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旧工厂疑案

所属系列:推理者言:无法被看清的惊悚真相

旧工厂疑案

推理者言:无法被看清的惊悚真相

1

最近,发生了一起轰动全城的命案。

一对网红博主情侣前往一个废弃的旧工厂探险,正在直播时,却突然被杀。

现场只有一位他们同行的女孩,理所当然的,女孩被定为犯罪嫌疑人。但奇怪的是,女孩却说自己刚到现场就晕了,根本没有记忆。

女孩叫宋真真,是一名大学生。

杀人现场留下了一段异常诡异的视频,网上风言风语,甚至有人说是「鬼杀人」。嫌疑人宋真真也发了疯。

于是,警方拜托了隔壁谭平市精神病院的院长姜乃行,来对她进行精神司法鉴定。

姜乃行开车急切地开车赶往案发的余江市。

姜乃行的老朋友,省精神病司法鉴定中心的高占林告诉他,这个女孩很可能是多重人格。

他多年来一直在研究患有多重人格的病人,这是他的专业,也是他的兴趣,因此被吊足了胃口。

姜乃行急切地加了脚油门。余江市离他所在的谭平市不远,两个多小时就能到。

车子很快便抵达目的地。接待他的是余江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王松队长。中午吃过饭,高占林才姗姗来迟。

姜乃行急于接触病例,便问他:「你为什么说凶手是多重人格?」

高占林眯着眼笑了笑,拿出一段视频放给他看。

姜乃行看着这段视频,这是大学生情侣赵俊杰和陈颖当时直播探秘的画面,镜头有些摇晃,有些阴暗,但看得还算清楚。

本在二人身后的宋真真突然消失不见。不久后,一个戴马头面具的人在镜头前晃了一下,接着就是二人惨叫的声音。看来,凶手是在直播时杀害了这对情侣。

姜乃行一边看着,高占林一边神秘兮兮地跟他说了下案情的诡异之处。

「吓人吧?这段视频网上已经禁掉了。嫌疑人宋真真跟那俩死者是好朋友,一起进的工厂,那俩死者直播中被人偷袭打死,看视频的网友报了警,警察去了以后,宋真真正蹲在两具尸体前,手边就放着凶器——一把匕首,还有那个马头面具。

「奇怪的是,她说自己进入工厂就晕过去了,醒来以后才发现同行的两名好友惨死。发生了什么,她根本不记得。我对她做过检查,发现她受到了严重的惊吓刺激,但精神还是比较正常的。似乎她是真的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我这才想到你,姜医生。」

高占林关掉视频,王松又补充道:「那里以前是造纸厂,因为污染整体搬迁,厂房便废弃了。废弃有接近二十年了。查过两名死者为何来到这个工厂。有人给他俩打赏,让他俩来这里拍探险视频。那个账号头像是一个马面人。案发后我们查了那个账户,户主就是宋真真。而且,那个马头面具跟宋真真账户的马面人一模一样。」

高占林掏出一包中华烟,给二人散烟。王松摆了摆手,掏出自己兜里的红塔山。而姜乃行从不吸烟,也拒绝了。高占林悻悻地捏出一根抽了起来,吞云吐雾。

高占林说:「其实,没有口供也可以起诉了,因为物证齐全,又有杀人动机。死刑估计是跑不掉。但她精神状态不稳定,这个状态下不太好直接移交检察院。她妈妈因为女儿的事情有点精神崩溃了,她爸使了点劲儿,活动了活动,到处托人请求做精神鉴定。所以,我才出面。姜医生,下面都靠你了,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姜乃行点点头,意识到高占林所说的后半截话才是重点。他看着高占林手里的中华烟,莫名又想起他中午喝的那顿酒,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2

余江市没有专门的精神病医院,宋真真只能暂时住在市第三人民医院的精神科,外面由警方看守。宋真真本是个面容清秀的小姑娘,此时却披头散发,抱着腿坐在病床的角落里,见人进来,身体便拼命蜷缩着。

医生言语安抚了很久,才把她带到一间僻静的办公室里。在这里,姜乃行、高占林和王松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

见到他们三个人,宋真真眼神畏畏缩缩,不敢直视。

「小宋啊,别紧张,我俩你都认识,这位是我请来的医生,姓姜,也是来帮你的。」高占林笑眯眯地介绍道。

「求求你们放了我吧。」宋真真哀求道。

「姑娘,我跟你说过很多遍了,死了两个人,很严重的。直播出去那么多人都看到了,影响很大。又是案发现场抓到的你,人赃并获,你解释不通不行的。」王松皱着眉头。

「真的不是我,我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宋真真语无伦次地解释着。

「你上法庭说这话,谁会信你?」王松摇摇头。

他们说话的时候,姜乃行就一直默默地观察着。凭借着常年与精神病患者接触的经验,他认为宋真真没有精神问题,只是受到刺激,过于害怕,有一定的应激反应。

「你真的不记得了吗?」姜乃行插话道。

「真的不记得了。」

「那你还记得晕倒之前的事情吗?」

「记得,我们一起去了那个旧工厂,我有点害怕,就躲在他俩身后。然后发生了什么就不记得了,好像是晕了过去,再睁开眼,他俩已经……已经死了……我真的什么也没做。」

姜乃行一直盯着她的眼睛。

「她没有说谎。」出来之后,姜乃行对二人说道,「老高说的没错,很可能是多重人格。」

高占林听到夸奖,似乎有些得意。

姜乃行继续道:「她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恰好就说明是另一个人格杀的人。」

「那怎么来……」王松一时不知道该如何组织语言,「怎么弄清楚这些事?」

姜乃行说:「我要对她进行催眠,如果成功的话,能唤醒她的另一人格。」

高占林点点头,「这方面,你是行家。」

王松见高占林表了态,便询问道:「现在可以开始吗?」

姜乃行说:「我需要准备一下。但我有个条件,不能有任何人在场,也不可以有录像监控,否则会影响我的催眠。」

王松看了一眼高占林,似乎是在征求意见,他很为难地说道:「姜医生,这个恐怕不符合流程吧。」

姜乃行断然拒绝,「如果不可以,那就算了,只能另想办法了。」

高占林接过话来,「特殊情况,就特事特办吧。省内最权威的专家就是姜医生了。」

王松出去打了个电话,一会儿便回来了。他长嘘一口气,「向领导请示了,就按姜医生说的做吧。」

回到招待所,王松就送来了宋真真的资料,厚厚一沓,姜乃行看了整整一夜。

3

王松不太放心,还是站在楼道里等待着。他摩挲着右手虎口上的一道疤痕,那是几年前抓捕一名未成年罪犯时留下的。

姜乃行走进医院这间特意清理出来的办公室时,宋真真自始至终都低着头。

「你好,宋真真,昨天我们见过。」

「人不是我杀的。」宋真真低着头,冒出这句话。

「但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姜乃行盯着她,目光如炬。

「我说过很多遍了,没有人相信我。刚进工厂我就晕过去了,醒来他俩已经死了。」

「所以我要查清真相,查清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要相信我。」姜乃行的声音十分恳切。

宋真真抬头瞄了他一眼,「我为什么相信你?你跟他们都一样,都认为我是凶手。」

「我不是警察,也不关心案件。我只是想治好你的病。」

宋真真哀求道:「我没有病,人也不是我杀的,你们放了我吧?」

姜乃行为难地说:「对于你的遭遇,我深表同情。但我没有权力放你,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配合我,找到真正的凶手。这是挽救你的唯一办法。」

宋真真眼里闪出一丝希冀,问道:「怎么配合你?」

「催眠。」

「催眠?」

「对,我要唤醒你失去的记忆。如果不是你杀了人,那么我会还你清白。」

宋真真懵懂地点点头,她同意了催眠疗法。

「那我们开始吧。你坐到沙发上。」

宋真真遵照指令进行了,但她还是有点将信将疑。

姜乃行站起来,摊开手,「你看,这里没有别人,只有我。屋里没有任何监控或者监听,所有的事情都只有你我二人知道,不存在我套你的话给警方。」

宋真真环顾四周,的确,这间屋里没有监控,她的疑虑慢慢消解了。

姜乃行拖过凳子坐在她面前,轻轻压在她肩膀上,非常认真地说道:「你要放松,尽量平静地呼吸,身体要舒展。精神上绝不要对抗,我是在帮你。」

宋真真点点头。

二人四目相对,目光中逐渐充满了信任。

姜乃行掏出怀表,摇晃起来。他开始对宋真真进行催眠。

「你的身体离开了地球,缓慢飘浮到宇宙之中。地球离你越来越远,你听不见任何声音,伸展四肢,飘浮着。时间离你越来越远,你看到了苍老的自己,看到了幼年的自己。空间对你毫无意义,你可以前往宇宙中任何一个地方。冥冥中有个力量牵引着你,引导你脱离肉体,你的魂魄便是宇宙的物质之一……」

宋真真面前这个怀表晃动着,慢慢变成了一个时间的螺旋,她仿佛宇宙中的一个神秘物质,正伴随着时间和空间的扭曲而不断坍缩。她的眼皮越来越无力,灵魂仿佛抽离了肉体。

4

几个小时之后。

宋真真躺在沙发上缓缓地醒来,姜乃行微笑地看着她。

宋真真睁开眼,她的眼神突然变得杀气腾腾,她环顾四周,换了一种沙哑而又阴狠的声音问道:「这是哪里?」

「这是医院。你是谁?」见宋真真似乎变成了另一个人,姜乃行有些激动地反问道。

「宋真真呢?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你不就是宋真真吗?」姜乃行抑制住自己的激动,试探道。

她突然冷笑一下,「我不是宋真真。」

姜乃行往后面的椅背靠了一下,问:「既然不是宋真真,为什么在她的身体里?」

她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一边在屋里溜达,一边自顾自地说道:「好久没出来了,有点不适应。能倒杯水喝吗?」

姜乃行给她倒了一杯水。她咕嘟咕嘟喝下一整杯。姜乃行又给她倒上。就这样反复三次。她打了个饱嗝,重新坐了回去。

「你刚才问我什么?问我为什么在她身体里?其实这句话应该反过来问,为什么她在我身体里?」

「你们共用一个身体?还有其他人吗?」

「没有了。两个人还不够吗?」

「那她做的事情,你记得吗?」

「如果我记得,就不会问这是哪里了。我想问问,为什么我会在医院?你又是谁?」

「我是姜乃行,一名精神科医生。」

她点点头,「我懂了。是你把我叫醒的。我睡了好长好长的一觉,几乎忘记了时间。」

「你是什么时候进入她身体的?你有名字吗?」姜乃行在笔记本上记录着。

「从我有记忆开始,就在这具身体里。就像你,你会记得自己何时拥有这副躯壳吗?不会吧,一切来自混沌,一切也归于混沌。至于我叫什么,有意义吗?」

「那在工厂里,是你突然出现,挤掉了宋真真的人格,所以她什么也不记得了,对吗?」

「你是警察?」

「我不是。」

「那你就是在为警察做事情。」

「工厂里的人是你杀的吗?」姜乃行问道。

她没有回答,起身慢慢走到姜乃行身边,突然暴走,死死掐住姜乃行的脖子。也不知她为何突然有如此大的力气,那两只手像铁钳一样,姜乃行无法挣脱。他蹬着腿,踢倒了旁边的椅子。

王松听到这个动静,警觉起来。他来到门口,听到了搏斗的声音,便立刻开门,看到宋真真把姜乃行摁在地上。他费了好大力气才拉开宋真真。姜乃行干咳着翻身起来,跪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良久才直起身子。

被制服的宋真真依然张牙舞爪地抗争着。王松不得不把她锁在了暖气片上。高占林和其他警察也闻讯赶来。

「宋真真怎么了?」高占林问道。

姜乃行喘匀了气,才指着她回答道:「这不是宋真真。」

5

宋真真依然被铐着,只是这次换到了公安局的审讯室里。审讯室里,除了王松等警察外,姜乃行、高占林也都在。监视器密切拍摄着她的一举一动。

「你叫什么名字?」王松问。

她回答道:「我叫刘超,是宋真真的好朋友。」

「为什么杀害赵俊杰和陈颖?」王松问。

「他俩在接吻。当着宋真真的面接吻。」

「接吻你就杀人?」王松厉声问道。

她不屑地笑了,这激怒了王松。王松拍了下桌子,「说,你为什么杀人?」

姜乃行摆了摆手,打断了王松。

「王队长,我能不能先问几个问题?」

王松看着他,点了点头。

「你叫刘超,性别是男吗?」

「是。」

「宋真真看到了他俩接吻,然后就晕过去了,是因为她喜欢赵俊杰吗?」

「是的。她一直很爱赵俊杰,但陈颖却跟他好上了。宋真真受不了,不敢面对。所以我出来了,帮了她的忙。」

听完这些,姜乃行看了看高占林,二人很默契地目光交汇。高占林示意姜乃行继续问下去。

姜乃行问:「你杀了赵俊杰和陈颖?」

刘超说:「是的。」

姜乃行说:「打赏他俩,把他俩骗过来的也是你?」

刘超点头:「是的。那时候我就计划好了,帮宋真真杀了这对狗男女。你们不知道宋真真对赵俊杰的感情有多么深,但赵俊杰转头却跟陈颖好上了。宋真真几次想要轻生,都是我把她救下来的。」

接下来,王松又问了些问题,刘超也都配合着回答了,基本把当时的犯罪现场还原了。

夕阳西下,但阳光还是很刺眼。姜乃行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怀表在窗户透进来的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炫目的光,照在刘超脸上。怀表晃动几下后,姜乃行收了起来。

此时,刘超突然晕倒在椅子上。

王松连忙上去,轻轻晃动「他」,要把「他」叫醒。过了一会儿,「他」才缓缓醒来。

「我在哪里?」女孩的声音柔软而且疲倦。

姜乃行谨慎地看着她,轻轻问道:「你是谁?宋真真吗?」

「当然,不然我是谁?」宋真真抬起手,却发现自己被铐着,她纳闷地看着四周,「我不是在医院里吗?」

「你差点掐死姜医生,还记得吗?」高占林问道。

「我?为什么要掐死他?」宋真真一脸茫然。

「她不是在玩什么诡计吧?」

「不会的。」姜乃行把一摞宋真真的资料摆在王松面前,说,「我查过宋真真的资料,知道刘超这个名字。很多年前,宋真真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她掉进一口井里,跟她一起掉进去的有个男孩,就叫刘超。几天以后,宋真真被救了出来,但刘超却死了。」

「真有这个人?」王松拿过资料看了看,他有点愧疚,功课做得还不如姜乃行多。

高占林也附和着:「这样就说得通了。她的另一人格从哪里来的,因为当年受到的巨大刺激,她脑中便幻想出另一个人格,也就是刘超。」

王松摇摇头,「不可思议,我办了这么多年案子,没碰见过如此离奇的事情。」

姜乃行解释道:「多重人格是身份识别障碍,属于解离症。患者根本意识不到另一个身份的存在,同时其他身份占据患者意识时,也都是正常人的思维。这个病的发病率很低,所以很少碰见,你感到离奇也属正常。」

高占林笑了笑,拍了拍王松的肩膀,说道:「老弟,我们是专业的精神鉴定,给出的也是专业的意见。不敢说全国,至少在省内,姜医生和我,都是这方面最专业、最权威的。」

王松点了点头。

案子就此了结,高占林代表省精神病司法鉴定中心签了字,认定宋真真完全无刑事责任能力。根据《刑法》第十八条,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定的,不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责令他的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

在回程的路上,姜乃行听着车载收音机播放的节目,一名女子被人催眠,让她干啥她就干啥,而女子醒来后却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姜乃行露出得意的笑容。

大功告成了。

他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6

宋真真在谭平市精神病院的角落里瑟瑟发抖。在她的身边,穿着白衣服的病人们走来走去,一个一个像是游荡的孤魂野鬼。

有个自称秦始皇的人,絮絮叨叨地向宋真真说着自己如何穿越而来;另一名自称是执行秘密任务的间谍,一边向宋真真透露着自己的使命,一边又要宋真真将他所说的一切埋藏在心里,永远不能告诉其他人。

还有一个年纪轻轻的妈妈,看到墙根长出的蘑菇,突然发疯似的脱掉衣服,大吼大叫,两名身强力壮的护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制服拖走。「秦始皇」煞有介事地告诉宋真真,这个女的是个疯子,因为采摘了毒蘑菇给儿子吃,导致儿子中毒身亡,所以看见蘑菇就会发疯。

姜乃行在窗边静静看着这一切,他的脸上突然有种愉悦的神态,仿佛在欣赏一件自己亲手雕琢的艺术品。他的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张小孩子的画,画中是几棵黑色的树和几棵白色的树,一名小孩子站在树林中间。此刻,画中的小孩和姜乃行一起,看向窗外的宋真真。

宋真真刚进来的时候,一直向见过的所有人说自己没有疯,她越是这样说,越是更加证实了疯子的身份。如果宋真真做了过头的事情,譬如哭、闹、大喊大叫,等待她的将是 330V 的电压。这些指令只需要姜乃行的一句话,「给她过电」,便立刻会有身强力壮的护工执行命令。

在这里,姜乃行就是国王。

每次过电,宋真真都会大小便失禁,昏厥在地,然后一身屎尿地被护工拖回病房。过电就像《水浒传》里的杀威棒一样,让疯子们懂得服从这里的规矩。

回到病房也不算完,手脚要绑在病床上好几天,吃喝拉撒都在上头。经历几次后,宋真真不再与任何人说话,让睡就睡,让吃就吃,让做什么就做什么,闲下来时就是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再后来放风时,她也跟其他患者一样,像孤魂野鬼似的游荡在院子里。

宋真真融入这里后,姜乃行对她的治疗方法改变了。他常常将宋真真捆在床上,两三天不给她水喝。他说这是为了渴死宋真真的另一个人格。宋真真有一个单独的房间,在断水的日子里,姜乃行会在她扭头就看到的位置上放一个破旧的小书包,一个年代久远的空水壶,水壶上画着一匹马。

在宋真真因口渴濒临昏厥的时候,姜乃行会面带微笑走进来,用针管向她嘴唇上滴几滴水,然后问她:「还记得那年的事情吗?」

宋真真拼命用舌头舔干裂的嘴唇,渴求姜医生再给她点水喝,却对姜医生的提问充耳不闻。

姜乃行又问:「渴死的感觉好受吗?」

宋真真茫然地看着他。

姜乃行自顾自地继续说着:「当他无力反抗时,你抢走了他的水壶。当他快要渴死的时候,你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吗?」

宋真真满脸惊骇,突然想到多年前的那一幕,她对那个祈求一口水的男孩说:「给你,我就不够喝了。」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姜乃行平静地说道。

宋真真顿时流下痛苦的眼泪,嘴里呜咽着,拼命地扭动着被捆住的身体。

姜乃行帮她擦了擦眼泪,把一张银行卡塞进她的口袋里。

「这是你的银行卡,我借来用了用,现在物归原主。我用这张卡给你的朋友打赏,警察才确定是你把他俩引到旧工厂里的。其实骗你们进去的人是我,把他俩杀了的人,也是我。」

宋真真突然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

「你随便叫,随便喊。这里我说了算。」姜乃行脸上划过诡异的表情,「我给你做了催眠,让催眠中的你说自己是刘超,戏要做足,你还得攻击我,这样之后再承认罪行,就会更逼真。这些我可是下了很大功夫的。而且只要我说你是多重人格,他们也都会如此认定。而你,自然会被送到我这里。」

姜乃行走出宋真真的房间,护士长在楼道里等候多时了。她告诉姜乃行,宋真真的父母想来看看女儿。

「还是那句话。」姜乃行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他们还拿了些东西让我给您。」护士长从口袋里掏出一沓报纸包着的东西。

「你们分了吧,但还是那句话。」姜乃行看都不看,他知道那一沓最少是五万块钱。

护士长收下好处,笑逐颜开,「行,还是告诉他们,病人正在治疗中,不能跟亲人见面,以免情绪失控加重病情。」

姜乃行又说:「加一句,告诉他们,他们女儿在我这里过得很好,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嚎叫声从宋真真的房间传出,在楼道里回荡着。

姜乃行抬了一下手,「过电。」

两名护工向宋真真的房间走去。护士长骂道:「你们磨蹭什么呢!想不想干了?」两名护工立刻加快步伐。

7

这起旧工厂杀人案五年之后,王松从侦查一大队大队长升任余江市刑侦支队副支队长,正科级。在庆功宴上,他见到了自己当年的师父老胡。老胡退休差不多十年了。年届七十的他精神矍铄,还能喝一斤酒。大家纷纷向老胡敬酒,夸赞他培养了这么好的徒弟。老胡也很开心,喝了不少酒。

喝多了的老胡就开始流眼泪,说他干了四十多年刑警,见过太多阴暗残酷的事情了。老胡问王松,「你印象最深的案子是什么?」

王松想了想,回答道:「十几年了,那时我办了一个案子,凶手才十五岁。他没见过自己的父母,从小就是爷爷奶奶带大。初中就辍学了。他爱打游戏,花了很多钱,后来有次他问奶奶要钱,奶奶不给,于是他就杀了奶奶。他爷爷回来,看到孙子杀了人,就掏钱给他让他跑路,结果他以为爷爷要叫人抓他,便把爷爷也给捅死了。」

王松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又看了看端酒杯的右手虎口处的疤痕,继续道:「去年我又看到了他,他已经三十多岁了,在一个修车厂干活。我没认出他,是他认出的我。他对我说『是你抓的我,我永远记得你』。」

老胡咬咬牙,点点头,「这算一个。」

王松问:「师父,你呢?」

老胡说:「二十年了吧,有一个案子。就在你分到咱们局前一年,发生在一个废弃的工厂旁。两个春游的孩子,大概七八岁的样子,迷了路,掉进了工厂的一口废井里,爬不出来。他们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三天以后,找到他们了,女孩活了下来,男孩却活活渴死了。其实本来应该能早点找到他们的,但有两个小孩说了谎,耽误了寻找时间,他俩是班干部,中途帮老师清点人数的。在那俩小孩走丢了以后,他们因为怕担责任,所以不承认是在中途休息时走丢的。」

王松说:「这事我知道。」

老胡摇了摇头,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实井里的小孩都能活下去,女孩救出来的时候,水壶里还有小半壶水。只要分给男孩喝,他也不会渴死。」

王松叹了口气:「不过,人在那个时候可真自私。」

老胡又摇了摇头,说:「不是自私,是杀人。女孩救出来的时候,男孩的家长也在现场,男孩的家长发现女孩抱着的水壶其实是男孩的。」

王松有点发蒙,问:「女孩抢走了男孩的水壶?」

老胡点点头,「对。男孩掉进去的时候,为了保护女孩,下意识地抱住了她,结果自己的腿和胳膊都摔断了。所以女孩抢走他的水壶,他无法反抗。」

王松疑惑道:「可案卷上不是这么写的。」

老胡说:「出于保护未成年人的目的,这些都没有写入案卷中。自然也就没人知道内情了。但我都写在日记里了。」

王松问道:「我能看一看吗?」

酒醒以后,王松拿出老胡的日记,这是一个早已泛黄的皮革本子,上面还写着余江市公安局几个字。这是老胡一厚摞日记本的其中之一。老胡的字写得很工整,日记内容记录得很翔实,每一件他参与的案子,具体的侦破过程和心得都记录了下来。王松通过日记本上记录的时间,很快便找到了旧工厂的案子,看到了那几个小孩的名字。

救出来的那个女孩子叫宋真真,死去的孩子叫刘超。这都是王松早就知道的事情。

他继续往下翻,终于看到了令他震惊的名字。

说谎的两个孩子叫赵俊杰、陈颖。

这不就是旧工厂案件的两名死者吗?

凭借多年的查案经验,王松感觉之前的案子绝对没那么简单。但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年,他应该怎么查呢?那就要查刘超这个孩子的家庭背景了。如果是刘超家人复仇,那么会如何做这一切呢?

经过一番走访,他终于查清了刘超的身份,这个结果也印证了他的想法。刘超原名叫姜超,是姜乃行的儿子。姜乃行与妻子离婚后,儿子改名跟妈妈刘巧霞一个姓了,叫刘超。

王松惊叹不已,旋即感慨,这是一个精心布局的复仇计划。

王松匆匆开车前往谭平市精神病院,要与姜乃行当面对质。到那里才得知,姜乃行去年就移民欧洲了。

他又连忙打听宋真真的下落。护士是新来的,院里又恰逢改制不久,过去的老人所剩不多了。护士辗转问了好几个人,才从一名老护士口中得知宋真真的情况。宋真真去年就病亡了,时间差不多在姜乃行移民之前。

老护士悄悄透露,宋真真的死其实是管理问题造成的,她被绑在一个空屋子里,没吃没喝,发现的时候已经是第五天了,人已经死了。院里为了推卸责任,便说她是因病去世的。

王松听到这些,顿时感觉有些天旋地转。

老护士还说,尸体被发现的时候皱皱巴巴的,像只脱了水的鱿鱼。

注:

·多重人格又名分离性人格障碍

·个体上存在两种或者以上不同身份或人格状态

·与童年创伤密切相关

·心理治疗是目前最主要的治疗方法

备案号:YX01vo6xNkbZWxZm

发布于 2021-01-06 15:56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危险窥视 ​ 赞同 41 ​ 目录 9 评论

分享

推理者言:无法被看清的惊悚真相

袁知鱼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