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模板女孩的人生 Excel

所属系列:双向暗恋:今日糖分补充

模板女孩的人生 Excel

双向暗恋:今日糖分补充

1

我想过很多和谢知行的结局,但我没想过他会死。

那位传闻是谢知行白月光的女人立在病床的一侧,嚎啕大哭,像是不哭个水漫金山不罢休,声嘶力竭,差点背过气去,很是情深意重。

但她却自始至终没有再上前一步。

我一脸平静地走到病床前。床上的谢知行脸色苍白,双目紧闭,但还是他喵的好看,让人移不开眼。

「谢知行,你这一死我这离婚协议书找谁签啊?」

我话音未落,双臂被人从一侧拽过,害我以为谢知行真的坐起来,要诈尸了。

吕茶抬手就要给我一巴掌,也不知道是谁给她的底气。

只是那巴掌最终没能落下来。我拽过她手腕,转了方向,她就闷声受了自己一巴掌。

「当初你迟迟不肯和他离婚,如今他刚死你居然想着离婚,穆橙橙,你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说着,她提高了音调:「怎么,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接手谢氏,好为自己另择新欢?」

我抬眸看着她,似笑非笑:「你再怎么不忿,我现在还是谢知行的妻子,只要我不离婚,就算在坟墓里,他身边也只有我的位置。」

吕茶的脸色比她的名字还要绿。

「穆橙橙,你真是纠缠不清,你不爱他,却耗着他不肯离婚,现在他都死了,你还不放过他?」

她说这话是故意朝我心尖儿上戳。

想必谢知行一早就告诉过她,他对我没有感情,我俩只是搭伙过日子。

听闻消息赶来病房的人大多都和谢家有生意往来,很多人已经开始议论纷纷。

我对吕茶说:「天色不早了,我要找人来接他回家了,你要是想留下来陪他,你就留下来吧。」

「我……我还有事。」

吕茶目光闪烁,不过一瞬,我已从她瞥向谢知行的目光里感受到了她的恐惧。

谢知行,你看,之前口口声声那么爱你的人,她居然也会怕你。

而谢家的那些所谓你的亲人们,真的一个都没有来。

从第一次遇见谢知行时,我就知道我们骨子里有某种相似。

但很显然,这种相似并未让我们互补,帮助我们终成眷属。

2

我在病床前坐下。

几次想抬手摸他脸,被他的秘书打断。

「谢太太,谢家已经收到了医院的消息。」

我又看了一眼谢知行,双手慢慢垂下去,退去了床的另一侧。

病房沉过窗外的暮色,他身边最终只剩下我一个人。

望着这个一动不动的男人,我的心情一时有点儿复杂。

我承认,我爱谢知行,也曾经幻想过我和他能先婚后爱,但最终还是事与愿违。

我想,谢知行他也一样。

要不然,他不会临死还叫秘书飞去美国将我叫回来,却又一句话也没有留。

我妈来的时候,我正低头去拧自己的大腿,以防自己忍不住睡过去。

「橙橙啊,你也别太难过。我和你爸一定会替你再另找一个好男人,就算找不到,谢知行给你留的钱也……」

「妈!」我打断她,蹙眉,「谢知行还没投胎呢,您当着他面这么说,不怕他半夜去找你吗?」

「你这丫头,我和你爸不是为了你好吗?你怎么还是这么不知道感恩……」

「为我好?就是您和我爸的为我好,让我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我冷嘲:「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您从来没生过我。」

我妈只是抬手捶在我肩膀,猝不及防落下来的拳头让我整个人瞬间清醒。

她还是像之前一样,说着那些我早就倒背如流的话。

「你不懂,我和你爸是过来人,我们比你多活了几十年,你这丫头从小没吃过苦。需要走的路,我们都给你铺好了,你根本不懂什么才是好的,你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

在我妈和我爸眼里,我永远都是一个幼稚没长大的「巨婴」。

他们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

我不需要任何感情,如果我不顺从,不听话,就是我不懂事。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前二十几年的人生,最大的悲哀就在于我太懂事了。

3

在国内计划生育最严苛的年代,我身为一个独生女并不稀奇。

可在我爸和我妈她们平均人口破五的大家族里,这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

尤其是家族里的女性屈指可数,我这一辈就我一个独生女,我的表哥堂哥却数不胜数。

于是,我自然而然就成为了所有人眼中的重点保护对象。

我的世界里除了学习就是读书。

哪怕我资质是我们这一辈里最差的,但我自幼被父母灌输「笨鸟先飞」、「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种励志思想,导致我这辈子都活在一个童话世界里。

无论我怎么努力,我的成绩一直不上不下。

上幼儿园、读小学、升高中,乃至大学毕业成为一名公务员,我都是按照我爸妈为我选择的路走。

我人生中唯一的高光时刻就是我有幸认识了谢知行。

至少,在我们全家人眼里,是这样。

说来也是巧。

那天是我 24 岁生日,我蹲在蛋糕店的屋檐下捧着怎么点也没有燃起来的蛋糕许愿。

雨下得越来越大,我郁闷的心情却得到了好转。

因为,这样就不会有人看出来我偷偷躲在这里哭。

手机乐此不疲地响着,我没理。

正哭得忘乎所以,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皮鞋,然后我就听到一声低笑:「你好,能不能借个火。」

我随手摸了摸眼角,将丢人的眼泪和雨水一起甩掉。

我低头将刚才老板递给我的打火机拿给他。

他从我手里接过打火机,俯身点燃了小蛋糕上插着的心形蜡烛。

很快,迷蒙的水汽里闪起点点火花。

我说:「太好看了。」

他抬手揉揉我脑袋,说是很好看。

我很少和陌生男人主动说话。

在我前二十四年的生活里,我爸妈对我说的最多的只有两句话。

一句是我要做人上人,只能好好学习。

第二句,就是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尤其是陌生男人。

在我第三十八次自己偷偷找工作被我爸妈搅黄后,我很想任性一次。

我眨眨眼,看向眼前秀色可餐的男人:「我说的是你好看。」

「巧了,我也说的是你。」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反应过来,当初我就是栽在了谢知行那张好看的脸上。

我正要起身,才发现自己脚麻了,他低身要将我抱起来,被我的手臂本能推开。

我尴尬地咬唇。

果然,本能和习惯这种东西,要想改真的难上加难。

「刚才许的什么愿?」

我摇头:「没许愿,只是走个形式。」

就像下雨需要打伞,过了八点一定要回家,过生日许愿对我来说,无非就是走个流程,因为大家都这样做。

我就应该和那些普通人一样,不能不合群。

所以,哪怕知道无论我许什么愿都不会实现,我也要这样做。

他怔了一下,很快弯了弯嘴角,勾唇对我说:「居然真能碰到和我一样的人。」

我在他眼里读到了无奈、嘲讽,还有一些别的情绪。

「橙橙,橙橙,可算找到你了。」

我爸下了车,冲我狂奔,头上的假发险些被风吹飞。

他刚准备出声教训我,看到一旁的谢知行,所有的话都咽回了肚里。

「您好,我是谢知行。」

我看到,我爸眼睛亮了亮。

他在笑。

是我从小期盼看到,他却一直吝啬给我的微笑。

他就这样,轻易给了别人。

4

我和谢知行遇到的那天,我爸就叫来了全家的人,来商讨我的婚姻大事。

本来我以为他会大发雷霆,因为我第一次长达一个小时没接他的电话,因为我生日当天放了全家人的鸽子,也因为我和一个陌生男人在角落单独相处。

可他没有。

他只是保持穆家唯一合法继承人的风范,正襟危坐:「橙橙这次出息了,那个谢知行我了解过,谢氏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和我们家橙橙简直是郎才女貌。」

「对,大哥说得对,我们家橙橙漂亮懂事,虽然工作还没稳定,但我们穆家也是大户人家。」

一旁的表哥终于坐不住了,他看了我一眼。

我和他四目相对,我以为比我大两岁的他会明白我的想法,可他却说:「是啊,以后我们一家人都要仰仗橙子和妹夫了。」

我表哥大概不知道,其实谢知行比他还要大三岁。

我直接拒绝了我爸这莫名其妙的提议。

虽然,谢知行长得帅,但看他的第一眼,我就觉得他和我不是一路人。

谁知第二天,我爸就找上了谢知行,并且成功和谢知行搭上了线。

当天晚上,谢知行就被邀请到我家参加我的生日晚宴。

说是晚宴,其实就是要和我相亲。

我只是漫不经心地瞧着我妈和我爸因为我穿哪件衣服而争执。

到了最后,还是我爸占了上风。

我妈从来都没有吵赢过我爸,尤其是在关于我的事情上。

我被我表哥带去了楼下的客厅,平日里总爱笑我脸大的表哥,今天也多看了我两眼:「橙子,你今天可真美,生日快乐。」

我只是低声说谢谢,解不解释的,对我而言根本不重要,因为大家好像并不会真的关心。

这是我从小悟出来的道理。

谢知行刚走到我跟前,我表哥就闪人了,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

我晃着高脚杯里的雪碧,为了消除紧张,低头抿了好几口。

还是谢知行先开的口。

他说:「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用高脚杯喝汽水。」

我只是耸耸肩:「我爸不让,我全家都不让。」

我爸在我上小学时,就特意找调酒师来教我分辨酒,但他却从不允许我尝。

他说,我是个女孩子,世界太危险了,喝酒容易让女孩误入歧途。

他压低了自己手中的高脚杯,和我手里的杯子相碰:「穆橙橙,周六快乐。」

我还没反应过来,怀里就被塞了满满一束白玫瑰。

从小到大,我没有任何异性朋友,追我的人倒是也有,不过我爸妈都瞧不上。

我一时语塞,压下脸上传来的热浪,对谢知行笑了笑。

「谢谢。」

他没有拆穿我父亲为了设宴骗他来见我的谎言,也没有祝我生日快乐。

心跳声,清晰可闻。

但我理智地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和他开门见山:「我爸妈想让我和你交往,你应该能看出来吧?」

谢知行微微低下头:「我知道啊,所以我来了。」

没有我想象中会看到的嘲讽,他笑起来时一双桃花眼格外勾人。

「我没有稳定的工作,我的经历和家庭背景你应该也了解得一清二楚。」

我垂下眼:「重要的是,我并不喜欢你,对你没意思。」

这是真心话。

「不过,我爸妈他们好像对你很看重。他们还教我如何哄你,如何欲擒故纵,而我们只见过一次面。」

谢知行回过头,顺着他的视线,我瞧见了楼梯拐角围观看戏的一排吃瓜群众。

「穆橙橙,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他这么一问,把我问住了。

还是第一次有人在意我会怎么想。

就连我自己也早已在一次次反抗无效后,选择了做一个听话顺从的乖乖女。

惨痛的教训告诉我,这辈子我都没有自己主动选择的权利。

就连死也是。

「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不懂得如何和异性相处,本能让我将问题又抛还给他。

谢知行转过头,目光定在我脸上,收起了随意,一脸认真:「穆橙橙,我想娶你。」

5

我觉得,他不是个疯子,就是个渣男。

总归,不会是个正常人。

「穆橙橙,不是只有你一人生活在那样的原生家庭里,坦白告诉你,你所经历的大多不幸,我都经历过。」

「我是个私生子,我妈嗜酒而死。我踏进谢家的第一天,我就被所谓的继母打得半死,缩在酒窖哭。」

我顿了顿:「你……是认真的?」

「怎么?以为你父母看中的我真的完美无缺?」

谢知行很坦诚:「我从酒窖里出来的第一天,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变强大,然后就可以拿回自己人生的主动权。」

「穆橙橙,我需要和你的联姻来变强大,当然,最重要的是我……」

他想了想,接着说:「我觉得我们很适合在一起。」

直觉告诉我,他刚才想说的,一定不是这句话。

但我没怎么注意他。

也就没有看到他眼底压下去的紧张,和他的故作洒脱。

他如此直接,我措手不及。

我本以为,在了解了我苍白无聊的成长经历后,任何男人都会躲得远远的。

同样让我惊讶的是,他居然将自己隐藏最深的秘密告诉了我,毫无保留。

我看向他的眼睛:「对不起,我还是不能答应你。虽然我从未了解过爱情,但我知道爱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谢知行只是不动声色抽出一张名片,放入我掌心:「如果后悔了,可以来找我。」

我没想到我爸会当着全家的面用东西砸我。

伴随着那些刺耳的话一起,砸在我头上:「穆橙橙,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你根本就不知道爱情是什么,你顺风顺水在大家保护下生活了这么多年,工作一次次失败,我们有说过你什么?」

他越说越激动,几次情绪失控:「你离开我和你妈你能做什么?等我和你妈两腿一蹬,没有人罩着你,你后悔哭着扇自己脸也晚了。」

原来,我爸和我妈,一直都是这样看我的。

我擦了擦头上的血珠:「你们总说我没用,工作次次失败,你们有没有从自己身上想过原因?」

屋子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你们恨不得在我身上装个监视器时刻了解我的动向,你们不让我结交朋友,每天除了看书就是看书,根本不让我有学会选择,自我生存的本领……」

「穆橙橙,你别和我说这些,你现在的一切都是穆家给你的,你要是不嫁给谢知行,就给我滚开谢家。」

我突然对自己生出了厌恶。

因为我爸说出这话时,我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别反抗了,嫁就嫁了吧。

我清楚地知道,二十多年养出来的性格已经在这里了,这么多年我不是没反抗过,可最后呢,每一次都是以失败告终。

就连我忍无可忍选择轻生,我爸还能骂着医生将我从死神手里抢回来。

无论我如何反抗,最后的结局只有一个。

我继续回到我爸妈为我安排的那些格子里,过着他们帮我选择的人生。

我内心里还有另一个想法在抗争着,我不想嫁给谢知行,我也不能嫁给他。

最后让我改变想法的不是我爸妈,而是谢知行。

他告诉我:「穆橙橙,我可以给你想要的爱情,我也可以给你一个家,如果你一直对我没感觉……」

「等我拿到谢氏集团总裁的位置,我就放你自由。」

要么说,我爸其实说得挺对,我这人是真的幼稚。

我信了,然后我选择了嫁给谢知行。

不是因为他长得帅,也不是谢家背景强大,而是我内心对他有所期待。

或许,是因为我们相似的不幸,又或者只是因为他看穿了我内心最渴求的东西。

我想,他真的可以给我一个有安全感的家。

6

和我联姻后,谢知行拿到了谢家的一部分股权,也因着我父亲的关系,开始走上人生巅峰。

谢知行也如他所言,和我结婚以后就在帮我脱离我父母对我的掌控。

他对我很好。

在我努力找工作时陪我熬夜钻研考试重难点,他也会记得我的生日。

哪怕他很忙,常常要加班到凌晨,他还是会回家陪我,从来不会夜不归宿。

和他结婚后的日子平淡简单,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可我的笑容越来越多。

我渐渐唤醒了自己沉浸二十多年几乎被磨灭的本性。

我开始会笑,会失落,可以肆无忌惮地抱着红酒杯和谢知行在深夜的街头狂欢。

他会教我主动沟通,会教我亲吻,他也给了我最想要的安全感。

我一直觉得,我爱上了他,并且他也很爱我。

但吕茶的出现,将我打回了现实。

我是无意中撞到谢知行陪吕茶在一起的。

吕茶和他一起说说笑笑,我看不到谢知行的表情,但我猜想,他应该是快乐的。

毕竟,那样一个可爱漂亮又会撒娇的女人,很少有男人能不动心吧。

我低头翻开手机的通讯录,找到他的电话拨出去,他终于回头了,神色疲惫。

我问他:「谢知行,说好的陪我过生日,你在哪儿呢?」

听筒里,他的声音有点儿哑:「我在外边陪客户,我晚点回去,你先吃饭……」

我挂掉了电话,将他想说的话连同他整个人拒之千里。

转身走去一旁的垃圾箱,冷笑着将为他挑选的西装扔进去。

「怎么了,嫂子,撞见我哥陪别的女人吃饭,很意外吗?」

我眼尾发红,看向眼前不怀好意的男人。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谢合一,谢知行同父异母的弟弟,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听过谢知行之前提起过的经历,我对眼前这个男人没什么好感。

「你挡到我的路了。」

谢合一叹一口气:「嫂子,不要这么防备我啊,怎么说我们都是一家人。」

我没有后退,反而向前迈两步:「那么,谢二少爷,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

谢合一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燃:「嫂子,别难过,我大哥他也不过是无奈之举,毕竟他才是我爸名正言顺的接班人,陪女人吃饭也没什么,他这一个月也不容易,等他成为继承人就好了。」

脑海里闪过几个片段,我拧眉:「你刚才说什么?他才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怎么可能。

明明他之前告诉我,他是谢氏总裁的私生子,见不得光,想要自由只能靠自己拼命夺权。

而和我在一起的这一年多时光,我也亲眼看到了他的拼命付出。

谢合一脸色变了变:「我哥没告诉你么?」

说到这里,他自嘲:「也对,他那样的人,生来就随心所欲,肯定不会告诉你我们谢家的事情,就好像我这个私生子,永远只能躲在他的影子里,连名字也和他有着云泥之别。」

他话里话外,都透着对谢知行的嫉妒。

我动了动唇,想要问的话还是没忍住,脱口而出:「你说你才是谢家的私生子?那他因为早年被虐待,落下的胃病又怎么解释?」

「怎么可能有人敢虐待他?我哥他的胃病是小时候食补太过。」

我双手冰凉:「所以,他娶我,也只是因为有利可图?」

谢合一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抓住我手臂解释:「嫂子,我哥他生在谢家也有自己的不得已,他对你是有感情的……你不信……」

我将自己的手抽回。

谢合一将自己的手机摸出来,递到我面前:「你不信,你看,嫂子,我哥很早的时候就在关注你了,这是他暗恋你,偷偷跟在你身后的背影。」

照片里,是我二十二岁大学刚毕业在和室友吃散伙饭。

桌子斜后方,坐的可不就是谢知行么。

原来,那夜他醉酒哄我吻他时说的话,都是真的。

他很早就认识我了。

7

谢知行早我一步到家。

我推开房门,才发现客厅的灯亮着。

他听到动静,围着围裙从厨房走出来,手里还端着一个蛋糕:「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没说话,只是换了拖鞋走到他面前,看着他。

蛋糕应该是他亲自做的,他的手上还粘了奶油。

「怎么了?」

他注意到我表情不对,笑:「我又没怪你的意思,只是关心你,快吹蜡烛许愿吧。」

说完,他瞥一眼客厅里挂着的闹钟:「还有五分钟十二点,抓紧时间。」

明明是为了利益,所以骗我、娶我。

一切都是假的,可他又为何会记得我随口一提的话。

去年他生日,我亲自做了蛋糕去他公司陪他,要他许愿,他却把愿望让给我。

谢知行还说,以后每一年的生日,他都会监督我认真许愿。

「谢知行,我们离婚吧。」

他望着我,好半天没说话。

「当初和我结婚,本来就是你为了自己的事业,既然现在你的事业已经稳定,有了更好的合作对象,我们提前放对方自由,可以吗?」

烟花燃尽,蛋糕因为主人做工不精,塌下去一大片。

「先许愿。」

「不用了,有奢望就会有失望。」

谢知行脸色惨白:「穆橙橙,你到底怎么了?」

「我累了,可以吗?我不想扮演你的妻子,这个妻子多的是人等着来补位。」

他喉结滚动,抬手揉揉眉心:「你听别人说了什么?」

还用别人来告诉我吗?我自己有眼睛,会看,会分辨。

谢知行没见过我这样,揉了揉自己的胃。

「在外面陪别人应酬,回到家还要应对我,确实挺让人胃疼的。」

我看到他额头青筋涌现,可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生气的。

大概是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

「谢知行,我的前半生已经很悲惨了,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可以么?」

谢知行只是将蛋糕放下:「穆橙橙,我不会离婚的。」

8

自那晚的争吵后,谢知行比以往更加忙了。

他还是无论多晚都会回来,而我和他唯一剩下的话题便是离婚。

起初是我们两人各守一隅的争吵。

渐渐地,谢知行和我变得无话可说。

和他结婚两年的纪念日当天,我拜托大学室友帮我买了飞往美国的机票。

我下定决心,要开始对过往断舍离。

是谢知行帮我找回自我,脱离了之前被父母掌控的人生。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早就爱上了谢知行,但我知道,他不爱我。

所以,我要及时止损,开始学会适应没有他的世界,虽然这个割舍的过程很痛苦。

可有句话说得好,长痛不如短痛。

到美国的第二天,谢知行打来了电话,我没接。

后来,被拒绝的多了,他终于不再打电话了。

我却躲在美国,悄悄开始收集和他相关的所有信息。

听说他有了白月光,那个白月光是国内知名企业家的独生女吕茶。

传言,谢知行越来越拼,在谢家内变后凭借自己一人的实力让谢氏企业起死回生。

国内报纸,杂志,关于谢知行的报道和传说越来越多。

而他本人越来越神秘,很少接受采访。

直到一个国外访谈找到了他。

我趁同事不注意,翘班回了自己住的地方等他的现场直播。

几个月不见,谢知行还是那么好看。

我默默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告诉自己越好看的皮囊,越害人不浅。

访谈很快开始,看到他旁边坐的吕茶,我立刻炸毛。

想了想,又笑自己何必。

谁知,谢知行那家伙,回答问题的答案,却有意无意地让我胡思乱想。

记者问他最想做什么,他说他想和一个人环游世界。

到了最后,我听到记者问他早年的经历,他却当着众网友的面,说自己是谢氏的私生子,如今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一个人的帮助下,越来越好的。

等一下——

我搬出了自己的平板电脑,打开浏览器搜索和谢知行相关的个人信息。

因为谢知行现在的名气,很多迷妹将他所有的过往都扒了个底朝天。

无数贴吧粉丝心疼他私生子的遭遇,要给他送温暖和抱抱。

我这才发现,他没有骗我,真正骗我的人,是谢合一。

谢董事长的妻子是谢合一的母亲,两人联姻结婚。

但谢合一的母亲结婚多年没有怀孕,谢知行的父亲又骗着谢知行的母亲在一起。

在谢合一母亲之前,她怀上了谢知行。

后来真相曝光,谢知行的母亲知道被骗,日日酗酒,意外离世。

谢知行才被送回了谢家。

因为他的身份,谢知行一直遭受家人虐待。

从来没打过人的我,此时很想痛扁谢合一。

话到最后,记者为了制造话题,笑着问谢知行事业如此成功,那么爱情呢?

谢知行的目光突然探过来,要不是我不在现场,我差点儿又自作多情,以为他在看我。

「几年前,我遇到一个小女生,我对她一见钟情,后来我和她因为误会走散……」

心尖泛酸,他居然心里一直住着一个小女孩。我以为,像他那样只需要事业的人,根本不会对女人动情。

那么我又算什么呢,他又为何迟迟不肯和我离婚呢。

突然,正在接受采访的谢知行低头捂住自己的胃,身子蜷缩在座椅里。

我听到吕茶叫 120 急救,采访被迫中止。

画面一片空白。

我跳下沙发,光脚就要出门。

这才想起要先订机票。

我人刚赶到机场,就被一个陌生男人拦住:「谢太太。」

这个男人我好像之前在哪里见过。

「谢太太,我是谢先生的秘书,谢先生他……情况不妙。」

我好像什么也听不见了,只是反复说道:「你在开什么玩笑。」

在我终于明白什么是爱情的那一刻,谢知行永远离开了我。

9

迷迷糊糊间,我察觉到有人拍了拍我。

我睁大了眼睛,是谢知行的秘书。

「谢太太,您还好吧?」

我口干舌燥,接过他递过来的水杯,润了润嗓子。

「谢合一他有什么动作?」

「谢知行死了,按理说他一定迫不及待来找我要夺位。」

秘书欲言又止。

我走到病床前,摇头叹气:「你说说你,本来是为了人生自由,却为了那个位置走到这一步,谢知行你是不是脑子不好使?」

「谢太太……」

手机铃声响起来,秘书看向我,我转过身:「接吧。」

谢合一果然行动了。

只不过他人还没赶到医院,就因为太过兴奋,乐极生悲,开车撞上了路边的防护栏。

现在,他正被送往医院抢救。

「谢太太……我们现在需要怎么办?」

我弯弯嘴角,拿过刚才的水杯,一杯水顺着谢知行的脸泼过去。

「差不多得了,该醒了吧?」

躺在里面的谢知行睁开眼睛,笑得很讨好:「橙橙……」

「装死的游戏玩够了?」

他要拉我手,被我拍掉:「你离我远点儿。」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没死的?」

「我妈说要给我另找男人时,你眼皮动了动。」

谢知行:「……」

秘书清清嗓子,打断我们:「总裁,谢二少爷那边……」

「你跟我那么久,接下来要怎么做还需要我教你?」

「是,我这就走,不打扰您和太太叙旧。」

我刚要走人,被谢知行抱入怀里。

「谢知行,谁给你的脸,现在来抱我?」

「你是我太太,我抱你天经地义,法律允许。」

左想右想,我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说说吧,就为了让谢合一露出马脚,你就不惜扮死人?为了事业你可真下本啊。」

也不怕晦气。

谢知行却抱我抱得更紧了,他的吻落在我耳垂:「还不是为了逼你回来。」

我一脸懵。

「为了逼我回来?」

「之前你说除非我死,你才能解脱,我就想死一下试试,看看你会不会难过。」

最后一次吵架时,我好像真的说过这么一句话。

「那是气话,懂不懂?」

想到在美国看到的采访,我又开始忍不住要推他:「你不是说你爱着一个小女孩,你现在和我这样算什么?」

「你真当我没有心吗?」

谢知行停止了吻我,我听到他无奈地笑:「我比你大五岁,那个小女孩就是你啊,笨蛋。」

他这么一说,我明白了。

「哦?原来你一开始接近我,就是另有所图啊?」

谢知行点头:「对,图你愿望实现,图你爱上我。」

我意识到不对,瞪他:「你偷看了我的许愿簿?」

自从和他结婚后,我是真的偷偷许过很多愿望,而且那些愿望都和他有关。

「那你又为何之前陪吕茶吃饭逛街,还骗我?」

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我不知道你看到了什么,我确实有一个月因为生意和她吃过几次饭,但只是吃饭。」

他又抬手,揉揉我脑袋。

「谢太太,亲眼所见不如用心感受,往后余生,我来教你如何?」

我埋在他胸前,用手戳他胸口。

「其实,我也有错。我不应该轻信别人的话。你也知道,我这人没爱过人,第一次。所以遇到困难,下意识只想躲开。」

他捏捏我鼻子:「谢太太,别道歉,我原谅你了。」

我踮脚,双手环抱住他腰身:「谢知行,我爱你。」

「我也爱你,谢太太。」

我和他抱在一起,吻越来越深。

备案号:YXX1lMMyyxMS0009ZXQhZ28J

编辑于 2021-04-21 14:25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我的租客是「软饭弟弟」 ​ 赞同 252 ​ 目录 19 评论

双向暗恋:今日糖分补充

暮山溪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