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嘿,我的日历男友

所属系列:所爱隔着山海经:非人类男友总黏我

嘿,我的日历男友

所爱隔着山海经:非人类男友总黏我

01

我是两个多月前认识宋通书的。

那天刚好是我转正的第一天,还刚好碰上我的生理期了。

我蔫蔫地躺在床上,挣扎着抓起手机看时间。

「我靠这么晚了?」我一下子支棱起来了。

救命,我可不想转正第一天就迟到。

嘶,好冷。我打了个寒战。

完了,明明在日历上写着这两天记得带暖宝宝,还是忘记了。

当我艰难地徒步到达公交站时,我的小腹突然绞痛起来。

我一下子没站稳,腿一软,朝一边歪去。

一只有力的手将我稳稳地扶住,一阵熟悉又好闻的味道顺势钻进我的鼻腔。

我愣了一下,抬头看向来人。

是一个身材修长、五官精致的男人。

就是说,有没有一种可能,他可以是我的心动男嘉宾?我色胆包天地想着。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将我扶了起来,还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个暖宝宝,自顾自地准备帮我贴上。

「等等等等,你要干什么?」我急急忙忙地挡住他的手。

他歪着脑袋,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拦住他:「帮你贴暖宝宝。」

我知道他的动作是要帮我贴暖宝宝,但是,你为什么要帮我贴暖宝宝啊?为什么你的动作可以那么自然?

我尬笑着解释:「呃,我知道,就是说,我们好像不熟。这样吧,要不然你给我,然后我自己来?」

他愣了一下,有些沮丧:「好吧。」随后,他把暖宝宝直接塞给了我。

看着出现得恰到好处的公交车,我像逃命一样钻进去。

看着愣在原地的男人,我赶紧催师傅开车。

我长长地唿了一口气。

救命啊,原本以为是心动男嘉宾,没想到是变态?

我看着怀里的暖宝宝,用两根手指头拎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放在一边。

虽然我很需要,但是变态送的还是算了吧。

02

我几乎是踩点到了公司,听着打卡的美妙声音,我松了口气。

我坐在工位上,抱起我放在桌上的日历,气恼地在今天的日期上面写下「变态」。

哪来的傻子?对着第一次见面的异性贴暖宝宝,怕不是什么变态吧?

白长了这么一张好看的脸。

别再让我遇见他了,长得再好看也没用。

除非……你给我解释清楚。我对着日历小声嘀咕。

对面的组长忍不住探头:「莫冉,干什么呢?不会在说部长坏话吧?」

我赶紧把日历摆好:「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我只是在骂今早遇见的变态而已。」

这是我的一个小习惯。

我喜欢把屁大点的事情都记录在日历上,还喜欢抱着日历说一堆有的没的。

我以前的日历上面都密密麻麻地写着各种小字,还被我细心收藏起来。

为此我妈老是说我专门收集垃圾,还扬言总有一天要把我的日历全扔了。

我为了保护我的日历们,毅然带着它们搬出来自己一个人住。

转正的第一天反而没有实习期间那么忙碌,我偷偷摸摸地摸了一整天的鱼。

期间我因为坐太久了屁股疼,去茶水间换个地方摸鱼。

我回来后发现部长站在我的工位前盯着我的桌面看,差点给我吓得原地飞升。

完蛋了,我的电脑还放着电视剧!!!

我吓得几步窜回工位,一脸尴尬地看着部长。

部长看着我,沉默了一会。

完了完了,要挨批了。我闭上眼睛。

「莫冉。」部长开口。

来吧我准备好了。我视死如归地想着。

「做得不错。」部长拍拍我的肩,「很久没有看到这么有干劲的年轻人了。」

啥?

有干劲的年轻人?是转正第一天跑去茶水间刷手机、电脑放的电视剧忘关的年轻人我吗?

「日历上贴满对自己的规划,即使没有工作,电脑桌面依然整洁。」部长赞许地看向我,「不错不错。」

我猛地回头。

电脑桌面没有电视剧了。

密密麻麻写着我的吐槽或者心事的日历摇身一变,变成写满工作规划的日历。

这这这。我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部长走后,我慢慢地坐了下来。

我的眼前一花。

电脑桌面又变成了没播完的电视剧,日历也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我呆呆地想,是我傻了,还是部长瞎了?

03

回到家后,我还是有些恍惚。

入职第一天什么情况?同时遇见两件奇怪的事情。

我下意识地随手打开电视。

「人类的生活方式非常复杂……」

我被电视节目吓了一跳。

我什么时候按到这个频道了,还在放着讲解人类生活的纪录片。

我赶紧调到平时看的频道。

第二天早上,我又在公交车站看见宋通书。

正当我想「我是打车呢还是打车呢」的时候,他直直地朝我走过来。

我去,他不会是认定我了吧?我惊恐地看着他走到我跟前。

我悄悄准备转身逃走时,他开口了。

「对不起。」

嗯?我僵住了。

他低着头,有些沮丧:「我昨天的行为是不是让你感到困扰和不舒服?我向你道歉。」

这样一来我反而不好意思说什么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嘛,更何况是主动道歉的人呢?

「第一次没经验,我以后会认真学习的。」他小声地解释。

我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你说什么?第一次啥?」

他好像反应了过来,赶紧说:「我是说,我第一次自己出门,可能会有些冒犯人,真的很不好意思。」

第一次自己出门?

我看了他一眼,突然有些同情。

我知道了。

是不是他之前有什么疾病,一直被家里人照顾得很好,所以没什么正常的社交经验?

那么之前的行为就能解释通了。

我在自己的脑海中帮他圆了回来。

「没事没事。」我大度地说。

我好像感觉到有圣母玛利亚的光芒萦绕在我头顶。

「那我们可以认识一下吗?」他眨眨眼睛,「我很早就想认识你了,我叫宋通书。」

「通书是日历的别称。」

很早就想认识我了?我们以前见过吗?

「噢噢可以,我是莫冉。」我看着宋通书期待的眼神,有些犹豫地伸出左手。

呃,是不是想要握手的意思?

宋通书愣了一下,顺势和我握了手。

这下总可以了吧?我看着他。

宋通书还是一脸期待地看着我。

我有些迷惑了。

为什么他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他希望我能 get 到什么?

「还有事吗?」

宋通书失落地摇摇头,又好像松了口气。

公交车又一次抓准时机出现,我也赶紧抓紧时间退场。

话说回来,刚刚见到宋通书的时候,我又闻到那种熟悉的气味了。

什么味道呢?

晚上回到家,我顺手捞起床头柜上的日历。

我在今天的小格上面勉勉强强画了一个笑脸。

「看在你不太聪明的份上,我就勉强原谅你吧。」我小声嘀咕。

但是,宋通书为什么说很早就想和我认识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啊。我挠挠头。

回想起宋通书期待又失落的眼神,我迟疑地脑补出一场他暗恋我多年终于和我比肩的青春疼痛文学。

咦惹,不带这么自恋的。我被自己的奇葩脑洞恶心到了。

如果我以前完全没有和他接触过,那股熟悉的气味,还有迟来的熟悉感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04

隔天早上,我又在公交车站见到宋通书了。

我昨天还对着日历念叨「再见到你也不是不行」,今天还真的又见到他了。

我今天还因为收拾初中的玛丽苏小说耽误了时间呢。

说起来也不知道是之前收拾家里的时候碰到了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装着我的玛丽苏小说的箱子里被弄得乱七八糟的。

特别是我压箱底的《冷酷校草与他的校花同桌》《霸道王爷爱上我》《神秘总裁的娇妻带球跑了》,还被翻出来了。

思绪跑偏了。我晃晃脑袋。

咳,如果可以确定宋通书不是变态,那多一个和帅哥见面的机会也不亏啊。

我理直气壮地想。

「你今天感觉好点了吧?」宋通书认真地看着我,「我身上还带着暖宝宝。」

我愣了一下,很快联想到上次的暖宝宝事件:「没事了。」

我生理期一向只有头两天不舒服,他怎么知道我现在感觉好很多了?

难不成我今天的脸色红润有光泽?我摸摸脸蛋。

公交车很快来了,但是这一次,宋通书竟然是跟着我一起上来了。

「你也坐这个线路吗?」我看着直接坐在我身旁的宋通书。

「前两天看你脸色不好,没敢跟上来。」宋通书有点委屈,「我不想惹到你。」

我感觉头顶的圣母玛利亚光环被掐碎了。

「惹你生气是我最不想做的事情。」宋通书看着我。

我尴尬地道歉:「不好意思啊,我之前不清楚你的情况。」

宋通书摇摇头:「没事。」

气氛好像有些尴尬。我想。

要不然随便聊聊?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宋通书愣住了。

我看着他呆呆的样子,以为他觉得我的问题有些不礼貌,赶紧打圆场:「没事没事,不方便说也没事,就是随口问一下。」

越聊越尴尬,还不如闭嘴。我敲打自己。

「没有不方便的,我只是还没想好怎么编…不是,我的意思是,不知道怎么和你描述。」宋通书眼神乱飘。

我理解地点点头。

也是,他只是一个长这么大才独立出门的平平无奇笨蛋帅哥而已。

不能对笨蛋帅哥要求太苛刻。我想。

「呃,我的工作应该是铁饭碗…?是一份文职。」宋通书说完后,还点头表示肯定。

噢,所以宋通书身上才有好闻的墨香味吗?

「我也是文职,前面就是我的公司,我在那里工作。」说完我给他指了一下。

宋通书点点头,认真地说:「我记住了。」

然后他想到了什么,小声和我说:「今天要认真上班哦,不要摸鱼了。」

我准备下车的动作顿了一下。

他怎么知道我摸鱼的?

05

我原本是觉得,和宋通书当个在公交车途中当个搭话之友就挺好的。

虽然他长得是很好看没错,但我总觉得笨蛋帅哥是我无福消受的。

而且他还会不定时说骚话,让人脸红心跳的。

是不是心态年轻,看了一些玛丽苏小说?这么会说。

但是,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我实在对宋通书太好奇了。

宋通书是怎么知道我的这么多事情的?怎么这么了解我?怎么总是能恰到好处地帮到我?

先不说老早之前的暖宝宝和摸鱼事件,就拿这个星期的事情来说。

忙到没时间吃午饭时,拿着我最爱的便利店三明治「恰巧」出现在我的公司楼下。

写在日历上提醒自己,结果还是忘带伞的雨天,宋通书多准备的一把雨伞。

……

还有那次同学聚会。

我这周末有个大学同学聚会,孟州和林西都会来。

说起来都晦气。

孟州是我大学时期的班长,林西是孟州的小女朋友。

在刚开学的时候,孟州就对我特别热情,还以班长为由天天给我发微信。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合了他的胃口,反正我是对他不感兴趣。

林西那会还在读高中,不知道是从哪里听说我勾搭孟州,气得穿着高中校服、翘了晚自习过来找我对峙。

我当时被气笑了,二话不说甩给她一段视频。

这是一次班级团建时,孟州趁着喝上头跑过来和我胡言乱语,被我怼回去的视频。

我当时觉得能膈应孟州,就保存下来了。

没想到先用来膈应他的小女朋友了。

没想到还是高中生的林西用着不知道从哪里淘来的恋爱脑,张口就来:是我爱而不得,羞辱孟州。

我真是天大的冤枉,所有同班同学都看见了,难不成我还请他们当群演吗?

然后林西就记恨我到现在。

甚至还厚着脸皮加进我们班的班群,就是为了窥伺我和孟州的举动。

诡计多端的男人,不知道怎么哄骗拐来的小女朋友。

竟然让一个高中生小小年纪不好好念书,跑过来黏着男人当恋爱脑。

更可怕的是,直到现在,林西还全心全意地信任着孟州,坚持认为是我的问题。

这不,孟州提出同学聚会的时候,林西就出来阴阳怪气。

「好啊,我也想和哥哥姐姐们见个面。特别是莫冉姐,应该找到别的男生惦记了吧?」

「那肯定啦,毕竟没什么人会惦记孟州的。」我的室友帮我回击。

「那莫冉姐肯定有男朋友了吧?」

好家伙,这言下之意是我没有男朋友就代表还惦记孟州?

滚蛋吧,问题是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恶心自己的想法!

「气死我了,今天我要怎么样才比较解气。」我看着床头柜上日历圈出的日期,上面写着「手撕渣男」四个字。

手撕渣男?这个我喜欢。

不过这是我什么时候写上去的,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管了,我开始寻找目标服装。

我找了半天,结果在衣柜的角落发现了一套搭配好的衣服。

哪来的?我提前准备好了?

除了衣服,我是不是还忘了点什么?

算了算了没时间了。

我麻利地换上,化了个妆,来到了聚会的酒店。

06

打车到了酒店门口,我突然想起来我忘了点什么。

忘了找个「男朋友」。

我是清清白白的没错,但是找一个帅气「男朋友」好像更利于手撕渣男。

既然都到这里了,就凭着我的口才说烂渣男,让他的小女朋友醒悟吧。

我捏紧拳头,推开酒店门。

我怔住了。

宋通书怎么在这里?

还穿得这么好看。

宋通书好像感觉到什么,回过身,朝我弯起眉眼。

他怎么好像一点也不意外我会来这里。我嘟囔着走上前。

「莫冉,你今天打扮得真好看。」宋通书微微俯身,眨眨眼睛。

我看着被放大的精致五官,心跳有点加速。

「你也是。」我眼神乱瞟,「你怎么在这里?」

宋通书叹了口气:「没办法,我本来约了朋友吃饭,但是对方放我鸽子。」

这样啊,和什么朋友过来吃饭能穿得这么养眼。我打量着宋通书。

等等,这不就是绝佳的「男朋友」吗?我眼前一亮。

「那你接下来还有约吗?」我有些期待地看着他。

宋通书看着我,手抬了抬,又小心翼翼地放下去:「没有了。」

他歪着脑袋打量我一下,突然凑到我耳边:「你是不是有什么场合,需要让我充当工具人?」

光是不定时说骚话已经满足不了他了吗?

这家伙学习能力这么强吗?怎么一下子从语言上升到肢体了。

我有些恼羞成怒地捂住耳朵,哼着说道:「对,那你帮还是不帮?」

「当然帮,否则我穿成这样来这里能干什么?」宋通书眨眨眼睛。

朝我 wink?

可恶,我被狠狠撩到。

「那工具人的任务,就是当我一晚上的男朋友。」我扬起下巴,「现在拒绝已经来不及了。」

宋通书认真地点点头:「那就让它来不及吧,反正我的拒绝没想过它会来。」

再说骚话我就招架不住了啊。

我哼哼着警告他:「提前说好,有可能会占你便宜,到时候别说我骚扰你。」

宋通书替我将耳边的碎发勾到耳后:「如果我说求之不得,会被你当成骚扰吗?」

「莫冉姐?」

来得真是时候。

我迅速抱住宋通书的胳膊,然后转头看向来人。

是林西和孟州。

「好久不见。」我堆出假笑

孟州的眼神黏在我的身上,让我感到恶心。

宋通书揽住我的肩头,侧身帮我挡住他的视线。

林西眼前一亮:「这是你的男朋友吗?」

我点头,环住宋通书的腰。

「太好了,那我们快进去吧。」对比起旁边脸色阴沉的孟州,林西笑得很灿烂。

他们走在前面,我们走在后面。

我偷偷瞄了玻璃倒映出来的影子,我们两个的动作显得有些僵硬。

「我们看着不太熟的样子。」我沉默了。

「没办法,业务不熟练,第一次当工具人。」宋通书有点泄气,「我回去多学习学习。」

「这种东西还能学习?」我小声调侃。

「怎么不能?我还看了电视翻了书。」宋通书不服气。

07

「你们感情不错啊。」孟州突然开口。

看着他脸上难堪的表情,我故意抱紧宋通书:「要不然我还能和谁好?」

林西脸色有点不好,不认输地抱着孟州。

小妹妹别为了渣男和我在这里无意义地争来争去啊。我有点无语。

除了脸黑黑的孟州和时不时瞪我的林西,大家都吃喝得很愉快。

宋通书虽然在社交这方面还是有点木木的,但是却意外地不显突兀。

等到第一场结束后,大家都嚷嚷着歇会下一场。

我打算出去透口气,宋通书乖乖地主动提出帮我看包。

我看着蠢蠢欲动的孟州,心思一动,拿出手机放进大衣口袋。

呵,待会看我怎么手撕渣男。

我来到走廊,站在窗前。

看着步伐有些急切的孟州,我的手悄悄放进大衣口袋,摁下手机录音键。

「莫冉,你真的交男朋友了吗?」孟州盯着我。

「不然呢?我还得征求你同意吗?」我皱着眉头呛声。

用一种自己所有物的眼神看着我干什么?渣男!

「你知道的,我喜欢你。」孟州故作深情地看着我。

我上下打量他:「你没事吧?那你把为了你耽误高中学习的林西放哪里?」

孟州扶额,露出油腻的笑容:「你不懂,我只是当她是妹妹。」

我忍不住发火了:「林西翘了这么多节晚自习,就为了跑来我们学校和你打个啵,你告诉我这是妹妹?」

孟州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有些膈应,但是,我对她没有那种感情。」

「我岂止是膈应你?我还恶心你!不打算好好谈恋爱在这里耽误人家?我呸!」

「孟州!」

林西攥着拳头,红着眼眶。

我把刚刚的录音一键发送到班级群,然后熘了。

剩下的事情我就不管了,反正挑起矛盾就已经完成了手撕渣男的大部分工作。

孟州和林西吵得不可开交,大家都对聚会的下一场失去了兴趣。

「唿,爽。」我伸了个懒腰。

要不是我的日历上写着「手撕渣男」,我还想不到可以搞这么一出。

「今天你帮了大忙。」我拍拍宋通书。

宋通书笑得很轻松:「你也帮了我大忙,我还从来没有和这么多人进行社交,学到了好多东西。」

宋通书这么一说,我才发现,他仅剩的最后一点「傻气」也消失了。

「今天好冷啊。」我把双手插进大衣口袋,缩着脖子说。

为了穿好看点真遭罪。

宋通书往一旁走了两步,站在风口处:「这样有没有好一点?」

我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里面除了认真和关心,没有多余乱七八糟的东西。

明明长着一双漂亮得不行的桃花眼,可是我左看右看,都感觉宋通书和「海王」「花心」之类的词语绝缘。

我突然开口:「宋通书,我们加个微信吧。」

说完后,我感觉有点怪怪的。

怎么加微信被我说出了表白的气势。

宋通书眼睛亮亮地:「好啊。」

我悄悄戳开他的微信个人主页。

微信名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日历 emoji,微信头像也是一本日历。

我突然想起来当初他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过,通书是日历的别称,

所以是这个意思?

我很想点进他的朋友圈偷瞄,但是当事人之前站在我的旁边,我不太好意思。

回到家后,我马上洗漱好飞扑到床上,满心好奇地点进他的朋友圈。

08

他的第一条朋友圈是刚刚发的。

「贴贴。」

我的第一想法是:宋通书这家伙表里不一啊,私底下竟然用这么可爱的颜文字?

是脸部表情运用得还不够熟练吗?

第二个想法是:贴贴……是指和我吗?

我咬着手指,红着脸接着往下翻。

「那身衣服果然很合适,她真好看。」

「偷偷摸摸在网上学了 wink,应该没有脸抽抽吧?」

「今天她太忙了,热腾腾的早餐变成冷冰冰的午饭。心疼死了。」

「昨天她的新高跟鞋把脚后跟蹭破皮了,记得带点止血贴给她。希望她不疼,好想帮她吹吹,但是这样又会被当成变态吧?」

「今天会下雨,就知道她忘记带伞了。」

「今天她又没时间吃午饭了,偷偷『路过』帮她带个最喜欢的三明治好了。」

「又在摸鱼了,算了再偷偷帮一下她好了。」

……

我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

不是吧,宋通书朋友圈里的主角……全部都是我?!

这时间、这些事件,随便拎出来都能和我完美对应上。

怎么做到的?

难道宋通书在我身边安插了眼线?

我看看枕头,看看日历,看看被子衣服。

我真是傻了,这些东西怎么可能有意识,还在这里怀疑什么。

我把头埋进枕头,忍不住想:暧昧让人失去脑子。

我一直在脑子里进行着「我喜欢他吗?」「他真的有喜欢我的意思吗?」「要不要挑明?」等的交战,完全没心情再看宋通书的朋友圈了。

好烦。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明天再说吧。我有些自暴自弃地用被子蒙住头。

第二天宋通书神情正常,和之前无异。

要不是看到他的朋友圈,我还真被他的样子给骗了。

但是这样不就变成我自作多情了吗?我有些郁闷。

来到工位上,我忍不住捞起日历。

「你究竟喜不喜欢我?究竟为什么这么了解我?」我盯着日历,想从日历上看出答案。

「莫冉,盯着日历干啥呢?日历又不能成精,对着它说再多话也没用啊。」组长打着哈欠拍拍我。

我有些不服气地嘀咕:「那又怎么样?我就是喜欢和日历说话,就是喜欢我的日历。」

忙了一早上,我累瘫在工位上。

我抓起手机想点个外卖,但是手指不受控制地一拐,点开了微信。

还戳进了宋通书的朋友圈。

是我的手指不受控制,和我无关。我在心里为自己辩解。

「她和我告白了吗?她和我告白了!我不管,那句话就是告白的意思!」

我怔住了。

什么意思?

有人和宋通书告白了?宋通书还很高兴?

那之前的朋友圈?不是关于我?

怎么可能?每一件事情都和我有关啊。

我莫名有点委屈,把手机翻过来盖在桌面上。

不想看了。

海王,渣男。

有喜欢的人还对我这么好?

有喜欢的人还总是关心我?

有喜欢的人还……让我对他心动?

我收回我之前的话,那双桃花眼就是勾人的!

「莫冉快点吃饭休息,下午有新的工作。」组长过来拍拍我。

「好。」我回过神来。

远离男人!我咬牙切齿地趴在工位上。

09

我的怨气一直到第二天还在。

我干脆没有去公交车站,难得奢侈一把打车去。

我想了想,掏出手机,冷笑着戳开宋通书的朋友圈。

我又没错,凭什么难受的是我?

我还非要每天都看你的朋友圈,好让其他人看清你的真面目!

「昨天才说喜欢我,今天怎么就不来公交车站了?」

我迟疑了一下。

这说的是我吗?

两条新的朋友圈一下子冒了出来。

「昨天这么宝贝我,今天就不想见到我了吗?」

「我还以为经过上次的同学聚会,我们的关系突飞猛进了。」

这,这是我吧?

可是,我什么时候跟他告白过?

说谎都不打草稿。我轻哼道。

连我自己都没感觉到,心里的不高兴顿时烟消云散。

中午宋通书发了微信给我。

「吃午饭了吗?要不要一起?」

我点进宋通书的朋友圈。

「中午带她吃好吃的消消气。」

我们在一个我经常点外卖的餐厅见了面,这家店我念叨要堂食很久了。

所以,宋通书这么了解我,是因为喜欢我吗?

他很早就喜欢我了,所以才会知道我这么多事情?

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看见眼睛亮亮的宋通书,又不知道该问什么了。

之前是我迟钝了,宋通书的眼里除了关心,分明还有明目张胆的喜欢。

「你想吃什么?」他托着下巴。

我有些不自在:「你点吧,反正你肯定知道我喜欢吃什么。」最后一句话我说得很小声。

宋通书流利地点了菜,服务员把打印好的订单放在桌上。

我偷偷瞄了一眼。

哇哦,还真是我平时最喜欢吃和最常点的那几道。

趁着还没上菜的功夫,我清了清嗓子:「那啥,我之前看了你的朋友圈。」

「朋友圈?」宋通书思索了一番,「你都看到了?」

我不自在地点了点头。

「那你都知道了?」宋通书期待又担心地看着我。

「嗯,知道了。你喜欢我啊?」我含糊地问道。

宋通书诚实地点点头:「对啊,喜欢。」

完蛋,我好像招架不住笨蛋帅哥的直球告白。

宋通书直勾勾地看着我,好像在等着我说出什么别的话。

救命,现在就想听我的答案了吗?可是我还没有想好说什么。

「我,我还不知道怎么回答你。」我有些苦恼。

宋通书愣了一下,有点失落又好像松了口气,随后他摇摇头:「没事的,等你真正喜欢上我以后再说也不迟。」

真正喜欢上他?我怔住了。

难道他以为,我之前愿意和他相处,这是因为我可怜他?

开什么玩笑?我愿意和他相处、愿意和他聊天、愿意接收他对我的好,当然是因为……

因为我也喜欢他。

我好像松了一口气。

好吧,我承认,我喜欢宋通书。

从我看见他的第一条朋友圈,开始没来由地不高兴时我就该承认了。

我看着熟练布菜的宋通书,有些心虚。

但是我也必须承认,我对他的喜欢,比他对我的喜欢少。

我想等到我们的感情对等时,再说出「我也喜欢你」。

10

今天是今年的初雪。

我趴在玻璃看着窗外的雪花,忍不住在玻璃上哈气。

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手指比划的竟然是宋通书的名字。

最后一笔还没落下,我却看见了站在公司楼下的宋通书。

他穿着厚厚的风衣,双手插兜,仰着头。

他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一如既往地带着笑意,还多了令人心动的喜欢与宠溺。

我像被他的视线烫到了一样,马上把手缩进袖子里。

呜呜,以后真的不能管他叫笨蛋帅哥了。

他现在真的和笨蛋完全不搭边了。

不过宋通书怎么在工作时间过来找我?

虽然今天是周五,但还是得在工位上装装样子吧?

「莫冉,待会有人会过来送资料,麻烦你先下楼等一下,待会拿上来给我哦。」组长看见部长视察,马上关闭小说页面,对我吩咐。

这不巧了吗?

「收到!」我佯装认真地点头应和。

我捞起搭在椅背上的围巾和大衣,飞快地遛下楼。

「这么着急?难不成着急见情人吗?」组长嘀嘀咕咕。

我连手里的衣物都没来得及穿好,就窜到宋通书面前。

「你怎么过来了?」

宋通书马上解下他的围巾,抖开帮我披上。

唔,是好闻的墨香味。我舒服地眯起眼睛。

「冷吗?」宋通书细心地帮我围严实。

我摇摇头:「你怎么来了?」

宋通书弯起眉眼:「想见你,就过来了。」

我感觉我的耳后根变红了。

「万一见不到我呢?我是正好有事才下来的。」我低头揪着围巾上的毛线团。

宋通书有些为难:「你说得也有道理。」

我恨不得捂住自己的嘴巴。

干吗说这种话,如果以后见不到他了怎么办?

「但是,没关系的。」宋通书俯下身轻声说,「这只是眼睛见不到你而已,我在心里也一样可以见到你。」

我抬起头,感觉脸颊要烧着了。

宋通书眨眨眼睛:「我想摸摸你的脸,但是好像不行。没有确定关系之前,做这些是不是算骚扰啊?」

我顶着一张红透了的脸,脱口而出:「宋通书,我也是。」

宋通书愣住了。

「宋通书,我也喜欢你。」我坚定地说。

宋通书怔怔地看着我,好久才说:「那我们,现在可以是男女朋友了吗?」

我用力地点点头,张开双手:「男朋友,我想抱你。」

宋通书上前一大步,用他的大衣把我裹了起来。

他的下巴轻轻地抵在我的肩膀,瓮声瓮气地说:「好早就想这么做了,但是没有理由,也没有名分。」

我感觉我整个人都泡在那股超好闻的墨香味中,我忍不住抓住他的衣领,在他怀里蹭蹭。

我真的好喜欢啊。

宋通书身上的气味,还有宋通书。

11

「莫冉。」

我愣了一下,从宋通书的怀里抬起头。

是孟州。他怎么会来这里?

我瞧见他手里快被捏烂的资料,顿时明白了。

渣男真是够烂的,还要跑过来破坏气氛。

我无语,掏出手机给他拍了张照。

到时候资料拿回去,可不能说是我保管不当导致皱皱巴巴的。

我可不认这种无妄之罪。

孟州阴沉着脸走了过来。

我抱紧宋通书,扬起下巴:「资料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就行。」

孟州讥笑着说:「真有本事啊。破坏了我和林西,还有脸光明正大地谈恋爱。」

你没事吧?

我满脑子的问号。

真想给你捂上一嘴的溜溜梅。

我手撕渣男揭穿真相而已,还变成破坏你们的感情了?

「什么感情?」我微微一笑,「别忘了,是你说的你们两个之间没有那种感情。」

孟州不由分说地走上前:「如果你还心存愧疚,就和我在一起,赔我一段感情。」

我惊恐地看着他。

哪来的神经病?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每一个字我都知道,从这人的嘴里组合起来,我怎么就听不懂呢?

看着孟州步步逼近,宋通书突然开口。

「孟先生,有时间在这里对我女朋友胡说八道,还不如赶紧放下资料回去收拾东西。」宋通书温柔地替我拂去头上的雪花,「毕竟,今天是你被辞退的日子。」

我瞪大了眼睛。

宋通书怎么突然有一种「天凉王破」的既视感?他偷偷报了霸总进修班吗?

孟州变了脸:「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昨天才被夸了。」

宋通书一脸无辜:「可能是你被辞退的日子提前了吧。」

孟州的手机适宜地响了起来。

孟州听完后脸色大变,嚷嚷着「部长别辞退我」,扔下资料转身就走。

「真晦气。」我嘟囔着。

宋通书帮我捡起来,拍拍雪花递给我。

「你怎么知道他今天会被辞退?」我好奇地看着他。

宋通书歪着头:「我吓唬他的,看他那样子就不是好好工作的人。谁知道真猜中了。」

这么神?我狐疑地看着他。

不过这样孟州很长时间都

我的手机响了起来。糟糕,是组长催我了。

「我得赶紧上去了。」我手脚麻利地推开宋通书。

宋通书哼哼唧唧地不肯撒手:「刚到手的女朋友还没捂热就要跑了。」

「刚刚的霸气侧漏哪里去了。」我调侃。

「第一次实操比较生疏。」宋通书理直气壮地说。

我踮起脚,亲亲他的脸颊。

「这下捂热了吗?」我眨眨眼睛。

宋通书圈住我:「要不然,再捂捂?」

12

「冉冉?」

我抱着宋通书手臂的动作一僵。

老妈的声音?

她怎么会突然跑到我家附近?

我缓慢地转身,看见了一脸震惊的老妈和一脸八卦的小姨。

我尴尬地笑笑:「妈,姑妈,这是我的男朋友宋通书。」

带着她们回到我家后,我妈去盘问宋通书了,留下我应付小姨。

我不自在地把水杯推到姑妈面前:「小姨喝水。」

小姨打量了一下我的家,嗤笑着拿起水杯:「小冉,你收入不太好吗?」

啊?我愕然。

看我一副不明白的样子,小姨接着说:「听你妈说一个人出来住,我还以为你自己搞到大房子了,没想到就是这么一间小破屋。」

我一个人不住单人间,难不成住在能放五百平大床的别墅吗?

这和我收入好不好有什么关系?

我收入好不好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故作羞愧地说:「小姨说得对,凭着自己的收入,我只能住这样的屋子了。哪像表哥,凭着你们的收入住在你们的屋子里。」

小姨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怎么说话呢你?」

我无辜极了:「说实话而已,小姨别生气。」

小姨翻了个白眼:「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帮你表哥在你们公司找个工作吧。」

啥?

让我一个刚转正不久的小员工帮忙走后门塞人?

真是太看得起我了吧?我被乐呵到了。

这时老妈带着宋通书出来了,老妈皱着眉头说:「你别为难冉冉了,她才刚转正,哪来的后门?」

小姨放下水杯:「你能转正,我们家阿强一样可以,只是让你介绍一下而已。」

呵呵,先不说表哥这啃老族的能力怎么样,关键是,这又不是他能力的问题。

宋通书突然开口:「这位大婶。」

小姨怒目圆瞪:「说谁呢?」

「今天是周四,你是不是忘了些什么?」宋通书微笑。

周四?能忘了什么?

疯狂星期四?我看着宋通书。

小姨愣了一下,嗤笑道:「什么今天周四,今天周三。」

老妈奇怪地看着小姨:「玲妹你的时间观念怎么这么差?今天是周四啊。」

小姨愣了一下,掏出手机。

「怎么可能?今天怎么会是周四?」小姨慌张地查看手机日历,「周四是阿强去面试的日子,忘记叫他起床了。」

说完,小姨接到了表哥的电话,那边传来怒吼与骂声。

小姨着急得要命,不停自责,然后她慌慌张张地走了。

「何苦呢?自己养了一个巨婴。」我叹了口气。

老妈皱着眉头:「你小姨记日子一向不会出错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宋通书朝我眨眨眼睛,让我不要生气了。

「以后别搭理你小姨一家子了。」老妈摇头,「要不然是超市碰见,我也不想和她扯皮。」

我赶紧点点头。

13

不对劲。

晚上我躺在床上想。

虽然同学聚会、孟州的事情和小姨的事情都让我很爽,但是我感觉哪哪都不对劲。

我怎么最近好像开挂了一样。

我开始思索起来。

宋通书怎么知道孟州和小姨的时间安排?

还「好心」地提醒他们,让他们分别因为时间提前、记错时间而办砸事情。

哦对了,还有摸鱼的事情。

宋通书怎么知道我摸鱼的?连同组的同事和组长都不知道。

我想到了什么,点开了宋通书的朋友圈。

「又在摸鱼了,算了再偷偷帮一下她好了。」

又?再帮我?

我划拉着宋通书的朋友圈,想划到最下面几条。

因为宋通书一天能发十几条朋友圈,还每天都在更新,所以我从来没有看过他最下面的朋友圈。

「糟糕,部长来了,想个法子帮一下她。」

时间对应的是我刚转正那天。

我感到不可思议。

我的心里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我颤抖着手划到最后一条。

「第一次变成人,有点紧张。第一件事情当然要去找她啦,又忘记带暖宝宝了,明明都记在我身上了。」

我的手机跌落在床上,我却没心思搭理。

我想起来了。

我想起了宋通书身上那种熟悉又好闻的味道是什么了。

就是我的日历的味道!

我从小到大只买一个牌子的日历,所以我所有的日历都有这种味道。

只不过我从来没想过把这种味道和人联系起来。

呃,或许不能称为人?

如果是这样,那么一切都能解释通了。

刚开始不谙世事却飞快进步、身上熟悉又好闻的味道、暖宝宝三明治雨伞、明明刚认识却超级了解我、摸鱼却没被部长发现……

还有一些细节。

电视上放着人类生活有关的纪录片、被动过的玛丽苏小说、和我说过「通书」是日历的别称、想让我「真正」喜欢他……

我把视线落在床头柜的日历上。

我的男朋友宋通书,好像是我的日历。

还是一个掌握着和时间有关的超能力的日历。

14

我怀疑自己疯了。

说好的建国后不许成精呢?

我忍不住捂住脸。

这不是代表着,我的老底都被宋通书看光了?

我长长地唿气,有些咬牙切齿地说:「宋通书,你给我出来。」

床头柜上的日历没有变化。

难不成真是我疯了?

我决定来点狠的。

「不出来就分手。」

我眼前一花,宋通书老老实实地在我的床头柜上。

「宋通书?还是叫你日历精?」我双手抱臂。

宋通书心虚地低下头:「要不然,叫我男朋友?」

「谁家男朋友是日历精?」我看着他。

宋通书不服气地嘀咕:「就是你家的。」

我拿了张板凳,站在上面,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吧,把来龙去脉给我交代清楚。」

宋通书说,从他有意识起,就发现他是我的一本日历。

「大概是什么时候?」

「从你自己买第一本日历的时候开始。」

我沉默了。

那时候我才初中。

「你早恋我啊?」我狐疑地看着他。

宋通书认真地点点头。

他在我床头柜待了一年后,发现自己要被我换掉了。

他那时候特别伤心,以为再也见不到我了。

然后他发现,自己可以变换到别的日历上去,甚至还可以变成人。

就这样,他从我初中的时候开始,一直陪我到现在。

我有些愕然:「那年为什么突然变成人,还和我谈恋爱了。」

宋通书小声地解释:「还不是你的妈妈有一次打电话问你什么时候找男朋友,你说转正了就找。」

他说,他听到这句话,当场就傻了。

「我就想着,我怎么着也占点优势吧,就想着争取一下。」

然后,就发生了后面的事情。

「所以你的文职工作?」

「你的日历。」

「还是铁饭碗?」

「你每年必买日历。」

可以可以,还编得像模像样的。

「你的朋友圈?」

宋通书突然脸红。

「我的手机和微信,都是跟着我一起变出来的。我的朋友圈不是我主动发的,是

它自己每次把我在心里说的话都写上去。」

「而且我还删不了。」他有些委屈。

「删它干什么?不留着我怎么知道,你个日历精还有两副面孔?」我伸手掐掐他的脸。

宋通书眼睛亮亮的:「你不生我的气了?」

我把他拽到我的床上,压住他:「有什么好生气的?不管你是什么东西,都是我的男朋友。」

15

明天就是跨年了。

我缩在宋通书的怀里,懒洋洋地蹭了蹭:「明天我去置办年货,你在家里打扫卫生和准备年夜饭吧。」

宋通书捏捏我的手指头:「都听你的。」

我想了想,突然坐起身:「宋通书。」

宋通书有些疑惑。

「我妈好像很喜欢你。」

宋通书眼睛亮亮的:「真的吗?我们才交往不到两个月,会不会、会不会太快了?你爸妈会不会不放心。」

我摇摇头:「可是算起来我们相处十年了,还能有比你更让人放心的男朋友吗?」

宋通书没有犹豫,马上被我说服:「那我去。」

我兴奋地把宋通书扑倒在沙发上,狠狠亲了他几口。

第二天早上,我提着袋子出了门。

出门之前,宋通书还拉着我要亲亲。

「怎么会有你这么黏人的精怪。」我笑盈盈地抱怨了一句,用力地亲了他一口。

我挑挑拣拣了一上午,买了一大袋子年货回家。

到了楼下的时候,我还看见了收废品的老头。

「谁家清理了这么多东西?」我看着三轮车上的几个大麻袋,随口嘟囔。

推开家门,迎接我的不是男朋友,而是拿着鸡毛掸子打扫家具的老妈。

「妈,你怎么过来了?」我有些紧张。

老妈不会发现宋通书住在我家了吧?

看着老妈神色平常地哼着小曲儿,我松了口气。

「我不能来吗?」老妈横了我一眼。

我讨好地笑笑:「能。」

老妈一边打扫,一边念叨:「你看你那些破日历,要不是念着你谈恋爱可能没时间,我还不想大老远跑过来帮你收拾。」

我顿了一下,我转身迟疑地开口:「妈,你刚刚说什么?」

老妈抬起头:「我是说,我帮你清理掉那些破烂日历了。对了,你床头柜那本我也扔了,你刚刚出门没买到新的吗?」

我不敢相信我听到了什么,茫然地转头看向床头柜。

上面空荡荡的。

我怔怔地走到平时放日历的地方,那几个箱子里面空空如也。

「还找什么?说了帮你处理掉了。喏,还帮你挣了十几块钱,拿去买杯奶茶吧。」

看着面前出现的几张破烂钞票,我猛地抓过来,捏成一团狠狠扔到地上。

「谁让你扔的!」我通红着眼睛吼道。

老妈被吓在原地。

「我不明白,几本日历怎么就碍着你的眼睛了?我为了不烦着你还特意搬出来住了,你还追过来扔我的日历吗?」我的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掉。

老妈嘴硬地解释:「不是,那些东西又没什么用,收拾掉又怎么了?买新的不就好了?」

「有没有用不是你说了算!」我带着哭腔大声说,「每一本日历对我来说都珍贵无比,我就是喜欢,我就是不能少了他!」

「你知道你扔掉的是什么吗?」我崩溃地抓着头发,「你扔掉的,是我的回忆,是我的宋通书。」

老妈看着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知道你关心我,但是你能不能尊重我?」我泣不成声。

16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对,刚刚见到的收废品的老头。

那几个麻袋肯定是我的日历。

我几乎是跌跌撞撞地冲出门外下楼,连鞋子都没换,穿着拖鞋踩进雪地。

不见了。三轮车不见了。

肯定是开到废品站里面去了。

我胡乱地抹掉眼泪,手忙脚乱地拿出手机叫车。

今天没什么司机愿意出门接单,我在原地不停地将订单取消重下,还是迟迟不见有司机愿意接单。

好不容易加价到愿意有司机接单,我哭着钻进车里,吓得司机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情。

在雪地里站了将近一个小时,我的脚早就已经冻得麻木了。

但是我没有心情理会,到了废品站后,我着急地找到那个老头。

「日历?」老头摸摸脑袋,「我想想啊。」

迎着我充满希冀的目光,老头抱歉地笑笑:「不好意思啊小姑娘,四十分钟前,那些日历被一辆车子接走了,这会估计已经进了粉碎机。」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家的。

家里空荡荡的,老妈已经走了。

一接触到暖气,我的手脚逐渐恢复知觉,疼得我一下子清醒了起来。

我用肿成萝卜头的手翻找着家里的每一个角落。

找到了。

还有一本日历。

这本日历是我自己买的第一本日历,虽然是最破旧的一本,但是我最宝贝它。

幸好把它放在了别的地方。

我把它抱在怀里,想哭却哭不出来,想笑也笑不出来。

我累得坐在地上,倚着床脚,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窝在一个熟悉又温暖的怀里。

我怀疑自己在做梦。

我抬起头,看见宋通书心疼的眼神。

我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了出来。

「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宋通书脱下外衣,把我的脚裹了进去,接着捂着我的双手。

他也红着眼眶:「对不起,你是不是很疼啊?」

看着他眼里要溢出来的心疼和关心,我的眼泪更加止不住了。

我们对着对方哭了好久才停下来。

我打量着宋通书,抽噎着问:「你、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之前的宋通书都是整洁干净,可是现在的他衣服破旧不说,连那种好闻的味道都没了大半。

当然,我不可能嫌弃自己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男朋友。

宋通书委屈地说:「我只能把自己转移到跟你接触过的日历上面,这本日历我还找了好久呢。我转移后的日历长什么样子,我变成人后就只能是什么样子。」

我笑了出来,捧着他的脸:「放心吧,我不嫌弃你。」

宋通书嘟嘟囔囔:「你明天去买本好看的新日历,我就变回原来那个样子了。」

「你之前不是还能变装吗?像奇迹暖暖一样。」我抹掉宋通书脸上的灰尘。

宋通书委屈极了:「都是因为附在新日历上,旧日历会让我的超能力磨损大半,时间越长越明显。」

17

买了新日历后,我还是带着宋通书回了家。

老妈别扭地把我叫到以前的房间,跟我道了歉。

「我以为你只是想找个借口搬出去,没想到你是真的那么宝贝你的日历。」老妈叹了口气。

她侧身,后面是我的日历,被摞得整整齐齐的。

「你昨天跑出去后,我就赶紧打电话问了那个老头,后来又打电话给拉走日历的司机,好说好歹是买下来了。」

老妈小心翼翼地看着我:「妈再跟你道个歉,以后妈不会擅作主张了。」

我握住她的手:「谢谢妈。」

爸妈和宋通书聊得很投机,看来他没白看那些纪录片和玛丽苏小说。

吃完饭后,老妈让我带着宋通书去我房间里看看我以前的照片。

「还需要看吗?你早就把我看光了。」我掐着宋通书的脸。

宋通书趁机偷亲我一下:「胡说,我是正直日历。」

我指着那些日历:「你看,我妈又把你的前身们抢救回来了。」

宋通书顺着我的话:「谢谢咱妈。」

我笑着骂道:「没脸没皮。」

「对了,我爸问了你什么,你怎么应付他的?」

宋通书掰着手指头:「工资、开销、房贷这种问题。」

我有些好奇:「话说回来我还没问过你这些问题。你哪来的钱请我吃饭买东西?」

我狐疑地猜想:「你不会还有一种超能力吧?印刷纸钞?还是篡改支付宝微信余额?」

宋通书捏捏我的手指头:「胡说,我是正经人。」

「那你怎么赚钱?」我不依不饶,「我都不知道。」

「给别人写文章之类的。你别忘了,虽然我是日历,但我本质上也是纸制品。这方面我都很懂的。」宋通书眨眨眼。

我恍然大悟:「赚得多吗?」

宋通书无辜脸:「不知道,没注意过,只是给你花的时候会看一眼。」

我哼哼着扭过头:「油嘴滑舌。」

「莫冉。」宋通书突然轻声叫我的名字。

我抬起头看着他。

窗外突然放起了烟花,漫天绚烂映在他的瞳孔,就像眼眸里盛满了星空。

「谢谢你这么珍惜我,谢谢你,愿意让一个日历精做你的男朋友。」

我笑了起来,踮脚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以后我都会这么珍惜你的,我的日历男友。」

(全文完)

作者:雾祁

备案号:YXX1gJe9XdRhjYOXGLu3w4Q

编辑于 2022-09-08 13:19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谁要和小黑龙谈恋爱啊 ​ 赞同 11 ​ 目录 4 评论

所爱隔着山海经:非人类男友总黏我

桔溏酥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