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傍错金主

所属系列:喜气当当:有你一块才是年

傍错金主

喜气当当:有你一块才是年

过年妹妹带回家的真爱,是我刚分手的男友。

我开始徒手拆 CP。

妹妹急了,慌了,开始作天作地要我成全他们了。

新找的小奶狗也不高兴了,贴在我身后吹耳边风。

「姐姐,别在垃圾桶里回收前男友,看看我,嗯?」

1

过年的家庭聚会上。

我的亲妹慕乔乔,乐呵呵的拉着顾曜和他妈,向全家介绍。

「妈妈,姐姐,这就是我和你们说的男朋友,顾曜,我的真爱。」

「姐姐,我答应他求婚了,以后我们可是一家人了,你上次送我的别墅,我送给阿姨住啦。」

顾妈妈也毫不客气的坐到了我妈的身边,啧啧啧的道。

「亲家啊,还别说,你们家那套别墅,大是大了点,但是没有灵魂,要是让乔乔姐姐再送套市中心的大庄园,给小夫妻两个做婚房就更好了。」

「嫁妆我看也不用多,一亿应该能拿得出来吧,小两口花销不是很多。」

妈妈看了一眼仪表堂堂的顾曜,再看看顾妈,脸色逐渐难看。

我看着顾曜,冷嗤笑出了声。

爸爸去得早,我继承了家里所有,妹妹乔乔因为心脏病,一直被我宠着。

我这个白嫖来的小替身,几天不见,跑我家里,跟我妹说是彼此的真爱?

玩呢?

不过是个小替身,我妹喜欢就喜欢,但是很明显顾曜不是个好人。

劈腿不要紧,姐姐我有的钱再找。

但你玩到我身娇体弱,脑子不太好使的妹妹身上?

抱歉,你踩我逆鳞上了。

顾曜看到我,脸色也闪过不敢置信,但很快反应过来,低声地喊了声:「姐姐。」

呵,顾渣男上辈子肯定是瓶瓶罐罐,这辈子才特别能装。

「从我的别墅滚出去,我不同意,赶紧分了。」我毫不客气地说。

乔乔眨了眨眼,立马不乐意了。

「姐姐,你好无情你好过分,顾曜哪里不好了,虽然他出身不好,但他长得好啊,我每次看到他,就觉得我们是天生一对,是真爱,是归属,是注定!」

「顾曜是第一个陪我看过星星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的人,我不分!」

3

顾曜赶紧安抚住乔乔,对我说。

「是我纠缠的乔乔,姐姐不要和她生气,她身体不好,万一做出什么事情,我们都预料不到。」

四个字眼的「身体不好」被顾曜咬得死紧。

顾妈妈也紧接着责备我。

「你这个做姐姐的怎么回事?你妹要结婚你不帮忙就算了,还想拆散他们有情人,你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恶毒!」

「该不会你就是心疼嫁妆还有房子,舍不得吧。」

嚣张啊。

我正要和他们过招,妈妈就扯了扯我的手,摇了摇头。

看了一眼气咻咻的妹妹,我无奈叹了一口气。

「乔乔,你跟我去房间,我有话和你说。」

我以为慕乔乔会听话。

但没想到乔乔竟然依然坚持,一脸固执:「妈妈,姐姐,你们就成全我吧。」

「以后我会和顾曜一起好好孝敬你们的,要是你们舍不得我嫁人,顾曜说了,上门他也可以。」

顾妈妈一听,就立马应和了下来。

「对对,乔乔说得对,我们家顾曜为了乔乔怎么都可以,到时候你们准备聘礼就行,五个亿吧我看挺行。」

乔乔立马笑了,好像特别满意这种安排。

我笑了。

恨不得现在立刻把手里的苹果砸到她的脑子上,看一看里面是不是只有水?

「慕乔乔,你还是去死算了吧。」

「免得气死全家人。」

家庭聚会不欢而散。

顾家母子被我让管家几个扫帚给轰出去了。

乔乔见阻拦不了,就跟我和妈妈生气,连晚饭都不吃,直接把自己锁到了房间里。

4

妈妈担心的拉着我说。

「上次乔乔为了男人耍脾气,还是在上一次。」

「但也从不会拉着男人的妈一起过来,不仅跟你吵,还张口就要结婚,脑子是不是被洗瓦特了?」

我拍了拍我妈妈的手,端起晚饭。

还能因为什么?

还不是这次遇到的是情场 PUA 高手了,花言巧语忽悠得一套套的。

「我去跟她说,说不听,打一顿。」

拿着晚饭上楼,我准备了一堆怒拆 CP 的说辞。

我就不信,一个渣男会比亲姐还重要?!

然而事实证明。

被洗脑的妹妹,渣男真的很重要。

「姐姐,顾曜家里从小就穷,他妈妈有点贪慕虚荣我能理解啊,而且哪有结婚不花钱的道理。」

「我觉得你跟他有点误会,以后你会知道我找的老公,有多好了。」

我越听越心梗。

想了想,我半试探地道。

「顾曜,之前有个女朋友的事情你知道吗?」

慕乔乔眸色一顿,但马上扬起笑容。

「我知道啊,顾曜说了,就是对他死缠烂打不知廉耻的坏人。」

死缠烂打?

牛还是你顾曜牛。

我抿了抿唇,又说了:「顾曜的前女友就是我,你还想跟他在一起吗?」

慕乔乔歪了歪头,摆了摆手。

「姐姐,你为了拆散我们,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顾曜如果真的和你在一起,又和我在一起,那他就是个渣男,姐姐才不能和这种人有关系呢。」

「姐姐的男朋友是要全世界第一好的。」

「你不能为了拆散我们,拉低你的格调啊。」

我:……

特么的。

一时之间,我是不知道慕乔乔到底是在骂我,还是骂顾曜。

但是总归还好,没真的丧心病狂的把亲姐忘了。

「在你和他分之前,我让妈妈停掉你所有卡。」

「你自己好好掂量,你靠谁吃的饭。」

我把晚饭放在了床头柜上,没好气的说。

5

结果我下楼不久,就接到了顾曜的电话。

电话里,顾曜厉声指责。

「慕简,算我对不起你,咱们好聚好散不行吗?我是不该和你妹妹有感情,可那之前根本不知道乔乔是你妹妹,你现在爱而不得,棒打鸳鸯算怎么回事?」

「你凭什么停掉乔乔的卡,你爸爸的遗产也有乔乔一份!」

哈。

我都不需要想,肯定是慕乔乔跟顾曜吐苦水了。

「凭什么?你就凭你以为傍的大款,靠我吃饭。」

「顾曜,你要是能进我家的门,算我输!」

电话那边呵呵笑了几声,根本不畏惧我。

「简简,我知道你爱我才这样,别闹啊,强扭瓜不甜,要是以前你对我大方一点,我也不至于会移情别恋。」

「而且,你也没办法啊,你妹妹现在就是喜欢我,我劝你识相一点,不然我搞大你妹妹的肚子,照样能和她结婚,你自己掂量掂量吧。」

说着,顾曜挂断了电话。

真爱?

去你全家的真爱。

我捏紧了手机,心里开始打着思量。

决定给我妹妹再找个真爱。

不是喜欢好看吗?

我倒是认识一个比顾曜好看一千倍的男人。

陆祈,世交叔叔的儿子,和乔乔同龄,从小就和我们姐妹长大。

大一出国之前,还是很奶的。

几年不见,应该可以狼起来了。

最好是那种,一下子把慕乔乔迷死的那种。

我抱着小算盘,约了陆祈。

没想到陆祈闻言,直接拒绝。

「为什么?你从小就喊乔妹,乔妹的,就真的半点不喜欢乔乔吗?」

陆祈弟弟几年不见,奶狼双修。

他就坐在酒吧的吧台上,懒散的撑额看着我,听到我的话就笑了。

「姐姐,一个垃圾而已。」

「就让他从最得意的时候,摔下来,那才是大快人心。」

6

我端着鸡尾酒,晃了晃。

透着蓝色酒精液去看陆祈。

嗯,弟弟真好看。

要不是因为认识,就这张脸,是真的值得拿大价钱砸的。

不像顾曜,白嫖的。

「等乔乔甩了他,你以为我会放过他吗?」

「还想搞大我慕简妹妹的肚子,去死吧他。」

陆祈没说话。

只是微勾了勾唇色,点了几瓶酒过来,静静的陪我喝。

酒过三巡。

我胆子大了点,抬眼去看陆祈那张自带滤镜的脸,我就感觉迷蒙蒙的好看死了。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啊。

以前,他总喜欢多照顾乔乔一点。

我一直以为,他是有点意思对乔乔的,找他说,其实也有点试探他心意的意思。

「喂,在国外有过女朋友吗?」

酒壮了胆子,我直接问。

奶狼双修的男人,这会儿倒摆起忧郁的气息。

「跟姐姐比不了,一年谈好几个男朋友。」

我噗嗤笑出声。

「你那么关注我呀?」

陆祈沉默,眸色深了深,转移了话题。

「姐姐,你醉了,我带你回家吧。」

「啊?」

我脑子有些晕懵懵的,有点没反应过来他的话,陆祈眼尾儿一弯,就把我带入了他的怀里。

吸了吸鼻子,他原来这么好闻。

我被陆祈带到了车上,坐在后座上人有点晕,手就被他紧紧的攥着不放,还迷糊的听他低嗓的音色说。

「躺我腿上,先眯一会。」

呼吸一窒,我挪了挪身子,离他远一些了,才觉得安全。

「别闹。」

可好久,我都没听到陆祈的声音,蹙紧了眉,才转头去看身边的人。

却只能匆匆捕抓到陆祈刚淡下的深涩目光。

我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好狼。

就像是冰雪山上的西伯利亚狼。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

以前,我也喜欢过的。

喜欢把其他女生给他的情书,偷偷藏起来。

喜欢只垂涎他的美色。

但是那时候,他更关注乔乔多一点。

慢慢的,我的心就啪叽一声,碎了。

7

「陆祈,你特别好看,你知道吗?」我大着舌头,忍不住说。

「嗯,能迷死姐姐吗?」陆祈攥紧了我的手,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打得我一个猝不及防。

我吸了吸鼻子。

唉,现在的弟弟,真的是越来越会了。

「姐姐,你看看我,觉得他好还是我好呢?」陆祈眯了眯眼,音尾儿有点打趣地问。

像是在开玩笑,可我就生生听出来那个「他」指的谁。

有点吃味,但可能吗?

这是陆祈诶,如果早和他有可能,就没有我那些男朋友的事了。

舔了舔唇,我摁住狂跳的小心脏,决定输气势,也不能输场子,愣半天,给他来一句。

「也还行吧,姐姐喜欢再嫩一点的。」

陆祈笑容,肉眼可见的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锐利神色,像能杀人。

我咽了咽口水,感觉后背有点阴森森地发凉。

可怕!要不,我晕,晕一个先?

翌日,我是被一声警报声惊醒的。

「哔哩哔哩!」

我想起地下车库满仓满仓的豪车,立马就清醒了一点。

连忙拿起手机调出监控来看。

地下车库的昏暗视线下,我就看到两抹鬼鬼祟祟的身影,掏出车钥匙,滴滴两下,就把车库里价值千万的劳斯莱斯开走了。

what?

现在的贼这么嚣张的吗?

我当即点开了安保系统,直接把车库大门系统锁上了。

收拾衣服,直接去了地下车库。

结果下去了,才知道。

人要脸,树要皮,就怕遇上臭不要脸的小调皮。

顾曜一见到我,还没有说话。

顾妈就先拍着车库的玻璃大门,直接道:「乔乔姐姐,赶紧想办法开开,这门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关了。」

我盯了一会儿我的劳斯莱斯,然后看向他们两个人。

「你怎么敢的,这是我家的车。」

顾妈直接把顾曜拉到身后去,脸色有点不好看了。

「乔乔姐姐,这车我们怎么不能拿了,是乔乔说送我们的,我们就能拿。」

「再说了,乔乔和我儿子在一起,她的不就是我儿子的吗?一家人还分什么 123。」

??

顿时之间,我头就疼得一阵嗡嗡直叫。

恨不得把慕乔乔这个智障扇几个大嘴巴子,好好清醒清醒。

恨不得把这脸比太阳大的母子给扔出去,鞭尸。

8

「这位阿姨,麻烦你搞清楚,乔乔身上的东西都是我给的,你住的别墅,你现在拿的车,都在我的名下,我一个不高兴随时都收回来。」

「你们这叫什么?叫无效傍大款,回去洗洗睡吧你们。」

顾妈掐着粗桶腰,气急败坏。

顾曜赶紧拍着他妈的背,给她顺气,然后朝我出声斥责。

「慕简,我知道你是对我因爱生恨,想活生生地拆散我和乔乔,但我现在可以跟你说,我的身体我的灵魂都是属于乔乔的。」

「乔乔对我的爱你也看到了,她爱我所以才送我车,我没理由拒绝,你以前要是这样爱我,乔乔也不会走进我的心,所以都是你的错。」

唉。

我沉沉叹了一口气,我的错,我不该挑战渣男的脑回路的。

渣男脸之大,一锅装不下。

我又何苦呢?

我放弃挣扎,决定直接来真的,拿起手机喊人过来。

不过才一会儿,管家就领着两三个保镖一起过来了。

摆了摆手,我解锁了车库大门,道:「把他们给我轰出去,思想有多远就滚多远。」

「我的劳斯莱斯被他们碰了,顺便全车做消毒,晦气。」

管家得令。

挥着手让保镖齐齐上前。

顾妈和顾曜脸色皆一变。

尤其是顾曜他妈,保镖一碰她,她叫的跟个鸭似的,嘎嘎嘎嘎的乱喷。

「你们敢动,你们谁敢动,这是我儿媳妇送我们的车,以后乔乔可是要继承慕家一半家产的,我儿子就是你们的姑爷。」

「你放开我妈!」

管家一把抢过车钥匙,直接扇了顾曜一巴掌。

「好好管好你妈,姑爷个屁。」

「下次强闯民宅,我们就报警了。」

9

顾曜被扇得眼冒金星,保镖就趁机把他们都半拖半拽地拉出去了。

经过我的时候,顾曜却忽然挣开了束缚,指着我道。

「慕简,你非要拆散我们,我或许无话可说,但你妹妹有心脏病,就剩几年活头了,你就不想她安生过完剩下的日子?!」

我心一窒,缓缓转身。

他知道!!!

一股前所未有的怒气直接冲上我的脑门。

原来这才是渣男的目的。

升官发财死老婆?

妈的。

我左右对称给他来了两个巴掌。

「管家,喊人打一顿再扔出去。」

「打到冒烟!」

回去之后,我没去找慕乔乔。

我在等。

果不其然的,不到一个小时慕乔乔自己气势汹汹地就来了。

门也没敲,直接推门而入。

一看到我,就气得跳脚,然后掏颗救心丸先给自己吃下。

缓了缓,慕乔乔道。

「姐,你干嘛打我男朋友,是我让他去咱们家车库提的车,你要打就打我,顾曜是我心我的肝我的宝贝甜蜜饯儿,你怎么可以打他。」

「而且你打就打了,干嘛打他脸,我都要心疼坏了。」

闻言,我摁了摁微微心梗的心口。

恨不得现在也吃一颗救心丸。

然后拼命的告诉自己,亲生的,亲生的,是死去的爹留下的活物。

不要生气不要急躁要慢慢地讲道理。

我微微一笑,声音嘹亮且粗暴。

「行,你厉害,你牛逼,你拿我的车我的房子养别人,你要是没钱没车你以为人家会和你玩真爱游戏吗?」

「我当然知道是你的车,所以我是借给他开,所以打人就是你不对。」慕乔乔忽然得意洋洋地强调起来。

「顾曜怎么可能,把送和借弄错了,姐姐你肯定误会了,他不是这种人。」

10

借?

可顾家母子可是从头到尾的认为劳斯莱斯已经是他们家的了,脸贼大。

我突然之间灵光一闪。

觉得没必要不生气了。

并且心里有了小算盘,我咳了咳。

「哦,原来是借啊,他那个架势我还以为爸的遗产都是他的了。」

「那就先这样,我还有事,先出去了。」

??

慕乔乔看到我忽然变了个人似的,歪着头,纳闷的看着我。

我上前拍了拍慕乔乔的肩膀。

「出门记得吃药哦。」

慕乔乔蹙了蹙眉。

「大过年的,姐不在家看晚会,你要上哪去?陆祈哥说今天来咱们家做客诶。」

「而且昨晚你装晕让陆祈哥抱你回家,妈都看到了,说你真的好会哦,姐你是不是还喜欢陆祈哥。」

???

原本要走出去的我,直接步伐一个踉跄,我扶着墙看她。

慕乔乔看到,便开始阴阳怪气的内涵。

「姐姐你要是喜欢陆祈哥的话,我肯定不会像你反对我一样,反对你,这就是我们做人的区别!哼!」

我被她怼得一时找不到话。

好一会儿,我磨了磨后槽牙。

「不喜欢,谢谢您勒!」

原本出门就打算去找陆祈,但一听乔乔说陆祈会自己送上门,我便直接在家看晚会了。

七点不到。

陆祈就领着礼盒大包小包的过来,道:「阿姨好。」

我妈一看到陆祈,笑的眼睛缝都快没了,热情的拉着他坐下。

「哎哟哟,来就来嘛,带什么礼物,太见外了。」

「小祈啊,说真的,几年不见你是越来越帅了,有女朋友了没有?」

陆祈扫了在沙发上嗑瓜子的我一眼,然后沉默的摇了摇头。

「还没有,阿姨愿意介绍就好了。」

那神色要多装,有多装。

若不是认识他,我都快要被竹马表面给骗了去了。

呵。

11

提起这事,我妈立马就精神了,拉着陆祈就是说。

「那感情好啊,回头阿姨帮你物色物色,我大女儿就算了,比你大不说,脾气也不小,没人要的。」

瓜子仁都差点噎我嗓子。

亲妈否?

陆祈掩唇咳了咳,将手里的茶杯放下,不轻不淡地落下一句。

「阿姨您说夸张了,其实简姐姐,我看不错。」

瓜子仁这下子真的噎我嗓子了。

我震惊的咳咳个不停。

我妈的眼神立马意会,拉着我就说:「我看也挺好的,简啊,你房间的灯是不是坏了?」

「啊?没坏啊。」

「不,坏了,妈让陆祈帮你修一修好不好,嗯,你说好,妈懂妈都懂。」

??

此时此刻地铁老人看手机,还有土拨鼠尖叫都不能表达出的我心情了。

陆祈这时候起身,优雅地折了折袖子。

「姐姐,修哪?」

我瞪了他一眼,又瞪了亲妈一眼,然后起身往楼上房间去了。

而我一进房间,就啪的一声打开了灯。

通亮无比。

结果下一秒,灯啪的一下暗了。

我忍不住大声道:「妈,停电了吗?」

「没有,就是灯坏了呢。」我妈非常坚决且肯定的声音。

黑暗里,传来了陆祈忍俊不禁的低笑声。

惹得我脸色不禁红了红。

「你还笑!」

「都是你找的事,没事和我妈乱七八糟说什么。」

房间光线灰暗,有的只有点点月光透过窗帘的微光。

我只感觉陆祈在慢慢靠近我,且越靠越近,那高大的身躯无意散发出碾压人的压迫感。

忍不住我倒退了一步。

下一秒,陆祈发出嗤笑。

「姐姐,你也太逊了。」

「告诉弟弟,以前那些男朋友姐姐你怎么谈的呀?」

12

嗯?

提起这个我就很有话说了。

我雄赳赳地挺起了腰板子,大手一挥道:「那都是姐的传说,但凡我谈过的,就没有一个丑过的,男人?姐见多了。」

「像你这样的,多少是老了些,做不了姐姐的男朋友。」

我半个玩笑的打趣道。

出国五年,现在回来,却意味不明的靠近,他到底懂不懂?

懂不懂像我慕简,不要虚情。

乔乔嘴里的真爱,我也想要。

陆祈眸底的光渐渐的淡下。

嘴角微抿,他更攥紧了我的手。

「是吗?」

「慕简,我老不老,你感受一下?」

我没反应过来,下一秒,陆祈的唇就压迫而来,强势且蛮狠。

我拒绝,我挣扎的。

可是明明就是弟弟,此时此刻他的身形压制,双手的力量无一不明了表达他是个男人。

弟弟长大了,就要欺负姐姐吗?

我眼睛忍不住酸了酸,死劲推开了他,给他一个大巴掌扇过去。

「流氓!」我委屈的泛了泛哭腔。

「以前和乔乔玩的好,现在却突然回国撩拨我,是觉得世交里我是最适合结婚的,对吗?」

「可是陆祈,没有那个感情,就不要勾引我,会当真的。」

黑暗里的陆祈动了动,我看不清他的神色,可见他抬手想碰我。

我一手挥开了。

陆祈气息微动,上前一步,像是要准备解释。

「慕简,我回来,是因为……」

一瞬间一股害怕油然而生。

我是真的怕,是真的怕陆祈下一句说,嗯,我就是觉得你适合结婚。

我连忙出声直接打断他。

「你别说,什么都不要说,今天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以后你也不要和我妈提这种事,这样我们还能是朋友。」

「朋友?」陆祈身形顿了下,一个低嗤,似乎对朋友两个字深恶痛绝。

「慕简,你竟觉得我对你无心?那这些年我的心思真的喂了狗了。」

13

哈?!

我一个懵懂,可是下一秒。

陆祈不伺候了,直接转身走人,足见听了我的话,心里憋气了。

连关门的声音都震了震。

我下意识的咽了咽嗓子。

是,是我错了吗?

不能吧。

我和陆祈算是不欢而散。

可我话都没有说完呢。

大年初二的时候,我憋不住了,低头哒哒哒的给陆祈发了消息过去。

可等了很久都没有得到他的回复。

他从来都是对我秒回的。

我开始反思自己。

陆祈会对朋友那么敏感,难不成以前身为朋友的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正当我脑子想得嗡嗡嗡叫的时候。

乔乔就贴心的打开了电视,安静的看着春晚重播。

慕乔乔向来揣着破碎小心脏,一天不揭瓦,屁眼痒痒疼的糟心妹妹。

这会儿这么安静,反倒让人觉得诡异。

我眯了眯眼,道:「不去找你那个真爱了?」

慕乔乔:「不,我听妈妈和姐姐的,真爱算个屁。」

「我已经痛定思痛了,真爱算什么,亲情难可贵。」

我心痛地摁了摁小心脏。

孩子静悄悄,必定是在憋大招。

慕乔乔看了一会儿的电视,又转头没头没脑来一句。

「姐,你和陆祈哥是不是又吵了?」

然而没等我反应,慕乔乔又感慨的摇了摇头:「你们大人真的好烦,事比我还多。」

我:?

忍无可忍的,我拿起抱枕砸过去。

「滚。」

接下来连续几天,慕乔乔都很乖,初三初四初五六七都很乖。

直到初八这天,她出门了。

我的电话随之也跟着响起。

「慕总,顾先生今天去了趟珠宝店,买了钻戒。」

直接挂断了电话,我尾随慕乔乔一起出了门。

我低头给陆祈又发了个消息。

爱来不来。

14

而跟着慕乔乔,果不其然看到她和顾曜一起进去了民政局,想来个先斩后奏。

我正打算跟进去。

身后就被拍了拍肩膀,陆祈出现在我身后。

风光霁月。

艳阳下,连头发丝都是帅气的。

仿佛对之前苦恼的人,只有我一样。

握紧拳拳,我突然感觉到生气,没好气的嗤了嗤。

「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陆祈看了我一眼,微咳:「进去吧。」

然后先我一步,率先走了进去。

呀!这么嚣张的吗?有被气到。

而我一走进去,民政局大厅上,顾曜就双手紧紧的握住了慕乔乔的手。

深情地举手发誓。

「乔乔,你放心,我们结婚后,不管富贵还是贫穷,疾病还是艰难,我依然会守在你的身边,带给你幸福和快乐。」

慕乔乔像是感动得几乎要落泪,小鸟依人地依偎在了顾曜的怀里。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我在一边看着简直就是痛心疾首,眼睛都快辣瞎了。

陆祈却忽然拉了我的手,带我一起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慕乔乔一看到我,脸色就立马变了,连忙推开了顾曜。

然而顾曜反应是最大的,一看到我身边的陆祈,连话都说不上来,手都跟着在颤抖。

我忽然想到什么,立马紧张了起来。

顾曜像是什么都明白了过来,对我讽笑。

「慕简,又找了新男朋友,恭喜恭喜。」

慕乔乔畏畏缩缩的一边喊了一声姐姐。

我瞪着慕乔乔。

顾曜却一把挡住我的视线,执手起慕乔乔的手。

「乔乔我们不怕,今天我们选择站在了这里,就是代表了我们决定一起面对所有阻拦。」

「慕简,乔乔虽然是你的妹妹,可她是个人,她有自己的权利选择,以后陪她一生一世的是她的丈夫。」

「乔乔可不像你,一个男朋友接着一个男朋友谈,乔乔认定了,就是一辈子。」

15

闻言,我呵了两声出来。

弟弟,你对我妹妹是有什么误解?

陆祈的目光幽幽落在我身上,似笑非笑,充满了危机感。

我一下子没声了。

慕乔乔这时候打破僵局。

「姐姐,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祝福我?」

陆祈微笑,拿出来了婚前协议出来。

我看着那协议,微微一笑,「乔乔,你可以结婚,但咱们家大业大,不能被外人影响了。」

「不是说真爱吗,以后慕家半点家产都跟你没关系,让他来养你。」

慕乔乔想了想,确实是有那么个道理,便说:「哼,不就是一点破钱吗?」

「真爱,是不能以物质衡量的。」

「刚顾曜还和我承诺,不管富贵还是贫穷都会和我在一起。」

我笑意盈盈地看着顾曜。

见他脸色成猪肝色了,我又缓缓而道:「不是说最爱我们乔乔吗?她以后没钱了,你养着。」

「乔乔有心脏病,每年医药费养护费上千万,要是她有半点闪失,我打断你狗腿。」

顾曜根本不相信,直接道。

「乔乔那么多房子车子,还怕付不起不成?笑话!」

慕乔乔像是被提醒,为难地看向顾曜。

「顾曜,我的房子车子都是我姐名下的诶,我没有一点不动产。」

顾曜这下脸都黑了。

这个时候,叫号叫到了他们。

「照片洗出来了,你们可以去办证了。」

慕乔乔拉着顾曜,勾了勾唇角,玩味似的看着他。

「我们就办证吧。」

「你之前不也说了,不管是富贵还是凄苦我们都在一起,赶紧证明给我姐姐看,疯狂打她的脸。」

顾曜没说话,脸色是越来越挣扎。

陆祈把笔拿了出来,幽幽的道。

「毕竟你们是真爱,不一般,赶紧签了也好去领证。」

16

慕乔乔拼命的点了点头,期待的看着顾曜。

然后顾曜在慕乔乔期待的目光下,踉跄的后退了两步。

工作人员这时也不耐烦了,开始催促:「004 号,到底你们还结不结?后面还有很多排队的!」

顾曜手里攥紧了户口本,支支吾吾了个半天。

「你敢骗我?这婚我还不想结了呢。」慕乔乔算明白了,眼圈红了又红,左右各一个巴掌狠狠地甩了上去。

哭着跑了出去。

慕乔乔一走,顾曜凶狠的朝我瞪了过来。

「慕简,你满意了?」

我冷笑的哼了哼。

「当然,我说过了,你能进我慕家的门,算我输。」

顾曜气急败坏,最后他把目光落在了陆祈的身上,阴恻恻的笑了。

「慕简,你的新男朋友,真像我,你就是还喜欢我吧。」

「也行,你那么喜欢我,只要你踹掉他,我可以委屈自己和你在一起。」

我脸色一变。

然而我还来不及去看陆祈的反应,陆祈的拳头就已经送了上去了。

打得顾曜满地找牙。

若不是工作人员来阻止,顾曜这回进医院没得跑。

我赶紧把人给拉出来。

「你疯了。」我忍不住骂咧咧的。

我正打算去打开我劳斯莱斯的车门,陆祈却一手将我转了过来,抵在了车窗上。

「慕简,你不解释一下吗?」

我看着陆祈越来越靠近的脸,心尖颤了颤,道:「要解释什么,我跟你有什么好解释的?」

「解释一下,为什么姐姐的前男友,和弟弟那么像呢?」

「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明明是该质问的话。

可在陆祈的嘴里,此时此刻倒是多一丝愉悦。

我不禁红了红脸。

有种一直被潜藏的秘密,被人光明正大地窥视了一般。

我能说什么呢?

说他出国五年,我想死他了。

我能说,这五年,每一年我都想去华盛顿出差。

我能说,我喜欢陆祈你这个人。

哪怕是我以为你喜欢乔乔的时候,仍然克制不住的喜欢。

喜欢到哪怕看到和你相像的人,都觉得得到片刻满足,我喜欢他们握着我的手,在我身边讲故事,哄我睡觉。

就像你在的时候一样。

我能说,我谈的每一个男朋友。

都是在试探远在国外的你吗?

17

陆祈抬手碰了碰我的脸,我的耳垂,我的发丝。

「慕简,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忽然回国吗?」

我一下子紧张起来,眨了眨眼,努力的保持了淡定。

「哦,那那是为什么?」

陆祈抱紧我后腰,在我耳边带点不满怨怼道:「乔乔和我说,有个叫顾曜的男人,跟姐姐谈了三个多月了,打破了以前的记录。」

「姐姐好像认真了,所以我急了,我嫉妒,我不想继续保持着朋友的身份祝福你。」

我来不及激动,忽然捕抓到什么可怕的信息。

「乔乔她早知道顾曜是我男朋友!!她故意的?」

陆祈眸色顿了顿,仿佛是觉得暴露队友了,立马转移了话题。

「姐姐,你先解释一下你前男友为什么像我?别再出口什么狂言来气我,认真的。」

我一怔,但我又马上清醒过来。

正当我想细细追问之下,我的电话响了起来。

我连忙推开了他接了电话,顺便拿手撩了撩头发。

「简简你赶紧来医院,你妹妹在急诊!」

轰的一声,我脸都煞白了。

二话不说赶紧和陆祈赶到了医院。

到医院的时候,慕乔乔刚从急诊室里推出来。

我着急的看着面无血色的慕乔乔,「妈,她怎么了?」

我妈一阵哀伤:「我不知道,她一回家就找药吃,谁知房间里突然响了个大声,一进去她就晕了。」

我急死了。

自己就这一个傻妹妹。

慕乔乔一连在医院睡了几天,都没有醒,陆祈安慰的抚了抚我肩膀。

开始到外面打电话。

「顾曜,业界封杀。」

「往死里搞他。」

这个时候,我心思顾不上其他的,贴身在医院里照顾慕乔乔。

虽然不知道慕乔乔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但她是第一次因为个男人,刺激的进了医院。

所以慕乔乔醒来的时候。

我试图转换语气,尽量不要刺激了此时脆弱的妹妹。

结果慕乔乔醒来一看见我,就抱着我痛哭。

「呜呜呜呜姐姐我好害怕呜呜,我以为就这样嘎了。」

「哈?!」

「回家吃药,结果不小心救心丸卡我嗓子,人差点过去了。」

「我都还来不及诅咒顾曜扎他小人,老天爷就要把我嘎了,太过分了呜呜呜呜……」

我叹了一声气,把傻妹妹抱紧了。

「老天爷,不会轻易把你嘎掉的。」

「相信姐姐。」

18

慕乔乔哭的哗啦啦啦的,上气不接下气。

最后像个树懒死活要贴着我一起睡。

「呜呜呜姐姐我真爱又没了。」

我挑了挑眉,「真爱?你确定?你早知道顾曜是我男朋友了对不对。」

慕乔乔脸色一僵。

「这这这……」

「乔乔,一个男人不会影响我们姐妹的,老实交代。」

慕乔乔叹了一声,然后抱紧我开始沉默,像个泄气的小皮球。

「姐姐,还不是因为顾曜配不上你。」

「我就花了几个钱,他就上钩把你甩了,就是不配。」

我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那你怎么还想着和他结婚?闹的那么大。」

「我不闹大,姐姐和陆祈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借口亲近一起了,我这是助攻,全世界最好的姐姐当然是要最好的哥哥在一起。」

我眼圈红了红。

真是傻妹妹。

你才是最好的妹妹。

一连几天下来,慕乔乔的情况基本可以出院了。

顺便心脏科的医生也过来检查,确定没有大碍之后,下午就要出院。

我问起适配心源的时候。

医生却摇了摇头:「心脏适配本来就难,不是钱的问题。」

「不过,医院里有个肝癌晚期的患者签了捐赠协议,如果时间来得及,心源是适配的。」

医生最后勉为其难的给了我一个渺茫的希望。

我知道医院的规矩,也没有追问下去。

结果就在我办出院手续的时候。

顾曜却找上了门。

一见到我,就扑了上来。

吓得我连忙躲了过去,「你干嘛?」

顾曜不再跟以前那样子光鲜亮丽,身上的衬衫都不知道穿了几天了,味道很大,可是他仿佛毫无知觉一样。

扯着我的手,眼底都是猩红。

「慕简慕简,我错了,是我错了,我当初不应该伤害你,都是我鬼迷了心窍,求求你原谅我,我们重新在一起好不好?!」

「我知道你还爱我的,你再给我一次的机会的话,我一定加倍地对你好。」

越听下去,心里就越恶心。

我一脚狠狠踹开他,道:「说人话。」

19

顾曜一脸的胡渣子,开始卖弄起了可怜。

「慕简,我被人炒了,没有工作,之前我送给乔乔的礼物都是贷款的,现在高利贷都找上了门,我和我妈妈躲了好几天了。」

「我现在真的知道了,你以前对我有多好了,如果不是慕乔乔破坏我们,你也不会再找个和我那么像的男朋友,我知道你还在想我!」

呵呵。

听听,说的是人话吗?

果然渣男的脸,一锅都炖不下。

「顾曜,你听清楚,你落到现在这步,是我男朋友在搞你啊。」

「你真的以为招惹我两姐妹,可以全身而退?笑死人。」

顾曜脸色一变。

结果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躲在一边听了多久顾妈妈一下子就冲了过来。

「贱人!原来都是你害的,我儿子好好的工作全被你祸害没了,你算什么东西,慕乔乔算什么东西?我儿子能看上你们是你们的福气,我呸!」

「凭啥欺负我儿子。」

顾妈妈身形壮,一连推开好几个拦架的护士。

眼见肥肥的巴掌就要落下。

忽然一个书包砸了过来,慕乔乔冲上前,挡在了我的面前,推开了顾妈妈。

「你放屁!」

顾妈妈看清楚是慕乔乔之后,更加气急败坏。

「呵呵,我怎么放屁了,就是你姐姐因爱生恨拆散你们的,你姐姐就是图我儿子,现在图不成就伺机报复,我呸!」

慕乔乔看向顾曜。

「你自己打肿脸贷的款,咎由自取,活该!」

顾曜没说话。

20

顾妈妈还想要嘎嘎嘎乱叫,就被我一个狠瞪:「闭嘴!」

我去看慕乔乔。

她是直接气急败坏的直接摁着顾曜打。

「妈的,现在欺负人欺负我姐头上来!死渣男,我呸!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一连两下疯狂又踹又打的。

顾妈妈想上去把慕乔乔扯下来,被我一巴掌打过去。

「别打扰我妹妹。」

护士们着急拦架。

慕乔乔还觉得不解气,吐了好几口口水下去。

「欺负我姐,我弄死你们!!」

「我姐会对你念念不能忘?你怕不是脑子进过屎,讲话都是放屁话,就你这样的,全身上下哪点跟我姐配得上的,你说啊,你说啊说啊!」

「现在我就摊牌了,我就是故意的,因为你配不上我姐,我要让我姐好好看看你是什么德行!」

顾曜一瞬间,脸就气的跟吃了屎一脸,又黑又紫的。

慕乔乔一嘴长嗷嗷,直到晚上才歇下来。

下午的动静,医院差点报警。

顾曜被慕乔乔踹的人直接躺医院里去了,顾妈妈还在外面嘎嘎乱叫。

陆祈一过来,就将我抱住。

安慰的摸着我的头,道:「乖,我在呢,我来处理。」

「高利贷的人正找他急得很,能让他自食恶果。」

慕乔乔在一边看着,面目开始嫉妒的质壁分离。

「哼,过分!欺负单身汪。」

我一阵脸红的推开他,道:「这事我能自己来。」

闻言,陆祈有点不高兴了。

「下午在顾曜面前说我是男朋友,这会儿是又不是了吗?」

我马上去瞪慕乔乔。

慕乔乔马上蒙上被子装鹌鹑。

「别瞎说。」

「嗯,我不瞎说。」陆祈又开始摸我头。

我一时有点羞耻。

「那,那行吧,你爱出头处理就处理了吧。」我说得模糊两可。

然而陆祈怎么着都是一个霸总,向来言语上从来不吃亏的。

「嗯,以男朋友的名义?」

我拉了拉他的手,微微点了点头。

气氛正好,陆祈靠了过来,结果慕乔乔却已经忍无可忍了,扔了个枕头过来。

「滚滚滚,少在我这里少儿不宜!」

「稀罕!」

「是不是要我把民政局拖过来,让你们原地成婚啊。」

……

慕乔乔番外

我叫慕乔乔,含着金汤匙出身的千金,从小锦衣玉食,什么都不缺。

我有温柔的妈妈,最好的姐姐,还有疼我的邻家哥哥。

是最幸福的小孩。

可在十五岁那年一场马拉松比赛,我晕倒后打破了。

我缺健康。

医生断言,如果没找到合适的心源,我最多活到三十岁。

我今年十五岁,还有十五年就三十岁了。

只有三十岁的人生啊,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医生说,我应该是不能急,不能气,要心平安静。

可是安安静静的过完剩下的人生有什么意思?

人生不就是应该酸甜苦辣才是精彩的吗?

因为我的病,所有人更加疼我一些。

陆祈哥每天也不送姐姐上学,反倒来送我。

我就很无语。

「陆祈哥,姐姐不高兴了你知道吗?」

而陆祈哥好像也闷闷不乐。

「她当然不高兴,我不在,她就高兴了。」

「宁愿去看那些欢矫揉造作的男明星演唱会,也不愿和我去图书馆做卷子,啧,喜好粗俗。」

啊?!

我弄不懂他们小大人的感情。

明明两个人相互喜欢,明明陆祈哥可以藏起来的豆卷光明正大的送给姐姐,把千辛万苦的电影票送给姐姐。

但就是不,诶,就是玩。

非要每次都吵架,最后还赖到我身上。

拜托,我一点都不喜欢豆卷和看电影好不好。

陆祈哥想姐姐拦着他不要出国。

可也得姐姐知道啊。

从我嘴巴里说出来,就变味道了,傻!

他们就是光长着嘴巴,不拿来用,我试图帮着这两个人解释。

姐姐: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陆祈哥:呵呵,她就是不喜欢我!

???

算了,心累了,世界,毁灭吧。

有了前车之鉴,我知道了我要谈什么恋爱。

可是姐姐是真的伤心了,会开始忙的让自己不在意那些事情,只有我有事没事的闹起来,姐姐才能停下来休息。

好好的陪陪我。

姐姐的每一任男朋友,或多或少能看到陆祈哥的影子。

我曾经旁敲侧击的问:「陆祈哥,姐姐又谈了朋友。」

陆祈哥每次就回了个嗯,然后恭喜。

姐姐看到了,就气的更加忙了。

直到顾曜出现,在我知道他的存在的时候,姐姐已经谈的很久了,打破之前的记录。

我在看到顾曜的脸,害怕姐姐真的看上了这个替身。

那我这些年磕的 CP 怎么办?

就让这个贪图富贵的死渣渣得逞吗?

我给陆祈哥发了最后通牒:「哥哥,姐姐最近好像准备谈婚论嫁了。」

一招致命,陆祈哥急了,慌了,装不下去了。

一回国,我就提议了我的计划,我们狼狈为奸,等着姐姐下套。

幸好我磕的 CP 都是真的。

不然有生之年,都不见得姐姐能圆满。

在姐姐的婚礼上,我又遇到了真爱。

他是我陆祈哥的朋友。

果然,帅哥的朋友也是帅哥。

好看的连头发丝都是好看的。

姐姐说,他是肝癌晚期,因为做化疗头发丝都是假的。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也没有几年活头了。

只想开开心心过完剩下的日子。

(全文完)

备案号:YXX14RRzzzjsYYYJb8NiMmJy

编辑于 2023-01-16 16:37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废纸合约 ​ 赞同 197 ​ 目录 18 评论

喜气当当:有你一块才是年

小奶盖儿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