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落在胸口的星星

所属系列:往事如烟:那些被风吹散的爱情

落在胸口的星星

往事如烟:那些被风吹散的爱情

官星的生日在六月最后一天,每到这一天,我都会回去看她。

从前我是不敢去凤凰山的,后来去看她的次数多了,就不怕了。

天气很好,阳光穿过云层透下来,微风吹起行人的衣摆,空气里有草木的气息。踏着一级级石阶上去,远远看到一片白色的墓碑中,那个茕茕而立的背影。

多少年过去了,我们的青春已远,但看着这个站在微风里的清瘦身影,恍惚间让我觉得,仿佛时光还没有老去,他也还是那个她一直念念不忘的少年。

官星,你看。

他一直没忘记爱你。

1

在我很小的时候,最讨厌官星。

因为我知道,她想抢走我的哥哥。

我们在同一个大院里长大,我哥几乎是院子里一片孩子的童年偶像,他们都羡慕我,都想跟他套近乎,但其中就数官星最不要脸。

她说要当我的嫂嫂!

那时候她才九岁,和我一样的年纪。

「你不要脸!」我骂她。

「我不要脸,只要当你嫂嫂。」

我气得不行,转脸就去跟我哥告状,仿佛是受了天大的欺负,「哥,官星她,她说要当我嫂嫂,要把你抢走!」

说完就见始作俑者攀在窗台边,冲我做鬼脸。可等我哥目光一转过去,她马上换了乖巧的笑,冲他招招手然后转身跑了。

我哥看着她的背影,唇边竟然有浅浅的笑意,「好了,哥哥知道了,去玩儿吧。」

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我气鼓鼓地出去了,心里却气愤不已。

他总是这样,偏袒官星,明明我才是他的亲妹妹。

「舒畔你个告状精!」官星见我出去远远就对我喊,「以后我成了你嫂嫂,就叫你哥把你赶出去!」

我气得追上去要打她,她一边跑还一边继续冲我做鬼脸。

和她多年的无数次交锋里,我一败涂地,无一胜绩。

我们关系的改变是在四年级的时候。我们一块儿去附近一家旱冰场玩儿,那时候我还不太会滑,来来回回摔了无数次,最后还不小心还撞了旁边的小女孩一下。

她那个双胞胎姐姐立马冲上来要我跟她妹妹道歉。我性子软,赶紧说对不起,可两个人揪着我不放,我嘴又笨,就傻傻站那儿让她们骂。官星买水回来的时候,正看到那个姐姐指着我的鼻子,那妹妹上前推了我一把。

她冲上来,一把就把双胞胎妹妹推倒在地。那个姐姐来打她,她竟然以一对二,和两个人扭打在了一起。

最后她还赢了。

回去的时候她警告我不准把这事儿说出去,谁知刚到大院,俩姐妹的爸妈就找了来。

她妈就跟人道歉,最后还当着那对父母的面,给了她一巴掌。

她一直躲在房间里哭,谁都不理,最后我只能找来我哥。

果然,一听他的声音她就开了门。他去看她的脸,「还疼么?」

她眼睛都哭红了,这会儿仰着头睁着水汪汪的双眼看着他,「当然疼,疼死了!」

我看到我哥小心翼翼地伸手,抚了抚她脸上的泪痕,「女孩子家的,干嘛要打架呢?」

「舒畔她是你的妹妹啊,我怎么能让人欺负你妹妹呢!」

那时候我傻,被她一句话感动得一塌糊涂,忘了想一想平时不就是她欺负我最多吗?

这丫头有多贼啊,就会在我哥面前讨巧卖乖。

我哥的三观好像也被她给污染了,回家时还教育我,说官星为了我和那俩姐妹扭打在一起的时候,我居然就在旁边傻站着没有上去帮忙。

我含着泪想,官星想抢走我哥的计划可能要得逞了。

2

官星很聪明,就是不把心思花到学习上。

听说我哥在给我补课,她妈妈就跟我爸妈商量,说能不能让你家舒岸也帮我们家丫头一起补补。

虽然我一向不喜欢她和我哥走太近,但我哥给我们补习的时候,我最开心,那是他唯一不会偏袒她的时候。

「官星你怎么又走神了?」

「官星你看看这些畔畔都做对了,你怎么还是不会?」

我哥一说完我就冲她挤眼,笑她又被骂了。

看吧,我哥也知道我比她聪明,比她努力。

可还没等我高兴完,我哥转头对我说:「畔畔你做完就去玩儿吧,我单独再辅导她一会儿。」

我皱着眉总觉得哪里不对,官星就可怜兮兮地拿着她的本子,凑我哥更近。

「你就讲一遍我真的不会嘛,你要多给我讲几遍才行……」

我哥比我们大两届,我们小学还没毕业,他已经拿着全区第一名的成绩进了初中。

到了六年级,官星突然打鸡血一样爱学习了。有时候晚上十点多,我从窗口看过去,她房间那盏灯都还是亮着的。

她的成绩像坐飞机一样地升到了前几名,每次都把我甩在后头。

我不开心地跟我哥抱怨:「她就会耍小聪明!」

「她是很聪明,可她也很努力啊,」我哥果然又站到了她那边,「你看她人都瘦了……」

我肯定碰上了个假哥哥,我丧气地想。

正嘟着嘴准备走,就听到他叫住我:「畔畔,这个周末我带你去游乐园玩儿吧,平时读书太辛苦了。」

我立马回头,笑着冲他点头,想着他终究还是疼我的。

然后就听到他说:「你去把官星叫上。」

于是那个周末,我们三个人一起去了游乐园。

那天具体玩了些什么已不太记得了,只记得游乐园门口有个喷水池,里头扔了一池底的硬币,大家总觉得只要是个池子就能许愿。

我哥给了她和我一人一枚硬币,我们俩就闭着眼,像模像样地把硬币弹了进去。

一睁眼就开始互相问许了什么愿,我问她她就让我先说。

「当然是考试考得很好,我要和我哥上一个初中!」

可轮到我问她,她却死活不说了。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你不知道吗?」

我气得脸都憋红了,我哥竟然在一旁没良心地笑了起来,明明眼里就是对她的宠溺,还假装替我主持公道:「官星你又欺负畔畔了。」

「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也是和我一样的!」我笃定地说。

她却狡黠一笑,「当然不是,我肯定会和舒岸一个初中的,这个压根儿不用许愿,因为我一定会做到。」

我哥更加乐不可支,「看把你狂的!」

到最后她也没说她许了什么愿,那成了一个秘密。后来她又带着它离开了我们,它便和她一起,在时光里成了不朽。

我们最终都考上了我哥的学校。

初中是最幼稚却最爱装成熟的时候,男女同学间懵懂无知的喜欢,酸涩又甜蜜的暗恋,像孩子学步一样,学着大人之间的把戏。

官星长得好看,大家都说她是我们班的班花,估计班上有一半的男生都偷偷喜欢过她。

她也能收到很多情书,每次就跟我凑一起拆了看。

其实都是一些幼稚又傻气的语句,可她就能收到那么多,我一封都没有。

「这算什么,我哥也收到了很多。」我不甘心地想找补回来。

她像只狐狸一样,撞我胳膊,「你哥收到的里面都写了什么?你想不想看?你去偷一封过来,我们一起看。」

我当然不敢,立马摇头。

可这丫头精得很,马上利诱:「你要是能偷来,我就把我的 mp3 借给你用一周,怎么样?」

那个 mp3 是她爸送她的生日礼物,托了人从广东那边买来的。

其实我是骗她的,我哥有没有在学校收到「很多」情书我不知道,我知道的,就是他回家的时候发现有人在他书包里塞的那一封。我也知道他没拆开,随手就扔抽屉里了。

我把信拿给她后,她用水把封口润湿,一点点挑开,等把信看完放进去,把信封口晒干,又拿胶水粘好,看上去一点破绽都没有。

她让我偷偷把信放回去,然后很不屑地说:「你哥肯定不会喜欢这种女生。」

「你又知道。」我翻她白眼,「那你说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她笑了起来,恬不知耻,「当然是我这样的!」

我运气不好,把信放回去的时候正好被我哥抓了现行,我立马把主谋供了出来:「是官星叫我干的!」

他叹着气摇了摇头,无可奈何的语气:「这丫头……」

「哥你喜欢这个女生不?」我晃着那封信问他。

他板起脸,「你少跟官星学,以后也跟她一样古灵精怪。」

「你果然不喜欢,官星说对了。」我嘟囔着,又凑上去问他:「那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他愣了愣,笑着说:「才不告诉你,肯定是那丫头片子叫你来问的,你转脸就会跟她说。」

我一脸无辜,内心崩溃。就因为官星,我哥都防着我了!

3

官星对自己想要什么一直特别清楚。

我哥升上高中那年,那个夏天,我们一起爬南山,然后在观景台上一起看夜景。结果回去的时候,官星不小心崴了脚,我哥只能背着她下山。

「官星你是故意的吧,就想骗我哥背你!」

「胡说什么呢!」我哥说我。

走得久了,他的额头出了一层薄汗,也有些喘粗气。官星拿衣袖给他擦汗,小声地说:「我才舍不得让你哥这么辛苦呢。」

我看了看她那肿得跟酱肘似的脚踝,想着她居然能忍着疼没叫唤,就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官星你以后要看路,多大的姑娘了,还跟小时候一样大大咧咧的。」我哥也说她。

「我答应你以后不这样,那你也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哥被她的逻辑逗笑了,「什么条件,你说说看。」

「你上了高中,不要喜欢别的女生。」她声音细如蚊呐,明显是底气不足,「舒岸,你等着我行吗?我一定也会升本校高中的。」

后来,我看着那部《恶作剧之吻》里,江直树将弟弟的脸转过去,再俯身去吻袁湘琴。无数女生被江直树那一吻迷得死去活来,我却看着他弟弟裕树一脸麻木的表情,有一种感同身受的心酸。

我当时竟一直没发觉,自己夹在官星和我哥的一来一往中间,见证着那些细微的情愫一点点地发酵。

那时我听到我哥对她说:「那你就先好好读书,等你考上高中再说。」

后来官星反复问我,那就算是承诺了,对吧?

中考结束的那天,班上组织了毕业晚会。不知是谁买了几瓶啤酒,大家坐在操场上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就喝一口。

官星喝了大概半罐,居然醉了。

我哥找来的时候,看到她满脸通红的样子,气得脸色发青。

「舒畔你怎么没看着她?」他质问我,「小屁孩儿喝什么酒,成年了吗你们?」

我百口莫辩,明明提议玩游戏的就是官星本人。

他背着她回去,一边走一边数落,官星的头垂在他的脖颈上,小猫一样乖巧地听他说。直到他的气慢慢消了,问她:「有没有不舒服?」

她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

「我不舒服,心里难受。」她喃喃说着,仿佛忘了我还跟在两人身后,「舒岸,我喜欢你,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可我害怕有一天你会被别人抢走……」

估计我哥也忘了我的存在,因为他的声音,是一种我从未听过的温柔。

「不会的。」他轻轻地说。

我看着两个人在灯光下被拉长的影子,重叠在一起像是一个人。

我忽然想起多年前,我跟我哥说官星要将他抢走,那时他怎么说的?

他说他知道了。

她的一切心思他其实都知道,她话里的意思他也明白,在这个安静的夜晚,昏黄的灯光下他轻声说的这句「不会的」。

这一次,我能肯定地回答官星了。

这是承诺。

4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经不住想,要是官星以后真的成了我的嫂子,其实也没那么坏。

至少我哥是乐意的。

我们升高二的时候,我哥高考完了,北大招生办直接打电话来问他的意愿,让他选专业。这事儿我炫耀了整个高中,但官星好像不怎么开心。

我问她,她怎么也不说,直到我哥上学的时候,全家送他去机场,官星也去了。

爸妈一直拉着他的手说话,等到要过安检的时候,他突然叫我和官星:「你们俩过来,我有话跟你们说。」

爸妈想着他这做哥哥的,是该嘱咐一下我们,就退到一边。

也的确是那些一贯的嘱咐,要好好学习,不要贪玩儿,最重要的是注意安全。

我嫌他烦,官星一直低着头,一声不吭,我哥也发现了,问她:「怎么了?」

她微微抬头,我看到了她眼中闪动的水光,然后用低得只有我们能听见的声音说:「你走得那么高,那么远,我怕自己赶不上了……」

曾经那个小姑娘在游乐场信誓旦旦说,她要和他一个学校,无需许愿,她一定做到。

她一直在追赶他的足迹,可这一次,她却没有那样的自信了。

我哥有一会儿的沉默,然后伸手拍了拍她的头。

「不着急,我等着你。」

他的声音很轻,让我差点没听清,可这个承诺很重,重到后来他为此耗尽余生。

一切的改变,是从我们高二的那个夏天开始的。

那个夏天,官星他爸出事了。

官叔叔因为受贿被双规,他本是警察系统的,把不少罪犯送进过监狱,最后竟然自己也进去了。

官星家一下子就垮了,她妈没有工作,她爸不在了,母女俩今后的生活几乎都难以为继,更不用说人情的冷暖变迁,周遭人的轻视白眼。

她有近两个月的时间都没去学校,我去找她她也不肯见我,去的次数多了,连我妈都开始说我。

「你不要老去官星家,她爸那个事影响不好,你爸马上升职了,你别拖他后腿啊!对了,也别跟你哥说,他把官星当妹妹看,知道了肯定要分心,知道吗?」

我点头,心里只更加难受。

那时候手机还没普及,我连安慰她都找不到途径。连我尚且如此,这时候又还有谁能陪着她……

等再次看到她,简直像变了一个人,整个人闷声不语,连我也不愿理。

可学校里却流言四起,也不知道谁传出去的,把她爸的事添油加醋,在她背后指指点点。尤其是女生们,那些曾经嫉妒她受男生追捧的女生们,不仅取笑她,还一起孤立她。

她表面上看着满不在乎,可心底有多难过,谁都没办法感同身受。

我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让她好过一些。体育课的时候,我们一起坐在操场的双杠上,我突然跳了下去。

「官星!我们去找我哥吧!」

她有些愣,我兴奋地说着:「我们攒钱买火车票,去北京,到他们学校去!」

「也让他来安慰你。」我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她开心,可我知道这世上有一个人能,那我们就去找他。

我以为官星会笑,可我看到她低着头,眼里盈满的泪像不堪重负一样落了下来。

大概世上总有一个人,让你只要一想到就心酸。只是我那时不懂,我不明白她的泪,带着怎样的眷恋与感伤。

可她带着泪,最后点了点头。

「好啊,我们去找他……」

很多年后我还会想起她的这句话,和她那时的神情。或许对那时的官星而言,我哥所在的地方,有着她的世界里最后的一道光。

可最后我们的约定没能实现。

假期到来前,官星的妈妈和他爸离婚了,她妈妈决定再婚。

官星和她妈大吵了一架,整个大院都能听到,母女俩的争吵,摔东西的声音,最后是官星夺门而出的身影。

她妈妈在家里哭,我妈边收拾饭桌边叹气,「这孩子真不懂事,她妈多难啊,不找个人依靠,可怎么撑过去?说到底还不是为了她!」

我爸也摇头,「这孩子也是命苦,这么小就经历这些。」

到了夜里官星还是没回来,她妈急得到处找,甚至跑来问我:「畔畔你知不知道官星平时爱去什么地方?」

可把平时我们常去的地方都找遍了还是没找到,她妈妈一直哭,我不敢拿家里的座机打,就跑去那时候专门供人打电话的话吧。

我哥接电话的时候我一下子哭了出来,在他询问之下把全盘托出,听到找不到官星他也一下子急了,说了个地点就让我去。

那是附近的一个篮球场,我到的时候果然看到一旁石椅上坐着的官星。她没有哭,就是直愣愣看着那篮筐,神情是说不出的孤单可怜。

我猜想曾经,她一定曾无数次在这里看着舒岸打球,两个人再一起沿着路灯照着的小路往回走,或许如今只有想到他,才能让她的心有片刻的宁静。

我忽然明白,他们两人之间有太多我插不进去的地方,爱情和亲情无法重合,也无法替代。

5

寒假之前,因为我爸工作的调动,我们搬离了大院。

我哥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冬天了,他给我带了礼物,和过去一样,也有官星的一份。

他说他想到大院看看,我陪他去了,可到街口的时候他却停了步。

「畔畔,你去把官星叫出来,我有话要同她讲,我在篮球场等着。」

官星见到我哥的时候惊得像傻了一样,我听到我哥看着她皱眉道:「怎么瘦了这么多?」

她眼里的水光摇摇欲坠,我识趣地退到一边。他们聊了什么不可知,天上有薄雪飘落,我看到我哥替她拂去发间的落雪,亲昵而温柔。

我们送她回去,走到大院门口时,我哥突然叫住她。

「别忘了你答应我了,」他俯头看着她,声音也放轻了,「我在北京等你。」

第二年,官星家也从大院搬走了,她随她妈妈搬去了继父家。

她继父还有两个儿子,都是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学校里传的流言越来越难听,说官星生活不检点,在外面交过很多男朋友,都不是什么好人。

那时候我们升了高三,气氛压抑得不行,说官星的闲话仿佛变成了那些人放松自己的乐趣,她的窘困仿佛取悦了她们。

我是在看到她手腕上的伤痕时才发觉问题的严重,质问她的时候才知道她还在吃安眠药。我问得急了她就狂躁起来,冲我吼。

「对不起畔畔,」发泄完她向我道歉,「我去看了我爸,他还不知道我妈再婚了。他说让我等他出来,我们一家人再好好在一起……」

我抱住她,她发着抖,「可畔畔,回不去了,我没有家了,什么都没有了……」

「你还有我和我哥啊!」我试图安抚她,「我们一起考到北京去,远离这里,总会好起来的。」

她却摇头,眼里连泪都没有,「我赶不上他了,我们只会越来越远……」

后来我才知道,官星的继父有家暴的习惯,她在那时承受了些什么,我连想都难以想象,我只能给我哥打电话,向他哭诉。

「哥,我害怕,官星她要怎么办啊?怎么才能帮她啊……」

他在那边沉默,我却能听到那沉重的呼吸,他说他会给官星打电话。

可其实,他的电话官星再也没有接过,他写给她的那一封封信,也再没有回应。

官星和那个叫罗阳的男生在一起的消息,我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的,那个人在学校里简直是臭名昭著。

我一直不愿相信,直到亲眼看着她和那个人勾肩搭背走在前面。

我找到她的时候,看到夜色里她指尖那一点火光,我气得整个脑子都要炸了。

「官星你要干嘛?为什么要和那个人混在一起?他家里是干什么的你不清楚吗?!他爸在放高利贷,家里进出的都是些混混,那种人你不离得远远的,还要凑上去?」

她冷笑着,「他家不好我家又好了?我爸在坐牢,我妈为了钱和一个垃圾在一起。对了,我们家还有两个小垃圾,在这样的家里,我又是什么好东西?」

「啪!」我一巴掌掴到她脸上,哽咽着对她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哥和家里吵了一架。他让我爸妈不要给他准备钱了,他不会出国了,也不会留在北京,等他毕业就回来,这都是为了谁?」

夜色掩住她发红的双眼,可那颤抖的声音还是出卖了她,她偏过头去,「我不值得他这样。你跟他说,谢谢他这么多年对我费的心。罗阳很好,我和他在一起,至少很快乐。」

6

后来,那是很久之后的后来了,我才知道,她爸爸受贿的证据是被我爸和另一个叔叔交上去的。

那晚的争吵没能让官星迷途知返,她让我不要再管她。她开始避着我,两个人渐行渐远。

之后是高考,那个暑假,我哥跟着导师做一个校内科研项目,要去外地考察没能回来。那时候手机开始普及,他打电话让我问官星的号码给他。

我赌气,不愿再去找她,只能跟我哥诉苦:「哥,官星她变了,她那么堕落,我不想理她了。」

他沉吟后对我说:「畔畔你不能这样,她是太难受了,我们要给她时间,要等她走出来。」

那要等多久,他没有说。

他总觉得,他和官星只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无论多少跌撞曲折总会走到坦途上。他忘了,所有故事里都回避不开的一个角色,是命运。

官星没有去北京,她报了省内最好的政法学校,我也留在了 C 市,只是和她的学校隔了整个市区。

有时候再想起大院的时光,总觉得恍如隔世一样。

大一的那个暑假,我跟着同学一起爬南山,没想到在观景台遇到了官星,她一个人。

晚风吹动衣衫,她俯在栏杆上,目光望向不知名的远处,我拍她的肩膀,她回过头时眼中有措手不及的惊愕,仿佛我们已分隔数年。

「好久不见,畔畔。」

我冲她笑了笑。她并不知道,之前的国庆节,我哥从北京赶回来,我陪着他一起去了她的学校,看着她和罗阳并肩走在林荫小道上。

罗阳俯身亲她额头的时候,我转身看到我哥紧抿的双唇和攥紧的拳头。

我们在校外的咖啡店里坐了很久。

「哥,一切都变了,回不去了。」我试图安慰他。

他却说:「我说过要等她的,就决不能食言。」

从小我总觉得是官星在追着我哥,她有多喜欢他路人都知道。可有时候感情的深浅不是肉眼可见,她的目光永远追逐着我哥,可谁又知道,他的目光曾多少次落到她的身上?

他们说,他将她也视作妹妹,可或许只有从我们身上碾过去的每一寸时光最清楚,清楚他藏在时光里的那个秘密。

我和官星一起靠着扶栏上,她笑着问我:「舒岸今年又没回来吗?」

我点头,听她用故作轻松的语气好似并不在意地问:「他快毕业了,在准备出国了吧?」

「没有,他不会出国,也打算放弃保研。」

她震惊地看着我,我叹了口气告诉她:「他和家里吵了很多次,可我爸妈终究没能拗过他。你知道他的,那么有主见,决定的事情就不会更改。」

她怔然不语,我忍不住问:「你呢,你和那谁……」

「我和他分手了,」她淡然道,「说起来,或许在你们眼里他什么都不好,可畔畔,罗阳对我很好。我最艰难的那段日子里,是他一直陪着我,我们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不堪,我们都很痛苦,所以彼此依靠。」

「可你还是跟他分手了……」

她低下头去,不敢直视我的目光。

「骗别人很容易,可你骗得过自己吗官星?他对你再好,也不是那个你从小到大一直喜欢的人。」

爱情和喷嚏都是无法掩饰的,那个用整个青春爱过的人,要怎样才能从回忆里剥离出去?如果能轻易做到,又怎么会在爱的时候那么无可救药?

「我知道,你爸的事和我爸脱不开干系,可那些和我哥无关,他一直在等你,无论你如何辜负他的期盼,他也从没放弃过自己当初的承诺。」

她背过身去,双肩微微发着颤。我知道她在哭,她哽咽着对我说:「你看过《萤火之森》吗?舒岸就像是我的阿银,我为什么要和罗阳分手呢?因为我的心里有另一个人。每一次当他离开,我都想要拨开人海去见他……」

后来我去看了那部她口中的《萤火之森》,那个美丽的夏日约定,和永远无法重逢的分离。

而里面的另一句台词,那仿佛是命运的一语成谶。

其实美丽的故事都是没有结局的,只因为它没有结局,所以才会美丽。

7

大二时有一天,官星突然给我打来电话,她兴奋地告诉我,她爸要出狱了。

「他打算重新开始,我也是,畔畔。」她轻轻说着,「我要重新开始努力,不能让舒岸等我太久……」

我的眼眶里有泪,但我忍着泪意鼓励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官星,你赢了,现在我愿意把我哥让给你。」

听到那个消息,我正在洗碗,高中同学给我打来电话,说昨晚政法大学里死了一个女生,好像是官星。

碗摔碎在地,可我压根不相信她的话。

「你们以前不喜欢官星,可不代表就可以这样诅咒她。」

「不是啊,是同学会里在传,有个女生在宿舍楼下遇害了,但今天一整天大家一直联系不上官星……」

「那就不是她!」我冲她吼,声音惊动了我妈。

「怎么了?」她担忧地问,「怎么哭了?」

我抹着眼泪,不知是回答她还是安慰自己:「没事,什么事都不会有。」

我妈为了不让我胡思乱想,拉着我下楼散步。可走到半路,竟然遇到了官星的舅舅。因为是旧识,所以我妈上前寒暄,问他怎么神色那么差。

「刚刚去了公安局,把星星的遗体接了回来,她妈妈晕过去了,我回去帮她取东西……」

我的脚一下子软了,被我妈拉住。我看到她舅舅通红的双眼,看到我妈捂着嘴流泪,我摇着头,不肯相信听到的话。

关于那一晚的真相,后来流传了很多版本,但大致都说的是,罗阳找官星复合,他们约在宿舍楼下的花坛边谈,官星还叫了两个室友陪着去。那两个室友在一旁等着,听到两个人有吵闹,最后却又抱在了一起。

她们以为两人是和好了,可过了一会儿才看到,那个男人抱着她,手却不停击向她腹部。然后她们看到他手中的寒光,那是一把匕首。

他是自首的,甚至说愿意杀人偿命,他说官星要离开他,他就和她同归于尽。可后来经鉴定,他的神经有问题,连起诉故意杀人罪都不能成立。

「那谁来赔我女儿!」官星的妈妈哭得声嘶力竭。

而刚从监狱里出来的官叔叔,甚至没能再见女儿最后一眼。

同样没来得及见她最后一面的还有我哥。

他在我给他打电话的那晚就买了机票,可飞机晚点。我听到电话里,他困兽一样的低吼,像在哀求:「畔畔,让他们等一等好不好?」

他想让他们晚一点将她送去火化,可惜命运连这最后一点怜悯都没给他。

我们一起去公墓看她时,他在她的墓前对我说:「我一直都在等着她,可最后,她却不愿再等等我。」

8

官星死后,我哥还是出了国,后来进入了一个国际慈善组织工作。

这些年他一直行走各国,带着从各方酬来的资金和医疗队在世界上最贫瘠最动荡的地区,给那些难民带去希望。

爸妈一直叹气,试图说服他回国,只有我支持他。

爱让人变得慈悲,他将心底对那个人来不及给予的爱,给了更多的人。

官星最爱的那首歌里唱,花火生命短暂,灯塔永不孤单。就算她只是他生命里的那一霎火花,但他愿意为她成为这世间的一座灯塔。

我听舒岸跟我讲过一个故事,中世纪的时候教廷向百姓出售赎罪券,说当金币投入钱柜中「叮」的一响,就有一个灵魂升入天堂。

他说他在救助难民时也随身带着一个罐子,每救一个人,就投一枚硬币进去。

自从官星离开后,他开始相信这世上有上帝,并且在心里默默地向上帝祈求。

主啊,我替你多爱一些这世上苦难的人们,你能不能替我多爱一下此刻天堂里面,我的那颗星星。

每当硬币「叮」的一声响起,他觉得那都是上帝在回答的声音。

忽然想到他从北京赶回来的那天,飞机晚点,没能赶上她的火化。我陪他走在街头,满街霓虹迷眼,转头看到他泪如雨下,远处有歌声飘荡,像岁月喑哑。

恍恍惚惚一瞬间

黄粱一梦二十年

这人间苦什么

不过情而已

你问我怕什么

怕不能遇见你

……

作者:写手阿星

备案号:YX01255OeNjakRnYn

编辑于 2020-05-22 14:04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葡萄姑娘的温柔 ​ 赞同 222 ​ 目录 52 评论

往事如烟:那些被风吹散的爱情

匿名用户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