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恶毒女配摆烂了

所属系列:手撕剧本:工具人她觉醒了

恶毒女配摆烂了

手撕剧本:工具人她觉醒了

我大张旗鼓地追了傅砚辞三年,也被整个丰城人笑话了三年。

原因无他,就是我死皮赖脸地追了傅砚辞三年,却还没把他追到手。

可即便如此,我还是没有放弃。

毕竟,我是唯一一个在他身边待了这么久的女人。

我以为,对于傅砚辞来说,我和那些女人是不一样的。

直到某天,我看到他一脸宠溺地搂着他的女秘书。

才知道,不是他不懂爱,只是他不爱我罢了。

喜欢你真的好累啊。

所以,傅砚辞,我决定放弃了。 1. 我喜欢傅砚辞这件事,从来就不是秘密。

以至于整个丰城人都知道我追了傅砚辞三年,却还是没把他搞定。

有人在看我笑话。

也有人在嗑我和傅砚辞的 CP。

甚至还有人为我俩开了赌局。

赌我最后能不能把傅砚辞追到手。

起初压我赢的人较多。

毕竟无论是从家世,还是各方面条件,我们都很合适。

况且,不都说女追男隔层纱吗?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压我输的人早就超过了压我赢的人。

甚至,连之前压我赢的人,现在都追悔莫及。

因为整整三年了,我仍旧没把傅砚辞追到手。

可即便如此,我还是没有放弃。

毕竟,我是唯一一个在他身边待了这么长时间的女人。

我以为,对于傅砚辞来说,我和那些女人是不一样的。

直到某天,我看到他一脸宠溺地搂着他的新招进来的女秘书。

当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脑子轰的一声就炸了。

脚比脑子快,我直接上前准备把她从傅砚辞的怀中拉出来。

在我和芷尧拉扯之间。

傅砚辞毫不犹豫地就推开了我,拉着她就往办公室走去。

我一个没站稳,脑袋直接磕在了桌角。

电石火光之间,我突然觉醒了。

原来我只是一本甜文里的恶毒女配。

是推进男主和女主之间感情的工具人。

往后,我会因为嫉妒冲昏头脑继而做出各种伤害女主的事情。

虽然不能真的伤害到女主。

但每一次都会让男主更加厌恶我。

最后,我被男主搞得家破人亡,不得善终。

我堂堂叶家小姐,叶挽。

竟然会为了一个不爱我的人做出这样的事情。

一定是我阅历太少了,见过的男人太少了。

于是,我转头就给闺蜜语初发了条消息。

让她把她公司优质的小狼狗和小奶狗都介绍给我。

闺蜜看到消息,生怕我反悔似的。

马上就和我约好了时间。

还不忘问我是不是被傅砚辞给欺负了。

还得是闺蜜呀。

这哪里是简单的欺负啊。

简直就是忘恩负义。

好吧,被嫉妒冲昏头脑的我确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他最后让我生不如死,却是事实。

「没有,就是突然就不喜欢他了。」

语初见我终于醒悟了,说晚上一定要为我好好庆祝庆祝。 2. 我当然不能辜负了她的一片好心。

于是,下班之后,我没像往常一样一直陪傅砚辞无条件加班。

下班时间一到,我就准备随着人流一起往外走。

可偏偏就有人特别没眼力见。

我刚准备走,女主芷尧就拿着文件来找我。

偏偏有人没有一点眼力劲。

「叶特助,总裁说让你等会儿把凯利集团的收购方案重新整理一遍给他。」

呵,看来是见我要走,故意来拦我。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案子前天傅砚辞可是交给了女主芷尧负责。

因为她是新人,我担心她做不好,最后还得我来给她收拾烂摊子。

所以,当傅砚辞在会议上提出让芷尧负责时,我极力争取。

可谁让人家才是拿了女主剧本的女主呢。

女配怎么争得过女主。

结局自然是被傅砚辞的三言两语给挡了回来。

我的提议遭到傅砚辞的拒绝,本就让我觉得很是委屈。

偏偏他给了女主,可是女主却做不好。

最后还得我来给她擦屁股。

要是往常,我听见说是傅砚辞要。

肯定二话不说就接下来了。

才不会去管当初他把案子交给了谁负责。

因为当时恋爱脑的我。

竟然觉得傅砚辞作为一个公司的总裁实在是太辛苦了。

每天起早贪黑的,似不知疲惫。

所以,之前的我为了傅砚辞,为了傅砚辞的公司,心甘情愿地为他当牛做马。

没有任何加班费地陪他加了整整三年的班。

我虽然不缺钱,但是,谁会嫌钱多啊。

作为书里的恶毒女配,我真的是对不起作者给我的这个人设。

况且女主又不是我,凭什么要我为男主当牛做马。

所以,当女主把文件递给我时,我没接。

自顾自地把收拾好的东西往包里一揣。

然后抬起左手,对着芷尧晃了晃,再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

「不好意思,我下班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3 电梯里的同事看到我,也满脸惊讶。

有和我平时关系还不错的甚至问我是不是要出外勤。

看,所有人都知道我在为傅砚辞当牛做马。

可傅砚辞却想当然,连加班费都吝啬得不愿给我。

我越想越气。

直至我到酒吧,看到了语初给我带来的小奶狗。

阳光,帅气,关键是嘴还甜。

一口一个姐姐,叫得我骨头都酥了。

我一边享受着,一边感叹自己真的是见识太少了。

在傅砚辞身上白白荒废了三年的光阴。

最后还什么都没捞到。

果然是下一个更好,下一个更乖。

唉,当初怎么就没这样的觉悟呢。

语初见我真来了。

笑得那叫一个开心,毫不吝啬地一边吃我豆腐一边夸我漂亮。

还拿手机给我推了她准备新签的艺人照片。

问我喜欢或是看上了哪个,到时候她给我介绍。

看着八块腹肌的各色小哥哥,我眼睛都亮了,差点流口水。

当渣女的感觉,真的是不要不要呢。

当我沉浸地欣赏着小哥哥的八块腹肌时,看到了傅砚辞发来的消息。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需要帮忙吗?」

看看,这就是男主。

连他也打心底里觉得我不应该正常下班。

要是以前,我收到傅砚辞的主动关心,肯定心都飘了。

可现在,我只觉得他虚伪至极。

打着关心我的旗号,却想让我替他无条件卖命。

我看到了,却没有像以前一样兴奋地马上回复,而是当做没看到。

没想到,我没回复他,他还给我打来了一通电话。

当手机铃声响起时,我和语初齐齐看向桌上的手机。

来电显示是傅总。

我看到却没有任何想要接听的欲望。

闺蜜语初看来电显示是傅总时。

她整个人都怔住了。

然后眼疾手快地把我手机给按灭了。

一边操作一边观察我的脸色。

见我没有拦着。

她紧张兮兮的一颗心才放松下来。

暗灭之后,还不忘在我面前暗戳戳地吐槽傅砚辞,说他压榨员工。

要是以往,语初肯定是不敢在我面前这样说傅砚辞的。

如今,她见我没拦着她按灭我的手机。

才敢暗戳戳地试探开口。

见我没拦着,就像来劲了一样。

一直吐槽傅砚辞,甚至还骂他是一个渣男。

明明知道我喜欢他。

却不拒绝也不接受,一直吊着我。

让我为他当牛做马。

要不怎么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这话还真的很有道理。

以前我被爱情蒙蔽了双眼,只知道为傅砚辞开脱。

不允许旁人说他半句不是。

如今,不爱了,反而觉得语初说得极对。

我们一起同仇敌忾。

一边喝酒一边骂着傅砚辞。 4. 我不知道的是,我在酒吧喝酒放纵的照片被人发到了傅砚辞的手机上。

「傅哥,这人是不是很像叶特助」

陆今安见到我,不敢认。

毕竟,今晚我的风格是性感女神风。

重点是还和各种小鲜肉在一起玩得不亦乐乎。

像我这种满眼都是傅砚辞的人。

怎么可能做出这种对不起傅砚辞的事情。

所以,哪怕我明明就是叶挽,陆今安却不敢认。

和语初确约定好时间时。

语初就叮嘱我让我晚上穿性感一点,别总是穿着职业装。

我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

于是,下班后就回家换了衣服。

还给自己捣腾了一个渣女大波浪。

陆今安不敢认我,可傅砚辞却不一样,他一眼就认出了我。

他拿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熟悉他的人就知道,他这是生气了。

可一向懂得表情管理的他,面上却丝毫不显。

他又翻开通讯录,从里面找到了我,然后拨通了我的电话。

一遍又一遍,却还是打不通。

早在他第一次给我打电话被语初按灭我手机的同时。

还暗戳戳地把我手机给关机了。

第二遍仍旧提示我的手机打不通之后。

他有些生气地一把抓过椅子上的外套往外走。

美男在侧,一时高兴,我竟然有点喝多了。

而语初这三年来难得见我像今天这样高兴,也没拦着我点,任由我被小鲜肉灌醉。

成年男女喝醉后,不得做点什么。

回到家之后,我也没忸怩,直接就把小鲜肉给睡了。

在生物钟的作用下。

我迷迷糊糊就睁开了眼睛。

看到身边躺着的人是傅砚辞时,我傻眼了。 5. 什么鬼,昨晚明明是小奶狗。

怎么一睁眼变傅砚辞了?

对,一定是我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

我闭上眼睛,然后再次睁眼,看到的却还是傅砚辞。

我内心慌得一批,我竟然胆大包天地把男主给睡了。

原剧情里有这段吗?

我赶紧搜寻记忆,生怕自己漏了什么。

答案是没有。

难道是因为我的自我意识觉醒了,所以改变了剧情?

在我沾沾自喜欣赏着傅砚辞帅气的脸庞时。

情不自禁地就想到了男主对我和对女主态度的天差地别,

瞬间清醒。

剧情再怎么变。

我也是个恶毒女配。

如今还睡了男主,岂不是死得更快。

一想到小说里我的结局,我就瑟瑟发抖。

就在我准备溜之大吉时,我发现我竟然被傅砚辞禁锢在他的怀里。

他搂着我,我根本就动不了。

但求生的本能还是让我不断尝试了很多遍。

就在我欣喜于快要成功时。

耳边声音炸响。

「你再动,我可不敢保证能控制住自己。」

他声音喑哑,大手一捞,我和他贴得又紧了一些。

就在我以为他是不是被我吵醒了不开心时。

我忽然感觉到了什么。

一动不敢动,连大气都不敢出。

此时此刻,我感觉我的脸都烧起来了。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我乖巧地在他怀里一动不敢动。

可能是因为太累了,我竟然在他均匀的呼吸声中再一次入睡。

当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傅砚辞已经醒了。

「醒了,饿了?」 6. 我回到自己的岗位。

战战兢兢地工作了一个星期。

在此期间,我紧张,忐忑,不安,甚至还带着一丝期许。

说到底,我还是放不下的。

毕竟,那是我爱了整整三年。

一路辛辛苦苦追寻了三年的人啊。

经过这件事后,我以为我们之间的关系会变得不一样。

至少不应该再像之前那样。

可到底还是我多想了。

傅砚辞对我还是保持着不远不近的关系,让我捉摸不透。

可看到他和芷尧一起出双入对时。

我的眼睛还是酸涩得要命。

是啊,他们俩才是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我这个恶毒女配到底还在期盼着什么。

我想要离职,不再想趟男女主的这趟浑水了。

可当我真的打好辞职信的时候,我却犹豫了。

我这三年来,为了傅砚辞付出了这么多,最后却要拱手相让。

多少都有些不甘心。

于是,我把打好的辞职信锁进了抽屉。

然后转头找到人事,问了我这些年攒了多少假期。

这三年来,为了傅砚辞,我几乎还没怎么休过假。

即便是过年。

我也敷衍着家里,傻乐着陪傅砚辞加班。

还不忘在心里默默地暗示自己。

这是我俩的仅有的独处时间,一定要好好珍惜。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真的是连加班都能一个人开心很久。

如今,回想起来,那时的自己是真傻。

人事部的何姐,见我突然问假期,多少有些吃惊。

却还是认真地帮我查询了一下。

叶特助,您这些年大大小小的假期加起来,应该不少。

我知道有很多,但没想到加起来足足有两个月。

在离职之前,至少得把假休完吧,毕竟,这是带薪休假。

虽然我不缺钱,但没傻到要和钱过意不去。

两个月的假期,确实是有点长了。

我怕傅砚辞不同意,于是来了一个先斩后奏。

反正我也不想继续干下去了。

他若是事后要炒了我,我也不在意。

于是,订好机票,然后收拾好行李,就去了机场。

在上飞机之前,给傅砚辞发了一条消息。

借口家里出了点事情,说想要把之前攒的两个月假给休了。

我以为他会不同意,会叫我回去。

可我直至下了飞机,也没有收到他的任何消息,也没有未接电话。 7. 我回到家后,我的家人又惊又喜。

惊的是,我竟然破天荒地回家了,喜的是,我终于回家了。

我爸虽然嘴上嫌弃地说:「你还知道回来」

但当我抱住他,喊他爸的时候,他却红了眼眶。

我哥接过我手中的行李,帮我提上了二楼。

虽然我回到家后就一直在笑。

可我回来得确实是有些突然了。

毕竟,我连年都不愿在家过。

如今不是节假日,也不是过年的,我却突然回家了。

「在外面受委屈了?」

我哥还是我哥,真的什么都瞒不过他。

本来就觉得委屈的我,在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突然就哽咽了。

却还是嘴硬的不愿承认。

「你妹妹我这么优秀,又长得这么漂亮,谁舍得让我受委屈。」

「这次回来,还回去吗?」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即便我不承认,他也会想着法地从我嘴里套话。

「不了吧,我打算回来帮你和爸爸」

「真的放下了?」

「嗯」

一连过了好几天。

我陆陆续续收到了办公室同事的关心,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甚至连女主芷尧都来关心我,问我家里出了什么事,严不严重。

却唯独不见傅砚辞的消息,甚至连个电话也没有。

却也让我彻底地明白了。

他是真的不需要我。

而我竟然天真地想用离开来让他意识到我的重要性。

呵,对于他来说,我应该是可有可无地存在吧。

有了这样的认知。

也更加坚定了我休假结束后离职的决心。

喜欢一个总是对自己若即若离的人,真的太累了。

恶毒女配断然是不能做的。

眼下能做的就只剩成全。

前所未有的无力感,感觉整个人都被掏空了。 8. 好闺蜜语初得知我回家后,她惊讶得不得了。

「叶挽,你怎么回江城了?」

「怎么,我还不能回家吗。」

我知道她什么意思。

她是我闺蜜,自然也知晓我爱傅砚辞爱得死心塌地,连过年都得陪着他。

如今这不年不节的,却回了家,能不稀奇吗?

「你知道的,我不是这个意思」

「嗯,就是突然想家了」

我企图蒙混过关,她却像突然知道了什么

「是不是那个姓傅的欺负你了?」

我身边的人,怎么都这么聪明,我不过是回趟家,这些人就能发现端倪。

为了不让她误会,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和她解释了一下。

「没有,就是追了他这么多年,却还是没把他搞定。」

「为他付出了这么多,却还是没把他感动。」

「我累了,不想继续下去了。」

见我一副看开了的样子,她比谁都高兴

「我早就觉得那个傅渣男配不上你,之前我不敢说,如今你看开了,真的是太好了」

她知道我不打算回去了,现在是带薪休假。

于是,她邀请我和她一起去巴黎看时装秀。

这几天我爸和我哥也一个劲地让我先找朋友一起玩玩。

散散心,让我别急着去公司。

于是,当语初邀请我和她一起的时候。

我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是该给自己放个长假了。

况且,我还没有辞职。

语初带着我准备坐他们家的私人飞机过去。

在机舱门准备关闭的时候。

语初的小叔叔江律枫还有他的秘书匆匆走了进来。

语初一看到江律枫,似想到了什么。

眼睛突然一下就亮了,还别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

「小叔叔,你们这是要和我们一起去巴黎看展吗?来来来,你坐我前面」

那叫的一个殷勤,真是没眼看。

不过也怪不得语初对江律枫殷勤,谁让江律枫掌控着语初的经济命脉。

说起来,江律枫其实并没有比我们大几岁,甚至还和我哥同龄。

我们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不是。」

「江总。」

他听到我这样称呼他,略微顿了一下,却还是笑着和我打了招呼

「小挽,好久不见。」

他没有称呼我为叶小姐,而是亲昵地喊我小挽,反倒让我有几分尴尬。

「好久不见。」

其实,叫完我就后悔了。

我不应该这样喊他的,太过生分了,似在故意和他拉开距离。

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在,打过招呼后,他便坐在了语初前面,然后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接着江律枫的秘书江也分别和我们打了招呼。

看语初眼巴巴地看着他,他心领神会

「我们赶去巴黎谈个合作。」

「江总的私人飞机出了点状况,听说你们去巴黎看展,就来蹭个飞机」

然后,他在江律枫旁边落了座,也开始工作起来。 9. 我担心语初的嘴没一个把门的。

把我年少时对江律枫的喜欢给捅出来。

于是,我赶紧戴上眼罩,假装睡觉。

虽然戴上了眼罩,可我却丝毫没有睡意。

回忆倒退,过往的一幕幕犹如潮水般席卷而来,呈现在眼前。

初中的时候,我也如同那些情窦初开的女生一样,偷偷暗恋过那个闪闪发光的江律枫。

那时候的他,是一个帅气,阳光,开朗的大男孩。

他温柔,细致,又很会照顾人,真的很难让女生不喜欢。

而我就是其中一个。

可那时候的我,远没有后来追傅砚辞那样勇敢。

哪怕很喜欢很喜欢,也只敢一个人偷偷藏在心里。

他真的太优秀了,从小就是别人眼中的孩子。

而我又那样的平凡。

平凡到如果我不是叶家的小姐。

不是和他一起长大,他可能都不会认识我。

那样一个闪闪发光的人,怎么可能会喜欢这样平庸的我。

于是,我瞒着所有人,小心翼翼地喜欢着他,一步一步努力追赶着他的步伐。

我想等到我能和他一起并肩同行的时候。

再把心里的这份喜欢告诉他。

可当我努力考上和他一样的重点高中时,他却突然出国留学了。

所有支撑我努力前行的信念。

在得知他出国留学后轰然倒塌。

为此,我浑浑噩噩地度过了一整个暑假。

后来,我偷偷喜欢过江律枫这件事情被语初知道了。

她比我还要激动,甚至还为我惋惜了很久。

说我真傻,都 3202 年了,竟然搞暗恋。

她说要是我明恋的话,说不定早就把江律枫给拿下了。

毕竟我近水楼台,而且我还有她这么一个大助力。

可我偏偏搞暗恋。

被语初发现的时候,我已经没有那么喜欢江律枫了。

暗恋这件事,在时间的冲刷之下,也逐渐被新的人,新的事情所覆盖。 10. 好巧不巧,下飞机后,我们竟然碰到了傅砚辞还有芷尧一行人。   除傅砚辞外,他们一行人在这里见到我,脸上都写满了惊讶。

他们礼貌地和我打招呼。

我也硬着头皮和他们打了招呼。

芷尧见到我,从人群中的一侧,慢慢移步到了傅砚辞身边,毫不客气地拆穿我。

「叶特助不是说家里有事,怎么?」

说到这,她后知后觉自己好像说错了,没有继续说下去。

不得不说,这白莲花的道行可以啊。

我还没开口,语初就帮我怼了回去

「我们家小挽为傅总辛辛苦苦工作了三年。」

「连假都没好好放过几次,就不能给自己好好放放假,让自己休息休息?」

芷尧一噎,无法反驳。

最后,还是傅砚辞出声为她解了围,护着的意思显而易见。

去酒店放好行李之后,语初就拉着我去逛街了。

说是逛街,倒不如说是给我买衣服。

用语初的话说,就是我这么漂亮的脸蛋。

好看的身材,整体穿着职业套装。

简直就是白瞎了。

如今终于想通了,脱离开苦海。

就得好好犒劳犒劳自己,让那些不懂得珍惜我的人后悔去吧。

我一直都知道自己长得不错。

却是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可以这样好看。

看着镜中的自己,活脱脱的就像变了一个人。

买好衣服,做好头发之后,我们就回了酒店。

等电梯的时候,又碰到了傅砚辞还有芷尧。

我没有错过芷尧在看到我时。

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艳。

可傅砚辞却没有,和我打过招呼后。

他的眼神便再也没落在我的身上。

明明我已经「脱胎换骨」,比以前更好看了。

可是,他却仍旧看不到我。

刚刚遇到时的窃喜,紧张,忐忑,在此刻烟消云散。

在电梯门即将关闭的时候。

我看到了不远处迎面走来的江律枫还有他的助理江也。

于是,我果断地按下开门键,脱口而出。

「律枫哥,江助理走快点」

他们俩闻言,倒是加快了脚步,很快便进了电梯。

「小叔叔,这么快又见面了,我们可真有缘分」

江律枫朝她笑了笑:「嗯。」

语初还笑嘻嘻地强调了一下。

「要不是小挽发现了你,我都没看到你。」

作为当事人的我。

特地被语初拎出来。

弄得我有些尴尬。

然后我耳边就响起了江律枫的声音。

「刚刚谢谢你,还有这样的发型和衣服都很衬你,很漂亮」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刚刚喊了他律枫哥。

我能感觉他到很开心。

我被江律枫直白地赞美弄得有些害羞,但心里却无比开心。

毕竟,没有哪个女生不喜欢听到来自异性的赞美。

「谢谢。」

语初听到她小叔叔对我的赞美,瞬间与有荣嫣

「是吧,我也觉得挽挽这样好看多了。」

说完还朝我眨眨眼。

仿佛在说:「我眼光不错吧。」

期间,我还不死心地偷看了傅砚辞一眼。

他的眼神却没有一次落到我身上。

我和他相处了整整三年,可他却似乎看不出我的变化。

我也说不上来自己还在期待着什么。

明明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却还是忍不住对他抱有期望。

我以为我悄咪咪的隐藏得很好。

殊不知我的一举一动,全都落在了江律枫眼里。

我收回目光之后。

江律枫挪了挪身子,彻底隔绝了我和傅砚辞。 11. 巴黎时装秀这天。

我穿的是一件黑色丝绒抹胸礼服,冷艳又高贵。

关键是特别称我。

票是语初从江律枫手里拿到的。

所以,我们坐在了视线很开阔的位置。

只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傅砚辞会带着芷尧来。

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长裙礼服,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谁送的,一看就知道。

似在给芷尧找回那天被语初怼的面子。

不得不承认的是。

傅砚辞的眼光真的很好,那件衣服很衬芷尧。

她穿上,就像一个落入凡尘的仙子。

让本就气质不错的她,更加的惹人喜爱。

「发什么呆呢?」

江律枫的声音让我回了神。

「看到他,我也很惊讶,你怎么来了?」

「小叔叔,江也不是说你们是过来谈生意的吗?」

语初见到江律枫也很惊讶。

「嗯,提前把合同签了,就过来看看」

说完,顺势就坐在了我身边的位置。

语初和江律枫讲话的时候。

无意间看到了正往这边看的傅砚辞。

还有那天跟在他旁边的女人。

这落在语初眼里,明摆着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好巧不巧,她发现她小叔叔的领带歪了。

真是连老天爷都站在她这边。

「小叔叔,你领带怎么歪了?」

还没等江律枫回答,语初紧接着又说了一句

「小挽,你帮小叔叔弄一下呗。」

说完还冲我笑着眨眨眼。

这小妮子什么意思,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那就麻烦小挽了。」

「律枫哥,客气了。」

可能是我心里有鬼。

所以,在帮江律枫弄正领带的时候,我莫名其妙地觉得脸有些热。

快要弄好的时候。

我看到他喉结动了动。

竟觉得有些性感是怎么回事。

「好了吗?」

江律枫开口,把我的思绪给捞了回来。

「嗯,好了。」

我尴尬地笑了笑,试图来掩饰自己。

不经意间地一瞥。

看到傅砚辞正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芷尧身上。

傅砚辞的心思竟如此细腻。

果然,恋爱中的男人,就是不一样。

明明说好要放弃的,却在心里一次又一次给他机会。

心想着,如果他能抓住。

哪怕一次,我也愿意原谅他,并且为了他和女主争上一争。

可是,无论我给了他多少次机会。

他都无动于衷。

他的冷漠,无所谓的态度,让我觉得我的喜欢好廉价。

既然他不懂得珍惜,总该会有珍惜的人吧。

傅砚辞,这一次,你是真的要失去我了。 12. 在假期结束的时候,我又回到了丰城。

这次回去,单纯是办离职手续的。

可能我这个女配,注定和男主没有缘分。

我想要离职。

可是,傅砚辞又去出差了。

而且还是带着女主芷尧去的。

于是,我把之前打好的辞职信放到了傅砚辞的办公桌上。

然后找人事办理了离职手续。

回家之后,我就正式去自家公司上班了。

我还是干着原先的老本行。

继续当着我的总裁特助,只是总裁换了个人,我哥。

我以为我多少会有点不习惯。

没想到却是非常适应。

每天忙忙碌碌的,根本就没时间去想什么傅砚辞。

过了一段时间,当我真正融入这里。

和这里的同事打成一片时。

我哥找到了我。

「挽挽,其实你不用这样辛苦的?」

嗯?What?

他见我一脸蒙,心里对傅砚辞的不满也就多了几分。

他这简直就是在压榨他的妹妹,哪有什么总裁特助啥都干的。

「你不觉得你这样上班很累吗?」

「不累啊。」

这有什么累的,之前比这更累的都干过。

这简直就不值得一提好不好。

但我哥听到我脱口而出这三个字,我明显感觉到他不开心了。

「你才来这多久,你每天都最后一个离开,比我这个总裁还忙,你还不累」

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是我太勤快了,影响了我哥的总裁形象?

「那我下次早点下班。」

不让我在公司忙,那我拿回家里做好了。

我哥以为我懂了。

露出一脸慈父般的微笑。

我:嗯…… 后来我哥在家里看到我深夜还在工作,那叫一个气啊。

「让你不要那么辛苦,你倒好把工作都搬回了家。」

「不在公司忙了,改在家忙了」

我弱小,无助,一时之间竟不知道他生气的点在哪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我哥见我这边小心翼翼,瞬间满眼心疼

「挽挽,你是叶家大小姐,即便你是真的做错了,也没有关系。」

「有哥在,更何况你什么都没有做错。」

「挽挽,你不必活得这般小心翼翼的」

是啊,我是叶家大小姐。

我那么高傲的一个人。

怎么就活得这般小心翼翼了呢。

好像,自从我喜欢上傅砚辞。

开始追他,我的傲气就被他给一点一点地磨灭了。

为了讨好他。

我竟然把从前的自己都给弄丢了。

我曾经是多么高傲的一个人啊。

我家世好,漂亮,成绩又好。

是老师的骄傲,是同学们的榜样。

也是他们羡慕的对象。

可我如今,竟活得如此小心翼翼。

出了问题,只会从自己身上找答案。

接着,我哥又耐心地和我解释起来

「我之前说你不用这样辛苦,不是让你不要在公司加班,把工作带回家做。」

「我是觉得你只是一个总裁特助。」

「可是你却包揽了市场部,策划部,销售部,运营部的所有大事。」

「公司花钱请他们,他们就要担起属于自己的责任。」

「哪怕他们做得并不好,那也是他们的事情。」

「方案要修改,策划要修改,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这不是你的责任,不应该你来帮他们承担。」

「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他们才能得到真正的成长。」

「挽挽,干嘛让自己活得那么累呢?」

是啊,干嘛呢?

好像又是因为傅砚辞。

我不想看他皱眉,看他生气,看他加班到深夜,看他疲惫不堪的样子。

于是,什么都不懂的我。

开始加班加点熬夜学习,只为帮他分担一些工作,不让他那么辛苦。

后来,我学有所成,终于可以为他分担一些了。

为此暗自高兴了很久。

他终于可以不用那么辛苦了。

我以为他会感谢我,可是却没有。

他开始并购别的公司,反倒比以前更忙了。

而我渐渐地,也好像习惯了忙碌。

如今,被我哥点破。

我突然就觉得那些年的付出。

真的很不值得,为自己觉得不值。

公司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都觉得我能干,优秀。

却从未有人心疼过我,问我这样累不累。

即便是傅砚辞,也没有。

他好像甚至连一句「你辛苦了」都没对我说过。

「哥,你真好。」

「我以后不会了。」

以后,再不会为了谁而委屈自己了。 13. 每一次去找语初,都能碰到江律枫。

一来二去,也就熟稔起来,毕竟从小一起长大嘛。

后来,我哥为了让我不大包大揽。

直接把和江家合作的项目交给了我,让我负责。

我没想到,负责这个项目的人会是江律枫。

通过这次合作,我也感觉到了江律枫对我的喜欢。

年少的好感再次被勾起。

可我却像受惊的小鹿,不敢向前迈。

好在江律枫并没有因此而气馁。

一次又一次主动地走向我。

于是,我决定顺其自然。

我开始接受他的邀约。

和他一起吃饭,看电影。

不得不承认的是,和他在一起真的很开心。

只要看到他,就会不自觉地扬起嘴角。

这是我和他在一起之前,从未有过的感受。

真的是太奇妙了。

以至于,后来他向我求婚,我都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那天,我以为只是一次寻常的约会。

没想到竟是他策划了许久的求婚。

他是在海边和我求婚的。

只因为我和他在海边玩碰到有人求婚时随口说了一句好浪漫啊。

他为我准备了我喜欢的鲜花,我想要的惊喜。

在朋友和亲人的期许下。

我满脸幸福地答应了他的求婚。

虽然他如愿以偿地成了我的未婚夫,但是,我们却没有同居。

原因是我爸不同意。

我爸还要求在没有结婚之前,他不能「欺负」我。

起初,我是不知道这事的。

是后来,我俩都情动的时候

当我想要负距离和他交流的时候,他竟然停了下来。

要不是他每天都粘着我,我都以为他变心了。

在得知我怀疑他是不是不行的时候,他直接把我按在了床上。

抓住我的手,直接握了上去。

我羞得只想逃,他却拽着我,不让我逃。

哑着嗓子问我

「我到底行不行,嗯?」

我都羞死了,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把自己埋了。

见我羞愤不已,他也没逼我。

放开了我,自己跑去了浴室。

后来,从他口中得知。

原来,他答应过我父亲,在结婚之前不会碰我。

原谅我不厚道地笑了,然后一脸正经和他说。

「可你不是早就欺负过我了?」 14. 我说完,他就怔住了,似有些紧张。

「你,你都知道了?」

「你还想瞒着我?」

「不是,你听我解释。」

「是你那天把我睡了之后,竟然喊着傅砚辞的名字。」

「你知道当时我听到你喊他的名字有多崩溃吗?」

「我害怕你醒来看到我会后悔。」

「于是,我抱着你洗好澡,穿好衣服就离开了。」

「而且,事后,也不见你过问那晚的事情。」

「我以为你不想别人知道。」

说完还一脸委屈地看着我。

我本想先发制人,没想到我才是那个大渣女。

确实,这是我后来从语初嘴里得知那晚送我回去的是江律枫。

那为什么最后躺在我床上的人变成了傅砚辞?

后来我才知道。

那天江律枫走后,傅砚辞进来了。

他知道了我家的密码,只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呐?

不管了,反正我没和他发生关系就好。

真庆幸,我的第一次是给了我现在爱的人。

我想要补偿,可江律枫死活不肯。

说什么做人不能言而无信。

我倒是无所谓,可他却不得不再一次走进浴室。

看着这样「可爱」的江律枫。

我竟然有些期待起婚后的生活了。

某天,当江律枫对着我再一次情难自禁的时候。

委屈地抱着我,喑哑着嗓音。

可怜兮兮地对我说:「挽挽,我们结婚吧,我怕再忍下去我就废了。」

我让他不要那么死板。

他不说,我不说,谁又知道呢?

可他却不愿意。

活脱脱像一个良家妇女。

而我则更像是霸王硬上弓。

为了我自己的性福。

我们决定将婚礼提上日程。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

在婚礼开始前,傅砚辞竟和江律枫打了起来。

闻言,我担心不已,生怕江律枫受伤。

我急匆匆地赶了过去。

见到江律枫没事才放心下来。

「有没有哪里受伤?」

原本有些紧张的江律枫,听我开口就是关心他。

他悬着的一颗心算是有了着落。

「没有,你看,都好好的。」

说完,还给我转了一个圈。

我没问傅砚辞为什么会和他打起来。

总归是旧人,过去的就让他过去。

而我也应该朝前看,不是吗?   15.傅砚辞番外一

我其实在小学的时候。

就认识叶挽了。

那个明艳,高傲,自信又张扬的女生。

那时候的我,是一个小胖子。

因为胖经常被班里其他同学嘲笑。

他们甚至还会欺负我。

有一次,当我被他们再次欺负的时候。

是叶挽帮了我。

她将他们赶跑了,还说我是她的人。

以后谁再欺负我,就是和她作对。

打那以后,他们虽然还是会嘲笑我,但是却不敢再对我动手。

她的出现,就像一束光,照亮了我的世界。

遗憾的是,我后来转学了。

我甚至都没来得及和她告别。

后来,我努力地考上了市里的重高中。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

在这里我再一次遇到了叶挽。

我本想告诉她。

我学会了勇敢,我也已经可以自己保护自己了。

可是,她好像不记得我了。

而且,我发现她的目光总会被一个男生吸引,那个人叫江律枫。

是她好闺蜜语初的小叔叔。

按道理,她应该跟着语初一起喊江律枫小叔叔的。

可是叶挽却甜甜的喊他律枫哥哥。

她看他的眼神,就像我看她的眼神一样。

我知道,叶挽喜欢江律枫。

是啊,哪个女生会不喜欢江律枫呢?

他家世好,长得又好看。

是学校里很多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也只有像他那样的人。

才配得上叶挽吧。

于是,我把这份喜欢藏在了心底。

我开始更加努力学习。

我也想像江律枫一样成为别人眼里的光。

后来,我得偿所愿,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被报送了。

而我不知道的是,在我格保送那年。

江律枫被他爷爷送出了国。

我以为他们俩是迟早要在一起的。

因为我看出来了,那个叫江律枫的男生也喜欢叶挽。

所以,当我被校长邀请回去给即将面临高考的考生加油打气时。

我毫不犹豫地就婉拒了。

我想叶挽也应该得偿所愿和江律枫在一起了吧。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在海外留学的华人老乡聚会上,我再次遇到了叶挽。

在交流中,得知她此刻单身时,我更是震惊不已。

当然了,除了惊讶,更多的是高兴,她还是单身。

回到住的地方之后。

我就开始联系以前的老同学。

旁敲侧击地问他江律枫在高中的时候有没有交过女朋友。

江律枫真的太优秀了。

以至于即便是过去了这么多年,提及他,仍旧记得。

「你说的就是那个学神江律枫?」

「嗯。」

「学神怎么会早恋,你是在说笑吗,而且人家在高三就出国了。」

出国了?

江律枫竟然出国了。

难怪叶挽现在还是单身,原来他们真的没有在一起。

在我暗自高兴的时候。

我又觉得自己很卑鄙。

当时的叶挽,一定很难过吧。

可我却没能陪在她的身边。

那次聚会,为了能加上叶挽,我几乎加了聚会上的所有华人。

通过聊天才知道。

原来他和我主修的是同一个专业。

因为专业相同,我们之间的沟通越来越频繁。

慢慢地,我感觉到她也喜欢上我了。

我本应该主动和她表白的。

可我却退缩了。

我害怕这样美好的我们。

会因为在一起之后就发现变化。

就像我的爸爸妈妈一样。

听奶奶说,他们曾经是很恩爱的。

可是,结婚之后。

一切都变了,他们整天吵架。

我见过我爸我妈吵架的样子。

太恐怕了。

我害怕将来我和叶挽也会变成这样。

于是,我明知道叶挽喜欢我。

不拒绝也不主动,想和她一直这样下去。

直至那天在酒吧我看到江律枫搂着叶挽和她一起有说有笑地上了车。

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席卷而来。

我瞬间慌了。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我神经紧绷,一路跟着江律枫的车,来到了叶挽居住的地方。

在电梯门口。

我眼睁睁地看着叶挽主动吻上了江律枫。

然后把他推进了门。

因为当我想上前阻止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立场。

我是叶挽的谁呀?

她和谁在一起,关我什么事。

我突然就很恨自己,恨自己的懦弱。

这三年来,我明明有很多次可以和她在一起的机会。

可是,我却硬是不敢迈出那一步。

为什么人非要等失去之后,才能学会珍惜呢?

我懊恼地回到车里,却没有离开。

打开手机,就看到了陆今安半个小时之前发来的消息。

「傅哥,这个小姐姐喝醉了,被一个男生接走了,她应该不是叶特助吧?」

底下是一张江律枫搂着叶挽的一个小视频。

我立马从车里出来,径直上了电梯,来到叶挽的门前。

抬起准备敲门的手,却迟迟不敢落下去。

我该以什么样的身份敲门,若是叶挽没有真的醉呢?

她看到我这样又当又立的,是不是会看不起我。

最终,我再一次懦弱地回到了车里。

我从车上翻到一盒之前剩的烟。

从里面抽出一根,熟练地点燃。

在我不知道抽了多少根之后。

我看到江律枫下来开车走了。

于是,我再一次下车。

我知道叶挽不喜欢烟味,所以我把外套脱了。

还在外面走了走。

直至身上的烟味散去,才上了楼。

我曾经听到叶挽和家政阿姨打电话时说过她家的门锁密码。

那时我就悄悄地记下了。

没想到,如今还真的用上了。

我进去之后,发现叶挽睡得正香。

我甚至都没有犹豫,直接就在她的身旁躺下了。

其实,我是打算在天亮前离开的,可我竟然睡死了。

我是被叶挽弄醒的,她想要拿开我的手。

同时,我也在心里确定了一件事。

那就是昨晚她真的喝醉了。

我无耻地想着,既然被发现了,没走成,那就再多睡一会儿吧。

心心念念的软香在怀,怎么会不心动呢?

可她一直我怀里动来动去,我真害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

于是,我让她感受到了我对她的渴望。

我能感觉到和她摊牌之后。

她身体的僵硬,瞬间一动不动躺在我的怀里。

她的反应,让我很是失望。

可能是真的太累了,于是,没多久,我就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叶挽还躺在我的怀里睡得香甜。

我盯着她看了很久,直至她再次醒来。

她实在是太冷静了。

冷静到我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喜欢过我。

于是,我对昨晚的事情只字不提,故意问她。

「醒了,饿了?」

虽然那晚我们什么都没发生。

但她不当回事的样子,真的让我很生气。

我知道叶挽新招进来的女秘书芷尧其实并不是真心喜欢我。

她只是想借我上位。

而我也想利用她来试探叶挽。

都是互相利用,谁也不欠谁。

可越是试探,我就越发现叶挽她好像根本就不喜欢我。

在巴黎机场的时候。

我看到她和江律枫有说有笑。

看到我时,笑意瞬间收敛,礼貌而又客气地和我们打了招呼。

芷尧质问叶挽。

我没有制止,是因为我也想知道。

她突然把假一次性休完是不是因为江律枫。

在电梯里遇到她的时候。

我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变化。

可我却不知道她这样突然间的改变,是不是因为江律枫。

在我努力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

她的一声律枫哥哥,让我思绪回归。

我听到他们熟稔的聊天,也听到江律枫对她的赞美。

无人知晓,那刻我的心里五味杂陈。

果然,吃着没有立场的醋,是最酸的。

我知道她这次来是看时装秀的。

于是,我加班加点地把工作都处理了,只为能再次见到她。

可我又不想她知道我去时装秀是为了看她。

于是我把芷尧也带上了。

那天的她真的很美。

我一直都知道她很漂亮,却从未想过竟然能这样的美丽动人。

后来,我出差回到公司后。

在办公桌上看到了她的辞职信。

我不敢置信,她竟然会离职。

她不是很喜欢我吗?

怎么突然之间就不喜欢了呢?

我捉摸不透,也不愿相信。

甚至还天真地以为,她只是在和我闹别扭。

等到她气消了,就会回来。

而她若是回来了,我就立马和她表白。

可我等来的却是她结婚的消息。

我无比后悔,在她结婚那天,我想要和她解释。

我想告诉她。我也喜欢她,从小就喜欢她,一直都喜欢她。

可是,我还没见到她,就被江律枫拦住了。

我实在是太讨厌江律枫了,若不是他,叶挽怎么会离开我。

于是,我和他打了一架。

可能是我们打架的动静太大了,叶挽的哥哥也赶了过来。

他制止住了我们。

把我拉到一边,对我说

「我妹妹死心塌地喜欢了你整整三年,整整三年。」

「在那三年间,你有无数个可以和她在一起的机会,可你却没有。」

「她是叶家大小姐。」

「本该无忧无虑的,可她却为了你吃了多少苦。」

「甚至为了你活得都不像她自己了。」

「她为你改变,付出了那么多,可你却不懂得珍惜。」

「如今,她终于脱离了你这个苦海。」

「好不容易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你还要来破坏吗?」

「挽挽到底哪对不起你了,你竟然这般见不得她幸福?」

不是的,我想让她幸福的,我想要给他幸福。

可我看着叶沐泽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是啊,明明只要再往前走一步。

就可以和她在一起了。

可是我却没有。   16.芷尧番外二

我熬夜看小说。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穿书了。

而且还穿成了书里的女主。

我一个跑龙套的竟然成了书里的女主角。

我真是太开心了。

按照剧情,最后我会嫁给傅砚辞。

成为傅太太,只要想想就开心。

等我成了傅太太。

我就再也不用为钱发愁了。

于是,我按着书里写的剧情去了傅砚辞的公司面试。

没想到我还真面试上了。

当我准备按剧情走,当上傅太太时,女配突然就请假了。

不对呀,书里不是这样写的啊。

难道是因为我穿书,改变了剧情。

而且,我还发现男主傅砚辞喜欢的不是我,而是恶毒女配叶挽。

小说崩了,我也很崩溃。

如果这样的话,我岂不是要当一辈子的社畜。

我不想当一辈子的打工人,我也想过有钱人的生活。

于是,我打起了傅砚辞的主意。

我发现,傅砚辞并不像小说里写得那样完美。

傅砚辞放在我处的那个社会。

简直就是一个大渣男。

喜欢叶挽,却不拒绝也不主动,一直吊着她。

好在叶挽还算清醒,不像小说中写得那样恋爱脑。

她在傅砚辞身上耗了三年。

仍旧没结果之后,就果断地选择了离开。

而傅砚辞竟然还傻傻的想要利用我,让叶挽吃醋。

我本就想借傅砚辞上位。

于是,欣然地接受他的利用。

我借着和傅砚辞的关系,很快在公司站稳了脚跟。

甚至公司里还有人传闻我和他在一起了。

每当有人问我是不是和傅砚辞在一起的时候。

我都故意说着一些让他们误会的话。

让他们误以为,我和傅砚辞在一起了。

说实话,我还挺可怜傅砚辞的。

不知道他到底在别扭个什么劲,看得出来他也是喜欢叶挽的。

但是,他却迟迟不主动表白,还要一个劲地瞎试探。

最后试探来,试探去,反倒把叶挽给试探走了。

真是 no zuo no die 啊。

没有人会一直在傻傻地在原地等一个人,失望攒够了,也就离开了。

这样简单的道理,他一个总裁竟然不懂。

真是可笑。

叶挽结婚那天。

他失落地回来,喝了很多的酒。

最后把我当成了她,在床上狠狠地要了我。

虽然他嘴里喊着的是叶挽的名字。

但是我却没有拒绝。

毕竟,我等这一天也等了很久了。

醒来发现是我后。

他没有一丁点反应。

离开前说了一句会对我负责。

后来,他真的娶了我。

我知道,对于他来说,不是叶挽,那个人是谁都无所谓了。

我得偿所愿地当上了江太太。

过上了有钱人的生活。

虽然没有爱情。

但是至少不用再为钱发愁,奔波了不是吗?

一辈子和钱在一起,也不失为一件幸事。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