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打工人漫游仙境

所属系列:万物皆社畜:打工人的暗黑脑洞

打工人漫游仙境

万物皆社畜:打工人的暗黑脑洞

(1)

每天晚上八点之后,如果我还在办公室里,我就会从一个打工人变身成加班人。

众所周知,加班人是一种非常危险的生物,加班人因为不得不加班的缘故,多半心情郁闷脾气暴躁,而我作为一个资深加班人,一般都会有意控制加班状态下的自己.

但很多时候,计划并不能赶上变化。

比如现在,我就感觉我的加班之气不断的膨胀上升,而且即将处于失控的边缘。

造成现在这个局面的罪魁祸首,是一块鸡肉。

我用颤抖的双手夹着一块黑乎乎的鸡肉,眼泪不受控制地往外涌。

因为我手中的这块鸡,它没有肉!

它只有一根骨头和连接着一点点的皮,中间的肉不翼而飞!

而这块鸡肉,是我叫的这份外卖中的唯一一块肉!

鼻子发酸嗓子眼儿发苦,委屈如同洪湖水浪打浪地一般涌上了我的心头,加班之气让我把整份外卖都甩到了垃圾桶里,两秒钟后想扒拉回来时却为时已晚。

饥饿带来的眩晕感让我无法工作,可再点一份外卖又要等一个小时,如果现在回家,明天要的报表就做不出来,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我突然陷入了没有出路的困境中。

在工位上发呆了良久后,我站起身走到了窗户边。

每天都有忙不完的工作,点个外卖都是没有肉的鸡块,人生短短几十年,在我最青春美好的年华里,却只能终日和电脑工位甲方为伴。

「生而为打工人,我很抱歉。」

正当我顾影自怜时,隐约看到对面楼有个人在对我挥手。

众所周知,生物在无竞争情况下面对同类总是开心兴奋的,于是我也疯狂地挥起了手。

同时大喊:「哈喽——对面的加班狗,几点下班啊——」

对面没有回答,反而手挥得更起劲了,于是我也挥得更起劲了。

由于没吃晚饭,挥手又挥得太使劲儿,我突然觉得眼前一阵发黑,连忙扶住了窗台,等到缓过来后我发现:

整个世界都变了。

林立的大楼变成了一个个外卖饭盒泡面桶,天空中游荡着炸鸡汉堡水煮肉片……

我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时,发现一张泡面脸正盯着我。

顾名思义,泡面脸是用泡面捏成的脸,他的眼睛是两个蔬菜粒,嘴巴是两根香肠。

「卧槽,鬼……什么鬼东西啊啊啊啊!!!」

我下意识地想跑,却发现我感受不到自己的腿,我慌忙往下看,下面空空如也。

完了,我的大宝贝没了,我更慌了,我看向泡面脸,泡面脸咧了咧香肠。

「别慌,这里是打工仙境,我是泡面。」

「……打工仙境?」

泡面点了点头:「打工仙境每月十五日开启一次,召集城市中的各个资深打工人一起参加盛典,马上盛典就要开始了,快走吧。」

泡面说着伸出一根面条缠住了我的腰,我这才发现我连胳膊和手也没有了……我现在是个什么玩意儿?

「你是一块……唔,没有肉的黄焖鸡啊。」

泡面解答了我的疑惑:「来到这里的打工人会变成他们晚餐的食物。」

泡面说着又伸出了一根面条放在我头上:「兄弟,参加完打工盛典后,你会发现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事儿,以后可不能再做傻事了。」

「做傻事?」

「对啊,刚才要不是我对你疯狂挥手,你是不是就要跳楼了?」

「……原来刚刚冲我挥手的那傻逼是你?!」

泡面闻言有点不高兴了:「大兄弟,我好心救了你,你咋还骂人呢。」

「抱歉,我一激动就容易爆粗口……」

泡面大度地摆了摆手,表示理解,之后便带我跳了楼。

(2)

从楼里跳出来后,我跟着泡面一起往大部队前进的方向飞去,刚飞没多久,前面的食物们就都停了下来,乌泱泱地挤了一堆,食物的中央站着一个扛着锤子的男人。

男人跟食物们的大小差不多,只不过长得是个人样儿。

「everybody 晚上好,我是打工之神劳模,本月的打工盛典即将开启,你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周围的食物一起大喊,我转头看向泡面,泡面也大声地呼喊着,看起来很兴奋。

虽然还是有点在状况外,但这欢快的氛围还是感染到了我,对这奇奇怪怪的打工仙境也期待了起来。

「好的,按照惯例,首先开启的仍是疯狂办公室,朋友们,美丽迷人的办公软件正等着你们,打印机电脑茶水间也都备好,尽情开始你们的狂欢吧!」

劳模的话音刚落,周围的食物们就疯狂地呼喊着朝前涌动,泡面一边紧紧地拉着我,一边低声道:「我们接下来去的每一个地方都会有暗中测试,通过测试的人会得到今晚的盛典大奖,但测试的内容、评分方式只有劳模一个人知道。」

泡面的话让我觉得很奇怪:「不是说是盛典吗?怎么还有测试?」

「对某些人来说确实是盛典,他们只需要放松玩乐就行了,但对有的人来说就不一样了。」泡面顿了顿,接着道,「这就跟团建一样,有人把团建当成饭局,有人把团建当成升职捷径,来到这儿的都是资深社畜,都明白的。」

「可是关于测试的一切都只有劳模一个人知道,感觉一点公平性都没有啊。」

泡面闻言瞪着两颗蔬菜粒瞅着我:「打工的世界里存在公平?」

(3)

前面出现了一扇扇门,每个食物进入一扇门后门便消失了。

因为每扇门只能进入一个食物,所以我便跟泡面分开了,而一走进办公室,我就发现自己从黄焖鸡变回了人。

真是可喜可贺,不过飘了那么久忽然走路还真的有点不习惯。

门后面是一间米黄色的办公室,里面只有五个工位,周围的隔板把工位完美地遮挡了起来,在这样的工位上,别说摸鱼,就算摸老虎都没人发现!

我走到靠窗的工位上,还没来得及好好欣赏,就看到一个精致的大美人一边微笑,一边款款向我走来:「亲爱的打工人先生,我是 PPT,我有成千上万份精美模板,只要您把内容给我,我就会根据您的内容和使用场景自动生成最适合的 PPT。」

PPT 大美人一边微笑,一边冲着我搔首弄姿。

我惊呆了,这样的 PPT……这样的 PPT 是所有打工人梦寐以求的 PPT!

「呵,就会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此时不知从哪儿出来的一位高贵冷艳的美人不屑道,「我是 Excel,我这里能数据一键处理,各种公式透视表数据图一键搞定,PPT 有什么用,关键还是要看数据。」

我口水要流下来了,会自动分析数据的 Excel 谁不爱?!

正当我想着如何才能拥有这两朵姐妹花时,一个弱弱的声音从角落传来。

「我……我会吐泡泡。」单纯的像一张白纸的邻家女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好像你们也不怎么用到 Word,但会经常打开 Word,久而久之我就学会了吐泡泡,我想,这样你们摸鱼的时候会开心点~」

「awsl……」我捂着胸口道:「没有打工人能拒绝会吐泡泡的 Word!」

正当我沉浸在办公软件三姐妹中温柔乡中时,只听电脑咔一声开了机,用时仅 0.001s!打印机刷刷刷的打印着字迹清晰的文件,一点也没有卡壳!而茶水间,而茶水间的门上面挂了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打工人专属茶水间,外人不得擅入。」

卧槽,我死了,这就是打工人的仙境吗?

我要在这里上一辈子班。

正当我在疯狂办公室玩得乐不思蜀时,办公室里突然响起了劳模的声音:「怎么样,这个办公室还满意吗?」

我吓了一跳,不知道劳模什么时候竟来到了我身边。

「挺满意的。」虽然很不高兴劳模打扰了我的快乐时光,但我出于礼貌还是客气道,「您太厉害了。」

劳模抿了抿嘴道:「你是第一次来打工仙境吗?知不知道咱们还有考核,通过考核的第一名会有神秘大奖哦。」

我一听「考核」这俩字就生理性排斥,不过还是耐着性子回答道:「听泡面说了,不过感觉挺难的哈哈。」

「不难。」劳模循循善诱道,「神秘大奖很诱人的哦。」

「那,具体考核什么内容呢?」

「具体内容我会视情况而定。」

「视情况而定?」

「对,如果你同意参加考核的话,接下来的盛典活动我会一直跟着你,如果你不同意,那……就只能请你离开打工仙境了。」

这赤裸裸的威胁,我暗中翻了个白眼,「你一直跟着我,其他人不用考核吗?」

劳模扯了扯嘴角,微笑道:「我是神,可以分身的。」

(4)

好不容易进来,我才不会那么容易就走,不就是考核吗?当社畜那么多年,什么样的考核没见过。

但是这里的考核我还真没见过。

同意参加考核后,劳模便再次消失了,过了片刻,我组里的同事竟然都过来了,除了我正好四个人。

看到我后按照惯例问了声早,然后就去了各自的工位。

片刻后,组长李萍喊了我一声,问我报表做完了没有。

我这才想起来,昨晚的报表还没做完。正不知怎么回答时,劳模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说你没做,因为那不是你的工作任务。」

「啊?」

「这是打工仙境,怕什么,而且那报表本来就不是你的工作任务不是么?」

对啊,这里是打工仙境,又不是真的。

想明白后,我挺直了腰板,对着李萍大声道:「我没做,报表不是应该邹凯做吗?」

邹凯是老板的侄子,李萍为了巴结他,天天把他的活儿让我做。

李萍似乎没想到我会这样回答,神色尴尬道:「邹凯昨天有事了,都是同事你帮他分担点怎么了?」

「那都是同事你怎么不帮他分担点?」

「王越,你想造反是不是?」李萍提高了声音,「你明天不用来了。」

「不用来了?你有资格开除我?」

「你!」

看到李萍被噎得说不出话,我只觉得一阵神清气爽,昂首挺胸回到了自己的工位。

劳模在我耳边低声道:「干得漂亮,现在去给你组里同事一人一个耳光。」

「一人一个耳光?」

「这不是你一直想做的事吗?怕什么,反正这都是假的。」

我一听也对,想着能打这几个傻逼同事,我一时间兴奋了起来。

首先要打的就是邹凯。

这货仗着自己是关系户天天鼻孔朝天,我早就看他不爽了。

邹凯正翘着二郎腿玩手机,我走过去二话不说就扇了他一个耳光。

他愣住了。

我也愣住了。

我愣是因为,这触感也太真实了,真实到我以为,在我面前的就是邹凯。

「你丫有病啊。」邹凯反应过来后腾地站了起来,扬起巴掌想还手,我侧身躲了过去,反手又扇了他一巴掌,这下力度更大,导致他白皙的皮肤上都泛出了红色的指印。

邹凯怒极,顺手拿起了桌子上的裁纸刀,但他力气太小了,挥了两下便被我夺过来,然后划到了他胳膊上。

他的胳膊瞬间流出了大片的血,其他人见状忙把我俩分开,之后围在邹凯身边,七嘴八舌地想办法包扎邹凯的伤。

「还有其他人没打呢,快点去,要没时间了。」劳模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可我看着邹凯胳膊上的伤,一时间犹豫起来。

「快呀!」劳模在我耳边催促,「那个中年事儿逼精李萍你不想打吗?那个嚼舌根又爱甩锅的王静静你不想打吗?那个借你钱不还的王小飞你不想打吗?」

我被劳模催得心烦意乱,看着这几个平日里让我恼怒不已的傻逼同事,我忍不住撸起了袖子,上前一个没落地扇了几人耳光,而每扇一个巴掌,我就感到越快乐,下的手也越重,打完李萍后,我甚至想换手再打一遍。

「滴滴滴,时间到。」劳模的声音适时地响起,阻止了我的疯狂,「疯狂办公室时间结束了,请大家住手。」

(5)

从疯狂会议室出来后,我又变成了一块黄焖鸡,周围食物的数量似乎比一开始少了点。

泡面也出来了,脸型有点散,说是在疯狂办公间里跟同事互动的太激烈导致的。

「太爽了。」泡面长舒了一口气道,「我整整扇了主管十个耳光,太爽了。」

「十个,那脸得肿了吧,对了泡面,你有没有觉得那些同事还挺真实的……」

「废话,这可是打工之神创造出来的仙境,能不真实吗?」

「那你打他们时有心理负担吗?」

「为什么要有心理负担?」泡面反问道,「傻逼同事算人吗?」

这话我没法反驳。

跟泡面闲扯了一会儿后,劳模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盛典的第二个环节,邪恶会议室即将开启,请大家做好准备。」

周围再次浮现出了一扇扇的门,简单跟泡面告了别后,我选择一扇门走进去,发现门里面是熟悉的会议室,还有一个熟悉的人,高总。

高总是我们公司固定的合作伙伴之一,之前负责跟她对接的同事患了抑郁症,便换成我来跟她对接,她是甲方,我属于乙方,因此我经常被她「蹂躏」。

「迟到了 30 秒。」高总微笑着道,「感觉不到贵公司的诚意。」

「抱歉,高总,路上有点堵。」我下意识地解释。

「堵?你坐地铁过来的还堵呐?你就是懒。」高总说着发出了尖利的笑声,然后递给我一片消毒湿巾,「擦擦吧,地铁上什么人都有。」

我接过湿巾擦了擦手,她接着道:「把脸和脖子也擦擦。」

按照她说的擦好后,这个妖婆再次开了口:「上次你们给的方案不太行,重新改一下。」

我正寻思着她说的是哪个方案时,劳模的声音又出现了:「问她具体哪里需要改。」

我愣了一下,这个「高总」凭身体上位,能力几乎没有,却最讨厌别人质疑她的能力,每次让改方案提的问题都如同弱智一般,但不按她说的做又不行,问她哪里需要改无疑是自找苦吃。

果然,我按照劳模的话说完后,就看到高总眉毛一竖,尖着嗓音道:「你们自己出的方案自己不知道问题在哪儿?真是废物!」

「说这个方案陶总已经确认过没问题了,再改的话怕出什么问题。」

我再次按照劳模的话回答,看到高总如同吃了屎一样的表情,心里别提多爽了,劳模如同鬼魅一般继续在我耳边道:「剩下的就你自己来吧,反正这都是假的,何不好好羞辱一番这个婊子?你羞辱得越厉害,得分越高。」

劳模的话正合我意,我早就看这个高梅不爽了。

「您可以晚上回去的时候问一下陶总,如果陶总今晚去你那儿的话。」我恶劣地笑。

此话一出,高梅气得眼泪都在眼眶里疯狂打转。

「我知道你们心里想什么。」高梅咬着牙道,「那又如何?你们这些废物不还是要被我踩在脚底下?」

「确实,毕竟您腿脚可麻利了。」我说着忍不住看向高梅翘着二郎腿的长腿。

有一说一,虽然为人尖酸刻薄,但高梅的脸蛋身材还是没得说的,注意到我的目光后,高梅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滚出去,你个下贱的废物!」

「下贱这个词还是比较配您。」我一边说着恶毒的话,一边朝高梅走过去,「陶总都五十多的人了,能满足得了您吗?」

「你给我滚!」高梅拿起一沓子文件就往我脸上扔,文件砸在脸上的感觉很真实,同时也激发起了我内心深处最阴暗的角落,看着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炸毛的高梅,我忍不住走上前一把抓住了她。

「不过就是个被包养的小三儿,装什么清纯?」

「你才是小三儿!你放开我!」

高梅越挣扎我把她抓的越紧:「当小三儿就好好当个小三儿不行吗?谁不知道你是个什么货色,也就能欺负欺负我们这些底层打工人,贱不贱呢。」

我说着把她甩到了地上,她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看着不断逼近的我,求饶道:「我不是自愿给他当小三儿的,他下药强迫我,我要告他,他说告也没用,他说给我房子给我钱养着我,我不愿意,我要让他觉得我没那么好打发,我就要把自己曝光在明面下……我错了,我再也不欺负你们了,你饶了我吧……」

我看着不断求饶的高梅,脑海里邪恶的欲望冷静了些。

「犹豫什么呢?她就是个人尽可夫的臭婊子。」劳模的声音蓦得响起,「一个优秀的打工人做事不应该看过程,而是看结果,她现在是不是一个小三?」

我点了点头:「是,可……」

「可什么,想想她之前怎么对你的,她就是破坏别人家庭,靠身体上位的小三,她不值得你同情。」劳模顿了顿,继续道,「还剩半小时,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我看着趴在地上不断颤抖的高梅,想着她之前的尖酸恶毒,大脑里的理智再一次流失。

虽然这样做是不对的,但,这只是打工仙境,这些都是假的。

我这样说服自己。

(6)

从邪恶会议室出来后,我没有刻意地去寻找泡面,而是在食物中间混杂着,等待着下一个环节的开启。

在等待的间隙,我发现周围的这些食物全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腐烂变质,而且数量也少了很多。

发黑的炸鸡,发霉的面包,长了绿毛的牛排等,我也看到了泡面,泡面的面饼上长了绿色的斑点,香肠也腐烂发黑了,我不想上前找他,他看到了我,同样也没有过来,周围几乎没有交谈声,大家都在安静地等待着下一个环节地开启。

「hello everybody,让大家久等了,本月打工仙境的最后一个环节即将开启,你们准备好了吗?」

没有人回答,劳模嘿嘿笑了两声,接着道:「看来你们已经准备好了,那么,血腥总裁室来了!」

这名字……我想着刚才在邪恶会议室里发生的事,一时间犹豫了起来。

「怎么了?最后一个环节跟神秘大奖息息相关,去晚了可就错失良机了。」劳模笑眯眯地道,「反正里面的一切都是假的,而且都到这儿了,确定不进去看看?」

都到了这儿了,不进去是不可能的,但我需要做一下心理建设再进去,经历过前两个环节我算是明白了,劳模的考核一个比一个变态。

深吸了一口气后,我打开了总裁室的门,屋里不出所料地坐着我们公司的老板。

其实我跟老板几乎没什么交集,但我知道我晚上加班,周末加班都是拜他所赐。

「这个环节的考核很简单,干掉你的老板。」劳模站在我旁边笑嘻嘻道。

我:……

「干掉你的老板,你就是下一个老板,这就是打工仙境的神秘大奖。」劳模继续笑嘻嘻。

我看着办公室里年近五十中年发福的老板,想着他能扛得住我几拳。

老板也同样在观察着我,片刻后咧嘴一笑:「你是小王吧?」

我握紧了拳头保持微笑,虽然跟老板的交集不多,但从公司推崇的文化制度来看,老板算得上是个傻逼。

老板对公司的业务非常不熟练,就像老话说的,成大事者不缺乏运气,所以即便老板很傻逼,但每次公司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总会有一个更傻逼的公司选择跟我们合作,所以公司一直苟延残喘到了现在。

老板指了指面前的凳子,示意我过去坐,我想了想,觉得上去就要干掉人家好像不太好,于是我乖乖地坐到了老板的对面。

「我上一次来打工仙境还是三年前。」老板首先开了口,「接受公司员工的挑战。」

我闻言一愣:「你知道这是哪儿?」

老板笑了笑:「当然,我第一次来这儿的时候你估计还在玩泥巴。」

「……那上次挑战你的员工是谁?」

「你不认识,他挑战完我的第二天就离职了。」老板说完叹了口气,「我年纪大了,比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上一次是运气好才保住性命,这一次……」

老板说着往椅子靠背上一摊:「我也懒得挣扎了。」

「如果在这里杀死了你,在现实世界里你也会死吗?」

老板微笑着摇了摇头:「不会,你在这里杀死我,只是剥夺了我老板的身份,现实生活里公司可能会倒闭或者转让,而你将会获得老板的身份。」

「原来是这样。」这样我就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了,毕竟不想当老板的打工人不是一个优秀的社畜。

不过我手里什么工具都没有,如果想杀死老板,只能靠掐脖子或者重击,我环顾办公室,发现办公室除了一个比较重的烟灰缸外也没什么好用的东西。

「你可以使用我的烟灰缸。」老板顺着我的视线看向烟灰缸,「不过还是用手掐吧,这样我的痛苦会少一点。」

我看向神色平静的老板,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会反抗,我真的累了。」老板说着把双手交叉放在腹前,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你遇上了个好老板啊。」劳模似笑非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别犹豫了,时间有限。」

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看到老板确实没什么反应,迅速掐上了他的脖子。

老板忽然睁开了眼,我在他脸上看到了一瞬间的恐惧,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掐死他,他只是一个傻逼老板。

掐死他,这都是假的,他不会真的死。

掐死他,只要掐死他,我就能当老板了,再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不用加班,不用当一个苦逼打工人。

可是,在最后的关头,我还是松开了手,老板捂着胸口不断地咳嗽,等到顺过气后看向我:「怎么松手了?」

我没有说话。

老板盯着我良久,随后道:「看来你还有点良心,你知道老板仙境吗?」

老板仙境?我看向老板。

老板笑了笑:「既然有打工仙境,就有老板仙境,事实上,没有老板仙境也不会有打工仙境,打工仙境是老板们头脑一热制造出来的东西,原意是供打工人放松用的,毕竟员工身心健康了才能产生最大的效益。」

「完成考核成为老板也原先也只是打工仙境的一个娱乐项目,可是后来打工仙境的性质慢慢发生了变化,环节越来越邪恶,完成考核的人也越来越多,由打工仙境产生的老板也产生了不一样的作用。」

老板顿了顿,继续道:「这些老板们负责按照劳模的指示提高打工人的忍耐阈值,比如前段时间大火的 996,而比起 996,那些循序渐进让员工 966 的公司则会更容易被接受,比如一周六天工作制,大小周工作制,如今越来越盛行,有 996 的大山在前,这些似乎都是可以接受的了。」

「不过这些也没什么,世界本身就是由一个极端走向下一个极端,也许不久的将来会发生另一场工人革命,到时候也许会产生七小时工作制,一周四天工作日,而这些都不是一个老板或者一个工人能影响得了的。」

「那您为什么不想当老板了,就算继续当下去对您也没什么影响不是吗?」

「因为通过打工仙境变成的老板大多是傻逼,没什么能力,我们只是一枚棋子,而且,每过一段时间,我们都要被召回接受打工人的挑战,虽然在这里不会真正的死掉,但没人想尝试死亡的感觉,并且因为打工仙境的环节越来越邪恶,到达最后一关的人也越来越疯狂,所以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与其每天都担忧被杀掉,不如直接舍弃这个身份,我想凭借自己的实力开办出一家真正属于我的公司。」

老板顿了顿,随即笑道:「虽然可能不会成功。我不在这里被杀死,老板的身份就舍弃不掉,所以你快点杀了我吧,杀了我,你就是公司的老板,到时候公司里任何你看不惯的人都可以开除,你放心,无论你怎么折腾,只要不在这里被杀死,公司就不会倒闭。」

我看着老板恳切的眼神,犹豫良久后摇了摇头:「杀了你,相当于签订了不平等契约,成为了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老板们的终身打工人,我觉得不划算。」

老板苦笑了一声,颓在椅子里道:「好吧。」

「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你都不要,真不想当老板了?」劳模焦急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不想用这种方式当上老板。」

劳模嗤笑了一声,随后道:「随便你,跟你一起进来的兄弟可早就干掉了他的老板,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7)

天亮了。

脖子因为趴着睡了一夜变得酸痛无比,最先到办公室的李萍看到我愣了下:「昨天睡办公室了?」

我点了点头,并不想多言。

「你这工作效率有点低啊,报表呢?应该做完了吧?」

「没做完。」我揉着脑袋道,「不过辞职申请写好了。」

李萍噎了一下:「就算要辞职,也该把手上的工作做完。」

「报表我会做完。」

「……真决定好了,要不要再考虑下?」

我懒得搭理她,本来犹豫不决了许久是否要辞职,现在把决定做出来发现也没那么难。

离职手续办的很顺利,辞职后,我在家休息了半个月左右,开始着手找新工作,在面试一家公司时,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那脸特别圆,眼睛像两颗蔬菜粒,嘴巴像两根香肠……

我问 HR 那人是谁,HR 说是公司的老板。

我把简历从 HR 手里抽了回来,看着 HR 不解的脸道:「相信我,你们老板大概率是个傻逼。」

备案号:YX01PYO7GaQmV03zv

编辑于 2021-01-14 16:06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打工人漫游仙境-出差篇 ​ 赞同 58 ​ 目录 5 评论

万物皆社畜:打工人的暗黑脑洞

支泥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