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1秃毛黑熊

所属系列:饲养员的前半生

秃毛黑熊

饲养员的前半生

多年前我曾经是一名饲养员,在一家动物园工作,这份工作虽然辛苦,也算个营生。

一开始做一些杂活,正常来说,一个新到动物园的员工都是饲养一些孔雀,草食性动物。

但由于我以前有着丰富的动物饲养经历,进入动物园第三个月后,我就开始管理黑熊和虎山的工作。

很多人以为动物园的工作很幸福,能每天跟猛兽们近距离接触,像那些外国视频网站上的人一样。

每天抱着大狗熊亲亲密密,一副人熊和谐的场景,这纯粹是美好的幻想。

动物园里的很多动物,年龄都很大了,它们虽然不怕人,但幼年时期并没有和人有太多的接触。

饲养员想跟这些动物亲密接触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动物园的初期,我每天都在工作,每天的工作很简单,早上把黑熊棕熊们放到外场地,晚上把它们赶进内舍,打扫卫生,清理外场地和内舍,给它们喂食。

熊的食物不像狮虎那样会有大量的肉,为了节约成本,基本不会给熊吃肉。

狗熊们每天的食物都是用玉米面夹杂一些当季便宜的蔬菜、少量的肉丁混合后做出的窝头。

这些窝头吃起来非常扎嗓子,但营养还算丰富,是狗熊们吃的最多的食物。

另外,每天还会给狗熊们准备各种各样的当季水果,夏天就是西瓜,桃子,香瓜这类的,

秋天就是橘子,苹果这类的,冬天就比较惨了,全靠秋天下来的土豆地瓜度日。

很多人可能好奇为什么要给熊吃这么多素食。

主要是以前的动物园有一种迷信说法,说熊吃多了肉会变得残忍凶悍好斗。甚至会萌生出吃人的想法。

实际上并不是,最大的原因是熊这种动物在很多人的印象里,爱吃蜂蜜,爱吃甜食,对,熊是爱吃甜食没有错。

但这不代表熊不爱吃肉,熊也是食肉目动物啊!一只熊可以靠着啃草去活过一个春天。

也可以一顿吞食几十斤的生肉,动物园里的黑熊天天吃窝头,吃不到肉。

给熊吃肉吃多了,它们会记住肉的味道,日后就不爱吃窝头了。

在我管理黑熊区一个月后,我推着小推车正在给黑熊们喂食,我的同事王富急匆匆跑过来告诉我:

动物园接收了一只黑熊,是马戏团退役的,园长告诉我晚上把这只黑熊收到黑熊区内。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开心,因为又能多养一只黑熊了。

我便告诉王富,告诉园长,我一定照顾好新来的黑熊,说完我推着小车继续给黑熊喂食去了。

到了晚上,我站在动物园门口等待着新黑熊的到来,王富陪在我身边,我俩随意地聊着工作。

远方一辆皮卡车缓缓开了过来,后箱里装着一个铁焊的大笼子,我内心一喜,到了!

随着皮卡车进入动物园,我跟王富走在前面带领着皮卡车驶向黑熊区。

由于天黑,笼子里的黑熊长什么样我们都没看清,到了黑熊区,我们三人合力把铁笼抬了下来。

随后打开内舍的一个单间,把黑熊放了进去,我往内舍里投了几块饼干,便跟王富回家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我跟王富早早起床,去看那只新来的黑熊,刚打开内舍的铁门,王富猛地叫了一声。

我赶忙问他怎么了,他指了指铁门里面,我凑过去一看,惊呆了。

铁门里的那只动物,浑身上下布满了黑黄色的结痂,身上的毛几乎都要掉光了。

最可怕的是,这只动物瘦得都脱相了,脊背上的骨头深深地凸了出来,看起来十分尖锐。

有些还未痊愈的暗红色伤口上伴随着阳光闪着诡异的光芒。

这只动物,看起来更像是一只长腿的狗,但那粗大的骨架绝不是一只狗能长出来的。

我当时有些懵,王富站在我身边也在看。

「王富,这是什么玩意?」

王富看了我一眼,「这应该是熊吧……」

「哪有这么瘦的熊?」我指了指那只动物。

「怎么不是熊?你看那个爪子,狗有那么长的爪子吗?」王富指着那只动物尖锐粗长的爪子说道。

我的目光锁定在了那只动物的爪子上,的确,这种爪子只有熊才长的出来,狗的爪子不会这么长。

猫科动物的爪子是缩进去的,只有熊会有这种露在外面的大爪子。

王富突然说,「对了,这黑熊怎么来的你知道吗?我也是听园长说的。

这是黑熊最早是一个马戏团的黑熊,踩皮球,钻火圈,骑自行车,各种杂技都非常精通。

马戏团的收入也很高,这只黑熊的日子过得也很滋润,想吃什么吃什么。

可惜原马戏团的团长赌博欠了一笔大钱,再也无力经营这个马戏团了。

只能把马戏团的动物转让给其他马戏团。

新马戏团的驯兽师跟这只黑熊没有什么默契,怎么训这只黑熊也不愿意配合。

于是新马戏团就把这只黑熊关在一个小笼子里,每天就给一点点食物,那个笼子黑熊想转身都费劲。

黑熊这种动物虽然很皮实,但常年被关在一个转身都费劲的笼子里,吃也吃不饱,也不能出去活动,自然瘦成这样,浑身都长了熊藓,那些伤口是黑熊自己痛抓破的。」

看着这只脱相的黑熊,我突然有点心酸,那一刻我暗暗发誓,我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待它。

一定要让它的病快点好起来。

下午,我趁着空闲的时间,到了我们本地的狗市,狗市里有那种很便宜的刮骨牛肉,3 元一斤。

这种刮骨肉里有多牛骨渣子,吃起来有些扎嘴,但却很有营养,我准备买回去给黑熊做窝头用。

还有一只烧鸡。

顺道又买了两只冷冻肉食鸡,这种肉食鸡也很便宜,一只足有 5、6 斤,价格却很便宜,不到 30 元,这些钱都是我的钱啊!但没办法,黑熊得吃点好的。

我准备买回去后,用鸡肉混合着牛肉,加上大量蔬菜,少量白面和玉米面,给黑熊蒸一些肉窝头。

让它的病早点好起来,回动物园的时候,路过一家蛋糕店,又买了两个巨大的椰蓉吐司。

准备给黑熊吃饱饱,让它开心点。

回到动物园后,我迫不及待钻进了后山的平房,这个平房里面有锅有灶,冬天还能烧炕。

我有时就在这个平房里给一些体弱的动物做饭。

很快,我就把鸡肉牛肉剁得碎碎的,混合了白面与玉米面。

捏成了一个个团团,放在锅上蒸好后,香味弥漫在整个平房内。

我端着肉窝头和那两个吐司面包还有烧鸡,兴冲冲的跑向黑熊区,心想,这些食物一定能让它开心一点吧。

到了黑熊区,我走到了它的笼舍内,隔着铁门。

它静静地趴在地上,两个爪子搭在地上,暗黄色的眸子没有一丝生气,眼神里看不出一点痛苦。

有的只是虚无,像一个濒死的老人,那是对任何事物都失去了希望的眼神。

昨晚扔进去的两片饼干,还在地上,它一口都没有吃。

我突然感到一种深深的不安感,这是我第一次在动物身上看到这种眼神。

动物的本能是什么?是活着,一只野兽,即使被砍断了双腿,它也会用着前肢向前爬行。

向生而行,是每只野兽的本能,可这只黑熊为什么会这样,一点动物的本能都看不到?

我拿着手里的面包,对黑熊发出声音,试图唤起它的注意力,它却一动不动,没有一点反应。

暗黄色的眼睛还是直直地望着地面,我看了看它,又用手敲起了铁门,它还是一动不动。

仿佛这天地间任何事物都与它无关一样,猛的一瞬间,我突然想起我不是还有一只烧鸡吗。

我把烧鸡顺着铁门的缝隙投了进去,刚好落在黑熊嘴旁,我看着黑熊。

突然,它的眼睛动了一下,盯着那只烧鸡,鼻子开始抽动,猛的站了起来。

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只烧鸡,嘴里发出呼呼的粗气,眼神里透出一股迷惑的神情。

仿佛正在端详着一颗奇异的发光宝石,它看着那只烧鸡,像一个小孩子一样。

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发现是可以吃的东西,它一口撕掉了半只烧鸡,嘎巴嘎巴几口就咽下了肚子,那速度看得令我心惊。

随后又一口咬住剩余的半只烧鸡,连着骨头,几下全部吞到了肚子里,整个过程不超过 15 秒。

看着它这种进食速度,我不禁有点心酸,这得饿成什么样子才能吃这么快。

我又把两个面包扔了进去,这次黑熊吃得没那么急了。

随着它吃东西的节奏,它身上的结痂处甚至能看到一些黄中带红色的液体缓缓流出来。

黑熊一边吃,一边粗重地喘着气,它身上那些伤口一定特别疼。

我决定等它身上的伤口彻底结痂后,再给黑熊进行进一步的治疗。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每天都给黑熊制作有营养的食物,短短一周,黑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胖了起来。

背上的脊骨凸的也没有那么多了,我以为一切事情都能渐渐好起来,可万万没想到的事发生了。

一周后,园长突然通知我,让我去外地学习,当时学习的名额很紧张,只有 2 个人,领导信任我,给了我这个学习的名额。

那只黑熊我本想告诉领导,让王富去养,可王富自己的工作也很多。

最后领导把这只黑熊交给了单位的一个关系户,单位的人都叫他秃子。

这个关系户平时在我们单位口碑很差,养孔雀,孔雀毛都秃了,养猴子,猴子一个个饿得吱哇乱叫。

但这毕竟是领导安排的,我也不好反驳,临走前,我买了 80 斤鸡肉,20 斤牛肉,放在了熊舍后门的酸菜缸里,当时是冬天,肉不会坏,想拿肉直接从缸里拿就好了。

嘱咐秃子每天蒸一次肉窝头,一定要照顾好黑熊,秃子嘴上答应得很痛快。

我又留给了秃子 500 块钱,对他说,老哥,一定要好好照顾它,这些钱留着给黑熊买吃的!

秃子说,兄弟你放心,这也不是公家钱,我肯定当个事办!

于是我就去培训了,培训的过程很枯燥,三周后,我回到了动物园,满心期待地跑向黑熊区。

想着黑熊每天吃那么多好东西,现在一定变的很健壮了吧,到了内舍,我走到关着黑熊的铁门一看,黑熊在里面有气无力地趴着,笼子里满是屎尿,黑熊的身上也挂着各种排泄物,食槽里空空如也。

不仅一点没变胖,反而比刚来的时候更瘦了,黑熊看到我,哀嚎起来。

看到这幅场景,我赶忙把黑熊赶到了外场,随后便去找秃子,找了半天没找到。

正巧碰到一个同事,我问他秃子怎么把熊养成那样,他告诉我,我前脚刚走,秃子就把那些肉用袋子装走了,卖给了饭店,这三周一直给黑熊吃地瓜,而且是生地瓜。

听到这,我脑袋嗡的一下子,一瞬间一股邪火从心头狠狠地顶了上去,但秃子不在动物园里。

晚上,秃子回到了动物园,我看着他那无所谓的嘴脸,一瞬间失去了理智,一把抓住他的脖领子。

怒吼着问他,「我给黑熊买的肉呢?」

秃子有点惊恐地看着我,「当然是喂熊了。」

「那为什么不收拾内舍?里面又是屎又是尿。」我又问他。

秃子眼睛一转,你养的那只黑熊太能吃了,一天就那样了,我每天都收拾。

听着他谎话连篇的样子,我狠狠一拳砸在了他那张令人作呕的脸上,他坐在地上,我又一把揪住他。

嘶吼着问他,「你 TM 知不知道它生病了,为什么要这么对它。」

秃子突然反问我,「你为了一只畜生打我,你是不是疯了?」

听到他这话,我狠狠一脚踹在他肩膀上,转身离开了,走的时候秃子恶狠狠的声音传到我耳内。

「你等着,这事没完,」我转过身看着秃子,他吓了一跳,不说话了。

跟秃子打了一架后,我回到黑熊区,开始清理笼子,屎尿遍地的笼舍内,食槽已经被黑熊拱翻了,食槽上布满了牙印,想到黑熊饿得直咬食槽。我心中突然有些愧疚,如果不外出学习,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

第二天,我就去当地的农贸市场买了两个草料包,这种草料包一般是用于喂养兔子的,但对于黑熊的病确有奇效。

这时,黑熊已经患上了很严重的足炎,对于黑熊来说,最大的病因就是脚掌长期踩在铁笼内,或者是常年在水泥地上,缺少土地的摩擦。

野外的黑熊每天都踩在松软的土地上,患上足炎的几率非常低。

我把两个大草包扛到熊舍,又用小推车推了 4、5 车松软的黑土,把土均匀地铺在熊舍里。

这样黑熊的脚掌就不会接触到水泥地面,又把草料包里的草均匀地铺在土面上,剩余的一部分干草放到了熊舍的角落里。

晚上我把黑熊赶回内舍,看到黑熊很兴奋的样子,不停地对着干草拱来拱去,拱了一会,黑熊看到角落里的干草堆,一下钻了进去,钻进去后,还用熊掌扒拉了几下干草。

把自己没有被完全遮盖住的位置盖住了,结果有一只熊掌却露在了外面。

看到黑熊钻进了干草里,我很高兴,等它身上的伤口完全结痂后,每天给黑熊上药清创,即可痊愈。

那段时间,我又认识了一个养狐狸的养殖户,他家每年生产无数的狐皮,那些狐狸棵子(被扒皮的狐狸)都被放到冷库里,卖也卖不出去,扔在冷库里足有一两年。

狐狸肉并不好吃,很难找到买主,我一看那些狐狸棵子肉很多,便买了 50 只,不仅是给受伤的黑熊吃,其他体弱的动物也能分到一些。

狐狸买到手了,我看着这些狐狸肉,突然有些好奇狐狸的味道,于是解冻了这些狐狸,切了小半只,腌制好后炒了一盘狐狸肉出来,闻起来味道没什么特殊的。

我夹了一块,尝了一口,那个味道真的一言难尽,说不出来的怪味,肉还特别僵硬松散?

总之非常难吃,突然有点后悔,不知道动物们会不会爱吃这种东西。

事实证明,我多虑了,当我把狐狸棵子解冻后扔给黑熊,它一口叼住了狐狸棵子,吃得不亦乐乎。

看来动物的口味跟人的确不一样,我顺便给它起了个名字,就叫黑熊!

那段时间,我每天早上 4 点钟起床,先是给动物们铲屎,清理笼舍,做完后,第一时间就是去给黑熊做饭,做的饭有两种。

一种是普通的窝头,肉比较少,这些普通的窝头是给那些身体强壮没有病的黑熊吃的。

另一种就是肉窝头,只给黑熊一只熊吃。

看着黑熊一天一天胖了起来,身上的伤口也渐渐愈合了,一切事情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经过长期的观察,我发现黑熊好像并不怕人,毕竟以前是有过马戏团经历的。

我便开始大着胆子,隔着笼子用食物挑逗它,一开始怕它咬我,就用那种硬纸壳去扒拉它,发现它并没有什么反应,于是我又用手套里面塞满了卫生纸,装作是手的样子去抚摸它。

没想到,黑熊对手套一点都不抗拒!甚至有点享受的感觉,每次抚摸它,它都舒服得直哼哼!

还用大脑袋使劲顶我的手套,看到黑熊这种反应,我突然想试着摸摸它。

我用一块面包把黑熊引诱到笼子附近,鼓足了勇气,隔着铁门伸出了手,轻轻地触碰它身上的未结痂处,黑色的皮毛出奇的粗糙,我摸了一下,便赶忙把手伸了回去,生怕它咬我。

但黑熊没有任何反应,并不抵触,我又伸手轻轻摸了它几下。

在我的手停留在它皮毛上的一瞬间,它把脑袋转了过来,盯着我的手。

我吓得赶忙把手缩了回去,毕竟是一只熊,万一要是咬我,几下就能把我的手咬碎。

但黑熊盯着我的眼光,却很柔和,没有一丝凶恶的感觉,我看着它那黑中透黄的鼻子,大着胆子伸手摸了一下,仿佛很享受被抚摸的感觉。

我胆子大了起来,开始用手触摸它的嘴巴,摸了几下以后,它并没有咬人的意图。

而是像一只犀牛一样,不停地用自己的嘴巴拱我的手,我一看黑熊并不排斥我摸它,便更加用力地去蹭它的鼻子,我蹭的很用力,它的反馈也很激烈,疯狂的用鼻子拱我的手。

最后我摸累了,它还在不停地用鼻子拱铁门,看得我直想笑,这哪是熊啊,明明是拱松露的猪。

(上述行为很危险,请各位不要模仿,熊咬掉人的手只需要几口,撕掉人的胳膊也不是难事)

经过了很久的食物疗养,黑熊身上的伤口基本上全部长好了,有些血痂刚掉的时候露出灰红的新肉。

我跟王富便准备给黑熊上药,一开始想着直接动手给黑熊上药,考虑到它可能会疼。

我们便没有直接上手,而是准备了一根很长的木棍,上面绑了一块可以吸附药膏的皮状物。

在皮状物上涂满药膏,隔着笼子往黑熊的身上涂药,这种方式虽然安全,但十分费药!

当时用的药膏是 5 毛钱一管的红霉素药膏,这个药膏一天要涂抹两次,但由于药膏抹到黑熊身上的量很少,一天大概要用 10 多管红霉素药膏。

黑熊不仅要用红霉素药膏,还要用一种聚维碘酮去擦拭身体,这样才能达到最好的杀菌效果。

但聚维碘酮这种药一瓶要 10 元,这时的黑熊我估计应该是 150 斤左右,但动物身体的横截面很大,每天都要用掉 1 瓶聚维碘酮去涂抹身体(也是我手笨,浪费了很多)。

一开始给黑熊治病的药钱都是我自己出的,后续走的公家账目,每天大概 20 块钱左右。

突然有一天,王富过来喊我,副园长让我过去一趟,有事情。

我当时正常干活,听到王富的话,便赶忙跑到了副园长的办公室。

刚进去,副园长一脸阴沉地看着我,「陈,咱们园最近收的那头黑熊怎么样了?」

「挺好的啊,园长,怎么了?」

副园长一拍桌子,冲我吼道,「最近听单位里有人反映,你每天要 20 块钱给那只黑熊买药。每次都不买药,20 块钱都进你兜里了?」

我一听这话,赶忙说,「园长,我哪没买药啊?那些药我每天都用,你问问王富,他知道。」

副园长看了看我,「王富?你俩不是一伙的吗?你说你买药了,药瓶子在哪呢?」

我刚想解释,想了想,药瓶子用光了,谁还会留着?副院长看我不说话了,恶狠狠地看着我。

「你最近还打自己单位的同事,你是不是疯了?以后再敢打架,看我怎么处理你!

明天把最近从单位支的钱都交回来,这次就不追究你了,」说罢便挥挥手,示意我离开。

我落寞地走出了办公室,是谁告的状呢?走到楼下突然看到了秃子,秃子看着我,一脸坏笑地问我:

「陈,园长请你去吃饭啊?」我突然醒悟过来,原来是秃子告我的黑状。

「秃子,你这么玩有什么意义?我给黑熊治病的药一点都没贪,我还要自己搭钱,到你嘴里就成了我贪污单位的钱了?」

秃子一脸得意,「以后你就给那个死玩意治病吧,单位的钱不能让你这么霍霍。」

我看着秃子,一股无名之火顶的我心烦意乱,我一把抓住他,刚想揍他。

秃子看着我,「你打我?打我一个试试,这次你敢打我,看园长怎么整你就完事了。」

听了这话,我松开了手,秃子骂了几句脏话就走了。

我看了看秃子的背影,手里又拎着两大块羊排,那是给老虎吃的,又让他给偷出去卖钱了。

我拿起手机,偷偷录了几下秃子的背影和手里的袋子。

第二天早上,我拿着 400 元,交给了单位的财务,财务大姐问我,「怎么了陈,这是什么钱?」

我说是给黑熊治病的钱,大姐反问我,「那你把这钱拿回来做什么?」

我没说什么,告诉她,「姐,下账吧,领导让我交的,便走了。」

从此以后,我给黑熊治病都要我自己花钱,每天 20 元的消费,在当时很高。

我一个月收入不到 1000 元,一个月治病就要花掉 600 元。

我以为很快能治好黑熊的病,没想到,一天早上,当我到了黑熊内舍的时候,突然发现黑熊非常无力,我往铁门里一看。

居然拉稀了,可是不对啊,我每天都给黑熊喂相同的食物,怎么会拉稀呢?食材也很新鲜。

我赶忙进去清理了一下,先往食盆里扔了一些甜食,搅拌了一些止泻药,黑熊几口吞掉了食物。

看到旁边的水枪,我用水枪给黑熊冲了几下,便把黑熊放到了外场。

想到这,我便去保卫室查监控,我怀疑是有人进来投毒,可是又很奇怪,其他的熊都没有拉稀。

到了保卫室,我查了监控,利用快进模式一点一点看,直到凌晨 1 点,都没有人进入熊舍。

可是到了 2 点,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监控里,那人从兜里掏出一包药,塞进一块面包里,投进了黑熊的笼舍。

这个熟悉的身影,正是秃子,看到这我不禁破口大骂,CTM 的,这个狗东西,诬告我,还给熊下毒,就因为我打了他一顿,那还不是因为他贪污黑熊的食物?

想到这,我拿出手机,拍下了秃子下毒的全过程,不过我并没有去找他对峙。

之后的日子里,我跟王富依旧每天给黑熊上药,消毒,大概一个月后,黑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

只不过还有一个巨大的隐患,就是黑熊左掌上的足炎,那厚厚的结痂看起来跟火山石一样。

这种足炎的治疗办法,说起来非常简单,就是清创!完全清除掉那些被感染的结痂与烂肉。

之后上药包扎,条件好可以打针,这样才能痊愈。

黑熊虽然不咬人,但好歹是野兽,不是一只狗,怎么可能乖乖打针,只能麻醉后上药。

决定好以后,我联系了单位的兽医早早来到笼舍,王富也到了,兽医拿着吹针。

呼的一下,一针头就扎在了黑熊的屁股上。

麻醉这个东西,真是个技术活,用药少了,动物中途会醒过来,用药多了动物还有危险。

黑熊被针头射中的那一瞬间,都没什么反应,还在拱草推。

过了一会,黑熊缓缓倒在地上,我们赶忙把黑熊抬了出去,抬到走廊里。

兽医便开始给黑熊清创,黑熊的其他三个爪子都没什么事,主要是左前掌结痂太厚。

兽医扣了好半天,还好流血不是太多,抠了好一阵子,上了药,包上了纱布。

我们便把黑熊抬了回去。

事实证明,给大型猛兽包扎是一件没有任何意义的事,黑熊醒来后不超过 30 秒,就把那个绷带硬生生地扯了下去。

事后我依旧每天在动物园做着重复的工作,每次见到秃子,我们二人从不说话。

一天中午,我刚吃完午饭,王富跑来告诉我,秃子把梅花鹿养死了一只,还把鹿茸偷偷给锯掉了。

那鹿的鹿茸根本没长多少,切口一看就是人为的,听到这我跑到了园长的办公室。

把以前秃子给黑熊下毒,偷动物园肉拿出去卖钱的视频都给园长看了。

园长看到了这些视频,气的一下坐在凳子上,当初怎么让这么一个害群之马进来工作?

我也没说什么,便转头离开了。

第二天,秃子一脸阴沉地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我见他不高兴,过去开始调侃他。

「怎么了秃子,要高就了?去哪发财啊?」秃子一声不吭。

「到新单位可别给狗熊下泻药了。」

秃子什么也没说,阴着脸拎着包走了。

说来也挺凄凉的,秃子在这个单位工作了接近 1 年,临走,居然没有一个同事去送送他。

半年后,黑熊的伤早已经痊愈,此时的黑熊我看起来足有 300 斤,浑身油光锃亮。

往地上一坐像极了一团黑色肉山,身上的毛也长了出来,不过后背有几处毛囊遭受到了永久性的损伤,再也长不出毛了。

黑熊每天过得很快乐,跟其他的熊也很处的来,每天吃得饱饱的,曾经的痛苦早已离开了它。

有时我也会走进笼舍,轻轻抚摸它那粗糙的皮毛,我俩越来越熟悉。

到了后来,我甚至能靠着睡觉的黑熊,在笼舍里静静地看书。

想了想,这一切真像做了一场梦。

后来王富告诉我,秃子进了监狱,好像是因为赌博的事。

一个秋日的下午,肃静的动物园内,一个小孩指着笼舍里的黑熊问我。

「叔叔,那只熊身上怎么秃了那么多啊!」

「孩子,它以前受过伤,」我望着黑熊背后的几处曾经的伤口,如今早已痊愈。

「叔叔,那这只黑熊会骑骑行车,踩皮球吗?」

「它不会哦,黑熊哼哧哼哧地正在吃地上的饼干。」

「那你们会用皮鞭打熊吗,叔叔?」

「小朋友,我们不会用皮鞭打黑熊的,这里不是马戏团,是动物园哦!」

点击查看下一节

猴王 ? 赞同 710 ? 目录 72 评论

分享

饲养员的前半生

杀心成焚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