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神秘赊刀人:预言家的真相

所属系列:赊刀人、剃头匠和傀儡师:那些民间古老行当的隐秘

知乎盐选 神秘赊刀人:预言家的真相

你听说过赊刀人吗?

你听说过赊刀人吗?

在源远流长的历史下,中国有各种奇怪的传说流传至今。

历史上曾有这样一类人,把菜刀、镰刀等农村常用物品,赊给需要的人们,不收一分钱,顺便留下一句预言,告诉得到物品之人,等到预言成为现实后再来收钱,这就是神秘的「赊刀人」。

我二叔就是这样一位赊刀人。

他出生在 1960 年 6 月的农村,因为家里生活贫困,他早早就辍学做生意。

十五岁那年,二叔走街串巷去卖冰棍,收入十分一般,生活很贫苦。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卖刀的老头,这才改变了他的一生。

那是一个走南闯北的老头,谁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浑身脏兮兮的,背着一筐子菜刀。

二叔给老头一根冰棍,老头就收他为徒,教了他一年。

老头教给他什么,二叔从来没告诉其他人,也没有人知道。

在老头走后, 二叔不再卖冰棍,而是改行卖起菜刀。

他行走在周围的村子里,逢人就卖菜刀。

当时村子懂行的人说,二叔干起了赊刀人的买卖。

偏僻的农村里,二叔背着扁担,带着两筐菜刀来到了隔壁的云龙村。

「来卖刀啊。」一个头上绑着头巾的妇女走了过来。

「我不卖刀,我赊刀。」

「赊刀?那你可别怕亏本。」

「亏了就亏了,我做生意还怕亏?」

「那好,我要一把。」妇女拿过一把菜刀,摆弄了一下,感觉这把菜刀很不错。

「我给你一句话,等这句话实现了,我再来要账。」

「行啊。」妇女说道。

二叔问清了妇女的家庭地址,记在了一个账本上,然后这才慢悠悠的指着一处说道:「等你们村的二龙河什么时候涨满了水,我再来要账。」

他口中的二龙河,是一条大河,之前水流湍急。

只可惜最近这些年,已经干枯了。

根据专家所说,上游已经没水了,因此二龙河不可能再恢复了。

听到这里,妇女大喜过望。

她马上回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亲戚。

一时间村子里面,不断有人涌了出来。

当时的年代,大家都没什么钱。一把菜刀可是了不得的东西。

于是大家纷纷向二叔赊了刀。就这样二叔把刀赊个精光。他就这样带着一个账本回来了。

回到家后,我奶奶听到这件事情,差点气晕过去。

两筐菜刀,放在农村可是好大一笔财产,就这样赊给了村民。基本上是要不回来了。

我奶奶当时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妈,别担心,要不了多久,我就能把钱要回来了。」

「你怎么要啊。二龙河都干枯好几年了,不可能再涨水了。这钱是要不回来了。」

二叔却神秘一笑,说二龙河肯定会涨满水的。

此后过了一个月,二叔没刀可卖,就帮家里干起了农活。

奶奶不时埋怨他,他也不以为然。

但就在这时,山里却下雨了。

这场雨下的很大,简直是瓢泼大雨。

等这场雨过后,我爷爷兴奋的喊道:「我打听到了,二龙河涨水了。」

奶奶大喜过望,她急忙带着我二叔去云龙村。

来到二龙河边,果然,曾经干枯的二龙河,此刻已经是一条汪洋大河。水近乎蔓延到了岸边。

奶奶站在岸边,兴奋无比。

「这下能把钱要回来了。」

「嗯。」二叔点了点头。

于是二叔开始挨家挨户要钱。这些村民看到预言实现了,给钱的给很痛快。

二叔趁机大赚了一笔。

之后二叔在当地就出了名了。好多人都慕名而来,想要让二叔给他们算命。

可二叔全部推辞了。

他说他只卖刀,不算命。

接下来几天,二叔又去了另外一个村子。

他卖的刀,很快就被村里人赊走了。这些人根本不相信二叔会说什么谶语。

二叔也没有多解释,他思索了一下,给出了一个在当时惊天的预言。

「大米价格贵过五块,肉的价格已经过十块。」

这个预言,在当时的农村,是根本让人不敢相信的。

因为大米当时不过几毛钱,肉也不过几块钱。

涨到十块钱,是根本不可能的。

等二叔空手而归,奶奶又埋怨了一阵,认为大米和肉,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涨到这个价格。

二叔也不做多解释,只是说道:「过几年再看看吧。」

「还要过几年?你就不怕他们不还钱。」

「放心好了,我记着账呢,他们肯定会把钱给我的。」

此后的几年,米价和肉价,依然没有涨到二叔说的价格。二叔也不在意,继续挑着扁担,走遍大江南北。

他依旧只赊不卖,留下一个个预言。

等预言实现的时候,他就会拿着小本子,挨家挨户去收钱。

可有一家杀猪的,却说什么也不肯付钱。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个骗子。」

「一把刀卖十块钱,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

「再说你的预言,根本没实现过!」

这个杀猪的屠夫,十分不屑。根本不想交钱。

二叔也不争辩,只是说道:「你不给我钱没关系,但你要管教好你的儿子,他性格暴躁,容易惹出事来。」

「我教儿子还用你管!」屠夫骂了他几句。二叔摇摇头,就这样离开了。

屠夫根本没把二叔说的话,当回事只当他在发牢骚。

谁知道不到半年,他儿子就出事了。

因为脾气暴躁,他儿子跟几个人发生了争吵,后来打了起来。他儿子跟人斗殴,结果打死了人。

屠夫听到消息后,直接晕了过去。

醒来后,急忙拿着钱给二叔送去,希望他能救命。

二叔叹了一口气,收下了钱,却告诉他,他早就警告过他。屠夫儿子脾气暴躁,早晚会出事。可他偏偏不听,不约束自己的脾气。这才招致了这样的祸患。

现在谁也救不了他。

后来屠夫儿子被判了死刑,屠夫抑郁成疾,躺在床上没过几天也离开了人世。

在我们村里,二叔可是个传奇人物。他平时在家里,供奉着一个木像。木像是一个老人。

没有人知道,这个木像究竟是谁。每次去赊刀,二叔都会给木像上香。直到有一天,二叔喝醉酒后,说出了真相。这个木像是他的祖师爷。鬼谷子。

而可让村里的教书先生目瞪口呆。

鬼谷子是战国时期最神秘的一个人,而且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甚至对于其本人的真实存在性都有质疑。

但是他有几个弟子,我们却非常了解,比如庞涓、孙膑、张仪、苏秦都能以天下为棋盘,诸侯为棋子,纵横捭阖了一部战国史。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要挟到了各路诸侯的利益,他受到了打压,众人一致认为,鬼谷子欺诈世人,令人不齿。

「观阴阳之开阖以命物,知存亡之门户,筹策万类之终始,达人心之理,见变化之朕焉,而守司其门户。」

对于鬼谷子的学说,民间却十分推崇,特别是到了灾荒战乱的年代,民间就会开始流传其各种谶语,童谣。

当然有很多谶语都是当事者自己编造用来为自己造势的,比如陈胜吴广的丹书鱼腹,篝火狐鸣。

而赊刀人,就是其中的产物。

他们游荡在历史当中,仿佛历史中的幽灵。

没有人知道二叔到底学到了什么,也有人想要跟二叔学徒,全都被他拒绝了。他说自己的手艺,学到了也没用。

1994 年的时候,我出生了。在我出生之前,二叔就笑眯眯的告诉我爹。说我将来会成为一个大学生。

我爹当时非常高兴,不过二叔接下来的话,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你也别得意,将来大学生遍地都是。」

我爹自然不信,在当时大学生可是宝贝。那个村子出了一个大学生,可是足以轰动整个县城的。

在很多人眼中,能成为大学生,那可是注定要有大出息的。

我出生后,奶奶开始张罗二叔的婚姻。

当时二叔已经三十四岁了,放在当时的农村,已经算得上大龄剩男了。

可二叔却拒绝结婚,对奶奶说,自己这辈子泄露天机太多。注定三缺五弊。

想要结婚是不可能了。

奶奶自然不相信,强行找个姑娘跟他相亲。

二叔也没拒绝,很快他们就完婚了。只是完婚还不到半年,媳妇就跑了。

奶奶哭着喊着让二叔去找。二叔也不找,只是叹了一口气,背起扁担,又继续干起了赊刀人。

赊刀人,是历史的幽灵。每当历史发生巨大变动的时候,赊刀人就会出现。

他们仿佛吹笛人。每当世道变迁前出现,会给世人以暗示。

此后的几年里,二叔走南闯北,居无定所。

他一路上赊了好多刀,只留下一个账本。

他似乎知道什么时候该去收钱,因此哪怕对方相隔很远,他也能收到账。

在我 2 岁的时候,1996 年 6 月 4 日,二叔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女人。

他说这个女人命硬,可以跟他过日子。

这个女人长得白白胖胖,奶奶很喜欢,就这样二叔成家了。

成家之后,二叔不再去干赊刀人的事情。而是老老实实的种田。

但他手头有一个账本,每次没钱的时候,他都会去收一次账。

谁也不知道,他到底赊了多少刀。

但在十里八村,他的名气很大。只是他平时沉默寡言,从不轻易说话。

二叔结婚几年,依然没有孩子。

奶奶有点着急,二叔却很淡定,他告诉奶奶,自己能有媳妇,就已经算是幸运了。这辈子不可能再有儿子了。

奶奶自然不相信,可二叔果真一直没有子女。

直到 2000 年 5 月,二叔去一个村卖刀,被一个男人认出来了。

这个男人姓李,叫李卫。

他春风得意,娶了一个漂亮女人。这个女人还给他生个一个儿子。可最近他心情越来越不好。

因为他总感觉,自己的儿子跟邻居长的很像,跟自己却不像。

可他又不敢说出来,一直憋在自己心里。

见到二叔,他知道二叔能掐会算,就带着自己的儿子到二叔面前,希望二叔告诉他,这个儿子是不是他自己的。

二叔看了一眼,却沉默起来,既不承认也没有否认。

这个男人于是开始一直纠缠他,还在他手中赊了一把刀。

这下按照规矩,二叔只能开口了。

「我就是混口饭吃,你要是想知道你儿子是不是你自己的。去做亲子鉴定就好了。」

当时二叔不以为然,因为当时能亲子鉴定的地方,全都是大医院。

一个农民根本没那么多钱过去。

可谁能想到,李卫回到家,竟然真的砸锅卖铁,带自己的儿子去了大医院。

结果竟然真不是他的。

等二叔再次见到李卫的时候,李卫浑身是血跑了过来,手中拿着一笔钱给了二叔。

「你到底做什么去了?」二叔脸色大变问道。

「你别管了,这是赊刀钱。」

二叔还想再问,李卫已经匆匆跑开了。

等三天后,惨案才揭开序幕。

李卫回到家后,先是拿刀逼问妻子,得到她跟邻居通奸的消息后。崩溃的将妻子杀死。

然后又将邻居家里的男人杀死。

最后李卫跳河自杀。只留下嗷嗷待哺的男孩。

而邻居一家,失去了家里最重要的劳动力,生活也极度贫困。

这场悲剧,没有一个胜利者。

二叔得知后,叹了一口气,从福利院把那个孩子抱回了家里。当做自己的儿子抚养。

奶奶有点不情愿,可看到二叔膝下无子,她也只能认了。

后来,二叔告诉我,他当初一眼就看出,李卫的儿子,跟他没有关系。

可他不敢说出来,害怕破坏一段姻缘。

结果谁知道,那个年景,一个农民真的去做亲子鉴定。结果导致了这样的悲剧发生。

家里多了一个儿子,二叔农忙的时候在家里干活。农闲的时候,他又去干赊刀人了。

他好像从来不怕钱收不回来,每次他孤身一人,拿着账本就去收钱了。

基本上每次都有收获。

每次父亲都问,他这么做,就不怕账收不上来?

二叔都是一笑而过,看样子十分有把握。

回到家里,二叔继续种田,干农活。

他抱来的儿子,被他视如己出。

自己的媳妇,对他也非常好。一家子其乐融融。

我当时已经六岁了,那个时候特别喜欢去二叔家玩。

每次二叔都拿出奶糖招待我,我因为淘气,经常要去玩木偶的木像。每次都被他训斥一顿。告诉我那是他的祖师爷鬼谷子。

2001 年 6 月 5 日,我上了小学,二叔亲自赶着驴车接送我。

小学距离村子有二十公里,二叔看了看天色,突然告诉我,接下来的一周内,无论如何都不要回来。如果回来,我就有性命之忧。

我当时并不相信,在小学住宿的日子,我非常想家。可一周过去了,其他小学生都被接走了。只有我留下来。

我当时十分不解,二叔又来了,给我送来了牛肉包子。看我大口吃的时候,他严肃的告诉我,这段时间,不要回村子。免得出大事。

我只能点头答应。

结果没过多久,大雨倾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雨,将整个村子变成一片汪洋。

当地都是山区,发生了泥石流。

好多户人家被被泥石流淹没,场面惨不忍睹。

可当地的村子,因为二叔的示警,老百姓跑到了山上。这才得以逃脱。

当时这件事情,甚至引起了好多人的关注,甚至有记者过来采访。

可二叔对此的解释很简单,他说自己是老农民了,一眼就能看出来,天要下大雨。为了安全,才让村民转移。

当时村民根本不相信,可碍于他的百般哀求,还是决定去山上避雨。

这一次,二叔救了全村人的性命。

在这之后,二叔的名气就传开了,甚至有大老板驱车赶来,让二叔帮忙算命。

二叔从来都是一概不见,只是专心卖刀。

二婶自然看不过去,跟他吵了起来。

「人家可是大老板,你帮他算一次命,比你卖刀赚钱可多了。」

「你为什么不答应?」

「我是卖刀的,不是算命的。而且我根本不会算命。」

「你不会算命,怎么说的头头是道的。」

「总之我就是不会。」

二叔的固执,让二婶很恼火。可他似乎依然坚守古老的规矩,从来不做规矩以外的事情。

为此夫妻两个人经常吵架。

不过二叔也并不是一次都没有给人算过命。

那天来了一个灰头土脸的年轻人,他全身脏兮兮的,头发很乱,双眼无神。

见到二叔的时候,他就苦苦哀求,希望二叔能为他算一卦。

二叔破天荒的竟然答应了。

他先让二婶把孩子抱到里屋去,然后抓着年轻人的手给他算卦。

他告诉年轻人,他年轻气盛,一时间走错了路。

可如果再执迷不悟,那么只会掉入深渊,不可自拔。

谁知道他刚说完,年轻人就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原来这个年轻人是一个逃犯,他因为帮朋友打架,结果杀死了一个人。这才仓皇而逃。

在找到二叔之前,他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吃饭了。

二叔给年轻人做了一碗面,还加个三个鸡蛋。

在这之后他亲自带着年轻人去自首,年轻人全程死死抓住他的手掌,低下头一声不吭。

之后年轻人被判了二十年,偶尔二叔还会过去看看他。

村里人很好奇,二叔为什么能一眼就认出他是杀人犯。

二叔却说,他并没有认出来,只是觉得这个年轻人可怜。他犯下了错,惶惶不可终日。

可谁也不相信二叔没认出来。

村子有人传言,二叔会相面之术,可以一眼就看到这个人的面相。

可二叔一直没有承认过,他之前没有,之后也不再为人算命。

二叔在年前又离开了,这一次他照样去了陕西农村。

在那里,他留下了一个预言:「世间有路无人走, 农村有房无人住。」

结果当时,他差点被村民打了出去。

就有村民喊着:「路不是给人走的吗?难道大家还能不走路?」

「农村这么多房子,怎么可能没有人住?难道空着吗?」

那一年,已经是 2004 年 7 月。

二叔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拿着账本回来了。

当时二叔家,已经盖起了大瓦房。

听到二叔的预言,二婶嗤之以鼻:「好好地大瓦房不住,难道我们要睡大街?」

二叔苦笑一声,并没有多解释。

从那一天起,二叔似乎变得越来越老了。他事后也做了几个预言,结果全部没有实现。

比如三年前,他赊刀的时候,路过一家农村婚礼现场,赊了几把刀给厨房。

他思索了一下,说出了一句话:

「等娶个媳妇 18 万的时候,我再过来收钱吧。」

他这句话,当时不知道引起多少人的震惊。

当时就有个妇女喊着:「乖乖,十八万,到底那家的金枝玉叶,能值这么多钱?」

「娶个媳妇,几千块钱不就行了。那需要那么多?」

「没错,我儿子娶媳妇才花了一千块钱。」

众多村民根本不相信,二叔照样没有解释,提着扁担就这样离开了村子。

结果几年过去了,娶媳妇的彩礼,虽然涨了,却也就几千块。想要涨到十八万,是根本不可能的。

连续几次预言都失败,有人说二叔老了。

也有人说,二叔泄露天机遭报应了。

可无论他们怎么说,二叔都沉默应对。只是从那以后,他不再当什么赊刀人,只是隔三差五,拿账本去收一收钱。大部分时间,他都跟村里人一样,农忙的时候在家里干活。农闲的时候,就去城里打工。

渐渐的,打工的青壮年越来越多,村子里老人和儿童渐渐多了。有人开始惊呼,二叔的预言实现了。

现在农村真的是有路无人走了。

2010 年 8 月 5 日,那一年我上了高中。进入了寄宿学校。只有周末的时候,有时间回去看看。那个时候,我经常会去看二叔。

他每次都很高兴,我知道他喜欢喝酒,经常陪他喝几杯。

「二叔,还赊刀吗?」

「不赊了。」

「为啥?」

「账要不回来。」

「为啥?你不是说农村人淳朴吗?」

「跟那个没关系。」二叔放下酒杯,眼睛通红的看着他,声音带着一丝英雄迟暮的感叹:「是这个世道不同了。」

我不明所以,却问出了我最想问出的那个问题。

「你究竟跟那个老头,学到了什么?」

这也是很多人想知道的问题,二叔原本不是赊刀人。因为见到了那个老人,他才成了赊刀人。

「学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能不能教给我?」

「你学那些没用,完全没用。」二叔突然喊着,眼神有点不甘。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甘,但他之后就一直喝闷酒,也不理我。

此后的一段时间,我每周都会去看他,对于赊刀人,我也十分好奇。

莫非赊刀人,真的有神鬼莫测之能,否则他为什么能预测天气。甚至还能让村子躲过一场大劫。

但二叔从不回答我,只是跟我说,赊刀人就是一个做买卖的。没那么大能力。

有一回,他醉眼朦胧的看着我,突然骂道:「都说我会算命,我要真会算命,我早就买彩票去了。当什么赊刀人。」

他骂到这里,眼睛红了。

村子里的人越来越少了,每次我去村子里,都会发现村子变得越来越荒凉了。

找人一问,自然都去城里打工了。而当地的彩礼,也疯狂增长。十八万娶媳妇,已经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二叔的预言又实现了,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去收账。

我当时很好奇,于是询问。

二叔不耐烦的给了我一个小本子,让我代替他去收账。说如果成功了,给我一半。

因为就在隔壁村子,所以我答应了。

拿着小本子,我挨家挨户敲响房门。

得知我是赊刀人。

老一辈的人,惊慌失措的把钱递给我,还非要多给我一点。

但有的年轻人,却不信这个邪。对我冷嘲热讽:「一把刀你卖二十,商店才两块。」

「可这把刀,我二叔赊了八年。」

这下年轻人无言以对,乖乖的把钱给我。

不过大部分的人,我还是没收到钱。

因为他们都已经搬到城里去了。

走了一圈,只收到了五分之一。我总算明白二叔,为什么告诉我收不到了。

不是大家不守信用,而是短短八年,就如同沧海桑田一样,变了,全变了。

这一年我十八岁。

高中毕业,我终于考上了一所心仪的大学。

不仅如此,在学校里,我还认识了一个女朋友。

那年大一,二叔来看我,顺便给我带生活费。他老了,头发花白,整个人苍老的不成样子。在一个小饭馆,我跟他吃了一顿饺子。对于二叔,我一直十分尊敬,把他当成了智者。

因此,我把大学的烦恼全都倾诉给他。

二叔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我的脸一眼,然后告诉我。我趁早跟那个女朋友分手。我们之间没有姻缘,注定不可能在一起。

我对此微微一笑,也没有放在心上。

过了不久,我和女朋友果然分手了。她是本地人,转身就投入了一个本地男人的怀抱。这个男人家里有五套房。

我伤心了好久,才把这件事情放在一边。

因为我是经济管理专业的,因此老师经常布置作业。那天老师让我研究关于风险投资的课题,在那个时候,我想到了赊刀人。我决心用经济学知识,来解释赊刀人。这个古老的民俗职业。我想要揭开赊刀人的神秘面纱。

很快赊刀人的秘密,被我揭开了。

赊刀人其实就是一种超前的营销手法,利用预言故作神秘高价卖刀,虽然卖时分文不取,但是他们卖的刀价比较高。若干年后就能得到好几倍的利润。

首先,赊刀人卖的刀,要超过常人几倍以上。 第二,赊刀人从来不去流动人口地区赊刀,要保证回收率。

而人口流动性差的农村,就是最好的地方。

不过现在农村随着社会经济快速的发展,流动性也非常大。因此赊刀人失去了生存空间。

难怪二叔在这之后,再也没有当过赊刀人!

那么他们凭什么就能够未卜先知呢?事实上,所谓天下大事都有一定的规律可循。

他们走南闯北,从聊天之中了解到了大量的信息,他们善于将这些信息归纳整理,从而做出众多不同的推测,并且是每赊给一个人就会重新预言一件事情。

总有那么两三件事情会得到应验,实际上他们也是一个十分精明的赌徒,如果赌输了只不过是赔掉一把菜刀,但是如果能赢的话,那么他们就会得到十倍甚至更多的回报。

所以归根结底,我认为赊刀人,是中国最早一批风险投资人!

2019 年 5 月 3 日,我回家探亲,准备去看看二叔。

依然是那个小山村,只是这里明显偏僻了不少。

不只是我的父母,我的好多亲戚,全都已经搬离了城市。去城市生活。现在亲戚留在村子里的,只剩下二叔一家。

开着车,看着周围荒芜的景色,我内心有点不是滋味。

回到了村子,我见到了二叔。二叔很高兴,二婶炒了几个菜,我就跟二叔喝了起来。我一边喝酒,一边询问村子里的情况。二叔叹了一口气,告诉我村子里的人,大部分人都离开了。

「那地谁种呢?」

「全都包给村头李老三了,好家伙,他一个人种了一百亩地。」

我点点头,内心不是滋味。很快我和二叔喝的面红耳赤,我开始询问二叔儿子的下落。

他叹了一口气,无奈说道:「跟你一样,都去大城市打拼了。过年也不回家。」

我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趁着酒性,我把大学论文的事情跟二叔说了。

二叔狂笑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哈哈,果然还是你聪明。我那些手段都被你研究透了。」

「这下没办法骗人了。」

说着他又拿出了当年那个小本子,指着上面的名单说道:「大概有三分之一的账我没要回来。也不知道是亏了,还是赚了。」

「风险投资就是这样,有成功也有失败。」我说道。

二叔点点头,继续陪我喝酒。

我喝的昏天黑地,第二天我到了中午才醒来。

因为第二天有飞机,所以我必须马上离开。

跟二叔告别,我就要走。谁知道二叔把我拉住了。

「看你脸色不太好,要不然歇歇吧。」

「算了,我明天有事。」

「你脸色不太好,还是歇歇再走吧。」

于是二叔执意留下了我,我无奈之下,只能跟他继续喝茶。

二叔在这时得意告诉我,当年劝我和前女友分手。是因为一听前女友的条件,就知道我们根本没有可能。

我点点头,不得不赞叹二叔眼光毒辣。

过了一会,二叔突然开始赶我了。

「好了,你可以走了。」

我开了十分钟车,突然停下,因为前面已经封路了。

一个交警走了过来,示意我停车。

我把车停到了路边,走下车问道:「请问前面出了什么事情了?」

「前面的路不能走了,山上突然滚落一个大石头,把路堵死了。」

「幸好当时下面没车路过,否则就出大事了。」

我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整个人都不好了,若不是二叔执意留我,此刻我已经……

难道这世上,真有看穿历史迷雾,预测凶吉的人?

在这一刻我呆住了。

只是当我的目光看向身后的时候,村子的景象已经模糊。

我知道,故乡,我再也回不去了。

刀者,道也;道者,信也。以刀立信,以信行道;信无,道失,天下乱;信立,道合,天下安。

作为存在千年,身份神秘且行踪不定的赊刀人,据说不仅可以预言物品价格的升降,还能预测兴亡,每当世道变迁前出现,给世人以暗示。当然,这些都是推测,具体赊刀人的神秘身份,或许没有人弄得清楚,一切都掩埋在历史风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