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女配逆袭之嘎腿传

所属系列:韶光乱:卿与明月应照我

女配逆袭之嘎腿传

韶光乱:卿与明月应照我

楚师兄受伤,需要人嘎腿给他。

小师妹哭了:「师姐,没了腿以后你如何做《惊鸿舞》?」

我:「谁说我要嘎自己的腿?」

1.

刀子贴肉的时候,我冷醒了。

我面前躺着个受重伤的男人,一条腿血肉模糊。

虽然血肉模糊,嘴还能动。

他拼命摇头:「凰凰,你要是敢这么做,我一定不会原谅你。」

这个男人名叫「楚念」,是我的师兄。

我们出师门任务的时候被贼人暗算,他中了十八根毒箭,箭箭在腿,如果不及时截肢,别说腿,命都保不住。

于是我抽出刀子。

小师妹拦住我:「师姐,这样太残忍了,没了腿,师兄以后还怎么行走江湖?」

她哭得肝肠寸断:「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吗?」

我:「除非现在能找到一条腿给他换上。」

小师妹惊大双眼:「不可以啊师姐,没了腿,你以后如何做《惊鸿舞》?」

好家伙,给我安排得明明白白,我真就鬼打后脑勺地打算嘎自己腿了。

幸亏关键时候我觉醒了,带着全书的剧情。

我把刀丢给小师妹:「说得对,那你来。你不会《惊鸿舞》,损失不大。」

2.

小师妹顿时愣住。

「师姐,我自然是愿意为师兄牺牲的,但是……」她低头垂泪,「师兄喜欢的人是你。」

搁这儿道德绑架谁?哦,他喜欢我我就活该受罪?

再说了,往后你俩背着我去后山小树林私会的时候,可没想过还带着我一条腿呢。

我催促道:「别磨磨唧唧,你切是不切?」

小师妹捡起刀,颤颤巍巍地伸出右腿,左比右比。

楚念开始发狂地撞向树干:「我是个废人,我不如去死了算了。我怎么能要宁儿为我受伤?」

刚刚我嘎腿的时候也没见他这么激动。

果然,小师妹才是他心中所爱。

3.

我不耐烦了。

一掌劈晕楚念,手起刀落,他的腿没了。

小师妹大哭:「你这是要了师兄的命啊。」

我又手起刀落。

小师妹的……头发没了。

她眼白一翻,厥了过去。

我一把火烧了头发,将灰撒在楚念的伤口上。

然后踹了她一脚把她弄醒。

我:「扛上他啊,想在这里安家吗?」

4.

我带着楚念、紫宁回到师门。

师父一见楚念的腿,勃然大怒:「谁干的?」

我还没说话,紫宁扑过去:「师父,你别怪师姐,她都是为了救师兄。」

师父:「宁儿你的头发……」

紫宁拼命拭泪:「都怪宁儿晕了过去,什么忙也帮不上,幸好师姐当机立断,烧了我的头发给师兄止血。」

没错,都是我干的,跟她啥关系也没有。

哪怕往后她和楚念被我捉到私会,她也是满脸委屈地倒打一耙:「我和师兄一直相爱,若不是你切了一条腿给他,我们早就在一起了。我们为了你断情弃爱,你还不知感恩。」

然后她的狗腿子出现,跟着一起怼我:

「你失去的只是一条腿,紫宁却没了她的爱情啊。」

尼玛,可给你们牛逼坏了。

敢情全是我的错?

谁让我是个恶毒女配的人设!

我冷冷一笑:「哭什么?三天内给他找一条腿,还来得及接上。」

5.

紫宁喜出望外:「师姐,你……」

又踏马来?

我:「我已答应圣上,下个月进宫表演《惊鸿舞》,欺君之罪是要满门抄斩的。」

师门也是门,

想一起死就试试。

师父立刻摆手:「不能是你。还有谁呢?」

所有人齐刷刷看向小师妹紫宁。

6.

整个门派的人都知道,紫宁爱慕楚念。

虽然我和楚念是公认的金童玉女,但这并不妨碍紫宁心里的情愫像野草蔓长。我和楚念每次出师门任务,她都要偷偷跟上。

干啥啥不行,拖累第一名。

一出纰漏,楚念就会护着她:「宁儿也不是故意的,你凶她干什么?」

紫宁这时候就会钻到楚念怀里:「师兄,人家只是担心你嘛。」

呵 tui。

我怎么就摊上这么两个玩意儿?

这回我倒要看他们怎么相爱。

紫宁要是今天切腿,明天我就给他们操办婚事。

心甘情愿,祝福锁死。

7.

紫宁哭哭啼啼地说愿意为了师兄牺牲,但是要给她一点时间。

结果半夜去茅厕,我看到她在后山偷偷苦练《惊鸿舞》。

好好一支舞,让她整得跟跳大神似的。

一个没留神,她又摔了,趴在那捶地:「都怪我没用,帮不了师兄。如果我会跳《惊鸿舞》,师姐就可以救师兄了。」

我的四十米大刀蠢蠢欲动。

此时,一个人影出现,抱着她安慰:「你已经很努力了,这不是你的错。」

狗腿子袁凡出现了。

袁凡是权贵子弟,因为对武学感兴趣,他爹又跟我师父有些江湖交情,所以来我们门派学习。

原书里,他对紫宁一见倾心,在楚念娶了断腿的我后,他带着伤心的紫宁离开师门避世,即便后来被紫宁戴了一百次绿帽子,依旧痴心不改。

我还是很佩服他的,男人做到这份上,不容易。

8.

我回到屋里准备继续睡,对面院里楚念突然大半夜发狂:

「让我死,让我死,我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干脆毒发身亡?

「凰凰……紫宁……」

师兄弟们赶紧来请我过去。

我慢悠悠过去,刚进门就见紫宁趴在床边:「师兄,你放心,师姐那么爱你,一定不会让你就这么过下半辈子的。」

跟我来这套?

我走过去,撸起袖子给楚念切脉:「伤口感染,来不及了,要马上换腿。」

楚念瞪大眼睛,一脸欠了我腿的样子:「凰凰……」

我摆手:「别看我,就算我不用去宫里献舞,我也是咱师门唯一会医术的。我若是切了腿,哪有力气给你接上?」

我才不会傻得像原书一样一边哗哗流血一边给他疗伤,最后失血过多连命都差点没了。

我笑了笑:「不过你放心,小师妹已经答应把她的腿给你。我担保你恢复如初。」

9.

紫宁的脸色顿时煞白。

她看向袁凡,眼泪摇摇欲坠。

袁凡立刻护花:「你们知道紫宁有多努力吗?她刚刚为了练《惊鸿舞》把腿都摔伤了。」

紫宁:「对对对,我的腿受伤了。」

她捂住腿,却忘了那是左腿。

我正想拆穿她,窗外传来一道人声:

「既然她的腿受伤,不如就由袁公子代劳吧。」

10.

看着出现在门口的男人,我面露惊诧。

紫宁和袁凡却一脸懵然,

尤其是被点名的袁凡,很是恼火:「你是谁?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吗?」

我:「你最好让他说。」

袁凡一口拒绝:「不行。他也不打听打听,我是什么身份。」

他大摇大摆地走上前去,还没走到那人跟前,便被一股力道震飞至墙角,像个脱线木偶一样摔成一堆。

楚念嘲笑出声:「活阎罗你都敢惹,不自量力。」

紫宁大惊失色:「他就是武林中人人闻风丧胆的活阎罗卫陈?最喜欢与人比试,赢了便砍人双腿的那个活阎罗卫陈?前几日刚给师兄下了战帖的那个活阎罗卫陈?」

听到这几句话,袁凡突然清醒,一睁眼便看见卫陈的刀横在自己腿边。

卫陈:「你放心,我的刀,很快!」

11.

卫陈的刀是真的快。

传闻中他砍断人双腿不会马上见血,也不见切口,对方甚至不知道他已经出了手,等迈开步子,视野矮了一截方才知道。

卫陈的战帖不轻易出,一出必战,除非对方在比武前不幸身亡。

前几日他的战帖送来,所有人都替楚念捏了把冷汗。

楚念赶紧让师父给他派了个任务,打算避避风头,却没想到会误中埋伏,断了条腿。

不过断腿并不在卫陈取消比武的范畴之内。

他今晚出现,就是为了确保楚念能履行约定。

没有条件,那就创造条件。

12.

比如,砍别人一条腿,给楚念接上。

13.

卫陈太天真了。

他哪里知道,身为绝顶高手的他,后来却输给楚念,自废武功退隐山林。

因为紫宁担心楚念会输,便道德绑架卫陈,说他欺负断过腿的人,赢了也不光彩。卫陈这个人很要面子,立刻答应只用五成功力,还给楚念三个月恢复时间。

但其实楚念只花一个月就恢复成正常人了,又用了两个月苦练武功,最后终于打败卫陈,还因此名动武林。

他赢的时候,紫宁就在远处默默流泪相望。

那一瞬间,楚念才知道紫宁为他做了这么多,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情感,在出轨的路上脱缰狂奔。

而我付出了什么,有人在意吗?

无。

14.

这一次说什么,我也不会重蹈覆辙。

我对卫陈冷冷开口:「我有说过他的腿可以用吗?」

卫陈停住,看向我的眼神带着不解:「不能?」

我:「你就没发现,他的腿和楚念的腿有何不同?」

卫陈还没说话,袁凡已经抢答:「大大不同,我七尺三,他才六尺四。我的腿比他长三寸呢。」

一脸的骄傲。

楚念面色顿如猪肝。

身高一直是他的难言之耻,平日里他穿鞋都要加十层鞋底,才能勉强在师兄弟之间立足。

也不知道我是被什么猪油蒙了心,看上这个矮冬瓜。

但卫陈并不在乎楚念什么身高,他只在乎能不能和楚念一较高下。

「这么说来,得找与他身形相仿之人的腿了。」

袁凡连连点头:「没错,不过不能是紫宁啊,紫宁那么完美,怎么能失去一条腿呢?」

15.

好家伙。

面对我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个说法。

我对卫陈道:「那倒也不用。」

话毕递过去一把量尺:「你下刀的时候按这个尺寸来,我才好施展。」

双标狗,给我爬!

16.

卫陈一动不动地蹲在那,不发一言。

我有些拿不准情况,是我说得不够清楚,还是他改变了主意?

我:「需要再重复一遍?」

卫陈:「不必。」

我:「那你怎么不动手?」

卫陈:「已经动了。」

什么?

袁凡吓得立刻低头,看见自己两条腿依旧光滑,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谁知松到一半,便见一条腿上慢慢浮现一丝血线,越来越清晰,紧接着,一股血雾喷薄而出。

他倒地痛嚎:「啊——」

我也不禁捂住眼睛,将脸别开。

卫陈和我说话的语气柔和了两分:「没想到你看着冷酷,心地倒是挺仁慈的。」

我委实不忍,可又不得不鼓起勇气。

我对卫陈道:「你嘎错腿了。」

17.

卫陈神色一变。

「竟有此事?」他慌里慌张地低头检查,「不是说右腿吗?是右啊。」

我:「有没有一种可能,你们是面对面的,你的右正好就是他的左。」

卫陈惊叫:「还真是!」

18.

绝顶高手的高贵冷漠消失了。

卫陈急忙道歉:「大兄弟,对不住了,一时不察。」

可惜袁凡已经痛晕过去,听不见。

我安慰卫陈:「没事,人总有失手的时候,熟能生巧,多练练就好了。」

卫陈英俊的面容流露出更多自责:「我从不伤害无辜的。」

我:「……」

卫陈:「他本该断的是右腿,既然我切错了,这算我欠他的,劳烦你再给他接回去,以后我不再动他,就算是两不相欠了。」

我:「……」

怎么说呢?

有道义,但是不多。

19.

卫陈能选择的右腿,这屋里只剩下两条。

我和紫宁的。

方才卫陈在窗外窃听,自然已经知道,我是医者。

那么,他也没有其他选择了。

紫宁见状,也不装了,摊牌了。

她声嘶力竭地哭诉:「凭什么是我?这么多师兄弟姐妹,非要盯着我这条腿吗?」

「紫宁你……」楚念黯然垂眸,「原来从前的海誓山盟都是假的。」

紫宁:「不是的,师兄,我是想留着腿陪你浪迹天涯。」

袁凡从昏迷中支起来:「你想跟他去浪迹天涯?」

卫陈恢复冷漠:「我要的腿,从来没有人可以不给。」

紫宁:「反正我不给,谁爱给谁给。」

楚念:「既然如此,放我去死。」

袁凡:「事已至此,我也去死。」

卫陈:「何至于此……」

我:「都他妈给我闭嘴。」

20.

还有完没完。

老娘还要练《惊鸿舞》呢,哪有这么多工夫陪你们耗着。

我狠拍桌子:「你们自己商量清楚,总之明天早上起来给我个结果,过时不候。」

我夺门而出,回到房间。

紫宁却跟了过来。

她站在房门口冷冷道:「这么多年,你终于露出真面目了。」

我连抬眼看她都嫌费劲:「你在说什么屁话?」

她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你就是见不得师兄和袁凡都对我好,所以他们俩你都要毁掉。你好狠毒的心!」

我面无表情:「哦,是吗?那又怎样?」

紫宁:「我不会让你如愿的。师兄的命,我自己会救。」

我笑了。

我倒要看看,她怎么个救法。

21.

我还是高估紫宁了。

她给楚念留下一封信,说去给他找腿,让他等她回来,便连夜消失。

一起消失的还有袁凡。

傻子都知道他们跑路了,楚念居然捧着信感动得眼泪汪汪,

然后对我投来满是恨意的眼神。

我懒得理他,叫来师弟们问话。

「小师妹有没有说要去哪里?」

「说了,去京城。」

「你们没拦她?」

「小师妹也是为了救师兄啊,不然难道任由师兄去死吗?」

我从他们脸上看到了怨怼。

怪我咯。

怪我没有割自己的腿救楚念,比不上紫宁。

可即使我救了楚念又如何?后来我被楚念背叛求他们带我去捉奸的时候,他们还不是口口声声责备,让我少给他们惹麻烦。

我自小长在长情门,可这里却全是虚情假意之人。

那就别怪我无情无义。

22.

我:「这里离京城一来一回起码十天,等她回来,那条腿正好可以炒成腊肉给你们吃。」

众人吐成一团:「师姐,我们无冤无仇。」

是无冤无仇,但也无恩无爱。

我怒喷:「一群废物,猪都比你们有脑子,活着也是浪费粮食,早知道就把你们的腿都砍了,还用费什么心去找。」

说得他们一个个不敢吱声。

「还不去准备马车和干粮?」我说,指着楚念,「然后把这个断了腿的废物给我搬上去。」

23.

出发没多久,我发现卫陈跟了上来。

堂堂绝顶高手,竟然追在马车后头跑,跑得脚指头都出血了。

我叫停马车:「你就不能弄个马?」

卫陈高傲仰头:「以我的轻功水平……」

我扔下一锭银子。

半个时辰后,我看见他骑着马追上来,终于松了口气。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同情他,可能因为他看起来比我更孤单吧。

一个人是有多无趣,才会把与人比试,砍人双腿当做毕生志愿?

24.

停下来休息的时候,我问卫陈:「你不是江湖上第一名的刀客吗,怎么兜里连个钱都没有?」

卫陈狼吞虎咽地咬着我给他的馒头:「赔给家属了。」

卫陈说,那些人被他砍了腿,虽不至死,但最惨的却是照顾的家属。所以他每次砍人双腿后,都会把自己所有的钱都赔给家眷。

「那你可以不砍啊。」我说,「反正都赢了。」

「那怎么行?这是我的原则。」

此时,楚念掀开车帘子朝我们这边看了眼。

我呵斥:「看什么看?再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下来?」

楚念吓得缩了回去,看来是信了。

卫陈:「其实你人不坏,为什么总是这么凶巴巴的?」

我:「你认识我吗?你就知道我不坏?」

卫陈自信满满:「当然,你要是坏人,怎么会不辞辛苦带着楚念上路呢?其实你比任何人都想治好他的腿,对吧?」

我笑得差点原地去世,笑得卫陈汗毛直竖,开始摸手。

然后我戛然而止:

「错。

「我带楚念上京,不是为了治他的腿。

「是要让他亲眼看着我一舞天下知,走上人生巅峰,而他自己这辈子却只能裹在被子里,像一团烂泥,发烂发臭。」

25.

为了洗刷卫陈心中对我的误解,后面去京城的路,我特意让车夫挑了条最颠簸的山路,用最快的速度赶路。

一路上每颠一下,马车里就传来楚念的哀嚎。

车一停,楚念就把头伸出窗开始呕吐,呕完也没胃口吃饭了。

而我就在旁边烤鸡烤兔烤鱼,顺便分一些给卫陈。

卫陈终于相信我说的话,大概是怕了,他没提出什么异议。

到京城的时候,楚念已经几天油盐不进,只剩一口气了。

我找了家客栈,把楚念扔下,掏出一锭银子扔给掌柜:「每顿给他一个馒头,再把厨房刷锅的水倒一碗给他就行。」

掌柜:「这样不好吧?」

我:「换客栈!」

掌柜:「包在我身上。」

我带着卫陈离开,直奔礼部侍郎沈宣的家。

26.

我没见过沈宣。

原书中他给我捎过一封信,自陈身份,说听闻我在江南某座酒馆跳《惊鸿舞》,问我愿否进宫献舞,酬劳丰厚。

但我自切一腿后,这事没了下文,他连出场的机会都没有。

卫陈对我跳舞的事好奇很久,在路上便问我:「你不是长情门大师姐吗,怎么还会跳舞?」

说起来我就有气。

武林门派哪个不是男弟子负责赚钱,女弟子负责操持家务?长情门那群男宝就跟猪投胎一样,进了城支的摊子全是胸口碎大石,一个月下来所有人加起来还挣不到三两银子。

逼得我这个大师姐不得不去学艺。

好在我争气,后来自创《惊鸿舞》,第一天去酒馆表演就挣了上千两银子,从此我就成了长情门的摇钱树。

当摇钱树的时候我有多风光,后来就有多心酸。没了赚钱的能力,同门对我态度急转直下,甚至当我是个累赘。

我总结道:「事实证明,人一定要有价值,没有价值谁都不会爱惜你。」

卫陈恍然大悟:「懂了,所以你要进宫跳舞,挣钱养师门。」

我反手给了他一巴掌,拍在后脑勺:

「老娘挣的钱,凭什么养那群废物?」

我自己挣的钱,我自己花。

27.

沈宣听闻我来,立刻出门相迎。

我站在门口愣住了。

这不是……我第一次登台时为我豪掷千金的大款吗?我还记得他那天穿着一身串花红袍,戴着大绿帽子,一出手就是五百两,我连盘子都差点托不住。

后来每次登台,我都在悄悄期盼他的到来。

我还给他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可惜他再也没出现过。

旧人重逢,我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竟然是你……」

沈宣对我拱手行礼:「凰姑娘,别来无恙?」

我赶紧回礼:「我很好,谢谢你啊,五百两。」

28.

进沈府的时候,沈宣的脸色有些难看,倒是卫陈,笑得路都走不好了。

我严正警告他:「这事关系到我能不能走上人生巅峰,你给我注意点。」

卫陈表示很冤枉:「关我什么事?明明是你自己说错话。」

坐下后,我对沈宣抛下自己的条件:「此番进宫表演,我不要钱,完事后给我教坊头牌的名号便是。」

沈宣爽快答应,吩咐人立刻给我量身裁衣,并安排我进教坊司排练。

进了教坊司,我的行动就没那么自由了。

我只能交代卫陈:「你帮我监视着尚书府,紫宁肯定带着袁凡回他家了。」

卫陈:「我堂堂江湖第一刀客……」

我扔过去一个银锭子。

卫陈:「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会第一时间通报你。」

29.

我在教坊司排练了三日,京城便传得街知巷闻,有个绝世舞姬将带着一支《惊鸿舞》进宫献艺。

无数好奇的京城人纷纷翻教坊司的墙,试图先一睹我真容。

对此,我表示:「敞开门,让他们进来看。」

于是隔天,关于我容貌绝美的消息甚至盖过之前的。

夜里,卫陈来找我,说楚念开始绷不住了。

我:「详细说说。」

卫陈道出,楚念这几日在客栈终日神思惘然,一听见有人议论关于我的消息,便焦躁不安,回房后甚至拿头撞墙,撞得头破血流才肯罢休。

我冷笑:「那是他应得的。」

卫陈又道,楚念托人送了信去袁尚书府上,但是毫无回音。他每日拿着紫宁送的手帕,一边流泪一边拼命摇头,说:「不会的,不会的。」

他似乎已经意识到,紫宁根本不会来救他。

听到这些,我心里无比舒爽,不用音乐都可以开始翩翩起舞了。

我跳了一曲,回头问卫陈:「好看吗?」

这个认识以来一直保持冷酷的呆子竟难得地红了脸。

「好看。」

他说,抬头看我的瞬间眼中却流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

我神色一凛:「发生什么事了?」

卫陈抿了抿嘴:「袁家正在秘密操办婚事,时间就在三日之后。」

30.

我愣了一瞬,却并不感到意外。

这本就是迟早会来的消息,只是,如果我没记错,袁凡的父亲袁尚书对门第观念极为看重,原书中袁凡为了娶紫宁不惜和父亲反目,带着紫宁远走高飞,直至父亲气消了才回来的。

这一次怎会如此顺利?袁凡的腿伤还没好就急着办喜事?

一定有问题。

我跟沈宣告假,回了一趟客栈。

一推开楚念的房门,他果然对着紫宁的手帕泪流满面。

我走过去,对他道:「想见小师妹吗?」

31.

袁家办婚事当日,我带着楚念驾车到尚书府,声明要见紫宁。

看门小厮扫了一眼我的装束,否认道:「什么紫宁?我们这边没这个人。」

我冲卫陈扫了一眼。

卫陈:「这样不好吧?」

我:「还钱。」

卫陈嗖一下飞上房顶。

小厮:「来人啊,有刺客。」

32.

一听到有刺客闯入,整个尚书府的人都跑到院子里,个个穿得喜气洋洋。

紫宁更是凤冠霞帔就提剑跑了出来。

看见我和楚念,她神色剧变。

我冷冷一笑:「小师妹,你不是来京城帮师兄找腿吗?怎么竟有闲情办婚事?难为我费力看顾着师兄,就为了等你的腿。」

我环视四周:「腿呢?」

紫宁垂眸不语。

楚念如丧神魂。

袁凡被下人扶着出来,急声袒护:「要怪就怪我,是我要娶紫宁的。你这个毒妇果然追到京城,我就知道你不会放过我们。」

上辈子我为爱断腿,最后落得楚念一声「毒妇」。

这辈子我以为可以翻身,没想更惨,连个狗腿子都可以指着脸骂我了。

不过我并不在意。

我嘴角微扯:「哦,所以腿呢?」

紫宁双眸一凝,几滴眼泪洒落:「是宁儿的错。宁儿这就去想办法救师兄。」

她转身就要往外跑,却被袁尚书拦住:

「紫宁是我儿子的救命恩人,谁都别想欺负她!」

33.

袁尚书将紫宁护在身后,扬声道:「若不是紫宁,我儿子的腿已经废了。她做得够多了,人的能力是有限的。」

神特么一个能力有限。

她做了啥?袁凡的腿不是老娘一针一线缝起来的?

我瞪向袁凡,他一脸心虚,咬牙死杠:「爹说得没错。长情门那么多人,为何非要宁儿想办法救楚师兄?她只是个柔弱的女子啊。」

柔弱的女子闻言,又委屈地哭了起来。

袁凡见状更是心疼:「不要以为你是宁儿的师姐就可以任意欺负她,以后她便不是一个人了,她有我。」

我现在明白了,怪不得袁尚书会答应这门亲事,原来,他听信了袁凡的谎言,误以为是紫宁救了他儿子。

好个痴心不改的好男人。

好个顺竿而上的小师妹。

我倒真想成全这对天造地设的逼人了。

我看向楚念:「师兄,你不说两句?」

我以为楚念就算断了腿,至少男子的尊严还在。

没想,他竟反过来冲我吼:「你够了,今天人家办喜事的大好日子,你非要过来扫什么兴,就这么见不得别人好吗?」

我目瞪狗呆。

这杀千刀的王八羔子!

我气得爆炸,还没想好怎么反击,忽见什么东西从眼角飞过,直飞向紫宁的方向。

再定睛一看,竟是一张战帖。

卫陈的声音如洪钟落下:

「快刀卫陈,向紫宁姑娘讨教。」

34.

我傻傻地看着卫陈。

这江湖历来从无男人向女人下战帖的前例。

传出去,这是要被耻笑十八辈子的事。

可卫陈却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味,直直望着紫宁:「时间地点,由姑娘你定。」

袁尚书虽然是朝中之人,但身为尚书,江湖之事还是有所涉猎的。

他颤声确认:「卫陈……活阎罗卫陈?」

卫陈笑得淡然:「不足挂齿的名号,怕污了尚书您的清口。」

紫宁跌坐在地上,露出绝望的神情。谁都知道,卫陈的战帖一下,绝不收回,除非分出高低。而卫陈一旦取胜,败者将付出的是双腿的代价。

她跟卫陈之间根本没有可比性,别说卫陈了,长情门刚入门学艺三个月的弟子都能把她像狗一样吊打。

她出了名的没本事,但谁让她是原书的女主,她什么都不用做,大家就已经爱她爱得要死。

袁凡搂着紫宁,对卫陈控诉:「活阎罗,你还有没有廉耻?你堂堂大男人,竟然欺负一个弱女子?」

卫陈横刀胸前,拿手指弹了弹刀背:「廉耻?怎么现在还有人在意这种东西?我方才听你们说话,可没听出来。」

卫陈回头看我:「你说对吧?凰凰。」

最后这一声称呼,成功让我心跳乱了一拍。

这家伙,还挺会挑时候乘虚而入。

但我却莫名地内心喜悦。

我重重点头:「就是,廉耻能值几个钱?要是值钱,我马上就把它卖了,估摸也能盖一座像这样的宅子吧?」

35.

袁尚书的态度与前一刻相比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他拱手对卫陈行礼:「卫大侠,有事好商量啊。」

卫陈不为所动:「我活阎罗从不与人商量。」

他牵过我的手:

「定好时间地点,捎个信到来福客栈,别试图爽约,代价你们付不起。」

说完,他拉着我转身离开。

经过楚念身边的时候,他的脸随我的步伐移动,眼神流露出哀求。

今天是袁凡和紫宁的大婚之日,他留在这里多一秒就是受多一次凌迟。

但我在乎吗?

我不在乎。

片刻前有一个痛改前非的机会摆在他面前,他没有珍惜。

现在,我希望他在这里被撕成粉碎。

碎成渣渣,

渣成粉粉。

36.

卫陈一直牵着我的手,走出尚书府老远也未放开。

天色不知何时黑了,月亮慢慢爬上来,淡淡的光晕很是好看。

如果不是大街上突然冲撞过来的一个醉汉,我和卫陈估计能一直牵到天荒地老。

但现在,我和他都有些尴尬。

他局促不安地开口:「我下战帖给你师妹,没问过你的意见,你不会怪我吧?」

我岂止不会怪,我还要谢谢他。

谢他在我最孤立无援的时候,给了我最坚强的依靠。

我问他:「你为什么要帮我?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你在江湖上的名声可能毁于一旦。」

卫陈笑开:「怎么我在江湖上有名声吗?」

我不许他这么妄自菲薄。

虽然活阎罗是不怎么好听,好歹霸气外露,令人闻风丧胆。但今天过后,只怕江湖上提起卫陈,都只会将他当成欺负女人的无耻鼠辈。

就算他下战帖,也没人会尊重他,与他单打独斗。

他这么做,实在是不明智。

卫陈却满脸不在意:「无所谓,大不了,以后不跟人打架了。」

我诧异:「那你的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卫陈突然抬起头看了我一眼。

我失神。

他又很快别开目光,声音轻轻的:

「也许我也是时候换一种生活方式了,整天砍人腿,久了也无甚乐趣。」

37.

此后的几天,我依旧在教坊司练舞。

与从前不同的是,现在我练舞之时,墙上总会盘坐着一道身影。

他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陪着我,我若不叫他,他绝不会下来打扰我。

尚书府那边一直没传来回信,这是自然的,以紫宁的性格,怎么敢迎战,怕不是天天以泪洗面。

想想还挺过瘾的,成亲之日被活阎罗下战帖,怕也没什么心思享受新婚之喜了。

我倒也不急,她拖多一天,就受多一天的煎熬,反正卫陈一直盯着尚书府,他们跑不掉。

我练到第三遍,沈宣踏了进来。

他兴奋地对我道,进宫的日子已经确定了,就在三日之后。

沈宣:「姑娘这几天务必调整好状态,切莫殿前失仪,误了前程。」

那还用说,我早就准备好了。

这次过后,全京城乃至天下都将知道我的名字,我要所有负过我的人都将一句话刻进心里:

「我万凰凰是你们看不顺眼却永远也干不掉的人。」

38.

三天后,我进宫献舞,一舞罢,技惊四座,连圣上都看呆了,直呼我是他见过最好的舞姬,还命人赐座于我。

我浅浅一俯身,谢过圣上的赞赏,然后大方落座。

圣上问我:「听闻你出身江湖门派,怎么会想着成为一个舞姬?」

这个问题,卫陈也曾经问过我。

我诚恳对圣上道:「从前我没得选择,现在,我想当一个富婆。」

一个不被任何人拖累,自己独美的富婆。

当然,独美这块也不是硬性原则,比如卫陈,我可以稍微把我的财富分他一丢丢。

毕竟他以后不打架了,人生少很多乐趣,就应该培养另一个乐趣,比如,花钱。

这么一想,我才发现,我脑子里对未来的规划已经清晰地刻上另一个名字:卫陈。

我很想立刻与他分享。

圣上笑笑,很是赞赏我的回答,命太监替我斟酒。

他举杯道:「那就祝凰凰姑娘你与卫大侠往后春风得意。」

我谢过圣上,一饮而尽,酒液滑入喉咙之时,脑子里却突然闪过一道雷击。

我从未对圣上提过卫陈的名字,他如何得知的?

我看向圣上,他的笑容在脸上渐渐加深,整个人却慢慢模糊。

我站起来,却感觉浑身酥软,摇摇欲坠。

我看向沈宣:「酒里下了药?」

沈宣:「凰姑娘,对不住了,事急从权,只能委屈你了。」

我:「你们想干什么?」

沈宣:「圣上欲用凰姑娘你引活阎罗进宫,在宫内将他诛杀。」

我大吼:「沈宣,你骗我!」

「凰姑娘着实冤枉在下了。此计并非沈某所想,而是——」

沈宣缓缓托出答案,「楚公子所献。」

39.

从沈宣口中,我才知道,楚念和圣上做了交易,帮其诛杀卫陈,而作为奖赏,圣上需帮他成为长情门的下一任门主。

楚念的腿已经断了多日,即便能找到一条腿给他换上,也难以续齐经脉,恢复从前的武功。

他的目标很清楚,既然不能自保,就投靠朝廷,荣华富贵一样享用不尽。

而圣上这么做的原因也很简单,袁凡以性命要挟他爹,袁尚书只能来求圣上。圣上爱惜肱股之臣,自然不忍看其老来失子。

我错就错在,以为自己是江湖人,可以用江湖的方式解决一切。

这是我人生中经历过最漫长的几个时辰。

我被关进了一处地牢内。

我不断向老天祷告,希望卫陈不要来。他是江湖第一刀客,肯定是个有脑子的,怎么会辨别不出来这是个圈套。

他会有多远走多远,不会任由人伤害。

他……他会好好的。

我哭了出来,卫陈你别来,求你了。

黑暗中却有一只手轻轻地将我的眼泪拭去:

「我还是喜欢你凶巴巴的样子。」

40.

我几乎不敢睁开眼,可又不得不睁开。

我看见卫陈一身黑衣,跪在我眼前,墙洞透进的微弱月光打在他脸上,照出他宠溺的神情。

「卫陈……」

「嗯。」

我哭了:「你为什么要来?」

卫陈笑开:「因为你在这啊。」

话音刚落,密密麻麻的铁箭从墙壁中射出,他长刀一横,直接挡了回去。

我:「卫陈,你别管我了,快走。」

卫陈拉住我的手:「要走,一起走。」

他砍断我身上的铁链,护着内力尽失的我往前走,可下一秒,那些箭洞里却冒出青色毒烟。

我再也克制不住,绝望大喊:「我们降了,停手,停手。」

却只听见袁尚书在牢外厉声道:「继续,不许停。」

我哭得声音沙哑:「卫陈,卫陈,我该怎么办?」

卫陈中了毒,脸上的血色渐褪:「凰凰,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砍人双腿吗?」

我摇头:「我不想知道,你少在这给我交代遗言。」

卫陈却不理我,继续道:「我小的时候,我爹经常不在家,留下我和娘相依为命,我总是想,如果爹每次回来能多留一阵子就好了。可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在外养了妾氏,根本不在乎我们母子的死活,每次回来都是为了拿钱。终于,我母亲忍无可忍,在有次他回来之时,趁他熟睡砍了他的腿。

「他终于哪儿也去不了了,可我母亲也疯了,没几年就去世了。后来长大以后,我特别痛恨那些和我爹一样三心二意的人,我发誓,让我碰见这样的人,我便砍去他们的腿,让他们哪儿也去不了。」

我愣住,眼泪涌上来。

这便是他下战帖给楚念的理由?原来,在我知道楚念背叛我之前,他早就得知了。

原书中我还不止一次怪过他,若不是他下那张战帖,我也不会为楚念失去腿。

可原来,他只是想帮我。

卫陈伸手替我擦去眼泪,神色愈发温柔:「我也知道,不可能砍尽天下负心之人。所以我对自己说,如果有天遇到一个我喜欢的姑娘,我就不砍了,带着她浪迹天涯。我遇到了,可惜,我没遵守对自己的承诺,我一看她被欺负,哪怕对方不是个她的负心人,我还是没忍住,想切了他的腿。」

我笑出来,眼泪却落得更凶:

「卫陈,你这个傻子。」

「凰凰,对不起,我救不了你了。」

我紧紧抱住卫陈,在他耳边摇头:「能和你死在一起,我死而无憾。」

41.

半个时辰后,大牢内再无我和卫陈的生息。

袁尚书为人谨慎,即便听不见声响,依旧等了一炷香才命人打开牢房。

看见我和卫陈紧紧抱在一起的尸体,他眼中流露一丝不忍,可又愈发坚定:

「为了凡儿的幸福,算老夫对不起你们。」

袁尚书挥挥手:「将他们送去厚葬,不可怠慢。」

袁尚书走出牢房之时,楚念坐在圣上赐的轮椅上,袁凡和紫宁站在不远处,三人脸上都有如释重负的神情。

紫宁抽抽鼻子:「师姐从前待我真是极好的,若不是她被嫉妒蒙蔽了心智,也不至于做出这样极端的事。」

袁凡拍拍她的后背安慰道:「没事了,她也算应有此报,你无须伤心。」

紫宁又看向楚念,欲言又止:「师兄……」

经历种种波折,楚念对她的情爱已经减淡许多。

他摆手:「不必内疚,你我之间互不拖欠了。你既嫁给袁公子,往后也不必回长情门。他日我继任门主之位,自会通知你们。」

说完,楚念推着轮椅离开,半截的身子硬是挺出完整一个人的气势。

有那么点像我觉醒之后决心搞事业的味道了。

42.

真特么晦气。

他以为他是谁,还想学我爽文大女主翻身?

我从土里爬起来,把卫陈挖了出来。

他第一次吃龟息药,对药效敏感许多,想必不会那么快醒来。

但龟息药只会使人看来毫无生息,却不会让人失去知觉。被抬出地牢的时候,每一个人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他也应该听见了。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我对卫陈道:「没事,不急,你再多睡会儿。」

似乎听到我的话,卫陈身体动了下,眼睛缓缓睁开。

他笑了笑,泥土也遮不住他的少年腼腆。

「凰凰,我听见你的话了。」

「什么?」

「你说能和我死在一起,死而无憾。」

「所以呢?」

「我想说,我也一样。」

番外:

两个月后,长情门新一任门主继任。

江湖中人谁也未料到,这新一任的门主竟缺了条腿,而且据说武功并不是门内最上乘的。

众人虽议论纷纷,也只道,大约是品行很好,所以被门人青睐吧。

与长情门继任大典同一时间,京城尚书府正大张旗鼓地办喜事。

不同于上次偷偷摸摸地办,唯恐被人知晓,这次袁尚书广发请帖,势要给儿子儿媳一个最盛大难忘的婚礼。

我和卫陈一人在南,一人在北,虽隔千里,却觉得对方就像在身边,甚至好像听得到彼此声音似的。

我:「你说一会儿我是从天而降来个绝美登场好,还是隐匿起来让他死都不知道死在谁手里好?」

卫陈:「你随意,但我是出了名的快,就算藏起来,他们定然也能猜到是我。」

我:「说得也是。那就,各自行动吧。」

我看见楚念拖着一条木腿缓缓走上长情门大殿,面对几百个弟子和宾客,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今天楚某人有幸成为长情门门主,往后定必带着门人,将门派发扬光大,成为武林第一大派。」

还武林第一大派呢,问过我意见了吗?

我倏地从天而降,回身欻欻给了他两巴掌,一脚把他踹飞到天上,袖子里的软钢丝翻飞出来,在他膝盖处绕了一圈。

我顺势一收,堂堂长情门新一任门主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人腿分离。

我收回软钢丝,低头「呸」了一声,拂袖离开。整个长情门无一人敢拦。

另一边的尚书府就更精彩了。

袁凡和紫宁成亲,正进行到夫妻交拜的环节,人跪下去还好好的,起来时,起不来了。

满堂宾客吓得四处逃窜。

袁尚书也吓得当场中风,倒地不起。

后续如何,我和卫陈并不感兴趣,也没再打听。

时间很宝贵,不能浪费。

我买好了马,准备好了干粮。

「相公,我们可以去浪迹天涯啦。」

备案号:YX011YGlQxxKbNNK0

编辑于 2022-09-15 15:22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双喜临门 ​ 赞同 52 ​ 目录 16 评论

韶光乱:卿与明月应照我

小饶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