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01未曾设想的可能

所属系列:时空缉凶 浙三爷

未曾设想的可能

时空缉凶

我老婆要生孩子的时候,我正在出任务查酒驾,是岳母打电话给我,我才急匆匆赶回去。

其实我过去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但老婆不在意,她坐上警车之后,我紧张的不行,她反而一直在安慰我,还笑嘻嘻地问我等孩子出生了以后,她还是不是我唯一的宝宝。

我真的很紧张,其实这么说很罪恶,我当时一点都不担心宝宝,我就是时不时偷偷看她,我好害怕生孩子会有事,我怕我的生命里没有她。

我想了许多不吉利的事情,其实身为警察是不能迷信的,可当我想到不吉利事情的时候,我还是在心里呸三声。

到了医院的时候,医院肯定是没有停车位的,当时运气算比较好吧,医院对面就有停车位。我就把车子停了,我老婆自己先下了车。

那就是我看她的最后一眼。

她压根不是过马路出的事,她是下车之后站在人行道上,对我伸出手要抱抱,结果一辆车就窜了过来。

我亲眼看着她被卷入车底下,那本来跟我求抱抱的表情甚至都来不及变成痛,满脸都是害怕。

我直接疯了!

我像狗一样在街上大吼大叫,跪在地上想把老婆拖出来,她全身都是血,嘴里也在不停地吐血。

那司机醉醺醺下了车,直接就在马路上吐,我没有时间管他,我当时大脑都是空白的。

我就像个没有思想的木偶人一样大叫着,都不知道自己叫些什么。我抱着老婆进医院喊医生,可说出来却是生生,讲话都讲不利索。

直到护士把我老婆抬上担架拖走了,我才开始有思想,我越来越怕,蹲在医院的角落浑身发抖,眼泪也止不住地往下流。

我一大老爷们,根本就没法冷静下来,在医院里哭出声,那哭声压都压不住,呜呜地哭,最后就呜哇地哭。

打电话叫岳母她们过来的时候,我也是边哭边讲,我满脑子都是老婆,很害怕很害怕,全都在想不吉利的事情。

后来我岳母,我小姨子还有她男朋友都来了,她男朋友也是警察,过来以后就找那肇事者。

肇事者就醉醺醺坐在椅子上吐,过会儿我同事们也来了,他们问那肇事者为什么会来这条路,因为当时肇事者是道路拐过来之后逆行。如果他没拐顺着大道,就会被我们出任务的同事抓住。

他说朋友圈里看到有人发查酒驾,于是就过来了。可一过来就看见警车,吓得他想逃走,正好他是逆行,两边有车害他没位置跑,他急坏了,就冲上了人行道。

我们队长直接发火了,说每次查酒驾都有这种傻逼,然后要他把朋友信息说出来,一起全他妈处罚了。

结果一查那信息源头,我们直接崩溃了。

查酒驾信息是我岳母发的!

她打电话给我的时候,知道我在查酒驾,为了在朋友圈里炫耀,就屏蔽了我和小姨子的男朋友,让她的朋友们不要走主干道。

那肇事者就是看了岳母发的朋友圈,所以才选择了换路!

我听得一肚子气,可我没有心思管他们,我只希望我老婆平安无事。

可过一会儿医生出来了,张口就跟我们说对不起,人没救活。

岳母当场就哭了,在医院里张大嘴嚎哭,我看见她就压抑不住心里的恨,我老婆全是这老东西害死的!

我直接一拳砸在了她的大嘴上,把她的牙都打崩了,她倒在地上砰的一声,我抬起脚就踹她的脑袋。

我一边踹她一边哭,吼着说都是你害的!

队长他们连忙把我扯开,我听见那肇事者在打电话,跟他家里人说自己太倒霉,把人给撞死了,让家里把钱准备一下。

我直接怒了,走到他的面前,他有些紧张,让我别乱来,说他现在是受法律保护的!

我直接把他的脑袋按进了垃圾桶里!

我知道自己是警察,但我真的想把这个畜生给宰了!

他被我按进呕吐物里,垃圾桶套在脑袋上挣扎,同事们都来拉我,我不停地踹他脑袋,队长就使劲抓着我,让我一定要冷静下来。

我说我他妈冷静不了,这警察我不干了!

他被人从垃圾桶里扶出来,吓得大哭大叫,喊着警察同志快保护我!

我一拳就砸他太阳穴上了,把他打得倒在地上抽搐,时不时吐点东西出来。

同事们怕我把人打坏了,连忙把我按住了,他们先把我岳母和肇事者带走,最后才放开了我。

我哭着去看我老婆的尸体,她死不瞑目,眼睛都没闭上啊!

老婆没保住,孩子没保住。

我本来过得那么幸福,一夜之间全都因为酒驾没了!我老婆就站在人行道上,她到底有什么错啊!

我在医院里哭了一夜,抱着老婆的尸体,好希望她能醒过来。

第二天一早同事们来看我,他们安慰我的时候,上面还打电话来说我动手打人,可能要处罚我,队长直接怼回去了,说处罚个屁,你敢处罚我带所有兄弟去把你办公室砸了,然后直接把电话挂了。

大家都对我和老婆很好,可我还是没干了。

干不下去。

我觉得老婆的死我也有责任,因为岳母是从我这儿知道查酒驾的。

这份工作,我是无论如何都干不下去了。

我辞了工作以后,就待在家里,一整天都看着老婆的照片,听她给我发的语音,抱着她的衣服哭。

才第二天,肇事者家属就来联系我。

来的是那人的老婆,讽刺的是她也是孕妇,一过来就跟我道歉,说希望能赔钱私了。

她讲着讲着还和我哭,说自己一个孕妇也不容易,要是老公进去了,那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就无所依靠。

她还说要是老公进去了,那孩子以后怎么办?人人都知道他爸坐过牢,以后孩子怎么做人?

我告诉她,至少你们人都活着。

你老公还活着,你也活着,你还要生个孩子下来。

顶着罪犯孩子的名头怎么了,是不是一家三口活得好好的?

相比起来,我的孩子呢?

她是个女儿,她明明马上就要出生了,迫不及待想来到这个世界,要成为我的小公主,可她却没得到这个机会。

我的老婆呢?

那是我一生的挚爱,是我一辈子想守护的人,可我却再也没有了她。

我让她走,她见我不肯同意还急了,说我们都已经跟你道歉了,我们还愿意赔钱,你还想怎么样?

我要不是看她是个孕妇,真的一拳头砸她脸上去!

这孕妇被逼急了,完全没了一开始的态度,她说我想让她老公去坐牢,就是想故意害死她母子俩。做人要将心比心,我失去了老婆孩子,那更应该要明白家人的重要,可我是个没良心的人。

她还说不签没关系,她有的是办法让她老公出来。

我不想继续听她讲话,因为我知道自己再听下去就要动手打孕妇了。

于是我把她赶了出去,她就让我走着瞧。

真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老公是混蛋,他老婆也是混蛋。

可就是这样恶心的人,最后却还是拿到家属谅解书了。

因为我岳母签了。

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彻底暴怒了!

我去砸岳母家的门,要她出来给个交代。

她之前才被我打过,不敢和我讲话,岳父出来要我给他一个面子,家和万事兴。

我说事到如今你们有个屁的面子!让那老娘们出来,我今天就弄死她,我们同归于尽!

我太愤怒了,所以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岳母怕我进去打她,就电话联络小姨子的男朋友过来,毕竟他也是警察。

我和他的关系一直很好,以前也是一个警校毕业的。后来我做了交警,他做了刑警。

我老婆和小姨子,她们姐妹俩就是因为从小喜欢警察,以前老去我们学校附近逛,所以才和我们认识相爱。

他过来以后,一直拉着我,劝我冷静点。

我就直接问他,我今天要是动手打死这个老不死的,你是不是要拿枪打死我?那正好,我迫不及待想去看我老婆,到了下面一家团圆!

他把我按在门上,很认真地和我说:「她不想和你团圆。」

岳母也忍不住在楼上喊,说那人醉驾撞死我老婆没逃跑,本来就是判三年以下。

她觉得三年没什么意义,别人家里有钱,愿意赔八十万,反正凶手也得不到惨烈的惩罚,为什么不拿八十万?

她一边说一边哭,讲自己不容易,把女儿拉扯大,现在大女儿没了,她只是想拿了钱,给小女儿多添点嫁妆。要是大女儿还活着就好了,让她看看女婿打岳母。

我想起了老婆,又觉得很难过。

小姨子也来了,她和我老婆是双胞胎,长得和我老婆一模一样。

她抓着我的胳膊,让我不要乱来,她说的话让我特别难过,她说:「姐姐已经离开了,但她一直在天上看着我们,她一定不想你变成现在这样。」

小姨子本来就和老婆长得一样,我看着她的脸,就想起我老婆。

以前我在警校的时候很能打,那时候我太幼稚,喜欢和她吹嘘。

那时老婆就很认真地告诉我,男人的拳头是用来保护的,要么是国家,要么是家人,要么是那些需要被保护的弱者。如果一个男人不是以保护的名义而动手,那他一定是失败的。

而我现在动手的理由,是为了发泄心里的怒火,她若是在天之灵,一定会觉得我很失败!

想起老婆,我就心软了,也被他们给劝回了家。

小姨子和她男友也特意请假,陪了我一整天,让我不要太难过。

后来法院判了。

因为取得受害者家属谅解,那肇事者被判缓刑,都不用坐牢,直接出来了。

我他妈恨!

我明明以前是个交警,却第一次那么恨交通法!

小姨子他俩都劝我放下悲伤重新做人,可我没听。

我用所有的手段去查那肇事者,等他出来的时候,我就瞒着家人们直接去找了他。

他当时在饭店吃饭,我进包厢的时候,看到他还拉了一堆朋友,明显是要和朋友们庆祝。

这一幕让我极其难受,我老婆死了,他却在这大酒大肉庆祝自己不用坐牢!庆祝自己不用付出代价!庆祝自己白白害死了一个人!

见到我来,他明显愣了。

我把他单独叫出来,然后问他是不是叫范正豪。

他说是。

我说我把你查清楚了,你家里有钱,留了案底也不怕。你当初书都没读完,娶了老婆也不去上班,一直花天酒地,你仗着家里有钱,天天只玩从来不干正事,靠爸妈的钱过日子。

可是我老婆呢?

我老婆喜欢炖汤送到我们交警队,每次都把旧衣服收拾好送给贫困山区的孩子,每年冬天都去探望孤寡老人送棉被粮油。哪怕她去世了,也因为生前签过器官捐献,帮助了那些急需活下去的人们。

我说你他妈真是个人渣啊,和我老婆比起来,你活着真的是一点意义都没有。

他低着头不敢讲话,应该是还记得我当初怎么打他的。

我没忍住哭了,我擦着眼泪,说你活着到底有什么用?我老婆那么好的人,最后就换来了你的一场缓刑。你要是活得有那么一丁点意义,我都不会沦落到这么心痛。

他就不停给我道歉,说他真的知错了,以后绝对不会再犯,让我原谅他。

我也不想和他多说什么,我就说我老婆用命换来了你的改过,你以后真的要好好做人,你身上背着她的命。

我讲完之后就回到饭店对面的车里哭,一遍又一遍听着我老婆的语音。我想开车走,可痛苦得呼吸都难,那悲伤涌上来,在车里忍不住想吐,痛苦得好像吐过了才能呼吸,根本开不了车。

我放下座椅,哭得歇过去了,结果等我起来的时候,我就看见那范正豪醉醺醺地出来了,关键是他还上了一辆车,上的是驾驶位!

我整个人都崩溃了!

他竟然还要开车!

果然,人渣永远是人渣!

我看着他发动了车子开走,这家伙还在缓刑,要是被抓了,是要加重判刑的!

可我却不想报警举报他!

这他妈就是个畜生,送他去改造都没有用!

我根本压抑不住自己的愤怒,开起车子就朝他追,这家伙还开得很快,我开得更快,直接就朝他车头撞!

我没撞到他,却成功把他别停了,他下车之后特别生气,骂骂咧咧往我这儿走。

可等来到车窗边看见是我,连忙给我递烟说自己错了,让我不要报警,他知道我已经不干交警了,还说给我钱。

我下了车,狠狠推他一把,我说你刚才在饭店里怎么跟我讲的?

他还跟我打马虎眼,说只是把车子开到不远的酒店,因为他喝了酒不能开车,想去开个房间睡觉。

我会信?

我看着他那张毫不知错的脸,越看越恨,越恨越想我的爱人,我就直接抓起他的脑袋,狠狠往车窗上砸!

我用力很大,砸一下车窗就破了,我根本不计后果,就使劲地砸,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我要让这畜生付出代价!

范正豪一直大喊救命,可现在很晚了,街道上根本就没人,车子也没一辆。

他跟我求饶,说自己真的知道错了,我咬着牙让自己冷静,暂时放开了他。

我喘着气,努力压制心里的愤怒,可他却忽然把身体钻进车窗里,掏出了一根甩棍就干我!

真的,他当着前警察的面玩甩棍。

我压根没退,直接往前一凑,就用肩膀抗住了他的手腕,他下意识想把手缩回来,却被我抓住了胳膊。

我本可以一招擒拿他,可我又是把他的脸按在破碎的玻璃碴子上磨!

我不想制服他,我简直想活活打死他!

他大叫说再打就打死了,而我抓着他的耳朵,使劲地往下撕!

我恨不能把他耳朵撕下来,反正这耳朵法院宣判听不见,我的忠告也听不见!

范正豪痛得要死,他推开了我,醉醺醺地往外跑。

他慌不择路,竟是直接从桥上跳了下去。

这他妈桥有十几米高啊,而且下面还是很浅的小溪!

我一下子清醒了,看那桥下面黑漆漆的,赶紧跑下去看,就瞧见他趴在小溪上,身体边全都是血。

我尝试把他翻过身来,然后用手探了一下他的鼻息。

没气了。

死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恐惧也没有,我反而忽然在想,我为老婆报仇了。

我坐在他的尸体旁边,就忍不住笑。

我不怕,大不了自首,大不了说他就是我杀的,枪毙我去陪老婆得了。

可坐得久了,我又感觉不值得。

他就是个毫无意义的人渣,为什么要为了他把我们夫妻俩都赔进去?

正好我干过交警,我知道这一代的摄像头还没正式启用,于是我把他的尸体扛了上来,塞进了他车子的后备箱。

我先把自己的车子停好,然后开着他的车顺着河道开,因为我知道这一带摄像头都没装。

城市里许多地图,早已经记录在了我的脑海里,我能避开每一个让我认罪的关键。

我顺着小溪一路开到了江边,四周黑漆漆的,一个人都没有。

然后我下了车,仔仔细细检查了他的尸体,确定没问题之后,我就松开手刹,把车子推进了江中。

我的心里没有后悔,只有畅快!

这是他的报应!

看着他的车沉入江底,我越来越解气,正准备离开,我的手机却突然响了。

我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陌生号码,本来以为是广告诈骗,但想想哪有这么晚还会打广告的。

于是我接起电话,问对方是谁。

那边沉默一会儿,突然有个女人说:「你把范正豪杀了是吧?」

我整个人都懵了!身体就好像触电一样,直接抖了抖!

我说你讲什么胡话,别他妈胡说八道。

电话那头又说:「你弃尸的地方,旁边是不是有四棵树?」

我旁边确实有四棵树。

我大脑里满是空白,只觉得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这什么意思?

有人一直在看着我?

在我心情紧张到极致的时候,电话突然说:「第三棵树有个鸟窝,那是旁边居民小孩的观察日记作业,家长在树上绑了摄影机,记录小鸟孵化的过程,你被拍进去了。如果你不处理,他们看视频的时候就会发现你杀了人。」

我只觉得满是不可思议,傻傻地抓着电话,走到了那第三棵树旁。

抬头一看,上边竟然真有个摄影机!

我忍不住问:「你是谁?」

「你先忙你的吧,不用过于担心,范正豪为了能开车,他那辆车是不正规手段弄来的,虽然有行车记录仪,但是早就坏了没有送去修,而且也没装 GPS,所以没人会通过那辆车找到你,但你眼下还有个麻烦。」

「什么麻烦?」

「如果你不想死,回去路上别走罗阳大道,必须换条路走。」

我颤抖地问:「你到底是谁?」

「先把你的事忙好。」

电话被挂断了,我傻傻将摄影机丢进了江里,然后一路走回到自己的车旁。

我想着那神秘电话,最后咬咬牙,决定不走罗阳大道回家,换了条路走。

结果回到家没多久,我就看到前同事的朋友圈里说罗阳大道出了连环车祸。

一辆货车偷偷上了高架桥,超车时不慎翻车,引发了五辆车相撞,场面极其惨烈。

我别提多吃惊了,因为如果我走那条路回去的话,按照我开回去的时间,正好能和车祸撞上。

这让我想起了那个神秘女人和我说过的话,她仿佛早就知道有车祸要发生,而且会发生在我身上。

问题是她怎么会知道?

我坐在家里,怎么也想不明白。

范正豪惨死,我本以为自己会忐忑,但是我没有。

我抱着老婆的衣服躺在床上,打开手机听着她生前给我发的那些语音。

「宝宝,今天下了好大的雨,你执行任务要小心哦,我很想你……么么哒!」

「宝宝今天要加班吗?不加班的话我去做饭了,加班的话我先把菜备好去睡会儿,等你要回来了给我打个电话,我醒了再做。」

我止不住地落泪。

看着婚纱照里的老婆,我傻傻地告诉她,我报仇了。

罪恶并没有占据我的心,我的心里反而有了一种正义感。

如果我没出手的话,那范正豪很可能又会害死一个无辜的人。

他是个活着毫无意义的人渣,那些无辜的人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被他夺走生命?

我做了一件好事,我是个好人。

我听着老婆的语音,傻傻地给了她回复:「我好想你……我深深想念着你,想念有你的每一天,哪怕是你离开我的那天。」

消息发出。

然而,她收不到了。

那神秘电话没有再打过来,我本来想试试打回去,可不知道为什么,当我拿起手机查看记录的时候,却发现我手机里和那电话的通话记录莫名其妙消失了。

怪了。

闹鬼了不成?

这成了我心里的谜团,只恨我实在想不起来那电话号码,早知道我应该先保存,可谁又能料到通话记录会离奇消失呢?

我思来想去,最后什么也想不明白,正好家里的狗饿了,我也先不去想这些,起来喂狗吃饭。

我家里养了只狗,它的名字是我老婆起的,叫念之。

其实这事儿说来很感慨,那时候我还是个穷小子,我老婆身边的闺蜜同学们都嘲讽我穷,钻戒也买不起。

于是老婆就用她自己的存款买了个钻戒,对外宣称是我自己存钱买的,让我特别感动。

但就在婚礼那天,我却不小心把钻戒弄掉了。

我当时特别懊恼自责,挺大一个爷们,愣是急哭了。

我真的很没用啊,混到让老婆自己掏钱买钻戒给我争脸面,她当时工资也不高,那是她省吃俭用,存了好久的钱才买下来的。

我很愧疚地和老婆道歉,让她原谅我的愚蠢。我说你打我吧,骂我吧,我全都认了,对不起。

她却没有生气,反而还抱着我安慰我。

我问她为什么不生气,她说的话让我此生难忘。

她说:「你弄丢了东西,最自责最难过的人应该是你,我又怎么忍心责备你呢?」

从那天起我便知道了,这将是我此生唯一的爱人。

那天小姨子和她男朋友偷偷去了珠宝行,用他们的存款买了个新钻戒回来。

结果刚结完婚出来,坐车经过路口的时候,就看见这条流浪狗咬着我丢了的钻戒盒,在路口边咬着玩,这真的是缘分。

钻戒失而复得,我和老婆觉得有趣,就收留了这条狗,老婆给它起名叫念之,是希望我能经常回忆自己的错误,改正自己的缺点。

从那以后,我再也不马虎了,做事情都仔仔细细。

其实土狗的灵性不输给宠物狗,念之很聪明,经常听得懂一些指令。

出去玩、坐下、打滚等等这些简单的指令,它都听得懂。

在老婆走后,念之也仿佛感觉到了,总是和我静静地待在家里,叫也不叫一声,陪我一起想念着老婆。

若是没有它,我真的熬不过去。

我又抱着老婆的衣服躺在沙发上,放着她的语音,念之也陪在我的身边,轻轻舔着我的手,陪我一起睡了过去。

在事情发生后的第三天,警察敲开了我的门。

敲开门的是小姨子的男朋友。

他名字叫苏清河,是市里的刑警,其实他比我有出息,早就混到了副队长的职位。

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好,我老婆去世以后,是他和小姨子陪我忙前忙后。

但他这次过来带了手下,也不像往常一样安慰我与我打招呼。

我一点也不意外警察现在才找上门,范正豪是成年人,他失踪 24 小时之后才会受理立案。

只是我没想到找上门的是刑警。

苏清河带了人,他走到我身边坐下,问我最近感觉怎么样。

我摇摇头,说感觉不怎么样。

他抓抓后脑勺,然后很严肃地告诉我:「有件事儿挺尴尬,现在怀疑一起失踪案和你有关。」

我说:「你是刑警,失踪案怎么归你管了?」

他说:「警方调查了监控,看见他深夜时从阿红饭店离开,当时你的车也在。监控最后拍到的画面是你和他一起离开,而且你之前和他发生过冲突,警方现在怀疑你和他的失踪案有关,所以转到刑警队了。所以现在是想来问你,你当时为什么跟着他?」

我说:「我回家也可以走那条路。」

「那你见过他以后为什么不离开?」

「我想起我老婆,哭得喘不过气,开不了车,休息了许久才能动。」

苏清河听见这话,他沉默一会儿,最后叹了口气问我:「其实马路对面的摄像头拍到你在里面哭了……方不方便看一下你的行车记录仪?」

我摇头说不方便,行车记录仪早就拆了,我把里面的内容都拷贝下来,电脑一份,手机一份,行车记录仪自己算一份,都放在了家里。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听到老婆还活着时的声音。我怕一份两份不够,我还想多保存几份。

有的时候,她会出现在行车记录仪的画面里,傻乎乎地用手脚比划,告诉我该怎么倒车,等我把车停好了,她会夸着我说老公真棒。

还有时候,我会出现在画面里,告诉她该怎么停车,她会着急地啊啊啊叫,最后不小心把别人的车蹭了。

在画面里,她会扑到我怀里委屈,我们一起趴在车子的引擎盖上,写了联系方式的小纸条给车主道歉,她一边写一边委屈。

那些都是我们曾经美好的画面。

苏清河深深叹了口气,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不要难受。他说如果范正豪真出事了,那我肯定会成为最大的嫌疑人。

但他相信我,一定会帮我证明清白。

我说了句谢谢,他就先带人走了,说今天只是来询问一下情况,因为目前没有证据指明我和范正豪的失踪有直接关系。他还告诉我最近发奖金了,等他今晚下班,和小姨子一起带我去撸串。

我说不想去,他叫我给个面子,不要整天闷在家里。

虽然他本人说只是来看看,可他带来的那两个手下却格外认真,几乎把我屋子的里里外外都看遍了,就差动手翻东西。

等送走他们后,我回到屋里坐下,深深地松了口气,第一关算是熬过去了。

正在我这么以为的时候,电话铃声却再次响了起来,把我吓了一跳。

我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陌生号码,虽然我记不清了,但看着感觉很眼熟。

我接通了电话,喘着气没说话。

那女人的声音又传来了:「今天是不是 5 月 7 号?」

我愣了一下,就问:「你不会自己看手机吗?」

「回答我。」

我说:「是的。」

那边声音忽然变得激动了:「几点!」

我说:「上午十点二十二分。」

「那快来不及了,你听好!你现在有个线索没被发现,在你动手打范正豪的时候,是不是抓着他脑袋,把他的车窗砸碎了?」

「对。」

「虽然你把现场处理得很干净,但是有一颗带着他血迹的玻璃碴子,卡在了你汽车的右边后轮上!一会儿要是被苏清河发现了,你就完了!」

我吃惊地说:「你怎么知道这个?而且你怎么知道是苏清河在调查我的案子?」

「快点先把你的事情办好!」

电话被粗暴挂断,而我一时有些紧张,连忙跑到阳台,就看见那两个手下在楼下观察我的车。

苏清河正在楼下吸烟,也慢悠悠朝着我的车走去。

又被那女人说中了!

我急坏了,连忙打开了门,但我平时不爱穿拖鞋,只喜欢穿鞋子,正好现在袜子也没穿,那鞋子死活套不上去。

我就把鞋子当拖鞋穿,飞快往下跑,因为我家是在三楼,走楼梯肯定比电梯快。

可那鞋子穿着太不稳,我不小心从楼梯摔了下去!

我摔倒在地,疼得要死,念之发现我从楼梯摔下去了,跑到我的身边叫。

我眼看着时间要来不及了,连忙和它说:「出去玩!」

念之听懂了我的指令,忽然开心起来了,直接朝着楼下飞奔而去。

按照以往它的性格,它会跑去车旁边等我。

我爬起身穿上鞋,一边走一边把自己的衣服拍干净。

来到楼下,我一眼就看见念之正在车旁,它吸引了苏清河的注意力,苏清河蹲在它身边,轻轻摸着它的脑袋。

见到我来了,苏清河问我:「要出去?」

我说:「你不是说晚上一起吃饭么?我这些天太邋遢,出去理个发。」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然后死死看着我的脚踝,忽然问我:「理发是很重要的事情吗?急得你连袜子都不穿就跑出来。」

我心里一惊,随口说:「她不在,我的袜子没人洗。」

他听过之后,深深叹了口气:「实在不想动的话,晚上把袜子带过来,我们帮你洗。」

「不用了,我改天自己洗。你帮我把念之扯一边去,我要把车开出来。」

「好。」

他带着念之去了一边,我偷偷观察了那两个手下,他们的注意力也不在我这儿。

于是我到了车轮旁,果真瞧见了那个染血的碎玻璃。

虽然很小,可若是仔细看,还是看得见的。

我不动声色把玻璃收了起来,然后开出了车。

苏清河将念之带到我车上,他关上车门,又仔细看了看我的车,随后说:「开车注意安全。」

「嗯,走了。」

我与他打了声招呼,就把车开出小区,等开出一段路后,我停在路边,紧张地喘着气。

好险……

差点就完了!

就在这时,电话突然又响了起来,把我吓了一大跳。

拿起电话,是那神秘号码。

我连忙把号码存了下来,然后接起电话。

女人的声音响起了:「别紧张,其他地方你做得很干净,有什么要补充的我会告诉你。放心,你当时已经把现场处理好了,我只是把你遗漏的事儿弄完善。别忘了你虽然不是刑警,好歹曾经也是警察,你不是老爱和那苏清河在一起吗?从他那学到的难道还少了?」

我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很想知道吗?」

「我当然想!」

「在此之前,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

「看范正豪死的感觉怎么样?我就想听你说实话,我不要听那些拐弯抹角的。」

我想了想,既然这家伙都知道我的情况,那我也就不隐瞒了。

我诚实地说:「很痛快,想到那样的人渣死了,我心里特别畅快!」

「如果给你一个从头来过的机会,你还会这么做吗?」

「会!他该死!我教训他不是罪恶的,如果我昨天晚上没出手,那他说不定就会再次撞死无辜的人!普通人做错了什么?大家简简单单地生活,有着自己幸福的小日子,却因为他的愚蠢,让自己的家庭支离破碎!」

「你说的仅仅是范正豪,还是那些所有的罪犯?」

「所有的!我憎恨那些不肯改正的罪犯,法院把他们送去改造,他们嘴巴上说着再也不犯,却依然犯罪不知悔改,残害那些无辜的人们!」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我想和你玩个游戏,这个游戏结果决定着我们是否还会继续相识。如果你做出了和我预料不同的决定……我再也不会找你。」

我问:「什么游戏?」

「你现在立即出发,去通河路 28 号后面的巷子,立即、马上!」

电话被挂断了,我拿着手机,觉得一阵疑惑。

该不该去?

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可她真的帮到了我好多。

我看着手机咬咬牙,去就去!

正好我想弄清楚这女人是谁,弄清楚她到底为什么会知道我的情况!

我开车来到了通河路 28 号,这儿是个老城区,而且临近拆迁,已经没有什么人居住了。

下了车,我先把念之锁在车里,然后往巷子里走去,却忽然听见了呜呜的哭泣声。

我疑惑地走进了巷子,结果却愣住了。

在巷子的拐角处是个死角,一个女孩衣不遮体,遍体鳞伤。

她被绑住了手脚堵住嘴,缩在死角里哭泣着,泪流满面。

而在她的身边,是个裤子脱了一半的男人,正好与我四目相对。

我……

「我草!」

我忍不住骂了句脏话,狠狠一拳砸在了那男人的脸上!

点击查看下一节

罪就是罪,恶就是恶 ? 赞同 536 ? 目录 106 分享

时空缉凶

浙三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