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第八十一回 两小无猜共爬屋顶 同福爱情再拉帷幕

所属系列:武林外外传:赤焰狂魔莫小贝和她不承认的初恋(已完结)

知乎盐选 第八十一回 两小无猜共爬屋顶 同福爱情再拉帷幕 01 01

同福客栈家的小姑子和邱员外的儿子不是一路人。

这是七侠镇人人都是知道的。

三岁就能看老,自打莫小贝十岁那年拿到了白马书院的录取通知纸,和十二岁的邱小冬成为了同学,两人每日上下学都要从七侠镇东街穿过,嬉笑怒骂,吵闹追逐,寒来暑往,风雨无阻。

每次东街两边打头的商户听着两个人动静了,都要朝同行们呼喊一声,「鸡蛋守好,瓜果撤后,馒头盖布,减免损失!」

这是莫小贝和邱小冬有一次放学路上太兴奋疯着玩把一个簸箕压翻了,多米诺骨牌鸡飞狗跳连着翻了半条街的小摊,造成严重损失之后,给七侠镇东街商户的心理阴影。

心理阴影弥补费和实际物料损失,五十两。

这是东街商户联合起来狮子大开口的价。

由风情万种的佟掌柜和中产阶级大家长邱员外共同承担。

一个嫂子一个爹,都是监护人,听起来合情合理理所应当当仁不让。

赔偿款,对半开。

但由于嫂子抠门抠搜,一定要自家智力后援——账房吕秀才前来一样一样清算损失,计算费用。

十五两,这是吕秀才算出的总价。

那视钱如粪土的佟掌柜自然只肯出十五两。

商户一听,不干,就要告官找娄知县。

邱员外一想,不行,自家儿子以后是要学而优则仕,走上仕途的,这要告官立案,不就在卷宗上留下成长污点了吗。

最后,邱家拿了三十五两,加上同福客栈出的十五两,平了这事。

后来邱小冬成亲前笑着说,莫小贝,你把我们家当年下的二十两聘礼还我。

但也从那起,邱家父母告诉邱小冬,莫小贝家市侩粗鄙,不看大局,行事不上台面,不要多与这种下层人家的野丫头多接触。

而回到同福客栈,嫂子和白大哥告诉莫小贝,做错当然要赔礼道歉,但莫要让人得寸进尺,讲求事实。邱家人华而不实,拿钱摆事,死要面子活受罪,不要跟着学这种虚伪世故。

两家人互看不顺眼,却谁也想不到,莫小贝和邱小冬,在青春期的时候,一起上了屋顶。

同福客栈的屋顶。

02

那个屋顶,哪对男女上了都要出事情的。

佟湘玉在屋顶留住了吹笛子的白展堂。

吕秀才在屋顶告诉了小郭他日日夜夜的心情。

虽然掌柜的说,情情爱爱的,不健康。

但他们还总在上面亲亲。

当然这是成了的。

没成的也有,像是天下第一女捕头展红绫到底没抓住白展堂给她的偷心纸条。

像是柳星雨只把她干净的月亮送给了李大嘴,自己一去不复返。

情情爱爱的,能不能成,机率也是对半开。

年长两岁率先走进青春期的邱小冬总结,这种机率,开的不是你也喜欢我,而是你和我互相暗自喜欢后,你愿不愿意对我敞开你的心。

莫小贝问他,邱小冬你真喜欢胭脂铺柳掌柜的外甥女啊?

这一年,莫小贝十二岁,邱小冬十四。

邱小冬早恋了,喜欢的人不是莫小贝。

而莫小贝最喜欢的,还是去西凉河摸鱼。

后来邱小冬又总结了,因为他坐在书院第一排,而莫小贝总是贪玩坐在最后一排,所以他低头左看的侧脸,是托关系给朱先生送礼也坐在第一排的柳掌柜外甥女。

纯情邱少爷的初恋芳心是被侧脸拿下的。

书院几排之差,青春悸动,眼看就要动错人。

柳掌柜外甥女成了邱小冬的初恋。

莫小贝成了邱小冬的恋情僚机,知心解忧愁。

由于早上上学时间太紧来不及说忧愁,白天课堂朱先生看的太紧不让说话传纸条,傍晚放学邱小冬又要「顺路」送外甥女回柳掌柜的铺子。

莫小贝和邱小冬决定熬夜上同福客栈的屋顶召开第一场 「初恋怎么办 好友解忧愁」座谈会。

莫小贝问,真喜欢?

邱小冬答,大概是。

莫小贝问,为什么不是『肯定是』 ?

邱小冬答,第一次动情没有参考,不好判断。

莫小贝说,狗屁,你肯定是喜欢人家。这两年上下学你还天天看我侧脸呢,你都没事,你一看她就有事。

邱小冬看了看莫小贝的侧脸,说,其实咱俩也算有事,毕竟三十五两。

莫小贝起身就要走说,你爱说不说,不说你找别人开座谈会。

邱小冬也有点急,赶忙拉着她,回忆起自己这几天和柳掌柜外甥女放学路上的点点滴滴。

什么她身上有脂粉味,香香的。

什么她说明年及笄家里开始准备簪子了。

什么她还要送我绣着两个小人的手绢。

综上,柳掌柜的外甥女应该也喜欢邱小冬。

莫小贝问,人家要送你手绢,你送人家啥啊。

邱小冬说,糖葫芦。

因为邱小冬每次发零花钱都请莫小贝吃上一串红艳艳的糖葫芦,买顺手了,今天走到街口买完了才发现身边人不是莫小贝。

但买都买了,就送柳掌柜外甥女了。

邱小冬反省这是他今天的第一个错误,第二个错误就是不应该实话实说告诉莫小贝。

莫小贝的反应和预估的一样,急了,说你怎么能请别人吃糖葫芦?

邱小冬反问,我为什么给你买过糖葫芦之后,就不能给别的女孩儿送了?

莫小贝一时答不出来,只觉得该有的糖葫芦被抢了,又急又气,满脑子脑补的是邱小冬和柳掌柜外甥女这几天的放学路,脂粉味簪子样和手绢小人儿,乱成一团,都是浆糊。

莫小贝一拍屋脊,站起身来踩的瓦片哗哗作响,她憋着泪冲邱小冬喊,「你以后要是给别人送糖葫芦,就别给我送了!」

邱小冬被这夜里的一喊镇住了,他看莫小贝起身下的瓦片上,有几点猩红,渗在青瓦上,本不太起眼,只是月亮明晃晃,照得清楚。

邱小冬连忙回身拉住往下走的莫小贝的衣袖,焦急道,「你刚才拍屋顶时,手是不是被瓦片划伤了?快给我看看。」

莫小贝突然被拉住是懵的,愣愣地伸开手心,说没有啊,不疼的。

邱小冬看着完好无损肉乎乎的小手,也懵了,他转头看了看瓦片上的几点猩红,又从头到尾看了下小贝,忽然一股热气自他心头而上。

纯情的邱少爷涨得薄脸皮通红,他说,「小… 小贝,你好像,来葵水了…」

莫小贝粗枝大条后知后觉,她先是「啊…」了一声,反应过来,一把把拉着她衣袖的邱小冬推开了,她说,「邱小冬,敢说出去我杀了你!」

说完,少女转身就跳下了屋顶。

是夜,青春期少男邱小冬仍不确定自己的初恋是谁,也不知道他看到的是另一个少女的初潮。

而莫小贝,没能给出「糖葫芦之问」的答案,却也正式的踏入了青春期,在同福客栈的屋顶,瓦片作证。

柳星雨走了,可月亮还在。

屋顶上的人会换,月亮永在。

只要月光还在照耀,人心最柔软的地方就会敞开,就会有接下来的故事发生。

03

白马书院的第一排和最后一排距离是多远呢?

莫小贝不与邱小冬说话。

七侠镇东街最左边和最右边间隔又是多远呢 ?

邱小冬去拉避着他走的莫小贝。

东街就这么宽,莫小贝其它事情犯浑的没心没肺,关于那夜屋顶的事,始终心里说不出来的别扭和羞臊。

邱小冬想道歉,但莫小贝下定了心,一定要避开邱小冬,不理他,一连一个月,邱小冬拉扯她也推开,抿着嘴不说话。

可忽然,放学路上,邱小冬消失了五天 ,连着是莫小贝的书桌洞里每天多一串糖葫芦。第六天,莫小贝握着五根啃得干净的竹签子,在放学后抓住了邱小冬。

莫小贝本来想问,偷送糖葫芦是怎么回事,话到嘴边变成了,「你这几天放学路上哪去了?」

邱小冬被盯得手足无措,最后放弃反抗看着脚尖说,「这… 好像一个整月了,我算你应该又到日子了,听人说,女孩子在这种时期会特别狂躁,我想道歉又怕你打我。」

莫小贝一听邱小冬又提起那件事情,况且猜中了,捂住耳朵就往家里走,邱小冬赶忙拿着自己和莫小贝的书兜在后边追赶。

你来我赶的,就又走到了东街。

七侠镇东街叫卖声依旧, 还是那对金童玉女放学了打闹拉扯,莫小贝的胳膊肘不小心碰到了瓜棚的杆子,邱小冬赶忙把她拉回。

瓜老板刚想开口骂,邱小冬忙从袖口掏出了十文零花钱递过去道歉平息,还带着笑。瓜老板一看是邱员外的儿子,也油滑地笑道,「邱员外可真是养了个散财童子!」

莫小贝扯起袖子说,我又没有碰坏他的瓜,你给他钱干嘛,拿回来!

邱小冬又转身冲她,摇头,温柔无奈地笑了笑。

莫小贝想,邱小冬什么时候学会这么笑了?

眼睛亮亮的,脑门上薄薄的汗,从书院一路追她过来,喘得脸皮有点发红。刚才一只手掏铜板道歉,另一只手仍紧紧抓住两个人的书兜。

然后,还会这样温柔的笑?

面前的邱小冬和记忆里的邱小冬重叠了。当年两家赔了五十两银子之后,大人说邱家惯会拿钱摆事。

嫂子罚她一年不许吃糖葫芦,锁她在屋里抄论语三百遍。她不知悔改翘了门锁溜出去玩,却看到邱小冬一个人在东街,挨家挨户的,给每位商户正式地道歉鞠躬,识礼达义,明亮谦和。

邱小冬读书好又懂事,会和她疯闹也是因为,她先招惹的邱小冬。

邱家人多病,身体底子不好,发育慢,所以两年前的邱小冬要比莫小贝矮。而她总喜欢拿手比一比自己的头顶,再去比一比邱小冬的。

被年纪比自己小,又被自己高的同学挑衅了,再温和的好孩子,也要找回面子拉扯一番。打也打不过,还要被抢作业本。

莫小贝看完邱小冬给商户道歉之后,心里不是个滋味,想道歉又不好意思开口。

终于,在邱员外阔绰挥手就是三十五两银子的事被传开之后,高年级孩子放学去抢邱小冬的钱袋。衡山掌门上身的莫小贝从天而降,施展了一套郭芙蓉教的半成品惊涛掌。

然后,他俩变成了好朋友。

再然后,记忆里的童年邱小冬变成了面前这个,已经比莫小贝高,眉眼长开,温良俊秀的少年邱小冬。

邱小冬一直把莫小贝送到同福客栈后门口。

莫小贝问,「小冬,你这一个月来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邱小冬叹气道,「小贝,以前你天天去西凉河摸鱼,以后每个月只能去二十五天了。」

「水凉,你受凉了不好!」

这是邱小冬那天傍晚从同福客栈后门被打回东街一直喊着的话。

04

邱小冬,生在二十四节气,小雪那天。

他出生的那天,他爷哆哆嗦嗦油灯将尽,他爹体寒症还在床榻上昏迷不醒。

他二姨说,既然生在小雪,那就叫邱小雪吧。

他亲娘说,不像话,邱家好歹大户人家,邱小雪听着像女孩。既然生在冬天,那就叫邱小冬吧。

然后邱家的长子长孙,就叫了邱小冬。

邱家少有男丁能活过五十岁。

体弱多病,一脉相传。

邱爷爷强撑着熬到看着孙儿邱小冬出生,心满意足地走了。

邱员外因为底子虚没办法寒窗苦读走仕途,只能继承家底接着经商,把仕途之路的毕生心愿加在邱小冬身上,倍感压力,继续活着。

士农工商,作为末等阶层,再有钱又能怎么样呢,邱家要的是身份的提升,他们想尽办法。比如,质量达到量变,家族几代人积累财富,打造优渥的生活环境,换一个邱小冬衣食无忧,不被外物沾身所扰,从小到大最大的事就是读书,一定要读到出人头地。

家和书院,两点一线,考取功名,光耀门楣。

莫小贝,算是他生命里的意外。

差五天就满十六岁的邱小冬这样想到。

这五天,没算错的话,又是莫小贝的狂躁日。

邱小冬看着挑灯夜读点燃的摇曳烛火,笑得比两年前还温柔。

两年前,因为青春期学不会有话直说拖拖拉拉的,每隔一段时间还要给他的「好朋友」莫小贝 「道歉」,从而忽视了「待定初恋」柳掌柜的外甥女。

等回过头来,柳掌柜的外甥女说,她马上就要从白马书院退学不念了。

邱小冬忙问,为什么?

柳掌柜的外甥女说,过完年她满十五岁,行完及笄礼,她就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学习女红刺绣,学习相夫教子家政必修的事准备嫁人,没有工夫再来书院上学了。

好像每个年代,女孩子嫁人才是她们人生里顶重要的事,为什么她们没有权利为自己选择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事』?

邱小冬这样想着,口不择言道,「是你自愿的吗?还是家里人逼迫你,这简直像是无理取闹。」

柳掌柜的外甥女却说,这虽是家里决定的,可她并不觉得有什么错,况且女子识字也是为了做好贤内助,服务丈夫啊。

邱小冬不知道说什么了。

那天功课很快的做完了,他仍执笔,在素纸上,想勾勒出他上课常看的柳掌柜外甥女的侧脸。

柳掌柜外甥女初来书院时,白净端正,邱小冬看她,侧颜下巴颏尖尖的,小小的。回答先生问题时,有理有据很是得体,所以他总想看她。

现在他想的是,柳掌柜外甥女若读下去,定会是明事理有作为之人。

女孩子的『作为』是什么?邱小冬一时想不出来,好像女子也不能考功名做官,但他知道绝不只成亲生子这一条路。

邱小冬接触的女孩子很少,称得上了解的,可能只有莫小贝,他忽然很想知道莫小贝读完书之后要去干什么。

他想着,笔划着,低头看,素纸上勾勒的,赫然是莫小贝从侧面看,会鼓鼓的,圆圆的,弧度往上走的轮廓。

邱小冬把那张纸对折夹在了《论语》里。

那本论语是刘翰林亲笔提过字的,邱员外总是没事翻一翻,于是他把那张纸换夹在《诗经》里。

随手翻的,夹纸的那页,写的是,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这一夹,就是两年,两年后的邱小冬比之前更懂了,所以他时常翻看诗经,从来没换过那张纸的位置。

五天一晃就过,十四岁的莫小贝还是在特殊的日子里,去了趟西凉河,不是摸鱼,刨了一篮子河堤土。

捏了两个泥塑人,莫小贝从小在这块有天赋,她嫂子还给她搞过泥人展览。

她说,「邱小冬,你初恋退学了,绣小人的手绢到现在也没有影儿。换用这对泥塑人送你,一个是你,一个是我,祝你生日快乐,心想事成,夜里读书不熬坏眼睛,友谊地久天长。」

十六岁生日当天的邱小冬觉得,小贝,宝贝,莫小贝,其实是他人生光与影之间的宝贝。

莫小贝隔年也要行及笄礼了。

邱小冬有点怕,怕她也走,所以他大声地说出了他的生日愿望。

「莫小贝,我们仍未知那年胭脂铺柳掌柜外甥女的名字,你愿意每天和我一起上下学,不退学,直到我进京赶考吗?」

莫小贝点点头,

「每逢初一十五各加一串糖葫芦,我愿意。」

05

当了白马书院二十几年的教书先生,

朱先生这两年的日子明显比以前好过多了。

其实他前二十年过的也挺好,唯一的岔子就是六年前招收了莫小贝,上学第一天就带着猪骨头,沙包,羊拐来了,撕了他的宋代绝版书,扒开同学的嘴喂了进去。

之后就是鸡飞狗跳的学院生活,朱先生年纪大了,被莫小贝绑起来割了胡子之后更经不起折腾了,他就想选一个课代表。

被喂了宋朝绝版书的邱小冬,一肚子知识,显然比其他同学更聪明,于是光荣地成为了朱先生的课代表,兼莫小贝作业抄写员。

对于后一件事,朱先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因为莫小贝跟白三娘学会了隔空打穴之后,在课堂上发射暗器差点打瞎了他的眼睛,会武功的孩子不好管,谁管谁找揍。

对于前一件事,朱先生认为自己,明智,非常明智,并且一举两得。

年纪渐长的邱小冬钟灵毓秀,一身谦和,既能在前线代表先生,给同学传道解惑成为榜样,又能去大后方——教室最后一排,稳住莫小贝。

尤其是去年十七岁的邱小冬在院试中考中了,少年郎前途不可限量,而莫小贝也在及笄之后,整个人性子安稳了不少。

魔头得以收服,高徒终将成材。

朱先生这两年的教学生活终于从鸡飞狗跳回归到稳中求进。

「你没有白白牺牲。」朱先生坐在自己的书房,望着教案榆木桌上的宋朝绝版书的空书壳,这样说道。

然后朱先生,就又被暗器打了。

「放肆!是谁这么无法无天!」 被命中的朱先生折扇使劲往榆木桌上一拍,蹭得一声站了起来,怒火中烧。

当他看清楚倒挂在他窗前的又是莫小贝的时候,他说,「小贝同学你好,请进。」

莫小贝十六了,双髻头梳成了高马尾,线条利落了不少,当年被白展堂抹锅底灰当小熊瞎子的脸蛋,即将成为出水小贝。

仍然是想打先生就打,想找麻烦就走窗。

莫小贝大喇喇的书桌前面一坐,往榆木桌上扔了一个作业本。朱先生看不懂,试探得问,你来交作业?

莫小贝给了个笑脸,说,「不,我来让你来帮我写作业。」

朱先生感觉自己可能年纪太大了,双耳失聪产生幻觉了,他身体前倾说,你再说一遍?

然后莫小贝哐哐两下,葵花点穴手把朱先生点住了。

主要是这么回事,科举呢三年一次,分院试,乡试,会试。每通过一级,才会获得下一级科举的考试机会。一级一级的考上去,从地方到中央,会试就能去京城。

邱小冬院试已经过了,有了两年之后参加乡试的资格。但也有问题存在,比如,白马书院的教学档次已经跟不上邱小冬的水平了,得另觅名师。

恰巧十八里铺有位刚从京城退休回乡的老翰林,满腹经纶,见识广阔。邱员外费了好大的周章,采访送礼托关系,老翰林终于同意指导邱小冬的学问,来准备两年后的乡试。

莫小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吐了瓜子皮,没心没肺地问邱小冬,那你以后就能去十八里铺读书了,还回七侠镇吗?

邱家家大业大,左家庄十八里铺七侠镇有的是投资和房产。邱小冬要是去了十八里铺读书,应该就直接搬家落户过去了。

邱小冬伸手摘了莫小贝嘴边的瓜子皮,说,家还在这边,十天休沐一次,你记得把时间留给我。

莫小贝问,留给你时间干什么?

邱小冬说,翰林检查我功课,我检查你功课。

莫小贝问,我要是不做功课吗?

邱小冬说,你要是不想做,那就还是我亲自来替你写,乡试那边我也专心不准备了。

莫小贝不说话了,邱小冬就站着看着她,他已经高她很多了,站在她面前不说话的时候,就会投下淡淡的影子。

莫小贝说,好,我答应你。

然后莫小贝问,「朱先生,听懂了吗?同意帮忙就眨眨眼。」

高徒已经成材,而魔头还是那个魔头。

在白马书院教学二十六年的朱先生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内心流下了浑浊的泪水,耷拉眼皮的老牛眼冲着莫小贝。

眨巴眨巴。

06

院试中了就是秀才,乡试中了就是举人。

同福客栈那个前朝知府不争气的孙儿,终于在他和郭芙蓉新婚的第一年,中了举人。三十而立年,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他们依旧住在同福客栈,佟湘玉依旧改不了口喊,「秀—才—!吕秀才!」

同福客栈的账房已经是关中四十六县的举人了,现在七侠镇人尽皆知的秀才,是邱小冬。

同福客栈的人每次在大堂喊一声,「秀才!」

莫小贝听到就在心里跟着默念一句,「邱小冬。」

「秀才!」

「邱小冬。」

少女有少女的念想,少男有少男的筹划。

邱小冬的意思很简单,这些年的同窗,一直看着莫小贝,拦着她不让她闯祸,虽然莫小贝还是会犯错,但总有他在书院看着。

他知道,莫小贝会武功,只有江湖人才会武功。反过来也一样的,他怕会武功的人最终回到江湖。

莫小贝从小就念叨着自己是衡山派掌门兼五岳门盟去欺负同学,以前还只是在课堂上小打小闹的舞刀弄枪,直到后来他看到莫小贝一掌劈开了西凉河的河冰。

正月里的西凉河河冰,足有三尺厚。

他急了,跑下去抓着莫小贝的手腕问,你练这个做什么?

莫小贝睁着眼睛说瞎话,摸鱼,河面结冰耽误我摸鱼。

所以,邱小冬要让她做功课,让她接着上学,读书学知识不是目的,目的是让她留在白马书院。他外出求学不能再看着莫小贝,那就让白马书院的师生替他看住她。

而莫小贝想的也很简单,邱小冬得一路考上去,她不能让邱小冬分心,尤其是自己的事。所以邱小冬去十八里铺求学这一年多来,她明面上再没闹出过什么大事。

每次邱小冬休沐回来,她都把工工整整的作业本拿给邱小冬看。

看看那些年朱先生替她做的功课。

她坐在同福客栈后院的屋里头等邱小冬。

小郭自从和秀才成亲以后,就搬到了秀才屋里。和秀才同屋的李大嘴,光棍一个不打紧,接了老白在大堂的桌子睡,而老白也挺早以前就上楼和她嫂子一屋了。

地方是换了个个,但人总还是那些人。

邱小冬嘴角带笑地走了进来,文质彬彬的,像天上的流云。

莫小贝见人来了把作业本递过去问,前门来的后门来的?

邱小冬说,前门。你小郭姐姐正在大堂要求你嫂子涨工资,说她的侯哥现在是举人了,身价提升,不能再像以前当秀才的时候每个月拿二钱银子了。

莫小贝问,我嫂子同意了吗?

邱小冬右手握拳放在嘴边清咳了两下,模仿佟湘玉道。

「 不要再做梦咧!额说不行就四不行。都麻溜干活切,再被额抓到偷懒,按照店规,扣钱扣钱!」

莫小贝听了哈哈大笑前仰后合,邱小冬亦含笑看她。佟掌柜因为当年赔钱时邱员外的作风,一直不怎么喜欢他们家。

小时候还是孩子,他经常偷偷从同福客栈后门避开大人溜进来找小贝玩,现在不行,搞得像是见不得人。邱小冬觉得,自己怎么说也是个正儿八经的后生了,况且他也不想避开小贝的家里人。

所以现在他来找莫小贝,都从大堂踏进来,轻摇折扇,抬手扔锭碎银子,「要壶普洱!」

然后直接往后院走找小贝。

茶,不必真的给上。

银子,请你们掌柜的收下。

存在感,邱少爷要在女方家长面前刷足。

07

邱少爷的休沐日,一般都做什么呢?

下了学连夜坐马车从十八里铺赶回来,回到邱府给父母请安,好好地休息一夜。第二天清早起来,梳洗穿衣,直奔同福客栈,等莫小贝起床。

上午呢,邱小冬要例行公事检查莫小贝的功课。如果佟掌柜这段时间留了罚写,他就替莫小贝写完,而莫小贝,在桌子旁边玩猪骨头。

到了中午,邱小冬会领莫小贝出门吃好吃的,又贵又好吃的。虽然他真的很想以莫小贝「好朋友」的名义,留下来和佟掌柜还有众人在同福客栈一起吃午饭,打入女方亲属内部。

下午的娱乐活动比较广泛,邱小冬一般在心里把这称为「约会」。他俩总是东逛逛西逛逛,一边逛一边聊天。七侠镇的商户啊街坊邻居啊,看到他俩都会打招呼,「小冬啊,又和好朋友出来玩啊。」

邱小冬很无奈。

其实邱小冬心里总想冲着他们喊。

他想喊,他俩已经不是当时十岁和十二岁满街追着跑的小孩了,莫小贝十八了,是个大姑娘了。

他想喊,一个姑娘和一个年轻的男子并肩走在街上,你们都自动默认他俩是好朋友吗?

他想喊,为什么好像只有他对莫小贝的感情变成了男女情愫,莫小贝对他的反应还是『友谊地久天长』?

现在的他,不再是年幼的追赶,而是追求。

莫小贝没有反应过来他们都长大了,同福客栈的人没有反应过来他俩长大了,七侠镇的街坊邻居也没有反应过来,只当他们还是犄鬓儿童。

今天下午的约会,邱小冬有话要问莫小贝,倒不是关于长大这件事。

他停下脚步问,「莫小贝,你这个月每天白天都去哪里了?」

几年不做功课的人,会忽然把功课做的那么干净漂亮吗?邱小冬打一开始就知道作业本上的字不是莫小贝写的。

但这个倒是无所谓,莫小贝仗势欺人的时候多了去了,学院里哪个学生没被她打过,不知道又是哪个倒霉的被揪来写作业了。邱小冬在意的是,他曾偷回过白马书院,和其他学生侧面打听莫小贝在学堂的表现。

每位学生,每反应一条,二十文。

以前莫小贝只是偶尔会课堂偷跑出去玩一会,但从上个月开始,莫小贝溜出去的时间越来越长,次数越来越多。到了这个月,莫小贝干脆每天上学书兜往座位上一扔,就走了,到了傍晚放学再回来拿。

邱小冬猜,同福客栈的人每晚看莫小贝照常背书兜回去,肯定是不知道她逃学的事。而书院的先生,都被莫小贝打怕了,哪还有一个敢去她家里家访告状的。

莫小贝答,西凉河。

邱小冬十分生气地低斥了一声,「莫小贝!」

莫小贝去晃他的衣袖道,真的,我真是去的西凉河,撒谎我脚心长小痘痘,又疼又痒。

邱小冬抿着嘴不说话。

莫小贝就拉着他的衣袖往西凉河走。

西凉河不是地面河,和地面平齐的,是桥。

河在桥下,河堤高高的,为了防洪汛漫上地面,河堤顶是石头砌好,高出一块,防止路人掉下去。

莫小贝拉着邱小冬下了河堤,在桥面正下方有个石台,莫小贝指着石台和他说,你看,我每天就坐在那儿。

西凉河上统共三座桥,只有这个桥下的桥洞干干净净,石台中央光亮平整,确实是经常有人坐在那儿所致。

邱小冬终于肯开口说话了,他问,你每天来这儿干嘛。

莫小贝说,「你也知道,我不是块读书的材料,又和书院里那帮不是一群人,以前在书院能耗上一天都是因为你坐在前排。现在你走了,书院扩招,人又多又吵,我就躲清静,到这摸鱼看小人书来了。」

邱小冬听她说完前半段的话,心头已是一热。他院试考中声名远扬,确实有很多人去报了白马书院,所以大脑思考后半段话也应该是真的。

他的脑和他的心都告诉他,莫小贝没有骗他。

于是莫小贝就这么把邱小冬哄好了,明明白白。

通常邱少爷休沐的最后一个环节,是送礼物——在十八里铺精挑细选的。

而至于邱少爷为什么每次都到了最后,傍晚把莫小贝送回同福客栈后院了,才送礼物呢?

因为,邱小冬他,很害羞。

送完都不敢正面看莫小贝,得赶紧走。

理由选的也很适合。

他说,「府里的车夫还在等着驾马车送我回十八里铺,小贝,下个休沐日见。」

08

邱小冬在老翰林那儿读书的日子里,莫小贝每天照常起床洗漱穿衣服。

接着去厨房,李大嘴会提前一天晚上把第二天烧火做饭的柴火劈好,堆在灶台边,莫小贝塞了几根进灶洞里。

左掌蓄力,运转周身,调息发力,便会有烈焰灼然而起,灶洞里的柴火熊熊燃烧。

莫小贝给这招起名叫,赤焰掌。

因为她几年前当选武林盟主的时候,各大派掌门送了她一把赤焰刀,名字配套。不过那把刀后来被她不懂事拿去换关东糖吃了。

她朝大堂喊,「大嘴叔叔起床做早饭啦,我饿了—」

喊得就像小时候那个满脸挂吃相的莫小贝一样。

在同福客栈所有人都在沉睡的时候,没有人发现莫小贝已经醒了。

莫小贝吃了早饭挂个书兜兜去白马书院,书兜往座位上一扔,哐啷一声,书桌倒了,椅子散了,其他学生全都往后排看。

莫小贝拍了拍手,也没有灰,她说,「所有人,马上把手里东西放下,去讲台旁边给我蹲着。」

魔头令下,没人不从。

莫小贝翘着二郎腿,踩在邱小冬以前坐的椅子上,坐在邱小冬以前学习的桌子上。

她慢条斯理地说,「邱小冬下个月就要去参加乡试了,你们再有谁胆敢向他通风报信,耽误他考试,就如同此案!」 说罢,就一掌过去,掌风把讲台上先生的书案给劈了。

那一天,莫小贝留下话来,所有人不准起来,蹲着上完全天的课。

朱先生来到教室也没了书案,看着又一场惨案,捶胸顿足。他仿佛一个误入森林的采蘑菇小姑娘,给满地的蘑菇们,讲了一堂课,关于『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

内容很深刻,感情很饱满,蘑菇们拥挤地蹲在地上记笔记,还是没人敢站起来。

莫小贝照例来到西凉河的桥洞下,盘腿打坐于石台中央,开始修习赤焰掌。

平稳调整周息,保持经脉畅通,内功扎实,内力稳健。小郭教会了她惊涛掌和小擒拿手,白三娘和无双分别教会了她点穴和隔空点穴。

武学不可松懈。

赤焰掌,是莫小贝十三岁的时候自己摸索出来的。

起初她半是误打误撞,半是一时兴起。如果西凉河里摸到的鱼直接就能烤起吃了,那就很快活。她都想好了,鱼眼珠给邱小冬吃,补眼睛。

再后来,莫小贝在摸索中发现,同样的情况下,赤焰掌使出的威力远比惊涛掌的威力要大。逐年,随着她内力提升,这两招发出威力的差距就更大。

于是她停止了惊涛掌的训教,改为专门修习赤焰掌。两种掌法在招式上略有相同,暗有出处。

有一次她出招走式被小郭撞见了,郭芙蓉也只当是,『每个人对武学都有自己的参悟』,所以和正统的惊涛掌略有不同很正常。

之后,莫小贝谨慎了许多。

惊涛掌,依水势而起,暗潮汹涌,所以起初选择西凉河作为练功地点,事半功倍。

而赤焰掌,随着修习的进深,每往上练一层,练功时,便会周身热浪升腾,如火焰逼人一般,掌风亦有灼烧之感。

西凉河,踞七侠镇西侧,自南向北全长五十多里,地表下而建,东西开阔,长风浩荡,河水凉气逼人。

刚好可以平衡赤焰功法运转导致的温度上升,平心降燥,利于修炼,且不会引人注意。冬天,莫小贝在桥下用赤焰掌劈河冰,夏天,莫小贝就用赤焰掌蒸腾河水。

中午饿了,就用赤焰掌烤鱼吃。

到了傍晚,莫小贝吐纳一口气,又结束了一天赤焰功法的修炼,准备往回走。

她起身拍了拍衣服,又从石台后边拿出了一本小人书,那是她到赤焰掌练到第五层时,第一次修炼出 『掌心火』。惊喜万分,幼稚地撕了一页小人书用掌心火烧了。

火舌烧的书页角微微卷起,橘中带红色的火焰,真的很漂亮。

如果那天下午在这邱小冬仍然不相信她每天逃学是来摸鱼看小人书的,那么她会把石台后边这本小人书拿给他看。

居然没用上。

她练赤焰掌的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她低声道,邱小冬,你真的太好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