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2错爱

所属系列:盛夏情歌:我把心动唱给你

知乎盐选 错爱

喝醉后我给暗恋对象打了一通电话。

闺蜜看热闹不嫌事大,还帮我录了像。

视频里我哭爹喊娘,质问他为什么不喜欢我。

酒醒过后,我们在一起了。

1

我和祁焰在一起小半年了。

但有时候,即使他睡在我身侧,我也还是会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我从大三就开始喜欢他。

刚认识是通过朋友沈玮组局玩剧本杀。

他和我在剧本中是情侣,因为难度高,耗时长,那天我们足足扮演了十个小时的情侣。

尽管最亲密不过牵手,但我还是心动了。

结束后我要来了他的联系方式。

沈玮却告诉我,他刚失恋,暂时没有恋爱的打算。

出来玩剧本杀,也不过是为了让他换换心情。

只有我当真了。

当时的我大无畏,徒有满腔热忱。

「只是暂时不谈恋爱,又没有说一直不谈恋爱,我还是有机会的。」

沈玮欲言又止,让我别太上头。

可这哪是说控制就控制的。

我一暗恋,就是三年。

祁焰大我一届,毕业后我们曾有一年的空白期。

再见面,是我主动去了他的城市工作。

我人生地不熟的,得亏有他,我才少走了许多弯路。

但我始终不敢开口表白。

因为真正相处以后,我才知道沈玮当初的犹豫是为什么——

祁焰忘不掉前女友。

2

上个月,我搬来了祁焰的公寓。

搬家那天,祁焰出差,没能赶回来。

我找沈玮来帮忙。

「祁焰什么时候回来?」沈玮问。

「还得一周吧。」

「这么久?」

「好像是公司有什么培训项目,和新员工一起去的。」

沈玮了然,没再问。

我东西不多,但偏爱买书,三大箱书,都是沈玮替我搬的。

收拾完是晚上,我请他去小区附近的大排档吃夜宵。

吃的麻辣小龙虾,还要来一扎啤酒。

「欸,你别喝多。」沈玮提醒我。

我拿啤酒的动作一顿,没好气地笑:「这个梗你们到底还要说多久?」

自从知道我是酒醉轰炸式表白,朋友们动不动就喜欢拿这个来笑话我。

「说真的,我们当时都在猜你们会怎么在一起,但都没想到是因为那种方式。」

「我也没想到。」

大概是压抑太久了,祁焰迟迟不回应,让我倍感气馁。

每次说要放弃,却又觉得不甘心。

醉酒那次,是我给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

抱着破罐破摔的想法,我从没想过祁焰会答应,甚至已经做好了今后老死不相往来的准备。

可祁焰就是答应了。

而且是第二天主动来找我说的。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天早上。

宿醉过后我的意识尚不清醒,听到敲门声脸也没洗就去开了门。

门外的祁焰一身清爽,手里还拿着给我买的早餐。

我和他面面相觑。

他反应两秒:「女朋友?」

我瞬间瞪大眼睛,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祁焰在门后哭笑不得,倒是乖乖地等了我十分钟。

等我洗漱完,第二次开门,他问我:「现在酒醒了没有?」

我仿佛还置身梦境。

「你认真的?」

他说:「我认真的。」

3

沈玮说,我终于得偿所愿,但是为什么,我看着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开心。

「祁焰好忙。」

我以为同居后俩人相处的时间会更多,但事实是我想岔了。

祁焰是做互联网运营的,他聪明,会抓机遇,如今工作室步入正轨,人也变得愈发忙碌。

同居一个月,我们一起吃晚饭的次数加起来还没有十天。

好几个周末碰上他加班,也就上周得空,去了家附近的商场看电影逛街。

我不知道别的情侣是不是像我们一样,没住一起前还会珍惜约会的时光;住一起后,反而觉得往后岁月很长,可以肆意挥霍时间。

沈玮因为和我同一栋办公楼,一般下午茶时间都会下来找我聊两句。

他问我:「你去过祁焰的工作室吗?」

「还没在一起的时候去过一次。」

那天祁焰生病了,我是过去给他送午饭的。

沈玮用咖啡碰了碰我的暖水瓶,「可以去看看。」

我笑笑,「再说吧。」

今晚祁焰难得不加班,我一到点就提包回家,顺便把快递也取了。

快递有两个,一个是我买的洗面奶,一个是祁焰的。

刚想拆,祁焰就回来了。

我没回头,他从后面抱住我:「怎么不让我去接你下班?」

「还得绕路,多麻烦啊。」

我用美工刀敲了敲快递盒:「这好重,是什么东西。」

祁焰歪头,下巴枕在我的肩膀。

他看了看,「哦,上个月出差给员工培训的记录相册。」

「我看看?」

「看呗。」

他放开我,脱了外套回房换衣服。

我把快递拆了,相册很厚,开篇就是他们的大合照。

祁焰个子高,长得帅,在人群中尤其瞩目。

多看了他两眼,我的目光向下游移,看向站在前面第一排的女生。

工作室男性居多,少有的几个女生个个相貌出众。

我注意到一个留着长发的女生。

脸很小,人很白,虽然穿着普通统一的工作服,但还是看出她身材很好。

她和祁焰错排站着,一前一后。

我看得有些久,祁焰换好衣服出来了都不知道。

「看什么这么出神?」

他边说边接过相册,却是眸色轻动。

我笑了笑,指了一下。

「这个女生好漂亮,是新员工吗?」

「嗯。」

他的应声没什么情绪。

我又问:「叫什么啊?」

「好奇?」他看了我一眼,「还是吃醋?」

「如果我说都有呢?」

「Jessica。」

他只说了女生的英文名,就十分顺手地合上了相册。

然后握住我的肩膀,「我们今天出去外面吃吧,好不好?」

我看着他的眼睛,一如往常的清澈明亮。

「好啊。」我点了点头。

4

晚饭我们吃的是日料。

祁焰很喜欢吃,而我对生鱼片兴致缺缺,每次陪他,总是只点牛丼饭。

这次如常。

付钱的时候,我发现祁焰报的是手机号。

「这家店才开没多久吧,你之前就来过了吗?」

「上周员工聚餐,定的这里。」

我看了眼余额,他充了不少钱进去,可见对这家店有多满意。

挽着他的手臂出去,我酸溜溜地说:「你这老板当得大方,弄得我都想当你员工了。」

最起码,可以经常见到他。

祁焰笑:「那你来当我助理?我给你额外的奖金。」

「我才不要。」

我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

尽管现在的薪资不过尔尔,但那总归是完完整整属于我的钱。

若是真的去了祁焰手下工作,哪天吵架闹分手,我可就事业爱情两手空了。

我没告诉祁焰具体的原因,他听我拒绝,只笑我善变。

「嫌我难伺候啊?那你就重新找个愿意给你当助理的女朋友咯。」

我是开玩笑的,可祁焰听完,脸色却是一沉。

「不要开这种玩笑。」

「这么严肃?」我笑着捏他的下巴,「那我以后不说了,小老头。」

说来也奇怪。

我一直以为倒追会让自己在接下来的交往中卑微一些,但在一起后才发现,祁焰远比我想得要在乎我。

又或者说,一旦开始一段感情,他就会无比认真。

在一起之前,他几乎没有主动约过我。

常常是我找各种乱七八糟的借口出现在他面前。

他胃不好,生病了我比任何人都着急。

周围的朋友都知道我对他的心思,作为当事人,我不信他不知道。

但他从来不回应。

我便默认他不喜欢我,而我还需要更努力。

不成想自己只要开口,他就会点头。

在一起之后,他比以前主动多了。

嘘寒问暖,随叫随到,对待朋友和女朋友的态度简直天差地别。

我不禁想到祁焰那个前女友。

他对她也这样吗?

还是说,他现在的体贴,都是从过去摸索出来的呢?

我想起还没在一起的时候,几个朋友一起出去露营那次。

围着篝火,大家一起聊天。

我很想参与祁焰过去的事,难免问得多些。

那晚我听了很多,却只有一件事最让我印象深刻。

沈玮半开玩笑说,大学时候祁焰给一对小熊写了个异地恋日记,打印出来厚厚一本,俨然一部小说的体量。

我很吃惊。

这可不像祁焰会做的事。

沈玮有些喝多,随口说他做过的蠢事多了去了,跟着了魔一样。

旁边几个知情人看我一眼,很有眼力见地制止了他的表达欲,又找了其他话题。

而祁焰似乎陷入回忆,一时没有说话。

我顿悟,这说的是祁焰那位神秘的前女友。

听说他们当时有一年的时间都在异地恋。

那对小熊,说的就是祁焰和他前女友吧。

那我呢?

事到如今,我还像伏地魔一样不敢提及她的名字。

因为提了,祁焰会不高兴。

所以我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只记得她叫西西,曾让祁焰念念不忘。

5

前女友是不可磨灭的存在。

我不会画地为牢,何况祁焰现在对我很好。

又是半个月过去,祁焰工作室周末团建,地点在翕山。

这团建要两天,我给他装行李。

边装边说:「又一个周末泡汤了。」

「下周,下周我一定陪你。」

我埋着头,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

一侧行李箱已被填满,我看着空的另一侧,突然蹲了进去,仰头看他,

「你要不把我这个家属也带去吧。」

祁焰却被我这个行为弄得一愣,眼神失焦,仿佛想到什么。

须臾,他终于改变主意。

「那就一起去。」

6

在翕山,我初次见到 Jessica。

她本人比照片更漂亮,瘦而高挑,隔着车窗,我看到她明媚的笑。

直到祁焰绕到驾驶座给我开门。

我下车,Jessica 的笑容转淡,眼里是显而易见的困惑和失落。

说真的,祁焰从不缺异性喜欢。

他太招人了,无论外观还是内在。Jessica 不是唯一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醋是调味品,我不会总吃,同时我也相信祁焰。

但在照片上看到 Jessica 的那一瞬间,女人的直觉叫我警惕。

所以我出现在了这里。

祁焰站在我身侧,向所有人介绍我。

「姚杏,我女朋友。」

我跟着笑了笑,「大家好。」

大家对我表示热烈欢迎。

我唯独关注 Jessica,她不再站在最前面的位置,而是隐去了人群最后。

虽逐大流地笑,神色却空空。

果然,眼神骗不了人。

她喜欢祁焰。

7

下午的时候,我们通过分组玩真人求生游戏。

我和祁焰理所当然地分在一组。

但俩人不可能一直都待在一起,一次「枪」战,我们走散了。

我躲在树后,是方才路过时祁焰告诉我的位置。

他说这里隐蔽,如果走散了实在不知道怎么行动,可以在这里等他。

可他迟迟未来。

好不容易听到动静,来的还是另一个队的对手。

看到是我,估计想到了我是他老板女朋友的身份,他一个迟疑,就被我用模拟弹打中了胸口。

我险险逃过一劫。

但这个地方没法再待,我只能硬着头皮自己行动。

前前后后又打中了三个人,坚持到最后才「死」。

不得不说,模拟弹的效果做得太逼真,被打中后我的后背又痛又麻。

但总算可以休息了。

在休息站,我没看到祁焰。

他是最后才出现的。

我们队只剩下他,另一队剩了俩,其中一个是 Jessica。

作为幸存者之一,她步伐轻快,只出了点汗,看上去一点也不狼狈。

我没说话,只看着他们,心口莫名失重。

旁边的人都在问谁赢了。

只见祁焰转了个身,身上干干净净。

我们赢了。

一阵欢呼声中,祁焰笑着走向我,「不是让你在那个地方等我吗?」

「等了,但没把你等来,等来的是对手。」

「在那里被打中了?」

「才没有。」

我和他说了自己的战绩,因为想被他夸,我忽略了自己被打中的那一枪。

他揉乱我的头发:「宝贝真棒。」

回酒店的路上,我注意到 Jessica 苍白的脸色。

「她是不是中暑了?」我问祁焰。

祁焰正低头摆弄手表,「谁?」

「Jessica。」

他动作一顿,抬头看了过去。

Jessica 的旁边还坐着同事,刚好是被我第一个打中的男人。

祁焰语气很淡:「有人在照顾她了。」

8

回到酒店,我洗了个澡。

出来不见祁焰,回头才看到压在桌子上的字条。

他说他有事出去一趟,让我洗完澡在房间等他回来。

我看了手机,祁焰把我拉进了群聊。

他们在说跌打酒的事,有人艾特 Jessica,问她被打中了哪里,需不需要擦药。

她分了两次回:

「小腿。」

「不用。」

我沉默许久,又回了浴室。

浴袍褪下,我的后背有处青紫,已经蔓延开了。

摸一摸,还是很疼。

这时,祁焰回来了。

我没关门,他一眼看到我的后背。

表情一下慌乱:「怎么这么严重?」

我从镜子里看他。

「你帮我擦药吧。」

「……」

那天晚上,我们没有出去和大家烧烤。

9

第二天一大清早,所有人在酒店大堂集合。

我和祁焰到得最晚,却没看到 Jessica 的身影。

和她同屋的同事替她回答:「她不舒服,先回去了。」

我看向祁焰。

祁焰点了点头,「嗯,她和我说了。」

我不由发散思维。

Jessica 是什么时候说的?

昨天祁焰说有事要出去,是不是和她有关?

这让我一天都心不在焉。

离开翕山已是晚上。

月高挂,车外风声被拉得很长。

快到家的时候,我冷不丁问祁焰:「如果当初我没有喝醉酒乱说话,你还会和我在一起吗?」

「你确定是乱说话?」

「你别打岔,认真回答我。」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我心里一空,「那我知道你的回答了。」

驶入停车场,祁焰把车停好,我们都没有立刻下车。

车厢里一阵沉默。

最后是祁焰叹了一声。

「姚姚,我只是不想你后悔,也许真实的我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好。」

「我不是傻子,当然知道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如果喜欢你那么多年都还看不清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那我这人活得也真够失败的。你知不知道,如果那天你拒绝我了,我会直接走掉,绝对不会再缠着你。」

包括现在,也包括未来。

只要确定没了感情,无论是我对他还是他对我,我都会走得很干脆。

「我知道。」

祁焰说:「所以那天我让你清醒了再和我谈以后,又担心你再也不说了,纠结得一整晚都没睡着,只能熬到天亮去给你家找你,免得你反悔。」

我愣了愣。

祁焰个性内敛沉稳,像那些肉麻的话,除非我强制要求,他很少会说。

对他来说,刚刚那番话,已经等同于向我表白。

我实在好哄,方才还在气头上,这会儿就熄火了。

「我倒宁愿你刚才骗一骗我……每次都要我主动,我也会累的。」

「我不会骗你。」

我听了,下意识想问,不会骗,是不是代表,遇到不想说的,会隐瞒呢?

但我没问。

今天已经说太多了。

10

祁焰说到做到,之后的几个周末,他都陪在我身边。

一起出门买菜,一起在家看电影,一起去公园散步……

我终于有了和他一起好好生活的实感。

这天我调假,多了一下午的休息时间。

没事可做,就做起了清洁。

在书房,我找到一张光盘。

这是我和祁焰恋爱后,闺蜜送给我的礼物——

她把当初我醉酒告白的视频刻录进了光盘。

视频里我醉得一塌糊涂,毫无形象可言。

配合她笑嘻嘻的背景音,我哭爹又喊娘,活像个疯婆子,一个劲地质问祁焰:

「凭什么不喜欢我?你很了不起吗!」

电话开的免提,祁焰在另一头被我问住:「你喝酒了?」

「你管我喝没喝酒?我就喝,我不光喝,我还不吐!」

「……你旁边有没有人?」

闺蜜适时插话:「有的有的。」

祁焰松了口气,又对我说:「你先回家,等清醒了再说。」

「你还要我再说一次?祁焰,你好意思?」

「……那如果我现在答应你了,你会记得吗?」

我一噎,随即闺蜜倒吸一口凉气。

画面一阵旋转,却是我把电话挂了,嘴里还嘀咕:「鬼才信你的鬼话。」

闺蜜哎呀呀地叫:「姚杏你傻啊!人家答应你啦!」

但我醉得不轻,根本没听懂。

这段视频,看过就此生难忘。

才不要重温黑历史,把光盘放回原处,再往下翻,是那本员工记录相册。

那天我只看了相册的第一张大合照,祁焰就合上了。

此后放进书房,没再翻开过。

我坐下来,打开相册。

相册的前面基本都是群像合影,看到后面才是员工个人的记录日记。

我翻到最后,终于看到 Jessica 的记录。

她分享的照片不多,只有两页,每页四张。

其中五张,是她跟同事的合照。

另外三张,一张是她举着工作牌的自拍,一张是盒装的寿司,一张是床边的小熊。

每张照片的下边都有备注。

而我只对两张非人像的记事感兴趣。

寿司图的备注:听了一天课,终于吃到了最喜欢的三文鱼。

小熊图的备注:学生时代陪我六年的小熊,在今后的工作生涯也要多多指教。

莫名的,我想起那间新开的日料店,以及沈玮曾说过的祁焰写的小熊的异地恋日记。

想完又觉得可笑,自己怎么会把它们联想在一起。

随即翻页,是 Jessica 的员工随笔。

我便再笑不出来。

她写:从前错过很多,再来过很怕为时已晚,所幸一切如故,依旧契合的想法,依旧相同的喜好,都让我在新环境适应得很好。这次,我一定会把握机会,再也不走了。

落笔名也不再是 Jessica,而是她的中文名:

裴西。

11

祁焰回到家的时候,我刚好把做好的面端出来。

「回来了?」

「嗯。」

「那就吃饭吧。」

祁焰看着桌上的一碗面,拉住我的手腕。

「你吃过了?」

「没有啊。」我推开他的手,「但我没胃口。」

他面露担忧,用手背碰我额头。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不是,只是单纯的,没胃口。」

他觉出我的不对,又问了一遍:「到底怎么了?」

我安静片刻,转身去书房拿了相册。

出来时他视线落在相册上,眉心一蹙,意识到什么,嘴唇碰了碰,却没吐出半个字。

我在他对面坐下,仰头,「坐啊,我这么看着你说话,很累。」

他回过神来,「姚姚……」

但见我仍然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还是坐下了。

「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我问。

「……我和她,什么事也没有。」

我喉咙一涩。

他回答得太干脆了,甚至都不用我逼问。

「所以,我想的没错,她就是西西,对吗?」

祁焰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

「对。」

「……」

原来人气到极致真的是会笑的。

我倍感荒唐,竟笑出了声,「祁焰,你觉得这样好玩吗?」

「没有告诉你,是怕你多想。」

「难道我现在知道,就不会多想了?」

我捏着手里的纸团,紧紧的,

「祁焰,我跟她都见面了,你还要瞒着我……到底是怕我多想,还是觉得我无关紧要,不配拥有知情权?」

「你怎么可能无关紧要?我们已经在一起了,她也只是过去式而已。」

「然后你就把这个过去式安排在自己身边工作了。」我自嘲地笑,「是这样吗?」

他感受到我的尖锐,眼中透出一丝无奈。

「她是靠自己进的公司,我面她的时候人事那边已经过了。而且她一个女生,在这里谁也不认识,我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带着私人情绪在最后关头直接否掉她,那太幼稚了。」

「是,你不幼稚,你最大度,但你这么做的时候,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我说:

「我在意的不是别的,是你对我隐瞒了她的身份。你大可直接就告诉我她是谁,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小气。如果我连她都要计较,那从一开始,我就不会喜欢你,更不可能过来这边找你。

「我只是很好奇,你对我的隐瞒,真的没有私心吗?」

他曾经那样喜欢她。

今天看完相册后,我卑鄙地打开了他的电脑。

他对我不会设防,密码我也都知道。

原本我以为自己会找不到那些异地恋日记,最后还是在一个叫「XX」的文件里看到了。

上百个文档,上百篇日记。

米色小熊叫西西,棕色小熊叫小祁,它们在字里行间里记录着自己每天的日常。哪怕是在异地恋,也像对方就在自己身边。

「那些日记太特别,换做是我,我也不愿意删掉。但你就这么大剌剌地放在那里,是太过信任我,还是根本就不在意我的想法呢?」

祁焰眉头压低,却问:「你看日记了?」

那日记,就像是他的底线。

他的眼神霎时锋利,刺得我皮肤生痛。

我失望地站起来,「我们应该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姚姚。」

他叫住我,「我和裴西早就结束了,造成你的误会是我不对,但我发誓,我跟她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你的事。」

「什么叫做对不起我的事?出差培训二十天,朝夕相处算不算?玩真人逃生的时候,你没舍得向她开枪算不算?那天晚上你说有事要出去,是去找她了吧,这又算不算?」

祁焰哑口无言。

我苦笑:「在等你回来的这几个小时,我一直在想,如果没有我这个意外,你们是不是早就和好了。」

他毫不犹豫:「没有这个如果。」

我却更难受了。

「祁焰,你知不知道,每次你不想骗我,你就喜欢避而不答。」

上次是,这次也是。

我知道他的答案了。

12

祁焰说,裴西在这座城市谁也不认识,他不得不帮。

和他争执过后,我上了出租车,目的地是酒店。

提前放好的行李还放在门口,我站在玄关,心想,出事了只能逃到酒店来的自己,又能依靠谁呢?

后半夜闺蜜给我打来电话,十分懊恼自己睡得太早,没有及时收到我的消息。

她知道了前因后果,一门心思地站我。

「你要不回来吧,在家总比在外面香。」

听到她的声音,我鼻子一酸,又怕她担心,只能把眼泪咽回去。

「知道了,我会考虑的。」

当初我是因为祁焰才留在这里。

广告公司上班时间相对自由,压力却出奇的大。

我不是没有想过要回家,但我舍不得。

如今祁焰这条线断了,我终于有机会正视自己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失眠一夜,我异常精神。

机器一样忙了一上午,午休时间沈玮给我发消息,问我要不要吃小零食。

他们做外贸的,老有进口货分享。

我拒绝了。

紧跟着他的电话进来:「和祁焰吵架,连我这个朋友都不要了?」

「你怎么知道我们吵架了。」

「猜的。」

「不信。」

「见面说?」

和沈玮约在楼下咖啡厅,他还是带上了小零食。

「拿去吃。」

我不说话。

他叹气:「确实是祁焰和我说的,但他只是让我提醒你别忘了吃饭。」

可又什么时候需要他来转达这点小事?所以他一猜即中。

「为什么吵架?」

「你那么会猜,怎么还问我。」

「你在怪我?」

「你早就知道不是吗?」

如果不是早就知道,又怎么会在一个多月前就提醒我去祁焰的工作室看看?

还有搬家时的对话,处处是暗示,我到现在才明白。

沈玮摘了眼镜,捏着鼻梁,这才对我说:

「裴西刚回来就联系上了我们,说要一起吃个饭。

「但那次祁焰没有去。

「我以为他们可能就只能走到这了,结果没过几天就听说裴西去了祁焰的工作室。

「我太知道裴西对祁焰有多特别,如果不是那次喝多了,他是不可能随意向外人提起和裴西的过往的。

「我猜到他不会告诉你,又怕你吃亏,只能提醒你去工作室看看……」

他是我和祁焰的共同好友,夹在中间本来就难做,我不想为难他,便道:

「他们当年是因为什么分开的?」

「裴西大二那年去了台湾做交换生。在那边,她认识了一个男生,虽然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但异地存在太多不确定性,时间一长,俩人感情也就淡了。

「我会清楚这些细节,是因为我发现祁焰不再写日记。分手那天他喝多了,寝室就我一个人,他和我说了不少,有不甘,有后悔,也有迷茫。

「那段时间他一下瘦了很多,过得很糟糕,对什么都提不起劲。毕竟他们从高中就认识,感情深,一下分开了,难免会不适应。」

这是我第一次听祁焰和裴西的事。

此前听说的,总是自言片语,零碎得很。

「原来他们认识了这么久……」

「是。」沈玮低声,「我们这些朋友不想他继续颓废,做什么都会拉上他一起,好让他转移注意力。」

「所以我才能认识他。」

我失笑:「我这人最怕尴尬,和他演情侣的时候他老是不说话,偏偏我们动不动就独处一室,我只能拼命地找话题。说出来不怕你笑,我就是因为他被我逗笑了才喜欢上他的。这理由很仓促是不是?但如果可以,我宁愿那天没有去玩剧本杀。」

沈玮看我,却说:「我也希望你那天没去。」

「……」

我低头沉默,把零食推了回去。

「我最近减肥,就不吃了。」

然后站起来,「以后祁焰再拜托你什么我的事,你就装没听到吧。」

「姚姚。」

他向我确认,「你真要和他断了?」

「说实话,我不知道。但我目前不想见他。」

而且,我喜欢有话直说,不喜欢传话。

昨晚我想了很久,从认识祁焰,我就一直在追逐他的步伐,包括来这个城市工作,哪怕再难熬,也都扛了过来。

现在我和他中间多了一层看似薄却难破的屏障,脚步停下来,我也是时候正视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了。

13

沈玮知道我现在住在酒店,和我说他还有套闲置的房子:

「不嫌弃的话,你去那边将就几天,等找到新住处了再搬?」

「不用。」我都想好了,「我想升职,但履历不够,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去江南啃下那个难啃的项目。顺利的话,可能我下个月就过去了。」

那个项目关乎地方扩宣,需要亲自盯,每日例会,方案更新,实地考察,这一去,少说要半年。

正是时间线拉太长,大多人都不愿意去。

前段时间听说,我也不过当耳边风。

现在又觉得时机正好。

「怎么之前都没听你提起过?」

「因为我之前从没想过离开。」

沈玮一愣。

随后笑:「你一点没变,一旦决定了什么就会去做。作为朋友,我支持你。」

「谢谢。」

「你那个酒店远不远,下班我送你?」

酒店是临时找的,是有点远,后面估计还得换。

「那就麻烦了。」

下班,我在电梯前等到沈玮,和他一起去了停车场。

车子开出写字楼,我突然看到一道眼熟的身影。

似有察觉,他竟向我看了过来。

我下意识躲开目光,沈玮注意到,也发现了祁焰。

但他没有停车,而是直直进了主干道。

我诧异地看他。

他说:「知情不报,算我欠你的。」

14

我猜到祁焰会找上门来,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还未零点,酒店门口人来人往,我看他嘴角的淤青许久:「上来吧。」

问酒店要了个鸡蛋,「你真成熟,这个年纪还跟人打架。」

祁焰听出我的讽刺。

他看我一眼:「他把你带走了。」

「……」

我撇开眼,「我以为我们该说的都说清楚了。」

「沈玮说你申请了外调。」

「临时决定。」

「因为我?」

「是,也不是。」

我帮他把鸡蛋剥了,放他手里。

「过去我没考虑太多,只想安于现状,到昨天,我想过了,江南的项目是个机会,我不想放弃。」

「我也不行吗?」

「不行。」

祁焰脸上闪过一丝受伤,「可我也说了,我和她除了上下属关系,什么也没有。」

「就算没有这件事,就算我们没吵架,我也会去。」

我甚至庆幸我们吵架了,否则我一定会错过这次机会。

我知道祁焰为什么会介意这个。

他和裴西就是因为异地恋分手,更别说我和他现在还在吵架的阶段,异地只会催化感情破裂。

我说:「我来这里是为了你。这两年我努力过了,也就没有遗憾了。我不知道我后面还会不会回来,但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祁焰默然。

他走到窗边,点了一支烟,嘴边的伤让他平添几分愁色。

「裴西回来这段时间,我和她所有聚餐都是和同事一起。那天我确实去找她了,但我只是告诉她,不要打扰你。」

「……」

「我承认,我是顾及过去的情分才让她留下,但更多的,就没有了。」

「祁焰。」

我到这会儿已经很平静了。

「电脑编辑文件,都会留下时间。」

祁焰怔住,烟灰积攒些许,在风里摇摇欲坠。

「你能告诉我吗?和我交往的这大半年,在你深夜睡不着的时候,你看着那些过去的日记,得多仔细,才会时不时地修改错别字?」

直到刚才,我都不想说这些的。

但我真的太难过了。

原来躺在我身边的人,一直都在失眠的时候通过文字重温旧梦。

15

从我来江南,已经过去五个月了。

工作越做越顺,我提的方案最终被采用,一切都在变好。

这天我回到员工宿舍,又在楼下看到眼熟的车。

这段时间,祁焰几乎每半个月就会出现一次。

可在离开之前,我就和他提了分手。

喜欢他那么多年,让我立马就放下,我是办不到的。

我总想给自己和他再多留一条退路。

但这样的想法早在看到日记的编辑时间后就烟消云散了。

有些人,不是说忘就能忘的。

和我在一起的日子里,他究竟过得多煎熬,我又混得多失败,才会让他如此怀念美好的曾经?

在我的想法里,分手后他就该回到裴西的怀抱,隔三岔五往我这跑算怎么回事?

自驾走高速,八个小时的路程,他不累,我都累了。

我走过去,「不是说让你别来了吗?」

祁焰看到我,自动忽视了我的冷漠。

「怎么今天这么晚?」

「开会。」

「吃饭了吗?」

「……」

我抬眼,说:「裴西找过我了。」

「……」祁焰蹙眉,「你说什么?」

裴西是上个月过来找我的。

她告诉我,她辞职了,还和我说,很抱歉当时在翕山没有跟我好好打招呼。

其实她没做错什么,只是回来的时间不对。

那天她哭了,又是和我道歉,又是和我诉苦。

她说她很后悔自己和祁焰分手,回来是想弥补,但祁焰却不肯再回头了。

「以前我只要一低头,他就什么都答应,哪怕是在大街上,我耍赖蹲下来说我累,他也会二话不说地把我背起来。

「可是这次我努力了好久都没用,他的心已经不在我这里了。」

我等她哭了一会儿,问道:「你回来后,应该是早知道祁焰已经和我交往这件事的。」

她抽泣声微断,而后低下头。

「对不起……」

果然。

「当我是局中人,很多事我都没办法理智地看待。包括发现和我在一起后祁焰还一直惦记着你,我也还是会下意识地为他开脱。

「现在我独自在这边工作,却发现生活并没有比过去空虚多少,反而觉得满足,因为所得到的一切都是自己争取来的。」

顿了顿,我继续说:「你说的这些,大概早和祁焰说过了吧?是实在没办法了才会过来找我,想我也帮你说说好话。

「毕竟我当初连他心里有人都不介意,暗恋多年才修成正果,肯定不想在他那里形象受损。

「可你想错了。我喜欢他的时候他是宝,不喜欢了以后,他对我来说什么也不是,我管他怎么想我?

「你那么想和他复合,再怎么没辙,都不该来我这里博取同情,因为我听了只会想拆散你们,半点都不想你们好。」

裴西怔住。

她真漂亮,哭也漂亮,愣也漂亮,像个永驻象牙塔的小公主。

我不是。

「我这人恶毒又记仇,像我今天说的话,你大可随意告诉祁焰,最好让他对我彻底失望,别再过来找我。」

她却表情龟裂,「你说他来找你?」

我失笑,「你不知道吗?他这段时间每半个月就要过来找我一次的。」

16

祁焰说:「我不知道她来找过你,她辞职后我就再没见过她。」

我挺意外,裴西比我想的要干脆。

三个人的感情多拥挤,我们现在是如何都回不到过去了。

与其纠缠不清,不如一刀了断。

「既然她都不找你了,那你以后也别再来找我了吧。」

「姚姚……」

「祁焰,我是认真的,你再这么下去,伤害的只会是下一个女生。」

他一时失言。

我又说:「我不大度,不会祝你好,但是相识一场,还是希望你能向前看。你那么聪明,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

无论是裴西,还是我,他都习惯在失去后留恋。

这样伤人又伤己,说白了就是不甘心。

如果五个月前我的选择不是离开,而是委屈求全,我想结果也不会比现在好到哪儿去。

人只会对得不到的东西有兴趣。

这时,住我楼下的那个毕业生从楼里提着电脑包走出来。

我远远看到,突然笑了。

对祁焰说:「我也会向前看的。」

然后就跑向了毕业生。

毕业生因为我的靠近吓了一跳,耳根都红了。

我皮笑肉不笑:「配合一下,我前男友在。」

他朝祁焰看去。

祁焰那眼神,隔那么远,都几乎要把他吞了。

但他抗住了压力,还主动揽住我的肩。

「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回去。」

「啊?可是我还要去公司啊。」

「晚点再回,我开车送你。」

「哦,好吧……」

我们做作地勾肩搭背,直往楼里去,没有回头。

直到停在楼梯间镂空的窗台前,穿过树梢,我看到祁焰久久未动。

等他离开,已是十五分钟后。

我转身,却被毕业生吓了一跳。

「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他一脸郁闷,「是你说要开车送我去公司的。」

「……哦,是。」

我蹭掉鼻尖的灰,「那就走吧。」

原路返回,毕业生忍不住八卦:「那个人是过来找你和好的吗?」

「差不多吧。」

「我不是第一次见他了。」

「你知道的还挺多。」

他不好意思地挠挠耳朵,「因为他开的车好。」

「……」

我释然一笑。

「那就可惜咯。他以后不会再来,你也再看不到他的车了。」

毕业生哦了一声,满脸少年气。

「没关系啊,我以后也会有的。」

「哇,那你好棒哦。」

「你不信吗?」

「信啊。」

「等我买了,就第一个邀请你坐。」

「好啊。」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