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当一个白富美开始养猪

所属系列:甜蜜心动预警

当一个白富美开始养猪

甜蜜心动预警

给母猪接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白富美为了拯救祖传猪场穿着香奈儿套装在猪场实习,

没想到猪瘟刚完又迎疫情,

幸好一起隔离的场长是帅哥啊!

01

提着 LV 秀款包,穿着 CHANEL 小裙子,我踏入这片山清水秀味道奇特的养猪场。

作为一个留洋回来的时装设计系毕业生,我原本的理想生活是衣香鬓影叱咤秀场。

没想到因为疫情,我精心打造的设计工作室倒闭了。

我爸老朱同志激动地立马通知我回家继承家业——去——养——猪——

老朱同志告诉我,这已经是我们家条件最好的场了。

我跟着顾场长路过一片空地,上面架着俩光秃秃的篮球架,连橡胶地板都没铺!

没想到我要继承的家业这么单薄……

但是,这个顾场长,居然是个帅哥哎!这年头,帅哥都去养猪了吗?!

参观完生活区办公区,顾场长又带我去参观了猪舍。

在离猪舍十几米的地方,顾场长从兜里掏了掏,给我一只还没拆封的口罩。

我:???

帅哥:先戴着,慢慢适应。

很快我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大家都看过一些大型养猪场的招聘广告吧。反正意思就是一通狂吹,什么机械现代化,优雅洁净高效,小猪猪住单人(猪?)间巴拉巴拉……

但人家那是大型企业,钱多烧得慌,每只小猪都能蒸桑拿。

我爹呢不够争气,资金投入有限,所以在我们这个猪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悠扬的……

猪屎味。

顾场长好像没闻到,头也不回往前走,还给我介绍我们这边有多少栏,多少头猪,说什么都已经配完种了我们会定期做产检很快就可以产小猪了……

我戴着口罩表示很绝望,认真地问了他一个问题。

「你们有没有什么职业病?」

帅哥场长表示很不解。

我说肯定有啊,你的鼻子已经坏了!这个味儿!!!

顾场长愣了一下,还没等他说什么,我就感觉自己的裤子好像被什么东西蹭了一下。

我低头一看,是一只小猪。

看起来还很小,粉粉的。小猪耳朵上钉着个牌牌——顾场长告诉我这叫耳标——一对耳朵跟小扇子似的,蛮可爱。

「小猪还有斑点啊?都有不同的花纹吗?」我问。

顾场长没有回答。

我的手落在小猪身上,湿湿的。

顾场长告诉我:「那不是斑点。」

我还闻了闻。

……

妈妈,我摸到屎了啊!!!!是猪先动的手!!!!

我欲哭无泪,小心翼翼地往后挪了挪,小猪好像还很喜欢我,往前凑。

救命啊救命啊我不是你的妈妈呜呜呜,求求你了不要过来……

我整个裂开,往后一靠,后面一只大猪叫了一声。

我:OAO……QAQ

顾场长:噗嗤。

顾场长把小猪赶回猪栏了,他说:「看来你很受欢迎。」他的眼睛眯起来,嘴角抽搐。

他在笑!他在狂笑!笑吧笑死你!笑到你面部抽筋!笑到你半脸不遂!

「今天就到这里吧,先回去洗洗。」

我内心大崩溃,飞快逃离了猪舍。

这鬼地方我再多待一天,我就不姓朱!!!

02

我在这里熬了一个星期,什么都接触了一遍。

喂猪,整理数据,开会,写周报!照理说这些行政工作我也可以不做,但我毕竟是副场长,所以我要全方位 360 度地了解养猪这一伟大行业。

尊敬的顾场长还赠书一本,叮嘱我好好学习。

母猪的产后护理。

???

我正在看书,顾韬的电话过来了,「你看新闻,附近猪场爆发了猪瘟。」

我就算再不懂,我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养殖是高投入高风险的活儿,需要时时刻刻警惕那些不确定性的因素。

这是 18 年的夏天,非洲猪瘟在世界各地已经肆虐了一段时间,这种传染性极强的瘟病,给全世界各地的养殖户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只不过我们这个地方偏远些,一直没有受到影响。

附近猪场爆发猪瘟的事很快人尽皆知。隔天上午,大家人心惶惶,彼此私下议论。

顾韬显得格外疲倦,眼底下显而易见的青紫。昨晚开会开到大半夜,估计他也没怎么睡。

掌握着几百头猪、几十号员工的命运,换我我也睡不着。

我们打算封场。

疫苗尚未研发出来,也没有证据能证明猪瘟不会由人传染给猪。

封场、做好消毒工作是最保守的也是最好的方法。

顾场长决定向大家宣布这个消息。

我相信他,这是最好的选择。

可我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那天天很热,持续了一个多月的高温,风扇不停地吹,背上的汗水还是止不住地淌下。

猪场几十号员工齐聚一堂,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想从对方身上得知一点什么最新消息。

有人说附近猪场的猪只已经被大量扑杀。

也有人说,已经有人被确诊患上瘟病。

大家越说越慌,顾韬来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我坐在顾韬旁边,以副场长的身份,秘书滴干活。

「今天把大家召集过来,是有件事要跟大家宣布。」顾韬面对着老老少少几十号员,「猪瘟的事相信大家都知道了,鉴于当前的形式,我们不得不做出相应的对策。」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我也不由得看向他。

其实顾韬很年轻,可能也就比我大不了几岁。

整个猪场犹如一艘风暴中的大船,他要为这艘大船把握着方向。

「谁也说不清猪瘟是怎么来的,目前也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目前看来,我们只能封场。」顾韬说,「采用封闭式管理,一直到本轮瘟病结束。」

没有人说话,大家都看着顾韬。

「没什么意见的话,会议结束后,我们就开始执行。」

03

「老梁,你和老田负责搭建一个临时的隔离点。能满足日常起居饮食的。」

「小李,你和明燕负责猪场的日常消杀,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老孙,你负责清点和采购我们的日常物资,现在的存货还够支撑几天?」

顾韬有条不紊地安排着任务,而我,猪场的副场长,正在辛勤地整理笔记。

「顾场长。」我举手提问。

顾韬抬头看我一眼,轻轻抬了抬下巴,「朱场长,有什么事?」

我看了一眼朴实的人民群众:「我呢?我总得干点什么吧。」

顾韬迟疑地看我一眼:「你现在不就是在工作吗?」

合着副场长的工作就是给场长整理发言记录啊?来都来了。我看了一眼大家,斟酌了一下:「办公室的活儿不算,有什么其他的工作,也分我一点。」

顾场长还没来得及说话,一通电话挤了进来。我拿出手机,一看来电人,我爹。

「闺女啊,我听说你现在在的那个场附近有猪瘟,你妈说,要你回来先避避风头。」

我爹说,本来叫我去猪场,也是为了锻炼锻炼我。

现在猪瘟来了,风险太大,我毕竟没啥经验,还是回家比较好。

可是……

说好了和大家一起同甘共苦的。

顾韬还要和广大猪场群众紧密团结在我身边呢。

虽然家里也很好啦。

但我一点也不希望我的猪场之旅就这么结束。

不是为了证明给谁看,纯粹是为了我自己。

「我暂时不回去了。我要留在这里,我要和大家一起挺过这段困难时期。」

我收了电话,回过头一看,墙边那些张望的脑袋又纷纷缩了回去。

「朱场长。」我刚回到会议室坐下,顾场长就叫了我。

「这么了?」

顾韬看了我良久:「谢谢你。谢谢你愿意留下来。」

04

那天之后,我在猪场的待遇得到了明显的提升。

吃饭的时候,原先抢肉抢得最凶猛的同事,也会请我先动筷子。带来的防晒霜用完了,回到宿舍,发现桌上放了一支全新的。

实习生小妹别别扭扭,说不是什么大牌子,但总比没有强。

面膜只剩下珍贵的最后一片,我洗过脸,躺在床上思考面膜平替。

「朱场长!」顾场长的电话又打过来了,「猪舍集合。」

救命!能不能让我把面膜敷完啊!

我和顾场长站在猪舍里,面面相觑。

一只小猪躺在猪舍的角落里,小肚皮一起一伏,艰难地喘着气。

「前些天它就有些食欲不振,我还以为是天气的缘故。」顾韬全副武装,蹲下来,仔细查看着小猪,「脉搏加快、呼吸加快,耳鼻下有紫色斑……」

我顿时紧张起来,这和新闻里说的猪瘟症状简直一模一样!

天,我们这里也感染上猪瘟了吗?!

「不一定是,」顾韬看了我一眼,「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朱场长……」

我读懂了他的意思:「你是说,我们要把它……」

无害化处理。

这是万不得已的选择。这还是瘟疫防控的第一步。接下来我们还要给接触过的小猪进行定期检查。在猪瘟疫苗还没有研发普及的时期,我们只能用这样的笨办法尽力减少损失。

我悄悄走近那只小猪,忽然认出了它身上的花纹。我忽然想起了那毛绒绒、潮呼呼的触感,那只小猪,我仿佛在哪里见过的。

小猪也心有灵犀似的,一直微阖的眼睛睁开了。

它的眼睛湿润而明亮。动物的眼睛有时候近乎于人,它有情感,有灵魂,我认出了它。它是我来到这里见到的第一只小猪。

那个时候它还那么活泼,用它的小鼻子蹭我,像个孩子一样。它轻轻叫了一声,虚弱无力地,它好像也认出了我,同时,它也知晓了自己的命运。

我心里一痛,忍不住别过头。

我有点后悔选择留下来。

顾韬看了我一眼:「你去办手续,剩下的我来处理。」

05

这件事之后我缓了好些天,顾韬也没有再提起这件事。在做周报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些细微的数据变更,我没有说什么,因为我知道背后的原因。

我一边洗澡一边想,虽然我们会不断接触离别,但是我们也在不断迎接新生命。

「朱珠姐!」

我头顶着泡沫:「干嘛!」

「母猪生了!」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猪舍里灯火通明。

「场长,已经有小猪出生了!」小李在不远处喊。

「注意后续处理,保温灯的温度!做好记录!」顾韬冷静指挥。好的,他终于看到我了,「朱珠,你来帮忙,有小猪出来,你来给小猪擦干净。」

实习生妹妹递了条毛巾给我:「这是接生专用毛巾。小猪出来后,我们就把小猪的嘴巴还有嘴巴里的黏液擦干净,让它可以自主呼吸。」

「明燕,你去小李那边帮忙。」顾韬又下命令了。

哎——那我呢!

我四处张望,大家各自分组照看待产的母猪,而我,和顾场长好像是一组?

顾韬看了我一眼,我赶紧把视线缩回去了。

顾韬蹲下来,检查母猪的情况:「这些天是它们的预产期,刚才就有母猪有动静,我们就过来守着。一般一头母猪会产十只左右的小猪,这只是头胎生产,要特别注意。」

这只我认识,耳朵上有黑色的花样斑纹,我私底下给它起名叫大花。

大花很安静,微微阖着眼睛,它的身躯一起一伏的,顾韬说,它快生了。

我有点紧张,不知道该做什么。「去它身后,准备毛巾。」

我的腿有点软。

还没等我站起来,我就听到一声嘶叫,然后一个粉粉的小东西从母猪身后滑出来。小猪出生了!

我激动得差点打跌,按照顾韬的要求给小猪擦鼻子。

妈耶,隔着毛巾都能感觉到那种热乎乎的触感,我都有点不敢碰 OAO。

顾韬过来拿过毛巾,熟练地给小猪抹了抹鼻子。

大哥,你是给多少小猪擦过脸啊!

顾韬开始给小猪的脐带打结。我都没来得及看清,他就已经给断口消毒了。

大花生得挺顺利,可能因为年轻所以有力。周围的母猪叫声此起彼伏,看起来已经有不少小猪出生了。

我和顾韬负责的这一片有六七只母猪开始生产,幸好有个蛮有经验的叔叔来帮忙,整体比较顺利。

「你不是说会遇到母猪难产嘛,看来今天晚上很幸运哈。」我一边给小猪编号,记下体重和出生时间,一边开玩笑。

顾韬看起来挺疲倦的,笑了一下。

其余母猪纷纷顺产,形势一片大好。

大花已经生了八只了,顾韬按了按它的肚子,还有一只。

但是距离它生上一只小猪仔,已经过了二十多分钟了。

已经出生的小猪已经开始整整齐齐依偎在大花的怀里喝奶,我悄悄松了口气。

顾韬的神色却凝重起来:「不好,它难产了。」

06

大部分人都围了过来。实习生明燕妹妹也来了,顾韬问她现在要怎么处理。

妹妹支支吾吾,半天才说了个氯什么什么东西。

顾韬摇摇头:「时间不对,它已经开产了。这个药起作用很慢,不适合。」

小李也过来了,上来就说要打缩宫素。

好像小李说的比较有道理,有几个老员工也赞成,说什么缩宫素起效快,可以试试。

顾韬摸了摸母猪的肚子:「它还是头胎,缩宫素会形成依赖,下次生产的时候会造成难产。」

「现在已经半小时了。」小李说,「这时候不打,猪都要闷死在里面了。」

顾韬示意,让小李摸了摸猪的肚子。

小李回过神来:「卡在产道?」

「嗯。不是在子宫里,是卡在产道里。打缩宫素没有用。我们要进行人工助产。」

Hello?有没有人能跟我解释一下,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啊?

「我来吧。」顾韬戴上一只长臂手套,消了毒。小李给猪清洗了屁屁。明燕妹妹挤到我的身边,轻声说:「姐,要不你还是别看了吧。」

啊?有什么不能看的啊?

顾韬低声跟小李说了些什么,然后往长臂手套上抹了肥皂水。

下一秒,他把手,探进了母猪的产道。

我眼前一黑。

一股恶心的感觉涌了上来。

人群里忽然爆发出一阵欢呼,顾韬已经把剩下的那只小猪掏出来了。

顾韬还挺高兴:「一进去就摸到它的鼻子,我是拉着它的两颗犬牙才拖出来的。好了,都生完了。朱珠,剩下的都交给你了。朱珠?」

我盯着他的摘下来的手套,上面还有一些湿哒哒的黏液。

我强行笑了笑,顾韬疑惑地歪了歪头:「你没事吧?」

「我没……」刚刚压下去的那股反胃的感觉又涌了上来,方才的画面在我的脑海里来回闪现,「……事。」

「朱珠!!!」

07

我缓缓地睁开眼,先看到的是宿舍惨白的天花板。

我那热心的小舍友告诉我,昨天我可把大家吓得够呛。

我,朱副场长,在目睹了顾场长给猪接生的全过程后,英勇地吐了他一身。

随后晕倒,被大家抬回宿舍。

啊,这个猪场大概是没有我在乎的人了。

我爬起来,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以一个朝气蓬勃的猪场员工的状态,准备向顾场长……道歉。

顾场长破天荒地没有在猪舍,而是在办公室。他戴着副眼镜,低头修理投影仪。

修这玩意儿干啥,我不理解。

「有什么事吗?」顾韬问。

「没什么,就是……」

小李推门而入:「场长!小猪集体腹泻,您要不要来看看?!」

我和顾韬对视一眼,起身出门。

猪是一种脆弱的生物,一点点的异常都会让它出现状况。如果是刚出生没多久的小猪,那么就跟小婴儿一样,非常麻烦。

眼下,猪舍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猪屎味。

好吧,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当初的我。现在的我,已经能够适应猪场那浓郁醇厚的气息了。

顾韬检查了一圈小猪的情况,吩咐小李给猪喂药,又问了问母猪近期的食量。

顾韬沉思了一会儿:「可能是吃得不够多。」

我心想说这还不够多啊,除了睡就是吃。

顾韬看了我一眼:「吃得够不够不能只看量。」

小猪仔们正窝在母猪的怀里欢快地吃奶,我忽然想到书上的知识点。

产后的母猪每日进食量和小猪数量有关。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展现一下自己的智商:「是不是喂养方式的问题,母猪顶食了,所以现在吃不动。」

顾韬有些意外:「你知道?」

我有点得意:「书上写的啊。」

想不到吧,我朱珠还是个平平无奇的养猪小天才呢!

顾韬一边查看料槽,一边指挥小李给猪加了点药。

「刚刚生完的母猪,喂养是有诀窍的。一开始不能喂太多,先稍微饿一饿,再逐渐加量,这样才吃得多。」顾韬一边说,我一边疯狂记笔记。

我举手了:「我有问题,母猪吃不够和小猪腹泻有什么关系?」

顾韬慈祥地看着我。

顾韬蹲下身,检查着猪舍的状况:「这个时候母猪需要产出大量奶水,如果营养不够……」

营养不够,母猪就会动用背膘转化成奶水。

太油了。

新生小猪肠道脆弱,自然是消化不了。

实践出真知。我一边疯狂记笔记,一边感慨。顾韬的视线落在我的手上:「你在干什么?」」

啊没有啊,我只是在做笔记而已。

顾韬把手伸过来了:「我看看。」

08

「朱场长,我没想到你这么认真。」

还行吧,也就一般般认真。

我有点心虚地看着顾韬翻看我的笔记。是啦,大部分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知识点,但还有一些……

猪场员工人物速写。

开会时的碎碎念。

猪场制服设计草图。

还有帅哥裸体图。

顾韬把笔记还给了我,两人无言。过了一会儿,顾韬轻咳一声:「画得不错。」

小猪们的状况一天天好起来了,跟着顾韬去巡栏时,看到那些小猪围着母猪吃奶的模样,总是能生出一些莫名的幸福感。

可能是觉得太像吃饭时的自己吧。

封闭式管理的日子已经过了许久,传闻猪瘟的劲头小了不少,又传闻过段时间大家都可以出去了,猪场里洋溢着一股温馨欢乐的气息。

晚饭时间,小李跑来汇报:「顾场长,还有一窝小猪腹泻挺严重的。就算用了药,仍不见好。」

大哥,吃饭耶,非得这时候说嘛?

顾韬放下碗:「你们吃,我去一趟。」

不是吧?!

我匆匆扒了几口饭,也跟了过去。

那窝腹泻不止的小猪在猪舍的最角落里。我和顾韬直奔它们的宿舍。几只小猪病恹恹地,缩在角落里。小李报告说,每次用药都能见效,可过补了几天,又旧病复发。

我环视四周,其他的小猪仔都活蹦乱跳,早已脱离了腹泻的阴影,难不成就它们特别。顾韬一边听着小李汇报,一边检查了保温灯和料槽,都没有什么发现。

「要不明天请老吴来看看。」

老吴是镇上的兽医。

顾韬没回答。

他来来回回检查了好几遍,却什么都没有发现。我看着他微微皱眉,难得地显出一丝焦躁。

小李还想催促,我冲他摇了摇头。

「要不还是先回去吃饭吧。」过了一会儿,顾韬说。

我没有跟着回去。不知为什么,我还想在猪舍多待一会儿。

现在我已经习惯了猪舍的味道,也知道自己身上大概已经带着不可磨灭的微妙的气味。

我不觉得这有多丢脸,这很正常。

我在猪舍里转来转去。我想到我来这里的第一天,来到猪舍里,顾韬给我递来一只口罩。

我不知道人原来是这样擅长习惯的动物。

腹泻小猪们的宿舍在猪舍的最角落,我在猪舍利转了一圈,又回到它们的猪栏前。眼下小猪仔们刚吃过奶,挤作一团睡觉。

小猪们粉粉嫩嫩,安安静静,看上去温馨极了。

我心中警铃大作。这个姿态不对。

以前顾韬说过,小猪如果挤得太紧,可能是因为气温太低。

我立刻检查了保温灯。温度正常。

猪舍里很暖和,其他栏里的小猪也都正常安睡。

难不成是因为这里特别冷吗?设备一切正常。顾韬也检查过了,没有什么问题。

可问题出在哪儿呢?

我前前后后里里外外检查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异样。一只小猪抖了抖耳朵,往里缩了缩。

我灵机一动,蹲下来,忽然感觉到一股细微的冷风擦着脖子刮过。

风。

我扶着猪栏,仔细扫视了一圈,忽然发现了墙上有个极细小的漏洞,正对着大花的猪舍,风正一小股一小股地往里吹。

如果我的推测没错的话,小猪不是因为营养不良而生病。导致它们腹泻的罪魁祸首,就是这莫名其妙的一小股阴风!

Md!破案了!我立刻给顾韬打电话:「报告场长,有重大发现!」

09

这天午饭,小李终于带来了一个好消息:猪瘟疫苗研制成功!

还有一个更好的消息:本地猪瘟已被控制,暂无疫情。

所有人都为之一振。

我们最近的顾场长,思虑再三,结合这个新消息,宣布了一个重要决定:

放假!

我眼睛都瞪圆了。不是吧不是吧真的放假啊?是可以出门的那种放假哦?顾韬面对我的连环问,笑得一脸和蔼可亲:「是啊,算起来从我们也好久没休息了,按规定,是该放假的。」

我老泪纵横。

「我要休假。」我第一个举手。真正的好领导,就是要在这个时候起带头作用嘛!

我坐在猪场的五菱宏光副驾上,思考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顾韬开着车:「我们先去看看饲料,然后再去卫生站……」

大哥,我是要去买买买,不是跟你去为猪场的繁荣呕心沥血啊!

去镇上需要开车半个多小时,这五菱宏光是挺老旧的了,顾韬说,他来场子里的时候,就已经有这辆车了。我问他来了多久,他说来了五年,本科毕业的时候就来了。

顾韬一边开车一边说,以前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总觉得出来实践才是最重要的,后来干了几年,又觉得理论上的指导也不可或缺。

可能人就是这样,才能不断不断地进步。

我问顾韬,你就这么喜欢养猪?

顾韬看了我一眼:「这是我的工作。」

可是现在的人们转行都挺快的。我说,就比如我吧,本来是个时装设计师,结果现在跑来养猪。这和我的本行有什么关系?说出去谁信啊。

顾韬沉默了半天,说可能对你还是有好处的。

我也不奢望能从顾韬那里得到什么安慰。车子开到镇上,周围开始热闹起来。

镇上的繁华程度跟我想象的有差,我跟顾韬跑了好几个地方,又是看饲料又是选疫苗的,忙活了好半天。这些我都不太懂,不过顾韬在跟工作人员交谈的时候我还拍照了。

顾韬:???

我嘻嘻嘻,说工作需要。

顾场长说,可以多写一写母猪生产的近况。

拜托,猪生崽哪有帅哥场长好看啊!

忙活了一早上,到了快吃午饭的点,顾韬说我们去吃个饭。我举手发言,我要吃水煮鱼,我要喝奶茶!

顾场长认真地告诉我,工作餐是有消费标准的,不能超标。

顾韬,有你,真的是我爹的福报。

「朱珠?真是你啊?我还以为认错人了呢!」我缓缓地回过头,露出僵硬的笑容。

「好巧哦,老同学。」

10

每个人的读书时期,大概都会有这么一个同学。莫名其妙就是跟你过不去,逮着你一个劲儿跟你比。反正我是遇到这么一个。小学初中高中跟我一个班,从发型到书包跟我比了个遍。

「张美容。」我跟她打了个招呼,指了指她手边的小孩,「你结婚了?」

「早结了。」她看起来气色不错,「前几天我还跟几个同学聊起你呢,没想到今天就碰见了。」

呵呵,聊起我,估计没说啥好话。

「听说你现在是时装设计师,」张美容两手抱臂,生怕别人看不见她手上的大钻戒,「真厉害。」

顾韬问:「同学啊?」

张美容老早就注意到他,用戴着钻戒的那只手矫揉造作地拂了一下刘海:「啊,我和朱珠是老朋友了,好多年同学。这位是……朱珠,莫非是你男朋友?」

「不是。」

「同事。」

默契总是在奇怪的时候出现。

张美容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夸张地捂着鼻子,还不停打量着我和顾韬:「同事啊?真难得,我们这小破地方,今天迎贵客。」

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

顾韬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张美容,开口:「我是她领导。」

「朱珠是我们这里最优秀的员工。」顾韬顿了顿,「之一。」

……大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她入行时间不长,但做事细心认真,」顾韬继续,「也从来不在背后说别人闲话,进步非常快。我很看好她。」

张美容目瞪口呆:「是……是嘛。」

「抱歉,」顾韬冷冷地说,「我们还有事,失陪了。」

我跟在顾韬身后,才三步并作两步追上来:「我请你喝奶茶。」

小镇上的奶茶挺甜的,糖跟不要钱似的往里加。我坐在五菱宏光的副驾驶上,一口气炫掉了大半杯,才稍稍平息了我心头的忿忿。只是去镇上逛逛,都能碰到张美容,我此刻要是去买张彩票,估计都能中头奖。

顾韬忽然开口,说是他不好。

我恨恨地咬了咬吸管:「管你 P 事。」

「如果不是我叫你来镇上,也许你就不会……」

「就不会碰到同学?」我哈哈一笑,「多大点事啊。碰到同学我就不来了?凭什么啊这镇子又不是她家的。」

顾韬把他那大半杯奶茶放在一旁:「还有就是……」

张美容的眼神。

我懂。

我看着前方人来人往:「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

「养猪就养猪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就是一份工作。如果我爸不养猪,他能供我读书吗?能让我选择自己喜欢的职业吗?不能。吃水不忘挖井人,吃猪不忘养猪人,就是这么个道理。」

他看着我,很认真地点点头。他发动车辆:「我们去吃鱼吧。对了,回去你写篇文章,就把你刚才说的那段话扩一扩,我们发个专稿,题目就叫——论新时代养猪青年的心态转变。我有信心,这次阅读量,肯定能破百!」

我简直要笑死了:「你神经病啊!」

顾韬开车稳如老狗:「我可是你领导!」

过了一会儿,顾韬忽然叫我:「朱珠。」

我喝着剩下的奶茶:「嗯?」

顾韬淡淡地说:「你应该回去。」

「不要放弃。你会是一个优秀的时装设计师。」

11

猪是一种消耗着颜值长大的生物,我是眼见着它们从粉粉嫩嫩的小猪仔一天天长成肥头大耳的战斗猪。

上一批的育肥猪到了出栏的时间,大家一日日忙得脚不沾地,就是为了给猪过磅、联系猪贩子,送猪出栏。

也就是说,我们到了真正赚钱的时候了!

「你赶上了好时候,」顾韬一边看着会计拿来的账本,一边说,「猪瘟影响,今年猪价上涨,我们盈利不少。」

我把胸脯拍得山响:「这话不对,应该是猪场遇到了好时候,遇上了我这样的好场长。」

顾韬:地铁老人看手机.jpg。

还有一件更好的事。

临睡前我照常点开手机,我那远在重洋之外的硕导给我发了消息:朱珠,我们的设计工作室缺人手,你愿意来帮忙吗?

我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脸上的黄瓜片掉了一地。

愿意!我当然愿意!

我抓着手机想立刻给老师回电话,忽然停了下来。

顾韬。

「她是我们这里最好的员工。」

「你会是一个优秀的时装设计师。」

「不要放弃。」

「老师,给我一点时间,我考虑一下可以吗?」

我思虑再三,给老师回了消息。设计工作室的机会非常难得,我不会傻到放弃。

只是有个人我有点放不下。

真奇怪,明明只是同事,明明是在这个与我格格不入的养猪场,明明整个夏天和秋天一点都不罗曼蒂克。

但我还是觉得顾韬对我很有吸引力。

老师很宽容,说现在工作室还在筹办中,只是在我可以年后来上班。

同学发来婚礼邀请,是小学时代的朋友,当年的乐队主唱,现在选择在小城做公务员。

老爸问我要不要回家。

每个人都有光明的未来。

我去找顾韬,顾韬还在修理他的投影仪。修不好就换新的吧。我告诉他我要走了,顾韬仍埋着头,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

「挺好的。」

「记得到时候走辞职流程。」

「朱珠,祝你前程似锦。」

12

年关将至,我已经办完了猪场的离职手续,再过几天,我就要离开这里,回家过年了。

猪场里也不能免俗,挂了红灯笼,勉强有了点节日的气氛。

从宿舍到办公区,需要步行十分钟。我闻着空气里隐约的炮仗气味,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猪场的员工有不少住在镇上或附近的村里。他们先回家过年了。我买了后天的机票,今天是我在这里最后一天上班。

如果不出意外,也是最后一天见到顾韬。

这是我第一次,对一个地方充满了不舍与留恋。

其实也没什么可做的。今天我的工作就是帮顾韬把剩下的数据整理好。

顾韬不在办公室里,大概去了猪舍。我坐在工位上,动手整理材料。

最后一天,原来是这样平平无奇。

工作笔记本早已记满,随手一翻,除了零零碎碎的知识点,还有不少随手画的设计图。

养猪场员工制服.草图版。

以前真是幼稚得可笑。

我整理完数据,点开手机,一条推送把我砸在原地。

是的,没错,新冠。

我第一时间去查飞机航班,果不其然,航班取消。

顾韬从猪舍赶回来:「你看新闻了没有?」

……你说呢?

我重新开始看机票。临近年关,一票难求。就算买到了票,以目前的形势,我连这个村都迈不出去。

顾韬告诉我,猪场所在的村已经封了。住在附近的员工,也因为种种原因赶不过来。

换个说法,我,和顾韬,孤男寡女,被困在了这里。

就在我准备离开这里的前夜。

13

「你先别着急。」顾韬帮我打咨询电话,「或许还有别的办法。」

这波疫情来势汹汹,我们这块儿地方封得严严实实,连只蚊子都飞不过去。我俩努力了一个上午,只确认了一件事。

航班飞不了。车票也买不到。

对不起,朱珠同学,你只能在这里再待上一阵了。

……救命。

「朱珠,」顾韬严肃地跟我说,「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先吃饭。」

那么问题来了,谁做饭?

因为过年,我们这儿的食堂阿姨昨天就回去了。我本来想今天吃点泡面凑合凑合。但目前我的前任领导顾韬同志还在,吃独食仿佛有点不太好。

「我试试看吧。」副场长同志秉持着为领导服务的精神,「做得不好你别怪我。」

顾韬有些意外,但还是点点头:「那我先去给猪喂食。」

你喂猪,我喂你,这个分工很合理。

食堂的食材都是统一进购。受到猪瘟的影响,这些食材都要经过消毒处理,所以没有什么绿叶菜,只有圆润的各种瓜。

我翻找了一通,只有黄瓜丝瓜和鸡蛋。这好办,机智的我想出了绝妙的菜谱,瓜类炒蛋。

我还在厨房里找到了俘获大家肠胃的女人——老干妈。

这是什么?瞌睡送枕头啊!

顾韬从猪舍回来,换了身衣服,还没进食堂就开始表扬:「好香啊!」

大哥,真诚一点可以吗?

我忙活得一身热汗,把菜端到桌上:「看看,怎么样?」

看着碧绿碧绿的瓜,是不是很有食欲呢?

顾韬脸上的笑容没有变:「还挺养生。」

那必须的。

顾韬又弱弱地发言了:「那……饭呢?」

我脸上一僵。

我。没。煮。饭。

顾韬帮我把西红柿鸡蛋汤端上餐桌,说没关系这样也挺好。

「冰箱里有馒头。我去热一热吧。」

在朱珠同志的不懈努力下,我和顾场长终于吃上了一顿午餐。

顾场长掰着没有热透的馒头,真诚了提了一个建议:「接下来的饭还是我来做吧。」

我迟疑地看着他。

顾场长说:「我会做红烧肉。」

大哥你为什么不早说!

顾韬的脸有点发红,他喝完了西红柿鸡蛋汤,犹豫了一下,道:「朱珠,你今晚有空吗?」

14

有空。

但我不知道顾场长有何贵干。今天的晚饭是他做的,红烧肉,我吃了两碗饭,撑得直打嗝。

我依依不舍地扫着盘子里的配菜:「顾场长,看不出来啊,你还挺有一手。」

「还行吧。跟食堂阿姨学的。」

「我洗碗吧。」我礼尚往来。

顾场长没有推辞,顾场长开了一小罐啤酒,问我要不要喝。

我说顾场长你今天放得很开啊。平时老梁小李叫你喝酒你碰都不碰的。

「平时是平时。」顾韬说。

可能当个小领导还是很有压力的。不在员工面前,顾韬看上去和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没什么两样。

「一会儿去娱乐大棚。」顾韬说,「有个东西给你看看。」

我不知道顾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点点头。

算了,满足他的小心愿了。

晚饭后,老爹打了电话过来,问了问这边的情况。这个年怕是很难回家过了,猪场这边胜在物资不缺,就是冷清了点。

我跟老爹说你放心,顾场长会做饭,人家做饭可好吃了。

我爹沉默了一下:「你还使唤他做饭啊?」

啊?有什么问题吗?

天黑了下来。红灯笼在夜色中发着光,透着一丝温暖的气息。

我来到大厅,顾韬已经到了,开了灯,桌上摆着点瓜子零食。

「顾场长,这是要办春晚啊。」我笑着说。

顾韬把投影仪打开了。

他拿着笔记本电脑,捣鼓了一阵,投影仪居然亮了起来。

「你不是说喜欢唱歌吗?」顾韬说,「我把投影仪修好了,你可以唱歌了。」

我的心里重重一痛。

我都忘了是什么时候跟顾韬说过自己喜欢唱歌,更不知道这无心之谈他居然记在心里。

我一直以为我在他看来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一个空降的副场长,一个不专业的养猪职工。

可是他记得我的小小的爱好。

也记得我的小小的梦想。

我开了罐啤酒,冲顾韬。

「干杯。」

顾韬酒量不咋样。一杯啤酒就能喝出微醺的感觉。

自制卡拉 OK 有一种古早的风味,我开始点歌,顾韬的曲库看上去也很久没更新了,全都是九零后怀旧金曲。

我说顾韬你是多久没听歌了啊。

顾韬一边笑着切歌一边说,还是老歌好听。

我看着他的侧脸,忍不住叫他。

顾韬回过头来。

「对不起。」

顾韬脸上还挂着笑容,也许是来不及改换表情,也许是,他还没明白我的意思。

他说,你不用对不起我。

他说,朱珠,你做得很好。

他说,你刚来的时候我在想,这是哪家的大小姐。我一定跟这样的人处不来吧。

可是你居然愿意去猪舍。

你愿意去学养猪。

你愿意在最困难的时候和大家同甘共苦。

顾韬大概是醉了。我想。

「你的设计稿,我虽然不懂,但是很有灵气。」顾韬继续,「你很有才华,你不该放弃你的事业……」

「朱珠。」顾韬很认真地看着我,「你是个很棒的女孩子。」

「我非常荣幸,能够认识你。」

我看着顾韬,一时无言。投影仪上的 MV 自动切换到下一首。

外面狂风大作,天气预报说,今晚有雪。

可是室内那么暖,橘黄色的灯光映着顾韬微红的脸。

我看着顾韬,支起身子,飞快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15

昨晚下了一夜的薄雪。室内开了暖气,一早醒来,周遭换了天地。

人没事,就是头有点痛。

朱珠,不能喝就别喝,这点道理你难道还不懂吗?

可是昨晚气氛确实很好嘛……

等等,昨晚?!

我的脑内忽然闪过无数画面。

唱歌。

喝酒。

我亲了顾韬一口。

救命!!!!

我捂住脸。

我还在床上扭成麻花,顾韬的消息就发来了。

「早餐好了,放保温杯里。」

!!!

我忘了现在需要自己做早餐!

「谢谢……」

「刚下过雪,会有点冷,注意保暖。」

我拗成一条麻花,昨晚的画面逐一闪现。

我亲了他一下。

还顺便告白了。

朱珠你的记忆力可以不要这么好吗?!

我裹上猪场统一配发的大棉袄,去食堂吃饭。

顾韬正在刷锅。

好巧哦。

「起来啦。」顾韬冲我一笑。

我赶紧低头查看我的保温杯。

小馄饨,洒着葱花。皮薄馅儿大,手艺不错。

顾韬走过来了,拿了瓶醋放在我手边,「不够可以加。」

我放下了勺子。

顾韬在我身边坐下了。

他记得。从他的表情我看得出来,昨晚发生的一切他都记得。

我看着他:「顾韬。」

顾韬沉默半晌,开口:「我明年才能去市里工作。」

「争取外派需要小半年时间。」

「我也可以投国外的简历。虽然我也没试过,但我都会试一试。」

???

哈?大哥你在说什么?

顾韬推了推眼镜,认真地看着我:「我是想说,你尽情去追寻你的梦想。我会努力跟你在一个城市……」

啊??

他的眼里映出我惊讶的面孔:「在这个基础上,朱珠,你愿意让我做你的男朋友吗?」

我曾设想过无数次的告白场景,但我从未想过居然是这样的。

刚下过雪的早晨,猪场的食堂里,面前一碗小馄饨汤。

最质朴的人间烟火,和最遥远的梦想,在这一刻相遇。

而且,不会再分离。

「我愿——」

「场长!我回来了!」小李一下推开门。

「我也回来了!」老梁紧跟其后。

我:0-0

顾韬:==

「哎你们在做什么啊?」小李凑过来,「吃早餐?哎呀谁做的?手艺不错啊。」

「去去。」顾韬板起脸,「不是说回去过年吗?又回来做什么?」

「怕你一个人孤单嘛。」小李笑嘻嘻地,还没有发现顾场长的脸色臭不可闻。

「那正好,早上猪还没喂呢。」顾韬一边说一边往外走,「交给你了!」

「哎不是吧——」

我跟在顾韬身后,他走得有点急,我追了两步:「哎呀你等等我嘛!」

顾韬缓下脚步,在雪中。

我追了上去,悄悄地牵起他的手。

全文完

作者:啵啵鸡

备案号:YX011x012aQZx7M46

发布于 2022-08-09 17:56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军训撩到会唱山歌的帅哥怎么破 ​ 赞同 2 ​ 目录

评论

甜蜜心动预警

鹿呦鸣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