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森林间的喜欢

所属系列:我很好,他不配

森林间的喜欢

我很好,他不配

圈内都知道,我和傅煜是商业联姻。

他风流在外,绯闻无数。

被采访问到时,他朝镜头散漫地笑。

「逢场作戏。」

「我夫人不会在意。」

可等我真不在意那天,傅煜却慌了。

他红着眼问我,能不能别丢下他。

1

傅家新品发布会接近尾声。

不少人将目光看向台上的男人。

傅白两家联姻,可傅家少爷,似乎并不满意这场婚姻。

不然也不会有傅煜花天酒地,夜不归宿的传言。

不少记者将傅煜围在中间,习惯性想问出一些豪门八卦。

从前,没人能从这位傅家继承人嘴里挖出什么消息来。

可今天不知为何,话筒递到傅煜嘴下时,他却意外开口了。

「逢场作戏。」

「我夫人不会介意。」

镜头里的他,笑得散漫。

话落,引起现场一片轰动。

这话,便是正面肯定了那些传言。

我喝茶的动作一怔,没料到今天傅煜为什么会这么反常。

可下一秒,镜头一转,我看到一张清纯的脸。

她安静坐在台下,长发披肩,脸色带着清浅的笑意。

抬头望着台上的傅煜。

或许是听到回答,双眼弯得更好看了。

2

茶杯一晃,茶水洒了出来。

感受着浸透到皮肤的烫意,我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

三年了。

走了三年。

林雨馨又悄无声息回来了。

虽然傅煜始终风流在外,圈内人心知肚明。

可这些,终归都是大家私下里茶余饭后的探讨。

事实上,我们都未曾越过这条线,像是包装完整的华丽晶球。

尽管内里已经腐烂不堪,可外表依旧绚烂美丽。

如今,傅煜却主动迈了出去,撕破了这层伪装。

宣告我这傅夫人的位置,在他心中不过尔尔。

而这一切,是因为林雨馨的回国。

3

傅煜回来时已经很晚了。

他身上带着酒气,入门时便注意到客厅里的我。

自从傅煜时常不回家后,我已经很久不在客厅等他回来了。

他敏锐察觉到了不对,很快反应过来。

脸上又重新带回了笑意。

「今天的采访,你看了?」

我没有回答。

傅煜走了过来,伸手,抬起下巴让我与他对视。

「什么意思?」他笑,「与我闹脾气吗?」

我看着他沉默。

「嗯?」下巴传来加重的痛感,傅煜在我注视下笑得很轻,「傅夫人?」

他刻意咬重傅夫人三字,是提示,也是嘲讽。

曾经的傅煜也是这样看我,面带讥讽,「傅夫人的位置才是你需要的。」

事实上,傅煜说的并非完全不对。

我的确需要傅夫人这个身份。

可他也知道,我爱他。

爱了六年。

所以他在报复。

报复我曾经拆散他们。

林雨馨的出国,他始终认为是我做的。

我抬眼,平静与他对视,一直不开口。

「怎么,你在生气?」他低笑起来,指腹划过我的脸颊。

傅煜好奇的语气中带着嘲讽,「你真会在意吗?白絮清?」

「你想要的,不就是傅夫人这个位置吗?」

「傅煜。」我看他,「你就不怕我离婚吗?」

「怕啊。」嘴上这么说,可傅煜那漫不经心的语气,没有丝毫在意的神色。

都表示他笃定我不会。

「可你会吗?」

傅煜就是吃定了我舍不得傅夫人的位置。

更舍不得离开。

4

这几天,傅煜几乎从不着家。

傅煜从不过生日。

因为生日那天,也是他母亲的忌日。

刘妈来傅家很久了,她看着我手里快要完成的平安符,还是没忍住开口。

「夫人,这也是要送给先生的吗?」

「可先生他……」

傅煜他不会回来,也不会看到。

「倒不是真想送给他。」我摆弄完最后一针,将它放进盒子内交给刘妈。

「只是习惯了。」

习惯了在生日,动手弄些寓意好的小玩意。

但自从结婚后第一次生日,我拿着礼物在客厅等了傅煜半夜都没等到后。

我便再没在他面前提过这些事。

只是今年,我做得格外仔细,熬了几夜。

我抬眼看着刘妈,「放在老地方吧。」

刘妈抱着盒子犹豫,「这次也不给先生吗?」

「没必要。」

5

我的生日宴在月底。

但这次不是一场简单的宴会了,各大商贾赴宴。

是白家的一次机会。

当年我与傅家联婚,也是为了平渡难关。

若这场宴会顺利举行。

白家往后的处境会平稳许多。

我再三告诉傅煜,这次宴会,宴请了不少豪门贵族。

无论如何都不能缺席。

灯火通明的大堂内。

满堂宾客。

可却迟迟不见傅煜的身影。

大堂内传来不少低语,都说今晚也是林家大小姐的晚宴。

傅家少爷和林家小姐的事,当年在圈内闹得沸沸扬扬。

没几人不知道。

可如今三年已过,林小姐再次回国。

可偏偏在今天,在这重要时刻,傅少爷却缺席了。

主持面带难色看我,「傅夫人,这……」

「时间到了,」我微笑着走上台,「开始吧。」

话音刚落,台下突然响起一片唏嘘。

原来是林雨馨这场晚宴上了热搜。

不怪众人大惊失色,林雨馨简单一场晚宴,傅煜不仅人到了现场。

还送去了一条全球限量款的项链。

不少人都知道,年初时我为了这条项链费了不少心思。

依旧没能拿到手。

如今傅少爷就这样轻飘飘送了出去。

早上给傅煜发的消息依旧还没回。

我捏着手机,自嘲地笑了笑,垂眼平静拨通了傅煜的电话。

「傅煜,十分钟内给我回来。」

「生气了?」傅煜在那边低低地笑了,「白絮清,很少听到你这副语气。」

「可我不想,怎么办?」

我没说话,挂了电话。

低头静静望着手表。

6

傅煜还是赶了回来。

但他身侧多了一人。

一系黑色礼裙,波浪长发,站在傅煜身侧无比般配。

是林雨馨。

「抱歉各位,」他笑得温和,「有事耽误了。」

因为什么事,众人心知肚明。

林雨馨戴着那条昂贵的项链,走过来朝我打了招呼。

「白小姐,」她笑意温柔,「不请自来,打扰了。」

「来就是客,」我看向众人,「小插曲,宴会继续吧。」

晚宴虽然一波三折,但最终举办成功。

只是我和傅煜林雨馨三人,成了圈内茶余饭后探讨的新素材。

甚至还能在人群中听到,我这位傅太太名不副实,并不得宠的话语。

是啊。

傅煜今晚的举动,当真是一点情面都没给我留。

我靠在窗边往外看,夜色如墨。

连颗星星都没有了。

不远处,和傅煜关系不错的兄弟打趣,「傅少这样,就不怕嫂子离开吗?」

傅煜不为所动,甚至因为提了我的名字,神色都带着讥嘲。

「傅夫人。」

「不会的。」

他说得笃定。

7

当晚傅煜回家时,我在客厅等他。

他看到桌上的婚戒,愣了一瞬。

「什么意思?」他脱了外套在我身侧坐下,轻拔高尾声,「嗯?」

「没什么,」我垂眼,「这位置有些腻了。」

听到这话,傅煜反而笑起来。

「白絮清,你真在跟我生气吗?」

「因为那条项链,还是雨馨?」

傅煜总是这样,轻描淡写说出伤人的话。

从前会让我难过,可时至今日,已经不再会有什么感觉了。

「傅夫人,坐好这个位置。」傅煜没什么耐心,凑在我耳边的气息轻轻痒痒。

「我真的很忙,没空陪你演戏。」

傅煜拿起戒指,重新帮我戴了回去。

时至如今,他依旧觉得我在作戏。

我将戒指摘了下来,在他眼前转了一转,随后两指一松。

戒指在空中旋转,落在地上的声响清脆。

「傅煜。」

我抬眼看他。

「离婚吧。」

8

戒指在地上弹了两弹,滚到了傅煜脚底。

傅煜盯着戒指,沉默了两秒。

我没再看他,转身往回走时,手腕忽然被人抓住。

「有进步,」傅煜弯腰捡起戒指,「这次我们傅夫人居然学会用这位置置气了。」

他垂眼看我,语气不明,「你这次又要摆弄什么把戏?」

「我已经很大限度去接受你了。」傅煜靠近,眯着眼将戒指放在我的手心。

「别再给我制造麻烦了,好吗?嗯?」

戒指冰凉,再次回到手心。

我看着眼前这爱了六年的男人,忽然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后悔感。

「傅煜,」我攥着戒指望向窗外,「上学时,我就很欣赏你的性格,没想到这么多年了。」

「你依旧没变。」

或许是察觉到我语气里的嘲讽,傅煜轻轻拧眉,「什么?」

「自信。」

「什么意思?」

我当着傅煜的面,捏着那枚戒指,用力丢出了窗外。

划出一道极浅的弧线后,戒指融进夜色,彻底看不到踪影。

「意思就是。」

「傅少爷真的很自以为是。」

9

清早,律师将离婚协议送了过来。

我去找傅煜时,才发现傅煜昨夜便走了。

刘妈一整个早晨欲言又止。

她盯着桌上的离婚协议书,频频出神。

「夫人,」纠结再三,她最终没忍住开口,「你真的要和先生……」

我轻轻点了点头,「傅煜昨晚走的吗?」

「是,先生昨夜似乎心情不太好。」

「刘妈,你大概看错了,」我语气带着嘲弄,「他高兴还来不及。」

我拨通了傅煜的电话,响铃三声后,傅煜低沉的声音传来,「怎么了?」

「没什么,」我喝了口咖啡,平静开口,「回来签个字?」

电话那边静了一秒,傅煜语气不明地开口。

「白絮清,你到底想要什么?」

一句话,忽然将我拉回了三年前。

那时的傅煜还没有这样沉稳。

那夜,他撑着伞在大雨中质问,「白絮清,你到底想要什么。」

傅煜将林雨馨一声不吭的出国怪到了我头上。

林雨馨出国前最后一面见的人是我。

可她什么都没有告诉我,甚至连她出国这件事,都是我从傅煜嘴听到的。

原来林雨馨给我下了这样一步暗棋。

她离开前,故意让我和傅煜之间产生分歧。

林雨馨眨着那双眼,朝我笑,「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喜欢傅煜对不对。」

「你要知道,我能成全你们,可也能动动手指,就让傅煜对你的态度跌落谷底。」

傅白联姻,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无论傅煜如何反对,这件事都不会改变。

林雨馨不爱傅煜,但她也不想放过他。

于是她出国前,单独约了我。

三年来,傅煜对我的态度,她一直都有关注。

我不止一次解释过,可对于我的解释,傅煜显然更偏向林雨馨。

因为反对这场联姻的,从始至终只有傅煜。

林雨馨出国,彻底断了傅煜的念想后,他更能乖乖接受摆布,不是吗?

傅煜冷冷看我,「你想要的不就是傅太太的位置吗?」

「是。」那天我垂下眼,第一次没有再次开口解释。

「傅白联姻。」

「傅煜,我要傅夫人的位置。」

回过神,傅煜没了耐心,「等你想好了再说吧。」

我再次重复了一遍,「傅煜,我说,离婚。」

「咚」的一声。

傅煜一言不发挂了电话。

随后的几天,傅煜像是消失了一般。

电话不接,消息不回。

10

再次看到傅煜,是在林雨馨的生日宴上。

林雨馨比我们都小一岁,模样又清纯,很受圈子里的喜欢。

我看到傅煜时,他和林雨馨被一群人围在中间。

静心打扮过的林雨馨,在傅煜身旁轻笑,上扬的眼线平添了几分妩媚。

注意到我这不速之客,大堂内忽然安静下来。

傅太太和傅少爷之间的事,这几日在圈内疯传。

白絮清三年的陪伴,终究还是抵不过林雨馨的回国。

不少人的目光扫过傅煜和林雨馨后,落在我身上。

带着浓重看戏的意味。

傅煜身侧的兄弟轻轻拱了拱他的手臂,「傅少爷,你夫人来了。」

傅煜懒懒抬头,轻轻「嗯」了一声。

不甚在意。

「不好意思,」我看向林雨馨微笑,「不请自来,打扰了。」

林雨馨大方得体地回笑,「是我疏忽了,没有请傅太太。」

她目光在傅煜身上扫过,低笑了一声,「我以为傅太太不会来的。」

「今日是来给傅少爷送东西。」

听到这话,傅煜下意识皱起眉头。

「傅总,让我好找。」

「那天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白絮清。」傅煜变了脸色,他显然没想到我会特意找过来谈这件事。

他凑过来,压低嗓音,「我给你留了冷静时间。」

「这位置当时是谁拼命都要争下的?」傅煜抬眼看我,平日惯有的笑里泛着嘲意。

「签下后,傅夫人这位置就和你再没关系了。」

「你真想好了吗?」

我点头看他笑,「那不是正如傅先生所愿。」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傅煜眉头忽然微不可查皱了一瞬。

但也只有一瞬,傅煜又恢复了那懒散随意的模样。

「傅先生接二连三阻挠,」我看着傅煜轻笑,「该不是舍不得与我离婚吧?」

「求我,」傅煜目光扫过我,他嗓音冷下来,「我就同意。」

「如果这样能让你同意离婚的话,我不介意说些你喜欢的话。」

傅煜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我将离婚协议拿出来,放到了桌上。

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映入眼帘。

周围人忽然变了脸色。

直到这刻,傅煜低头盯着离婚协议书。

神色才逐渐变得凝重起来。

周围议论声起,我不想在意他们在之间的谈论。

伸手将签字笔递了过去,「傅少爷。」

「请吧。」

傅煜盯着桌上的离婚协议盯了很久,面色从未有过的冷冽。

那夜,傅煜那些好兄弟们也变了神色。

傅煜手里的签字笔咯吱作响,「白絮清,你来真的。」

傅煜盯着我,一字一句开口:

「你真要和我离婚。」

11

注意到动静,林雨馨没忍住走了过来。

「白小姐真会挑日子,」林雨馨目光扫过离婚协议书,话里情绪不明,「偏偏选在我生日这天砸场子。」

「让人很难不联想,因为我的出现,让白小姐一气之下做了这个决定吗?」

「虽然没什么,但我还是要解释一下,傅少是以好朋友的身份参宴的。」

三年不见,林雨馨依旧是这副模样。

我端起桌上的酒杯,晃了两晃,抬眼看她,「林小姐,能麻烦你一件事吗?」

「什么……」

不等林雨馨说完,我忽然将手里的红酒朝她脸上泼了过去。

林雨馨尖叫出声。

「实在很抱歉,我在和傅少说话。」我放下酒杯,礼貌看她,「所以,可以请林小姐可以闭嘴吗?」

周围响起一阵惊呼声。

红酒顺着林雨馨那张精致的脸往下淌。

她僵在原地,半响都没回过神。

我转身看向傅煜,逐渐没了耐心,「不要浪费我们彼此的时间。」

傅煜脸色难看。

红酒滴飞溅到他身上的定制西装上。

他气极反笑,轻轻擦了擦衣袖上的酒渍。

「好得很。」

「希望有天白小姐不会为自己的选择后悔。」

傅煜压低声音,「到时候就算你求我复婚,我也不会同意。」

看他签完协议,我转身出了门。

「不会有这一天。」

12

我搬出傅家那日,傅煜破天荒地没有出门。

他靠在桌边,静静看我收拾。

黑漆漆的眼底,不知道在想什么。

其实并没有多少东西。

我不太爱买,结婚三年,傅煜送给我的礼物更是屈指可数。

收拾完,我头也不回走出了傅家大门。

年少时期的喜欢,终究还是被这些年的冷淡一点点磨灭了。

对于两家离婚,采访时,傅煜隐晦不明地盯着镜头说了一句。

「会回来的。」

一句话炸了了大家的兴趣。

圈内都在谈论,一气之下提出离婚,清醒过来的白絮清肯定万分后悔。

上演追夫桥段的可能性很大。

大家耐心等了一段时间,众所期待的白家小姐耐不住要复合的场景也没有出现。

后来一晚聚会,在一家小有名气的酒吧内,我碰到了喝酒的傅煜。

酒吧内音乐震耳欲聋,傅煜在一旁的卡座,没有看到我。

周围围着几个许久未见的面孔,大概是上学时期的同学。

难得聚到一起。

「听说是白絮清提的离婚,当年她那么喜欢傅少,怎么舍得。」

周围一片附和。

傅煜盯着酒杯,不知道在对别人还是对自己说,「她会回来的。」

有人打趣,「傅少这么肯定,是有什么消息吗?」

傅煜仰头灌了酒,没有说话。

他们聊了很多。

聊着聊着,又聊回到了我头上。

「傅少,要我说,白小姐对你是真的没话说。」

一位兄弟大概喝多了,口齿不清地对傅煜说。

「上学那时候,雨馨随口一个玩笑,说你登山被困在里面了。」

「当时雨多大啊,白小姐二话不说就去找了。」

另一个打了一个酒嗝,「要我说还是那次的画画比赛。」

「因为傅少一句话,她直接离开了考场。」

「就是不知道傅少到底不喜欢白小姐什么,离婚了傅少会后悔……」

傅煜忽然将酒杯重重砸到了吧台上,溅在手背上一层。

他抬头看了过来,「你说什么?」

平常傅煜都是一副懒散模样,此刻他的模样却严肃得吓人。

周围人收了笑,小心翼翼看他,「怎么了傅少。」

「这事你不是知道吗?」

「是啊,当时你还说无聊的游戏谁会信。」

「可白小姐就是信了。」

傅煜的脸色越来越差,说话声音也越来越没有底气。

「这些……雨馨没告诉你吗?」

傅煜坐回座位,往嘴里猛地灌了一口酒。

他低着头沉默下来,那一片忽然就没了声音。

良久。

「还有什么,」傅煜捏着酒杯,声音都泛了寒,「都说出来。」

难得一场聚会,也让我听到了不少消息。

原来当年,林雨馨在背后搞过这么多小动作。

我没再继续看下去,转身出了门,径直奔向了林家。

有些事,还是想当面问清楚一些。

13

路上时,我靠在窗边想了很多往事。

那时圈内都说,傅煜和林雨馨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是横空出现的联姻,拆散了他们。

但傅煜应该比谁都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林雨馨不喜欢他。

这些年他一直将林雨馨的出国怪到我头上,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就算没有这场联姻,他们也不会在一起。

我去时,林雨馨正在客厅画画。

我朝她打了招呼,「林雨馨,三年不见,你还好吗?」

林雨馨愣了一瞬,「傅……哦现在应该称你白小姐。」

「若是找我叙旧就算了吧,」林雨馨浅笑,「我们还没到这个情分。」

「林小姐真会说笑,我来找你怎么会是叙旧?」

「只是想问清楚当年的一些事情。」

林雨馨停了下来,靠坐在沙发上。

那条项链还在她脖颈,被灯光映照得闪亮。

「当年?什么事?」

「当年大雨时,你说傅煜被困在山上,是假的对吗?」

林雨馨支着下巴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

「白小姐还记得着呢,」林雨馨弯眼笑,「当时随口一个玩笑,你怎么就信了呢。」

「所以你这转交的所谓的礼物,也是你给的?」

那时林雨馨穿着干净的长裙,撑着伞站在我面前笑嘻嘻说。

「傅煜已经被人带回家啦,他说很感谢你能为他这样,所以让我将这个转交给你,当作谢礼。」

那份礼物,我一直好好收着,收了很久。

当年也是因为这个回应,坚定了我继续喜欢傅煜的决心。

如今看来,不过是林雨馨一时兴起的恶劣玩笑。

「当然是我给的咯,」林雨馨点头,她歪头看我,故作惊讶,「你该不会一直不知道吧?」

她低笑起来。

那双眼里,盛开了甜美的笑意。

「是啊,我才知道,所以立刻过来找你了。」

「找我……」

话没说完,猛地被一声清脆的掌声打断。

林雨馨被这巴掌带着偏过了头,抬头震惊地看我。

「林雨馨。」我转动着发麻的手掌。

「你真是恶心的让我意外。」

「从前你仗着我年少的喜欢为所欲为,如今还有什么倚仗?」

林雨馨回过神,下意识起身就想打回来,被我死死攥住了手臂。

我仔细端详她这张单纯到不能再单纯的脸,凑在她耳边笑了。

「别急,我还没说完。」

我从她手里夺过画笔,静静观赏了几秒。

「三年不见,林小姐可能不太了解我的变化。」

「听说这次林大画家回国,是为了下月初的采访直播?」

我笑起来。

林雨馨感觉到了不对,皱眉警备地看我,「你想做什么?」

「当年的谢礼,我就收下了。」

我朝她笑。

「下月我的回礼,也希望你能欢喜收下。」

14

林雨馨当年凭借一副《森林间的喜欢》,拿下了比赛的冠军。

但没人知道,那是来自我的灵感,我的废稿。

从前我没有去计较。

可现在,我忽然提起兴趣去翻一翻旧账了。

并且将翻旧账的时间,定在林雨馨看重的采访直播上。

但这就需要我再次回一次傅家。

因为那些东西,我统一和那些小玩意一起,放在了阁楼。

今晚傅煜忙着聚会,不会回来。

时隔多日再次回到傅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受。

刘妈看我的眼神带着盈盈水光。

「傅……」她似乎还有些不太习惯,「白小姐,你回来了。」

「刘妈,将阁楼的东西都取出来吧。」

刘妈愣了一瞬,还是习惯性地点头,「好。」

她将这些封存已久的东西统一放在了客厅。

每一件我都能回想起当时的感受。

我找到想要的资料后,起身看向刘妈,「麻烦将这些都丢掉吧。」

刘妈震惊看我,「全部吗?」

「嗯。」

已经没有留下的意义了。

「对了,」走之前,我告诉刘妈,「不要对傅煜说我来过。」

刘妈沉默地点了点头。

然而话音刚落,没等我离开,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由远及近。

逐渐靠近。

我和刘妈对视了一眼。

傅煜回来了。

15

傅煜带着满身酒气推开门。

神色看起来极差,带着消沉的情绪。

路过客厅时,他目光扫过桌上的几个盒子,「这是什么?」

他靠近仔细观察了几秒,眉头逐渐皱了起来。

「为什么上面会有我的名字。」

刘妈犹豫了两秒,还是说了出口,「这些都是夫人曾经要送您的。」

「……送给我的?」

傅煜低头看着盒子内的各种小玩意,有的上面还带着一些祝福。

都是各种手工玩意。

对于傅煜这种富贵少爷来说,不值得一提。

然而此刻他却看得仔细。

越看眉头皱得越紧,「为什么我从没看到过?」

提到这个,刘妈深深叹了口气。

「夫人曾经为了这些,熬了好些夜。」

「但少爷您——没有一次回来过。」

「后来夫人每次做完,都统一放在阁楼搁置了。」

傅煜忽然怔在原地,有些难以置信,「一次……都没有吗?」

刘妈摇了摇头,「没有。」

傅煜身形恍惚了下。

刘妈鼓起勇气开口,「傅少爷,这些年夫人对您如何,我都看在眼里。」

「您怎么就……舍得这样对待一个真心对您的人呢?」

「又是这样……」傅煜垂眼,嗓音带着沙哑。

「为什么偏偏要在离开后,才让我知道这些。」

我站在二楼,摸不透傅煜这态度是什么意思。

但我并不想现身,也不打算和他再有牵扯了。

就在我转身准备回房躲避一下时,傅煜像是有所预感般抬头看了一眼。

就一眼,他脸色巨变,怔在原地。

16

上楼的脚步声急促。

没几秒,眼前便站了一人。

我抬头,对上傅煜的目光。

「这些?」傅煜看我,「都是你做的吗?」

我嗤笑,「这些对于傅总来说,不过是些上不了台面的小玩意。」

「刘妈,」我平静开口,「都丢了吧。」

「不准丢。」傅煜死死盯住我,「刘妈,放回去。」

丢不丢对于我来说并不重要。

我随意点点头,「随你。」

「为什么你什么都不告诉我。」

「傅煜,」我没忍住笑出声,「别让我觉得你很好笑。」

「是我没告诉吗?」

「只是你不信罢了。」

「我说过不止一次。」

傅煜垂眼,「我从来都不知道,你为我做过这么多。」

「就当我喂了狗吧。」

「你今晚回来,是为了找我吗?」

「你想多了。」

傅煜还想说什么,被我硬生生打断了。

「傅少爷这些醉酒话,留给林小姐吧,天色很晚,我要回去了。」

「从前不是极度在意我夺了这傅夫人的位置吗,如今我让出来了。」

「傅少爷放心,我不会回头来打扰你们。」

我转身要走,忽然被傅煜拉住了手腕。

「你真的,一点都不在意了吗?」

我皱起眉头。

「我以为,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回头的。」

「这些天,为什么一次都没有找过我?」

「清清——」他低声问我,「你还爱我吗?」

从未想过,这话有一天会从傅煜嘴里问出来。

我觉得嘲讽极了,「你觉得呢?」

「如果我说,我后悔了。」

「你会回头吗?」

「傅煜,」我回头笑得讥讽,「喝酒喝得脑子都没了吗?」

17

从前频繁出现在林雨馨身侧的傅煜,忽然没了踪影。

反而开始频繁出现在我的周围。

傅煜找过来时,我正在晚会应酬。

交谈甚欢时,忽然有人闯入了。

看到时傅煜的那刻,众人神色各异。

「他怎么来了……」

「是来找白小姐的?」

「可是……他们不是离婚了吗?」

傅煜的目光在屋内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到我身上。

径直朝我的方向走来时,周围忽然安静下来。

这还是离婚后,两人首次在公共场合露面。

令人意外的是,坐下后的傅煜并没有说话。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就这样盯着这边看。

和我谈话的男人不自在地顿了顿。

「傅少爷似乎有事找你,不然白小姐先去忙?」

「我和他没什么好谈的。」

我和男人换了位置。

下一秒,傅煜也迈开腿跟了过来。

到最后,男人实在顶不住,找借口溜了。

之后但凡是这样,傅煜总是会出现在我的周围。

一言不发,沉默地给对方施加压力。

我忍无可忍。

「傅少爷,你搞清楚,我与谁接触,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我不想,」他垂眼,「看到你对别人笑。」

「我会止不住烦燥。」

我压下心底的脏话。

「傅煜。」

「你在犯什么贱?」

「别来烦我。」

18

月初林雨馨的采访直播开始了。

谈到最初那部获奖作品时,林雨馨神色里满是骄傲。

「那是我的第一部作品,也是我最用心地作品,直到现在我都很满意。」

「并且无法超越。」

直播间内一片仰慕和吹捧。

气氛到达最顶点时,林雨馨的神色却突然变了。

因为她忽然在采访内,看到了我的身影。

「为什么无法超越,林小姐想知道原因吗?」

「因为这部作品,根本就不是林小姐的创意。」

「而是我的。」

「当然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澄清一下。」

我摊开已经泛黄的画,与之相似程度极为接近的初稿展现出来。

右下角的时间,却比林雨馨的早上整整一月。

「林大画家,你说呢?」

话音刚落,直播间内忽然爆炸了。

「白絮清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啊?」

「她说的是真的吗?」

「难怪林雨馨之后的画总是没有最初的味道。」

怎么可能会有最初的味道呢。

这是我小心翼翼暗恋的感受,是年少时的喜欢。

是藏在心底的纯粹的悸动和爱意。

林雨馨的名字取得很好,森林间的喜欢。

阳光照不进枝繁茂盛的林里,森林里的喜欢永远困在其间。

直播间一时间涌进来不少人。

尽管林雨馨大叫着停掉直播,但依旧有不少人知道了。

林大画家引以为傲的作品,不过是借了别人的光罢了。

我对上林雨馨满是怨恨的目光,如同那年,我朝她无辜地笑了笑。

「我的谢礼,林小姐还喜欢吗?」

19

这件事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很多人都在猜测,我因为离婚选择报复林雨馨。

我首次公开回应,「爱人是一件很累的事,我决定好好爱自己。」

可这次回应,也引来了一波舆论。

不知道是谁整理了上学时期我为傅煜做过的那些傻事。

标题惹眼:《傅煜这次真的错过了最爱他的人》。

我有些苦笑不得。

这些事,放在现在来看,只会让我觉得当时被爱情蒙蔽了双眼。

再爱,也不能丢失自我。

又是大雨的夜晚。

雨夜,总带着令人难以抵挡的凉意。

年少的喜欢逐渐在脑海里清晰回放,又逐渐演变成如今的模样。

靠在驾驶位闭眼沉默时,车窗忽然被人敲了敲。

我愣了一瞬。

落下车窗,毫无防备和窗外的傅煜对视上。

这么大的雨,他连伞都没撑,浑身湿透,就这么看着我。

连声音都发着颤。

「白絮清,我们谈谈,好不好。」

我诧异,「有什么好谈的?」

「傅总不要在我面前上演那些『失去后才追悔莫及』的桥段,只会令我觉得好笑。」

傅煜被这话说得脸色有些难看。

车窗闭合前,我听到极轻的道歉声融在雨声中。

傅煜说,「对不起。」

听到这句话,我忽然又打开了车窗。

饶有趣味地看着傅煜,「你说什么?」

傅煜红着眼看我,「可是我后悔了。」

「白絮清,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20

世上最廉价的,就是男人的后悔。

「什么机会?」

「这三年傅总风流在外,居然有朝一日,会和从来没放在眼里的白絮清道歉,恳求一个机会?」

我笑出声,「这话传出去,不怕惹人笑话?」

「我不在乎。」傅煜垂着眼,雨水不停从他脸颊往下淌。

我从未见过傅煜这样失态过。

傅煜伸出手,手掌上放着一枚格外熟悉的钻戒。

「我找回来了。」

「找了三天。」

傅煜轻声说,「白絮清。」

「我好像……」

「习惯了有你的生活了。」

「你能不能,别离开我?」

「是吗?」我朝傅煜笑,用着当初他那无所谓又轻蔑的语气,一字一句问他。

「可我不想,怎么办?」

我在傅煜的注视下,缓缓合上车窗。

听说那晚,他在雨夜里淋了很久。

可我不明白,人为什么总是在彻底失去后,才会知道珍惜。

21

一场拍卖会,我早早来到会场。

今天有一款我一定得拿到手的拍品。

也是今天的压轴物。

大概是前几天林雨馨的事闹得很大,不少人的目光落在我身上,不停打量。

我不想浪费精力去应付,靠在座位上闭了眼,静静等待想拍的物件。

感受到身侧的人忽然离开,下一秒,又重新坐了回来。

会场忽然一片哗然。

我意识到不对,睁眼目光和身侧的傅煜撞在一起。

他微微俯下身,压低声音,「清清,我是真心的。」

「别再躲我好不好?」

周围的目光逐渐变得不对劲。

我压下不耐,起身换了位置。

傅煜二话不说跟了过来,不管他走到哪,都会有人识趣地给这位傅少爷让出位置。

「傅煜,你知道小丑两个字怎么写吗?」

傅煜愣了一瞬,垂下眉眼,「无论你怎么说,这次我都不会离开。」

「随你。」

22

拍卖会逐渐接近尾声,最后一款拍品出来时,我终于提起了兴趣。

但显然没有那么顺利。

从傅煜进入这会场的一瞬间起,我就知道他来要做什么。

但凡我出价,傅煜一定要高我一截。

价格逐渐飙升到不属于它的高度。

傅煜坐在我身侧,神色淡淡,依旧没有停止的意思。

傅煜价格再次翻倍后,我犹豫了。

虽然我很想拍下这件单品,但很显然,它并不值这个价格。

既然如此,就是我和它无缘。

这些年唯一让我学会的道理,就是放手。

不属于你的东西,强夺过来也毫无意义。

最终这款拍卖品被傅煜拍下。

我离场时,忽然被傅煜抓住了手腕。

他手里拿着刚刚高价拍下的物品,递到了我面前。

「当初那条项链是我不对。」

傅煜的声音很低,「这当作我的歉礼。」

「从前种种,我会一一弥补回来。」

「清清,求求你,给我个机会好吗?」

我被傅煜这话逗笑了。

「傅大少爷真是。」我顿了顿,一时间想不到用什么词来形容。

最终我朝他做了国际友好手势。

「你是这个。」

在场不少人,亲口听到这些话是从往日里高高在上的傅少爷嘴里说出时,眼都直了。

桀骜不驯的傅煜,也会有这样低声讨好的一天。

23

这段时间,傅煜不断出现在我面前。

每日,都会有新鲜的花送到公司。

我看都不看就丢进了垃圾桶。

傅煜就在不远处站着,神色渐渐黯淡下来。

他微微扯了扯嘴角,「当年你就是这种感觉吗?」

我嗤笑,「还差得远呢。」

「对不起,是我不好,」傅煜,「你能不能……」

傅煜声音都哑了,「给我一个机会。」

我盯着傅煜这副模样,冷笑道。

「傅煜。」

「你凭什么认为。」

「会有人永远停在原地等你。」

傅煜身形一僵。

他沉默了半响,才轻声说,「我只是想好好弥补……」

「不必了,」我转身往回走,「我不需要。」

24

圈里疯传。

离婚后的傅煜后悔莫及,如今要开启弥补的路了。

谁都没想到从前对待白絮清不冷不热的傅煜。

如今会变成这副模样。

仿佛疯了一般在弥补。

风水轮流转。

我刷着这些八卦,沉默地想。

弥补的路。

不会有这条路的。

不会有人一直在原地等你。

25

傅煜从前就是个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性格。

他固执地认为,我依旧爱他。

只是从前他玩得太过火,我不能原谅。

所以他兴师动众,办了一场盛大的求婚宴。

那天林雨馨也去了。

她看着这场求婚烟,难以置信地冲向傅煜质问,「为什么?」

「你爱上白絮清了吗?」

「那傅少爷对我的示好,送我的项链又算什么?」

傅煜垂眼,「那时候是我没看透自己的心。」

「我没珍惜。」

「可我现在后悔了。」

「我不想她走。」

求婚宴很盛大,比当初傅煜送去限量戒指那时的风头大了数倍。

他说,若我不来,他就一直等。

我等了他这么多年。

换他,他也一样等得起。

天空作美,下了大雨。

傅煜撑着伞,一遍遍打着我的电话。

从前我幻想过无数次的场景出现了。

在我彻底不需要的这天。

桌上的手机传来一遍又一遍的震动。

我垂眼盯了一阵。

平静挂了电话。

关机后扔到了沙发上。

当初我一步步走出来的路,我不可能再回头了。

回头,就是对不住当初日夜等着傅煜夜晚的自己。

有句话说得没错,迟来的深情比草都贱。

傅煜仗着喜欢有恃无恐。

辜负的人,有什么资格寻求原谅。

不少媒体记者等女主人的出现。

但从天亮等到天黑,依旧没等到。

这场求婚,注定变成了一场茶余饭后探讨的笑话。

就如同那时风流在外的傅煜对待白絮清一般。

如今的白絮清,已经顺着那时的风飘了很远很远。

不会、并且永远,不再回头了。

26

傅煜再次找到我时,变了许多。

那时举止间都是风流潇洒的傅少不见了,他眉眼间带着浓重的倦意。

似乎很久没能睡上一场安稳觉了。

「为什么会突然不在意了。」

他执着地问我。

「如果,我没有送林雨馨那条项链,你是不是就不会跟我提出离婚了。」

我朝傅煜温和地笑了笑。

「这三年里傅少做的事,还需要我帮你回忆吗?」

「你不用摆出受伤者的姿态。」

「失望不是一天能够达成的。」

「失望攒够了,总会有离开的一天。」

「不是吗?」

大概这次真的伤傅煜伤得狠了。

他沉默了很长很长时间。

最后抬头问我。

「还能,让我再抱一下吗?」

我礼貌后退一步,「别让最后这点体面都消失。」

「今天天气很好,我不想说出不得体的话。」

傅煜眼底的光彻底黯淡下来。

「挺好的……」

他苦笑。

「如果当初……我能回头看看就好了。」

可这世上,哪有什么如果。

我抬头眯眼看着头顶灿烂温暖的阳光。

六年时间,让我明白。

爱人的前提,是要爱自己。

没有人会喜欢上失去自我的人。

爱情不是生活的必需品,可爱自己是。

爱自己,始终是浪漫的开端。

从始至终,都不会改变。

(全文完)

备案号:YXX1EmmaD3pCRRRJ1ZrTQR1B

编辑于 2023-04-07 16:37 · 禁止转载

为你推荐热门书单

换一换 2023年度作者「铁柱子」热门代表作

包含言情、娱乐圈、虐恋等题材作品

11 言情 · 娱乐圈 22.5 万热度 ​ 赞同 912 ​ 目录 29 评论

我很好,他不配

黎饱饱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