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龙虾少年爱上我

所属系列:刹那芳心俱乐部

龙虾少年爱上我

刹那芳心俱乐部

我捡到一个又瞎又聋的少年。

因为太孤独,我私自把他留在身边,当男人养。

坏事做尽。

所以他身份曝光的那天,我跑了。

1

他穿着一身名牌,被打扮得很好看。

我见他的第一眼就爱上了,清风脱俗,是我的理想型。

他在我家楼下站了一天都没有走,于是我拉着他把他带回家了。

我问他话他不回,拉他回来的时候发现他看不见。

我坐在他前面观察他,越观察我就越爱。

我太需要这种看不见又不会说话的男人了。

2

最初他什么反应都不给我,我打算把他送到警察局。我试探的拉起他的手,在他的手心写字:【我把你送回去。】

他立马也抓起我的手写:【收留我。】

我继续写:【你要白住我家啊?】

他把手腕上的表取下来:【这个给你,可以吗?】

看着像个名表,我倒也不是真的想跟他要点钱。

我问他为啥不回家,他不回。我把他的手拉过来:【养你也不是不行,做我男朋友。】

他点了点头,写了个「好」字。

他给我一种养的猫生活不能自理的感觉。

捡到他的第三十一天,我对他下手了。

那天我靠着他看剧,到男女主接吻的时候,抬头就看见了他。

我凑过去碰了碰他,他身体触电般僵在那里,于是我抵住他的腰和他深吻。

他没有推开。

3

我问过他很多事情:【你这看不见,听不见的,话也不说。】

【怎么认的字啊?】

他不想告诉我的,一律沉默。手心里写字成了我们之间唯一的交流方式,但大多数时候也是我对他单项输出。

每次他拉起我的手,指尖的温度触碰手心的时候,我都有些心痒。

但他很少回应我,或坐或站沉默的在原地。他好像也不太在意,自己看不见听不见。

他给我一种经历过特别多事儿的感觉。

自从上次亲吻打开开关后,我的行为越来越离谱。

反正他看不见,我经常在他前面换衣服,说一些我以前不敢对男人说的话。

渐渐地,他从最初的皱眉、叹气,气他的时候握拳变得顺从。他很聪明,很快就摸清了家里的大体房屋结构,可以自己干很多事情。

但我又怕他哪一天走了,我舍不得了。

那天前男友带着现女友跑来家里,说有东西落下了。他搬出去都多久了,怎么可能还有东西。

他知道我敏感多疑,他只是想过来和我炫耀他有新的人了吧。

我当初很爱我前男友李晓阳,但是他说我情绪不稳定,经常让他很累。

我知道这是事实,所以我当初别提有多难过了。不知道喝了多少瓶垃圾酒,才缓回来。

我大敞着门让他自己拿,内心不安地回来钻进鹿鹿的怀里。鹿鹿是我给他取的小名,我问他名字不告诉我。

4

李晓阳进来看到男人后,手握了握拳头,他明显地不开心了。

他以前就是一不开心,我就要跟在屁股后面哄。我有些心虚地抓紧鹿鹿的手,感觉到鹿鹿摩挲着我的手心,安慰我。

我抱紧他,心脏和他贴在一起。不知道他能不能感受到,我越来越快的心跳。

他的心跳也莫名地突然加速,我放开他观察他的反应,他垂眸看了我一眼,猛地像一个正常人。

我被李晓阳叫过去了,所以他异常的反应我一时忘记了。

我刚进去,李晓阳就把我按在门上:

「这么快就换了新的?」

他女朋友还一墙之隔等着他呢。

我莫名地有些想吐:「放开!」我对他咬牙切齿地说。

「怎么了,你不是最喜欢我了?」

「他俩在外面,不是很刺激?」他猛地抓起我的手就要亲我。

鹿鹿在这时推开门进来了,他还转头看着我们。要不是眼神依旧冰冷,我差点怀疑他看得见。

李晓阳很快就把我放开了,我立马抓住鹿鹿就在李晓阳面前深吻了他,我不想再和这人纠缠了。

「何文,别他妈后悔又来求我复合!」他发着火出去了。

往事羞耻地摊在眼前,我向前面的人怀里又挪了几分。他伸手抱住我,用下巴蹭了蹭我的头顶。

我又抬头亲了他一口,感谢他的安慰。

5

我看他耳尖有些发红,今天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反应。

我把他推坐在床上亲了一口说:「等我换个衣服,带你出去吃饭。」

因为他看不见,我从来不在他前面避讳。换了个俏皮的黑色短裙,转头发现他脸红透了。

我吓得跑过去检查:「不会又有什么过敏了吧?」

上次不小心给他吃到花生酱,连夜发烧又不肯去医院,我用冷毛巾伺候了他一晚上。

我宝贝似的检查他,他越来越红。我担心地摸了摸他的脸:「是不是得去医院啊?」

他突然站起来,走出卧室去了洗漱间。等他出来后,脸不红了,我拉着他的手去吃饭。

今天老感觉有种被窥视感,我转头对他说:「为什么老感觉有人在看我。」

他没回我,晃了晃牵着我的手。过红绿灯的时候,直接走了。我拉住他发牢骚:「就算是绿灯,我不带你也敢自己走吗?」

「没有我感觉你小命都要没了。」我又一番自言自语道。

晚上给鹿鹿脱衣服,他不自在地向后退了一步。

「别动啊,睡衣买小了,勒得扣子紧,我解不开。」他听话地不动了。

我晚上都是抱着他睡,一条腿搭在他的腰上紧紧抱着他。有时候早上醒来,整个人都趴在他身上。

他不会说话,也不知道身体会不会哪儿不舒服。

今天有点累,我照常把腿搭上去就睡着了。晚上老感觉有东西咯我的大腿,睡得很不舒服。

早晨醒来照例给他一个香吻,发现他眼睛底下轻微的黑色。

我伸手摸了摸,他突然睁开眼睛把我吓了一跳。要不是知道他瞎,我还真觉得他在看我。

他手伸过来环住我,翻了个身把我侧压着。因为发不出声音,哼唧了两声又睡过去了。

这男人养得越来越符合我口味了,我心想。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习惯我的家。

还会倒垃圾,还会削苹果。

我怕他划伤手,抢走刀。他在空中抓了抓,没抓到然后生气了。

可是我在他身边,他抓得到我。他拉过我的手臂,把我抓过去给我脖子咬了一口。

「啊!」我吓得叫了一声,随即叫出来,「怎么还咬人啊,是不是小狗?」

他嘴角明显勾了勾,我们越来越像普通情侣,我在精神上越来越依赖他。

李晓阳来找了我好多次,他有点想复合:

「你跟个又瞎又聋的图什么?

「文文,我分手了,和我复合好不好?」

我鄙夷地看着他:「又瞎又聋都比你好!李晓阳,我以前是真的爱过你,现在也确实是不爱了。」

身后突然撞过来一个人,我刚想发火谁没长眼睛,就看到了鹿鹿。

他手上拎着一个垃圾袋,这确实是他扔垃圾的毕竟之路。

「宝贝,你怎么出来了?」我拉住他环住他的腰。

「李晓阳,我现在爱他,很爱很爱。我以后会治好他的,只要我有能力。

「所以,你别再来了,这个家也没有你的东西了。」

我远远地把垃圾扔进垃圾桶,拉着鹿鹿回了家。

6

坐在客厅看电视,我靠在他怀里说:「房租快到期了,感觉搬个家也不错。」

鹿鹿环在我腰上的手,往上提了提。我翻身坐在他腿上,他看着前方呆呆的。

「快说你也爱我,快说你和我有心灵感应!」我看着他叹气,为什么每次我一说话他就会动,这不是心理感应吗?他又听不到,我心想。

我缠着他的脖子,钻进他的脖子里,他滑了滑我的后背。

他不知道我怎么了,但他总能感知到我的情绪。

我给我的好闺蜜,青青打电话:

「给我看个房子吧,在你家附近。」我说。

「狗女人,你终于想起我了,你宅死在家算了!」她很气愤。

她向我抱怨过很多次,说让我多出去多出去,不要让她觉得自己没朋友。

「我错了,青青。」我撒娇,「和你说,我也有男朋友了!」

我和青青很久没见了,上次见她没有和她说鹿鹿。因为那时候我还不知道,鹿鹿会不会突然就走了。

现在倒是感觉,我们会在一起好久好久。

「随便捡的男人你也敢带回家,这多危险啊?」我闺蜜严肃地批评我。

鹿鹿听懂般,头靠在我脖子上吸了吸。

青青看到后问:「你不是说他听不见吗?」

「是听不见啊,我们都已经有心灵感应了!」我手插进他的手扣起来。青青给了我一个大白眼,嫌我恋爱脑。

青青有对象,她不理解我这种得到精神慰藉的感触。

因为她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儿,而我在爱情里总是很卑微。遇到鹿鹿,好不容易什么事儿都可以自己做主了。

最后不欢而散,我有些郁闷,买了很多酒,在家里喝。鹿鹿应该是闻到了酒味,非常抗拒。

「我又没逼你喝,不高兴什么?」我挂在他的脖子上教育他。

他气得一甩手,打翻了我的酒瓶子。也不知道他生什么气,他很讨厌酒吗?

我喝醉开始说胡话:「把你送回去吧,我感觉这样确实不好。

「我这样占有你,我好自私,你当初穿那么好,家境应该挺好的。」

「你哪天又要走了,我怎么办?」我手扯了扯他的脸。

问他:「爱不爱我?说话!」边说边哭,我喝大了。

最后迷迷糊糊地被他抱着回了卧室,到了卧室我就开始不老实了。

我亲手给他戴上了,然后撩拨他和我发生关系了。他只是看不见听不见,不是身上有缺陷。

所以我小瞧了他的精力。

早上起来我人都蒙了,我是容易喝断片的。

腰酸得厉害,我侧身看着他熟睡的面庞,自责得要死。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对你做什么了?」我钻进他的怀里哭,一遍遍给他道歉。

他应该是感受到了我的眼泪,紧紧抱住我安慰。

他给我吻掉了眼泪,直到我的心平静下来。

7

这件事情发生后,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亲密了。我带着他出去逛街,看电影,买自己爱吃的。

当然电影只有我一个人在看,他直接靠在我的肩上睡着了。嘴唇越来越贴近我的脖子,还舔了舔嘴唇。

心里痒痒的那种感觉又来了,我看着他紧紧闭了闭眼,小声骂了一句:【坏蛋】。

他的呼吸喷在我脖子上,我根本就看不进去。

后半段我直接学他,让他也感受一下我的难受。可是他以为我在和他闹,扳起我的脖子就伸过去,亲上了。果然这种事情上,根本赢不了男生。

可能因为他第一次主动亲我,出了电影院后我有些神志不清,把他落在门口忘记牵他了。我伸手牵空,回头看见他在电影院门口被人撞来撞去。

远远的看过去,莫名的让人心疼。

我跑过去拉着他走:「对不起。」对着空气说。

他还偏不走了。

他的脸色告诉我,他生气了,不走了,怎么拉都不走。

我叉着腰站在他前面,嘿,敢给我甩脸色了!我用力拉他,他又站回去。

【那我走了,你就在这儿站着吧!】我写字告诉他,他猛地甩开我的手,更生气了。

我就一直站在他身边,观察他的反应。他手插着口袋,立在那儿眼神冷得要死。

我投降了,手伸进他的腰间,抱住他。我们就这么抱着站了好久,我再拉他的时候,他肯跟我了。

我的工作就是线上接一些设计,我不喜欢出去工作。因为和几家公司合作得不错,收入也很可观。

因为他在,小日子过得也很畅快。

就当我信心满满的,想和他有长久的未来的时候。

他的家人找上了门。

「他叫秦天遥,我的未婚夫!」娇俏的小美人看着我发怒。

「把他还给我!」那女孩说着就要过来打我。

我懵了,站在原地。鹿鹿立马挡在我的前面,推开了他。

「不许动她。」他开口了。

我吓得后退一步,震惊地看着他开口说话。

他慌张的转身,拉起我的手对我说:「你听我解释。」

我挣脱开他手的时候,我从他眼睛里看到了绝望。

他依旧不死心的求我:「等我好不好,我给你解释。」

秦天遥很快就被他的家人领走了,我看着满屋子他的痕迹,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

我怕了,连夜收拾东西逃到了乡下。

8

我父母在我年幼的时候就去世了。我是姥姥姥爷带大的,但是她们不久前也已经离世了。

我突然回来,邻居们有些奇怪。晚上饭点的时候,有几个和我姥姥姥爷关系好的街坊邻居给我送来吃的。

好在他们没有问我为什么突然回来。

我晚上给青青打了个电话,她痛骂了我一顿,说我每次不告诉她就做决定,不把她当朋友。我在电话里哭得很伤心,「对不起,青青,我害怕。」。

我哽咽着说:「青青,我陷进去了,我该怎么办?」

青青叹了口气,安慰了我好久才挂了电话。和我赌气说,不回去就和我绝交。

第二天中午大梦中有人敲我的门,我迷迷糊糊走过去开门。

门外的人,是鹿鹿的妈妈。我突然有些紧张,该不会是来算账的吧。

她却很温柔地抓住了我的手:「姑娘,帮帮我儿子可以吗?你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我有些无措的看着她。

她继续说,她和丈夫是包办婚姻。因为婚姻不幸福,害了孩子。

两年前鹿鹿爸爸在外养人,被鹿鹿撞见。又发现公司和他处于竞争位的人,是他的私生子。

他爸妈为了他能健康成长,一直在他前面演绎恩爱夫妻。当梦境破碎,现实摆在眼前。

他受不了,逐渐精神异常。

他爸爸眼看已经瞒不住了,干脆让他娶小三的侄女,这样就可以一家亲了。

可是鹿鹿非常抵触,视力和听力逐渐下降。

医生说他是因为一直受到某种暗示,才会这样。

「他为什么不说话?」我问他妈妈。

他怪我们背叛他,就不肯再开口了。

「帮帮他好不好,他回家后情绪比以前更低落,说我们又一次伤害他。」

「他爸已经不管他了,失去他我也活不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了,阿姨求你了。」她说着就要跪下来。

「阿姨您别这样。」我说着赶忙把她扶起来。

「您再让我想想,他要是真的那么在乎我,今天来找我的,应该是他。」我的态度很明确。

她走的时候,边擦着眼泪边叹气,让我忍不住揪心。

短暂的放松后,我回去了。我不太敢回自己家,去了青青那里。

偏偏刚到就看到了最讨厌的人。

「你不是当他是宝贝吗?没想到人家还有未婚妻吧?」李晓阳挡住我的去路。

「你为了告诉我这个,在这儿守着也挺辛苦的。」我说完就准备走。

他拉住我,「不仅这个,还是我通知他的家人,来接他的。」他刚说完,我就一巴掌甩了他。

「何文,别想摆脱我,你只能是我的。」他瞪着我。

突然在他身后,我看到了鹿鹿。我向后退了一步,他一脚踢过来李晓阳直接跪在了我前面。

李晓阳猛地回头看到是他,怒气收敛了大半。

「道歉。」鹿鹿冷冷的说了两个字。

李晓阳刚想说什么,鹿鹿又说:「不然我以后整死你。」

他的眼睛很冷,上次在卧室看着他的时候,也是这种眼神。

李晓阳道完歉灰溜溜的跑了。

我也刚想开口,他就朝着我倒过来,我都没来得及躲闪。肌肤相触之间,我被他烫到了。

责怪的话哽在喉咙,「怎么这么烫?」我说。

他没回我。

「又骗我是不是!」我气得嘟囔,他在我身上的重量越来越重,最后倒了下去。

我原地叫救护车,又叫了青青陪我带他去医院。他死死地抓着我的手不放,护士说那就让他牵着吧。

他发烧烧的很高,口袋里的手机响个不停,我看到备注是妈妈,就接了。

最后我们三个人,在医院守了他一夜。早上醒来的时候,病房里只有我和他。他睁着眼睛不知道看了我多久。

我刚起身摸了摸他的额头,他顺势把我抱到了病房死死缠着。

「放开。」我对他说。

他低头就堵住了我的嘴。直到我哭了,他才放开我,眼神悲悯的看着我。

「秦天遥,少装可怜。」我对他说,他无动于衷。

「你再不说话,我不理你了。」我说。

「别离开我。」他声音有些沙哑,让我忍不住心疼。

9

「什么时候好的?」我问他。

「你前男友来的时候。」他说完神情有些紧张,观察着我的反应。

「你怎么样都行,只要别离开我。」他说完这句话,眼眶红了。

我低头不看他,突然想起那天我在他前面换小黑裙。我有些不好意思挣扎了几下,他抱我更紧了。

「放开。」我说。

「死了也不放。」他说。我哭着哭着就笑出来了,「是不是傻,我要是为了骗你钱呢?」

「你要是只图我钱,我倒是好办。」他说。

她妈妈和青青进来的时候,就是看见我俩在床上腻歪。我吓得立马跳下床,他怕我又跑了,赶忙也坐起来,皱着眉看着我。

「松手。」我对他说,他还有些委屈,在我发脾气前松开了。阿姨看他这么听我话,会心的笑了笑。

「阿姨,你们聊吧,我和朋友聊会儿话。」我说。

阿姨刚想说好,他又抓着我的手了。

「我不走,我就在门口。」我对他说,他这才放开。

「下定决心了?」青青出来后问我。

我没说话,抱住了她。青青安慰的摸了摸我后背:「前半辈子一直在受苦,说不定他是上天给你的礼物呢。」

那天鹿鹿妈妈把我们带到隔壁的别墅:「文文,住这里可以吗?你们原来住的那个地方有点远,也不太安全,我有些不放心。」

「能不能让她自己选。」鹿鹿有些不悦的说。

「我就想住这儿。」我说。

阿姨有些感谢的眼神向我点了点头,我也对她笑了笑。。

搬家搬了两天,我说我累,他立马找了一群人,解放了我的劳动力。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喜欢安静的待在我身边。

虽然能说话,还是惜字如金。

青青和他的男朋友来看我,我简单做了饭菜招呼他们。也互相介绍了一下,作为我的男朋友。

晚上我正在换衣服,他突然跑进来。我没来得及躲,他径直走过来帮我拉下了拉链。

晚上我正在换衣服,他突然跑进来。径直的走到我身边,帮我拉开了拉链。我们说好,一人睡一屋的。

「你说话不算数。」我对他说。

「习惯很难改,我也不想改。」他说。我其实也不是太想和他分开睡,和他分开的那几天,我也每天都失眠。睡觉前他把我抱在怀里,我们聊了好久的天。大多数时候不是我在说,就是我在问。

他看我的眼神,认真又坚定。不会像前一段感情,怕他会烦,不想听。

「我和鹿鹿会结婚,我们会有自己幸福的家庭。我们会有可爱的宝宝,她也会很爱很爱鹿鹿。」我说。

「真的吗?」他眼睛亮了亮,给我一种很渴望的感觉。

我点点头,他轻轻吻在了我的额头,带着我躺下了。我依旧把腿搭在他的身上,压着他的半边身体。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卧室的门开着,浅色的窗帘挡住了刺眼的阳光。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鹿鹿刚好从外面回来摸了摸我的脸。

阿姨还从门口偷瞄了一眼,我立马惊醒了。我看墙上的表,已经三点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无辜地看着他。他扬起嘴角,凑过来对我亲了又亲。

「怎么亲都亲不醒。」他说。

我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小情绪。他宠溺地把我拉进怀里,下巴在我头顶蹭了蹭。

他今天气色看起来不错。

「我妈做了好吃的,出来吃饭。」他说。

阿姨怕我不自在,做完饭和我说几句话就离开了。

「文文,真的很感谢你。」她的眼眶有些湿润,「我很久都没有看到他这么高兴了。」

「我本来想离婚的,但是公司当初是我和他一起创建的。我娘家业界有名声,很多投资都是我拉的。

「公司有太多我的心血,不留给天遥,我不甘心。」

「他外公在国外,我很少对他们说我的委屈,所以他们也不知道。」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阿遥在公司干的也不错,他爸偏偏要把那个人带到公司。」我有些心疼的看着他。

「能不能帮我劝劝他,重新回到公司。」阿姨说完就走了,「你有自己的考虑,不想劝,也没关系。」

10

我送走他妈妈后,打开门就看见他在门后站着,吓我一大跳。

「我们回去努力一下?」我对他说。

「他们都说我是疯子。」他越是这样淡定,我越是心疼。

我走上前抱住他,「鹿鹿不是只听我的话吗?我说你不是。」

他没说话,我抬头看着他,「我给你当助理。」我看着他笑。

他也笑了,轻轻说好。

他离开的这段时间,他爸的私生子在公司混的风生水起。那个人的助理,偏偏是自称未婚妻的那个女孩儿,叫李涵。

到公司的第一天,就不请自来。

「秦天遥,你真以为我稀罕你啊?我怎么可能看上一个疯子。」李涵说。

「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成天野鸡想变凤凰。」

「他就算是一个疯子,也看不上你。」我气得挡在他前面和她理论。上次我害怕,但这次我不怕了。

「你,贱人!我们等着瞧!」她气呼呼的走出去,身后一声好听的笑声,他把我拥在怀里。

「我们文文原来还会怼人啊?」我瞬间脸就哄了。

「她骂你的,我会让她付出代价。」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因为语气太冷,让我打了个哆嗦。

他蹭了蹭我,让我别害怕。

和他一起在公司呆了快半年,我才知道他当初为什么会疯。因为他爸爸根本就不把他当儿子。

在公司大张旗鼓的为私生子举办生日会,给他拉拢好感。

开会的时候总是捧私生子,打压秦天遥。

不给他机会,还剥夺他的机会。总是把最难的烂摊子交给他,把最获益的项目给私生子。

这不仅无法绊倒血液里流淌着三代从商血脉的秦天遥,还把自己的宝贝私生子养成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废物。

突然增加的工作强度,让我也频频失眠,我老在办公室打瞌睡。

他走过来把衣服披在我身上。我困得眼睛有些睁不开,他等我慢慢睁开眼睛。

他靠在办公室的桌子上,我垂眸和我不停眨巴的眼神对视着。

他没忍住,笑出来了。我是看到他笑,突然很激动,梦醒了大半。

「饿不饿?」他问我。

我点点头,「嗯」了声。

「以后在家休息,等睡醒了再来,好不好?」他说。

我摇头:「不要。」

「困得睁不开眼,怪让人心疼的。」他抱紧我。

「我也心疼你。」我说。

他眼眶有些发红,我怕他真的哭,会有点没面子,别开了头。

他生日也快到了。

我为了给他过生日提前下班想给他惊喜。

没想在小区门口碰到了李晓阳。

「李晓阳!你有完没完!」我对他吼。

「文文,我知道错了,求你了,离开那个残废和我在一起好不好?」他说。

「你骂谁呢?你才残废,你脑残!」我气疯了,甩开他往小区走。

他又追上来:「那我们在一起的时候给你花了那么多钱,你还给我。」

我太阳穴突突地跳,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

「行,你要多少,我都还给你,从今以后,你再也不要来找我!」我后退了几步。

靠他太近,我感觉我会吐出来。

「五万,我要现金。」他说。

「我明天给你,今天我很忙。」我说。

「不行,就今天,不然我天天来烦你。」他真的好恶心。

无奈之下,我和他去了银行。回来后,给鹿鹿的惊喜已经来不及了。

我去蛋糕店买了个小蛋糕,就回了家。

开门发现鹿鹿已经回来了,房间的氛围莫名地有些压抑。我走过去手放在他肩膀上,他有些暴力地把我拉进怀里。

浓重的酒味儿,扑进鼻子里。我猛地转头看见桌子上一排酒,他每一样都喝了一点。

他用力地把我脸扳回来:「去哪儿了?」

「给你买蛋糕。」我说。

他扫了一眼蛋糕,说:「还有呢?」

我俩就这么对视着,他眼神有些凶。我第一次见他这样,有些害怕。

「你再凶!」我生气地说。

他凑过来堵上我的嘴:「告诉我,为什么和他上一辆车?

「去哪儿了?」

「干什么了?」他每说一句话,声音里的狠就要重一点。

我挣扎着推开他,想给他解释:「我……」

「是不是终于发现了,我真是个疯子?」

「是不是我让你很累?」

「有打算扔下我跑了?」他今天话很密,大概是喝酒的原因。

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

「秦天遥!」我吼了他一声,我很少叫他的大名,他愣住了。

「我爱你,只爱你,我不觉得你是疯子,和你在一起是我最幸福的事,我也不会扔下你离开!」

「明白了吗?」我说。

他钻进我的脖子里,轻轻抽泣,像个小孩子一样发泄着情绪。

「我本来想给你准备惊喜的,但是李晓阳非要把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在我身上花的钱用现金还给他。」

「所以我和他去了趟银行,我不想他再来打扰我们。」我说。

「对不起。」他声音闷闷的向我道歉,「李涵在我公司邮箱发了几张照片,我没控制住情绪。」

等我感觉他没动静,快要睡着了的时候。我拍了拍他的腰腹,「起来,我饿了。」

他不仅不放开,更紧的抱着我,在我怀里深吸了一口气。

「胃好疼。」他声音听着有些痛苦。

我真想说活该,又舍不得。起来给他煮解酒汤,他一直在我身后抱着我。

「你在客厅待着!」我说。

「还在生我气。」他说。

「一排少了,来个满满一桌多好啊。」我阴阳他。

他就安静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跑到床边,也不粘着他了。他贴过来,一用力把我翻到中间。

「我不该怀疑你,不要因为我犯了一点小错,就推开我。」

「好不好?」他低声求饶。

「我刚回来的时候,你凶我!扣分,扣大分!」我继续嘟囔。

他双手一扣,翻到上面,「那我用别的方式,加回来。」

11

两年时间,他受了太多苦。李涵私底下和他表哥在一起了,动不动就要过来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

不知道他们家长知道了,会作何反应。

爸爸的偏心让他心痛,他不甘心几乎拼尽了全力。

她妈妈带着她所有的资源帮助他,也还是不够。我和他吃住几乎都在公司了,忙的不可开交。

「你看这两个项目,是刚刚接到手的。」我拿着文件,走过去给他看。

他把文件甩在办公桌上,拉着我的手臂抱在怀里。

「宝贝。」他叫了我一声。

我也有些累了,「嗯?」

「去里间睡一会儿。」他说。

「不要。」我说。

他抱着我站起身,把我放在办公桌上亲了亲。手轻轻在我眼底摩挲,又把手放在我的腰上捏了捏。

我皱着眉问:「你干嘛?」

「把你养瘦了。」他眼眶发红盯着我。

门在这时突然就开了,我立马惊醒跳下来。他宠溺地接住我:「小心点儿。」

「妈,进来能不能敲门。」鹿鹿对他妈妈抱怨。

他妈妈也不是第一天撞见了,走过来,把我拉过去。

「文文,今天很多名牌都出新款,我们去逛逛。」阿姨拉着我准备走。

我回头看他,他对我笑了笑:「妈!别让她太累。」

「用你说。」阿姨转头瞪了他一眼,我们就出门了。

阿姨今天带我去按摩,做 spa,让我一直绷紧的神经,放松了不少。

「文文,这段时间辛苦了。」阿姨手摸上我的脸,「好孩子。」

我突然有种看见妈妈的感觉,眼眶瞬间就湿了。

「等他继承了,我就给你们大办婚宴。

「我是你的婆婆,也是你的妈妈,我会替你爸妈照顾好你的。」阿姨说。

晚上我拎着大包小包回家,鹿鹿走过来提。

「怎么不和我说,我去接你。」他说。

我无奈地看着他:「100 米而已?」

他拿走扔一边,拉起我的手,检查我手心有没有被勒疼。

「你轻点放!很贵的!」我说着跺了跺脚。

他不管,拉着我的手放在嘴边吹了吹又亲了亲。

「都不及你金贵。」他说。

「你拿我和东西比?」我推开他,往里走。

他追过来,「你是不是故意误解我?」

「我没有。」我向他吐舌头,跑了。他远远的看着我,对我笑。

「妈妈可好了。」我在他怀里吃着东西,冷不丁说出这句话。

我脑子是不是傻叉了,我好羞,挣脱开他想跑。他把我拉回来,勾着嘴角蹭我。

「不用害羞,就是你妈妈。」他说。

「你不说出来会死啊!」我在他前面胆子也越来越大了,大概是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他垂眸看着我微怒的样子满脸宠溺,手插进我的发间就抬起我的头亲我。

手放在我大腿上,把我抱起来回了屋。

「我很累,天遥。」我说。

「叫什么?」他往里钻了钻。

「错了,鹿鹿。」我说。

他手伸进我的衣服:「不对。」

「真的好累今天。」我说。

他贴着我的耳朵:「叫老公。」

我红着脸翻过身,他又把我翻回来:「我一定要一个,你自己选。」他说。

「老公。」我叫了一声,他耳尖跟着脖子都红了。

我大声嘲笑他,「自己让我叫,又自己受不了。」

他赌气欺负了我一会儿,起身去了洗漱间。

股东大会召开之前他爸爸来找他,他低着头情绪不明:「要加油,爸爸也很看好你的。」

秦天遥笑了笑,没有回他。

我知道他即使不说,心里肯定也很难受。我上手摸他的脸,他低头让我能够得上。

我亲了亲他的鼻尖:「没关系的,我在。」

他闷闷的「嗯」了声。

又把我抱坐到办公桌上,他对这个姿势屡试不爽。「宝贝。」他凑近,「续续命。」

不久,公司召开股东大会。阿姨把天遥爸爸出轨的消息放出来了,加上外公在国外的助力,股东大会大多数票向秦天遥倾斜。

他成功坐上了那个位置。

他看着我在办公室开心的蹦蹦跳跳,眼睛微眯着看着我。

我拉着他的手,开心的晃来晃去,「别闹,我有点头晕。」他说完就倒下去了。

「秦天瑶!」我吓得大叫了一声。

半天后,秦天瑶在医院醒过来。医生说他过度疲惫,需要好好休息。

所以他第 n 次手伸向平板的时候,我严肃的盯着他。

「我,有重要的事。」他为难的看着我。受不了他的软磨硬泡,我还是把平板给了他。

他第一件事就是开除了私生子和李涵,第二件事联系媒体接受采访。他不喜欢这些八卦,我有些没懂。

他在医院接受采访的时候,他爸爸知道他开除儿子气急败坏的冲过来,撞到了媒体。

一起来的还有李涵和他的儿子。

那三个人在媒体的逼问下,逐渐退出了病房,世界终于安静了。

我看着病房门口发着呆,他把我拉过来,「在想什么?」

我看着他笑,「你到底哪天娶我啊,我都快三十了。」

他直起身子就要下床,作势立马要带我去。我把他推回去,「不差这时,逗你的。」

我们准备出国旅行,在网上提前看好酒店。

「这个?」我说。

「这个吧。」他给我指了个最贵的。

「不要,好贵。」我嘟着嘴。

「给谁省钱呢?老婆。」他咬了咬我耳朵。

「别闹。」我反手推开他。

「那就这个,花光光。」我点了付钱。忘了换卡了,钱从我的账户上扣出去了。

他看着我忍不住笑,嘲笑我傻。我快要哭了:「你欺负我。」

他慢条斯理的反驳我:「谁付的钱?」

「我不管,你还给我。」他还是笑。

「可以,我们回家,我给你十倍。」他说。

我信了,钱没到手,还吃亏了。

12

出国前,我开车把他带到郊区,在无人的马路上停车。

我们靠在车上,看着树叶掉下来落在我们肩上。

他抬手帮我拿掉头上的一片,轻轻亲在我的额头。

「我再也不用看他脸色了。」他抵着我的额头说。

「嗯。」我摸了摸他的后背。

「老婆。」他叫我。

「说。」我说。

「这么凶。」他有些欲言又止,「我们先领证好不好?」

我转身就上了车,他紧张地追过来问:

「你不和我结婚吗?」

「何文,你给我画大饼?」他追着我不放。

「秦天遥,还我钱,还有我的大钻戒,休想白嫖。」我说。

他松了口气,无奈的看着我:「你吓死我了!」

他直接带着我开车去挑戒指,我只要扫一眼,他就全买了。

「我只有十个手指。」我说。

「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他刷了卡。又把卡递给我,「无限额,我不管你怎么花钱。」

「满意了吗?」他问我。

「勉强和你领个证。」我撒着娇,举起卡,弹了弹。

他轻声在我耳边回我:「我的荣幸。」

第二天领了证,第三天我们就走上欧洲旅行。阿姨说不想让我们在卷进来,在我们回来之前会处理完家事。

她这一辈子听话,被安排了很多,她也想勇敢一次。

「秦天遥,出了国你就放飞自我了是不是。」我气得咬他。

「叫我什么?」他抱着我走向浴室。

出国的前三天,我们除了吃饭几乎没出门。禁欲太久的人,不知道有多可怕。

「老婆,睁眼。」一大早他也不放过我。

偶然一次出去吃饭,他去叫服务员点餐,趁他不在,我被一位外国人搭讪。他饭也不吃了,把我带回去。

「我明确地拒绝他了呢!」我说。

「不信。」他醋劲儿好像一直都这么大。

靠。

他餍足地起身给我点外卖,我气得命令他:「你出去买!我不吃外卖。」

他知道我在闹脾气,过来亲了亲我:「好,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要不是回来的时候带了很多好吃的,我一定不会原谅他的。

吃东西的时候,他在一边看着平板不管我。我气得一脚踢过去,他利索的抓住我的脚踝。

一拉,薯片全部撒在了我的脸上。我绝望地躺在沙发上,他起身走过来。。

手伸进去把掉进衣服里的拿出来,虽然看着很淡定,但我怀疑他是故意的。

三天后,真正的旅行才开始。我们看遍了美景,我对他说:「好好看。」

他侧过头,眼神落在我身上:「没你好看。」

去的时候是两个人,回来后是三个人。我看着自己的肚子有些无语,他倒是有些得意。

我孕期还是在公司上班,在家太无聊了。开大会,他手撑在桌子上盯着我看。

我给他发消息,让他别看我,好好听。

他发过来:【我真的在听。】

我打了个哈欠,他看着我笑出来了。

全会场突然安静了,给我羞死了。

「继续。」他发话。

我白了他一眼,给他发消息:【好饿,中午吃什么?】

刚好这位同事发表完自己的报告,他站起来:【散会。】

拉着我第一个走出了会议室。

「你有没有脑子!」我气得看着他。

「没有。」他回头看着我笑「万事以你为先。」

我立马指着自己的肚子:「这只球的加工过程,你怎么不以我为先。」

「这是你自己答应我的,我们会有一个可爱的宝宝。」

13

三年后,总裁办公室。

秦天遥坐在黑皮椅上,看着办公桌上爬来爬去的小家伙,有种不真实感。

「鹿耀,你敢摔下去我就让你摔下去。」他威胁儿子。

这小不点出生以来,他的家庭地位直接排在了最后。

小孩儿扑腾着手臂朝他喊:「爸爸,爸爸。」

秦天遥忍不住了,抱过来亲了一口:「你长这么可爱都让我失宠了。」

可惜了,我没看见这画面。

我和婆婆有说有笑地走进去,就看见他轻闭着眼,小孩儿趴在他胸腹上睡着了。

他听见开门声,睁开眼睛。刚站起来,宝宝也醒来了。

他把宝宝塞给婆婆,拉着我走出去,「妈,你帮忙看会儿孙子。」

我为难地看着婆婆,她眼神叫我跟着他去吧。

「老婆你觉不觉得,你有点冷落我。」他的手熟练地解开我最上面的扣子,露出我的锁骨。

「没有!」我狡辩。

他推了我一下,我向后摔在床上,「那你证明。」

他爸爸离婚案上,被判净身出户。来找过秦天瑶几次,主要是来要点钱。

「我爸早在让我发现他在外养人的时候,就已经死了。」秦天瑶扔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听说李涵那一家人和他的私生子被网暴差点疯了,现在都不敢出门。

欠下的债,总是会以最需要的形式还回去。他现在在乎钱,而秦天瑶当时只想要一点爱。

他和我说过,想过不要做的这么绝,但是是他爸自己把天遥逼到了绝路。

「要是那天没有遇见你,你没有收留我。」

「我会死在那天晚上。」秦天遥说。

我从国外回来的那阵子,发现青青也瞒着我偷偷怀孕了。我们的预产期,还很接近。

结果我是早上,她在晚上,同一天两个宝宝诞生了。

「有缘分啊!」我们说。

他们事实上,也很投缘。不吵不闹,鹿耀很喜欢她。

七岁生日宴,我们一起大办生日宴。

「儿子,喜不喜欢青雨。」天遥问。

鹿耀点了点头。

「你喜欢就过去亲她,她就是你的了,妈妈也是这么得到爸爸的。」刚说完抬头碰上青青,青青白了他一眼,「秦天遥,不许带坏我女儿」。

秦天遥心虚地躲在我身后,在我耳边说:「老婆,青青以后,不会不给我她的女儿吧?」

「鹿耀伤心了怎么办?」他想得真是够远。

但是秦天遥没有看到,青青是多么宝贝鹿耀的。还激动地和我讨论,长大后他俩要是互相喜欢,我们就成为亲家。

我看秦天遥最近太闲了,打算让他多苦恼一阵子。

每次看着两个小孩儿在一起玩耍,秦天遥就会抱着我在我耳边羡慕道:「老婆,我们要是也从小认识就好了。」

「是啊,要是早点认识就好了。」我也感慨。

「我们下辈子一起投胎,做青梅竹马吧。」我说。

本来是一句玩笑话,他却认真的说了声:「好。」

「你怎么什么都信啊?」我说。

「我只信你说的。」他说。

细细想来,我当初对他画的大饼,好像还真都实现了。我打算继续给他画,画个更大的,把他画进我的余生。

备案号:YXX1jppOQ2iOOOXEPzTPM3Y

编辑于 2023-03-15 17:34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无所不能的小怪兽 ​ 赞同 166 ​ 目录 16 评论

刹那芳心俱乐部

夜洛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