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1太后魂穿太子妃

所属系列:太后魂穿太子妃-第三章

太后魂穿太子妃

太后魂穿太子妃

算命的说我 138 岁那年会有个坎儿。

我眉头一挑:「咋,我坟被人刨了?」

后来经过国师的不懈努力,这个坎儿提前到了 18 岁。

我谢谢你全祖坟嗷!

然后身为宫斗冠军的我就死了,死于夏天的一场风寒。

但好消息是,我还能复活。

复活在了……太子妃身上。

于是我的腹黑皇帝养子成了我爹,我的小奶狗乖孙成了我的未婚夫,我……你们礼貌吗?

不过幸好换号重来不是让我死在 18 岁,而是重回 18 岁,太子妃的 18 岁。

至于,从宫都冠军降为宫斗预备军是什么体验?

我也没什么别的想法,就……我那温柔解意的小男宠能不殉葬不?

――――――――――

我站在的灵堂前,看着我的棺椁,内心五味杂陈。

我是我自己的孙媳妇?

我参加我自己的葬礼?

我还朝我自己磕三个响头?

而那个把我耍的团团转的狗鹅子,还搁我灵堂装孝子?

我怒视鬼差:「你不是说助我还阳?怎么变成了附身?」

她倒很无辜:「还不是因为你说最好看的那个是你。」

我更怒了:「我难道长得不是最好看的吗?」

她一脸无奈:「……你长得好不好看,主要你搁那儿躺着我也看不见,站着的人里,就这一个阳寿已尽的。」

「怪我咯?」

「不然呢?」

我靓女语塞。

「要不我给你换回去?」她说道:「就棺材里那个小姑娘是吧?」

我当机立断道:「不换!」

我转头瞅了一眼铜镜中风华正茂的女子,这年轻的身体,这纤软的腰脊,这水汪眼瓜子脸,装小白莲可比我那一看就妖艳贱货的皮囊方便多了。

我阴测测地看向灵堂上的皇帝鹅子,小兔崽子,你母后我又回来了!这次不把你玩儿的叫妈妈,我管你叫爸爸!

鬼差:「你本来就是他妈妈,但你现在也确实得叫他爸爸。」

我:「……」

还没跟她纠结完,灵堂上又是一阵骚乱。

原来狗鹅子晕倒了,所有人都围了过去。

哟哟哟,这心有千千结、肝肠寸寸断的样子,装的还挺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妈死了。

哦对,你妈是死了。

而且死的透透的。

哦。

天呐。

真伤心。

装模作样装模作样可真会装模作样!

正沉思着,就有人猛地推了我一把,我恍然间竟听见有人说陛下仁善、孝感动天之类的话。

我差点没忍住笑出来,那要不要我诈个尸,给你鼓个死人掌啊?

我本来只想远远地冷眼看着,却又被人狠狠拽了过去:「糊涂东西,你刚才晕倒,皇上还夸你有孝心,特意遣了太医医治,还不快趁此机会关心谢恩!」

我关心他?

我关心他死不死还差不多!

但到底还是被那人推到了前面,我一眼就看见我那儿媳妇凉妃,啊不,我那曾经的儿媳妇凉妃,面色惶急地看着陈太医: 「皇上怎么样了?」

「启禀娘娘,皇上是哀恸过度、气血攻心才导致晕厥的,吃过药,多加休养即可无虞。」

儿媳妇依旧忧心忡忡:「那皇上怎么还不醒?」

「皇上连日操劳,龙体疲疾,如今是累倒了。」

嘿!你这老东西,之前我晕倒,你都是一言不合、二话不说就把我扎醒,到了狗鹅子身上就磨磨唧唧这么多话。

被狗鹅子买通了是吧?

帮他装孝子贤孙是吧?

净逮着我一人坑是吧?

儿媳妇欲言又止,她素来软弱,一向唯狗鹅子命是从,果然,犹豫片刻,还是吞吞吐吐道:「可是皇上素重孝道,已经下旨辍朝七日为太后守灵,若不叫醒他……」

陈太医一听也有些迟疑:「可再这么不吃不喝地守下去,只怕圣体吃不消。」

装!继续装!

我刚才还看见太监拿着参汤在狗鹅子周围打转,他能没喝?一口都没喝?那碗参汤进狗肚子了?

眼见着儿媳妇和陈太医有礼有节的 battle 不下,我的心情都烦躁了起来,当然主要是饿的。

于是趁着儿媳妇话音未落,赶忙插了一嘴:「哀……」

他俩唰地看向我,我连忙把后面顺嘴溜出来的「家」字咽了回去,舌头转了个大弯:「哀皇上之多艰,孝感动天,独怆然而涕下,儿媳有一个办法,操作简单,立竿见影,或可一试。」

对着儿媳妇自称儿媳妇,老娘才是孝感动天届的南波万!

儿媳妇面色不豫地开口:「你还未过门,不必自称儿媳。」

你不乐意听,我还不乐意叫呢,你当初进宫的时候,位份也不高,本宫这么难为过你吗?

本宫都没注意到你,何谈难为你。

不过,她这么一说,我倒是想了起来,我附身的这个小姑娘,名唤盛雪依,年十八。

一听这名儿就知道,那肯定是白衣胜雪,白莲发嗲的白又白存在。

上辈子装白莲,这辈子真白莲,我就不能来个有技术含量的人设吗?

但是这盛雪依,她确实有点特殊,她特殊就特殊在,她爹是个清官。

清官还成了个稀有品种,没想到吧?

这都是因为,上一届退位的胜武帝秦桀阳在位十二年,朝野清明,政通人和,难得呈现出水至清好多鱼的现象。

可惜狗鹅子一登基,他觉得不行,他觉得寂寞,他觉得大权旁落,于是开始搞事情,在朝中提拔出以赵楚两家为首的势力,让他们相互干架,啊不,相互制衡。

所以现在虽依旧是朝局和稳,边境安泰,朝中却仍免不了结党营私,趋炎附势。

还真是帝王心,海底针,帝王术,摸不透,举个放大镜都看不透这个憨批!

但还是有那么几个直臣,为人清高、为官清正,不肯依党附派。

而在这些贤臣里,就数盛雪依她爹官最大。

有多大呢?

七品县太爷。

可不要小看县太爷,县太爷至少还有官位,比其他那些因为正直而发配疆夷、流放宁古峰的,可好太多了。

我也万万没想到,上辈子我是奸臣之女,这一世我是忠良之后,这身份还挺随机的。

至于为什么盛雪依身份如此低微,却能成为太子妃?

还不是因为狗鹅子。

赵楚两家各有适龄秀女成为太子妃人选,但无论选中哪一个,都避免不了权势倾斜,一方独大,甚至将来太子登基,还有外戚干政之忧。

你看看,玩儿脱了吧!

于是,狗鹅子起早贪黑的选了很久,就选中了盛雪依这个倒霉蛋。

而且盛雪依还不是一般的倒霉,她刚踏上进京的路,我就开始生病,等她到了京城,我就开始病重,待她进宫朝拜觐见,我殡天了。

等等,这么一说好像我更倒霉一些。

不得不说我死的可真是时候,这要再晚一点,赐婚圣旨可就下了,我就得嫁给我孙子。

我虽然是个毫无底线的变态,现在又变成了死变态,但是我还是想问:能放我一条生路吗?

而儿媳妇作为太子之母,自然不愿意儿子娶一个小县官的女儿,又拗不过狗鹅子,就只能来拗我。

就好像我能做主似的。

我还真能!

我想好了,虽然狗鹅子六岁的时候,我就因为尝试造反失败而入了净心佛堂,然后他就被养在了秦桀阳身边,与我见面次数屈指可数。

但我助他登上帝位之心,苍天可鉴,他也一直铭感五内,所以才十五岁一登基,立刻就尊我为皇太后,极为孝顺体贴,事事以我为尊,压根不知道我不是他生母。

若是能让他接受我附身还阳的事实,他定会待我如旧,到时候岂不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

这么坑鹅子,难道我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不会,我的良心不止不会痛,还美滋滋的。

不过这事儿不能操之过急,他最忌讳鬼神之事,万一认定我装神弄鬼,小命说没就没,还是试探为上,徐徐图之。

儿媳妇见我不说话,以为我是被她怼的,到底更牵心狗鹅子的安危,遂缓了缓脸色:「你有什么办法?」

我不怀好意地一笑,从陈太医的药箱里取出一根银针,照着狗鹅子穴位就扎了下去。

狗鹅子还没醒,陈太医却急了:「你怎可如此对待皇上龙体?」

哦?我不能这么对待龙体,你就能这么对待本太后凤体?

「陈太医德高望重、医术深湛,难道没有听说过此法?」我开始给他挖坑。

他一噎,讷讷道:「自然是知晓的,只是……」

我立刻抓住了他的话头:「陈太医原来知道这个方法,可是不给皇上用,任由皇上昏迷不醒,是何居心?」

没错,我就是赤裸裸的报复,想当初我病重那会儿,经常昏迷,手都被他扎成了筛子,我要扎回去!

但我不知道的是,当初每每我失去意识,狗鹅子就会收起那副温文尔雅的面孔,阴森狠戾地瞧着着陈太医,一副恶鬼索命的模样,直吓得陈太医满头冒汗,只好选择现在死不如等会死,施针将我扎醒。

等我一睁眼,狗鹅子又是一派良润款款,温和无害。

所以我才被这变脸精狗东西骗那么久!

陈太医被我怼的哑口无言:「这……你……」

儿媳妇的眉头也皱了起来:「陈太医,她说的可是实情?」

趁着陈陈太医一脸有理说不清的模样,我立刻巴巴地给儿媳妇火上浇油:「他说不清,治他的罪。」

却不想话没说完,狗鹅子睁开了眼,语色沉沉地问:「要治谁的罪?」

我虎躯一震,深觉现在不是正面刚的好时机,立刻往后退了退,将身形隐藏到垂幔之后,小脖儿一缩,啥都不说。

狗鹅子却不是这么好糊弄的,幽深深的目光瞧向我的方向,惜字如金:「过来。」

我假装没听见,却被人一把踹了出去,下手那个重诶,我委屈,但我还没说,就又被人照腿窝踹了一脚,一下跪了下去。

行呗!从哪儿下跪,就从哪儿请安:「恭祝皇上圣体安康……」不了!

「你是方才哭晕的那个?」狗鹅子淡淡启声,他一开口,我全身的寒毛都向他起立致敬,可见他多狗气逼人。

「是……」吧?我乖巧地答话,心里却诅咒他一百遍啊一百遍!

「你很有孝心。」他又说。

哼,没你有孝心,没准我就是被你个狗东西孝顺死的!

他没再多言,合了眼,面色疲乏,贴身太监立刻就示意所有人屏退。

在我还活着的时候,狗鹅子就甚有威严,如今虽身子微恙,却仍是气势不减,不过片刻,整个屋子的莺莺燕燕、从从众众都静悄悄地退了出去。

我也赶紧站起来跟在后面,却听见他又开口了。

「你留下。」

我会理你?

我肯定得装没听见,加紧脚步往外走。

却忽地被他一把攥住手腕,未及反应,他又猛然一拽,我嘭地就扑进了他铁硬的胸膛上,撞得我脑瓜子嗡嗡的。

他心口震震,沉郁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听不出喜怒:「让你别走,没听见?」

就是听见了才紧着迈步子,还是没赶趟,下次得跑才行。

他见我不出声,又道:「抬头。」

我没动,你当我是落枕吧,落枕只是因为我很怕,怕我一伸手就把你往死里掐!

这一次,他显然没有刚才那么好的耐心,直接伸手捏住我的下巴,硬掰起我的脸。

我不期然地撞上他的眼睛,幽黑如墨,沉不见底,即便在我的影子里,都有着暗转的光泽,可真……贼啊!

他眼底本是有着些微愠色,却是倏地一愣,怔怔看我半晌,死寂沉沉的眼中似乎有了光亮:「你的眼睛……」

比你的好看吧?你看你那黑眼圈重的啧啧啧,快多贴几片黄瓜吧你。

他伸出手,指尖缓缓凑近,最后轻轻触在我的眼皮上。

我心跳骤然加快。

这狗东西难道认出我了?

不能够,不应该,不会吧?

三重否定表肯定,我的心里不禁打起了锣鼓唱起了歌。

「你的眼睛,」他缓缓启唇,音色沉磁:「怎么是三眼皮?」

你才三眼皮!

小姑娘的眼皮能叫三眼皮吗?

狗东西果然是狗东西,你不能指望他说人话!

我问候他母亲我的话都到了嘴边,但是被我不争气的肚子打断了,它叫的那个叽里呱啦,仿佛我在用腹语骂他。

他一愣,低低地笑了,整个人都活了过来,眉宇舒展飞扬,很有神采的样子。

笑什么笑,就知道笑,有什么好笑的?你笑你妈……你笑你妈呀!

他开口叫人进来。

我虎躯一震,赶紧起身,却又被他抓住了胳膊,我用眼神示意他:啊啊啊你撒开我!

他却目色微沉,手臂青筋一起,骤然一拉,天地翻覆之后,我就被他牢牢压在身下,连挣动的手腕也被他单手紧扣在床头。

我什么操作没经历过?

这种操作我真的没经历过,直接当场愣住。

狗鹅子目中贼光闪烁,一瞬不瞬地凝视着我的眼睛,半晌,缓缓覆身下来。

我身子倏地一僵,瞬间绷地像根拉满的弓弦,微微颤颤,禽兽,你快放开我这个小女孩儿!

他轻轻弯唇,慢慢在我的耳畔停落,炙热的吐息拂过我的耳尖:「不是才晕过,我许你在这歇着。」

他说完下床,踏步而出,又随声吩咐:「送些吃食来,要和软些的。」

我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满脑子只有:

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忒不要脸!

狗东西狗东西狗东西,绝世狗东西!

老流氓老流氓老流氓,纯种老流氓!

――――――――――

次日,狗鹅子下旨留我在宫中侍奉,对赐婚一事却只字未提。

太子妃变宫女?

你问过太子的意见吗

哦,太子怕他爹,所以没意见。

好嘞,我也没意见。

主要我目前还猜不准狗鹅子是什么心思,不敢轻举妄动,只能静观其变,默默地:盯。

午间才吃过食膳,就有一个小太监说狗鹅子召我去湖心亭。

我一眼就看出他不是狗鹅子身边的人,盛雪依确实是刚进宫,不了解各宫人事,可我皇太后能不清楚?

我确实不清楚。

主要还是儿媳妇太能干了,啥啥都不用我操心,我日常就专注养面首,啊呸,养膘就行。

但是这个小太监,我还是能认出来的,他是薄妃的宫仆。

薄妃是何许人也?

待我粗略地交代一下。

天赢朝历代皇帝都栽在女人手里,上一任的胜武帝秦桀阳,还为了一个民间女子直接禅位隐居了。

据说那女子的长相和死去的仁圣德太后――百里牧云极为相似。

百里牧云是秦桀阳的嫡养母,只比他大两岁,同他上过战场,守过边防,还率兵勤王,最后在朝野对他们的感情议论纷纷之时,以死保住了秦桀阳的千古名声,薨逝时年仅二十岁。

秦桀阳一直过不去那个坎儿,再不充后宫,亦不衍子嗣,只在遇见那民间女子后,将皇位传给了他最小的弟弟狗鹅子之后,隐居山野。

经过此事,朝中大臣十分在意狗鹅子的心理健康,觉得皇帝必须有三十六宫、七十二妃的排面才行,于是见天儿的往后宫里塞女人,薄妃就是其中一个。

狗鹅子对这些女人来者不拒,照单全收,看他色欲熏心那样,跟秦氏祖传的痴情种人设一点不沾边儿,我一度担心有人看出他不是皇家血脉。

但显然皇家血脉这个事儿,也是有刻板印象的,大臣们觉得他这副万花丛中过,叶子沾一身的模样,可符合帝王形象了,非常之满意。

至于薄妃,『薄』虽然不是什么好字,但狗鹅子非以它为封号也不是不行,可妙就妙在,薄妃闺名刘浅,这就骂人骂的有点直接了。

不过她也真是没愧对浅薄这二字,一接到圣旨就喜笑颜开:「红颜薄命的薄,皇上这是夸我好看呢。」

真羡慕你的皮肤,保养的可真厚。

不过对于薄妃,除了进宫就是封妃盛宠,和我有几分神似之外,我实在没啥别的印象。

主要还是狗鹅子的嫔妃太多,每每等她们挨个跟我请完安,基本一天都过去了,我嫌麻烦,就免了她们的晨昏定省,如今就只记得一向贤良淑德的儿媳妇,没少骂她是善妒作妖的撒泼精。

然而狗鹅子还就好这口,果然是周瑜打黄盖,什么锅配什么盖儿。

她此番找我,估计是敏锐的直觉告诉她狗鹅子对我不一般,想按惯例打压打压我。

我好多年没被人打压过了。

想想就好兴奋。

――――――――――

湖心亭离我那寿康宫不远,站在湖边,还能看见挂着白色孝布的屋檐。

我等了半天都不见人来,心里不禁纳闷:难道薄妃叫过我来,打压方式就是让我多喝两口西北风?

正琢磨着,却忽然听到寿康宫走水的呼叫声,一抬头,就见滚滚的黑烟从房顶往上冒。

我急忙动身过去,却转头就见一个白影正站在我背后。

我立刻就吓了个蹦蹦,因为这白影实在是跟我太像了,我一瞬间以为我自己变成厉鬼来找我索命!

没办法,亏心事做太多了,看见自己诈尸都觉得是撞鬼。

而此时我正站在湖边,被吓得这么一蹦,自然而然地就会往水里栽。

不过幸好我大鹅展翅扑腾的好,我稳住了。

我不止稳住了,我还把那个小白影给胡撸水里去了。

我不仅把小白影给胡撸水里去了,我还一个精准的闪避,把朝我扑过来的玄色身影也给整水里去了。

你看这一黑一白,在这碧波荡漾的湖里多配!

等等,这白的,好像是薄妃?

我以为你有什么高招,原来是想把我推湖里,还亲自推,你真是个实名的好瓜娃子。

还是狗追鸭子,呱呱叫的那种瓜!

我作为一个无原则无底线无节操的三无反派,真心觉得坏是一个伟大的优点,但又蠢又坏不是。

黑夜给了你黑色的眼睛,你却用来当摆设。

上天给了你美丽的脑袋,你却拿它来凑身高。

我说你脑子进水都是在夸你。

就在我搁那欣赏这黑白双影鸳鸯戏水的时候,狗鹅子的贴身太监承安呼哧带喘地奔了过来:「皇上!皇上落水了!快来人!」

我愣了一下,倏地反应过来,将目光落在了湖里那玄色身影上,确实是琮儿没错。

不过,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老狗贼坏的很!

他以为我不知道,当初宣读秦桀阳禅位圣旨时,率先提出「主少母壮,以立子杀母」的大臣,就是他安排的。

领头附议的那几个臣子,也是他安排的。

为的就是架空我的权利,清除他少年君主掌权之路上的障碍,顺利推出清君十四则国策。

接着他再出面力保我,仁孝重情的形象在武帝群臣面前立下了,我垂帘听政的可能也断绝了,打得一手好算盘。

实际上,他自小在秦桀阳膝下长大,他了解秦桀阳甚恶杀戮,所以主张立子杀母是假,预防太后夺权才是真。

我一直都被他算计的滴水不漏,竟不知何时,我的人大半都成了他的。

现在这狗东西以为用了苦肉计,我就会上当?

竟然还假装不会水,看起来倒真有几分舍命救人的模样。

可他三岁时,就会在浴桶里游水了,以为我没看见?

五岁的时候,就救过落水的女童,以为我不知道?

六岁的时候,还在池塘里……

溺毙了?!!

等等,我给忘了,当年死的是他的双胞胎弟弟琮儿,那么现在在水里的就是……琏儿!

哎玛他真不会水!

你不会水你救你妈……你救你妈啊!

我真是曹操草三连。

眼看着侍卫跑过来还有段距离,我只好咬咬牙,在这大冬天的冰湖边,跟承安一起喊加油,啊呸,喊救命!

――――――――――

落水的两人终于被拖上岸来,侍卫压着狗鹅子吐了好几口水,随着他眼睛睁开,嘴里还如噩梦惊醒一般叫道:「阿祥!」

?阿祥……是我的名字,听起来还挺吉利的。

?但我全名是秦不祥,小字丢丢,应该能从这字里行间,感受到我爹对我深沉的爱。

?正走着神,狗鹅子却忽地看了过来,然而只是将目光快速地滑过我,落在了一旁昏迷的薄妃身上,低低叹息:「朕还以为看到了母后。」

?可不,我刚也以为看到了你母后!

?但其实薄妃和我只有几分神似,乍一看会将她认成我,若细瞧,我俩哪哪都不像,这事儿很迷。

?更迷的,是把她送进宫那大臣,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她一眼,就立刻兴致勃勃地打奏折:皇上,快看这女子像不像你妈?

?狗鹅子甚为感动,大笔一挥:像,封为薄妃。

?这事做的真好,好就好在好你个大西瓜皮!

?你俩脑子有病跟太医院说了吗?

?像不像个正常人自己想想!

??待狗鹅子收拾妥当,我便随他一同去了寿康宫,正厅是灵堂,他径自入了侧殿,管事太监一直躬身跟着,等他撩起下摆端华款款地一坐,才一五一十地汇报情况。

原来是风吹孝布拂上了蜡烛起的火,又因在边角,一时无人察觉,火势才大了起来。

?我在那里一边听着,一边暗暗观察狗鹅子的表情,嗯挺好,面无表情。

?但我有一点点怀疑,他可能知道我是我了,刚刚在湖心亭,他的目光先滑过我,微不可查地顿了一下,才又转到薄妃那里,这不是个正常的反应。

?更不正常的是,他从来心思深沉,不动声色,可刚刚,竟主动开口解释,他喊我的名字是以为看见我了。

?开玩笑,他若真敢当着我的面叫这个名字,头都给他打掉!

白鹤亮翅 jpg.!

飞龙在天 jpg.!

天外飞仙 jpg.!

吹牛的,我不敢。

不过理儿就是这么个理儿,值得试探一下。

于是我便在太监还没汇报完的时候,脸上就渐渐露出了几分急切之色,等到他快说完,便佯装心急的样子问道:「《万马腾飞图》可有损坏?」

《万马腾飞图》是我生前最爱的一幅图,以狼毫和马毛制成,是当年先皇去草原所得。

但那图上的人,是十五岁的百里牧云,那时在茫茫无际的大草原上,我亲眼看着她着红装骑汗血,策马扬鞭而来,身后万马啸腾,气势磅礴如涌,当真是风头无两,举世无双。

不止我被实打实地震撼了,在场所有人亦都被征服,科尔沁汗王甚至用自己刚刚去世爱驹的毛和才猎下的头狼毛,拼成了那幅《万马腾飞图》作为贡品,以示真挚邦交诚意。

也是在那一刻,我立下了一定要学骑马的宏愿。

不过后来我听说百里牧云因为练习骑术,摔断过胳膊摔断过腿,折过肋骨张不开嘴,还有几次差点扭断脖子。

我就觉得看着别人骑也挺好,玩儿命就算了。

但我心里一直惦记着那幅图,百里牧云薨了之后,它成了陪葬品之一,但因为是水葬,意思就是扔水里。

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忒暴殄天物!

不过我如此难舍,倒不是因为这张图多有意义,而是为了它外框镶的一圈夜明珠。

夜明珠啊!

整整一圈啊!

老多老多钱了啊!

说扔水里就扔水里?

败家玩意儿!

后来我费了好大的功夫,才从胜武帝的眼皮子底下把它偷来,真不容易。

但是看在它卖了不少钱的份儿上,值了!

哦,忘了说了,现在寿康宫墙上挂的那副就是赝品。

但是它夹层里藏着的银票是真的!

我的心疼也是真的!

藏钱是我多年的爱好,因为我爹一直都不在意我,还老想弄死我,以致随便一个下人都敢克扣偷窃我的例银,所以我很喜欢钱,更喜欢藏钱。

讲道理,我藏下的钱就没有被人找到过,江湖人送外号仓鼠精,虽然整个江湖只有我一人儿。

但是该骄傲还是得骄傲的!

如今,我专门提起这张图去试探狗鹅子,是因为它一直挂在内室,我作为一个刚入京的秀女,不应该知道。

但若我不止知道,还能说出名字,而狗鹅子还并不觉得奇怪的话,那他十之二三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

为啥概率这么低,因为以狗鹅子那微薄的好奇心,他更有可能的反应是问都懒得问。

可我却不能不试探。

当然他若是觉得奇怪,开口询问了,我也有由头打发,不会让他过于起疑。

点击查看下一节

这就认出我了? ? 赞同 294 ? 目录 30 评论

分享

太后魂穿太子妃

白神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