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被折叠的钟无艳

所属系列:午夜伤心电台:城市女性的虐心恋爱与情感真相

被折叠的钟无艳

午夜伤心电台:城市女性的虐心恋爱与情感真相

我是一个电台广播主持人,主持一档叫《午夜伤心电台》的栏目,城市这么大,伤心人很多,而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倾听他们的故事。

在每一个静静的深夜里,我聆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女孩子们的声音。

她们明明诉说着自己的切肤之痛,但声音却往往冷静自持,只有极少数的时候,才能听出悲伤。

我常常忍不住去想象声音背后女孩子们的形象。

在想象里,她们都有着鲜活与勇敢的面孔,就像她们的故事一样。作为一个主持人,我能做的很少,只有聆听与陪伴。

希望我的节目是她们伤心的终点,等太阳升起,她们依然可以勇敢如初,不惧爱恨。

这天,打进我们栏目电话的是一个叫钟艳艳的姑娘。她向我们讲述了「被折叠的钟无艳」的故事。

一、长得丑是一种什么体验?

长得丑是一种什么体验?

恐怕没有人比我更适合回答这个问题。

我叫钟艳艳,跟历史上那位著名的钟无艳前辈一字之差,但命运的轨迹却出奇地严丝合缝。

因为我是先天性唇腭裂患者,俗称兔唇,几乎从出生那一刻起,便被贴上了不好看的标签。

一般不好看的小孩子,还能被可爱遮掩,但可爱也遮盖不了我的不好看。

5 岁之前,我几乎没一个朋友,所有的小孩都害怕我,不跟我一起玩。

这一度很困扰我,我这人天生外向,特喜欢跟人一起,看见一群小朋友就欢呼雀跃地冲过去,硬要跟人交朋友,结果当然是以别人哇哇大叫着跑开结束。有一次更夸张,我愣是把小区里一个新搬来的小女孩吓哭了,她一边喊着「怪物」一边扑进她妈妈的怀里。

真没劲,从那以后,我就自己玩。

5 岁那年,爸爸妈妈带我做了手术。从外表上看,我已经无限趋近于正常人,可上颚留下的伤口,还是让我与好看无缘。

不好看也没关系,反正我性格好、学习好、体育好,除了好看这一条通过后天努力达不到,其他的我都力求做到最好。

我也有朋友了。最好的朋友是那个曾经被我吓哭的小女孩,她还是喊我「怪物」,不过是因为我学习太好了,回回考第一,她觉得我像个「怪物」。

当然,大部分同学还是不太喜欢我,我想估计是因为我学习太好了,他们嫉妒我,我告诉自己不必放在心上。

反正,老师们喜欢我,我是我待过的每一个班的学习委员。

「你们都要向钟艳艳学学。」每一个老师都这么说。

可是,老师们这么喜欢我,却不许我担任校合唱团的主唱,也不让我代表学校去参加市里的演讲比赛,即使我是全校唱得最好、讲得最棒的。

「艳艳,不要让这些事耽误了你的学习。」他们这么说。

曾经一度我信以为真,直到我听到老师们在办公室里议论我。

「林娇的水平比不上钟艳艳,要是让钟艳艳去,肯定能拿第一。」

「钟艳艳那个形象,你可别逗了。」

「唉,也是,艳艳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被她的模样给耽误了。」

原来,他们只是觉得我不好看,不配代表学校罢了。

那个下午,我站在老师办公室外的走廊上,突然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为什么别的女孩穿裙子都很平常,而我每次穿裙子,都会引起同学们的大惊小怪?

「快看!钟艳艳竟然穿裙子,哈哈哈哈!」

我为什么不能穿裙子呢?这件事曾经很困扰我,我的好朋友用怜悯的目光看着我:「因为怪物是要去战斗的呀,裙子不适合当战袍!」

她说得那么斩钉截铁,以至于我真的相信了。

但在那个下午的那个时刻,我终于明白,我不能穿裙子,不是因为我要去战斗,只是因为我长得丑,不配罢了。

真没劲,我决定好好学习,离开我所在的那个小地方。

我可真傻,我竟然曾经天真地觉得,只有小地方的人才会以貌取人,只要离开了我的家乡,去到电视里的大城市,我就可以丑小鸭变天鹅,天高任我飞了。

不管怎么说,18 岁那年,我考上了最好的大学,我想那里一定有我的位置。

二、不一样的齐宣

不过很可惜,很快我就发现,原来大地方和大学与小地方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我依然力争最好,我努力学习,团结老师,友爱同学,可是不管怎么努力,我都永远比不上夏迎春!

夏迎春是我们班的班花,大美女。

就是因为她,我才发现原来美人和丑人之间是隔了次元壁的,就是当你美到一定程度,你的世界就不存在烦恼了,美人的烦恼被上帝打包扔到了我们丑人的世界里。

比如说吧,开学第一天,同样竞选学习委员,我以全年级第一的成绩,加精心准备的 3000 字的演讲词,加情绪饱满、慷慨激昂地讲了 20 分钟,却不敌美人一句「请大家多多支持我」和一个笑容。

我生平第一次失掉了学习委员的身份,这就是大地方和大学,呵呵。

我认命了,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美女夏迎春什么都不做就能讨人喜欢,丑人钟艳艳却得讲 1000 个笑话才能跟人民群众打成一片。

我决定跟世界和解,我把丑当成我的武器,从此所向披靡。

新年晚会上,我跟室友董小妞表演了一个小品。

我追在劫匪后面跑了好几圈,「大哥,劫个色吧,求求你了,大哥,劫个色吧」,愣是把劫匪追了一个大马趴,「放过我吧,我的天哪!」劫匪一脸惊恐地望着我的脸说。

台下的人被我逗得前俯后仰,哈哈大笑,甚至连夏迎春都笑出了眼泪。

那场晚会后,我终于成了我们班可以跟夏迎春齐名的女子,她靠美,我靠自黑。

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成了一个传奇。我的朋友日益多了起来,大家都愿意跟我玩,因为我放得开,像个爷们儿,不似一般女子那般扭捏。

那当然了,美貌的人才有资格扭捏,丑还扭捏,那就是东施效颦,丑人多作怪。

经过十几年的打击,我总算拥有了自知之明。

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再像个爷们儿,也终究不是个爷们儿,我竟然犯了全天下女子都会犯的错,爱上了一个真爷们儿。

对方是校篮球队的主力,有一次我路过操场,被他甩头发时晶莹剔透的汗水击中,从此中了他荷尔蒙的蛊。

董小妞说我疯了:「他平均一个月换一个女朋友,一年换 12 个,你喜欢他,不是肉包子上赶着追狗吗?!」

我看董小妞才是疯了,就我这长相,能是肉包子?我顶多算个馊包子,被狗吃了还算我赚了呢!

我这么有自知之明,当然没有想跟对方建立什么实质性联系,我就是偶尔上自习累了的时候,去操场上观摩观摩他打球,把这当作一种精神奖励。

有一天,我又站在操场上看他挥斥方遒,正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他手中的篮球突然直直地冲我而来。

要不是旁边有人拉了我一把,我估计就给砸成脑震荡了。

原本我以为这是一个爱情故事的开头,没想到会演变成一场喜剧。我听到对方说:「这位同学,麻烦你以后别来看我打球了,影响我发挥!」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大笑。

我又一次丑成了一出传奇。但奇怪的是,我竟一点都不意外,也不难堪,我将篮球从地上捡起来,在别人都以为我要把球扔对方头上的目光里,来了一个帅气的三步上篮,球准确地落入篮网。

「看好了,我这才叫打篮球!」

人群中又爆发出一阵笑声,比刚才更火爆,对方的脸色在笑声中渐变成了猪肝色。

我旁若无人地离开操场,有一个人追上了我。

「嗨,师姐!」

是刚才拉了我一把的那个人,我认出他来,是隔壁班的班草,齐宣。

我们一个专业,经常共同上课,算起来也算认识。

不过我不想搭理他,因为他也是个美人,而我今天跟美人有仇。

但美人不屈不挠地跟着我:「钟艳艳!」

我不得不停下脚步,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看着他:「干吗?!你也嫌我丑挡你路了?!」

齐宣愣了一下,扑哧一声笑出来:「你可真幽默!」

美人一笑,如春风破冰,我便不好再僵着脸,勉强笑了一笑。

齐宣:「你别听他们瞎说,你不笑的时候,真的很好看!」

从小到大,第一次有人夸我好看,我愣在当场,看着齐宣那张笑盈盈的脸,脑子里天旋地转。

我听到了心脏怦怦跳的声音,我确定这是心动的声音,这次我不再是被肤浅的荷尔蒙击中,我是被天底下独一份的欣赏、温柔、善意击中,我确定这一次一定是爱情。

齐宣,就是我一直等的那个,不一样的人。

三、我才不是被折叠的那个人呢!

从此以后,齐宣就走进了我心里。

齐宣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他不只觉得我好看,还觉得我有才华、有能力,我长这么大,除了我爸妈外,这还是头一次有一个人如此全方位无死角地喜欢我、欣赏我。

他的眼光真是太太太好了。

《诗经》里说「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我没有琼瑶,我该拿什么回报世上第一好的齐宣呢?

我有一颗爱他的心呀。

以前没有人喜欢我的时候,我就把热情都投入到学习中去,因为我妈说,学习永远不会辜负我。但现在我有了第二个永远不会辜负我的齐宣,我当然要把热情投入到齐宣身上去。

他想要的东西,我都要帮他拿到。这就是我钟艳艳爱人的方式。我想我体内恐怕住了一个霸道总裁,我愿为我的美人齐宣,把全中国都变成我承包的池塘。

齐宣要打游戏,我熬夜帮他练小号。

齐宣要睡懒觉,我上课找人替他喊到。

齐宣要拿奖学金,我把我写好的作业拿给他抄。

齐宣要当学生会主席,我给他写稿,拉赞助,发传单,助他站在学生会的最高处!

我只恨我不够有能力,无法给齐宣最好的东西。

我这么努力,换来的当然是齐宣的倾心相待,他把最好的笑容都给了我,甚至还开始叫我,亲爱的。

我微信里存着所有齐宣发给我的语音,每一条,都以「亲爱的」开头。

「亲爱的,帮我把作业打了吧!」

「亲爱的,麻烦你帮我去门口买份蛋炒饭,不要葱姜蒜!」

「亲爱的……」

多么美妙,我钟艳艳,也终于成了别人口中的亲爱的。

董小妞不是很看好我的这段恋爱,毕竟,齐宣是班草,而我不过是一根狗尾巴草。

她手上拿着一本《北京折叠》,苦口婆心地劝我:「钟艳艳,你醒醒,像咱们这种长相的人,在生活里就是被折叠的那类人,跟齐宣那是两个世界的人!」

「看你的书吧!」我不想跟董小妞多说,拿了牙刷杯去洗漱,心里默默咽下我刚才没好意思说出口的那句话。

或许曾经的我是命中注定要被折叠的那类人,可现在的我,拥有了齐宣,就跟他一起鸡犬升天了!

我才不是被折叠的人!

我欢快地哼着张学友的《她来听我的演唱会》,哼着哼着,我突然意识到我好像忘记了什么!

啊!!我忘记了,今天是我的男神张学友演唱会抢票的日子!

我挂着满嘴的牙膏沫子,第一时间冲到电脑前,好险,堪堪到出票时间,我还有机会。

但张学友就是张学友,门票几乎是秒光。

我垂头丧气地发了一条朋友圈:都怪学校的破网,又要跟男神错过了。

配图是一张张学友的演唱会照片。

不过我并没有失落多长时间,因为我发现,齐宣竟然给我留言了。

他说:同想看,可惜也没抢到!

啊!!齐宣竟然也喜欢张学友,果然眼光非同一般!

不过他的留言是什么意思呢?

我把朋友圈分享给董小妞看:「他是不是邀我一同看演唱会的意思?」

董小妞翻个白眼:「连票都没抢到,看个屁!」

票?票算什么问题!

我一定要搞到张学友演唱会的票。

我感到浑身像打了鸡血一样,瞬间战斗力爆棚,我打开电脑,开始全网求票。

我在各大网站发帖,求爷爷告奶奶,希望能够买到两张张学友演唱会的门票。

但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太让我失望了,所有联络我的人,都是黄牛,他们像被发改委统一了价格一样,明码标价,童叟无欺,统统都要在原有票价的基础上加价 2000 元。

一张票 2000,两张票就是 4000,几乎够我半个学期的生活费了,即使我再爱齐宣,我也无法承受这个价格,那一瞬间,我第一次为我的贫穷而感到羞愧。

但我钟艳艳不是贫穷可以打败的女人。

接下来好几天,我废寝忘食,吃饭睡觉上课走路,无时无刻不在全网比价,为此董小妞唾弃我,老师批评我,甚至还漏接了我妈的远方来电,不过我统统不在意,这姑且算作爱的代价吧。

最后,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我的苦心孤诣、钩心斗角、分文必争,终于成功把一个黄牛聊崩溃了,他答应以每张票加价 1000 元的价格卖给我。

「行了,姑娘,我卖给你还不成吗?我算怕了你了,求你别再给我打电话了!」

卖给我就对了,这天下果然没有我钟艳艳做不成的事。

我给齐宣发微信:票我买到了,一起去看吧!

齐宣几乎是秒回:好的呀,你在哪儿?我找你去。

票还要去找卖家拿,齐宣来找我,岂不意味着,我们有可能可以一起去拿?

四、一起走的路也太短了

卖家把交易地点定在远郊,而齐宣主动提出要陪我去取票,让我的小心脏激动坏了。

你们知道那种心情吗?比中彩票还要兴奋。因为这标志着我们之间的关系进了一大步。

之前我和齐宣的交往范围,都只是在校园这一亩三分地里,而这次,我们要一起去远郊,还是他主动提出的!情感公众号里不是都说过吗?要检验一个男孩对你怎么样,你们一定要一起出去旅行一次。

虽然这次我们只是一起去远郊取票,但四舍五入这就是一次旅行约会!只要一想到能和他一起,长途跋涉算什么?

我只嫌远郊不够远。我查了路线,从我们学校到取票地点,为什么才 50 公里而不是 100 公里?100 公里的话,或许我们今晚就回不来学校了。

「亲爱的,我马上到你楼下了,下来吧。」收到齐宣语音的时候,我还在纠结穿什么衣服好,宿舍里没有别人,根本找不到参考意见。匆忙中我穿上了上周刚买的白色花苞裙。这条裙子显得我腰细,而且能遮挡我有点粗的小腿肚子。

刚站到宿舍门口,就看到齐宣向我走来,宿舍门前人来人往,但所有人让他比得都暗淡下去了,对的,在我眼睛里,他就是这么自带光芒。

我禁不住笑起来,既笑他的光芒四射,也笑自己的荒诞神经,但我还是马上收住了笑容,毕竟我不笑的时候比较好看。

「亲,咱们要先坐地铁 7 号线,在玄武街换 42 路公交车,再到柳汀换 998 路公交车。」齐宣看见我笑着说,他还打量了一下我的花苞裙,「裙子好看。」我再次忍不住笑了,又再次赶紧收起笑容。

从宿舍到校门口短短的几百米,我收获了从未有过的关注。我明白,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我身边站着齐宣。那些女孩子的目光我是见过的,我——钟艳艳,被人羡慕了。

地铁很拥挤,不知为啥周末人还这么多,不过正中我心意。我和齐宣在人潮中像两条面对面的沙丁鱼,他有些不自在,努力想给我一个安全空间,这就是齐宣的魅力所在,他绝对不会在肢体语言上让我感觉到不自在。可是我只想人再多一点,我想让我们俩变成两张面对面的相片。

我正想着,就被人从背后推了一把,脑袋直戳齐宣的喉咙。其实并不疼,但我啊了一声。我和齐宣有亲密接触了!齐宣关切地问我:「亲爱的,你没事吧?」我低着头摇头。他太温柔了,我的心要被击碎了。我不敢抬头,我知道我的脸红到了脖子根。旁边一个小姑娘明显在看我,她的眼神和学校里那些女生一模一样。

倒腾了 3 个小时,在堵堵停停之后我们终于到达了卖家的指定地点,一路的疲惫和我收获的艳羡在此不表,齐宣的体贴真是让我受宠若惊。他会给我让座,还过一会儿就拿出手机查查路线,告诉我还有多久就到了,让我不要着急,问我累不累,要不要擦擦汗,要不要喝点水。从小到大,除了爸爸妈妈,我从未被如此呵护,我告诉自己,我喜欢对了人。

卖家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根本没注意,我只知道齐宣跟卖家简单说了几句,掏出手机跟我说「我来」就支付了门票钱。卖家走了之后,齐宣把票小心地装到书包里,还对我说:「我要好好收起来,免得弄丢了,要对得起咱们来回跋涉 100 公里。」我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知道他很开心,我本能地想笑,又本能地收起笑容,只是轻轻点头。

回程的路途一路畅通,不再堵车,地铁上也没什么人,我想变成相片的想法落空了。齐宣坐在我的身边靠在车厢扶手上睡着了,嘴角还挂着一丝笑容。他应该是累了吧?这一路颠簸,连处于亢奋中的我都觉得有点累。我看着他的侧颜,回顾这一趟远郊之旅,真心感谢上天安排我们相遇。能量是守恒的,早些年我因为长得不好看而受到的打击,在这一刻都烟消云散了。

五、月亮啊月亮,你知道我被人喜欢了吗?

回到宿舍已经 11 点,宿舍灯都熄了。洗漱完躺在床上,我再也忍不住笑意,我都不知道自己居然笑出了声音。宿舍除了我只有董小妞在,她迷迷瞪瞪地问我傻乎乎的在黑暗中笑啥。

我本来不想跟别人说起我和齐宣的事,但是董小妞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么能忍住不说呢?我跳到她床上跟她说了我和齐宣一起去买张学友演唱会门票的事,她双眼直打架却也为我高兴,「艳艳呀,你这是要脱离人民群众啊!」哈哈哈哈,忍了一天,我终于可以放声大笑了。

突然我想到一个问题,演唱会门票钱我还没有给齐宣呢!天啊!他会不会觉得我是那种爱占别人便宜的女孩?我我我我,我咋办呀!我剧烈摇晃着已经进入梦乡的董小妞。董小妞把我推下床,「自绝于人民的钟艳艳,大半夜你不要给我秀恩爱!」

我应该现在马上给他票钱,可是,他当时分明说了「我来」两个字。这是不是代表他想请我看演唱会呢?「我来」到底是啥意思啊?思来想去,我决定给齐宣发信息说一下。「亲爱的」,我输入这三个字后又删掉了,我还是不习惯这么和他说话,我是个羞涩的人。

「那个……门票钱我忘记给你了,我现在转你哈。」我给他转过去一张票钱。他没有回复。应该是睡了,今天他太累了,我跟自己说。

不知为何,明明我也很累了,可是我就是睡不着,脑子里过电影一样播放着今天的远郊之旅的点点滴滴。我打开了我和齐宣的对话框,好多条语音都是以「亲爱的」开头,我能记住它们分别在哪一天的什么位置,我一条一条打开,一条一条听着。

月亮啊月亮,你知道我被人喜欢了吗?喜欢我的人,可是个很好的人呢,比所有人都好的那种好。看着月亮,听着微信语音里齐宣叫我「亲爱的」,我哭了。

第二天一早,我在将醒未醒中收到了齐宣的回复:「亲,我不会让你付钱的。」

我瞬间清醒,反复品味这句话,这意思是他要请我看演唱会吗?!

这票价可不是小数目。

这时候董小妞拿着牙刷进了宿舍门,八卦道:「你可醒啦!水房里,大家都在议论昨天你和齐宣出双入对呢!」

我不好意思地笑着:「他们说啥啊?」

董小妞明显一愣,随即说:「咳,还能说啥,瞎嫉妒呗。我跟你说哦,你要是听见什么风言风语,可别生气,这帮人啊,就是嘴欠。」

我不生气,我和齐宣一起坐了公交车,一起坐了地铁,一起买了演唱会票,很快还要一起看演唱会,我怎么会因为别人的嫉妒生气?

「我要是围观群众,看见齐宣和我在一起,我也嫉妒!」我笑着回应董小妞,「我高兴着呢,你不用为我担心。」

「不愧是你!飒!」董小妞的注意力转移到桌前的小镜子前,她在化妆。

「那个……我想把演唱会票钱给他,他不要。」我跟她说。

「啥?!」董小妞的口红都涂歪了。

「我说,齐宣可能想请我看张学友的演唱会。」我补充。

「哎呀艳艳!本来我还觉得你俩不可能,现在看来,齐宣对你是真的!不都说吗,看一个人是否在乎你,就看他愿不愿意给你花钱!」董小妞眼睛都瞪大了。

「我正发愁怎么把票钱给他呢,1000 块钱呢,不给的话我觉得挺不好的。」我说出我的顾虑。

「有啥不好,你这个傻瓜!这个叫礼尚往来!你看啊,他请你看这么贵的演唱会,你再给他买个价值相当的礼物。这一来二去的,啧啧啧,苍天啊,你什么时候赐给我一个齐宣啊?!」董小妞做出一副向天发问的姿势。

我俩一起大笑起来。

六、她来听他的演唱会

我花了半个月时间,千挑万选,最终买了一对情侣手表。卖手表的小姐姐说了,戴着这款手表,就等于每时每刻都可以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我承认我贪心,我就想要每时每刻,时时刻刻。

可是齐宣已经三天没主动联系我了。他最近在找实习单位,焦头烂额,连期末论文都没空写,还是我帮他写的,同一个题目的论文我写了两篇,写得好的那篇我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写得超好的那篇我写上了他的名字。

打印好论文后我把「我俩」的论文叠在一起交给了教授,这种幸福,别人应该都不了解。

他现在在干什么呢?我一边戴上属于我的女款手表一边想。他现在应该在准备面试吧。没事儿,反正明天就见面了。明天我们就要一起看演唱会了!一想到明天,我就忍不住地乐,我怀疑今晚我又要失眠。不!我不想明天顶着两个黑眼圈去跟他一起看演唱会!10 点前我就要睡觉!

半夜 2 点半,我果然还睁着眼睛。耳边传来董小妞的呼噜声。点着一盏小夜灯,我在试穿明天看演唱会穿的衣服。其实我已经试穿了 5 个小时了,可还是没有一件满意的。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这是啥发型啊?早知道应该先去做个头发!

醒来的时候居然已经是下午 4 点了。我着急忙慌地找手机,齐宣肯定找我了,我的天,我怎么这么能睡?我真是猪头!我的手机呢?我的手机怎么不见了?!

终于从床底下捞出手机,才发现没电了。我是猪头。我这么告诉自己。这一下他肯定找不到我了。我得赶紧找到他。

我先给手机充上电,又以最快的速度洗漱,打开手机却发现没有一条未接来电,微信里也静悄悄,没有一条未读微信。

我慌了。他肯定生我气了。他真心实意、真金白银请我看演唱会,可是我蠢得连手机都关机了。打他的电话一直没人接,顾不上找衣服,我随便搭了一件衣服就跑出去,我要去他宿舍找他,他说不定还在宿舍。

他不在宿舍,他宿舍的人说他早就出门了,他约了人去看演唱会。

那我直接去演唱会,到了再跟他道歉。我火速赶回宿舍拿上那块要送给他的男款手表,然后叫了滴滴。「小姑娘,着急忙慌去体育馆看张学友的演唱会啊?看你袜子都穿得不成对,呵呵呵。」司机师傅笑我。「师傅,麻烦您快点,我要迟到了!」已经 6 点了,我只想快点到体育馆找到齐宣,不知道他吃没吃饭。「师傅,前面那家汉堡店停一下,我买点东西。」「你不是说快迟到了要我快点嘛。哎呀,现在的小姑娘真是难捉摸!」

在他最喜欢的快餐店买了两份最豪华的套餐,这是我道歉的诚意。

终于到了体育馆,人真多啊!一对对情侣笑颜如画。齐宣电话依然没人接。我的男孩,你在哪里?

8 点了,体育馆门口的人渐渐少了,我还是没有联系上齐宣。怀里的两份豪华套餐早就冷了,我抱着它们蹲了下来。黄牛跑过来问:便宜票要吗?

我不要。我没心情。我找不到我的男孩了。

体育场里已经响起了张学友的歌声,和粉丝们的尖叫。张学友问:「今天,男生们带你的她来听我的演唱会了吗?」

突然有微信进来,我赶紧查看,不是齐宣,是董小妞:你在看演唱会吗?

我麻木地回复:在啊。

董小妞:你拍个照我看看。

我:你干吗?

董小妞:齐宣和你一起吗?

我不知道怎么回复,但我不想让董小妞担心,于是我回:在一起啊。我要看了,回去跟你说呀。

董小妞回:钟艳艳,你骗人!你看看这个王八蛋!还有种发朋友圈!

董小妞给我发了一段视频,视频里是一个漂亮的男孩子和一个更漂亮的女孩子,他们在看演唱会,他们是一对璧人,他们是齐宣和夏迎春。

我打开齐宣的朋友圈,啥也没有,干干净净。我知道,钟艳艳被分组屏蔽了。

我被我喜欢的男孩折叠了。

七、我的小腿肚子

我一边哭一边吃着豪华套餐,一边看着董小妞给我转发的齐宣朋友圈小视频。活生生吃掉了两份套餐,活生生把张学友演唱会看完了。

不要怪董小妞,我以绝交为威胁让她必须把齐宣发的朋友圈都发给我,我要不断告诉自己我被骗了,这样我才会不原谅他。要不然,我会去想他带给我的那些美好。要不然,我怕我会原谅他。我不要。我要恨,我要离开,我要死心。

演唱会散场了,人群乌泱泱地涌出,我眼睛里只看得到情侣们脸上的浓情蜜意,我是嫉妒吗?不,我是羡慕。

浑浑噩噩中我已经打车回到了学校,连啥时候摔了一跤都不知道。我没有回宿舍,我知道董小妞在等我,她一定会好好安慰我,可我还没有做好被安慰的准备。是的,被人安慰,也是要做好准备的。

我呆坐在树丛后的椅子上,手里捧着那块男士手表,像捧着一颗碎了的心。我不知道该拿这颗心怎么办,扔掉吗?我会心疼。

此时耳边居然响起熟悉的声音。是齐宣。我不知为何居然躲了起来,与他们俩以树丛相隔,我不想让他看见我。

他搂着夏迎春的腰,两人你侬我侬。他对她好像比对我还要温柔一万倍:小春,明年我们还一起看张学友吧!

夏迎春淡淡:你能买到票我就看,今天听好多人都说这票特别不好买。

他信誓旦旦:只要你想看,我一定会买到。这次不就是你说想看,我就买到了嘛。小春,你是我最喜欢的人。你想要星星我都愿意摘给你。

那我呢?我钟艳艳是什么呢?我是夏迎春想看演唱会我就帮齐宣买票的工具人吗?

夏迎春笑着嗔怪:油嘴滑舌。

齐宣笑了:不是骗你,亲爱的,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大部分人都只是笑起来好看,但是你笑也好看,不笑也好看!

「亲爱的」「不笑好看」,这两句话是专属于我的!我跳过草丛挡在齐宣面前。

不等我开口,夏迎春尖叫起来:鬼呀!

她躲到他的身后。

我一时忘了我要说啥,呆呆看着他俩。

齐宣本来也吓了一跳,他定定神看清是我,松了一口气:钟艳艳,怎么是你呀?吓死我了。

钟艳艳?

我心里想:今天我才知道我叫钟艳艳啊。以前你都叫我亲爱的,我还以为我叫亲爱的呢!

可还不等我说出我的内心独白,夏迎春就认出了我,走向我,语气竟然有三分关心:钟艳艳,你怎么了?你的眼睛……好红啊!你的脸流血了,你的腿……

我低下头,这才发现我今天穿的是五分短裤,我粗粗的小腿肚子被树枝划破了。

而我对面的夏迎春,也穿着短裤,她的腿又细又长,在黑夜里还在发光。

我崩溃了。我逃走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在那种情况下,我还会在意在齐宣面前暴露了我小腿肚子粗这件事。

八、我要复仇

回到宿舍我才知道我的脸被擦伤了,镜子里的我,半边脸都是肉粉色,活脱脱就是钟无艳。

我整整哭了一个星期,在宿舍床上哭,在教室课桌上哭,在厕所哭,在食堂哭,在清晨哭,在傍晚哭,在午夜哭。我没想到我买的情侣手表,竟然是用来见证我每时每刻伤心哭泣的。

董小妞也陪着我哭,她说我的失恋让她对丑女孩被人无条件真心喜欢再不抱希望。

「我们丑女孩,没有被爱的资格。」她红着眼睛总结。

我准备拉黑齐宣振作起来。哭也哭了,眼泪也流干了,我总不能一辈子困在希望有人真心喜欢我这件事上。

拉黑之前,我犹豫了很久。是啊,他给我带来的体验太美好了,我很难相信那些都是假的。最最起码,别人羡慕我的那些眼神是真的,这就说明,齐宣对我也不全是假的。我经常趁没人的时候打开我和齐宣的对话框,反复听着他对我说亲爱的那几句。我知道我没出息,可是这颗甜蜜的毒药,即使让我毒发身亡,我也还想再吃几口。

听着听着,我决定和齐宣做个了结。如果他喜欢过我,后来又喜欢夏迎春了,我可以接受他移情别恋。对,我准备找个理由原谅他,毕竟以后我们还是同学。

我再一次打开微信对话框,上一次联系还是看演唱会那天。呸,是张学友开演唱会那天。是的,这么多天,齐宣根本没有联系过我。他应该是不知道怎么面对我了吧?

我鼓起勇气输入:齐宣,你喜欢过我吗?

没想到他秒回,是一条语音。

我深吸一口气点开,他说:呃,钟艳艳,你啥意思?

我想冷静,可是没办法,我一个语音通话拨过去,他接了。

我憋着眼泪:你为什么总叫我亲爱的?

他:我有吗?我没有啊!

我:你有!我微信里都有记录!

他语气挺轻松:大家都这样叫啊,亲爱的,就是一个称呼啊。跟同学、师姐是一个意思。可能是我习惯了,我跟别人也这样。你别多想。

我:不是的!你跟董小妞说话就不这样!你——你喜欢过我吗?

他毫不犹豫:啥?我没喜欢过你!

我问出了压死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你不是说,我不笑的时候好看吗?

他不耐烦:我的意思是,你笑的时候太难看了,不笑的时候还强点。

我听到他在那边跟一个人低声嘀咕:我疯了吗,我喜欢她?亲爱的别生气啊!都是她自作多情。

我听到夏迎春笑了:我没生气呀,我知道你不可能喜欢她。不过钟艳艳是不是对你有什么误会,我看你们还是解释清楚比较好。

我彻底爆炸了!我要复仇!

九、要是我长得好看些就好了

说是复仇,但整个过程走下来,我不知道我到底赢了没。

那天下着雨,我找到齐宣,他正和夏迎春一起吃他最喜欢吃的快餐。当着夏迎春的面,我点开剪辑好的齐宣给我发的各种以「亲爱的」开头的微信语音。我开了扬声器,夏迎春都听傻了。

齐宣声音都发抖了:钟艳艳!你能不能正常点?

我看着齐宣的眼睛,他还是这么好看,这个人可真奇怪,气急败坏了还这么好看。

我说:齐宣,你听好了,这是你最近半年来给我钟艳艳发来的语音,一共 505 条,其中 241 条都以「亲爱的」三个字开头。我以为你喜欢我,所以我倾尽我的能力去帮助你、保护你、体贴你、周全你。但是你不喜欢我,你只想利用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再这样对一个你不喜欢的女孩子,因为人的心,是肉长的,你这样,却像个畜生。

说完,我定定地看着他,他可能怕我把他没吃完的快餐扣到他脑袋上,吓得直往后退:钟艳艳!你别乱来!你已经够丑的了,再发疯就更丑了!

我起初的确是想把快餐扣到他脑袋上来着,但他那副目眦欲裂又瑟瑟发抖的滑稽样子,让我陡然失去了动手的心情。

我第一次发现了原来齐宣那么丑,而且是从灵魂里散发出来的丑陋。

我为我喜欢过这么一个小丑而羞愧。

我对自己说:钟艳艳,你的确错了,但你的错不在渴望爱情并勇敢行动,而在于眼光不好,爱错了小丑。

我想回宿舍洗洗眼。

我转身就走。

几乎是同时,我听到身后传来齐宣「嗷——」的一声大叫:春春!你疯了!

我回头,一盒炸鸡正纷纷从齐宣头顶掉落,其中一个奥尔良鸡翅顽固地挂在他脑袋上。

对不起,我实在没忍住我的笑。

罪魁祸首夏迎春还没过瘾,又把一杯冰可乐泼在齐宣脸上,将他彻底浇成一个可乐鸡翅。

夏迎春:别喊我春春,你让我恶心!

我可真没想到,有一天,我,钟艳艳竟然会发自肺腑地觉得夏迎春美丽。

我想拥抱她,喊她春姐。

那天,齐宣头顶鸡翅的照片不知被谁拍了下来,还做成了表情包,火遍全网。

一想到丑陋的齐宣成为了永恒,我就真的一点都不难过了,只是偶尔,非常非常偶尔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会想,要是我长得好看些就好了。

当然,大部分时候,我已经接受了自己的不好看。但不好看就不好看吧,至少不会再爱上小丑了。

备案号:YXX1pQQ980zCYYYEP4niNAJ0

编辑于 2020-07-16 14:01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漂亮女孩最好命? ​ 赞同 200 ​ 目录 19 评论

午夜伤心电台:城市女性的虐心恋爱与情感真相

万泉寺超人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