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1我心甘

所属系列:我酸了,他们的爱情怎么那么甜

我心甘

我酸了,他们的爱情怎么这么甜!

我在仙界卖假酒被逮了。

不仅不慌,

甚至有一点想笑。

因为我的上级,是号称仙界无敌的,洛云仙君。

罚仙庭上,我傲然站立,冷笑发问。

「你们可知道,是谁在背后卖这些酒么?」

话还没说完呢,众人便当场哗然。

我回头看去。

妈的。

洛云仙君也被逮过来了。

1

洛云仙君,仍保持着那股温润如玉的气质。

他站到我身边,握住我的手,温声说:没事。

我心底涌现无数勇气与委屈。

这可是神妖战场上,一人斩万妖的人物啊。

他让我卖的那些酒,也是为了助长仙人修为,对仙界大有裨益。

这些人,怎么能逮我?怎么敢逮我?

我脸有些发热,但还是勇敢握紧他的手,痴痴说:洛云仙君,你来救我了。

这又是多少仙子,梦寐以求的画面?

洛云仙君只是笑了笑。

他有那么多的神话,却好像从没经过战场的摧残一样。

像少年一般安静、纯洁。

然后,他羞赧说:没有啦,我确实是被逮来的。

我人傻了。

罚仙庭的掌事仙君厉声喝问。

「洛云小儿,你捏造战场谣言、倒卖假酒牟利,可还有什么话说?」

我缓缓、缓缓松开洛云仙君的手。

日他大坝……这畜生是特么真没上过战场啊!!!?

2

天牢内。

洛云仙君还是那么干净,无人可比。

但在我眼中,这就是个傻比。

捏造传遍仙界的谣言,什么孤身斩万妖、仙界无敌……只为了卖假酒???

我,苹柚仙子,好歹也是爹娘都在点兵庭任职的大家闺秀。

给一个骗子,辛辛苦苦打了三年苦工??

我不甘心啊!

我死死盯着他,质问说:所以, 你究竟骗了多少人给你卖酒?

洛云为难说:倒是不少,但最听话的只有你一个。

听话……

意思就只有我上当了呗???

我当场化身暴躁不良女仙,张牙舞爪地透过栅栏去挠他。

「你个牲口啊!你为什么要骗我!还骗我去卖假酒!我可是堂堂苹柚仙子啊!」

我呜嗷喊叫,声嘶力竭,搞得天兵都过来看我是不是被洛云仙君怎么滴了。

等嚎累了,我心如死灰,蹲在牢里一角。

洛云凑过来,面带愧疚说:对不起啊,苹柚仙子。

「……哼。」

我好容易被哄啊,即便只是一句道歉,怒气都消散好多。

「听你这个名字,早知道让你去卖水果好了。」

我气哭了。

内心里,早已把这个诱骗无知少女的畜生千刀万剐,再拿蘸了辣椒水的辫子抽上一千遍。

我不理他,不停控诉其诱骗无知少女的行径。

就在这时,牢里传来脚步声。

我抬起头,看见一个珠光宝气的少女。

是公主。

她看着洛云仙君,弱弱说:你真是洛云仙君?我……我不想你死,你若真是,我就……就放你走。

洛云犹豫地看向哭花脸的我,叹口气,说:也罢,我摊牌了,我是……

我「腾」一下就站起来了,很快啊!

「是呀是呀他就是洛云仙君呀!」

「神妖战场上从东砍到西,从西砍到东,来来回回砍了一百八十遍啊!」

场内,两个人都沉默了。

我扭头怒视洛云。

洛云咳嗽一声,忧伤说:公主,本君与你父王有矛盾,还是不勉强你插手了……

在洛云的注视下,小公主,脸红了。

随即丢下钥匙,捂着脸,哒哒哒跑开了。

「我偏要勉强!」

3

天庭之下,九天之上,是云中的九天城。

诱骗了怀春少女小公主后,我们从天庭越狱,逃回这个我曾兜售过无数假酒的地方。

街道上,我向洛云道别:以后,不要再骗人了,好歹卖点真酒呢。

洛云仙君有些不舍,说:苹柚,你可是咱们酒铺的最佳销售,真就这么走了吗?

我黯然神伤。

还最佳销售呢。

酒铺就俩人,我是最佳销售的话,不就代表你啥也没干吗?

我决绝转身:自然,本仙子出身名门世家,不会再陪你胡闹了。

正要离去,灵器项链传来老爹的传音:苹柚,听说你跟洛云仙君越狱了,为父很是担心。

我心里顿时涌上一股暖流,简直要泪洒街头。

老爹继续说:所以为父与你娘商量好了,为了不连累咱家,我们还是断绝父女关系好了。

感觉好像没太听清?

我说:喂?喂?

传音被中断了。

洛云凑过来:怎么了?

我摆摆手,一脸安详地说:没什么,只是被逐出家门了而已。

洛云愕然,痛心疾首说:苹柚,你为了我不惜与父母决裂,我好感动。

一旁有个在嗑瓜子的卖报小儿,听到这立马起身了。

「天啊!点兵庭的苹柚仙子与父母决裂跟野男人私奔了!!」

众散仙纷纷侧目。

我急忙摆手,说:谁说私奔了!再说,他是洛云仙君呀。

卖报小儿呆了。

「天啊!苹柚仙子为了高攀洛云仙君与父母决裂了!洛云仙君还不要她!」

?日他大坝的小兔崽子!

我手掐法印,冷冷威胁说:你再说一遍?

忽然,手被洛云握住。

他皱眉说:九天城内,不要闹事。

我瞪着他,说:不闹事也罢,你给我澄清一下!

「好吧。」洛云无奈清了清嗓子,向着惊疑不定的卖报小儿与看热闹的人群,朗声说:

「谁说我不要她?」

谁他吗要你澄清这件事了啊!

我刚要发火,只觉腰间被人搂住,脚下一轻,被洛云搂着驾云离去了。

天上,我躲在洛云怀中,对他又打又挠。

脚下,散仙们纷纷发出了祝福的声音。

「可真是一对神仙眷侣啊!」

4

关于倒贴洛云仙君而被逐出家门这条传闻,我十分不能接受。

九天城一座庭院内,有假山耸立,池水流淌。

我正把洛云头摁在水里。

我说:我要你澄清这件事了吗?我堂堂仙女,柔柔弱弱,跟你一个骗子私奔?还你不要我?

洛云说:咕噜咕噜咕噜噜。

良久,我才把他从水里拽出来,任他在旁咳嗽个不停。

环顾左右,这座庭院虽然素雅,但每处都有极其罕见的法宝镇压。

我不禁慨叹:看来这些年,你可真是骗了不少好东西呀。

洛云听罢,挥挥手,一串幽光闪烁的项链飞到我手中。

他说:「妖界小公主的贴身项链,送给你,权当赔罪了。」

这串项链乃三界至宝,听说是妖帝炼制九百年的心血。现在就被他轻飘飘送人了。

我咽了口口水,嘴上说着:你怎么净挑着公主骗啊。

手也没闲着,飞速戴上了项链。

又想起什么,咬牙切齿向他挥了挥拳头。

「这事儿没完!你必须澄清所有事情,造谣!逃狱!私奔!还我一个清白!还我一个完整的家庭!」

洛云听呆了,伸出手说:那你先把项链还我。

我说:那还不了。

「苹柚,让你卖假酒,可真是埋没了你呀。」洛云哀怨地打量着我。

风好大,我什么也听不见。

洛云散漫地把玩着池塘边的灵器紫铜王八,回应我。

「我现在这样,一旦澄清,我们就不是逃狱私奔那么简单了,而是会引来万人追杀。谁都想杀死一个传奇,对不对?」

我点点头,又觉得不对劲。

你是逃窜惯犯了,我不能浪迹天涯啊?你死不死关我屁事啊!

我干嘛要完美融入你罪恶的一生啊!

我气得跳脚大喊:你个王八蛋,少在这里唬人,我只想和你撇清关系!

紫铜王八也大骂:不许侮辱我们王八。

洛云无奈起身:「其实,真有法子。既能维持住谣言不破,还能让上面不再追责我们。」

「什么法子?」

「只要让三界相信,洛云仙君如今已决心退隐便是。」

我急忙问:「那该怎么做?」

洛云转过身,走向我,身子将背后的阳光遮住。

「苹柚。」

他说。

「我们成婚吧。」

我当场愕然。

然后,

冷笑着说:我不会再上当了,大骗子。

5

我确实喜欢洛云仙君。

这全仰仗于那则谣言――

神妖战场上,两军对垒之际,还是个小喽的洛云仙君,竟悠然走到两将中间,胆大包天地请仙界六大仙君为其擂鼓。

那一天,洛云仙君擅自冲入敌阵,击杀妖族无数,拿下三名妖神头颅。

六大仙君,起初嗤笑,但最终,也只能咬牙屈尊为这个毛头小子擂鼓。

这个传说中的人物,在销声匿迹三十年后,竟然出现在我面前。

他拿出一壶酒,让我帮他卖酒,还让我不要透露他身份。

我只是呆呆注视着眼前安静温柔的男人。

卖酒算什么?

卖身……不是,卖命我都可以!

那些年,我从一个大家闺秀,变成一个路边摊卖酒的。

我学会插科打诨,讨价还价,只为了更接近我喜欢的人。

那个让万妖颤抖,六仙擂鼓的男人。

而不是一个骗子。

6

一整夜,我都在生气。

气这些年的倾慕都是一场笑话。

气洛云怎么敢堂而皇之地说出成婚的事情。

气洛云,不是那个传奇的洛云仙君。

梦里,我来到神妖战场。

尸横遍野,血染万里。

我有些激动,似乎在期待什么,疯狂地寻找。

终于,我看见一个少年,持着剑,漠然站在妖族的尸体上,骄傲又孤独。

他转头看到我,柔声说:买酒不?能涨两百年修为,会员打折。

我「啊」一声尖叫醒了。

生一肚子气,妈蛋。

结果,气呼呼开门,准备去揪住洛云一通骂时,却发现他正站在院子里。

只见洛云一身青色长袍,头戴道冠,腰佩长剑,身上每一处,都有灵器闪烁的宝光。

有钱,又无敌的模样。

我看呆了,总感觉,是梦中那个少年回来了似的。

我晃晃脑袋,试图把这个不着调的想法撇出去时,

却听到,门外传来了越来越近的嘈杂声。

紧接着,洛云拔剑出鞘,神色中难得带上了一丝凝重。

他冷笑一声,说:终究还是来了。

门内,洛云迈步向前,背影决绝。

门外,人影如潮,声浪汹涌。

一时间,我脑海中闪烁过无数可能。

曾经的仙界无敌,因为功高盖主,被排挤出了神妖战场。

他游戏人间,最终又被妖族找上门来。

不得已,要重新复出,展开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战!!!

我又害怕,又激动:所以,洛云。

「你还是那个洛云仙君,对吗?」

洛云身形一顿。

他没有回答,也没有停下步伐。

耳听门外声潮,我万分期待地看向洛云的背影,大声说:「如今你被逼出世,终于,要大开杀戒了吗?」

洛云终于停下来了,他转过头,叹了口气。

「别嚷嚷了啊,做什么美梦呢。」他忧虑说:那些人是散仙们。昨天消息曝光,今天都找上门来了,可怎么把他们糊弄过去呀。

我一愣,然后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心想也是,这牲口昨天还被摁池水里咕噜噜呢。

「等等。」我心生一计,「岂不是正好?你索性承认你在造谣好了!」

「不是说了吗?上面看我早不爽了,一旦澄清,肯定是会打死我。」

「你死了,我会怀念你的。」

「抛开生死不谈,我肯定先说你是我娘子,都圆房了,生死与共情比金坚那种,要死一起死。」

「来,让我们到池塘边来聊聊天。」

洛云急忙推开我牵向他的手。

门外,叫嚷声越来越大了。

他走上前,打开门。

看着洛云的背影,不知为何,我竟有一种感觉。

他真的像传说中那样,是一名孤身前往妖族大军的少年,能抵挡住千军万马。

思绪至此,我连忙敲了敲自己脑壳,暗骂洛云果然骗术高端,真王八蛋也。

7

门外。

散仙们见到洛云现身后,激动地喊起他的名字。

言语之中,都是请他复出,再临神妖战场。

我倚着门框,等着看好戏。

这座庭院,有阵法,有灵器。除非主人点头,任何人难以进入。

洛云就在门框这边,摆出一副高人模样,死活不踏出一步。

只有我知道,这厮是怕人群里有天庭的人,上去给他逮了。

这时,洛云示意大家安静,肃然说:先谢过各位道友挂念。

然后说:但本君经三十年前一役,元神大伤,实在不便在短期内出山了。

众人哗然,议论纷纷。

「怪不得洛云仙君三十年没有音讯!」

「也是,当年人家可斩下了三颗妖王头颅!」

「对啊,你看洛云仙君现在还憔悴呢,像被谁摁水里了一样。」

洛云脸都白了。

我笑得乐不可支。

「所以,洛云仙君,您既然现在已经回归,没想过成为一代宗师吗?」

人群中忽然传来这一问,大家都静下来了。

我知道,谁都想拜入洛云仙君名下,成为传奇的继承者。

我笑吟吟看向洛云,准备看他怎么下台。

熟料,洛云浅笑摇头,一脸爱意地看向我。

「不凑热闹了。本君与未婚妻苹柚约定好了,卖酒。」

仙女们齐刷刷瞪向我,清一色嫉妒与敌意的眼神。

连大汉们也齐刷刷瞪向我,一副本红颜祸水祸祸了洛云仙君的痛恨表情。

我???

我不是啊!

我扑向门口,正要开口澄清。

洛云慢悠悠关上门,临了不忘笑着说一句:看把我家娘子急的。

8

咕噜咕噜咕噜噜。

洛云看上去已经习惯了,安详地任我摁在水里,挣扎也不再有。

甚至很享受的样子。

我一手摁他脑袋,一手掐他胳膊,池水里映出我狗急跳墙的怒容。

若非庭院内除他之外不能动用仙力,我早将他千刀万剐了。

可出又出不去,出去就会被那帮天兵千刀万剐。

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我!

恰在此时,我爹终于给我传音。

「苹柚,爹一直在担心你与那洛云仙君在外受欺负……」

我大喊:对阿呜呜呜,他总是欺负我。

洛云立即开始挣扎,似乎想试图辩解,但没有用,只能说:咕噜咕噜咕噜噜。

我那个亲爹,自动过滤了我的哀嚎。

「不过如今既然已经成亲,为父就更加放心了,还是继续断绝关系吧!听你那边动静,你们还养了鱼啊,真好。」

传来我娘的声音:苹柚,新婚快乐啊!

那边传来了一家子其乐融融的声音。

然后断掉了传音。

我哭了。

瘫坐在地上。

洛云抬起头,像狗一样甩干池水。

「娘子,既然你爹娘都同意了,我们去卖酒吧。」

我心如死灰:去。

「太棒了娘子,为夫这就去把假酒都意脸隼础!

「去你娘的。」

9

卖假酒的事,我到底还是反对失败了。

洛云现在很忙:他每天佯装隐世高人,时不时在庭院内向外撇几壶酒。

然后就有灵石从那边飞进来。

原来,天上真的能掉灵石。

这群可悲的散仙们,以前都是韭菜修炼成仙的吗?

后来,洛云数钱数到手软了,真的有几分隐世高人的样子,开始时隔几周,甚至数月才往外撇一壶酒。

没人过问这壶酒有什么功效。

大家只要知道,这是洛云仙君酿的就好了。

每每意识到这件事,我就替当初那个偷偷摸摸卖假酒的自己感到不值。

我当年都在瞎忙活什么啊!?

我明白,起初,洛云还是在意那个洛云仙君的名号的。

现在,索性全都放下了。挣钱嘛,不寒碜。

这座庭院,从最初被散仙围得水泄不通,也渐渐鲜有人问津了。

我已数不清和洛云在这里度过了多久。

仙人最好的地方,就是拥有无尽的寿元。

千年万年,眨眼之间,反正,都跟个王八似的,差不多的度过罢了。

开始的时候,我还每天在和洛云赌气。

后来好点了,我们开始赌钱。

后来更好了,除了这座庭院,洛云把里面所有东西都输给我了。

他就不太好了。

每天跟池边的灵器王八忧愁地唠嗑,说这女人真不是善茬啊,才多久就开始管钱了。

王八常常附和说:就是哇就是呱。

有一天,这番对话被我听见了。

我摁完洛云,把王八沉了塘。

那天,我丢下落汤鸡一样的洛云,走回自己的院子。

心下很悲戚。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先婚后爱?

那我也太惨了,我是先爱,被骗,被婚啊!

为什么我的情路如此坎坷?

我飞到庭院的楼阁上,望着天际的斜阳,叹一遍遍的气。

洛云。

洛云仙君。

为什么骗我。

为什么,骗我爱上你。

我把一个女孩所有在夜里畅想的美梦,都交付给你,甚至会在梦里笑醒。

而今呢?

我可能不会再笑了,也可能不会再爱了。

天黑之后,和洛云一起吃饭。

我平静说:洛云,我觉得,我们还是不合适。你没发现,和你在一起,我已经很久没笑了吗?

洛云一脸奇怪,说:不会吧,昨天路过你庭院,还看见你在屋里捧着我输给你的法宝,咯咯咯乐个不停呢。

我正色说:没有把。

他困惑说:真的啊,你这么笑的,咯咯咯嘿嘿咯咯咯嘿嘿咯……

我一腔悲愤涌上心头:可赶紧吃你的饭吧,妈的。

10

苹柚,你想好我孙子孙女叫什么了吗?

有一天,我爹这样给我传音。

我说:走开走开,我没有你这样的爹。

「唉,孙子孙女,是爷爷没本事,惹不起天庭啊。」

我直接切断了传音。

转头看去,洛云在庭院外,对着屋檐下的一对晴天娃娃,伤春悲秋。

「唉,儿子闺女,是当爹的没本事,惹不起你娘啊。」

我当做没听见。

洛云又拿起一根笔,在信纸上书写,边写边念出声来。

「各位道友,娘子与我成婚一百年,一直未圆房,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我身形一顿,缓缓转过身,冷冷说:你说什么?

洛云一哆嗦,不好意思挠挠头,说:啊,你听见了?

「我他妈倒是想没听见,你直接传音到我耳朵里的你心里没数?」

洛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在那嘿嘿笑。

我说:再说,根本没有一百年,只有十个月。

洛云真的惊讶了:才十个月啊,那我家产怎么就输精光了呢?

我继续补充:还有,别忘了,我根本没有跟你成婚。

洛云叹口气,「好啦好啦,只是从来没被困在一个地方这么久,想多个孩子玩玩。」

?人言否?这俩事挨得上吗?

他说罢,信手拎起一壶酒,走到大门处,就要往外撇。

我却从门缝中看见,外面似有一道身影。

奇怪,这么久过去,那些散仙早就不在门外聚集了。

会是谁?

我示意洛云打开门。

然后,便看到门外有一个衣着褴褛的少年。

他皮肤苍白,身材瘦削,闭着眼,睡得却不安稳,总是皱着眉。

忽然间,他担惊受怕地说了梦话:爹……爹……

我看了看洛云。

洛云看了看我。

我说:恭喜你啊,洛云,你当爹了。

洛云一脸郁闷,喊醒少年。

少年醒后,见到洛云,一副见到神仙的样子。

虽然大家都是神仙,但能看出来洛云在他心中的地位。

在少年口中,他叫明水。

他的父亲是九天城一名卫兵,死得蹊跷。

明水几经寻找,发现,九天城的城主竟是妖族中人。

11

后来,明水说给很多人听,没有人相信,还引来了追杀。

两个月前,他花掉所有积蓄,抢到了从这座庭院丢出来的一壶酒,喝下去后,修为没有任何变化。

被城主的人打得很惨。

洛云听了,看了我一眼。

这么久的相处,我已经能读懂他眼神的意思:完蛋,来找茬的!

熟料,明水却不是来找茬的。

明水说,自己天资愚钝,没能领悟洛云仙君神酒中的奥妙。

但他还是想请洛云仙君出山,除掉那个妖族城主。

明水言之凿凿,说:我既没有灵石,又没有掌权,只能指望您出山了。

洛云一脸问号,十分无语地问:所以,你既没有灵石,又没有掌权,还不是美女,为什么指望我能出山啊?

洛云完美说出了我的心理活动。

没想到,面对这个问题,明水的回答居然说得格外理所应当。

他看着洛云的眼神中冒着光,无比清澈,像孩子一样单纯。

他说,因为,你是洛云仙君啊。

12

因为,你是洛云仙君啊。

我忽然回想起当初自己为什么帮洛云卖酒了。

因为,他是洛云仙君啊。

那个无论见到什么坏蛋,神的,妖的,都会上去打成猪头的洛云仙君。

他无论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的。

因为我知道,我无论遇到什么危险,他都会来救我的。

跟洛云相处太久,我已经忘记了那个谣言中洛云仙君的样子了。

眼下,洛云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明水。

明水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失落,但还是郑重一拜,慢慢走远了。

「明水。」

我喊住他。

「留下来吧,他会帮你的。」

「怎么帮?」两个男人异口同声地问我。

是阿,我咽了口口水,搪塞说:就,收你为徒啊,你自己去打败大坏蛋嘛。

明水惊喜问:「真的吗?」

「假的吧大姐!」洛云在旁直揪我袖口。

我说:真的。

明水有些犹豫,看向洛云:可你为什么能替洛云仙君做主啊……

我笑了笑。

「因为,我是洛云的未婚妻啊。」

13

我们把明水领进了家。

我跟他介绍:这是灵器小鹿,这是灵器小草,这是灵器小鞭子,无聊的话,你可以找它们说话。哦,池塘底下还有个王八,你旁边也有一个。

明水十分激动,看着洛云语无伦次说:我做梦也没想到能拜您这个王八为师。

王八摆摆手,生无可恋地说:你先去找间屋子休息吧,为师有点家务事要处理。

明水离开后,洛云抓紧我的手,皱眉质问:苹柚,我们不该管这闲事的。

我撇开他的手,巧笑嫣然说:怎么了,你怕了?

「对阿。」洛云点头如捣蒜,「我不想再打打杀杀了,你知道,我喜欢这种平静的生活。」

「洛云,你辜负了我,不能再辜负明水了。」

「我也没叫他加盟卖假酒啊!」

「但你是他的神。」我认真说,「我见过很多罕见的仙术,我教给你,你去教给明水好了。」

显然,洛云没想到我能计划得这么周到,天人交战一番,终是叹了一口气。

「苹柚,你为什么要这么逼我?我真的不想再染上这些纷争了。」

我看着他沮丧的模样,轻声说。

「洛云,我确实想过,嫁给那个神妖战场上的,洛云仙君。」

「好家伙,快来进行我们的仙术小课堂吧,还在等什么呢?这位仙女?」

14

教给洛云的第一道仙术,是逐浪门的搬海术。

我说:欲练此术,必须与水为伴,感受每一滴水的生命。

然后把洛云摁到水里咕噜噜。

良久,洛云抬头,一脸感慨:没想到,你以前就对我开始了训练啊。亏我以前还在心里骂过你,真是误会娘子一片苦心。

我说:不是,刚才是开玩笑的,只要盛一碗水注视七七四十九天就好了。俗称熬水。

洛云沉默了。

第二天起床,看到洛云把明水摁到池塘里。

明水抬头后还在兴奋大喊:师父,我可以!

不禁有些自责:我是不是把洛云玩弄得开始变态了?

以至于,现在这对师徒这么像一对变态?

顾及到洛云究竟是个不入流的骗子,我又教给他一招顶级的遁法。

我告诉他,这招遁法,并非逃跑之术,而是隐匿身形的刺杀之术。

洛云大喜:这叫什么名字?

我说:水雾遁法。

洛云意识到什么,点点头:苹柚,你可是看准咱家有个池塘了是吗?

我说:这遁法要亲近水雾……

「明白了,我明天就让王八把池水喝干。」

就这样,遁法,剑法,仙术,我从爹那得知却未学会的心法,一一在夜晚传授给洛云。

到了白天,洛云再一一传授给明水。

这个男人,晚上被我鞭笞,白天鞭笞爱徒,勤勤恳恳,昼夜不歇,如此循环。

直到我将所有本事尽皆传授后,洛云宣布了明水的出师。

洛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去找九天城城主复仇,明水不是对手。

明水叩首离去,三天后,明水斩杀九天城三名买卖女仙的大将,名震宇内。

大家都知道,洛云仙君收了个天才徒弟,几近无敌。

人人尊称他为,明水仙君。

15

夜晚,我和洛云并排坐在庭院内,仰望着天际的斜月。

距离明水成名,已经过去月余。

他游走仙界,救死扶伤,逐渐有成为新的传奇的趋势。

我们正说着他。

我问:「所以,被徒弟超越,是什么感受?」

洛云满不在乎,「岂不是很好?可以帮我卖酒。」

我没忍住,道出一直以来的疑惑:你这庭院比之三界都算奢侈,为什么还要,恩,经商?

洛云笑了笑:能让我感觉自己还在活着。

我说:那为什么不趁活着,干点有意义的事儿呢?比如,去神妖战场上,真的立下功名。

月光下,洛云恍然:你说得好有道理啊,苹柚。

他继续说:你又怎么知道,我是不是以前做过,但失败了呢?

洛云站起身,说:所以,我只想当个奸懒馋滑的富家翁,挺好的。

一时间,心里像空了一块。

我问:「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吗?」

洛云叹口气,说:「洛云仙君在神妖战场上,只是个可笑的谣言,好好活着,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没什么不好。」

听到他的话,我心里更加空荡荡了,却又有些释怀。

像是一场梦终于醒了一样。

我爱的是个传奇。

但洛云只爱着平淡的生活。

我们彼此再无话说,回了各自房间。

等到第二天,传来消息。

明水挑战九天城城主铁河未遂。

身中六剑,死在九天楼外。

明水至死望着这座庭院的方向,单膝跪地。

人们说,他在羞愧,向师父谢罪。

16

找到洛云时,他在池边喂王八。

我说:你都听说了吗?

洛云点点头,惋惜说:我提醒过他的。

我说:所以?

他说:我会怀念他的。

啪。

我扇了洛云一个耳光。

他却还是若无其事的样子。

「苹柚,你想我怎么样?」他温声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我就是那个洛云仙君,出山刷刷刷把坏人都杀死,但你也知道,那是一场梦,对不对?」

我感到自己眼眶发酸,但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我固执说:我醒不了!

洛云伸来手,要擦去我眼中的泪水。

我将他的手一把打开。

「为什么这么不情愿啊,苹柚。」

「因为,你是洛云仙君啊。」

「你已经见过我,知道我不是了。」

「我见过你,才知道你是。」

洛云愣了愣。

我自己擦去泪水,抽泣说:「好多年前,好多年前啊,我见过你的,洛云。」

17

那一年,我刚刚稳定仙格,总算迈入真正的仙人行列。

在一个午后,我陪爹爹去点兵场。

兵戈战马,大旗摇曳。

好无聊哇好无聊。

忽然,一个莽撞的少年,冲入点兵场,身后跟着一群追赶不上的天兵。

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少年站在场内,抽出剑,环顾四周,朗声道:我乃洛云仙君!此次前来,只为前往神妖战场,斩妖除魔,平定三界!

大家都看笑了,对这个毛头小子指指点点。

爹爹差下属去问洛云来路。

然而,在无数目光下,洛云的回答,只会引起一阵阵爆笑。

他出身平平。

他师承无人。

他天赋太弱。

他毫无履历。

所有人都知道,他不配参军。

张狂的少年在场中,恼羞交加,最终怒笑说:好吧!十年后再次归来,本君定要让你们对我刮目相看。

自称「本君」的毛头小子,在天兵的嘲笑声中离开了。

他始终挺直着腰板,似乎只有这样,才不显得那么灰溜溜。

18

我等了你十年,洛云。

你是我那一年在点兵场,唯一记住的人。

但是你没回来。你不知道,我有多失落。

你也不知道,当我听说你突然出现在神妖战场上,成为传奇的那一天,我有多开心。

我看着洛云,又哭又笑。

说完这一切,我抹了抹眼泪,冷笑着说:所以,你消失了十年,带回来的,只是一场谎言对么?

「一个被羞辱的毛头小子,编造出一个谎言,我能理解。但你理解不了我。」

始终沉默的洛云,声音变得沙哑:「苹柚……」

我拂袖离去,站在庭院门外。

「开门吧。洛云。」

「我一直觉得,你欠我一场婚礼。但我现在醒了。」

19

我飞回九天城。

路上,有人认出我是洛云仙君的未婚妻,便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

我没有理他们,冷着脸,降落在九天楼外。

这是九天城城主铁河的居所,明水死去的地方。

洛云仙君未婚妻走出庭院的消息,不胫而走,待我降落时,已是万人空巷的场景。

我说些许多事情。

有个少年,持三尺青峰,寒光凛冽,他身披淡青色的长袍,如同树林一样静谧。

在那座无数人想扬名立万的神妖战场上,少年沉默地收割着妖族的头颅。

他越不说话,杀的妖越多,尸山血海之中,惨叫与哀嚎越大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青袍上,连六大仙君都不得不在手下兵卒的呐喊声中,为这名少年擂鼓。

他叫洛云,赢得仙君的尊称,这件事,整个仙界都是知道的。

他有那么多的传说,击杀妖王,分发秘笈,无人能敌,万人敬仰。

「但那都是假的。」

我最后说:是一个叫洛云的小子,捏造出来的许多假象。

「明水是我半个徒弟,死在真实身份为妖族卧底的铁河手下。」

「而你们的洛云仙君,只会做一个缩头乌龟。」

我把一切都说完,剑指九天楼,想号召所有人,攻破九天楼的结界。

但所有人都沉默了,只有嘀嘀咕咕的声音。

洛云仙君是假的,九天城主是妖怪,什么呀。

我像个小丑,孤独地维持着倔强的面容。

但他们都说,苹柚仙子疯了。

20

那天,我不负众望,像个疯子,不停攻击着九天楼外的结界,却无济于事。

人群散去,声嘶力竭的我,瘫倒在地。

这里,好像是明水去世的地方啊。

明水,明水,我对不起你。

我忍不住伏地抽泣。

直到一伙天兵站到我面前,他们说,要抓我回去天庭。

我已心如死灰,任由他们拷上捆仙锁,发动传送阵。

一阵恍惚,待我再睁眼时,却发现自己并未来到天庭,俯瞰远处,仍是熟悉的九天城。

我意识到,这里,是九天楼上。

我开始慌了,环顾四周,天兵都已经散去,在被昏沉烛光笼罩的九天楼顶楼内,只站着一个魁梧的中年人背影。

他转过身来。

九天城城主,铁河。

他说:「苹柚仙子,老夫相信你。」

「明水跟你们说的没错,老夫正是妖族中人。」

我心下一惊,强装镇定说:老不死的,你敢杀人灭口?你当真不怕我夫君过来砍死你?

「我夫君当年在神妖战场上从东砍到西,从西砍到动,砍了整整一千八百个来回啊!」

「你不是说,他是假的吗?」铁河哈哈大笑,「我信你,因为我就是假的啊!苹柚仙子,也只有我信你!」

铁河走近我,一把手掐住我的脖子,语气阴恻恻道:「杀人灭口?岂非显得老夫做贼心虚?你且瞧着罢了!」

铁河一把将我甩出去,阵痛从身体各处传来。

我望着窗外的月亮,忽然很明白,明水去世前的心情。

那是洛云庭院的方向。他是不是其实很渴望,无敌的师父会来救他。

我就这样,呆呆的,被困了一夜。

第二天,一则消息传遍了九天城。

铁河因洛云夫妇污其名誉,向洛云下发「死战书」以证清白。

他承诺,洛云死后,他会纳苹柚仙子为妾,不追究苹柚血口喷人之事。

这则消息,是一个女婢跟我讲的。

她带来一套火红的嫁衣。

21

站到楼阁处时,已能望见那一片人山人海。

铁河浮在空中,姿态傲然。

我听见人们的议论声。

有人纳闷,洛云仙君必胜无疑,苹柚仙子疯言疯语,怎么连铁河城主也跟着疯,非要找洛云仙君的茬。

有人揶揄,怕不是铁河早就对苹柚有意思啦。

有人期待,终于能见到洛云仙君出手了。

我还见到一个人,那是我的父亲,他带着一种兵卒,在铁河面前骂街,声称无论此战输赢,都要带回我这个女儿。

铁河却只是冷笑,根本不搭理。

这就是仙界的规则,铁河占了理,被沾污名誉,他自有权利追究其性命。

更何况,他也堂堂正正下了战书。

都是约定俗成的规则,谁也不能逾越。

我看着骂街的父亲,又想笑,又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起来。

仙界群仙,寿元无限。天庭上的职位,不犯什么错,就能当上千年万年。

大家都在制定好的规则内活着。

这里是一潭死水,不给新人出头的机会,靠努力跨越阶级是一件希望渺茫的事情。

所以,神妖战场成了所有人的希望。

那里有战争,有生死分明的胜负,有一战成名的机会。

那是无数少年的英雄地,埋骨冢,大家都梦想着通过神妖战场,出人头地。

但千万年来,没有哪一个人,能拥有洛云一样的传奇。

所以我爱上了他。

可是啊,可是,我现在,怎么那么不想他出现呢。

我想起他被我摁在水里的样子,想起他愁眉苦脸输给我法宝的样子,想起他贱兮兮想尽一切办法跟我亲近的赖皮嘴脸。

这是万众瞩目的场合,我却只有一个念头:好像,就那么打打骂骂的活着,也很开心的样子。

洛云,好好在家里养王八啊。

我闭眼,这样祈祷着。

然后,被如潮般的欢呼声打断。

天际,云间,一道青色长袍的身影,缓缓而来。

22

洛云。

我不知为什么,很想哭。

我很想大骂:你这个奸商,现在怎么那么笨呐?

却骂不出来,只是在喉间哽咽。

身边忽然传来声音。

不知何时,那个曾经被我骗过的小公主也来到了这个最佳的观景位,看热闹。

她说:他还是来啦。

我打量着她,感觉小公主整个人似乎变得成熟了一点。

小公主注意到我,礼貌一笑,轻声说:看来铁河城主惹了不该惹的人。

我内心苦笑。

不知道当小公主之后得知一切真相时,还会不会这么想?

结果,小公主很快就得知了。

场中,洛云遥遥跟我打了个招呼,还是那副散漫的样子,仿佛这一切压根不是什么大事一样。

紧接着,他来到铁河面前。

众目睽睽之下,他利落地弯腰施礼。

洛云说:铁河城主,本君向你道歉,你不是妖族之人。

「这是一场误会,可否让本君带走爱妻?」

四下寂然。

23

所有人都没想到,仙界无敌的一代传奇,洛云仙君,仗还没打,就弯腰道歉了。

在沉默之后,迎来的是如潮的质疑声。

我也愣住了。

反观小公主,却没想象中那么惊讶。

场中,铁河如同早就预料如此,冷笑一声说:事关名誉,岂容玩笑?老夫已经不问生死,此战你逃不了!

「不过。」铁河话锋一转,「洛云仙君既然已经道歉,老夫愿卖你个面子。不过,苹柚仙子你带不走,老夫已经决定,饶她性命,纳她为妾。」

洛云苦笑一声,冲我摆手。

「放心啊苹柚!别听他胡说,我会带你回去养王八的。」

接着,他向铁河正色说:「那还是打吧。」

「住手!!」

我再也坐不住,起身飞入场中,环顾四周后,朗声说:

「我,不是,洛云仙君的未婚妻!」

众人被吸引目光,都安静下来,听我徐徐道来。

我也没有组织语言,只是平静地注视着洛云。

「这些天来,不过是我故作纠缠而已。」

「但我知道,洛云仙君如今归隐已久,不愿再参与打打杀杀的事情。」

「是我一直缠着洛云仙君。因为,我爱他的所有传奇,爱他的仙界无敌。」

「所以,我故意造谣,污蔑铁河,只为了引起争端,看洛云仙君再出一次手而已。」

「这一切,都是我的自私导致。不过,铁河,你也不必如此狂妄。」

我转过身,抽出剑,指着铁河。

「我不用你饶命,这场死战,我与你来打。」

其实,我很想和洛云好好道别。

但我说了这么多,只明白自己越说,越容易被这段时间来的记忆所缠住,越不愿意离开洛云。

我不怕死,但是好害怕,离开洛云。

不能再纠缠不清了,苹柚。我这样对自己说着,然后在铁河还未反应过来时,欺身向前,一剑刺出!

结果,就如同螳臂当车一样,我的剑刚来到铁河面前,就被他一只手捏碎。

剩下一只手,打在我的肩上,传来穿心般的剧痛。

待定下神来,便看到铁河幻化出长刀,直直向我迎面砍来。

他的速度之快,叫我根本来不及反应,便已被长刀的杀气牢牢锁住,只能绝望地任由那柄刀在瞳孔中越来越大。

结果,就在我已准备好迎接魂飞魄散时,却听到了一声叹息。

「唉。」

睁开眼,见到飞剑尽碎,楼宇倾塌,铁河的身躯在倾泻进来的阳光下被击飞。

身穿青袍的男人,安静地漂浮在空中。

「为什么,要欺负本君的爱妻啊,你这个老不死的小畜生。」

男人转过身来,温柔地凝视着我。

洛云伸出手,磅礴的仙力源源不断进入我身体,为我了然。

「你也是,不要替我打架呀,娘子。」

「你管钱就好,咱家可是正经经商的。」

我还未缓过神来,任由洛云轻轻搂住我,飞回九天楼上。

待站在楼上时,洛云转身离去,我才急忙喝止他:危险!不要再去了!

「危险?」洛云扭头笑笑,「我可是洛云仙君啊!」

「苹柚,我欠你一场婚礼,今天补上。」

24

在我的目光中,洛云一步步迈向废墟中的铁河。

他的每一步,都迈得无比坚定。

虽然脚踏虚空,却像踩在无数妖魔的尸体上一样,带着冲天的杀气。

我彻底搞不清了。

良久,我才意识到,那好像是,洛云仙君。

他持着剑,披青袍,没有表情,像一尊亘古沉默的神像。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被散仙们狂热地记住,奉为无上的仙法。

他终于再次成为一道传奇,让所有人都记住这个身影。

只不过,如今这道传奇,变得有些,奇怪。

场中,洛云如同玩弄着铁河一样,用着奇奇怪怪的招式。

洛云凝气出拳,幻化出一道道拳影。

这些拳影,打出了形形色色的王八,怒冲铁河。

接着,他施展搬海术,水汽笼罩九天城,出现漫天的彩虹。

彩虹上,卖假酒的少年与女孩,从两端走向彼此。

见面后,相视一笑,哗啦啦凝聚出千钧海水灌向铁河。

所有人看得云里雾里,摸不清洛云仙君师承什么奇葩门派。

只有我知道,那是他在帮我出气。

在给我,一场不着调的婚礼。

25

看着洛云在场中胡闹时,小公主来到我身边。

「我问了父王,所有的真相。」

这时,小公主在我身旁轻声说道。

我有些惊讶:什么?

「仙人寿元太长,阶级固化严重,但又有数不清的人想出头。所以,才有了神妖战场。」

「神妖战场是个笑话。我父王与妖族之王在万年前立下约定,你赢几年,我赢几年,为了给散仙们有个出人头地的念想。你也看到了,时至如今,所有梦想成名的仙人,都把神妖战场当做了圣地。」

「那一年,洛云仙君出走仙界,隐居妖族,又到灵山求佛,非但三派神通大成,还得知了一切真相。他去了神妖战场,是想彻底摧毁神妖战场。」

「父王与妖族之王联手,在域外对阵洛云仙君,两年不分胜负。最终父王以不断献祭散仙元神为威胁,逼他发下毒誓。」

我听得沉默下来,再出声,已是声音嘶哑。

「什么毒誓?」

「此生若再出手,便堕为凡人。」

26

我再回望场中的洛云。

他手持一柄青锋剑,发出啸声。

九天城城主铁河,化为飞灰。

无数伪装成天兵散仙的妖族,怒而上前,被他一挥手,炸成一团血雾。

小公主说:其实,我没想到,他真的会出手。

「他会出手的。」我发出一声苦笑,「他可是,洛云仙君啊。」

他流浪那么久,只为了让自己感受到活着。

只为了,找到神妖战场之外,更有趣的事情。

他卖假酒,骗公主,逃大牢。

我完美参与了他罪恶的一生。

我是苹柚仙子,是他的妻子。

他怎么可能不来。

最终,洛云飞过来。

他问:你怎么哭了?

我擦擦眼泪,挤出一个笑容,说没事阿,看你耍威风气的。

洛云说:嘿嘿。

他拍了拍我的背,说:看。

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什么都没有。

狐疑之际,只听洛云轻声说:明水,回来。

那片空地上,元神归来,肉身重塑,明水站在地上,茫然一阵,激动地向空中的我们下跪。

九幽之下传来一声怒吼:洛云!你敢干涉地府!

「我洛云有什么不敢?我卖假酒都敢。」

我噗嗤一笑,抬起头,却愣住了。

洛云的两鬓斑白,身躯变得透明。

我顿感不妙,想起洛云发下的毒誓。

双手忍不住紧紧抓着他,似乎只要这样,他就不会从我身边溜走。

洛云摇摇头,向明水招招手。

明水老实飞来,被洛云一敲脑门,沉默半晌后,虚跪在空中,磕了三个头,离去了。

「我们回家吧,苹柚。」

我没出声,只是点头。

我怕一出声,就会不争气地大哭起来。

洛云抱着我,飘啊飘的,慢悠悠回到了那座庭院。

待坐到池塘边时,洛云已是一头白发。

他说:你知道我发下的狗屁毒誓了吧,仙界之主今天指不定背地里呢多高兴呢。

还有啊,苹柚,我记得的。

我记得当年冲进点兵场,一眼就看到你了。

你真好看啊,偏偏我当时那么丢人。

我那么拼,那么修炼,都是为了让你知道,当年那个莽撞的男孩,他没有食言。

他也不是在,口出狂言。

嘿嘿。

我听到他这一番话,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哭花了脸,伏在他身上不停抽泣。

我大声哭着,断断续续说:你没有啊,你只是后来转行去卖假酒了。

我又强撑着开玩笑,说:不过你做生意好失败啊,卖了那么久,咱们商铺还是只有两个人。

洛云努力地将嘴角弯起一个弧度。

他说:谁说的,我很聪明的好不好。

只不过是因为,我从始至终只找了你一个人而已。

我错愕地抬起头,看到洛云温柔的目光。

然后,逐渐失神。

我喊他的名字。

洛云,

洛云仙君。

再没有人回应。

27

我回到了天庭,爹娘的身边。

终于明白,爹为什么当初和我断绝关系。

因为他知道,洛云就是洛云。

我待在他身边,就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我请爹娘去仙界之主面前求情。

请他恢复洛云的元神,哪怕他已成为一介凡人。

我说,我愿一同沦为凡人。

仙界之主冷笑着拒绝了。

自此之后,我便重回九天城。

在熟悉的街道,卖着熟悉的酒。

人来人往,四季轮转,我将招牌打得越来越响。

我感受到自己在真实地活着。

在散仙们一如既往讨论着神妖战场的胜负、天庭与妖界的羁绊时,没心没肺地活着。

神妖战场不能没有。

它还是所有散仙们的梦想所在,即便那是一场虚假的经营,但所有人的热血是真的。

我没办法,也没能力去结束这一切。

转眼间,二十年过去。

我面前迎来一个熟悉的人。

他说:师父留给我的修为,徒儿已经全部消化了。

「要我怎么做,师娘?」

这天,我带明水闯入天庭,杀到仙界之主面前。

在一间只有三人的密室内,仙界之主未能与妖族之王联手,只能铁青着脸与我们定好约定。

恢复洛云的记忆,但不能赐予仙格。

而我自愿沦为凡人,免除重伤仙界之主的罪过。

离开天庭后,明水跟我道别。

他说,他要去给仙界妖界找点真正该干的事儿。

还说,等他修为再上一层楼时,无论我与洛云转生到第几世,都会接我们回来。

我说好。

笑着。

倒向人间。

28

人间中原,竹林溪畔。

我见到一间酒肆。

走进去,看到了熟悉的笑容。

他像是等了我好久一样。

我迈向他,躲入他的怀抱。

寿元漫漫,千年万年。

比不上人世间一百年。

一百年足够爱,足够笑,足够打打闹闹。

一百年,我心甘。

27

「老板娘!你这店为什么叫咕噜酒肆啊,劝人多喝酒吗?」

「去问老板喽。」

「老板,你给俺说说呗……诶,你脸色怎么这么不好啊!」

完。

点击查看下一节

老板不可以 ? 赞同 218 ? 目录 17 评论

分享

我酸了,他们的爱情怎么这么甜!

吞茶嚼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