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曼珠沙华

所属系列:仙界红尘录:欲飞升,奈何情难断

曼珠沙华

仙界红尘录:欲飞升,奈何情难断

楔子

「曼珠沙华,你数次回护天庭欲惩之凡人,你可知罪?」

「那些凡人,只是少上了几次香火,少交了几次贡品,罪不至死。他们无罪,我亦无罪。」

「你!来人,将曼珠沙华法力尽夺,贬下凡尘!」

1

京城人人知道,有个姑娘叫曼华,养花养得出神入化,经她手的花,再平凡的品种都能长得勾魂摄魄。

尤其是曼珠沙华,她只要稍加照拂,便开得红艳似血,异常妖艳。

曼华的大名吸引了不少富贵人家前来参观她养的花。每人走前,都高价捧走一两盆,一时买曼华的花成为京中风雅。

不是无人想揽曼华回府,专职养花。

只是曼华心不在富贵,每日大多时间,都用卖花的银子,在京郊山野种花,让郊边的穷苦人奔波一日,看到满山满谷的鲜花,能舒心一笑。

时间长了,京城的公子小姐们,也就息了招揽她的念头,只是时不时到她住处赏赏花便罢。

其中有位梁公子来得最勤。

此人剑眉星眸,英挺俊朗,行动间总能引道边女子驻足。只是他常年眉间紧锁一抹愁容,眼中总有些阴戾之气,叫人不敢贸然近前。

梁公子到曼华处,不总说话,只是坐在她养的曼珠沙华旁,静静凝视半晌,便走。

他本是两三个月来一次,后又变成一两个月,现在是十天半月便要来一次,与曼华也渐渐话语多了起来。

他问过曼华,怎样才能将曼珠沙华种好,为什么他府里种的总不如曼华种的妖艳。

曼华微笑着纠正他的话:曼珠沙华不是妖艳,只是美得刺眼。

她低头看着那几株新出苗的花,用手轻轻拂着它们娇嫩的叶片,轻笑:「花能识人,你用心对它,它自然用心开放。」

日光照着曼华的侧脸,清淡平顺的容貌,被映出柔柔光晕,别有一种滋味。

他痴痴地盯着曼华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你长得很像一个人。」

曼华抬头,嘴角笑出一个酒窝,问他:「我这般平凡相貌,可有谁倒霉,竟然像我呢?」

梁公子沉吟了片刻:「她,和你五官很像,但比你妖艳。」

说完他好像忆起了什么,脸色黯淡了一下,站起身来匆匆走了。

曼华凝视着他的背影,皱眉低语:「好大的戾气。」

2

京城来赏花的富贵公子小姐们最近少了。

听闻京中有更大的热闹看。

一直在北凉京中做质子的南国公主,突闻她父皇驾崩,南国朝中动荡,向北凉皇帝求了人马,回到南国平乱去了。

这南国公主本已将亲事都订在了这里。可人人传闻,这公主极有野心。当年她自请来北凉做质子,打的便是求一政治盟友的主意。

人们都说,她想做的,断不是一个寻常嫁人的公主,而是女皇。

别人不来曼华这儿,梁公子却来得更勤了。

他身上时时有酒味,有时,干脆便带着酒来,坐在曼珠沙华前,一看一喝便是一天。

曼华给他端茶倒水后,便自忙自的,两人互不干扰。

只是时时能听到他大醉,又哭又笑,嘴里喃喃念着什么别走。

有一次,梁公子又大醉而来。破天荒地,他竟拉着曼华絮絮叨叨地说起话来。

他说,他母亲生他难产,人们都说他克死母亲。他很不招父亲所喜,只能战战兢兢讨生活。

从小他的兄弟几个都订了好亲事,岳家非富即贵。只有他,父亲给他订的亲事,是寄宿在他家的邻家女儿。这邻家,与他家还是有过节的。

但他一点都无怨,因为这个世上,只有邻家女儿与他一样,孤苦伶仃。

他们从小一起吃亏,一起受罪,一起被侮辱,相互扶持长大,仿若并蒂连体一般。

可现在邻家女儿带人回家夺家产去了。把他抛下,就这么回去了。

从小到大,所有的盟誓,所有的情意,她全视若粪土,决绝地抛下他头都不回。

说到最后,梁公子的拳头攥得死紧,攥出了血。

曼华看着地上滴滴答答的鲜血,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凝神看着梁公子:「有生皆苦,看开些,别让恨意将你变作恶鬼。」

梁公子嘴角一抽,什么都没说,抱着酒坛子摇摇晃晃地走了。

曼华又一次凝视他的背影,叹息的声音悠长沉重:「真龙护体,却又戾气深重,非当世之福啊。」

3

梁公子一年没来。京城这一年,天都变了。

老皇帝莫名其妙发了恶疾,一夜工夫便驾崩,临终诏书,传位于三皇子。

军中力挺三皇子,京城戒备森严,水泼不进。

众皇子密谋造反,均被发配。

北凉整整动乱了一年,到了年底才真正安定下来。

三皇子继位后,体恤民情,将养生息,北凉在他治下国富民安。

曼华听着京郊那些穷苦邻居们从京中回来带来的消息,脸上有些不解之色,嘴里也不由喃喃:「莫非是我看错?明明是戾气冲天啊……」

很快,她便有机会验证了。

当朝皇帝喜欢曼珠沙华,特宣曼华入宫养花。

曼华无法抗旨不尊,只得一一别了京郊众父老,入得宫去。

梁公子,不,当朝皇帝梁君,已等待许久。

他仍是俊朗难当,只是眉间的皱纹已深得如刀刻一般。

见到曼华,他微微一笑,携起她的手:「做朕的贵妃,如何?」

曼华一愣,随即回他个清淡笑容:「皇上说笑了。这后宫岂是山野女子能坐稳的。」顿了顿,她声音从容,「我只专心为您养花便是了。」

梁君一愣,看向曼华的眼光瞬间狠厉如刀。

曼华不言不动,仍微笑从容。

梁君瞪了曼华一会儿,突然摇头轻笑起来:「这世上,你是第三个不要朕的女子。第一个是朕那难产的母亲,第二个是她,第三个,又是你。看来朕,真是个被人厌弃之人。」

曼华摇了摇头:「是皇上虚设后宫,并未添一位女子入宫。不然全国待嫁女岂不要恨嫁。」

梁君听了,摇摇头走远了,他的声音遥遥传来:「得不到心上之人,坐拥三千佳丽又有何幸。」

曼华看着他走远,抿了抿嘴。看来,他还是没忘了那人。自己只是五官和她有些像,他张口便许出贵妃之位。

看着梁君身后的黑气,曼华眉头紧锁:如此暴戾之人,却又如此深情,这样的皇帝,于百姓真是祸福难辨。

4

皇宫里种满了曼珠沙华。从前南国公主最爱的花。

北凉如今风调雨顺,一片祥和。百姓安居乐业,日子平稳,满是大好光景。

只有两个人不应这个景,镇日眉头轻皱。

一个是梁君。

他终日看着南方,深思不语。

有空时,他便召集军中心腹,对着舆图研究着什么。勤政殿的灯火,通宵通宵地亮着。

另一个便是曼华。

她常常看着梁君沉思,看着他的面色变幻不定,看着他深夜在皇宫喝醉疯狂嘶吼痛哭,与白昼那个明君判若两人。

他每夜都叫着南国公主的名字,流泪入睡,像个孩童。

曼华眼瞅梁君行止越来越癫狂,她也越来越沉默。

不久后的一日,梁君突然斩南国使臣,挂头颅于城门上,诏书全国,发兵南下。

诏书上说,南国对北凉诸多无礼,诸般不敬。为儆效尤,必要征讨。

之后民间流传起各种传说,说南国公主在北凉时,利用三皇子将北凉种种兵力部署、朝廷密辛都收集起来,传回国内,立了大功,才当上了女皇。

更有甚者,传说已驾崩的老皇帝,便是吃了南国公主临走时给他留的补品才出的事。

就连众皇子夺位,弄得北凉当年动乱不堪,也是南国在背后怂恿。

民情一时激愤异常,都觉得南国公主恩将仇报,将北凉耍得团团转。对北凉南伐,竟无一人有异议。

曼华在宫中,话说得越来越少。

更多时候,她只是看着梁君不断地酗酒至深夜,喃喃地念着南国公主的名字,又哭又笑。

她是梁君唯一不防备的人,梁君总是在她面前喝醉睡去。

他睡去时,曼华看着他扭曲的睡颜,半晌才低语:「值得吗?」

值不值得,北凉也动兵了。

北凉如今养得兵强马壮,一路杀下南国,如砍瓜切菜。

南国沿途镇子,一一被攻破,北凉战士以斩人头立功,无数北凉男子,为了一份军功,在马前串了男女老幼不知多少人头。

梁君在京中,却并未展颜。

他看着一份份捷报,眉头紧得不能再紧。

曼华总是坐在他身侧,轻轻为他揉展眉头,低声点出军报中阵亡的北凉战士。一百、一千、一万……

「值得吗?」曼华问梁君。

梁君不语,只是握住曼华的手,死紧死紧。

梁君的手冰冷潮湿,将曼华的温度,牢牢地挡在外面。

5

北凉将士阵亡了三万,南国的城镇被攻破十八个,百姓死伤无数。这场战争结束了。

南国女皇递了降表,永世称臣。

梁君看着降表上熟悉的字迹,霎那间泪下如雨。

他匆匆回到后宫,拿着降表,找到曼华,急切地问:「你也是女人,你猜,她后悔了吗?她后悔抛下我一个了吗?」

曼华看看梁君,他的鼻尖冒出小汗珠,一脸焦急。

她垂下眼帘,声音无波无澜:「生灵涂炭,有谁能不后悔呢。你难道不后悔吗?」

梁君愣了一下,眼睛微眯盯着曼华,眼神中的危险将他身边的宫女都惊得倒退一步。

曼华波澜不惊,仍旧伺弄着她手中曼珠沙华的花叶。

梁君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若她与你一个心性,如今我说不定已经含笑弄儿了。」

哈哈大笑着,梁君走了。只是那笑声,离得远了去听,仿佛被拖成了哭腔。

曼华又一次看着他的背影,抿着嘴,眼泪一滴一滴掉落在曼珠沙华的花瓣上,将花瓣浸透。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她轻轻念着民间一位诗人的诗作。

的确,北凉和南国的百姓,都受了征战的苦。

两国元气大伤,各自休养生息,一时无战,整整太平了三年。

第三年头上,南国大旱,颗粒无收。

梁君这三年,戾气在曼华的平心静气,温言细语下,已渐渐变淡。

听闻南国旱灾,他还特意叮嘱了一句,有存粮可给予南国一些。

皇帝一言,便是板上钉钉。

很快,粮食被装运好,装上了车,准备运往南国。随粮食准备一起运去的,还有梁君的手书一封。

梁君写这封书信时,是曼华给他磨墨。

三年过去了,多少仇恨也该磨灭了。梁君对南国公主的恨,终究没压过对她的想念。在曼华的劝说下,他提笔研墨,修书与南国公主重修于好。

他写信时,脸上泛红,神情激动得宛若毛头小子,时而深思,时而微笑,信足足写了两个时辰。

只可惜,他的信还没走出北凉,十万火急军情来报:南国派兵洗劫了北凉边境几个镇子,抢走粮食无数。

梁君听到消息,一天水米没打牙,也未同任何人说话。

曼华一直陪在他身边,看着他从白天喝酒到深夜,面沉似水。当年的戾气,又渐渐回到了他脸上。

第二日,北凉集结兵马,开往南国。

这一战,梁君御驾亲征。

曼华一如既往陪在梁君身边,眼看他日渐形销骨立,眼圈发青。

他喝醉后问曼华,世人都说他害母亲难产,生就不祥。是不是,他本就不该生下来,不该害母亲死去。

他凄凉地笑:「若母亲泉下有知,定要怨我出世害母,长大弑父杀兄……」

察觉自己失言,他顿时瞪向曼华,眼神仿佛凶兽,下一秒便要噬人。

曼华仿若未闻,只淡淡说:「天命予你,便是旁人相争,也争不过你。你自小凄苦,一时偏激也是有的。」

梁君的表情缓和了些,仍注视着她。

曼华又道:「往事已矣,如今你担着一国上下的性命祸福,莫辜负那千万百姓才好。儿女之情,难道真的重过那一条条人命吗。」

曼华近几年,话越来越少。这几句话已算多的。说完,她便不再言语。

梁君看着她,若有所思,两人一直对坐无语到凌晨。

谁都不曾想,南国这几年厉兵秣马,竟能与北凉战个势均力敌。两国一时胶着。

梁君日渐暴躁,手中马鞭起时,便有人被抽得皮开肉绽。

只有曼华才能让他从狂躁中平静下来。

冷静下来的梁君,总是喜爱端详曼华的脸,边看边低语:「你跟她长得像,可骨子里却是两种人。」

可他越来越离不开曼华,盯着曼华的时候越来越多。

有一天,阳光从帐篷顶上射进来,照得曼华脸上发着柔光。梁君看着曼华,突然开口:「这一仗打完,你做我的皇后吧。」

曼华依旧波澜不惊,眼若沉湖,浅浅一笑:「你若再不打仗,我嫁你。」

梁君突然觉得自己这些年从来没有好好看看曼华。

她虽面容清淡,却让人不自觉地舒服,如一杯白水,这些年,早就把他干瘪的心浸润了。

6

北凉与南国的最后一战,杀得昏天黑地,战场上满是断臂残肢,血腥味直冲天际。

北凉节节推进,将南国一点一点推后。

马上胜券在握,梁君突然觉得身边没有那个让他爱了半世的女子,有清淡如水的曼华陪伴一生,也是不错。

他已经想好了为曼华加封皇后的好日子。

这般心善的女子母仪天下,该是百姓之福吧。

战场突传急报,南国派了三千童子充当先锋,向北凉攻来。

曼华轻抚花瓣的手,陡然加力,花被折断。

三千孩童,稚气未脱,手里拿着棍棒,吓得呀呀直哭,被逼着走向北凉军队。

北凉将士也是平常人家出身,谁都有个子侄,无人下得手去杀戮这些娇嫩的脸蛋。

梁君紧咬着牙关,看着等他下令的将军,拿起令箭,手抖得不成样子。

曼华看着梁君,眼瞅着他手中令箭要掷地。

这一掷,北凉的弓箭便要向那三千孩童射去。

即使隔得远,曼华都能听到战场上震天的稚嫩童声在哭叫爹娘。

她紧盯着梁君的手,那只手仍在发抖,却在一点一点地松开手里的令箭。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终于,他彻底放开手,令箭落往地上。

曼华扑上前去,抓住令箭,双膝一屈,便跪了下来。

梁君诧异地看着她。

北凉人都知道,梁君有多信任曼华。可国事上,曼华别说恃宠插手,她从来听都不听。

这是她第一次干预梁君的命令。

曼华跪在帐中,抬头看着梁君,满眼的哀伤和疲惫:「我从未向任何人下跪。那三千孩童,杀了他们,你便不再是人,而是恶鬼。」

梁君仿佛第一次看见曼华。她那种哀伤,仿佛积累了千年。她那种疲惫,也仿佛积累了千年。可最让梁君惊讶的,是她眼中的恨意。

是的,恨意。

曼华一向是清淡如水,万事不惊。梁君从未见她恨过任何一个人。

可今天,她的恨意深得仿佛能透过眼眸射出来。深得让梁君不自觉地犹豫起来。

他就是无法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下令去杀三千个孩童。

结果可想而知,北凉大败,南国乘胜追击,梁君和曼华都做了俘虏。

7

曼华终于见到了众人口中传奇的南国公主,不,南国女皇,玲珑。

她与曼华的相貌,确实有几分相似,只是相同的五官,放在两张脸上,却是天上地下。

玲珑的艳丽,几近妖媚。曼华却淡如清水。

此刻玲珑正绕着曼华转圈,嘴角噙着一抹玩味的笑。

她挑起曼华的下巴,吐气如兰:「你便是梁君唯一收进宫的女子?」

曼华看着她,不说话。

玲珑却也不恼,笑起来如银铃一般:「还真是与我有些相像呢。」

她转身,走到椅子前坐下,睨着曼华:「只可惜,梁君刚与我共度了春宵,便将你抛之脑后了。」

曼华也笑,仍是淡淡地:「梁君与我是何关系,并不重要。只要你们和好了,能让天下太平,便很好。」

玲珑上下打量着曼华,探究着她:「还真像梁君说的,有些不同呢。」

梁君这时候进了帐篷。看得出来,他并未受到欺侮。

看到曼华,他神情一滞,眼神黯淡下来。

玲珑似笑非笑地看看他,又看看曼华,似乎在赏戏,只是嘴角有些僵硬。

梁君看向玲珑:「珑儿,你先出去一会儿,我跟她有话说。」

玲珑依言站起身来,向外走去。经过梁君身边时,调笑一句:「别弄出太大动静。」转身她笑着走出帐篷。

梁君站在曼华面前,面露难色,嘴张了张,并没发声。

曼华一派淡然,看着梁君:「你们若是和好了,是不是就不再打仗了。」

梁君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什么,又摇起头来。

他清了清嗓子,看看曼华,缓缓说道:「我与珑儿,已经说了。她答应,将来让你做我的贵妃。」

曼华挑了挑眉,只是看他。

梁君沉吟了一下,欲言又止。

曼华的声音仍然如水平和:「我只问你是不是不再打仗。」

梁君有些发急,这样的曼华,虽在咫尺,却仿佛离他很远很远。

他的声音提高了些:「珑儿与我一样,自小被欺辱长大。她心气高,立誓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玲珑绝不可欺。」

梁君的面上有些不自在:「她,我……」闭了闭眼,他仿若下定了什么决心,一口气说道,「她那时不是故意抛下我,她也不是故意要犯我北凉。她只是心气太重,和我一样。我们说好了,将这天下尽皆打下,她要天下人知道她的本事,然后她就回来做我的皇后。」

他看着曼华,眼光柔和,轻声说:「我跟她说了,你陪伴我多年,我是万万不能弃了你的。等天下打下来了,你就是我的贵妃。」

曼华站在那里,面色沉静得如一池湖水:「是她要打仗,还是,你心里也这么想?」

梁君不说话,也不看曼华。

曼华又问了一遍:「是她要打仗,还是你也这么想?」

梁君沉吟着,低声说道:「我与她,本是一种人。」

曼华笑笑,慢慢走出了帐篷,只留下话音,让梁君琢磨不透。

「两个都是真龙护体,还真是阻止不了你们呢。」

8

北凉与南国这一战,注定载入史册。

两国交战的第二年,他们开始连手南征北战,大杀四方。

左右邻国,被打灭了好几个。

不知多少城镇被毁,多少百姓被杀。孤儿遍地,尸横遍野。

两国铁骑所过之处,如人间炼狱,烈火吞噬了所有能吞噬的生命,只留一片断壁残垣。

据说是梁君和玲珑下令,不能让任何地方有缓过来反击的余地。

两国的大军,像是来自地狱,收割的生命不计其数。

北凉和南国的疆土不断扩大,而梁君和玲珑的野心,也在不断扩大。

曼华自那天与梁君说完话后,就像个哑巴一样,再不开口。

任梁君怎么试探、逗弄、赔不是,她只是不听、不看、不说。

梁君心里有些空落落的,可每当他因为曼华失落时,玲珑便出现在他身边。

这个女人,让他从小爱到大的女人,总能激发他一切的欲望和野心。

这样开疆拓土的功绩,将受到万世仰望,让他一想起来便全身舒坦。

梁君知道曼华总是在夜晚独自站在月光下,抬头望月,念念叨叨不知在说什么。

月亮忽明忽暗,似乎将所有银光都映在了曼华身上,而其他地方,一片黯淡,仿佛所有的光华都被曼华一个人吸走了。

梁君对曼华有些愧意,可现在他无法分心,等把剩下那三个小国打下来,霸业已成了,他才能腾出空来让曼华回心转意。

很快,征战的日子要到了。

玲珑和梁君站在十万将士面前,鼓舞士气。玲珑舌绽莲花,说得热血无比。

梁君站在高台往下望去,却没见下面有什么回应。

他猛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他的将士们,表情木然,身形干瘦,宛若行尸走肉。

他们再没有当初那般热血了。他们的脸上,没有兴奋,没有厌烦,什么都没有,只有麻木,一片麻木。

梁君想好的话,突然噎在嗓子里说不出来。

可一看到旁边玲珑眼里的狂热,他心里那股野望便又滋生出来。

「再过一阵子就好了,」他想,「再过一阵子,天下都归我有,我就放他们回家孝敬父母、养活妻儿。」

他清清嗓子,打算将这群久经沙场的杀人机器唤醒,替他去大杀四方。

可没等他说话,突然漫天黄沙卷来,一阵狂风吹开了他的十万将士。

远处,曼华从人群中一步一步走来。

9

曼华步子迈得特别慢,每走一步,她脚下便生出一朵曼珠沙华。

曼珠沙华红得妖异,却不如曼华那一身红衣。

梁君从来没见过那种红,仿佛百万人的鲜血,都映在了那一件衣裳上。天地间似乎只有这一抹红。

曼华一步步,穿过将士,一步步,走到高台近前。

她站定在高台前,抬头仰望,风卷起她的乌发,狂乱飞扬。

玲珑本皱眉看她,看清她后,突然轻呼一声,捂住嘴说不出话来。

曼华的脸色,如雪苍白。她的眸子,如血殷红。

还是一样的五官,可曼华的长相变了。

若说玲珑是艳丽,那曼华便是妖艳,那种艳,带着诡异的妖气,却异常勾人,举世无匹。

她指着高台,张口的声音仿佛从地底传来:「以杀止战。」

没等梁君和玲珑想明白什么意思,曼华脚下的曼珠沙华像长了眼睛似的,从地上连成藤条,一束束飞向高台。

那些花红得晃眼,将梁君和玲珑晃了个趔趄。

无数毒刺从花瓣中伸出,缠绕住了他们两人,并且不断收紧。

梁君感觉无法喘息,胸口仿佛被重锤连着击中一般,痛苦不堪。

旁边传来了玲珑的呼痛声。梁君想要伸手解救玲珑,全身却痛到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玲珑挣扎。

就在梁君和玲珑被花藤勒到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份时,一黑一黄两条巨龙从他俩身后升腾而起,一声闷吼震动大地,也震开花藤。

两条龙附身向曼华飞扑下去。

曼华的面色已经发青。她口中念动咒语,花藤迅速收回,变成一条红色的巨龙,向着黑龙与黄龙迎战上去。

所有人都抬头望向天际,三条龙在天上「乒乒乓乓」打个难分难解。

梁君向下望去,曼华的脸越来越青,眸子越来越红。

她大声地念着法咒,仿佛能传到每个人的耳朵眼里。震得所有人都东倒西歪。

三条龙仍然胶着不下,并且眼看红龙渐落下风。

曼华最后看了一眼梁君,闭上眼睛,一串法咒从她嘴里念出,尖厉凄凉,仿佛万鬼嚎叫。

那十万将士都经受不住法咒的凄厉,蹲在地上站不起来。

天上红龙的身子迅速壮大,超过了那两条龙十倍有余。

红龙狂嘶一声,一口一个,咬掉了那双龙的脑袋!

曼华看着红龙胜利,深深吐出一口气,仿佛支持不住,倒在了地上。

梁君和玲珑在双龙被杀的同时,突然觉得腹内剧痛,仿佛五脏六腑全部炸裂。

玲珑惨叫一声,喷血倒下。

梁君随后也倒下。他挣扎着爬到玲珑身边,抱起玲珑不会动弹的身体,指着曼华满眼困惑和深痛,说不出话。

曼华站在那里,任风吹乱她的黑发。

她的眼眸变成暗红,脸白到一根根血管看得清清楚楚。

梁君的声音沙哑得厉害,像是积攒了全身的力气才发出:「你总该解释解释,这一切……」

曼华看梁君的眼神,从来没有过这么深,竟似深到要把他印到下辈子去。

她的声音依旧波澜不惊,只是异常虚弱:「我是被夺了法力的谪仙。我把我的元神用月光接引下来,耗尽万年法力,从地府把这些年在战争中横死的冤魂灌入元神,才得将你们这两个真龙天子斩杀。」

梁君咳嗽两声,大口大口的血喷出来。他怀里的玲珑已经渐渐冰冷。而他,也明白,自己只剩一口气了。他喘息着,挣扎着,不甘心又问:「为什么?我并没亏待于你!」

曼华声音渐弱,仿若无声,不知为何,梁君与战场所有人却听得清清楚楚:「百万伏尸、血流成河,只是为了成全你们的两情相悦,满足你们的贪欲。人间有你们这样的真龙天子,是百姓的浩劫。」

梁君再想说什么,已经无力。他看着曼华,并未闭眼,慢慢停止了呼吸。

曼华望着梁君并未瞑目的脸,两滴泪掉落下来。

她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全身上下开始消散,从脚到头,一点点化为无形。

战场上的将士,都目睹了这场剧变。如今看曼华开始消散,他们哭声震天,有人跪地求老天爷救曼华一救。

一人跪地,旁人便也跟着跪下。十万将士,齐刷刷跪了一地,哭求声响彻天际。

曼华最后看了一眼那些涕泪横流的铁血将士,一抹微笑挂在唇边,终是化得无影无踪。

整个战场突然卷来铺天盖地的曼珠沙华的香味,浓烈而诱人,久久不散。

天降暴雨,电闪雷鸣。雨连下了整整三天,雷电轰鸣了整整三天。百姓们都说,那是老天在掉泪。

10

地府。

地藏王菩萨突然一声叹息。

他身边伏着的巨犬,猛地站起,发出「呜呜」的一阵哀鸣。它看着地藏王菩萨,眼中含泪,似有求恳。

地藏王菩萨双目微垂,长叹道:「谛听,你也听到了?」

谛听又是一阵悲鸣。

地藏王菩萨双手合十,宝相庄严:「你若想去,便去吧。」

谛听得了令,狂奔出去。

不到片刻,它回来,嘴上叼着一株花,身后跟着十殿阎王。

阎罗王拱手,问菩萨:「这谛听从不踏出地府,为何急匆匆出去又回?可是有什么大事?」

菩萨的声音,无限悲悯:「曼珠沙华仙子将地府横死不得投胎的冤魂带走你们可知?」

阎罗王回答:「自然知道。横死的冤魂挤满地府,曼珠沙华仙子将他们带走,也是帮了地府大忙。」

菩萨喟叹:「她强行将法力从天上引下来,又在元神中灌入百万冤魂,斩杀了双龙。」

「啊?」十殿阎王互相看看,一脸惊诧。

菩萨闭了眼,最后开口:「曼珠沙华仙子引法力、斩双龙,犯了天条,原形俱散,再无得救可能。世间从此再无此花。谛听擅听世间一切善音,想是出去最后抢了一朵曼珠沙华回来。」

谛听用爪子在地藏王菩萨座前刨来刨去,嘴里叼着花,不住悲鸣。

转轮王哀叹一声,上前拿过那株殷红的花,说道:「给我吧,谛听。我保证让她开遍地府。」

从此,世间有了个传说。

有一种花,名叫曼珠沙华,艳丽异常,远胜百花。可她却只在地府开放,人间遍寻不得。

作者:毒蛋糕

备案号:YX01r0a8Mz1rpOZWa

编辑于 2021-04-21 20:24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死敌 ​ 赞同 207 ​ 目录 18 评论

仙界红尘录:欲飞升,奈何情难断

暮山溪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