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狐仙买房

所属系列:谁都不服就扶他:26 篇脑洞大开的酥爽故事-第二章 狂·敲套路

狐仙买房

谁都不服就扶他:26 篇脑洞大开的酥爽故事

001

老妖是只狐仙。

这个年头,狐仙越来越少了,大部分狐仙都选择出国修炼,比如去澳大利亚村,虽然地广人稀没有香火,但是日子更加太平。

是的,狐仙也要有个吃饭睡觉过日子的地方的。北上广房价越来越贵,人口密度越来越多,修仙成本越来越高,实在不适合狐仙团体的可持续发展。修仙成本高就难赚钱,难赚钱就难买房,难买房就难找到地方交配。老妖都百来岁的仙了,到现在还是处狐一只。

不过老妖的运气好,他是 1949 年 9 月飞升成功的,刚好卡在政策线上。要是再往后一个月,就连狐仙执照都拿不到了,只能拿个二代身份证或者犬科宠物防疫证。

脑子正常的狐仙都不会选择宠物防疫证,全选了二代身份证。

这波狐仙现在的日子过得都不怎么样,每天被街道大妈催婚催得想自爆内丹。

可是拿了狐仙执照的狐仙,比如老妖,日子过得也不好。

因为上海房价太贵了,买不起房。

002

拿了二代身份证的,不管怎么样,至少还有个社会人身份,有公积金,有户口。老妖没有,虽然狐仙执照可以让他施法,但这个施法范围也在规章制度里的。

狐仙施法规章制度如下:

严禁对老弱病残孕及未满十八岁的人类施法。

在无审批的情况下严禁使用 II 类及以上攻击型法术。特殊情况下如合法自卫,需要提前一个月进行审批、核查。

严禁在政府机关、学校、金融机构、医疗机构方圆五百米内施展 III 类及以上普通级法术。

……

2014 年起废除违规扣分的十二分制度,采用吊销执照制,违反规章制度任意一条者,吊销狐仙执照,打回原形,关押北京动物园。

2015 年起,每年 1 月 1 日对全国狐仙进行规章制度考核,考试合格者,今年准许合法施法。

糙汉狐仙老妖在出租屋里啃着面包干,埋头苦读规章制度、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时候,外面有人敲门。

老妖开了门,浑身憔悴,一脸胡茬,狐狸耳朵都耷拉着,尾巴因为太久没做护理,结成一块一块。门外是个戴眼镜的高瘦个子小青年,脖子上挂着个什么工作证,看到他,面无表情递进来一本街道办宣传小册子。

老妖没好气:「你谁啊?」

小青年打量他,道:「我叫小田,是街道办的,来关心孤寡老仙。」

老妖:「……什么时候狐仙也要归街道管了?」

小青年:「规章变了。反正现在这一块的孤寡老仙都是我在关怀,侬有撒要我关怀的伐?」

老妖不知道自己啥时候变成孤寡老仙了。

小青年皱着眉头低头看这名中老年狐仙的资料:「你老伐?」

老妖:「和你比起来算吧。」

小青年:「那你未婚对伐?」

老妖:「……还没处对象。」

小青年:「也未育对伐?」

老妖:「……」

小青年核对了老妖的资料,一栏一栏打勾:「那么侬就是孤寡老仙了。」

说完,从小背包里掏出个孤寡章,「啪」地盖上。

003

小青年小田是个大学生,毕业后到了街道当个办事员,现在这也算抢手工作了,待遇和公务员差不多,但用不着考。

小田在一片狼藉弥漫着怪味的出租屋找了片空地坐下,很认真地掏出笔记本:「这位狐仙同志,你在生活上有什么短缺需要街道协助伐?」

老妖:「有,我缺一套上海的房子。」

小田:「那就是没有了。」

老妖:「……」

小田:「好了,希望你仙运昌隆,请记住本年度新颁发的《修仙渡劫治安管理条例》,严禁雷雨天渡劫,严禁在重大会议及公共活动日渡劫,并且在有关部门指定地点渡劫,渡劫前六个月提前申报审批,排队等待渡劫名额。」

老妖:「你想拉稀,能憋六个月吗?」

小田:「原来渡劫是这种感觉。」

对仙妖来说,渡劫好比拉稀,感觉来了,菊花挡也挡不住。

小田:「那你估摸着快拉稀了,就到指定地点等着就行。大家都是感觉肚子疼了就跑厕所的,不会真的等憋不住了。」

老妖看了眼街道宣传册上的指定渡劫地点,壮观的中国地图上,指定地点均匀散布在东北雪山林区、柴达木两弹实验区以及西北高原无人区。

老妖:「……小兄弟,有没有近点,两千公里以内的?」

小田点头:「有,你可以去日本。出了国就不归街道管了。」

老妖:「……」

老妖默默地把册子扔开了。

004

小田基本每周一三五过来,带点苹果什么的。

老妖:「小兄弟,你觉得街道什么时候能管狐仙的经适房分配?」

小田:「等上海房价跌下来吧。你不是狐仙吗?施个法就行了吧。」

老妖:「我要是施个法就能让上海房价跌下来,现在早就是仙妖王了。」

小田:「我想也是。培训时候就告诉过我们,无论是人是妖,都不可逆天而行。」

房价上涨已成天道,老妖只能顺其自然,眼睁睁看着它继续涨。

老妖现在的职业,也就帮人看看风水算算命。可是狐仙算命竞争太他娘的激烈了,完全刚不过其他有千年道行的同族。老妖每个月的薪水,刨除房租和硬性开支,大概只能省下两千块。

小田皱着眉头点头:「那么我帮侬介绍一个工作,好伐啦?」

小田:「阿拉阿姨开了个服装厂,要招销售员,一个月起薪 6K,销售提成三七开,五险一金,各项福利。侬去伐?」

老妖:「操,我不要交五金。」

小田:「为撒?」

老妖:「我要累计交满一千年养老金,然后到一千六百年之后才能享受养老保险。」

小田:「……好像是哦,你交养老保险的性价比蛮低的,医保好像也用不着。」

老妖:「所以能不交吗!」

小田:「不行,新规定下来了,人类企业雇用仙妖,一定要交金。」

老妖的狐狸耳朵和尾巴都耷拉下来了。

小田大学读的就是社科,小青年虽然总是面无表情,可脑子好使,看了看老妖的存折,就知道还有戏。

虽然整个街区的狐仙都归他关怀,但这个街区其实就这一头中年失意的狐仙,其他狐仙都为了公积金买房抛弃狐仙执照改领二代身份证了。没事干的时候,小田还会帮他找个街道的热心老阿姨过来打扫打扫屋子。

老阿姨一边打扫一边吐槽:「不是说你们狐仙都是吹一口气屋子就能打扫干净的吗?」

老妖无语泪先流——政策规定狐仙严禁在政府机关、学校、金融机构、医疗机构方圆五百米内施展 Ⅲ 类及以上普通级法术,刚好在出租屋的四百米外有一所小学。

老阿姨花了半天打扫完了屋子,窗明几净,小田用一把宠物刷帮他刷尾巴毛,原本都脏到结块的尾巴被梳得毛茸茸的。

老妖感慨:「小田你人真好,还特意给我买把宠物刷子。」

小田推了推眼镜:「我喜欢给我家的泰迪梳毛。」

老妖:「……」

老妖很怕泰迪,每年春天他都不敢上街,上海好像家家户户都养泰迪,一到春天,路上的泰迪全往他腿上扑,日天日地日祖宗。

小田补充一句:「三只,公的。」

老妖:「……」

005

关于如何解决老妖的住宅问题,小田也觉得,总住出租屋不是个事儿,确实需要个自己的窝。

小田:「你存折里现在有这么多存款,可以首付了,但后面就是贷款的问题。」

狐仙没社会人身份,不能贷款,老妖也没交公积金。但是小田可以。

小田:「你房产证上加我的名字,我帮你贷。你首付,我贷款,好伐啦?」

老妖知道上海人套路多,但上海小年轻套路居然能多成这样,让他十分感动,别无选择地答应了。

老妖:「怪不得现在那么多小青年削尖了脑袋要进街道。」

小田:「阿拉上海小伙子都老会买房子了,这套拿下,连租带转,三个月就能转手三十万,到那时再拿下一套房。」

老妖:「那我住哪?」

小田:「你这边不要退租,我投资,你把这好好装修一下,现在租石库门老房子的外国人很多,装修好看点,你当二房东转租,收的租金就是现在的三倍。到时候,你又有工资,又能拿这里的房租,等第一套房子出掉,第二套房子的首付都能攒下来了。」

小田:「至于住,你就现住我家。反正这出租房的装修我会投资三万块,你当了二房东,每个月给我 10% 的房租就行了,好伐啦?」

老妖:「……」

小田揉着他的耳朵:「这种事情么你老早就好做了,干嘛要拖到我来,混得惨兮兮的。」

老妖本来想瞪这个上海小赤佬一眼,但身体却很诚实地摇起了尾巴。毕竟百来年了,他第一次有个伴。

小田看中的是花桥那边新开盘的房子,带着老妖去看。老妖比他还高一个头,但一步不离地跟在他后面,在人山人海的买房团里面挤啊挤。

一看来了只狐仙,售楼小姐很热情地迎了上来:「我向先生推荐一下我们最新的精装大板型房,很适合狐仙每日需要的活动空间和运动量。」

小田挤开她:「没事,我会每天遛他的。」

小田:「就这个三号楼,十二层,我们要了。」

从 1949 年到 2016 年,老妖终于要有自己的房了。

006

房子的装修,老妖想要古色古香的。

小田:「贵,容易俗,以后养护难。」

小田:「还不如德国的 Less is more 风格。」

老妖觉得有点委屈,好歹是他付的首付。看见他尾巴都耷拉下来了,小田叹了口气:「那这样,客厅书房用德式,其他地方用中式吧?」

老妖的尾巴开心得摇起来了。

小田:「行了,房子先装修着,出租房那边的事儿侬别忘记哦,我都和房东谈好了。」

小田接下来想请几天假,陪妈妈去九寨沟玩。小青年看着铁板一块,还挺孝顺的。

在他们的新家,老妖给他变了一堆东西,狐仙现在的法术水平都不太高,他折腾半天,就变出一小盆花来。

小田觉得还挺好玩的,现在流行旅行种花,他把小花盆带了走了,准备种去九寨沟。

老妖对他背影喊:「你好好种它啊,我试试看能不能多变几盆当软装。」

小田回头冲他笑了笑。现在小年轻都不爱笑,小田笑起来挺好看的。

可小田没能回来,他坐的旅游大巴在九寨沟翻了。老妖听人说,小田回不来了。

团里人多,田家妈妈坐在前面那辆,偏偏孩子坐的车出了事,每天哭得死去活来。

他懵逼了:「怎么办,没人替我还房贷了……」

老阿姨:「哎呦,小拧都么了,还管房贷哦?」

老妖只能背上背包,跑去了九寨沟出事那地方。大巴的玻璃碎片还在崖下散着,老妖尾巴尖尖的毛不当心被割了一束下来。

老妖:「这地方谁管事啊?」

喊了老半天,最后出来个打着哈欠的阴差。

阴差打扮得挺时髦,一身黑暗重金属,但脖子上挂着的九寨沟管理人工作证。

阴差:「这两天来了好多狐仙,都是帮客户来招魂的。回去吧,七七早过了。你现在招魂手续很复杂的,要打报告上去。」

老妖:「我不招魂,我就想带个人回去……」

阴差白了他一眼:「这也要打报告啊,而且地府两百多年没批准过带人回去了,现在生死簿都采取电脑管理,基本不能改了。」

阴差:「而且上次摔这儿的一车,那摔的……啧啧。」

老妖:「能不能想个办法,我大老远从上海过来的……」

阴差:「昨还有个从美利坚过来的,人家 18 个小时飞机呢。」

老妖:「我上海房子的房贷还指望他给我还呢。」

阴差愣了一下,打量老妖这中年糙汉狐妖:「操,就你个熊样,能在上海买到房?」

007

老妖点头,把小田怎么给他操作的事都说了。阴差眼睛都红了:「那,那你能让你朋友给我操作操作,也让我能在上海买套房吗?」

老妖皱眉:「你现在不是住九寨沟吗?」

阴差挥手:「别提了,九寨沟都是分配的公房,特别破,房子还不升值。这样,你们要是能让我在上海买上房,我就替你们……操作操作。」

老妖听着不太对味儿:「你不是说他们肉身都摔碎了回不来了吗?」

阴差:「换个替身玩意儿不就行了吗,随便搁哪盆花上,练个两年就能用人形蹓达了。」

老妖:「那不是说生死簿电脑管理,不让领人回阳间了吗?」

阴差:「电脑也会被病毒袭击啊,装了流氓软件啊,数据丢失啊……」

老妖:「……」

老妖:「要不这样,别烦了,你帮我把他弄回来,我上海那套房给你,房贷你自己还。」

阴差一拍大腿:「卧槽大仙你对哥们够仗义啊!一套上海的房换一条人命啊!」

老妖也肉疼,首付是他攒了百来年的家底,这下真的一穷二白了。

过了一个时辰,阴差就带着个高高瘦瘦的小伙子过来了。小田还是那副样子,就是眼镜的镜片碎了个角。

见了老妖,小田依旧面无表情:「听说你用房子换我了?」

老妖:「你比较重要啊,房子以后还能再买……」

小田点头:「对,我比较重要。」

老妖:「……」

阴差想帮小田找了个替身。老妖连忙变了盆花出来,抱着他屁颠屁颠回上海。就这么几天,房价又涨了,小小田蹲在花上指点江山:「侬这套房先直接转手掉,把首付的钱拿回来,就等于接手的人付首付,阴差继续还贷。」

老妖觉得挺惨的,阴差都是死后再就业,这个世道啊,死了都要还房贷。

小小田跳到地图上,跳过黄浦江,指指浦东:「明天这里开盘,早上九点,你带好卡去。」

老妖:「但这次房子没法写你的名字了,还贷咋办。」

小小田:「侬戆啊,我有意外伤亡保险金的好伐。」

小小田变小了,可以面无表情抱着狐仙毛茸茸的尾巴睡觉了。睡了一会儿就要抬起头说:「不要开心到乱摇尾巴了,好伐啦……」

END

备案号:YXX1b6roGAMujkwBnGuAGEz

编辑于 2020-10-23 16:22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当洋葱精遇上吸血鬼 ​ 赞同 212 ​ 目录 19 评论

谁都不服就扶他:26 篇脑洞大开的酥爽故事

匿名用户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