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 浅色 自动

1拿捏穿书真千金

所属系列:事不过三:爽文女主不干了

拿捏穿书真千金

事不过三:爽文女主不干了

我要接管公司的时候,爸爸的亲生女儿回来了。

「如果谁质疑我的身份,可以随时联系我的经纪人哦。」

我看着屏幕无声地笑了,其实这个真千金,我等她很久了。

1

我正在办公室里看文件,秘书突然一脸紧张地冲进办公室把手机递给我。

「阮总,大事不好了,你快看今天的热搜。」

我顺着她手机放大的消息一看,硕大的热搜一下子出现在我眼前。

「流量小花阮甜甜自爆是阮氏集团私生女。」

紧跟在这条下面的是关于阮甜甜身世的新闻,版面上详细地写着抚养阮甜甜长大的孤儿院的地址和联系方式。

再往下排着的是记者采访阮甜甜的视频。

高清的摄像机前,阮甜甜甜美地笑着开口。

「如果谁质疑我的身份可以随时联系我的经纪人哦。」

秘书看我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小心翼翼地叫了我一声,「阮总。」

我翻看着秘书手机里的热搜,和那些被查出来的关于阮甜甜身世的新闻,面色一如既往地镇定。

秘书见我没回应,接着试探般开口问我。

「阮总,阮氏集团的公司这些年一直可是您在管理,马上就到了您全面接管阮氏的时候了,这时候突然出来个阮甜甜,是不是有心人故意安排的…」

秘书是跟了父亲很多年的老人,他知道我的身世。

阮甜甜的确是多年前阮氏弄丢的真千金。

而我,我不过是父亲的至交好友托孤给父亲的女儿。

我不急,秘书倒担忧得很,「阮总,要不我去查一查这件事,安排工作…」

我摆摆手,冲秘书笑了笑,「不用,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阮甜甜是吧,我已经等了她很久了。」

2

我自小就清楚自己不是阮氏集团的真千金。

当年我父母车祸双亡,父亲弥留之际把当时阮氏集团的总裁,也就是我现在的父亲老阮总叫到病床前,告诉他说,「老阮,我就这一个宝贝闺女,看在咱俩一块创业互相扶持的份上,能不能…」

听说,当时父亲的话还没说完,老阮总就直接利落地点头答应了。

毕竟这么多年他们相互扶持,有着太深的交情。

「老秦你在说什么胡话呢,你的闺女就是我的闺女,咱俩这么多年的兄弟,我怎么可能放着你家暖暖一个人不管。」

父亲听完,含泪闭了眼。

碰巧,阮甜甜正好前几个月走丢了,老阮总苦寻未果思女心切,又为了不让我遭人非议找人给我改了姓。

我的名字就此由秦暖暖改为了阮暖暖。

新父亲阮总对我要求很严格,我从小就学东西很快,长大后更是继承父亲留给我的遗产和股份顺利接管了几家阮氏的公司。

本来我的生活按部就班地过着,直到二十岁生日那天,我做了个非常逼真的梦。

梦里的人告诉我,我生活的世界不过是由一本小说演变而来。

而我,不是故事的主角。

故事里的女主角真千金阮甜甜马上就会出现,而她身体里住着的不再是原来的阮甜甜,而是一个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过来还看过这本书所有剧情走向的穿书女。

梦里的人说穿书女阮甜甜会夺走我现在拥有的一切,还给我看了我被穿书女折磨至死的悲惨结局。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老阮表面上让我接管了阮氏的公司,但实际上对我充满防备,甚至我父母的死也都跟他脱不了干系。

我一向不信鬼神之说,但梦里的场景太逼真了,每每回忆想起自己最后惨死的画面,心口都会没来由的隐隐作痛。

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念头,我决定要早为自己做打算!

所以,我特意转专业到管理学院,大学一毕业就哄着老阮总让我接手了包括他名下控股的阮氏大部分的公司。

现在,我手里几乎掌握了阮氏盈利额排名靠前的所有产业,连跟了父亲许多年的秘书见到我都要小心地喊我一句,「阮总。」

为了见到阮甜甜,我真是做了很多准备。

晚上回到家后,老阮总难得地在客厅沙发上坐着等我。

一见我进门,他马上笑着让保姆给我拿了拖鞋。

等我在沙发上坐下来之后,老阮总局促地搓搓手,略带尴尬的开口。

「暖暖,爸爸有个事想跟你商量商量。」

我看了一眼老阮总的表情,马上就明白了他想说什么。

他八成也看到了今天的热搜,别人不知道阮甜甜的真假,老阮总一定知道,因为阮甜甜那张脸跟他十足的相像。

虽然这男人平时对我并没有很关心,但至少他也做了我好多年名义上的父亲。

「爸,是不是热搜那件事?」我笑笑主动接了老阮总的话。

「是,爸爸找人查过了,那个甜甜确实是爸爸的女儿。」老阮总说完话,小心地看了我一眼。

估计是怕我小心眼不愿意他接阮甜甜回来。

但我根本没这么想。

我主动提出了建议,「爸,甜甜姐在外面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我们既然找到了甜甜姐,当然应该把她接回家来啊。」

「你真这么想的,暖暖?」

听到我表现得这么体贴,老阮总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我诚恳地看了老阮总一眼,点了点头。

我当然是这么想的了,如果不把阮甜甜接进家里来,我怎么能见招拆招改变我惨死的结局。

老阮总听完我的话,当即换了脸色高兴地一拍手。

「爸就知道你善解人意一定会主动提出接甜甜回来的,其实,爸早就派人去接了,就等你这句话呢!眼下瞅着这时辰,去接甜甜的人应该是快回来了。」

老阮总探着脑袋往门口的方向频频望去,我低头勾唇一笑。

从小到大,他从没有这么期盼地等过我,在他心里,果然还是亲生女儿更亲。

不一会儿,门关处就有了动静。

老阮总一听到声音直接迫不及待站起身迎了过去,一见到阮甜甜就兴奋得一把抱住了她。

「甜甜,这么年,你一个人在外面真是受苦了,是爸对不住你,你妈去得早,是爸没能照顾好你。」

阮甜甜也是个会演戏的,马上回抱住老阮总流下了眼泪。

似乎是提前查过我的信息,她挑衅地看了我一眼,又马上恢复了哽咽的语气,在老阮总怀里抽泣。

「爸你不知道,这么多年甜甜一个人在孤儿院孤零零地长大吃了多少苦,能回到自己家见到爸爸妈妈一直是甜甜最大的愿望。」

说完,还巴巴地看了老阮总一眼,把眼泪鼻涕都擦在老阮总衣服上。

「爸,甜甜真的好想您。」

阮甜甜一字一句都像是在针对我一般,故意拿自己的身世说事,字里行间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假意示弱。

老阮总被阮甜甜说得心都碎了,哄了阮甜甜一阵子,阮甜甜的狐狸尾巴顺势就露出来了。

她拉着老阮总的袖子主动提出要去我的卧室跟衣帽间看一看。

看完后,她晃晃老阮总的胳膊撒娇说。

「爸,我跟妹妹都是您的女儿,您可不能偏心,妹妹有的东西我也得有才行,这衣帽间和各种名贵的珠宝和包包甜甜也想要。」

老阮总一听自己宝贝女儿在外面受了苦,哪还顾得上这些身外之物,通通答应下来,让管家明天去置办。

我站在一边,冷眼看着这一切没有开口说话。

3

我知道阮甜甜的目的没有这么简单。

光这些物质上的东西可远远满足不了她。

果不其然,三天后,阮甜甜主动来办公室找了我。

「暖暖妹妹,我知道这些年一直是你在管理公司。」

阮甜甜扬着笑脸跟我说话,但笑意没达眼底。

「所以呢?」我喝了一口茶,挑眉等她接下来的后续。

「所以,我通知你一声,我想用阮氏的公司为我争取一些时尚资源。」

我还没开口说话,阮甜甜又补充了。

「最好你再把阮氏的股份分我一点,让我也能定时拿一部分公司的分成用作日常开销。」

「呵…」我轻嗤一声,像看白痴一样地看了阮甜甜一眼。

一上来就狮子大开口的要这么多,她是真不跟我客气。

阮甜甜见我没给她好脸色也不生气,继续茶言茶语哄我道。

「暖暖妹妹,我知道你对我回家的事有所不满,但我们毕竟是一家人,我火了也能给公司带来好处不是。」

见阮甜甜眼神灼灼地盯着我拿我当三岁小孩糊弄,我直接摆摆手义正词严地拒绝她。

「不可能,阮甜甜,我实话告诉你吧,你这招拿去应付爸还行,在我这行不通,我不可能拿阮氏的公司去换你的什么时尚资源。」

不得不说,她演技纯熟得很,如果不是我提前知道了阮甜甜的阴谋诡计和她对我的恨意,估计还会真被她伪善的面庞所迷惑。

「还有股份,空手套白狼想白贪分红,真给了你让公司其他股东怎么想?」

大概是我拒绝得太干脆。

阮甜甜被我的态度激怒了,她原形毕露,掐着腰气冲冲地斥责道。

「喂,阮暖暖,我好心叫你一声妹妹,你还真把自己当棵葱了,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不过是我爸随便抱来养的野种而已。」

「你搞清楚,我才是真的阮氏千金,你不过是我的替代品,你以为我回来了爸还能继续让你掌管阮氏的公司吗!我劝你识相地赶紧讨好我,这样等我接管了你手里的公司后,说不定还能好心给你留下点什么…」

说到这里,阮甜甜邪魅一笑,接着威胁我,「但是,你要是不识相的话,就别怪我无情了。」

我无视阮甜甜的威胁,冷声开口。

「你要是真有那本事阮氏集团你尽管拿去,我只怕你空有个花瓶的外表,实则内里啥也没有,还在这里冲我放什么狠话,真是让人笑话。」

「你给我等着,阮暖暖,我一定会夺走你现在拥有的一切的!」

说不通我,阮甜甜放下豪言壮语摔门离开办公室。

临出门之际,我也顺势嗤笑两声,「就凭你,怕是没这个能力!」

4

一计不成阮甜甜再生一计,这次,她直接抢了我的未婚夫。

上次的事件之后,没几天在外出差的我就反常地在深夜接到了老阮总的电话。

「暖暖啊,今晚傅家有个晚会,你不是在出差暂时回不来嘛,我想着反正甜甜也是咱们家的女儿,就带着她一块儿去了。」

我捏了捏手里的毛巾,擦了擦脸,心想,这事一定没这么简单。

果然,父亲接着开口了。

「傅家那个小儿子,你也知道,本来爸爸相中了他给你做未婚夫的,今晚不知怎的他跟甜甜格外聊得来。」

「而且,甜甜也说自己很喜欢傅家那个小儿子,之前爸跟你说的那事你就当爸开玩笑了,傅家这小子就让给你甜甜姐吧,爸爸再给你找更好的啊。」

我听完这话低头一笑,在电话这边应道。

「好啊,爸,既然甜甜姐喜欢,就让给甜甜姐呗,反正我跟傅家那个小儿子也没有见过面。」

抢男人这种把戏俗套得很,阮甜甜就这点手段?

老阮总见我答应得爽快,又接话了,「暖暖啊,你也知道你甜甜姐这么多年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工作上的事,你能帮就帮帮她,爸也知道你听话,这种事从来不让人操心。」

知道他指的是哪件事,我犹豫了犹豫说。

「爸,不是我不帮甜甜姐,实在是咱们阮氏的产业跟娱乐影视公司平时就没什么合作,这种时候确实不好突然开口找人家帮忙。」

老阮总在那边打着哈哈。

「暖暖,你管了阮家公司这么多年,爸爸知道,你一定能想出办法对吧?」

我知道老阮总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今天这事必须答应他,索性马上改了口气应付道,「行,爸,这事我尽量想办法。」

老阮总听完我的话,满意地抬高嗓音会心一笑。

「对了,暖暖,还有个事爸忘了告诉你了,爸把自己在阮氏的股份分了一半给甜甜,甜甜这么多年在外面辛苦打拼,爸每次一想起这个事都觉得对不起她,爸给她这些股份就算是弥补对她的亏欠了,你能理解爸的,对吧?」

我还没回话,老阮总又自顾自地开始给我安排工作。

「还有,傅家那个小儿子,爸都跟他们家商量好了,下个月给甜甜跟他们家小儿子订婚,至于甜甜的嫁妆,反正给你准备的那份现在你也用不上,就先给甜甜用吧,我不用另外准备了,这事也交给你来安排。」

今晚刚见面嫁妆就迫不及待准备上了?阮甜甜这算盘打得真响,恨嫁也没有这么快的!

「你能办好这事吧,暖暖?」见我没动静,老阮总口气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我嘴上应下来,但握着手机的手还是有些控制不住地发抖。

我感念老阮总把我养大的恩情尽心尽力地为阮氏付出,做好我能做好的一切,但他决定这些事时却没有任何跟我商量的意思。

虽然这事实在是让人心酸,但我也认得清现实,自己确实没什么立场和他亲生女儿较真。

5

出差完回来,阮氏正巧有个大项目在交货的时候被发现要交过去的产品没能及时生产出来。

公司创立这么多年出现这么大的纰漏,我气得脑袋嗡嗡作响。

火冒三丈地把秘书叫过来,秘书站在办公桌前支支吾吾不敢说话。

我一拍桌子,厉声呵斥,「有什么不好说的,为什么没按时完成目标,你直接说就行,我给你撑腰!」

秘书抬头看了我一眼,又飞快地低下了头,「是…是老阮总签字扣下了那批货的资金。」

「资金迟迟没到位,工厂没办法正常运作…」

老阮总?不用想我也明白,他已经好久都没参与公司的事了,这次,估计是为了阮甜甜。

说起阮甜甜,这几天我忙着到处签合同的事,还没顾得上安排人盯着她。

我给老阮总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我直入主题。

「爸,有笔原材料的资金,我听说你签字留下了?」

老阮总的声音有些结巴,但他理直气壮的语气让人觉得他丝毫没认为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是有这么回事啊,甜甜前几天说她想买几套珠宝出席宴会,可你也知道,她买不起什么值钱首饰…」

说起宝贝甜甜,老阮总事无巨细喋喋不休地讲得清清楚楚。

「甜甜怎么说也是个大明星,出席宴会没什么贵重首饰这也说不过去啊,再说,她既然是我们阮家的女儿,穿得戴戴得光彩些我们阮氏也能更有面子。」

老阮总说到这里,我已经有些生气了。

尽力控制着自己的脾气,我语气带上一丝焦急。

「爸,你知不知道,这次的货不能按时交过去,我们阮氏要赔给人家多少钱?」

老阮总还没回我,电话那边突然响起了阮甜甜的声音。

「暖暖妹妹,是不是姐姐哪里做错了什么惹了妹妹生气了,还是妹妹不想让爸爸给姐姐花钱才故意这么说的?」

「那姐姐不买这些首饰就是了,反正平时出席宴会的时候,姐姐也总是因为这种事被别人嘲笑,这次不过就是再去被人嘲笑一遍罢了…」

说到这里,阮甜甜声音有些哽咽了,听上去她假意擦了擦眼泪,又接着说,「反正我已经被她们说习惯了。」

阮甜甜这一招可以说是很管用了,她狠狠地激起了老阮总的保护欲和对她的愧疚之心。

老阮总夺过阮甜甜拿着的手机,当即不管不顾地冲我吼道。

「阮暖暖,你一个做妹妹的,这么多年我好吃好喝地养着你,现在你姐姐回来了,让你帮衬着她点你不帮,爸爸我亲自帮她,这点小钱你都要计较,你真让爸爸失望!」

我无语失笑,我一个字都没说呢,阮甜甜就能让老阮总对我发这么大的火,她还真有本事啊。

老阮总见我不回他,甩下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公司的事,你能处理就处理,处理不好就离职,公司也不是只有你能管,我还想着等甜甜嫁给了傅家那个小儿子让她试着管理管理阮氏,到时候她俩强强联合还愁阮氏不能被发展壮大?」

老阮总的电话是挂了,我却在这边拿着手机发了好大一会呆。

父亲去世后阮氏受重创一蹶不振,很多年入不敷出靠着吃老本艰难维系。

直到我一点点接手用一顿顿应酬和废寝忘食的实地考察认真钻研项目才重新让公司走上正轨。

我为公司做了这么多事,我这么多年的付出,被老阮总一句话就否定了。

呵,真是可笑啊。

压制了压制心里的情绪,我沉声吩咐秘书。

「找人用我卡里的钱,补全这批货的欠款,用最快的速度让他们生产出这批货来,对接的那边我亲自跟他们领导说说,尽力多拖几天时间。」

「再帮我购买一些公司的散股,通知林鹤轩,让他自己想办法接近阮甜甜。」

布置完这些,秘书有些诧异地开口问我,「林鹤轩?传言他不是一直跟您不和吗?您怎么突然要跟他合作?」

我面无表情地敲敲桌面。

「你也知道,那只是传言。」

「让林鹤轩接近阮甜甜主要是做什么,阮总?」秘书点点头,也认真起来。

我回他,「不管用什么办法,让他买下阮甜甜手里目前拥有的所有阮氏的股份。」

而后,为了计划能够顺利实施,我把自己名下其他的资产全部抵押了,换了一大笔钱给林鹤轩打了过去。

6

阮甜甜不停作妖,似乎是为了给我个下马威,一周后,她直接不经我同意占用了我的房间。

等我回家后,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

阮甜甜命人把我的东西搬到了她的房间里,而她的东西已经在我的房间里有次序地摆好了。

「谁让你动我东西的!阮甜甜。」

见我的私人用品被随意扔来扔去,我有些生气地质问她。

阮甜甜一副得意的模样,故意笑着跟我说。

「哎呀,暖暖妹妹别生气啊,是爸爸说,我要是喜欢你的屋子,就跟你换换的。」

哦,老阮总说的?

我转身下楼去找了老阮总。

客厅里,我一开口,老阮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你也太小气了,暖暖,不过是把你的房间腾出来给甜甜用一阵子,再说了,甜甜原来的房间也不见得就比你的差,委屈不了你的。」

「那她怎么不住她原来的房间?」

「甜甜回来之后,暖暖,你怎么变得这么斤斤计较了?」老阮总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我也抬眼看着他,「到底是我变了,还是爸变了?」

见他不为所动看我的眼神冰冷又陌生,我忍下心头的委屈。

「这个家看来是不欢迎我了,既然如此,那我不如搬出去,省得你们父女两个看见我心烦!」

说完这句,我拎起沙发上的包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隔天的新闻头条,是老阮总发的认女启示,高调的对外公布了阮甜甜的身份。

我点开视频,是阮甜甜掩面表演的一场大戏。

她夸张地告诉大家,她之前在孤儿院受到了多少不公平的待遇,自己过得多么辛酸和在回到阮家之后,我有多少针对她的行为,还说自己有我在老阮总面前说她坏话的证据。

看完这些的我,觉得视频里的阮甜甜真的很可笑。

这时,镜头里出现了老阮总的脸。

老阮总公开在媒体面前为她作证。

「暖暖的行为确实有些不好,对甜甜的态度也有些恶劣,我没想到,我养了这么多年暖暖,竟然把她教成了这副小心眼的脾气,是我没把她教好,说起来,这也有我的责任。」

「是我没教会暖暖做人要懂得感恩,我养大她,她现在却把我当成了仇人。」

因为这篇报道,事情愈演愈烈,有阮甜甜的狂热粉丝围堵在阮氏公司的门口等着帮阮甜甜报仇。

还有想赚钱想疯了的记者,跟着阮甜甜的粉丝堵在大门口,希望能堵到我,从我的嘴里得到一些什么消息。

而正在办公室里坐着的我在这时收到了自己心腹传来的消息。

老阮总私下里联系了董事会,想收回我在阮氏集团的权利。

不用问,老阮总做出这样的决定,背后一定少不了阮甜甜的添油加醋。

心腹问我,「阮总,咱们要不要处理一下这个事?」

我摆摆手告诉他,「不急,我还有些资料要整理。」

其实,之前我早就准备好了可以随时动手,但念着老阮总这么多年对我的抚养之情,我总以为我们俩不会走到如今这一步。

过了几天,我晒出了阮甜甜在阮家,在我面前的「茶言茶语」。

阮甜甜估计都懵了,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对她的攻击。

一会说她茶艺超凡,有这手精湛的茶艺不去卖茶还真是可惜了。

一会儿说她变脸速度极快,应该去学唱戏,到时候靠着变脸出圈,也能收获一群粉丝。

我为了不被网上这场风波波及,偷偷躲到了自己刚买下的小公寓里。

顺便还高价雇了专业的狗仔为我探查第一手小道消息。

7

他们也确实拿钱办事,按时按点给我发了老阮总带着阮甜甜到处跟阮氏公司高层见面的照片。

我再次回到了公司。

而我回公司的日子,正是老阮总带着阮甜甜跟所有高层正式见面的日子。

进公司门之前,我被好事的记者们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话筒怼在脸上,他们都急匆匆地问我。

「对于网上流传的,阮氏集团即将换领导人这件事,您有什么看法?」

「您退出阮氏集团高层之后,是否真如网上所说,接替您位置的那位是老阮总最近新认回来的女儿,当红明星,阮甜甜。」

「网上传的阮甜甜即将跟傅氏小儿子订婚的消息究竟是真是假,听说这傅氏集团的小儿子原本是您的未婚夫,这件事是真的吗?」

我被后面这个问题吸引到了,勾唇一笑接过他的话回应。

「你这个问题挺有趣的,不然你跟着我进去亲自问问老阮总这件事是真还是假呗?」

那记者被我这一句话问蒙了,在场的我的保镖也蒙了。

带着被我选中的幸运儿记者上前两步,我对保镖说,「没事儿,让他俩进去,就说是我的安排。」

如此大的阵仗很难不引人注目,一走进会议室的大门,老阮总看到我出现,表情瞬间错楞。

一旁坐着的阮甜甜却笑了。

她嘲讽似的看我一眼,站起身来问我,「你来这里做什么,阮暖暖,知道我们在开会还没提前通知你,你是来自取其辱的吗?」

我不说话,只冷眼看着老阮总。

阮甜甜也看到了我的目光,她挽上身旁老阮总的胳膊,换上亲昵的语气。

「爸,您不会后悔了吧,您想想这个阮暖暖都对我做了什么,她这么小肚鸡肠又恶毒的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您可别被她的表象骗了,您可千万别心软啊。」

老阮总一看他的宝贝女儿都发话了,最后的那点犹豫也没有了。

「暖暖,爸爸这么做都是被你逼的,你也别生爸爸的气,以后就算你不能管理公司了,爸爸也会出钱养你,但是,你别再针对甜甜了,不然爸爸不会再对你客客气气的了。」

听完老阮总的话,我心里对他最后的感情也消失殆尽了。

把手里的资料一下子摔在会议室的桌子上,我冷眼看着坐在会议桌上的众位董事会成员,抬高了声音。

「相信大家一定看到了我发出来的在阮家别墅里的事。」

「对于欺负阮甜甜这件事,我问心无愧,我阮暖暖从没做过这样的事,也不屑于做这样的事,相反,反而是阮甜甜一再地惹我生气,挑战我的底线,挑拨我跟阮总的关系。」

「至于傅家小公子,我也有证据证明,这一切都是阮甜甜早有预谋,她早就想抢走我的未婚夫,那天傅家晚宴上的所有不过是阮甜甜故意为之。」

我从包里掏出一个录音笔放在桌子上,这是我早就为阮甜甜准备好的。

我挑衅地看了一眼阮甜甜,用口型告诉她。

「多行不义,必自毙。」

阮甜甜的目光有些躲闪,她不知道我手里的录音笔到底都录下了什么内容。

我摁开录音笔的开关,阮甜甜的声音突兀地在会议室里响起来。

是阮甜甜跟她经纪人的对话。

「傅家的晚宴吗?我肯定要去的啊,傅家小公子还在等着我呢…」

「凭我的手段,只要一次偶遇,让傅家那个不成器的小儿子爱上我不是分分钟的事吗?」

「到时候,阮暖暖没了未婚夫又失去了爸爸的疼爱,我看她还拿什么跟我抢,我看她在我面前还能不能维持住那副高高在上的脸色?」

阮甜甜听完自己的话,脸涨得通红,察觉到老阮总皱眉看着她的眼神,阮甜甜马上抱住老阮总的胳膊,哭着大喊。

「爸爸,您相信我,我没说过这样的话,都是阮暖暖…」

阮甜甜发狠一样地瞪着我,毫无形象地冲我吼叫。

「都是这个阮暖暖!她嫉妒我,她嫉妒我长得好看,嫉妒我真千金的身份,这录音都是她合成的,我根本没说过这样的话,你们大家都相信我的,对吧?」

我把录音笔递给其中一个董事会的董事,语气坚定。

「可以啊,阮甜甜,死到临头了还能这么趾高气扬地把错都赖到别人头上,既然如此,就麻烦宋总拿着这支录音笔去检查一下,看一看刚才那段录音我究竟动没动手脚。」

阮甜甜知道我这录音都是真的,她跌坐在座位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解释。

而我的大招还在后面,我接着从包里拿出一个鼓鼓的信封,把里面的照片倒出来摆在会议桌上。

我说,「这是阮甜甜出道之前的照片。」

众位董事看到照片时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当然不怎么好看了,我甩出来的照片可都是我派人调查出来之后精挑细选的。

全都是阮甜甜出道之前陪睡大佬,为了上位给老板陪酒的照片。

阮甜甜看到这照片也蒙了,随即她反应过来,她抱着脑袋蹲下来,嘴里一遍一遍地喃喃出声。

「这不是我,里面的人不是我,里面的人是阮甜甜,我不是阮甜甜…」

「不对,我是阮甜甜,里面的人也是阮甜甜…」

大家都以为阮甜甜是接受不了自己不堪的从前被别人爆出来这件事,受到了冲击一下子开始说胡话了。

只有我明白阮甜甜在说什么,我笑看着阮甜甜在众人面前出丑。

那个从异世界来的穿书者果然是阮甜甜,她果然是要来夺走我一切的。

我后怕地捂住胸口,还好,还好有梦里的人提前告诉了我,不然,被阮甜甜算计扫地出门的那个人就是我。

我轻咳一声,跟会议桌前的众位董事说。

「大家也看到了,这么一位劣迹斑斑的人,是没办法做阮氏领导人的,还有…」

大家的目光跟着我的话聚集在我身上。

我深吸一口气,打开早就放到会议桌上的资料摆在大家面前。

「还有,真正忘恩负义的人,不是我,是老阮总。」

「当年,我父亲跟老阮总一起创业做生意,因为阮甜甜的母亲早亡,我的母亲对她也很好,平时对她的照顾甚至超过我,但是老阮总不满于自己公司进步得太慢,给对家公司暗地里使了绊子。」

我低下头,忍了忍眼眶里的眼泪。

「对家公司怎么可能忍了这件事,在人家对老阮总实施报复的时候,是我父亲跟母亲,挺身而出保护了老阮总。」

「可老阮总是怎么对我的,他忘了我父母做过的一切,反而纵容阮甜甜说我是个野种,如果没有我的父母,那年被对家公司约出去的就是他自己。」

众位董事传阅着我整理了许多年的资料。

我颤抖着双手挑出一张脆脆的纸摆在桌面。

「这资料里有当年老阮总为了获利给对手公司做的那些非法的事,还有我父亲母亲收到的威胁信,以及当年记者对这起意外事件的报道,这是信件原件…」

看着想起这一切,有些愧疚的老阮总,我眼神冰冷。

「阮总,您可还记得当年答应了我爸什么,您说要好好照顾我,要将我视如己出,您就是这样照顾我的?如果我爸现在还在世,您觉得他看到我被你们这样欺负会怎么想?」

老阮总想起那些曾经,再也忍不住地趴在会议桌上抱头痛哭起来。

我给 110 打了电话,以偷税漏税的缘由实名举报了阮甜甜。

阮甜甜这时才回过神来恶狠狠地看着我。

「我没有,我没做这件事!阮暖暖,你怎么这么狠,你就这么恨我要对我赶尽杀绝!」

我冲她笑笑。

「要赶尽杀绝的是你吧,阮甜甜?如果今天不是我来做这件事,他日,被你打败的就会是我,我为你留一线生机,换做是你,你又会怎么折磨我呢?我做这一切不过都是为了活下来罢了。」

看着阮甜甜眼底的恨意,我满意地笑了笑,把包里仅剩的牛皮袋一角露了出来。

「谁说我没有证据了,这才是我为你预备好的大招,足以把你送进去,对了,我会拜托人好好照顾你的。」

末了,我还加了一句。

「忘了告诉你了,下次再想拿女主角剧本,就别做坏事,坏事做多了总有那么一件两件会成为被别人用来扳倒你的致命弱点。」

而老阮总呢,也因为当年做的错事,跟阮甜甜一块儿被带走了。

旧事被翻出来核查,当年对父亲开的车动了手脚的人受到应有的制裁,而老阮总也为非法竞争资源承担了应有的代价。

8

一个月后,我带了东西去看望牢里的老阮总。

老阮总哭着说他对不起我,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我给老阮总带了点换洗的衣物告诉他,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但有些罪还需要他虔诚的忏悔。

他对不起的人从来都不是我,是在他一无所有时坚定地陪在他身边用尽全力支持他,甚至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不忍心把车祸背后的事实真相告诉他的好兄弟。

放下东西,我还顺路去看望了隔壁的阮甜甜。

阮甜甜还是那副模样,还以为自己出去了能东山再起。

看到我出现,她得意地告诉我。

「阮暖暖,你别高兴得太早,我告诉你,我还有后招,早在很久之前我就把爸爸给我的股份卖出去了,你以为爸爸倒了你就能掌握阮氏,做梦呢!」

阮甜甜越说越开心,她笑得猖狂又高傲。

「我知道你手里有你亲生父亲留给你的阮氏集团的股份,但那又怎样呢,那人拿了我的股份,我听他无意间地透露,他还买了其他人的,现在他手里的股份已经远远超过了你,阮氏最终还是要易主。」

我用看傻瓜一样的眼神看了一眼阮甜甜。

我说,「为什么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阮甜甜,你就从来没想过林鹤轩有可能是我的人吗?」

「为什么他出现的时机这么巧,你一拿到老阮总给你的股份他就出现了,为什么有人愿意花这么多钱买你手里的股票,这些蛛丝马迹你从来不会想?」

我嘲讽地盯着阮甜甜那张漂亮的脸,「你还真是愚蠢得可笑啊,阮甜甜。」

阮甜甜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我的谋划。

她一下子跌坐在地上,眼神里彻底失去了光彩。

而我,改回了自己本来的姓氏。

阮氏集团也随着我,变成了秦氏集团,至于傅家那个傻瓜小公子,谁爱嫁给嫁。

反正我有钱有权,我的婚姻当然是我说了算。

不论这个世界是否如梦里说的只是一本小说,我只管过好我的日子。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感觉,真好。

(全文完)

备案号:YXX1azPQQM2foL5PamUQ4rK

编辑于 2022-12-29 11:51 · 禁止转载

点击查看下一节

老婆是绿茶 ​ 赞同 8 ​ 目录

评论

事不过三:爽文女主不干了

好甜鸭 等 × 拖拽到此处

图片将完成下载

由AIX智能下载器(图片/视频/音乐/文档) Pro提供