX01P9dmN9EyR0qba

编辑于 2021-10-25 16:05 · 禁止转载 ​ 赞同 63 ​ 目录 20 评论

心动慢一拍:从初见到相恋的单曲循环

知我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